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Indulge (短篇生子,看似渣攻×高清隐忍受)

不要阻止我开坑!!!
我脑洞真的超多!!!
这篇也是源自化学课上的脑洞,目测不会很长,应该会迅速完结?
男神镇楼,真的是盛世美颜啊啊啊:我要尖叫了)


楼主 逗死鲸鱼  发布于 2019-03-19 23:57:00 +0800 CST  



楼主 逗死鲸鱼  发布于 2019-03-20 00:12:00 +0800 CST  
emmm……感觉各位是误会了,楼主没看过逆水寒,这也不是戚顾同人,只是恰好撞名了下章楼主会把名字换过来,至于更新……大概今晚吧?

楼主 逗死鲸鱼  发布于 2019-03-21 12:28:00 +0800 CST  
Indulge

在深夜医院空荡清冷的走廊外,宋柯有些坐立不安,起身来回踱步起了好几圈。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碰到这样棘手的情况,当他听到身后人的叫唤回过头,看见顾清辞那张白得有几分骇人的脸时,脑子顿时一片空白,缓了好几秒后才急急踩了油门,闯了好几个红绿灯将人给送到医院来,幸好今晚是白渝值班,免去了打电话找人的时间。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红得刺眼,白墙上的挂钟有节奏地走过一格又一格。宋柯一边不知所措地来回走动,一边在心里祈祷一定要没事啊!

终于,手术室的灯在指针走到12点时忽地灭了。身着白大褂,面色清秀的白渝从里面走了出来。宋柯见此忙迎上前去,迟疑半会问出口:“那个……白主任,总裁他和孩子没事吧?”

“没事?”白渝冷笑一声,奚落道:“都胎盘早剥了还能算没事?你们也真是想得开!”

宋柯莫名被怼觉得很委屈,但又不好张口辩解什么,只得小声说着:“对不起,是我没顾及到总裁的身体状况……”
当然在说出这话时,宋柯在心里早已把祁星殊diss了一万次!明明是你不负责,为什么要我背黑锅?

白渝见他如此,便不打算再为难。何况这本是他俩之间的破事,人家不过是个局外人。

“行了,现在也没多大事。只需静心休养一段时间,多注意身体就行,对了……”白渝嘱咐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将身子微侧,往前探了探试图找寻什么,然前方除了走廊幽暗的尽头外,半个人影也没有。

“祁星殊那小子呢?”白渝问道,眉头皱起。

“哦,你是说祁先生?他今天一整天都不在。”

“那葬礼也没去?”

“没有。”宋柯摇摇头如实答道:“是我送总裁去的,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宋柯小心翼翼地询问,他总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话。

“嗯是啊,他脑子有病!”白渝敷衍地应了一句,然后拿出手机按下了那个熟悉的号码。电话已打出去,却无人接通。

“这浑小子搞什么名堂!”白渝咒骂一句后愤愤地挂断手机,接着又重新拨打了过去,却连续五六次都是同样的结果,但白渝似乎很有耐心,只一味地拨打,挂断,又重新拨打,重新挂断……反反复复,他就不信祁星殊会不接电话!

果然,在打到第九个的时候,电话接通了。从里头传来沙哑的声音,祁星殊以一种不耐烦的语气问道:“干什么?有事快讲,没事就挂了。”

祁星殊一幅无所谓的颓唐态度让白渝很是恼火。如果现在他在自己面前,白渝肯定他会毫不犹豫地一个爆栗砸过去。但为了顾及自己在外人面前的形象,他还是硬生生忍下了这口怒气。

“你现在人在哪呢?”

祁星殊不语,他好像是把手机从耳旁移开,对准一方位。紧接着,白渝就听见了聒噪的嘈杂声和几乎快把人耳震聋的DJ。此举分明是在告诉自己,他在酒吧里——品着高脚杯中的威士忌,将自己陷在烟雾缭绕的沙发上。

“你说你整天这样混迹夜场,醉生梦死如行尸走肉般活着有意思吗?”

“有意思啊。”祁星殊好像是要故意惹怒白渝似的,半分戏谑,半分认真地说道:“至少这里的红酒够妖媚,香烟够浓烈,难道不够有意思吗?”

果不其然,白渝压抑许久的怒气再也忍不住了,自然也不顾什么形象,直接就爆了粗口:“我跟你讲你可以去死了!***知不知道人儿在这辛苦为你孕育孩子,而***却跑去外面花天酒地,把自己搞得不人亦不鬼!***还能有点良知吗?”

白渝不指望能把他骂醒,他之所以发这么大的火仅仅是为顾清辞鸣不平。
白渝和顾清辞认识多年,情意绝不能算浅。
在他的印象里,顾清辞是一个很清高的人,不苟言笑且不爱讲话。他从不主动与他人交谈,更不会在陌生人面前显示自己的情绪。
可就是他这样一个骄傲的人,却也肯放下身段去委屈求全祁星殊。
奈何祁星殊不领情,不珍惜,只当它是笑柄和嘲讽。

电话那端的祁星殊忽而沉默,半响才缓缓吐出几个字来,“那你帮我照顾好他。”说完,挂断电话。

白渝盯着已黑了的屏幕看了好一会儿,才收回手机重新装进口袋里,狠狠说了一句:“什么狗屁爱情!”后兀自离开,留下一脸不明事理的宋柯……

楼主 逗死鲸鱼  发布于 2019-03-23 18:05:00 +0800 CST  
所以我来弱弱地问一句,有支持离婚的吗?


楼主 逗死鲸鱼  发布于 2019-03-27 23:19:00 +0800 CST  
抱歉各位,今晚没有了……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化学考试让我徘徊在死亡的边缘√:md化学真的使我疯狂crying)


楼主 逗死鲸鱼  发布于 2019-03-28 23:32:00 +0800 CST  
lndulge
月亮始终不改它的澄明,仰面可感受那带着凉意的清辉。
斑驳的灯火栖息于错落的楼市间,城市靡靡,灯火阑珊。
祁星殊昨晚思虑了一宿,还是决定来医院看望——的确,他无法忽视内心对顾清辞的担忧。明明他们之间已经再无什么好说的,可他仍是忘却不了这五年来的全部,点点滴滴,一丝一缕。
每次深夜喝到烂醉一个人躺在冰冷的地面上时,一闭眼脑海里浮现的全部是他的脸庞。
祁星殊知道自己已完全沉溺于他,并且无法自拔。哪怕在得知这一切都是他精心策划的商业骗局后,自己仍是无法真正做到狠下心来去恨他。
无论如何,我对你仍是怀有爱意。
如此想着,祁星殊已来到203病房门前,他迟疑地伸出白皙修长的右手,按着把手用力往下一转,轻推开了病房的门……
入眼是一片的漆黑,幸亏有走廊上的灯光透进,他才得以看清——
顾清辞正躺在病床上侧对着自己,整间病房很静,只听得见输点液的嘀嗒声。
为了不吵醒他,祁星殊刻意放缓脚步,蹑手蹑脚费了好些力才走到床头边。
借着还算得上明亮的灯光,他看清了顾清辞的面容。
仅是一个多礼拜不见,顾清辞便消瘦了许多,脸色也差了许多,显不出半点红润的气色。可相比于此,身上却是更加隆重,五个月的腹部已经很显怀了,特别是在没有束缚的情况下,将洁白的床单撑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以往顾清辞很反感自己摸他的肚子,而且在自己面前也极少显露出隆起的腹部。
所以如今毫无遮挡地展示在自己面前,祁星殊自是十分想轻抚那处孕育着孩子的地方,然左思右想,终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他无须再多做停留,一眼就已经足够。
祁星殊最后看了眼正熟睡中的顾清辞后,然后转身打算悄无声息地离开。
没必要让顾清辞知道他来过,反正他们即将签下一纸离婚协议书,从此分道扬镳,互不干扰。
正当祁星殊掩去脸上落魄的神色刚移开步伐时,熟悉的声音突然从后传来——顾清辞睁开双眼,撑着身子坐下,声音有些沙哑地问道:“你要走了吗?”
祁星殊的脚步猛然一顿,他愣在原地张了张口却不知该如何作答,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而沉重。
祁星殊缄默不言,背对着顾清辞没有转身。他只是不敢回头看那人萎靡的病容,怕自己心悸一颤又会情不自禁跑去关心他……何必呢?好了伤疤忘了疼,不是自作自受吗?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顾清辞清冷的声音又再一遍响起,他觉得自己对祁星殊已经足够有耐心了。
然而祁星殊依旧没有回答,顾清辞所有的耐心真的被磨得一干二净了。但是他并没有生气,只是感觉有些无力和疲惫,想借祁星殊宽大温暖的臂弯靠一下。
可祁星殊给不了他。
——
彼此静默良久后,顾清辞才沉沉地开口问道:
“祁星殊,我只问你一句,你对我到底有没有感情?”
“感情?”祁星殊闻之突然脸色一变,这些日子以来所积压的情绪全都一触而爆发。
他回过身来,眼底蕴着怒火,讪笑一声道:“这个问题该是我问你吧?五年来***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顾清辞早料到他会是这种反应,虽然表面并未表示出太大的波澜,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满。他眉头微蹙,以一种求和平稳的口吻说道:“我只想心平气和地和你谈,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还心平气和?还好好说话?”导火线一旦被点燃就不会轻易熄灭,祁星殊听后不但没有放缓语气,反倒是情绪愈加激动,以咄咄逼人的气势诘问顾清辞,道:“***让我怎么心平气和?我问你,如果有一天,你喜欢的人突然告诉你,其实他根本不爱你,和你在一起完全就是为了利用你,然后讲完后二话不说就一脚踹开你,跑去找他的初恋情人一起双宿双飞。要是换作你,你会怎么想?你还会如此淡然地、理智地坐下来说要好好谈吗?!”
祁星殊的话很重,句句都刺在顾清辞的心尖上。但尽管再怎么难听刺耳,他都可以容忍。
可是在听到最后一句时,倏忽间,顾清辞的脸色变得很差,与此同时,腹中的孩子似乎也受到了他情绪的感染,开始没完没了地折腾,那一阵阵的疼痛差点让他呻吟出声。
顾清辞咬了咬下唇,双手紧攥着白色床单,忍着痛楚一字一句问道:“什么初恋情人?你是在怀疑我和琚于洲有一腿?”

楼主 逗死鲸鱼  发布于 2019-03-29 01:13:00 +0800 CST  
凌晨码字,感觉自己真的好勤奋

楼主 逗死鲸鱼  发布于 2019-03-29 01:14:00 +0800 CST  
Indulge
其实那个“是”字祁星殊真的很想说出口,他想趁今天问清顾清辞到底是什么意思?一边拒绝签下离婚协议书,一边又特意赴美把琚于洲给请回国?他到底是要如何?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难道他会不懂?
但是在看到床上人那张煞白,没有半分血色的脸时,祁星殊还是将即出的话语给硬生生憋了回去。
在来之前白渝就再三叮嘱过自己,要他千万千万别惹人生气,万事都要以孩子为重。末了为恐吓他还故意添上一句:“这回你要是再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孩子就真的保不住了。”
祁星殊回想起这番话时脸色有了细微的变化。他开始反省自己刚才所说的是否太言重了?毕竟顾清辞现在辛辛苦苦地为自己怀孩子,而他呢,却当着顾清辞的面说出这样的混帐话来。
祁星殊第一次觉得白渝说得很对,
自己还真是个烂到可以、糟糕透顶的人。
-
想到此处,一股愧疚和自责感在心底蔓延,很快袭卷整个胸腔。祁星殊微微挪动步子,思虑了良久终是下定决心。他走到床前半蹲下身子,开口说道:“抱歉,刚才的话是我太言重了……”
顾清辞听后只冷冷瞥了祁星殊一眼,侧过身子背对着他,道:“你不必道歉,从今往后,我们互不干涉,你可以走了。”
摆明是下了逐客令,也摆明顾清辞是真生气了。
祁星殊烦躁地揉了蓬乱的头发,一脸懊丧。
他想他妈想抽自己一巴掌,怎么就控制不了自身情绪呢?想来顾清辞平日里是一个极少动怒的人,这回是真生气了……
顾清辞一直背对着不愿理他,祁星殊僵在原地上前不是退后也不是,进退两难。正当他为此一筹莫展,想发信息寻求白渝帮助时,一声微不可闻的呻吟便传入耳中。
祁星殊起身忙去看顾清辞,果然如他所担忧的一般——
顾清辞此刻正死命地攥着床单,手背上青筋暴起,额前几绺细碎的发丝早已被汗水湿透紧贴在皮肤上。看样子是疼了有些时间了。
祁星殊在暗地里骂自己真是蠢到可以了!同时急急地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白渝,心里祈祷着可千万别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幸好,响铃振动大概5秒后白渝就接通了电话——
“操!你大半夜不睡觉干嘛骚扰我啊?!你现在最该做的事就是如何博得清辞的原谅,明白了没……”
“行了行了!”祁星殊现在可没闲情雅致听他瞎扯,他打断白渝喋喋不休的话,焦急地说道:“你现在立马给我来医院一趟,他痛得厉害。”
“什么?你又把人怎么了?”白渝听得一头雾水,疑惑地问道。
“没功夫给你解释,反正你现在快点赶过来!”祁星殊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留电话那头的白渝一人在风中凌乱,他愣了半天才缓过来,当即怒道:“祁星殊***的!老子又不是来给你当老妈子使的!”

楼主 逗死鲸鱼  发布于 2019-04-01 22:44:00 +0800 CST  
度娘求别吞,有事好商量QWQ

楼主 逗死鲸鱼  发布于 2019-04-01 22:45:00 +0800 CST  
晚安🌙



楼主 逗死鲸鱼  发布于 2019-04-03 23:00:00 +0800 CST  

楼主:逗死鲸鱼

字数:4382

发表时间:2019-03-20 07:5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04 14:22:54 +0800 CST

评论数:11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