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文】王爷攻x暗卫受那楼主不负责,没更完就跑了,伤害了我脆

【搬文】王爷攻x暗卫受
那楼主不负责,没更完就跑了,伤害了我脆弱的心脏所以我打算把它继续编下去先把前面的给写完吧,唉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6 15:32:00 +0800 CST  
第一章
“属下任务失败,甘愿受罚。”一袭黑衣的男子恭敬的跪在钦王爷面前,眼中满是恭敬和虔诚,因为任务失败而告终略带紧张的垂头,纤长的睫毛撒下一小片阴影,给坚毅的面容增添了一抹脆弱。慵懒坐在太师椅上的华服男子剑眉微挑,自己手下的第一影卫何时这般无能了,竟连一个小小的情报楼都搞不定了!“是不是本王太过纵容你们了,连这等事都办不好!”无枫微不可见的颤了颤,恭敬答道:“属下无能,请王爷息怒。”“自己滚到刑房受罚,再有下次,回暗堂重塑。”
暗堂重塑…无枫目中划过一丝惧怕,这是对影卫最残酷的惩罚了,只要想到要被主人抛弃重回暗堂受训,无枫的心里就针扎似的疼,不是怕重塑后的折磨与训练,而是重塑后的影卫根本就再也没有站在主人身后的资格。他自知身份卑微,不敢奢望主人的关爱,只想默默地陪在主人身后,守护他,祝福他。
“属下再也不敢了,谢主人赐罚。”无枫说完后默默地膝行退出书房走向暗堂,任务失败是因为影二背叛了主人,私自将消息透露给敌方,还在背后伤了无枫,放走了情报楼的楼主,然而谁会关心一个任务失败的影卫呢,谁又会关心此事失败与他无关呢,不过,是个工具而已吧……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6 15:34:00 +0800 CST  
第二章
见无枫破天荒地进了刑堂,无生心下不禁觉得惊奇,主人手下的第一影卫可是向来忠诚强悍的,不说任务从未失败过,就连小错也很少犯,主人对这影卫倒也宽和,鲜少责罚,到不知这一次是如何惹恼了主人,竟把人罚到了刑堂第五层。刑堂共有八层,层级越高,责罚越严厉。“影卫无枫任务失败,前来领罚。”无生敛敛眉“任务失败在三层受罚即可。”“无枫愧为影卫首领,令主人失望,理应重责。”无生没再说话,只挥手让人将无枫吊了起来,取出索魂鞭、笞板和盐水,开始行刑。无枫赤裸着上身,感受鞭子破空抽打在身上的痛楚,默默咬紧了下唇,只是开始而已,一定要记住这种痛,不能再无能的让主人失望。
无枫受刑后稍稍处理了一下伤口,便回到自家主子的书房,见主人心情不错,略松了口气,默默跪在主人面前,“影卫无枫受罚完毕,请王爷验刑。”语毕,褪下身上已被打得褴褛的衣衫,顺从的将伤痕累累的脊背袒露在王爷面前。墨临宇看着眼前人被打得皮开肉绽的身体,心中划过一丝莫名的烦躁,“滚到药事监取药,若是再敢犯错,可不是挨几鞭子就混的过去的了。还有,以后由影三负责本王的安全,你就直接到血阁做任务,何时你把规矩学会了,再滚回来。”无枫无措的握紧了拳头,“求主人留影一在身边伺候,影一……”影一的话被墨临宇的冷哼打断,“看来真的是我太过纵容你,连我的话都可以反驳了,告诉血影,你的规矩要重新学过了。”墨临宇不喜被影一影响情绪的感觉,对他自然没了往日的宽和。无枫默默地垂下头,他不是怕做血堂九死一生的任务,也不是怕重新被“教”规矩,他只是,贪恋留在他身边的温暖啊,而现在,这样小小的温暖也已经成了奢望吗?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6 15:35:00 +0800 CST  
第三章
夜色如殇,寂静中渲染着凄迷的色彩,一身夜行衣的高挑身影划破夜的静默,手中一把长剑在月色下泛着幽谧的冷光,默默收割着渺小的灵魂,仿如死神的舞蹈,血光下的男子美的华丽而惊艳,他从来不是弱者,选择卑微地守护,只是因为爱。
血阁的任务从来是九死一生的,无枫绕是武功决绝,亦受了伤。而无枫未曾处理伤口便立时前往血阁回复。血觞看着堂前坚毅的男人,心中涌起不知是敬佩还是怜惜的情绪,这人,确实,可遇而不可求……“你且去处理伤口,明日起再学规矩不迟。”血觞从一旁的暗阁中取出一个白瓷瓶,递给无枫。无枫怔了怔,取过瓷瓶,“无枫谢过血阁主。”无枫拿着药回到卧房时已经接近子时,草草上了药,想着血阁主莫名的关心,心头滑过一丝暖意,好久,没有人这样对他了。默默挥开烦乱的思绪,再被赶到血阁后,第一次,无枫睡得很沉。
第二日,无枫早早起来,便前往血阁的刑牢跪候,重学规矩的影卫一般都是犯过大错,被主人嫌弃,却还没被扔掉的人,所以学习过程十分惨烈难熬。血觞未曾亲自掌教,只派了手下一个副手来,规矩不能坏,他怕,自己到时下不去手。无枫见血阁掌教已到,微颔首请安:“影卫无枫奉主人之命重学规矩,请掌教赐教。”“今后你的规矩均由我负责,既是重学,便该清楚该用什么态度来学,主人不满,你我都难辞其咎,以后的日子,不要想着得过且过,该学的规矩一样不会少,若是不开窍,刑牢不缺给你松筋骨的玩意儿!”掌教一开始便放下狠话,无枫自知难熬,但为了早日回到主人身边,自无一丝怨言。“无枫明白。”
“影卫规矩第一条:时刻保持警惕保护主人,期间不得进食,排泄,走神,瞌睡。”“无枫明白。”“很好,学规矩期间只得每日进食、排泄一次,睡眠两个时辰。”“是,无枫记住了。”规矩相较在主人身边当值时并无加重,无枫不觉煎熬。“不要回得这么快,重学期间自是不可同往常一样,要随时谨记不得以个人私事疏忽主人安全,因此要求你每日只得在午时排泄,并必须饮用十杯水。”无枫看着掌教拿出的杯盏不由握了握拳,这般大小的杯盏喝上十杯水,定是一整日都要忍着腹胀的痛苦,“……无枫明白了。”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6 15:37:00 +0800 CST  
第三章
“影卫规矩第二条:主人的一切都是正确的,不得质疑”
“影卫规矩第三条:影卫除主人要求外,不得现身或出言,违者鞭五十。”
“影卫规矩第四条:影卫不得求饶、辩解,主人一旦怀疑或生气,必须请罚。”
……
一天十条规矩,无枫喝了十杯水后,便跪在青石路上诵读规矩,直到午时,才被允许进食排泄。不过一刻钟的时间,无枫继续跪在掌教面前听训,“念在你第一日重学规矩,上午便没有重责,现在把前十条规矩背给我听。”略显低沉的声线一字不差的将规矩背出,无枫知道刚开始这并不难,然而一直学下去,逐条累加,会是一个极其恐怖的任务,错一字罚百鞭,若是不小心漏掉一条,惩罚是自己承受不起的。“记清楚了,这东西到死也不能忘。”“无枫明白了。”“接下来是耐罚训练,为期三个月的时间会每日让你尝试刑牢的刑具,当然,血堂里新刑具的尝试也会加上去,重刑具是选择性的,依据你的日常表现选择,重刑具施刑会允许治疗,其它刑伤一律不准用药。”“无枫谨遵教导。”
“接下来是血鳞鞭的试刑,为数二百,褪衣受刑,不得呻吟,不必报数。”“……掌教,可否不必褪衣……”
褪衣不过是为了增加受刑者的屈辱感,一般犯错受罚是不必褪衣的,一向顺从强悍的无枫自是没有受过褪衣之辱,但重学规矩者自是不同。听到无枫的话,掌教不悦地皱了皱眉,“看来你还没弄清自己的身份,今天学规矩结束,”掌教转身拂袖,“来人,按规矩处置。”
无枫尚未回过神来,便有几个黑衣男子将无枫踹倒在地,无枫僵硬地制住自己的身体,不敢反抗,衣服却被一把撕开,裸露出的肌肤白皙细致地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出生入死的影卫的身体……【我就是决定卡在这里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6 15:38:00 +0800 CST  
突然觉得自己好伟大 呵呵-_-||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6 15:38:00 +0800 CST  
第四章
身上仅能蔽体的衣服被扯开,无枫死死的咬住下唇,眸中划过无措与哀伤,连这卑微的清白之身都保不住了吗……“都住手!谁允许你们私自折辱于他!!”雪觞刚进刑房便看见无枫被折辱的样子,怒不可遏的同时也微微庆幸,好在,没有太迟。“阁主,掌教有令,让我等……”都***下去,日后我亲自为他掌教。”见几人灰溜溜地走出去,雪觞才解下身上的外袍给无枫披上,犹豫着该说些什么安慰他,开口却是:“刚刚主人下令叫你去随侍,不过规矩和任务都没有撤掉,日后轮休时还要再来刑房。”无枫愣了愣,主人他,还肯让自己随侍。“好了,去收拾一下回去吧,记得不要再触怒主人。”“无枫谢雪阁主提点。”“去主人那边吧。”“无枫告退。”
无枫换了一套衣服,将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打包好,心里带着忐忑与深深隐藏起来的的思念前往主人的书房。“罪影无枫见过主人。”墨临宇看着眼前清瘦不少的人,心中划过一丝莫名的情绪,这人自八岁起就跟在自己身边,却比年长两岁的自己还要沉稳安静,就这样默默地陪在自己的身边已有十几年,陪他从一个不受宠的庶子成为一个权倾天下的王爷,自己待这人,终究也是不一样的吧。见主人一直无言,无枫心里更是害怕,主人是还在生自己的气吧,而且自己第一日学规矩便惹了掌教生气…无枫简直不敢再想,主人会很失望的吧。“无枫知错,求主人再给属下一次机会,无枫愿意,愿意再食一颗碎心丹。”墨临宇挑眉,这人的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鬼东西,“碎心丹先留着,先去给本王泡杯茶来,若是服侍不好,你就再回血阁。”墨临宇默默想到,如不是那些没用的下人连杯顺口的茶都泡不好,自己才不会把他召回来[UNAMUSED FACE]。无枫见主人并没有生气,心下踏实了些,马上给主人泡起茶来。
无枫将稍凉了些的茶水奉到墨临宇面前,放低了声音,“主人,茶好了。”墨临宇没有抬头,只顺手将茶盏接下,闻着熟悉的茶香,不由舒缓了轻拢的眉宇,微抿一口,浅浅的茶香四溢,并不浓烈,却让人想要终生回味,就如,就如那人一样呢。挥开不知何时发散的神思,只觉得把这人召回的行为是无比正确的,“好了,你且下去吧。”无枫余光瞟见主人舒展的眉宇,心中不由涌起几分喜悦,只要,还能伴在他身边,默默为他捧一杯清茶,今生也足够了……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6 20:41:00 +0800 CST  
第五章
“属下告退”无枫隐到暗处,默默地守在主人身边,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温馨与甜蜜,唇角勾勒出微微的弧度,足以倾世。
“无枫,过来给本王揉揉肩。”
“无枫,伺候本王更衣。” …… “无枫,给本王布菜。”
所以说,墨临宇,你把人召回来纯粹是因为自己离不开人家吧。(服侍本王是他的福气[ANGRY FACE])
无枫任劳任怨地为主人忙碌着,甚至有一丝宠溺地包容着他,墨临宇神色一滞,宠溺神马的,一定是他脑补过度。“咕咕……”
无枫白皙的俊脸上浮现可疑的红云,随后无措的跪在主人面前,讷讷地请罪:“无枫,无枫失礼了,请主人责罚。”默默地想着一会儿要挨多少鞭子,却见主人只是皱了皱眉,“去用膳吧。”“回主人,无枫已经用过饭了,谢主人宽仁。”无枫今日只在刑房里吃了一餐饭,毕竟已是成人的身体,又被折腾了一整天,会饿是必然的,无枫早习惯了挨饿的感觉,只是在主人面前这般失礼还是第一次,心里满是羞赧和不安。
b墨临宇确是不高兴了,用过饭了还会饿,这是在抱怨自己没让他吃饱么。“既然用过膳了还会饿,就不必再用了!”无枫知道自己又惹主人生气了,将头叩在地上顺从地认错,“无枫知错了,愿受禁食之罚。”“……哼,滚出去,别在这跪着碍本王的眼。”“是,无枫告退。
无枫不敢离得太远,便越到房前的树上藏了起来,心里满满都是懊恼,自己太没用了,竟然又犯错了,主人要自己重新学习规矩果然是对的,等到轮休时一定要好好学习。而生着气的墨王爷很是纠结,这块木头,饿死算了,又不是真想罚他禁食……气了一会儿,才想着他饿不饿关自己什么事,他自己不想用膳又何必管他!
次日,无枫伺候好主人更衣用膳后便乖乖回到昨日的树上值勤,主人不想见到他,今天早上也没正眼看过他,想起明天就要轮休,不能看见主人了,心里涩涩的。“无枫,过来泡茶!”无枫耳力极好,听到主人唤自己便马上回了书房为主人泡茶。奉好茶后无枫刚要退下,却听主人吩咐,“就在屋里候着。”“是,属下遵命。”无枫到暗处隐下身形,屋里的火炉烧的很旺,不一会无枫的身子就缓了过来,想着主人不着痕迹的关心,无枫整个心里都是暖的。墨临宇看完了公文,想着自家蠢影卫穿着单衣还冒着大雪在树上蹲着,瞬间不爽,“无枫。”“属下在。”无枫来到主人身前,顺从地跪下,墨临宇看着眼前人衣领下白皙优美的脖颈,有一种想要吻上去的冲动,随后又理智回炉,这人不过是个卑贱的影卫而已,难道是自己禁欲太过。“管家都不会分配衣服给你们的吗?”“回主人,管家每年会发放三件衣服给属下等。”“那你为何不穿棉衣?”“回主人,为方便完成任务,影卫只有单衣的。”墨临宇皱了皱眉,“告诉管家,以后给所有影卫增发棉衣,除了出任务外均可穿着。”才不是担心他,是为了让影卫更好地完成任务,嗯,没错,就是这样。“无枫代全体影卫谢过王爷。”王爷如此体恤下属,让无枫心头既是温馨又是酸涩,在王爷心中,自己也不过是个可以随手抛弃的工具,永远不会是特殊的那一个。
好不容易挨到夜里,无枫和来替班的影三换了岗,回到卧房清理了一下身子便沉沉睡去,午夜梦回,全是主人冰冷的表情,残忍的话语,猛然惊醒“主人,不要,不要抛弃我!”夜很深,很静,没有人回答他,无枫默默地蜷起身子,眼神空洞,望得很远很远……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7 09:07:00 +0800 CST  
晚上写小说,被妈妈发现了。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7 09:08:00 +0800 CST  
我只是想还有人没看过,不然早就续写了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7 22:45:00 +0800 CST  
第六章
天微亮,无枫便收拾好自己前往刑房学规矩,想着前天未完的责罚,有些胆寒,若是连清白的身子都保不住,主人便更不会怜惜自己了吧。
时间尚早,掌教还未来,无枫默默跪在地上等着,心里却想着今日主人会不会还想喝他泡的茶,会不会还想要他布菜,随后又否定了心里的奢望,主人身边有那么多的贴身侍从,又怎么会想着自己。微微叹了口气,今天还是好好学规矩,莫要再触怒主人了吧。
意料之外的,雪觞竟然真的亲自掌教来教他规矩,无枫心思百转,却终归于平静,恭敬道:“无枫前来重学规矩,请雪阁主赐教。”“不必如此多礼,今后由我来教导你重学规矩,除了教导期间需要注重礼仪,其他时间随意即可。”“谢阁主体恤。”“现在开始吧,先将学过的十条规矩背与我听。”
……
背过规矩,同样是血鳞鞭的试刑,不过雪觞要宽仁的多,只要鞭刑一百便可过关。未等雪觞要求,无枫便乖顺的褪下全部的衣服,自承折辱,只是为了保住自身清白。雪觞见那人忍着屈辱褪下衣服,制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冰肌玉骨,美自天成也不过如此,谁曾想到,这粗布黑衣隐藏下的身子竟是如此动人,喉头一紧,“成趴跪姿式,一百鞭分五次打完,每次允许你休息一刻钟。”无枫咬了咬下唇,恭敬答道:“无枫谢阁主赐刑。”血鳞鞭向来霸道,狠狠咬在皮肤上,能带下一块血肉。雪觞有心放水,却也不得弄虚作假,该有的力度并不少。百鞭下去,无枫早已遍体鳞伤,撑着最后一丝力气谢罚,再也维持不了跪姿,无力的瘫在地上。雪觞心里划过疼惜,想将人揽在怀里,却被无枫推开,只有主人,只有主人可以的……
雪觞失落的放开无枫,这人藏在心底,默默守护的人,终究不是他。
无枫受过刑后因雪觞并不苛责,只是学过后十条规矩便跪在墙角背诵,身上的伤口几可见骨,疼痛逐渐将他淹没,久未进食的身子同样也在抗议,无枫默默地调动内力将痛苦压下,却抵挡不住力竭与虚弱,终于昏倒在地。雪觞见人支撑不住,立马将人抱在怀里,还未等有何动作,便被极为冷酷讥诮的一声打断:“没想到素来无情的血阁阁主还有这幅怜香惜玉的样子!”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7 23:58:00 +0800 CST  
没名字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8 01:59:00 +0800 CST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8 13:32:00 +0800 CST  
第七章
雪觞看见来人,让无枫靠在自己肩上,跪地行礼,心中有些忐忑,主人他,为何会来此处?“血阁雪觞见过主人。”墨临宇看着无枫虚弱的倚在雪觞身旁,心中瞬时被不悦填满,“什么时候重学规矩的影卫也有这么好的待遇了,值得堂堂阁主怜惜!!”“这,雪觞失仪,请主人恕罪。”“哼,你既是刑房之主就该知道殉私舞弊该受什么罚,至于这个影卫,直接扔到血阁的冰室里反省。”“求主人开恩,雪觞愿代无枫受罚,请主人成全。”墨临宇见雪觞为无枫求情,更是恼怒,“很好,既然你愿意受罚,就在冰室里好好反省。马上滚!!”“属下告退。”雪觞想扶起无枫一同离开,却被墨临宇一把推开,默默放开无枫,看着被半抱在主人怀里的无枫的,心中苦涩,终究还是转身离开。 而墨临宇看着雪觞依依不舍地样子,心中莫名的怒火烧得更旺,只想把怀里的人扔到地上,却在看到那人苍白虚弱的脸庞时情不自禁的心软,最后仍是将人抱在怀里回了自己的卧房,叫人唤来了太医。 墨临宇看着眼前人遍体鳞伤的虚弱模样,只觉得心中原本冷硬的一角瞬时塌陷,床上人那般白皙优美的脊背上全是可怖的鞭伤,口中不自觉地叫着主人,满是依恋与无助样子深深地打动了他,这人一直陪伴了他十五年,从当年的怯弱腼腆,到如今的成熟隐忍,自己亲眼见证了他的成长,而在这同时,同样也再离不开他的陪伴,逃避这个词从未在他的词典里出现过,然而面对这份感情,他确实束手无策,这人,在他的一生中是意外,是例外,更是最为特殊的那一个,让原本运筹帷幄的他,也再无法平静……
无枫不多时便醒了过来,看着眼前华美精致的房间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在哪,随后看到桌子上撑着下巴闭目养神的主人,心中一阵惶恐,自己不是在刑房学规矩吗,怎么会在主人房中,而且还睡在主人床上!无枫忍着身上的痛楚,小心翼翼地爬下床默默跪在地上,不安的想着这次会受什么惩罚,学规矩时昏迷,擅自睡了主人的床,自己是真的罪无可恕吧。
轻微的声响弄醒了墨临宇,见无枫又跪在地上,身后的里衣被鲜血染红,狠狠皱了皱眉头,不由分说地将那人抱起,轻放在床上。无枫无措的感受着主人怀抱的温暖,是自己在做梦吗,主人他,竟会如此温柔地待自己。“主,主人……”“怎么,睡了一觉连我都不认识了!”
无枫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顺着主人的动作僵硬地躺在床上,墨临宇颇觉好笑,将那人额前的碎发撩开,轻轻烙下一吻,仿佛时间定格,无枫忘记了反应,呆呆的望着格外温柔的主人,只觉得自己尚在梦中。“怎么,这是傻了……”被主人低沉优雅的声线蛊惑,痴痴地沉溺其中,“主人……”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8 15:29:00 +0800 CST  
墨临宇见他这副模样,心中软的一塌糊涂,自家蠢影卫原来这般可爱,傻傻的,呆呆的,让人忍不住心头怜爱。情不自已地,墨临宇倾身吻上那微微开合的小嘴,意料外的柔软让原本只是浅尝辄止的一吻失了控,近乎粗暴的掠夺着无枫口中的空气,直到感觉那人已经瘫软在自己怀中才好心的放开,看着无枫脸颊绯红,双目迷离的样子,墨临宇只觉欲望更盛,念及这人虚弱的身体,只能默默将欲望压下,取过早早让人备好的肉粥,打算将自家蠢影卫喂饱。无枫刚从主人的吻中回过神来,便看见主人竟然端着一个瓷碗准备喂他喝粥,惶恐不安地向后退了退,“主人,无枫失礼,不配让主人喂食。”“胡说些什么,我说你配你便配!”“可,可主人、此举不合规矩……”“规矩,在这府中,本王就是规矩!”无枫垂头,自己不该质疑主人的。“无枫知错了。”“好了,又不是怪你,趁热把粥喝了吧。”主人这般温言软语的待他,让无枫始终有一种不知所措的迷茫与不安,然而,默默喝下主人亲手递来的粥,无枫心中从未有过的安心与甜蜜,得主人如斯对待,这一生,无怨了吧……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8 15:29:00 +0800 CST  
第九章
无枫被自家主人强迫着养好了身体才开始轮值,在影三口中知道了血阁阁主代自己受罚,心里十分愧疚,于是晚上便偷偷地前往冰室看望雪觞。雪觞已经被关到冰室三天了,身上的刑伤尚未处理,身体已临极限,无枫偷溜进去后立马给已经轻度昏迷的雪觞输送内力,将自己攒了好久的凝玉丸喂给他。雪觞毕竟内力深厚,很快清醒过来,见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就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心里既是欢喜又是担心:“主人他,可有难为你?”无枫回想起主人前几日的温柔,原本冷硬坚毅的面容划过一丝羞赧甜蜜,然而还未等他回答,便听到主人压抑着怒气的声音:“原来无枫如此念旧,在我身边就是为难你了吗?!”无枫有些胆怯的跪在地上请罪:“无枫知错了。”无异于默认的话让墨临宇颇为生气,原来这人根本是因为自己是主人而不得不服从自己,“给本王滚回书房!”无枫告退出刑房,有些不安,主人的心情不好,想来自己和雪阁主都逃不过一番重责,希望不要连累雪阁主吧。而墨临宇对上雪觞,在不掩饰自己的怒火……
”本王以为什么人可以动心思,什么人不可以,你应该已经很清楚了!”雪觞并未退却,直视着墨临宇,“主人,雪觞自知身份低微,但于无枫却是一片赤诚之心,还请主人成全。”雪觞越是这般,墨临宇越是不安愤怒,除了身份可以束缚住无枫,他还能如何留住那人。“本王的人,又岂是你可以觊觎的!”雪觞掩不住心头的苦涩,是啊,他爱的卑微,不知是因为身份,更是因为,那人根本不爱自己吧……
雪觞只是低下头,沉默许久,“主人,雪觞自知无能,不该觊觎主人的人,但请主人体谅雪觞赤子之心,若是,不能给他幸福,请主人将他赐给雪觞!”墨临宇不知想到了什么,眸中划过一丝动容,这人,怕也是十分重情的,然而,他却也从未将无枫当作可以随手赏赐他人的玩物,以前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亦是如此。
“本王念在你一片痴心便饶你一次,今后你便晋升御林军副将,去皇城当值,日后无事,便不要再来王府。”脱离王府奴籍,自此登上皇城,官运亨通,可不知为何,雪觞心中无一丝喜悦,以后,再难见他一面……心中苦涩难安,跪在墨临宇面前,深深一礼,“雪觞谢主人成全。”
终究,是自己太过无能,软弱,而今,爱而不得。这份爱还没有一个好的开始便已经……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8 15:30:00 +0800 CST  
不是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8 16:31:00 +0800 CST  
第十章
无枫心怀不安,不敢进书房,便在书房门口跪着,冬日里虽不至寒风刺骨,却也十分冷冽,不多时无枫便觉得膝盖都被冻僵了。墨临宇回来时正看见无枫跪在房门前脸颊被冻得通红的样子,原就不顺的心气在这一刻似是找到了突破口,这人如此怕自己,宁愿挨饿受冻也不肯求自己,若自己不是他的主人,许是早就忍受不了逃走了,而今又遇上个待他痴心温柔的,怕早就盼着脱离自己呢!
“给本王滚进来!”无枫一怔,恭敬的答道,“属下遵命。”而后拖着早跪得发麻的双腿进了书房重新跪在主人的面前。“无枫可是喜欢去冰室待着,不如日后就在冰室里就寝如何!?”提问的内容,确实肯定的语气,无枫不敢反驳,恭敬的叩首,“属下愿听主人安排。”墨临宇看着这人依旧是自己往日最喜欢的顺从模样,心里却更加愤怒,无论自己怎样对他他都会坦然接受吗!
“很好很好,以后你便睡在冰室里,不得带行李!现在,去把刑房里所有便携的刑具全部带来,看来对你这种只知道逃刑避罚的影卫,只能由我来亲自教你规矩了!”无枫知道主人对自己很失望,不敢犹豫,退出书房便施展轻功把刑房里的刑具各拿了一部分,怕主人再怪自己逃刑避罚,无枫多带了些重刑,但要将刑房里所有的刑具拿遍是不可能的,于是无枫 求了几个平时能说上话的影卫,将剩下的刑具带到书房附近的小院里,方便主人选择。无枫稍费了点时间,墨临宇等地有些不耐,看到他带着刑具回来又是一番斥责。无枫将箱子打开而后便顺从地跪伏在地上,听着主人的斥责不安的咬紧了下唇,有些胆怯地请罚,“主人,无枫知道错了,请主人重罚。”见他这副任打任法的模样,墨临宇反倒更加生气。随手取出一条鞭子,便朝着无枫抽去……
毫不留情的鞭子落在无枫的背上,无枫疼的用力吸了口气,默默咬住下唇,再不敢出声。过了好久,墨临宇大概打得累了才发觉顺从的伏在地上的人已经遍体鳞伤,“打了多少下了?”无枫许是被他吓到了,竟忘了默数鞭罚,沉吟少许才答道,“回主人,无枫,无枫没有数……”“咻—啪—”又是极为狠戾的一鞭,无枫忍不住低吟出声,“看来还真是本王太过纵容你了,受刑期间擅自出声该受何罚?!”“回主人,当掌嘴五十。”“那你还等什么!”无枫不敢迟疑,立刻直起身来自己掌嘴,带着内里的巴掌打在无枫白皙俊秀的脸庞上,不多时便青紫一片,甚至有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角划落。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8 18:50:00 +0800 CST  
不知是因为心疼还是因为累了,墨临宇不想再见无枫受刑,于是吩咐道“掌嘴之后你就退下吧。”而后便离开了书房。
无枫没有因为主人离开而放松力度,以同样的要求自己抽打着双颊,等到打足了次数才默默离开书房。
回到冰室时已经接近亥时,无枫寻了个墙角坐下暗自调息,今日主人用刑加了内力,刚给雪觞疗完伤的身体本就内力亏空,而今又受了这样的罚,无枫着实吃不消。心里默默期望着主人不要再生他的气,慢慢昏睡过去。所谓冰室,就是一个由冰建造的小屋子,因为常用作处罚犯错的下人,里面并没有御寒的东西,甚至连张床都没有。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8 19:24: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墨临宇在卧房坐了好久,心里的怒火慢慢被涌起的心疼怜惜所取代,无枫他,想来是从未有人对他好过吧,遇见雪觞自然多了几分温暖依赖,而自己,只不过一直在用手中的权力压迫折磨于他,又如何得到他的信任依赖。手掌默默合拢,仿佛攥住了一生中最为珍惜的宝贝,无枫,今后由我来做疼惜你爱护你的那人,而你,不要在别人的温暖下沉迷,否则,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墨临宇不在迟疑犹豫,打开房门便向冰室走去,心中有太多的话想要吐露,却最终在看到那人惨白着脸昏倒在冰室的模样时再无心言语,慌张地将那人抱在怀里回了自己的卧房。
默默地看着因为高热而脸颊绯红的人,墨临宇心中的内疚与疼惜几乎溢出,在冰室里看到这人时,他就已经烧得神智不清,身上满是鞭伤,鲜血几乎单薄的衣服染红,脸上也满是青紫的的掌印。轻轻把他的手握在自己手里,深邃迷人的凤眼里满是承诺爱怜…
无枫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冰室,反而睡在主人身边,心里不安却又被主人睡着时难得的温和稚气迷住,原来主人睡着时这般单纯无害啊。许是感受无枫热切的目光墨临宇纤长的睫毛抖了抖,慢慢睁开了眼睛,无枫被吓了一跳,局促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却被主人温柔的揽在怀里。而墨临宇见无枫像只受了惊的兔子般的神情,情不自禁地勾了勾嘴角,“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多睡一会吧。”无枫弄不清楚状况地呆滞望着他,主人昨日还十分生气的打了他,为何今天就……是又想到什么折腾自己的办法了吗,以前主人也是这样的,总会在对自己好之后就变得格外残忍,用一些新奇的手段来折磨自己,想到之前的折磨,无枫不禁僵了身体,有些胆怯的问道:“主人,无枫把刑具拿到书房附近的隔间了,主人可否等无枫去取?”
墨临宇一愣,自家蠢影卫是被自己吓怕了吗,“谁说要对你用刑了,无枫很想挨打嘛!”无枫蹑喏地张了张嘴,最后才敢小声回到,“凭主人吩咐。”墨临宇简直气笑了,为什么到了自己面前这个在外强悍利落的影卫就变得和个孩子般执拗不安。
看着主人怪异的笑容,无枫不知所措地抓紧自己的衣角,后背上的鞭伤隐隐作痛,让无枫不得不回忆起主人昨日的残暴,冰冷的神情,残忍的手法,还有刺骨的责骂,无一不彰显着今日的不同寻常,他只是希望,主人在心中给他留一个位置,不需要温柔以待,不需要宠爱怜惜,只是不要在他给过他希望之后冷冷地抽身离开,让他直堕地狱。“主,主人,无枫愿意受罚,求主人不要生无枫的气了。”
墨临宇见自家蠢影卫依旧一副搞不清状况,担惊受怕的样子,心中烦乱不堪,别人对他好就值得他夜探冰室,自己对他好就只剩下不安怀疑了吗……
“罢了,你自己养伤,这几日无需你轮值,,回你的房间休息吧!”墨临宇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烦乱,怕忍不住做出伤害无枫的事情,只能将他赶走。
见主人已经不愿再见自己,无枫默默下了床,起身退了出去,其实,他宁愿主人狠狠责罚他,也不愿主人嫌弃他笨拙木讷而不愿再理他。无枫潜意识地走到自己的房间,今日轮休的几个兄弟都在房里,见到落魄失神的无枫都有些担心,纷纷安慰他,无枫心里觉得甚是温馨,和自己住在一起的这些兄弟对稍小几岁的自己十分照顾,每次都十分关心自己,“谢谢兄长们关心,无枫无事,只是不慎犯了错惹主人生气,受罚是应该的。”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少惹主人生气。”“无枫知道了,无枫刚刚想起到冰室还有事情,先走了。”几个兄弟没多想,以为就是替主人去办事,嘱咐过后让他离开了。而无枫只是想起昨夜主人的命令,自己只能到冰室去反省了。冰室里是昏暗且阴冷的,无枫身上的伤虽然在昨夜已经稍加处理过,但依旧十分严重,又待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里,身上有些吃不消,又想起主人让自已离开他的房间时眼不见为净的厌烦态度,只觉得一直冷到了心底,主人他,早就厌烦他了吧!

楼主 查榟烨  发布于 2018-02-08 19:25:00 +0800 CST  

楼主:查榟烨

字数:32379

发表时间:2018-02-06 23:3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6-02 09:43:41 +0800 CST

评论数:62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