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五年之痒(总裁X大学教授,竹马生子虐受,一次过瘾更)

男男生子,有狗血,接受意见不接受批评。
写的过瘾,希望你们也看的快乐。

楼主 程小瑶520  发布于 2018-07-14 21:03:00 +0800 CST  
3、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去,周齐光的研究项目又得到了一笔助力资金,只不过他在家里的时间也就更少了。而陆哲远更是整天恨不得都贴在公司里。

陆哲远和周齐光大都靠电话联系,而且两个人一忙起来,就连电话也不怎么打了。陆哲远心里头有些窝火,最近公司在某些环节的审批上又出了问题,而电话那头的周齐光除了会问顺利吗而外,似乎再没有别的语言。

“过了!审过了!”秘书高兴的跑进陆哲远的办公室里,陆哲远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到地上“怎么过的。”

“刘总这几天飞来飞去的跑了好几个地方。”

陆哲远是觉得这几天没看见刘承宇“那他人呢?”

“今天下午三点的飞机回来。”


中午的时候,陆哲远就到店里亲自挑了一根领带,再买了一束鲜花。在机场见到刘承宇的时候,他却是满脸疲惫,接过他的礼物表示了几句非常不走心也不走肾的感谢之后就在车上睡着了。

陆哲远看着旁边的人,心里莫名起了一种怜惜的感觉。把他送回家里,陆哲远轻轻拍醒了熟睡的人。刘承宇却在下车的时候一个不稳,打了个趔趄,之后便紧紧的捂住腹部,脸色格外难看。

“你怎么了?”陆哲远赶忙上前扶住他。

“胃疼。”刘承宇虚弱道。“我回家睡会觉就好了。”

陆哲远当然是不放心让刘承宇一个人回家,更何况他脸色还这么不好。生拉硬拽把他带到医院检查。可是,这也让他彻底惊呆了。

“怀孕十一周。”医生拿着病例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说你们俩也真是心大,怀孕了还东跑西跑的不消停。”显然,这位医生已经认定眼前的两个人是一对。“接下来好好保养身体。”

“……”

陆哲远仔细回忆着这些天的事情,他觉得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刘承宇是没有男朋友的。

“你…谁的?”陆哲远小心翼翼开口问。

刘承宇没有说话,坐在医院的椅子上,也许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陆哲远拿了药,心里不停打鼓,他最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他曾经以为出轨,私生子这样的事情离自己过于遥远。

“不用拿药了,打掉。”刘承宇终于开口,金框眼镜挡住了他的神情。

“承宇,我会对你负责的。”陆哲远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句话。他很羞愧,但是这么多年来,他确实也想要成为一名父亲,而如今要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骨肉被打掉,他是绝对不舍得的。

“负责?”刘承宇不屑的笑了笑“我***算什么?小三?孩子生出来没有父亲,我以后要怎么向他解释?”

陆哲远一时语塞,他无论如何都是想要留住这个孩子的,不仅为了他自己,也是为了已经病危的父亲。

这天晚上陆哲远回到家里,周齐光仍是在书房里埋头研究,他以前是很欣赏他这样认真的模样,但今天却觉得有些讨厌。

“你能不能别搞研究了,我们家不缺你上班那点钱,我的公司马上就要上市了。”陆哲远来到书房里。

“你抽烟了?”周齐光有些不可思议的表情,三年前他们说好,为了身体戒烟,除了偶尔应酬无法避免外,陆哲远是从来不会在家里抽烟的。

“我抽根烟怎么了?这么多年我不抽烟,你不也没怀上孩子吗?”陆哲远不再像往常那样言听计从。

周齐光有些难过,他最大的遗憾就是一直没能怀上孩子。“研究我不会放弃的,明天我还要出差。”

“我们离婚吧。”陆哲远又顺势从包里拿了一根烟。

周齐光觉得脑子嗡的一下,但脸上仍旧很平静,这一年来自己其实早有察觉陆哲远的异样,但都以为是他工作压力太大。或许是大家都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婚后生活,平淡如水,相敬如宾,或许这才是最大的讽刺。

“好。你把协议写好过后用邮件发给我,我明天下午出差,咱们上午就去离婚。”周齐光没有表现出惊讶,一如既往的冷静。



楼主 程小瑶520  发布于 2018-07-14 21:05:00 +0800 CST  
6、
这时候陆母看见周齐光,连忙上前“齐光啊,哲远说你这些天去参加一个研究会了,可惜没能让你爸看你最后一眼。”周齐光大概猜出陆哲远并没有告诉他们离婚的事情,柔声安慰道“妈,我回来了,爸他在天上一定很快乐的。”

安慰完陆母,陆哲远挽着周齐光的手臂走出了灵堂“你应该跟他们说实话。”

“过段时间吧。我妈情绪还没缓过来,不能再受刺激了。”陆哲远抽了根烟,看见周齐光难受的表情,又赶忙掐了“你就当是帮我个忙,陪我演场戏,我妈这几天一直念叨着你,你寒假里能不能过来陪陪我妈。”

周齐光很犹豫,如今身子很沉,他自己行动起来不方便,另外,他不想和陆哲远演戏,他怕自己真的离不开这段感情,就像刚才陆哲远挽着自己手臂的那一瞬间,他真的希望自没有离婚。“不能,我有研究。”

陆哲远有些失落,但也没有勉强“好。”说着,又拿了根烟“我里面还很忙,就先进去了。”

持续几天的丧事结束了,陆哲远父亲的遗体被火化下葬。陆哲远回到公司里,办公室上放着一封辞呈。陆哲远意料之中的打开撕碎放进垃圾桶里,他知道是刘承宇写的。他和周齐光离婚后,刘承宇一直都没有明确的表示什么。直到他突然消失了几天,再回公司的时候,刘承宇本已微微凸起小腹却变得扁平。

陆哲远质问刘承宇,却只得到“打掉了。”三个字轻描淡写的回复。再之后,刘承宇就慢慢交接了自己的工作。陆哲远跑到他的住所,却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开的门“承宇呢?”

开门的小伙子看起来白白净净,刘承宇听见动静,穿着睡衣从里面走出来,不言而喻,心知肚明,陆哲远没有不依不饶的追问什么。这本来就是一场闹剧。

陆哲远离开后,刘承宇搂过那小子“谢了。”他不想承担这份负罪感,陆哲远就算在说梦话时候也是连声的对不起。

至少眼前这个人是很爱自己的,从美国追到加拿大,在追到中国,或许就像书里说的“大多数人都更愿意选择和爱自己的那个人共度一生。”这一点,刘承宇也不免落俗。

写好辞职信之后,刘承宇就会回到加拿大,准备婚事,然后好好宠爱那个小伙子,毕竟他是个0、5。

陆哲远怅然若失,都说爱情事业总是不能双丰收,他现在算是信了邪。他想开车去学校再看看周齐光,不以任何身份,就是想看看。

驱车来到学校,询问一番却得知周齐光并未参加研究工作,一直在家里休息。陆哲远心头有些窝火,如果周齐光没事,那么就算以朋友的身份来陪陪老人都不愿意吗?亏得自己的父亲临终前还念叨着周齐光。“***自私。”

想着,陆哲远找了地方喝酒,蹦迪,撩人。获得了单身贵族的优越感,他拿出手机,借着酒劲毫不犹豫的删掉了周齐光电话,要断就断得干净。


楼主 程小瑶520  发布于 2018-07-14 21:06:00 +0800 CST  
7、
春节假期已过,单位学校陆续恢复了正常,周齐光这时候已经接近临产,在家里连起身都格外艰难,他向学校的长期请假,惹怒了领导层,被降了职称,福利也不如从前。周齐光倒不是很在意。

周齐光开始准备生产的事情,本以为一切安排妥当,但这个孩子一直都是在周齐光的意料之外。这天,他刚刚在商场里买好了日用品开车回家,就觉得腹中一阵坠痛,让他眼前发黑。

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周齐光意识到这不是普通的疼痛,可能他要改变路线去医院才行。周齐光调转方向,可强烈的阵痛却让周齐光冷汗直流,穿在里面的贴身衣物早已湿透。“别着急,等…等会再出来。”似乎是在对胎儿喊话,也像是在安慰自己。

去医院路上的红绿灯多,等待的时间里周齐光吧头埋在方向盘上,后背扭动着,想要借此来缓解宫缩带来的疼痛,他开始抑制不住的呻吟。

到了医院,周齐光没有力气马上下车,在车里大口喘气,借着间隙,从车里下来,把自己刚刚买好的日用品提在手上。周齐光的嘴唇已经被自己咬出了血,但他却顾不得这么多。他要赶快趁着间隙进医院。

周齐光走得很慢,尽量保持冷静,早在之前他就看过相关的书籍,阵痛持续的时间会很长,况且羊水还没有破,所以自己不用担心孩子会生在路上。

“我要住院。产科。”

护士看了他一眼“您爱人呢?”

“我一个人。”周齐光难以启齿,一阵更加猛烈的疼痛,周齐光疼的呲牙“麻烦快点。”

护士惊讶之余,还是有职业操守“先生,因为您之前没有预约,现在临时住院的话,就只剩下一个多人间。”

周齐光原本已经预约好医院的双人间,可没想到这孩子这么着急,现在当然顾不得人多还是人少,他急促的回答“好的。”

周齐光被人搀扶进去,里面乌泱泱的一大群人,其实产夫也就那么四个,主要是一床的基本配置也是四个家属。周齐光在他们之中显得很独特,一个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哪个病人的家属。

周齐光换好病号服,侧卧在病床上,孩子猛烈的冲撞盆骨。他旁边的产夫都在哭天喊地的喊痛,周齐光觉得有些吵闹,他的腰也很痛,却没有人能帮他按摩。

半夜,周齐光慢慢扶着床把手起身,他想上厕所,他平时在家里早已经习惯一个人,只是现在疼得更加厉害,他小心翼翼的不发出声音,生怕吵到别人。

夜晚如此漫长,周齐光的疼痛一阵一阵连续不断,他无法入睡,头在枕头上左右晃动,好不容易熬到早晨,旁边的人又开始吵闹。周齐光虽然很痛,但却并不愿意喊叫出声,但宫缩却一次次加重,他也抑制不住喉间的呻吟,跟着旁边的几个产夫小声的哼哼。他痛得有些模糊。

旁边的家属见他一直是一个人,也起了恻隐之心,见他痛得昏沉,帮他叫来了医生。

周齐光被医生叫得清醒过来,而腹中的坠痛却不减。

“周先生,我们建议您进行催产。这样可以加快产程,缓解您的痛苦。”

周齐光缓过一阵,虚弱的回答道“可以剖腹吗?我可以自己签字。”

医生推了推眼镜“没有您家属的同意,我们是不能进行剖腹的。要不然,您可以叫一个家属过来。”

“不…,不用了。”





楼主 程小瑶520  发布于 2018-07-14 21:06:00 +0800 CST  
写的时候很开心又过瘾,之后的故事有空再开坑来补,前半生就酱。
希望你们快乐

楼主 程小瑶520  发布于 2018-07-14 21:08:00 +0800 CST  


楼主 程小瑶520  发布于 2018-07-14 23:03:00 +0800 CST  
9、
他着急的说出周齐光的名字,听到的答案更是意外,不是什么急诊科而是产科。陆哲远觉得可能是重名了。但还是三步并做两部连电梯都不坐的跑进病房。

周齐光安静的躺在病床上,毫无血色,嘴唇干裂着,整个病房里只有他的床位是最干净的,没有鲜花水果,甚至连一个陪同的家属也没有。

“你是他家属?”

“是是是。”

护士白了陆哲远好多眼“他自己一个人来产检也就算了,连生孩子你也让他一个人?你知不知道他是高龄孕夫,你知道生孩子有多危险吗?”

陆哲远一脸懵,但是大致还是明白了这件事情,九个多月以前,自己和周齐光还没有离婚,那么毫无疑问,这个孩子是他的。他狠狠的扇了自己几个嘴巴,引得旁边的人侧目。

“那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用你做什么,你就陪着他,等他醒过来好好照顾他。”护士换好输液袋,正准备离开,有突然掉转头说“孩子在保温箱里,你可以在外面看看他。”

陆哲远骂自己**,竟然让周齐光一个人吃了这么多苦,他早该想到周齐光不是那样绝情的人,连陪一陪自己的母亲也不愿意,早该想到这事另有隐情的。

陆哲远坐在病床旁边,给母亲报了喜,静静地等着周齐光苏醒。

楼主 程小瑶520  发布于 2018-07-14 23:04:00 +0800 CST  

楼主:程小瑶520

字数:4120

发表时间:2018-07-15 05:0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18 14:31:30 +0800 CST

评论数:5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