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白|文】边界(霸道控制系X不屈反抗系)




本人铃铛,把文从凤吧贴过来,不喜误入。

楼主 地狱铃  发布于 2015-04-28 14:40:00 +0800 CST  
╮(╯_╰)╭铃铛被懒癌附体,慢更,不接受任何人合写续写结局。同不接受任何让我直接卷铺盖走人的言辞,爱看看,不爱看滚。

楼主 地狱铃  发布于 2015-04-28 14:43:00 +0800 CST  
韩非之死,无疑对流沙是一重沉重打击。因为韩非一死,并不仅仅意味着流沙会失去来自王室的有力支持,更意味着秦的鹰眼会在极短时间内探寻到流沙的动向。


如今的流沙,还不够强,就仿佛尚在巢穴的雏鸟,无力对抗翱翔九天的雄鹰。但是危机将至,他们不得不去面对,而今之计,唯有汲取韩国最后的精锐力量为己所用。然凡事有利弊,这样的做法势必引起朝野动荡、帝王猜忌,而卫庄别无选择。


很多时候,人之所以会触龙之逆鳞,是因为宿命逼得人逆。


天正蒙尘,卫庄一去便是半月,紫女料理好流沙内事务便起身去往卫庄房间方向。从前她以为,便是再桀骜难驯的人,以卫庄的手段也无不令其臣服,而现如今白凤已被困半月有余,眼中却不见丝毫臣服之色。不得不说,这样的猎物确实正对上了卫庄的胃口。


紫女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如果她调教的那个小公主能有这人一半有趣就好了。纤长的手指托着一杯茶,轻轻啜了一口,不紧不慢的声音漫入耳膜,“他说过,这是惩罚。”


白凤顷刻间攥紧拳手,十指几乎嵌入血肉,青色筋络隐隐从苍白的指节透了出来。他的伤已经好了,但是卫庄仍未回来,一直将他禁锢在床榻之上是何道理?


“我只要你打开锁链。”白凤抑住眼中火光,他知道面前这个女人手里一定有钥匙,末了咬牙切齿地又加了一句,“我、不、逃。”


想着卫庄那时牢牢将他按住,口中说出让自己别想逃的话语。那种仿佛宣誓主权的煞人力量,白凤时至今日想来仍心有余悸。有一瞬间,白凤甚至觉得自己在恐惧着卫庄,然而即使面对再强大的力量,他也绝不会对任何人臣服,因为他是凤凰,只属于天空。


紫女一愣,思及卫庄当日神情,不觉弯唇轻笑,“他临走前可什么都没给我,只叫我看好你。”


她当然不会担心白凤逃走,就算担心,那也该是卫庄该顾虑的问题。毕竟凤凰终究太难驾驭,卫庄必须拿到一个足够牵动白凤的把柄,才能彻底掌握他的去留,而现在除了力量上的绝对压制,卫庄没有抓住他任何的把柄。卫庄把自己当成猎人,但是也许便连卫庄自己都没有发现,这次的狩猎,是双向的。眼前这个看似纯净的少年,眼中的戾气并不少于卫庄,这场游戏的最后赢家,到底会是谁?


知道紫女不会解锁,白凤面色陡然沉了,适才阖起湛蓝的眼,却忽然飞来两只蓝紫色的小鸟,扑着翅膀落在掌心。婉转的鸟声引得白凤陡然睁开了眼睛,他收到的消息实在令他感到心惊。如果真的那样,卫庄现在已身处险境,随时面临着被永远列入罪籍的危险……


并身坐起,听到脚下铁链摩擦床栏的脆响,白凤第一次没有露出厌恶的神色,声音中听不出喜怒——


“我们可以打个赌。如果我赢了,你为我开锁;如果我输了,我任你处置。”


“赌局是什么?”紫女眉间一挑,似乎并不在意白凤敢对她使什么把戏。


“就赌卫庄现在身在何处。”白凤冰冷一笑,看着紫女眼中不自觉一紧,白凤伸手接住从窗飞来的另一只小鸟,眉宇间是少年狂傲的自信,“你是不是已经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


紫女不动声色地落下手中茶杯,沉声问道,“难道你知道?”


卫庄这一趟出行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显然是为掩人耳目才采取了某种作为。连她派出的最强的刺探之人都无法带回任何消息,那便是卫庄在阻止她去探知,以往也发生过类似现象,她需要做的只是等待而已。只是白凤的问话,让她心中腾升了一丝不安。


一直以来她都被一个问题困扰:白凤被封禁卫军首领时日已久,但她从未见过白凤亲往列阵练兵。而禁卫军中却无人胆敢抗命,依旧每天按部就班地训练。据传讯的人来报,他们起初几日都会收到一些人的名单,而这些人无一不是不服管教之人,而那些字样均出自白凤手笔。他究竟是怎样做到,相隔千里,仍能捕获消息的?


白凤的声音冷冷清清,但却已在紫女心中掀起轩然巨浪,因为她知道,白凤的消息应该就是准确的——


“我赌——他现在,正在韩狱之中。”

楼主 地狱铃  发布于 2015-05-04 12:06:00 +0800 CST  
〔卷十三〕


边陲之地,多的是苦受。其实说到底,在这苦寒之地,很难不让人产生一种伤怀感觉,饶是卫庄这种硬心肠的人,脸上也间或显露出些许的怅然。
战场瞬息万变,数日的功夫足以让敌寇近逼灭国,韩的边关若是没了卫庄,只怕便真的难以守住了。至少以白凤的见识,他看得出纵横之道的厉害,他来此已半月有余,如今看着白雪积得一地,苍茫了一片白,直冷到人心里去。


强国饕餮着天下,弱国或依附或亡国,而如今的韩国也已走向了末路。就好像一匹在风雪中疲惫虚弱的孤狼,不断被迫地前行,它不能停下,因为一旦停住脚步就会死在猎人的手里,但饶是如此,也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
腐朽到根本的国家,能做的,只是榨干它最后一点点的希望,从而迎来彻底的黑暗与绝望。


大帐的帘布忽然被人掀开,脚步声逼近,厚重的衣衫落在了肩上,女人的声音十分妩媚,“怎么不进去?”
白凤紧了紧落在肩上的厚衣,回过头看着那突然冒出来的紫衣女人,“他找我?”
眼中纵藏有骇浪惊涛也不外露,紫女模糊不清地笑了两声,“没有,是我找你。他身上的伤还未痊愈,明日之战,我希望你代他出战。”


白凤蹙起眉宇,“他还未醒来?”
紫女叹息着摇了摇头。


三日之前,突如其来的刺杀打乱了所有人的阵脚,从背后刺来的剑光让太多人惊慌失措。刚经历过一场激战的士兵们甚至还未想明白为何生死与共的“同伴”会忽然举枪相对,就被一枪贯穿了胸膛。而和紫女一样负责驻守营地的白凤,捧着手中谍翅的汇报,震惊之情无法言喻。
——韩军之中,竟混入了奸细,而且数量如此巨大。


卫庄回来了,带着身后一众死伤惨重的人和自己背上血淋淋的伤,硬撑着安排了接下来的事情,终于还是不支的倒下了。可那到底只是简明扼要的安排,细微之处难免会有所疏漏,就在卫庄昏迷的第四天,敌军将再次派出奇兵,而这次,以卫庄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亲临战场。


紫女摊开掌心,手中多出一个卷轴,“这是昨日密探送来的密函,如果我们不战而降,不出一日敌军便会兵临城下——我们没有退路。”


白凤低头看着紫女递过来的卷轴,那上面甚至还带着干涸的血迹,原本冷峻的神色有些动容——即使这个国家已将不国,却也有这么多的人为之劳心劳力。
再抬起头来,那双湛蓝的眼中却已多出了些东西,他一字一顿地道,“你要我怎么做?”


活在黑夜中的杀手是见不得光的,即使是在战场,也更适合夜袭。
虽然这不像白日的战场擂鼓对敌,没有那让人心慌的刺眼日光,可这依旧是他第一次见识战场,真正的战场,是铁与血的较量。生了锈的兵器染上血的味道,雪水和着鲜血顺着掌侧的羽刃滴下,少年的衣服不禁脏,短短一会儿下来,连带清俊的面容都染上不少灰黑的颜色。


白凤抹了把脸,看着身后还在坚持的将士,还不待开口,一个士兵打扮的青年便朝他扑过来,口中呵道,“——统领小心!”
白凤腰身柔韧一扭,错身避过自背后掷来的锋芒,然而一种黏糊糊的液体却溅到脸上,温热的液体逐渐冰凉下去,白凤双目一紧,指间的羽箭射 向背后。火光照亮白凤染着鲜血的侧脸,他的眼中有一瞬略过无法言喻的痛苦,那个偷袭自己的人,和自己带领是士兵,穿着一样的衣服。


白凤半拖着身边受伤的青年士兵,一路向后退去,火光烧得遍地残骸。不过好在,敌军的粮草已被烧毁,兵法有言,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方可屈人之兵,现如今,燃眉之急算是解了。
青年的脸在火光中苍白至极,他努力掰开白凤拉着他的手,“统领,你放下我罢。”


“一起走。”白凤没有放手,反而警惕地看向四周,“我会带你(离开)……”
白凤的话说了一半便顿住了,他看着插 入腹部的那柄短刃,运力于掌拍在那青年士兵的胸口,只见他脖子一歪,终是脸色青白的死了。


白凤取下刀刃,走过去扒开那青年士兵的衣裳,看着他颈侧的蜘蛛烙印,又盯着自己的手心看了片刻。前一刻还拼尽一切相救自己的人,为什么下一刻便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夺命,脸上忽然浮现一丝不清不楚的笑意来,连他自己都说不清,心里堵着的那种难受感觉是怎么一回事。
直到从远处一小队人向他跑来,其中一人喘着粗气打断了沉寂,“大统领,天快亮了,必须马上撤离。”


白凤阖了阖眼,淡淡地说道,“那就撤吧。”

楼主 地狱铃  发布于 2016-04-10 20:08:00 +0800 CST  

楼主:地狱铃

字数:3213

发表时间:2015-04-28 22:4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3-19 10:27:57 +0800 CST

评论数:60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