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若就离去(大肚H,虐产,调教,三角恋,虐虐虐)

先前续写因得不到原作者授权未果,所以小女子我新开一文,只求把故事继续下去。由于是当做一个完整小说来写,背景,情节,人物感情会交代的比较详细,没有上来就生,所以请各位看官老爷耐心读下去。


小说在我原来的基础上有所修改,所以前面几千字有所重复,万望各位理解,小女子我在此抱拳致歉了。
也希望各位多多支持,让我有更下去的动力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6 09:23:00 +0800 CST  
@紫晶晓夜@大爱涟孕@tdghigbdddrjmn@淳卿歌@紫瞳love小雪@梅恋雪—泪 @gjkcxstikj @与君回梦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6 09:24:00 +0800 CST  
@梅恋雪—泪@gjkcxstikj@与君回梦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6 09:24:00 +0800 CST  
【如果不喜欢看背景,可以略过】


老人们都说,这个世上有两个神奇的国家,一个是女儿国,一个男儿国,女儿国的故事已经没人知晓了,但男儿国却还隐隐约约地留着几个凄婉悲壮的故事。

大戎——一个全由男子组成的国家,据说他们是上古雨师妾一族的后裔。国中男子若是从小饮用一种汤药,便能以男子之身受孕。由于全是男子,大戎雄极一时,国力最鼎盛时期,东伐新商,西收北魏,北御大齐,南征古诏,称霸中原。


那时戎文王去世,其子墨衡继位,新王登基,昭告天下,于是一大批朝中权贵争相将自己的儿子送进宫当侍君,以图家族强盛。江若离便是其中一个,但他身来本不愿做侍君,无奈大哥已入宫当职,从二品琅琊卫副将,而他便再无其他弟兄,于是入主后宫的重任便压在了这个十五岁少年的身上。那日,刚从校场练兵回府,轻甲还未脱下,便被父亲叫去了书房,江尚书负手而立,听到江若离进来也不转身,许久才缓缓道:“离儿,我江家世出英豪,皆是栋梁,尤其是你太爷爷,曾与我大戎太祖威王一起打下了这江山,江家以此位高权重。传及我处,虽有尚书之职,但新王继位,朝中局势不稳,你大哥绍儿虽在军中,但常年驻守北境,于京中稍显人微言轻。蒙上天恩赐,我还有你一个儿子,我和你大哥商议,将你送入后宫,以图完全。”


“后宫?爹爹和大哥是想让我当侍君?”江若离闻言大惊。


“离儿,这也是为了江家,就算我此时卸甲入宫,年纪已大,那怀子汤药对我已无用处,所以只能靠你了。”江绍劝道。


“可孩儿……”江若离脑中发怔,他虽年少,也幻想过今后自己会是什么样子,是战场上雄姿英发的猛将?是朝堂上强辩如流的谏臣?还是阴谋诡谲的谋士?……他想了很多,就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入宫成为别的男人的一件玩物,为别的男人繁衍后代。可他又能怎样?他终究是无法脱离江家男儿的责任的。“孩儿谨遵父命。”


江尚书递来一碗汤药,花白的须发有些颤抖,江若离接过一饮而尽,面上不做丝毫表情。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6 09:27:00 +0800 CST  
为什么连图片都发不出来了?谁来教教我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6 10:01:00 +0800 CST  
“殿下可觉得不适?”江若离被内侍的探问打断了思绪,“额……还能再进一点。”内侍缓缓的将一枚白玉雕花的玉势往江若离的后 xue进了一寸。“还可以再进一点……唔……”内侍闻言又推进一寸,江若离只觉腹中胀痛,已至极限,“好了,你退下吧。”內侍整理好江若离的衣衫,端着托盘退了下去。
另一名內侍,见扩 xue 已毕,忙领着一人进入殿来。
“草民明如焕叩见殿下。”来者伏在地上,并不抬头。
江若离挺了挺身子在椅上坐直,只觉得xue 中的玉势又顶进去几分,当下强忍,许久才道:“你就是父亲大人推荐的医士?”
“回殿下,正是草民,草民不才,习得几年伺候孕 夫,保 胎延 产的医术。承蒙江尚书赏识,将我推荐入宫,让草民得以侍奉殿下。”说完再拜。
“哦?保胎 延 产?”江若离细细品味着这句话。就像正常男子常常以官职或军功彰为荣,这些能受孕的男子便以大肚为荣。所以后宫里更是为此用尽手段延产以获得圣宠。江若离心下有些凄然,想他一个热血少年,不去血拼沙场,而是在后宫深院中挣扎延 产,以获得皇帝那一点的重视。他看着自己的双手,这双手因为药效,愈加纤细白嫩,若不是骨节分明,还真看不出往日那些豪情,只怕这双手再也拿不动剑了吧。
“殿下心中不必怅然,在其位谋其政,您既已怀了龙子,就安安心心以此谋得圣宠,等产下皇子,圣心大悦,殿下再提什么要求,皇帝也不会拒绝的吧。况且大戎本就是男儿之国,即使是孕夫,征战沙场也不会有人觉得不妥。”明如焕抬起头,精亮的眸子直视江若离,江若离只觉得自己要被这目光看穿,全身不爽,也不要內侍搀扶,起身走出殿外。“你起来吧,这种揣测圣意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明如焕道“遵命”,也起了身。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6 10:03:00 +0800 CST  
一早上一直在和度娘做争斗,已经神经质了,过一两分钟就要刷新看看我发的帖子还在不在刚才 写了什么忘记了,又被吞了,反正,今天会一次性更很多,最晚明天接上断掉的情节,谢谢各位支持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6 10:07:00 +0800 CST  
此时,一个內侍跑来,站在殿门口宣道:“陛下驾到。”
青絮宫众人都迎了出来,跪在殿外,江若离上前,向皇帝行礼,那挺直的腰背,那一丝不苟的穿戴,让他周身散发一种倔强的英气,若不是那凸起圆滚的肚子,让人只会以为这是一位长相清秀的贵公子。
皇帝见他行礼,也不阻止,他喜欢江若离这份倔强,喜欢他面若娇女,心如男儿。这份倔强与强忍,勾起了他心中征服的欲 望,他享受将他压在身下的那种满 足感,享受他因吃痛而留下的泪水,享受他的反抗。这一切都展现了他作为大戎皇帝的强悍与霸道。
“阿离,你身上是什么味道?”皇帝扶着江若离的肩膀道。
“回陛下,是今晨在腹上擦的蜜露。”江若离淡淡道。
“让朕瞧瞧。”也不顾众人,皇帝拉开了江若离的衣襟,一支手在他的腹上用力的揉着。
“嗯——”江若离皱眉忍着,他前襟大开,坚实的胸脯 露了出来,腹上隐约还能看见腹肌,此时圆腹上涂满了润泽的蜜露,肌肤紧实而细滑。
皇帝将他抱的更紧,揉弄孕腹的手滑向了江若离的裤 内,一把抓住他的尚未抬 头的分身。
“额!”江若离低呼。皇帝的唇已经欺了上来,与他交 舌,又沿着他脖中的动脉吻到胸前,开始啃吸他那渐起的茱萸。江若离被皇帝揽着几乎离地,他身体向后仰着,只能退到院中的树旁抵住自己。
“哈……”江若离喘息着,眼神开始迷离,皇帝能感觉在自己的逗 弄下,江若离的身子渐软,下 身却涨硬了起来。当下将他拦腰抱起,一路吻着,一路进入内殿。众人也是紧随其后,准备床铺,准备滑露。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6 10:34:00 +0800 CST  
江若离几乎是被摔在榻上的,他吃痛的抵住了自己的腰,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性子,和本是武人的身体,皇帝对他经常是毫不怜 惜,让他每每都以为皇帝是厌恶他的,所以想让他疼,让他求 饶。
此时,还未等內侍解去上衣,皇帝已经跨 坐在江若离的身上,扯下他的发带,将他的手牢牢捆住。“你若不愿意叫,朕就不让你叫,等你想叫了,就求朕。”皇帝又用丝帕将江若离的嘴巴堵住。
“唔……唔……”江若离发出不清楚的声音,皇帝不理,接过內侍递来的滑 露,将瓶口 sai 进江若离的后 xue,玉瓶与xue 内的玉势撞击,发出“叮”的一声,皇帝一笑,也不等滑露灌满,一把撤出玉势,就挺 腰 cha了进去。江若离“啊!”的一声,全身一抖,而皇帝趴在他身上舒 爽 的喘 息着。
享受了片刻那紧 致的后 xue,皇帝下身加力,顶的床铺都丝丝作响,众人退至殿外,殿内就只剩下皇帝粗重的喘息和江若离隔着丝帕含混不清的叫喊。
“啊!!啊!!”剧烈的撞 击让江若离的肚子也颤抖了起来。他努力抬着腰,不让皇帝伤到自己的孩子,嘴里却说不出话来。这举动在皇帝眼里却是迎 合,于是扳过他的脸,厉声问道:“你这是在求朕吗?啊?”
“唔……唔”
皇帝身下加力,剧烈的冲 撞着,江若离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从喉间被顶出来了。




【渣攻啊,渣攻啊,哎~~】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6 10:53:00 +0800 CST  
內侍在门外偷听着,似乎殿里没了动静,刚要开门,殿门便被皇帝一把推开,皇帝只披着一件内衣,忙有內侍上前为他穿戴整理发冠。青絮宫的內侍也不含糊,鱼贯而入,明如焕走在队尾,因为是平民的服饰,被皇帝叫住询问,明如焕跪下道:“草民,明如焕,叩见陛下,只因草民在稳胎接生方面小有名声,所以江尚书命小人在江侍君身子不爽时入宫为殿下滋养保胎,况小人一直在尚书府任医职,也算是半个江家人,时常带来一些家里的消息,也可宽慰殿下思念之心。”
皇帝略有所思地道:“那你就长期留在宫中,为江侍君调理吧。”说完,带着众人离去了。
明如焕进入内殿时,內侍正解开江若离手上的发带,除去他口中sai着的丝帕。江若离双眼紧闭,下身还在微微颤 抖,床铺被滑露和爱 液湿了一大片,玉势被摔在地上,断成了两节。江若离被几名內侍搀移到了旁边的软椅上,明如焕将他的双腿分开,检查那里的状况,“还好,还好,因为扩xue,没有伤到。”说着轻轻用温热的湿帕帮他清洗着。江若离此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中弥漫着哀伤,他好累,累到无力挺直自己的背脊,只能隔着肚子,看着身下的男子帮自己清理xue 口还在缓缓流出的白 浊。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6 11:17:00 +0800 CST  
一直到深夜,江若离才转醒,略略吃了些饭菜,才有体力靠坐在榻上。內侍来禀报说,皇帝夜晚留在赵侍君的焕霞宫了,江若离心里一丝失望,一丝窃喜。午间那激烈的欢 爱算什么?发泄情绪吗?此时留宿焕霞宫是为了告诉他,他不爱他,他只是被发 泄完丢在床上看也不看的一具肉体?可如果皇帝来了青絮宫,看他,爱 抚他,他心中是否会欢喜?而这幅身体是否还能承受一次那样的激烈?
“殿下,请恕草民直言,殿下这刚毅的性子在后宫确是独特,也能吸引皇帝的兴趣,可在刚烈的马,如果不能被驯服,最后于主人也是无用的。”明如焕帮江若离揉着腰道。
“哦,那依你之言,我要如何去做?”
“殿下不防尝试一下草民从民间花楼学来的戏码,给皇帝尝尝甜头。”
“花楼?要怎么做?”江若离内心还是不悦的,他一个世家公子,怎能与花楼那些轻贱之人一流,可又想想,自己此时与那些人又有什么分别。

次日,內侍到御书房禀报,说是江侍君安排了一出戏,想让皇帝入青絮宫欣赏。皇帝心中微喜,但面上不做声色。随着內侍去了青絮宫。
还未入得殿门,就听见里间传来痛苦的“嗯嗯……啊啊”的shen yin之声,心中一阵疑惑,快步至后殿,只见殿中正对着床榻不远处放了一张椅子,椅子旁有內侍捧着瓜果茶点,显然是准备伺候他入座。
江若离此时躺在榻上,双手撑着自己的上身,双腿大分,孕腹也因这样的动作而更显巨大。明如焕从滑露中取出一只手掌大小的,雕刻精良的玉胎,抵在江若离的xue 口,用一支金色的玉势将那玉胎顶入江若离的后xue ,那玉胎虽不比真实胎儿大小,但也着实难入,江若离难受地摇着头shen yin着,腰上却加力,好让玉胎顶入自己里面。
“啊……啊……还差一点……啊……用力……”许久,那只玉胎才艰难的没入里面。
皇帝看到此处,下身已经渐 硬,但好戏似乎还没完,江若离倒在榻上喘息了片刻,內侍将两缕绸带从床梁上放下,又取了药枕让江若离咬住。旁边的內侍宣道:“江侍君就要生产了。”说完,众人退了出去。
坐在椅上的皇帝瞬间来了兴致,向前探身。玩味的看着床上抓住绸带,咬紧药枕用力“生产”的江若离。
江若离抓紧绸带,双腿大张,将自己的身子蜷缩,要将那个玉胎挤出来,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几次用力之后,眼见玉胎已露出头部,皇帝一个箭步上前,按住了江若离的双腿,让他无法分开“生产”,被这样一弄玉胎有滑回了里面。
江若离睁大了眼见看着皇帝,有一丝慌乱,皇帝幽幽说道:“你想要生出来?朕不许!”一把按住江若离的圆隆的腹部,一把又将他的双腿并的更紧。“啊!!”江若离无法忍受的叫了出来,下身涨的似乎要裂开。他扭动着身体,身体里那个玉胎也随着他的扭动而撞击着他。


【有事要离开一下,先写到这里吧,坏笑】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6 12:01:00 +0800 CST  
【既然帖子回来,那我也就继续更了


“朕不许你生,朕要看着你像别的侍君那样想尽办法来吸引朕的注意,朕要你心心念念的都是得到朕。”皇帝的手捏着江若离的脸,似乎要将他捏碎。他愤怒地注视着他的双眼,却得不到他想要的屈服,这种倔强的眼神,触痛了他作为天子的威严,所以他不顾一切地想拥有他,让他当自己的侍君,羞辱他,蹂躏他,报复他。然而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他竟然越陷越深,并且至始至终只有他一人罢了。想到此处,他感觉周身都是令人窒息的孤寂,那是属于权利顶峰的孤寂,是属于帝王家的孤寂,是属于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的孤寂。
“阿离,我要怎样才能得到你?”皇帝再按捺不住,扳开江若离的双腿,便将自己送了进去。
“不要!!”话还没喊出,江若离只觉下腹一阵剧痛,连呼吸都要停止了。他颤抖着,双手用力扯着绸带,想要自己离这个发狂的野兽远点,却被他拦腰抱住。皇帝将他的身子向下一压,开始一波猛烈的冲击。
“不!!!——啊!!——不要……不要这样……”下腹的剧痛一波胜过一波,他能感觉那枚玉胎已经被顶入了腹部,腹中的胎儿因为不适在努力扭动着,有一瞬间,他似乎感觉不到自己,只觉得周身都慢慢裂开,孩子、玉胎都慢慢从自己身体里滑了出来,“啊!!!”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将他的意识拉了回来,几乎是不假思索,他一巴掌打在了皇帝的脸上,用力将他推开,由于失去了重心,自己也狠狠地摔下了床榻。
“啊……”江若离抱着肚子在地上蜷缩起来,声音颤抖地叫着,“来人,来人……”
一个内侍惶惶恐恐的进来,看见这个情况也愣在当场:皇帝愣愣的坐在一旁,面上看不出表情,而江侍君则倒在地上痛苦的shen y in,正当他心底暗暗纠结要不要上前搀扶时,他突然看见江侍君白皙的双腿间流出了暗红的血液。
“血!!血!!!”随着内侍的惊呼,皇帝回过神来,忙下床要抱起江若离,却被江若离一手挡开。他愣了一下,心里大痛,却见江若离下身的鲜血越流越多,忙喊:“太医呢?快宣太医。”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7 20:33:00 +0800 CST  
青絮宫的人顿时乱作一团,有人将江若离搬上床榻,有人给皇帝披上外衣,有人急急忙忙去宣太医。这时,明如焕推开众人冲了进来,正要查看江若离的情况,却被一个人按住。
“你要做什么?”皇帝厉声问道。
“救他!”明如焕怒目而视。
皇帝一愣,松开了手,他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江若离,和他下身越来越多的鲜血,那烈烈的血红将他刺的有些发晕,他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心下隐隐有些害怕,只怕要是失去了这个孩子,他就再也抓不住他了吧。
此时,江若离半睁着眼睛,已有昏死之势,明如焕自药箱中取出一支小瓶,放在江若离鼻下让他嗅了一下,半晌江若离才慢慢转醒,但随即脸上便露出了痛苦之色。明如焕又取来一颗药丸,让江若离含在舌底,“此药能护住殿下的心脉,殿下尽管放心,一切交给我。”
“保……保住……孩……子……”江若离气若游丝的吐出了几个字。
听得这句话,皇帝心里一震,更觉天旋地转,他用力握着扶手,指节发白。
“是,草民一定会保住殿下的孩子,只是殿下需要先将体内的玉胎排出,殿下还有力气吗?”
江若离缓缓的点头,拉住了绸带,努力挤压自己的身体。随着他用力,一股鲜血又涌了出来,渐渐的,被褥已经被血染了一大片。而江若离的脸色也越发灰白。他瘫软在床上,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连呼吸似乎都苦难起来。要不是舌下那粒丹药一直刺激着他的意识,只怕已经不省人事。
“殿下,还差一点,您再用点力气,要保住胎儿,草民没法给殿下推腹,殿下,您要撑住。”明如焕焦急地呼唤着,可江若离好似已经听不见他的声音,头歪在枕上,眼神却看着坐在一旁的皇帝。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7 21:10:00 +0800 CST  
血还在流,已经不能再拖了,明如焕挽起袖子,修长的手指,伸进了江若离的后Xue,“已经能碰到那个玉胎了”明如焕喜道,又将一根银丝环了一个圈,也探了进去。他摸索着,将银环扣住了玉胎,另一只手缓缓牵动银丝,玉胎一点点露了出来。随着玉胎的滑落,一大股鲜血又涌了出来。
此时,江若离只觉得全身都轻飘飘的,好像要浮起来,门外的阳光刺的眼睛生疼。他闭上眼睛,却又感觉有人在呼唤他,迷茫之间又有人向他嘴里灌着什么。他什么也不想去想,也无力去想,只能沉沉睡去。
江若离醒来已是七日后了,他清醒后第一件事就摸摸自己的肚子,当手中传来胎儿微微的动感时,他长出了一口气。努力移了一下头,看着四周,殿里安安静静的,正有一个内侍端着药碗进来,“现在……什么时候了?”江若离缓缓道,声音有些沙哑。
内侍听见躺在床上的人忽然开口,吓的手中的药碗摔落,他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明如焕冲了进来。他手上还拿着一柄宫扇,满身药香,显然方才正在烹药。
江若离心下觉得有些好笑,由于无力,嘴角只能牵起一抹浅浅的笑意。明如焕也不言语,摸出江若离的手腕,给他搭起了脉来。江若离看见他头戴官帽,身着太医服饰,腰间挂着太医院的腰牌,便有些打趣道:“恭喜。”
明如焕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道:“全托殿下之福。”微微欠身,不免觉得有些好笑。“殿下脉象,虽有些虚乏,但已无凶险之势,静心调养一段时日,便可痊愈。”
“陛下可曾来过?”
“来过。”
“可曾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坐了片刻就走了。”
仿佛是在思考什么,江若离有些定定出神。明如焕斟酌了一下,开口道:“殿下,恕微臣直言,执念太深,害人害己,玉石俱焚。何不放宽心去接受呢?”
“执念吗?”江若离细细品味着。这几日断断续续的昏睡中,他也模糊地思考过,所谓濒死之人方能看的透彻,江若离心下也有所改变。其实他对皇帝的冷淡与反抗,不过是想报复他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但这种报复又何其可笑,命运就是命运,不是一个人能左右的,换做任何人做这个皇帝,他江若离都将为江家走上侍君的道路,如果要恨,更应该恨自己出生在这个家族里。想到这里,他忽的有些释然,连身体都轻松了不少。
“扶我起来坐坐。”江若离吩咐着。明如焕取来软枕,扶着江若离的肩将他微微抱起,一手又将软垫垫在他的腰下。
殿内寂静,只有两个人贴的很近,微微的呼吸声。江若离心下微颤,面上有些泛红,而明如焕也觉得情动,尴尬起身整了整衣服


【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被删,且看且珍惜吧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7 23:19:00 +0800 CST  
之后的一个月里,皇帝就再没来过青絮宫。只是经常赏些金银丝缕,差内侍来问安,回答无非是江侍君身体大好,谢陛下挂怀之类的话。皇帝只觉自己的殷勤吃了大大的闭门羹,心下怒不可遏,于是日日摆驾沈侍君的焕霞宫,于是宫里慢慢盛传江侍君小产,已经失宠,然而,又有多事的內侍私下传着:“皇帝每日留宿焕霞宫,表面上看似乎沈侍君得宠,但皇帝也仅是用膳,听沈侍君抚琴,经常批改折子至深夜,再无其他动作。”听着內侍的禀报,江若离抚摸着肚子,神态平静,手中却捏着一封书信。


“宫外怕是已经知道了,爹爹信中又是斥责又是恳切,要我为江家考虑一下。”


“那殿下如何打算?”


“如何打算?我不知陛下心里所想,如何打算?”


“我知道”明如焕伏在江若离的耳畔低声说道,“陛下是在禁欲。”


江若离柳眉一挑,望向明如焕,明如焕露出一抹邪笑又道:“血气方刚的人怎么压抑的住那种欲望?越是压抑,爆发的时候越是激烈、不顾一切。”


江若离搭在圈椅上的手忽得一紧,心想经过月余调养,自己的身体已经大好,胎气也已稳固,只是不知若是真如明如焕所说禁欲后的爆发,自己的身体是否能承受那不顾一切的冲击。但手中的书信又明晃晃地刺眼。



明如焕看着窗外夏末的阳光道:“殿下应该去御花园走走了。”


皇帝在沈侍君处用过午膳出来,沈侍君挺着大肚带着众仆送至宫门外,皇帝看着衣着闪亮华丽,金钗束发的娇人,却觉得一阵烦闷,午后的烈日一晒,更是觉得周身燥热难当。当下也不理身后的人,坐进步辇命人去御书房。这段路似乎太长,夏末的蝉噪似乎更甚,皇帝只觉步辇内越来越闷热,于是扯开前襟,下了步辇,赌气般快步向前走去。众侍从见皇帝如此,大气都不敢出,只能小跑着跟在皇帝身后。


走至太液池旁,午后的热浪从水面上吹来,倒也变得有些凉意。岸边的青絮树也随着风婉婉摇曳,发出沙沙的声响。皇帝向前走着,冷不丁地被一片树叶打在脸上,登时大怒:“青絮,青絮,好你个青絮宫!!”众人一听,吓的齐齐跪下,心里暗暗揣测着青絮宫里那位殿下的灾难。“江侍君在何处?!”皇帝大怒道。


“回……回陛下,奴才方才见江侍君的贴身侍从向御花园去了……”回答的侍从跪在一旁,好似要看好戏似得。
皇帝一甩衣袖,向御花园奔去。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8 09:24:00 +0800 CST  
转过九曲荷塘,皇帝远远便看见江若离坐在荷塘边一处繁枝荫庇下的凉亭内,样子到是闲淡从容,心下怒火更甚,径直冲了过去。待入得凉亭,只见江若离一身青衫飘飘然,乌黑的长发束着淡色的发带垂着背后,他肚子已经渐大,只能斜倚在椅上,但背却挺的笔直。


江若离正聚精会神地读着手里的书,并不知皇帝前来。直到身后内侍提醒,方才抬眼。只见皇帝正怒气冲冲的盯着自己,心下也不慌张,缓缓放下书,扶着内侍的手,一手兜住腹部,跪倒在皇帝面前。


“臣,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见他艰难跪下,几缕乌丝从肩头滑落,在微风中轻轻荡着,又从他敞开的衣领里看见他分明的锁骨,怒火竟消了一大半。忽得有些疑惑自己哪来的怒气,但脾气也发了,总不能不清不楚的就消下去吧,于是面上不做改变,端着怒气的架子道:“江侍君倒有闲心在这里看书?看的什么书?”说着,顺手去取案上的书卷。


“回陛下,臣在读刘承翰老先生的《兵法详论》。”


“哦?读了什么说来听听。”


“老先生书中所言:兵形象水,水避高而趋下,兵避实而击虚。臣想如今大戎与北魏的战事胶着多年,大戎军与北魏军更是积怨已深,想必不耗到最后必不会罢休,虽我大戎皆是男子,战力强盛,虽猛虎亦有倦时,这样耗下去也必无益处,况西边有大齐,东边有新商,此皆虎视我大戎,一旦我国式微,必将起兵谋图大戎社稷。然凌川候方策,乃北魏皇帝方稳的叔叔,叔强侄弱,方稳定对方策有所忌惮,所以臣以为,陛下不妨派使臣,以千乘万金赠与方策,方稳必会觉得凌川候有造反之心,届时定会增兵东侧以敌方策,而方策觉得既已得到大戎支持,无所畏惧,两方相斗,我大戎只需坐等渔翁之利……”


听江若离如此分析,皇帝只觉心头大喜,一桩心事放下,却又觉得自己为他如此憋闷,但他却没有考虑自己丝毫,忽得找到了盛怒的原因,于是将手中的书狠狠砸下,怒道:“原来阿离心里全想些军国大事。”此话一出,皇帝也觉得失言,后宫妄议朝事可是重罪。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8 09:26:00 +0800 CST  
众人吓得全跪在地上不敢出声,连搀着江若离的侍从也伏在地上大气不敢出一声。江若离失去依靠,险些摔倒,好在他又挺起了背脊,直直的看着皇帝,皇帝心下大惊,差点就出手去抱他。只听江若离缓缓开口道:“臣,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侍君,即使心里装着陛下,也不敢妄想要拥有陛下……唔……”


还未等他说完,皇帝粗暴的双唇已经吻了上来,江若离只觉一阵晕眩,耳边只有皇帝粗重的鼻息和唇舌相撞的情爱之声。皇帝的双唇将江若离紧紧锁住,狡猾的舌头撬开他的皓齿,在江若离的嘴里翻腾搅动,只觉得他口中还有些许清苦的药味。唇齿分开,带出银丝。


“阿离,你心里有朕?”


江若离侧过头去道:“或许有,又或许没有,也许明天会有,又或许以后会有,谁又说的准呢?”


江若离想起身,却被皇帝一把拽住,按在了地上。皇帝直视着江若离的眼睛,说道:“阿离,朕想要你心里有朕,至少现在有。”说完,皇帝的唇沿着江若离修长的脖颈一路向下,吻着他的动脉,吻着他的锁骨,吻着他胸前的茱萸,又延着巨腹盘桓而下,江若离的衣服被皇帝扯开,松散地滑在臂间,那圆滚的腹部也露了出来。宫里的侍君早有在孕肚上画些纹饰的习惯,有些大胆的侍君,甚至会将春宫 图也画在肚上,以增添情 趣。只见江若离的腹上以朱笔勾画着火焰的纹路,那火焰一直蔓延,深入腹沟,隐在了袭裤之下。


皇帝只觉下身炸开,竟红了眼,一把撕碎江若离的袭裤,吻上了那根渐渐充血的硬物。


“啊……陛……陛下……嗯……不能……啊啊……那里不能……”江若离一惊本能想躲,却被皇帝紧紧攥住,只能任由身下那人用嘴包裹住自己的分身用力吮吸,被巨腹所挡,他看不见身下那人的动作,下身却更为敏感,没几下便“啊”的一声she了出来。


皇帝将口中的白浊吐在江若离的巨腹上,伏在江若离身上喃喃道:“阿离,阿离,我真的爱上你了。”看着江若离迷离的眼眸,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再也压抑不住内心对这个男子的渴望。那日他去青絮宫看望江若离,正好遇见明如焕给江若离换药,江若离仍是昏迷,双腿无力的分着,任由明如焕将一支药管插入后xue。那日听见他的shenyin,自己真有一种冲动想要抱紧他,进入他的身体,可是他逼着自己硬生生忍了下来,直到再也忍不住,夺门而逃,他——大戎的天子,居然为了一个侍君而逃,这让他恼怒,让他羞愧,让他想要捣碎他。可他毕竟还要顾忌他腹中的胎儿,那一刻他甚至希望江若离没有怀孕,甚至在听见他有可能小产时,心中还带着点窃喜。可他毕竟还是天子,他不能表露自己的心底的欲望,他不允许自己全部的自律在这样一个男人面前土崩瓦解。于是他逃避,并将这种逃避怪罪于他。他甚至想用另外一个身体冲淡对江若离的渴望,可他发现即使抱住风姿万千的沈侍君,自己眼里也只有江若离的身影,耳畔也只有他的喘息。所以当自己烦闷异常,而江若离却自在地看书时,他的怒气直冲头顶,让他发晕,可当听见江若离说自己心里也许有他时,他如愿以偿,那强忍的情欲蓦的炸开了,他只想,不顾一切的拥有他。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9 12:56:00 +0800 CST  
江若离抚摸着皇帝的脸庞,只觉他脸上热的发烫,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提了起来,他的身子被压在石案上,顾不得肚子撞在石案上的疼痛,江若离向后望去,只见皇帝扯开衣服,提起分身就往自己被分开的双腿间撞来,


“啊!!”江若离吃痛,抓着石案边缘的手也是指节发白。


连续撞击让石案上的茶盏都掉了一地,皇帝抓起一碗尚且冒着热气的金丝燕窝粥向江若离后(若就离去)xue泼去,“啊!!!”江若离被烫的一阵颤抖。


借助湿滑的燕窝,皇帝一下顶 入了最深处,只觉那里面紧到让自己窒息。这剧烈的疼痛让江若离差点晕厥,全身瘫软下去。皇帝揽住江若离的上身,身下不停,激烈的冲撞起来。好像真的要捣烂他一般的疯狂。


此时,众人都知趣地退到假山后,红着脸跪着,但入耳的都是那激撞的声音,和江若离凄惨又享受的喊声。


“啊……啊!!!陛下……啊!!!!!!”


江若离只觉肚中都快被搅乱,想起身躲开,却又被皇帝一把按住,抵在了水边的栏杆上,他看见水中自己迷乱的神情觉得羞愧难当,况且在白天,在这四无遮拦的御花园中,在众人的眼下。可身体里那个花 心被巨 物顶撞的快 感让他无法再思考,只能忘 情地大叫起来。


皇帝感觉江若离双腿颤抖不已,心知他支持不住了,于是将他翻过身来,压在地上,分 开双 腿环在自己的腰间,又顶了进去,江若离双臂撑着自己的上身,头努力向后仰着,泪水顺着耳畔滑落下来。


“疼吗?”皇帝好像恢复了理智,抱紧了他。


“疼。”江若离虚弱地点点头,泪水滑落下来。


皇帝想起第一次宠(若就离去) 幸江若离时,他也是在自己怀了流泪,那时候他还只是十六七岁的少年,初见他时,还以为是哪位大臣送来的娈(若就离去)童。他调 戏着他刚刚发育的下身,却被少年挡开,少年怒道:“我是江家次子,江若离,我本欲征战沙场,但父命难为,恳请陛下放我出宫。”


“哦?”那一刻,他第一次有了想要征服他的冲动,他想看见这个带着野性的少年在自己身下融化。


“嗯……嗯……”江若离的声音将他拉了回来,那迷乱的眼神,那散乱的鬓发,那晶莹的眼泪让皇帝心里突生怜惜,有些后悔方才那惨烈的进攻。


皇帝抱着江若离,让他坐在自己身上,随着他慢慢律(若就离去)动。江若离只觉痛感全消,一股暖流充满全身,他压在皇帝身上上下动着,那根 巨 物却ch a的更深,更让他意乱情迷。
皇帝在御花园中与江若离交(若就离去)欢的事被人偷偷告诉了沈侍君。他恼怒异常,本以为江若离会因为小产失宠,却不想他竟保住了孩子,还与皇帝在御花园淫(若就离去) 乱。于是不顾劝阻,兜着大肚,怒气冲冲的奔向御花园,还未到凉亭,就已听见江若离的娇(若就离去) 喘。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9 13:00:00 +0800 CST  
【最近同时在写两部小说,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了,特别这几天越来越忙,白天已经不能偷空写了,晚上一过10点我又开始犯困(我是不是小说作者界的一股清流),脑子不听使唤,更的稍微慢点】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6-19 13:06:00 +0800 CST  
【不好意思哈,断了这么久,各位不会已经忘记我了吧今天开始继续了




江若离此时已分辨不清身处何地,在洪水般的快 感冲击下,只觉天旋地转。忽然听见一个人惊呼,抬眼望去,只见沈侍君被人搀扶着,正站在凉亭外面,他一脸惊愕,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请陛下恕罪,臣只是想来御花园活动一下,不想打扰了陛下与江侍君……”说到后面,沈侍君伏下身去想要磕头谢罪,但他孕肚巨大,抵在地上,一张脸更是涨的通红。
江若离被人撞见如此狼狈情景,下意识地推开了皇帝,被这么一推,皇帝挑起了剑眉怒道:“怎么?与朕欢好,你觉得见不得人?”
“臣、臣”顿了好一会儿,江若离都说不出话来,因为自己心底确实是这么想的,可他若是说出了口,只怕会落得大不敬之罪。
看出了江若离的想法,皇帝一把推开了江若离,向沈侍君招手。沈侍君见状,笑着迎了上来,皇帝一把揽住沈侍君的粗壮的肚子,将他揽入自己的怀中,看着江若离道:“你就在旁边看着,学学别的侍君是怎么伺候朕。”说着,皇帝大张双腿,靠坐在椅上,沈侍君见状跪在了皇帝身下,一口含住了那粗大的龙根。
“给朕快点。”皇帝向后仰着头,舒服的喘息起来。沈侍君加快了舌头的撩动,双手在皇帝大腿内侧不断摩挲。“再快点!”皇帝几乎是怒吼着,使劲按住了沈侍君的头,沈侍君发出阵阵呜咽,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
“额!!”终于,皇帝一声低呼,身体抖动,she 了出来。沈侍君将口中的浓液尽数吞下,满喊情欲的眼睛看着皇帝,皇帝抬起沈侍君的下巴,笑道:“还是你懂得怎样伺候人。今天朕就要所有人都看着,朕怎么玩弄你的。”说完一把扯开沈侍君的衣服,将他剥个精光,又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沈侍君摔在地上,闷哼一声,还未爬起,皇帝已经将他反身压在身下,沈侍君躬着身,一手支撑着身体,一手托住着巨腹。他将自己白皙的臀部翘的很高,露出那粉嫩的密xue。皇帝提着根本没有颓势的硬物顺势顶了进去,又是啪啪几掌打在了沈侍君的臀上。沈侍君申 吟起来,但声音里却充满着愉悦。
看着眼前的情景,江若离不住地颤抖起来,他脸上一阵滚烫,身下狼藉,衣衫不整,长发凌乱,就这样被扔在角落,屈辱!听着沈侍君愉快的申吟,他只觉满心屈辱。宁愿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也绝不沦为如此玩物任人羞辱!江若离伸手,快速拾起身旁碎掉的瓷碗,向着脖子划去。
疯狂动作的皇帝其实一直注意着江若离,他想让他嫉妒,证明他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爱自己的,只是不想,江若离竟然这般决绝,然后,此时出手已来不及了,那锋利的瓷片已经划向了那白皙的脖颈。“叮”的一声,一个暗影射来,打中了江若离的手腕,由于力度太大,瓷片还是在皮肤上划出了一道细口,细密的血珠立时冒了出来。

楼主 开明西凤凰  发布于 2017-07-01 10:52:00 +0800 CST  

楼主:开明西凤凰

字数:77651

发表时间:2017-06-16 17:2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20 11:41:09 +0800 CST

评论数:86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