花千骨——重生赋

楼主写文可能太差了...没有过骨吧审核,但要是有喜欢的亲来这里继续支持楼主的话,楼主很开心。不多说了,我发文吧。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09:54:00 +0800 CST  
花千骨的声音忽然空灵而诡异,如尖锐的弦音在搔刮耳膜。
白子画,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
花千骨缓缓闭上了眼睛。不愿看白子画悲痛欲绝的神色,她感到自己身体渐渐无力,似乎散成了一片一片。很好,很快就要解脱了,糖宝,娘亲来陪你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花千骨嘴角带着洒脱的笑,从痛感中,渐渐失去了神智。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09:58:00 +0800 CST  
老天啊老天,你给我剖心之痛,上一世就不得善终,本来以为死了就一了百了,但是如今,你又为何让我活过来?花千骨苦笑。
“小骨,小骨,你怎么了,快回去躺着,你还着凉呢。”花秀才出声责怪。
“爹爹,我这就回去躺下。小骨以后再也不乱跑了。”花千骨回答着。心里虽不愿再来一世,但在爹爹温暖的怀抱中,她想懂了,这一生一定要护爹爹周全,不让他因为自己煞气再度丧生。老天既然让她回来,她就再活一次,改变命运,不在连累别人。
花千骨心中默默盘算,等自己养好病就去茅山。一来可化茅山灭门之灾,二来也不在连累爹爹。三来,路上去趟异朽阁,用血得到天水滴,救糖宝,再者,东方,我想你了,亦或者,你骗了我多少......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00:00 +0800 CST  
第二章 启程
花千骨休息时,闭上眼睛冥思。躺在那张曾经无数次梦到的床上,却感到自己似乎还在梦中,也无论如何也分不清虚实了。前一秒还看见师父慈爱望着自己,下一秒就是刀光剑影。
“不要,师父不要!”花千骨从梦中惊醒。原来,这是一场梦。可是,却是如此真实。 花千骨收回思绪,想到自己还梦到白子画,却又是一丝苦笑,自己认为放下,却原来,还是没有忘记,没有放下,总是因为贪图一时温暖害了别人。没错,花千骨,你就是个灾星。花千骨充满了对自己从未消失过的自厌,同时却又对自己感到可悲,自己,就真的不能得到幸福么?或者,只有在长留海底,自己才会不伤害别人,也不会让别人伤到自己。那时的日子,虽然十分孤单,却宁静安谧。
明天自己就要和爹爹商量去茅山了,还是快睡吧,花千骨自慰道。
躺在床上,却是如何也睡不着了。花千骨想着,现在如何来从新开始修炼,也好在路上保护自己。想到如此,花千骨不再犹豫开始入定。
一夜无思。
花千骨从入定中醒来。发现自己已入聆音,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果然,还是越小练功越好么。花千骨无奈摇摇头,扭动了下自己的头,找花秀才去了。
“爹爹!”
“小骨啊,今日怎么起这么早?”
“爹爹,小骨不孝,小骨想去传说中的茅山拜师学艺,小骨知道自己命不好,小骨不想在连累爹了。”
“小骨啊,你能这样想爹爹很欣慰,但是你现在才七岁,如何一人上茅山,这样吧,再过几年,爹爹亲自带你去,乖。”花秀才慈祥的抚摸着小骨的头。
“不,爹爹现在就被我连累如此,不论爹爹再如何说,我也决意要去茅山!”花千骨执拗的说。
“好好好,就依你吧,小骨想什么时候出发,爹爹陪你去。”
“爹爹,花家村是你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你怎么能离开呢,小骨已经不孝,不能常伴你左右,让爹爹被我连累,现在你再和我一起上茅山,路途遥远,我虽然是天煞孤星,但是因为命硬,也不容易死,但爹爹不一样,和我在一起,爹爹终会被我害了的。”花千骨不依。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01:00 +0800 CST  
花秀才两眼湿润,多好的一个孩子啊,只可惜,哎。
“就依了你吧,但答应爹爹,拜师之后,要回来看爹爹啊!”
“爹爹我会的,但此番一别,也不知时才能见到爹爹。”
“小骨,最后在陪爹爹吃一顿饭吧。”
“嗯,吃完后,小骨就离开罢。”
吃饭时,花秀才不断给花千骨夹菜,不断叮嘱。
一顿饭的时间很快过去,离别,终是来了。
花千骨跪下,给花秀才磕了三个头,然后,郑重的告别。
“好好,小骨啊,爹爹也没什么可以给你的,这些是家里的银两,不多,你拿着用吧。省着点花,爹爹,也没法帮你了,你自己路上小心。”
“不不,这是家里全部的积蓄,小骨不能拿。”
花千骨拿过包袱,只拿了些琐碎银两,出了家门。
回头向花秀才挥手告别。便也走了,只是,不知自己是否能尽己全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但无论如何,自己要全力一试不是么。


“花秀才怎么摊上这么一闺女,辛辛苦苦这么养大,就要跑了。”
“你是不知道她的命有多诡异,出生那天啊,满城飘着诡异的香味,花都死了,好几年连个苞都没有。”
“啧啧,这要是我啊,早把她扔了,哪来这么多事,省得她害人。”村中的妇女叽叽咕咕,嘀嘀歪歪,确是无一人敢接近花千骨。
花千骨不由悲从心生,这就是自己曾经守护的众生么,可笑自己两世,守候的便是这样的人。神怜悯众生,那么谁又怜悯神?神慈悲众生,可谁又慈悲神?神注定是此生为了天下么?那么既然如此,我花千骨发誓,此生再不为众生,天下之大,任他们自由造化去吧,即便我失了这神格,破了这神身也不再插手这人间之事,除了爹爹.....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01:00 +0800 CST  
“现在我该取我的报酬了,来说好的三滴血。”东方彧卿递了一个碧玉小瓶过去。
花千骨将血挤了进去,小瓶在接触到血之后越发透亮。
“欢迎下次光临,异朽阁会为您服务。”东方彧卿微笑着与花千骨告别。心里却盘算着如何结识这个小丫头。
花千骨拿到天水滴,意味深长的看了东方彧卿一眼,说道:“异朽阁主,希望你不要把心思打到我的身上,我虽有神身,却厄运连连,难保不会拖累到你。”说完也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东方,这样,只有这样,远离你,才能保护你,对不起。花千骨喃喃自语到。
出了异朽阁,花千骨随便在城中买了几件衣服和干粮,找了客栈洗了个澡,开始上茅山了。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04:00 +0800 CST  
第四章 茅山
到了茅山脚下,花千骨虽是孩童身躯,却也爬的上去,在经过这几月路上时不时的修炼,花千骨勉强可以赶上当时的身体素质,但还是。好!累!啊!
无力坐在路旁,却看见一个14岁的少年,其虽不是成年男子,却举手投足颇有一番气质,虽其貌不扬,却看了让人觉得舒服干净。那微微一笑,更是像一道阳光,带给了花千骨温暖。
花千骨看呆了。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都不是呆的原因,重要的是,这人,明明就是一个翻版的东方。
“小妹妹,怎的一个人上茅山啊,你叫什么名字,我叫东方彧卿,叫我东方哥哥就好,哥哥带你玩,好不好。”东方笑成了月牙。
花千骨更是傻了,东方....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这老套的手法。实在不相信是超凡卓越的东方手笔。真是......
花千骨无奈,便也就陪他玩下去了,他不是最爱下棋设套么,自己也就来玩玩。
“大哥哥,我,我想上茅山,你可以帮我么?”花千骨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死命拽着他的袖子,却是暗自使用仙法,将他的里衣层层割破,还很具有创意的画了一朵花,嘻嘻,等他褪下衣服之时。花千骨不由在心中暗自得意。
“好啊,哥哥和你一起去。”
花千骨已经完成“作品”,怎可再停留,为了不害东方,也就换成了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说道:“异朽君真是好兴致,如此这般,还是想把我送入长留,害那长留上仙么。”
东方彧卿大愕,她怎会知道。心中激起惊涛骇浪,飞快开始盘算着下一步计划。
似是知道了他的心思,花千骨缓缓道来,“你莫又是想着如何害那上仙吧,心中现在定是又打着什么算盘,回头吧,害了他,你会后悔。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走吧。”花千骨说完,起身上路,不在看他。
东方彧卿心中的波涛却是一浪胜过一浪,她竟然对自己如此了解,假以时日,若真和白子画是同路人,自己岂不危在旦夕。不如.....
东方彧卿下了杀心,但又犹豫,毕竟她是白子画的婆娑劫,杀?亦或是留?东方彧卿第一次没了注意。
“我劝你啊,最好是不要杀我,这样,棋才有意思,不是吗?”花千骨的声音传来。
东方彧卿笑了,是啊,不然,自己这千千万万的轮回,实在是好无聊啊。
小丫头,我可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不要让我失望啊。
他望着花千骨的身影消失在丛林之中。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05:00 +0800 CST  
第五章 清虚 云隐
呼呼,在经历了超级累,又只顾赶路,不顾欣赏茅山的爬山中,花千骨终于到了大茅峰,看到了那座气宇轩昂的万福宫,想到前世那茅山满门被屠,便不觉有几分凄凉之感。
这一世,不会了。尽己所能便是,不是么。虽说白子画不能和天斗,终是毁在了婆娑劫的自己手里。但我花千骨虽不逆天而为之,但也要争取不让他们被屠,眼睁睁让茅山再受一次如此残忍之事。
路上便有茅山弟子接见她,虽然花千骨只是一个小娃娃,但茅山弟子并无无理之举,尤其见花千骨虽年幼,却颇有一副气质,不知不觉,有了臣服之意。茅山弟子甩甩头,自己在想什么嘛,对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臣服,真让别人知道,那自己的一世英名不是尽毁么。
太可怕太可怕,如此小年纪的孩子,又是独身前来,看来,不得不让云隐师兄问问掌门了。
入了万福宫,花千骨便见到云隐在那练剑,前世今生,都忘不了那个阳光的男子,虽说现在云隐也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但花千骨还是一眼便认了出来,拼命压抑着心中的喜悦与悲伤,自己不能与他相认相识,自己会害了他,自己注定一生孤苦,天煞孤星。不相识,不相认,便可不再害了身边的人。前世的自己害了多少身边人?注定悲苦呵,但是老天,你记着,现在我花千骨身边没人,你能耐我何?如此凄凉,却如此真实,自己,真的就是这样啊。花千骨在心里想。
“云隐师兄。”领花千骨进来的小弟子向云隐做了个揖。
“何事?”云隐停下练剑,小弟子在他耳边絮絮说着。
“这,好吧,这位小施主请随我来,师父在这边。”云隐丝毫不无礼,对着花千骨做了个请的动作。
花千骨不由啧啧赞叹,茅山的弟子还是最讲礼貌,哪像长留山,有霓漫天那样的人,有哪像蓬莱岛,如此看不起人,还是茅山好。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06:00 +0800 CST  
到了,小施主请进,我先去烹茶。
“清虚道长。”花千骨再次看见这个慈祥的老爷爷,喉咙哽咽了。直接朝他跪下。
“这位小施主,快快请起,见你小小年纪就独自上茅山,实属不易,若有什么难言之隐,直说便好,老道会尽量帮你。”清虚道长望着花千骨。
“道长怎知?”花千骨不由疑惑。
“观你面相,便知你八字太轻,容易招惹不好的妖魔鬼怪。再加上这茅山结界也和我有所感应,知道你也并不是何等难事。”清虚道长依旧慈祥地望着她。
花千骨直接直视清虚:“我是花千骨,天生不幸,总容易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是异星降世,甚至我的血可使花草枯萎。请道长允许我留在茅山修行学艺。”说完便又跪下磕了三个头。
“哎,小施主这样来我茅山也实属不易,如此便留下吧。”
“道长,小骨还有一事相求,另有一事透露,请道长附耳过来。”
“你且说吧。”
“道长,恕我虽留在茅山,却只想做一名普通弟子,不愿拜师,因为有难言之隐,请道长原谅。”
“随你罢。”
“请道长提防你那弟子云翳,此人心术不正,且有走火入魔之势,请道长务必小心!”
“我知道了,谢谢小施主”清虚道长依然面带微笑。
“茶来了,小施主,师父,请慢用。”
“云隐啊,这是你的小师妹,带她下去吧。”清虚吩咐道。
“好,师妹请随我来。”云隐说道。
然后,必然的,花千骨在云隐的带领下领了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也再次把血滴在了验生石上。
最后回到了,云隐给她安排的个人寝室,真的好累啊,还好,终于到了茅山,马上,想必糖宝也要出世了吧。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06:00 +0800 CST  
第六章 糖宝出世
花千骨待适应茅山生活后便提笔给花秀才写信,叫他不要担心自己,并说自己生活的很好。用纸鹤传书将信送了过去。
算算日子,糖宝也该出世了。就在这时,天水滴已亮,变得通红。花千骨毫不犹豫,直接将血滴了上去,血很快渗了进去。不一会,整个变得通红的天水滴表面开始出现裂缝,跟小鸡破壳似的,一条比小拇指还要细的,浑身透明的小虫子从里面爬了出来身上还带着一道道的血丝,颤巍巍的一边挣扎一边爬出。
花千骨欣喜地捧着她,捧在嘴边亲亲。小虫子打了一个呼噜,叫了一声“娘亲。”花千骨激动地应声。
“糖宝,你以后就叫糖宝。”花千骨喃喃道。
“嗯,娘亲,我叫糖宝。”
“糖宝,将血喝了,以后每天我都会喂你几滴,以便你早日成人。”
“娘亲对我真好,糖宝记住了。”糖宝扭了扭身子,趴在花千骨的掌心睡熟了,她不知道未来如何但可以肯定,花千骨绝对会护她周全。
花千骨双眼深邃的望着糖宝,暗暗发誓,霓漫天,你最好不要招惹我,前一世你如此对我,今生今世,我也绝不忍让。

自从糖宝出世,花千骨更是夜夜练剑,用的是清虚道长赠给自己的普通弟子剑。虽没有断念那么高级,但花千骨却也十分满足。毕竟,自己能有如此造化实属不易,白天上课时也隐藏实力,以免遭受别人关注。就像是一个刚入门的小弟子,既不是实力特别高,也不是吊车尾。平平凡凡。
那群弟子之中,花千骨却是最年幼的,也受了很多茅山同门的关爱,但花千骨心中虽然高兴,却也是不冷不热,处理一般便是了。她不想连累他们。现在没了朗哥哥送的勾玉,自是一碰花草就凋谢,弄得整个茅山的花精草灵都远离花千骨,花千骨心中浓浓的无奈啊无奈。
倒是糖宝,和前世一模一样,贪吃贪睡,花千骨看着她熟睡的笑颜和流出的口水,心中又是一阵阵疼痛,她的宝贝,上一世自己不在的那十六年里,究竟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
待自己的血助她化成人形便把她送到十一师兄身边,安安稳稳过下去吧。至于自己如何,蛮荒或是长留海底才是真真属于自己的吧,在哪里,她不会害别人。还能求个安静。
而且,泡在水中,可听潮起潮升,鲸歌缭绕,看日出日落,在水中沉浮着,虽无大波大浪,却宁静致远,淡泊优雅。这不是自己一直向往的么。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12:00 +0800 CST  
第九章 酒后吐言
花千骨早已注意到云翳,想来这拴天链似是不能在茅山派手里了,不然必会出事。花千骨心中烦闷,却又不知如何是好。云翳之事暂且放放,也可监视妖魔。实在烦闷,撇了和其他弟子玩的正好的糖宝。找来了清虚道长在自己屋顶上喝酒。
虽说酒力不成,但花千骨却贪图这一时之无忧啊。的的确确,她活的太苦太累了。
清虚道长安排好茅山之事后便也爽快答应了,随着花千骨胡闹。
“道长,想必今日之事你有所疑问吧。”花千骨直言不讳。轻轻呷了一口酒。
“嗯,小骨,我也直言,我观你面相,如你所言,确是不祥之人,但却似乎又有一丝明光在指引着你,并非给他人带来灾难,我好奇这光,似乎压抑着什么,似乎又指引着什么,这好像便是你知道这么多的缘由吧。”清虚道长悠悠望着花千骨。
“如此,道长,小骨也知道了,小骨,或许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小骨似乎经历过一世,那一世确是如此真实,如此可怕。”花千骨密语到,她相信清虚道长不会说,但她不敢保证没有人不会听。
“你....这便是重生么。古书上记载若前世之人活的太苦,便的确会如此了。”清虚错愕。
花千骨不甚在意,“是啊,太苦太累,太伤太痛,老天也不知是给我一次机会还是再让我受一遍如此痛苦。”
清虚道长看着她,这个孩子他很喜欢,但是那眼中浓浓的忧伤,痛苦,迷茫时不时地刺痛他,他并非为人父母,但这孩子,也足以看了让他心疼。究竟是吃了多少苦啊。
“小骨,不要逆天而为之,这是我唯一教你的,虽说要尽力而为改变你想改变的,但切记不要扰乱了天意啊。”清虚道长惆怅道。
“清虚道长,你觉得我还可以无所作为吗,我已经改变了妖魔屠茅山。妖神出世,牵连众生,也因为妖神出世,我才如此痛苦。妖神出世必是错误,我绝不会任其像前世那样如此发展。”花千骨直勾勾的看向情绪道长。
“如此,上一世,竟然会让妖魔屠了茅山,若不是你,茅山必定会大受打击,小骨,老道在此谢谢你。”清虚作了个揖。
“不敢当,若不是道长前世指导自己,又岂会有小骨今日。小骨要谢谢道长。”花千骨郑重的说。
“哎,也罢,小骨还有什么事么,我也好尽力帮你。”清虚道长叹了口气。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19:00 +0800 CST  
“小骨的确有个不情之请,道长可知,我刚刚看见云翳溜入您的房间,想来也是为了神器,您若信我,拴天链便放在小骨这吧。”
“可以,小骨你帮了茅山派如此大忙,又为茅山如此着想,实在是为难你了。”
“道长也要多提防云翳,尤其是那六界全书,一定要收好,不然个派更是危险了。”
“小骨,我知道了,还有什么吗?”听见六界全书,清虚也不再意外,他早已坦然接受这个事实。
“道长,我知道下个月便是群仙之宴,可否给小骨带两个桃子回来。”小骨撒娇的望着清虚道长。
“你随我去且是,帝君帝后来贴,说是要见见你。”清虚道长听到这里,不由呵呵笑了起来。
“.....看来今日小骨使用神器一事还是足够麻烦啊。”花千骨无奈黑线。
不是不可去,是不能去,因为记忆太痛,所以不敢去,更何况,有那个人....花千骨眼神渐渐溃散,自己究竟该怎么办,去?不可以,自己不能见他,自己是他的婆娑劫。不去?那岂不是相当于和整个仙界作对.....
“小骨,小骨....”清虚道长轻轻唤了唤小骨,不想吵醒她来着。可是.....
“嗷嗷嗷嗷嗷嗷,河东啊啊啊啊啊啊,快来救你的小徒儿啊啊啊啊啊,再来晚点就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死王八,烂王八,小爷绝不会饶了你。”
这不是河东的徒儿么....多年不见,竟收了个乡野少年。哎,怎么说呢?师门不幸啊师门不幸。河东啊,清虚道长忍俊不禁。
“谁在那吵我睡觉!”花千骨快要疯了,自己五年来好好睡一觉容易么,好久没这么安稳了,竟然有人吵醒自己,不可饶恕啊不可饶恕。只是,这声音怎就那么像朗哥哥?花千骨想到这,气也消了,却转来的是内疚因为自己,轻水始终没得到幸福,今生,不要再以真面目见他了,以免误了他们啊,自己的这段情,自己记得就好,朗哥哥,小骨,不会忘记,对不起。
“清虚道长,小骨失礼了,请容小骨去查看,是那个人在半夜骚扰大家。”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23:00 +0800 CST  
“你去吧,路上小心。”
“道长也要小心,小骨去去就回。”
花千骨先随便贴了块人皮面具,接着又找了黑布把脸蒙上,也就随着声音去了。
“啊啊啊啊啊,死王八膏子,小爷我要是逮到你,就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把你的龟壳当球体,奶奶个熊,快放小爷下去。”话未说完,轩辕朗摔了下来。
咳咳,咳咳,和前世一模一样,是头先着地。
“奶奶的熊,那个王八蛋暗算老子!”轩辕朗气急。
“不想下来啊,好啊,我把你吊上去!”花千骨逗着说,啊哈哈哈哈哈,朗哥哥真的好有意思啊。
“别别别!哎呦,我的头,扭了。”
花千骨用法术将头轩辕朗的头扳正,轻轻为他疗伤,“你走吧,这些干粮你且拿去吃,不要再半夜三更打扰我睡觉了。”自是易了声音,也不怕他日后认出自己。
“你让我走我就走,你谁啊你,对了,我轩辕朗不欠人情,你要什么,说吧,小爷我满足你!”轩辕朗趾高气扬道,完全不记得自己刚刚多么狼狈。
花千骨汗颜,“好啊,我要你脖子上的勾玉。”
“这是我父..爹留给我的,不行!”轩辕朗为难起来。
“言而无信,不知其可。”花千骨装着摇了摇头,心中却在一直道歉。对不起,朗哥哥,勾玉是上古神器,更何况其中还有这幽若的魂魄,无论如何,自己也要拿到。
“谁说的,给就给,咯,拿去。凭这个可调遣官兵。”轩辕朗早已把轩辕沧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多谢,结界已破,你可以走了,想必明日你师父便可来寻你。”花千骨不在多言,接了勾玉便直接离开。消失在了黑夜里。
轩辕朗仍在嘀咕,哼哼,下次她要真敢用,自己回去下道旨意,见勾玉者,抓起来!
“喂,你还真走,把小爷我带出去啊先!”回答他的只有阵阵虫鸣和藏在云中的皎洁明月,实在是太吵了!
第二日,洛河东找到了轩辕朗,拎小鸡似得把熟睡的轩辕朗提了起来,轩辕朗还在嘀嘀咕咕说着梦话。
洛河东大吼一声“你奶奶的臭小子,天天给老子惹麻烦,起来,快起来!”
轩辕朗一个激灵站了起来,揉着眼睛看着洛河东。
“河东啊,你终于来了啊啊啊,我好想你啊啊啊。奶奶个熊,小爷我一定要宰了那王八”一副眼泪鼻涕哇哇的样子。
“你这个小子,等你出来,他早就跑到那个东海的窝窝里享福了。”
阿嚏,是谁在念我,王八精打了个喷嚏,算了,不会又是那一老一小两个祖宗吧。哎呦喂。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23:00 +0800 CST  
王八精泪流满面。
咳咳,切换回来。
“小子,你脖子上的勾玉呢?”洛河东震惊。
“送人了!”
“奶奶个熊,他妈的你真的送人了!我的小祖宗啊。”洛河东顿感万念俱灰。
“怎么了,河东,一块玉而已。”
“你你你,你父皇不是说从不离身么!”洛河东受不了了。一年啊,把一个高贵内敛的太子殿下教成了一个乡野少年,这暂且不说,别的徒弟对师父是恭恭敬敬,自家的徒弟却是河东河东的喊,师门不幸啊师门不幸。
“那又如何,不就一块玉么,那人似乎也不是旁门左道,有一股子仙气。再说了,我要天下皆在我手,还怕逆不了这小小乾坤不就一块玉么。”
洛河东身子一震,心头颇多欣慰,轩辕沧啊,你算没白把你儿子交在我手里。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24:00 +0800 CST  
第十章 群仙之宴
花千骨从清虚道长手中接过仙贴。依然是闪闪发光的,但花千骨看到它却并不是那么开心,倒是糖宝,总想着自己在群仙宴上会如何大吃大喝,花千骨不由无语。
自己还是想着师父啊,或许,今后便不是自己师父了,花千骨又是无奈,更是不知所措,算了,已经要出发了,走一步便算一步吧。
不一会儿,花千骨与清虚道长出发去瑶池,因为照顾花千骨,两人也是提前出发,御剑一会,休息一会,顺便也在路上停下,在城中休息,玩玩,买点女儿家喜欢的东西。清虚道长也惯着花千骨,乐意为她付账,看着她脸上渐渐明媚的笑容,心中也是乐呵呵的,这样连着几日,却也到了瑶池,没有迟到。

到了瑶池,有许多仙人已经来到,皆上前与清虚道长寒暄,祝贺他化解茅山之灾。花千骨不知该如何,只能紧紧尾随着清虚道长。
终于入座,花千骨选在了前世白子画的位置上,看着自己从那掉下的那棵桃树。这样做,她也不知为何,似乎是想回忆过去,沉浸那仙境其中;又似乎是提醒自己不要再被白子画美色所吸,再次沉沦,误了终身,受那前世之苦楚,如何呢?花千骨心中皆是迷茫。
糖宝早已不管,只注意在那桃子上打洞。就这样默默看着它,花千骨眼神溃散,走了神,直至一声宣将她唤回了这人间仙境。
“长留上仙到----”
众仙起身,朝着声音来源稽首。
白子画就那样,从天边,缓缓降下。衣袂翻飞,长发如瀑。踏着瑶池五彩之水,慢慢走来,却是一步,一生莲。也不知是池水怕污了他的衣裳,生出纯洁白莲将他托起,还是莲花向往他的高洁,不由从水中挣扎而出,只为白衣仙人这一步。
五色的瑶池之水微微荡漾,岸边的垂柳缓缓摇曳,绯色的桃花纷纷扬扬,飘落下来,仿佛都在欢迎这神祇般的人物。
似有一缕银色光晕笼罩着他,衬得那苍白的面容更加高不可侵,额间一点殷红的掌门印记,刺痛了花千骨的眼睛。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这般轻易摄走了花千骨的魂魄。
前世,花千骨是如此欣赏这一幕,今生,到了心里只是冷笑,盯着白子画的薄唇,想着他的狠心。对他的狠心,对自己的狠心。心中陡然凄凉。
一瞬间,一晃神思,白子画却是落座在了旁边的桃树下,静静正襟坐着。
花千骨不再看着他,心里又不得不向往着他。对自己,花千骨恨铁不成钢,都那样对你,却还被他的美色所迷。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25:00 +0800 CST  
就在这时,白子画幽幽望了她一眼,烁亮的眸子勾住了花千骨的心。心中疑惑,她一个茅山弟子身上怎么会有长留仙气的感觉。
花千骨摆摆头,他怎么可能看自己,正当她注意过去时,白子画早点已将视线转移。

“清虚道长。”帝君启唇。
“贫道在。”
“听说你茅山此次险些被妖魔攻破?”
“回帝君,确有此事。”清虚道长恭敬答道。
“据说还是因为一小娃娃使用神器茅山才得救?”帝君又问。
“正是如此。救了茅山的,便是这位小弟子。”
“哼,她是如何得知神器的封印并解开封印使用神器,莫不是有诡异。”
清虚道长皱了皱眉,“若不是有她在,茅山恐遭灭门之灾啊。”
“你叫什么名字,抬起头来。”帝君没理清虚道长,直接问花千骨。
花千骨虽心中不屑,却也没表现出来,恭敬答道“弟子花千骨。”
“你一个小弟子,又是是如何得知?”帝君再问。
花千骨早知会如此,便也镇定自若,把责任推到东方身上,“乃是弟子用代价从异朽阁换回的书上所知。”
“书呢,呈上来。”
“弟子知晓事关重大,看完后就销毁了。”花千骨早已想好托辞。
几位仙家却是吼了出来“他异朽阁也太不把仙界放在眼中了,虽说异朽阁远离六界,不归六界所属,可未免也太放肆了些。”
“就是就是,帝君此事不可不管啊。”
只有白子画淡然坐着,再次意味深长瞥了花千骨一眼,这个小丫头骗了他们,却无人发觉,没人会怀疑一个孩子的话。她实在是心计颇深,若是魔界将她带走,后果不堪设想,更何况....虽说带她回长留自己会有所劫难,但这是唯一的选择。
“帝君。”白子画出声,四周寂静了下来。众仙皆停了下来。
“长留上仙有何指教。”虽是白子画最有威望,但自己这帝君的样子还要做做的。不能让别人嘲笑皇室啊。
“这位小弟子现在知道太多,不便留在茅山,若继续留下来,对茅山只会是有更大危险,而且若被魔界之人所抓,对仙界更是个重大的打击。以我之见,不如带她回长留,也好替茅山化解劫难。”
“言之有理。”帝君点了点头。
“这怎可...花千骨乃是我茅山弟子....”清虚道长惊愕。
“道长,她可曾拜师?”
“这孩子不愿拜师,不然老道早已将她收归门下。”
“如此,便随我回长留吧,我收你为徒。”
“上仙赎罪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26:00 +0800 CST  
小骨只想留在茅山。”花千骨语气中轻微带了一丝不屑。白子画皱了皱眉。
众仙愕然,白子画要收徒,多难得,可笑的是,人家还不愿意。
“刚刚我也说了,你留在茅山只会给茅山带来不幸,你命中又犯煞,何不去我长留,若害了茅山,你且不要后悔。”白子画拂袖,心中已有不悦。
“小骨你去吧,茅山对你来说太小,去长留,上仙亲自指导十分不易,好好珍惜。若你想回来,茅山随时欢迎。
“如此,便是我必须去,你必须收我为徒咯?”花千骨冷笑,白子画啊白子画,你还是那么的自以为是。这婆娑劫,你不躲着,更想带我回长留而且收我为徒?好啊,这一世是你自取的。
“不错!”白子画不再多说。
“小骨,茅山有神器已经暴露,拴天链便交与你了。”清虚叹气。
“什么,清虚道长竟将神器交付与她,那不是相当于长留又多了一样么。”众仙议论纷纷。
“去就去吧,待在哪里不是一样呢,还望尊上多多照顾。”语气中是豪不掩饰的鄙夷。白子画直视她。花千骨却没有理他。却是向清虚道长跪下。
“感谢道长这五年的收留之恩,小骨再茅山很快乐,长留仙岛在海上,只怕是没法探望爹爹了,请道长能偶尔看看爹爹,小骨没齿难忘。”
“你这孩子,老道还要谢谢你啊,若不是你,茅山早已灭门,这是老道欠你的,那本茅山修炼精髓你也得知,便也依着练吧。至于你爹爹,老道会放心上的。”清虚道长不由得声音哽咽。
“多谢道长,小骨去了。”
花千骨从酒杯中捞出糖宝,放入耳朵里。
“帝君,白子画还有要事处理,就先行告退了。”
“早安排也好,上仙慢走。”
两人走后,留下的是众仙的一串串嘀咕。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26: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路上
花千骨待离开瑶池后,直接看向御风飞在前面的白子画“既然知道我是你的婆娑劫,不杀我,还收我为徒,不知道该说你是太自信还是太自以为是。”花千骨不屑。
“我无意收你,但你知道太多,我不得不收你。”白子画缓言道。
“于是,这般变着法儿把我掬在长留?”花千骨不由冷笑。
“做我徒弟不好?”白子画瞥眼望她。
“你不信这婆娑劫,我信,既然看出我是你的婆娑劫,你又怎会看不出你是我的婆娑劫?做你徒弟,我绝对不会有好下场,还不如将我锁起来,或者让我走,免得我害你,你害我。”花千骨并不直视他,前世,她怕他,但如今,何惧之有?
“这不是你的错,我不会杀你,但要是有一天你犯了错,我必亲自诛之。”白子画淡然说出。
“哈哈哈,好一个长留上仙,好一个白子画啊,你记住,我可没答应做你徒弟。”
“那你想成为谁的徒儿?莫不是妖邪之人。那可是与苍生为敌,你好自为之。”白子画皱了皱眉。
“我要谁当师父,关你何事,休得多管。与苍生为敌又如何,老天怜悯苍生却从未怜悯过我,我一生注定孤苦,你可知!哼,也对,你又怎知。”花千骨气急,前一世不知,白子画也会如此无耻。
“事在人为,我从不信命。现在,有我一直教导你,陪着你。”白子画负手,不在看她。
“可是我信,不然又岂会落到那个下场。”花千骨听到那句话,心中流落出一丝苦笑,却又有一丝暖意。白子画,你陪着我又如何,我和你是注定的婆娑,注定的劫难,注定的互相伤害,注定的死亡与孤独。
“先回长留,此事后议,既然已在群仙面前说过要收你为徒,便要遵守我的承诺。”
“如此便如此吧,但我不会拜你为师。就算你收了我,我也不会与你师徒相称,以师徒之礼相待。”花千骨冷言。
“随你。”白子画不在说话,心中暗暗有些恼怒,这小孩,怎就如此无理。
长留实在太远,花千骨御风不过几个时辰便浑身无力,却也暗暗坚持,决定不再御风,手臂一挥,从墟鼎招出茅山弟子配剑,乘了上去。
“若你太累,可乘上此云,白子画挥挥手,招了一朵云下来。”
花千骨并没有理他,将云收入墟鼎,手中还拿了一片,过一会就咬一口。云是法力凝结成的,别浪费了。
白子画看着她这似是小孩子心性又却并非,心中不禁有了一丝心疼,这个孩子,究竟经历了多少,又被伤害了多少。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27:00 +0800 CST  
怎会如此,不禁有了窥视她记忆的想法。
“我劝你不要看我记忆,窥视天机,以免招来不必要的祸事。”自从墨冰仙窥视她不堪看的记忆,花千骨就早有提防。
白子画无奈,自己的心思她竟也能猜到,她究竟是谁?话说这丫头是如此张狂不讲理,但眼底浓浓的悲愁与凄凉却是隐藏不了的。而且白子画不得不说,这副冷淡的样子确实有几分像自己。
就这样飞飞吃吃,花千骨随着白子画到了长留,依旧是巍峨壮观,仙境如画,何等语句已无法形容,但花千骨却也无心欣赏,自己下一步该如何是好,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27:00 +0800 CST  
“你想如何,你是必定留在长留的。究竟如何,你才肯拜我为师?”白子画虽有些恼怒,声音却不悲不喜,不显示半点情绪。
“我说了,拜你为师可以,但我不与你师徒之理相称相待,如何?”花千骨直视他。
“随你,既然收你为徒,这宫玲便授予你了。”白子画终是答应。
“谢谢。”宫玲,终是回到自己身边,花千骨有些心疼,这感情,也流露出来了。
白子画皱眉,这孩子明明是第一次见宫玲,怎么会....
“为师希望你好好努力,这样才可早日得道成仙。”
“别自称为师,我便直接唤你尊上了,答应过我就要守信。”花千骨不耐烦的摆摆手。
“随你。”白子画依然是不悲不喜。

楼主 水月星露  发布于 2015-07-06 10:28:00 +0800 CST  

楼主:水月星露

字数:67226

发表时间:2015-07-06 17:5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2-22 18:42:53 +0800 CST

评论数:1958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