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壶纱】此生有幸(半壶同人,挖坑留念)

得罪度娘了,一直没法过审,一楼烧香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15:35:00 +0800 CST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15:37:00 +0800 CST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15:38:00 +0800 CST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15:38:00 +0800 CST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15:38:00 +0800 CST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15:38:00 +0800 CST  
先挖个坑,感觉自己填不完,没错,阿护就是当了皇帝啊,般若就是当了皇后啊,就是喜欢任性啊,哈哈哈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15:39:00 +0800 CST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22:44:00 +0800 CST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22:44:00 +0800 CST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22:44:00 +0800 CST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22:44:00 +0800 CST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22:45:00 +0800 CST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22:45:00 +0800 CST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22:45:00 +0800 CST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22:45:00 +0800 CST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22:46:00 +0800 CST  
不知道有什么敏感词,又被度娘屏蔽了,心塞塞,这一章就是护短的老婆因为小姨子的婚事和小姨子吵架,不省心的小姨子来求我劝老婆,感觉阿护和般若婚后估计要开始一样一样护短又精分,哈哈哈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22:48:00 +0800 CST  
群抱抱楼上的其他小伙伴,顺手正好有脑洞写的半壶,更新什么的尽力吧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8 22:50:00 +0800 CST  
第一章 春闱(一)
那一年她与父亲执意相争,素来秉性倔强生性孤傲的独孤般若,那日里对着父亲再不许进家门的怒意,不过一人带着春诗,连着随身的行李都只是草草收拾,便是踏出了独孤府的大门。
看着和父亲争执不下的长姐,有些不知所措的迦罗跟在后头追出了家门,拉着她的衣角不解道:“长姐,你为何非要嫁给那宇文护?若是为了我们独孤家大可不必,我们一个个都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就算今日里他宇文护登基与我们独孤家为难,我们也未必怕他。”
那夜的晚风拂起,迦罗看着阿姐微微一笑伸手替她拢了拢鬓角说道:“保全独孤家是其一,其二是阿姐想要嫁给他。”
迦罗眨巴着眼睛,实在不明白这个传闻中嗜血残暴的新帝究竟有何能让向来骨子里孤高冷傲的阿姐青眼相加。
“因为我们是同类人。”般若拉了拉她的手,轻叹道,“我早就知晓,像我这般的女子,将来若是嫁人,结的必然是两姓姻亲,为的便是能和我独孤家门当户对,将来在朝中相互帮衬,能让我独孤家屹立不倒,甚至更进一步。我素来是这么想的,奈何有些时候却是拗不过自己的心意。”
当日那么匆匆一瞥,谁知道日后会百般纠缠?更何况她与宇文护初时联手,不过是替独孤府谋个后路,毕竟那时方登基的宇文觉因少年时的那次狩猎对她一直耿耿于怀,又是向来睚眦必报,一边依仗父亲压制宇文护,一边又生怕父亲声望过高,来日里成为另一个宇文护把持朝政。在这样整日里心胸狭隘生性多疑又懦弱的帝王之下,虽然父亲愚忠看不明白,她却是清楚的很,一旦宇文觉借父亲及赵贵之手除掉了宇文护,那么下一个动手的就是她独孤家。而那个表面上与父亲同僚之谊的赵贵也不是省油的灯,端的是各柱国中实力最强的封侯,早就捏透了宇文觉的心思,到时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宇文觉除了宇文护和父亲,到时候他就能一力坐大,然后挟天子以令诸侯。
父亲自是迂腐,不喜欢女儿家过问这朝堂上的勾心斗角,但是她既是母亲早逝,早早地接下了这独孤府当家主母的角色,往来周旋于后宫及贵族女眷之中,这期间的关窍如何能毫不知情?不然若是不小心得罪了谁家的贵人,只怕会招来祸事。
所以她与宇文护联手,起初更多的便是将他当作挡箭牌护在独孤府前。只要他宇文护不倒,那么宇文觉必然还有用得到父亲的时候,不敢贸然对独孤府下手。更何况以她观察宇文护其人,心狠手辣暴力残酷,其手段和能力远在宇文觉之上,当时已是位居太师,手中握有生杀大权,那么除掉宇文觉不过是早晚的事,只是还欠了东风罢了。既如此,她早早地卖了人情给他,来日里若是事成了,那么总不至于和她独孤家为难,就算父亲愚忠,也不至于丢了性命。若是不成,她只不过当花钱挡了灾,到时候一手撇清,哪有人会相信,她堂堂独孤家嫡长女,会与宇文护勾结?
当日里宇文护早就看出了她这算盘,便是咂咂嘴嘲讽道:“你这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独孤信这个一根筋到底的老匹夫,怎么会有你这样狡猾如狐的女儿?”
她便是毫不客气地将手中正在疾书的狼毫一搁,面色一沉:“莫再让我听到你对我父亲不敬,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宇文护却是丝毫不放在心上地凑上前看着面前如花的容颜,似乎眼前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女方才与他所约定的,只是来日里看花般云淡风轻:“不如我们再定一个约定如何?”
独孤般若皱了皱眉,这人当真是毫不知足,却是不好直接拉下脸面,随口问了句:“你且说,我且听,若是我高兴,便答应你,若是不高兴,便不答应。”
宇文护一手握上她肤如凝脂的柔夷,直勾勾地看着她说道:“若是来日里我登基为帝,娶你为后可好?”
这一句话不啻于一声轰雷,让她一时间愣在当场,随即却是嘴角渐渐浮起了冷笑:“怎么?太师是打算诓我呢,还是打算杀妻呢?”
她一个用力挣脱出了宇文护的掌心,看着面前男子缓缓冷却下去的眼神:“你可莫要忘了,那清河郡主可还等着你回去,还有你那府中的两个儿子,太师打算怎么处置?”
“宇文护。”她正色道,“今日里我与你,不过是权钱交易罢了,我助你上位,你保我独孤家满门,若是旁的就不必再说了。抑或者你觉得但凡是女子,都会臣服在你之下,那么你最好现在搞清楚,或许你确实有让女子神魂颠倒的本事,但那人不会是我独孤般若。所以今日里你我既然达成了交易,索性讲清楚些,省的来日里牵扯些不该有的妄想,坏了大事。”
宇文护看着面前与他谈判的女子,渐渐敛起了笑意,却是仍带着玩味的眼神注视着她:“那我倒很好奇,现如今独孤家嫡长女早就到了嫁娶的年龄,为何还迟迟不肯结亲?是宇文毓那小子不能满足你,还是你到底在等什么?”
“不管是什么缘由,都与太师你无关。”孤独般若将手中的地契顺手一勾,递给了宇文护,“这就当是你我约定的诚意。若是有事,让你手下的人告知春诗,若是方便,自会相见。”说完便是头也不回地踏出了小榭。
宇文护在身后看着她一袭鹅黄色单薄的春衫缓缓消失在视线之中,那般纤弱的身姿却是让他有些移不开眼眸,一如当初在春闱初见时的模样。
独孤般若。
他看着手中地契上娟秀挺拔的字迹,自是刚柔相济,与那一抹余晖下流水照映之中的身影融为一体。
宇文护颇为愉悦地勾起唇角,不管是江山还是她独孤般若,都只能是他的,终归只能握在他的手中。
=======================TBC========================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9 22:46:00 +0800 CST  
今天居然过了,度娘终于开恩了~~~
楼上的小伙伴不用催更,因为我向来任性,写文也就是满足自己兴趣爱好,不过最近比较忙,不能保证每天更新,等不及的可以去别处先看看

楼主 阿暖的楼阁  发布于 2018-03-09 22:47:00 +0800 CST  

楼主:阿暖的楼阁

字数:151729

发表时间:2018-03-08 23:3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0-09 22:45:07 +0800 CST

评论数:478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