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宥瑜温柔总裁攻X软萌可爱(有包以后从良)受

【原创】宥瑜
温柔总裁攻X软萌可爱(有包以后从良)受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7 22:23:00 +0800 CST  
孟瑜最近很不对劲,早晨起来特别想吐,闻啥啥难闻,看啥啥油腻。孟瑜很伤心,决定安慰自己受伤的小心灵,得蹦得蹦跑去火锅店点了一份火锅,准备大吃一顿,所有菜都上齐后,孟瑜涮了一大盘牛肉准备犒劳自己五脏庙时候,哇的一下又吐了,孟瑜完全不淡定了,完了完了,自己要死了,连吃最爱的火锅都会想吐,会不会得了癌症啊,越想越害怕,越想越慌,手抖着掏出手机,拨着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 宋宥…我完了…我要死了…我生病了,我竟然…吃我最爱的火锅的都吐了……”一边抽噎,一边打电话,不顾形象的大哭起来。此时的宋宥正在开会,当着公司一众老总的面,示意秘书禁声,暂停会议“喂?孟孟,你在哪?没关系,不怕不怕,别挂电话,我这就找你,你呆在原地等我啊。”“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先走了。”宋宥向一众老总微微致歉,火急火燎的赶去火锅店。
宋宥到火锅店的时候,孟瑜正在抽噎,孟瑜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委屈,自己芳华正茂,宋先生还没有好好爱,爸爸妈妈还没好好疼,藜子脖子上的草莓我还不知道谁种的,怎么就天妒英才生病了呢…宋宥在火锅店门口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因为狂奔而慌乱的呼吸,几步向前,朝着坐在椅子上的孟瑜伸手,示意孟瑜抱过来“孟孟,别哭了,我带你去医院好不好,让医生好好看看,孟孟那么好,怎么会生病呢?”孟瑜依旧委屈巴巴,宋宥哄了好长时间才止住哭泣。
医院里,宋宥拿着手机孟瑜的化验单,充满了不可思议,前一秒还在担心自己小朋友的身体健康,下一秒医生就告诉他,他的宝贝的肚子里竟然住着一个小baby,真的是幸福的找不着北了,狠狠地抱了一下还在云里雾里的孟瑜,“mua”特响亮的一声亲在了孟瑜的额头“宝贝你真棒,你肚子里有小baby了。”孟瑜瞬间傻掉了,机械的把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简直不可思议,又为自己愚蠢感觉尴尬,没发现小baby住在自己的肚子里就算了,竟然能觉得自己可能得了癌症。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7 22:27:00 +0800 CST  
孟瑜有点呆了,就连平日冷静自持的宋宥,都有点按耐不住的激动,刚想抱着孟瑜转两圈,医生不合时宜的咳嗽两声“妊娠七周,多注意休息,避免剧烈运动,头三个月一定要注意。”孟瑜尴尬的推开宋宥的手,嘀嘀咕咕道:“真是老不正经,大庭广众,抱什么抱啊。”一脸严肃,完全忘记之前哭的稀里哗啦的是哪个人。宋宥假装没听见孟瑜的小声嘀咕,伸手将自己宝贝半搂半抱的带回家。这宝贝金贵着呢,可不得好好哄着。
宋宥和孟瑜的家是个两层的跃式公寓,一楼娱乐,二楼卧室,宋宥把孟瑜像抱孩子一样抱到卧室里,揉了揉孟瑜烟灰色的短发,亲吻着额头“宝贝你先睡会儿,我去给你弄点东西吃,老是吐,饿坏了吧。”不得不说,怀孕真是个体力活,躺床上没多会儿,就睡着了,肚子里的baby还没显性,就折腾的孟瑜够呛,却不知道这只是前奏,真正的高潮还没来……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7 22:28:00 +0800 CST  
“孟孟~萌萌~起来了,我饭可做好了啊,快起来,再睡晚上可睡不着了啊,你再不起,我可把你的饭给吃掉了~”宋宥耐心的叫着孟瑜起床,这才下午三点,由着孟瑜这懒猪睡,睡到晚上准得醒,大晚上精神着,准得熬夜,如今这身体金贵着,经不起折腾。孟瑜半梦半醒的被宋宥往嘴里塞了一口粥,还没将咽下去,一股恶心直往上顶,“呕…”一口粥全吐了,这下孟瑜彻底醒困了,胃里什么都没有,再吐只剩下酸水,生理盐水被刺激的冲出眼眶,打湿睫毛。宋宥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一点一点的帮孟瑜顺气,希望他能舒服一点,当然效果微乎甚微。孟瑜吐到脱力,倚着宋宥好一阵子,“大叔,我好难受,小baby一点儿也不听话,你告诉他,让他听话一点好不好。”宋宥心都酸化了“宝贝辛苦了,等臭小子出来,我非得揍他不可,这么会折腾,可真是小没良心的。”“滚滚滚,我让你叫他听话,不是让你凶他,骂他没良心,我自个儿的baby,哪能让你随便骂的啊。”孟瑜竟然要生气。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7 22:28:00 +0800 CST  
眼瞅着孟瑜迅速拉下来的脸,宋宥忙不迭的说“我的错我的错,宝贝你可千万别生气,要不等他生下来,你们来教训我行不,我绝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哼,这还差不多。粥还有吗?我再吃点儿,肚子里空空的,小baby会饿的。”宋宥赶紧端上还温热的粥,“宝贝,张嘴,我喂你吃。孟瑜张开嘴,粥划过食道,熟悉的恶心感又重新上涌“呕…”又全吐了,孟瑜不死心,漱了一口水,又喝了一口粥,就这样吃了吐,吐了吃,才勉强吃下半碗粥。
晚上洗澡的时候,孟瑜依旧奄奄的,这个小baby真的是要了孟瑜的小命,这样的孟瑜,生病的时候都很少见到。洗头,淋浴,穿衣服,宋宥绝对一条龙服务,抱着孟瑜出浴室门的时候,甚至都觉得宝贝轻了好多,把孟瑜放在床头,一点一点的吹干湿漉漉的头发,宋宥刚认识孟瑜那会儿,孟瑜还是个半大的小子,洗完头 从来不吹头发,宋宥管了好久,才改正这个坏毛病。吹干头发,示意孟瑜躺下“宝贝你先睡觉,我很快就洗完澡了,晚安。”说罢给了一个晚安吻,刚刚刷过牙的口腔有一股好闻的柠檬味。
宋宥说很快洗完澡,就是真的很快,粗略估计五分钟,宋宥就一身热气的从浴室出来,还不忘经过厨房的时候热了一杯牛奶,端到床前,递到正在酝酿睡意的孟瑜宝贝手里,这次的小baby出奇的配合,孟瑜成功的喝下一杯牛奶,宋宥翻身上床,亲了亲带有奶香的嘴角,伸手搂过孟瑜“晚安,好梦。”白天真的把孟瑜折腾坏了,不一会儿,宋宥的耳边就传来孟瑜均匀的呼吸声。
你以为就这么轻轻折腾一下孟瑜就够了吗,不,你错了,从今往后的每一天,孟瑜都被准时的孕吐吵醒,然后一天的时间内,就是和食物作斗争,吃了吐,吐了吃,还伴随着孟瑜的眼泪,“难受,太难受了,丫的太会折腾我了……”孟瑜真的忍不住爆粗了。宋宥啥也干不了,最泛滥的心疼,对孟瑜的身体也起不到一点儿作用,更别说宋宥还能有分心管理公司了,大小事宜全在电话搞定,重大决策全靠公司里一帮老总撑着,全公司里的人都知道,总裁的夫人怀孕了,总裁在家陪着呢。公司出嫁的,未出嫁的小姑娘,全都羡慕这个从来没见过的总裁夫人,幻想着自己的丈夫能这样体贴。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7 22:29:00 +0800 CST  
两个月过后,孟瑜的孕期反应才终于消停,原本就小的脸又瘦了一圈,好在精神头很足,整整两个月,孟瑜也不跟他的狐朋狗友出去浪,也没通知四位家长这个好消息,一是不想让四位家长担心,二呢,嘿嘿,宋宥知道小家伙爱面子的紧,自己的狼狈模样,不想让任何人瞧见。孟瑜眼瞅着孕吐没了,火锅也都能吃的下去了,整个人除了比之前瘦点,依旧美丽,依旧帅气。
孟瑜穿着睡衣,整个人窝在沙发里,快四个月的肚子已经有点微微突起,这个坐姿完全的把肚子的小凸起显露出来,整个人萌成一个团子,让人禁不住想要捏一捏,脸上还敷着面膜,对着镜子烦躁的揉着自己的烟灰色短发,对着一旁正在削苹果的宋宥撇撇嘴“啊~早知道会有小baby,就不该去染头发,烟灰这个发色一点儿也不符合好爸爸的形象,又没办法染回去,哼,好难过啊,都怪你,没什么不拦着我。”无辜背锅的宋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还没想好怎么回话才不会伤害玻璃心的孟瑜,又见孟•玻璃心•瑜拍着自己脑门“哎呀我这个猪脑子,爸爸妈妈明儿旅游回来,我得一大早去接机,记住,明天八点准时叫我起床,我要是赖床,你就抽我,没关系,我保证不怪你,但是要是起晚了嘛,我可跟你没完,还有!抽我的时候别太疼,我怕疼你知道的。”没等宋宥回话,自己一个人抱着肚子慢腾腾回卧室睡觉了。留着宋宥自己坐在沙发上啃苹果,等都收拾好回卧室的时候,孟瑜早就睡着了,脸上的面膜还在宋宥一脸宠溺地揭下面膜,又拿着热毛巾擦干净脸上的精华液,孟瑜睡的迷迷糊糊,一个翻身,凭着感觉拉过宋宥拿着毛巾的手,啾地一下亲亲,还嘟囔着“爱你。”宋宥心都化了,摇摇头,心道:完了完了,这辈子算是栽在这儿了。掖好被角,又转身去衣帽间准备明天该穿的衣服,小家伙臭美着,穿的不好看,能闹腾一天不舒服。
宋宥多留一个心眼,第二天早晨提前半个小时叫孟瑜起床,开玩笑。这懒虫要是能准时在八点起床,宋宥俩字以后倒着念,“孟孟,起来了……”“不起!”“谁昨天要我叫他起床,还说要是不起,就让我抽他的?”“爱谁谁,反正不是我。”宋宥失笑,这厮鱼的记忆啊,还学会抵赖了,磨磨蹭蹭,终于在八点零一分穿戴完毕,等到孟瑜神台清明的时候,已经是坐在通往机场的车的副驾上了,宋宥往孟瑜手里塞了一个保温杯“杯里有牛奶,你先喝点儿垫肚子,待会接到爸妈再吃饭好吧。”孟瑜连连点头,拧开杯盖,奶香扑鼻,呼噜呼噜喝完,冲着宋宥咧嘴,笑得特二,宋宥腾出手,擦擦他嘴边的奶,唇角带笑,眼里满满的宠溺。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7 22:29:00 +0800 CST  
接机口,迎面走来俩人,孟母走在前头,孟父走在后面,右手右手分别推着一个拉杆箱,孟瑜眼神好使,刚开始宋宥跟孟瑜是手牵着手,看到孟父孟母便挣开宋宥的手,朝着孟父孟母的方向跑去了,步伐特别快,看的宋宥简直胆战心惊,孟瑜撒娇似的抱抱孟父孟母“爸爸妈妈,有没有想我啊,出去玩的还愉快吗?”宋宥也微笑着打招呼,叫声“爸妈”后接过孟父手里的拉杆箱,孟母揉揉孟瑜的短发“嘴贫!早饭还没吃吧,我现在给陈姨打电话,让她做个早饭,咱们一起回老宅吃饭。”“妈,不用了,我订好了早茶餐厅的饭,我们待会开车到那儿就行了,就不用再麻烦陈姨了”宋宥赶紧回到。“哎,好,孟瑜你瞧瞧,你什么时候能像小宋这样贴心啊。”“切~妈妈你好偏心啊,只夸宋宥,我也是您儿子,怎么没听您夸我啊。”孟瑜努努嘴,宋宥看着孟瑜幼稚的计较,不是场合不对,真的可以抱着狠狠地亲一口,孟父看不下去了,作势扭着孟瑜耳朵“老大不小,还这么贫,稳重点。”“哎呦喂,爸您赶紧松手,您孙子还搁我肚子里呢,您扭坏了怪谁呐!”“孙子?”孟母最先听出来话里有话,半信半疑地反问。“可不,如假包换的孙子,要不您摸摸。”孟瑜拉开外套的拉链,牵着孟母的手,轻轻的放在小腹上,已经小有规模,孟母满脸的不可思议,忙拍着孟父的手“哎呀赶紧放手,孩子都大了,哪还能跟小时候一样扭耳朵啊,孙子扭坏了你怎么赔我啊!”孟瑜得意地冲着孟父吐舌头。
一顿早饭孟瑜吃的特舒坦,简直就是团宠,宋宥孟父孟母接连着夹菜,孟瑜只用张嘴咽下去就够了。吃完靠在椅背上,感叹还真是“母”凭子贵啊!宋宥见都吃的差不多了,便说“爸妈我先开车送你们回去,老宅我们就不去了,孟孟早晨起的早,回家让他休息休息。”“不在孟宅住吗,你们俩住那公寓能行吗,不需要人照顾吗?”孟母担心的问。“现在公司的事我都是在家管理的,还能照顾得来,以后忙不开再送孟孟到您那去,我爸妈那里还不知道这事儿,我下午再带孟孟去爸妈那里一趟。”“那就别送我跟你妈回老宅了,回去好好休息吧,我让张叔来接。”“那行,等张叔来接你们,我再跟孟孟回去。”宋宥面上回着孟父孟母的话,手在桌子底下揉着孟瑜吃撑的肚子,却不知这些小动作全被孟父孟母看到了,越发觉得找了个好女婿。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8 01:28:00 +0800 CST  
送走孟父孟母,孟瑜坐在副驾上,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那家茶餐厅真不错,下回还带我来吃行不,唉~我好像吃多了,撑得有点难受。”一路上哼哼唧唧,宋宥只能趁着等红灯的空,给他揉揉肚子。
到了公寓底下,孟瑜刚要伸手去按电梯开关,宋宥拦着了,把孟瑜牵到楼梯口“孟孟,咱们今天来点有意思的,不坐电梯,改爬楼梯,怎么样?”“大叔你没毛病吧,知道我们家住几楼吗?22楼,开玩笑的吗,爬楼梯,这一点儿意思也没有。”“没得商量,你不说你吃多了吗,消化一下,不逼你,能走多少走多少,好不好?”孟瑜看着宋宥满脸殷切“好吧好吧,我走楼梯,真是服了你了,想着法折腾我。”孟瑜一脸不情愿地爬着楼梯,一手扶着楼梯把手,一手护着肚子,还真的有几分快要当爸爸的样子,在宋宥爱的滤镜下,浑身都充满父爱的光环。
孟瑜气喘吁吁的爬到七楼,扒着扶手不走了“爬不动了,真的爬不动了,宋宥你要是再逼我爬,你就是我孙子!”宋宥以为小家伙最多爬到五楼,谁知竟然还能多爬两层,已经很好了,赶紧就坡下驴,抱着孟瑜走进了电梯。
“唉,我以后再也不吃撑了,吃撑的代价竟然是爬楼梯,大叔啊大叔,你可真是好狠的心,竟然忍心看着我带着你儿子爬七楼,跌下去怎么办!”宋宥目的达到,任由着孟瑜嘀咕,等他嘀咕累了就不说了。唉,孟瑜这个小白兔被宋宥这个大灰狼吃的死死的。
孟瑜刚一进门,连鞋子都不愿意脱,直接瘫在沙发上,揉着运动过度有点儿发胀的小腿。宋宥搁浴室放着洗澡水,可能是孕夫的原因,孟瑜出了一身的汗,这时候最舒服的莫过于在水里泡个澡再休息。看着洗澡水放好,宋宥在浴室里喊“孟孟,洗澡水放好了,赶紧来洗吧。”“大叔~你过来…”宋宥听见自家宝贝召唤自己,赶忙到客厅,就见着孟瑜张着双臂,意思再明显不过来,宋宥乐的开心走上前,孟瑜双腿环着宋宥的腰,头埋在肩窝里,这个姿势,既不会压着肚子,又会给孟瑜特别大的安全感,闻着宋宥身上熟悉好闻的味道,孟瑜啾地在宋宥脸上快速亲一口,羞地满脸通红,本来宋宥要给孟瑜洗澡的,被羞红脸的孟瑜赶出浴室,只得搁外面守着,一会儿递个浴袍毛巾啥的。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8 02:24:00 +0800 CST  
为了我的18个粉丝,继续码字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8 15:31:00 +0800 CST  
番外∶宋先生跟孟少爷的第一次(这真的是个车)
宋宥和孟瑜都是特有仪式感的人,他们在洞房花烛夜之前的无数次擦枪走火,就差临门一脚,宋宥都咬牙忍住了,每个干柴烈火的夜晚,都是盖被纯聊天,都怪该死的强迫症。
婚礼那天,宋宥心急的送走一群闹洞房碍事的家伙,无比邪恶的脑子里上演了男男十八式,推开婚房的门,孟瑜正满脸羞红坐在大床上,双手搅着,身上穿的竟然是宋宥的衬衫,白花花,修长的腿交叠放在大红婚被上,没错,孟瑜也等不及了,这一幕当真刺激宋宥的眼球,差点就像青春期的小伙子流了鼻血。
宋宥上前捧起心尖上的宝贝的脸,虔诚的亲吻,额头,鼻梁,脸,嘴唇,孟瑜的呼吸逐渐变得粗重,宋宥又继续往下移,喉结,锁骨,薄薄的一层腹肌,没错,那时候的孟瑜是有腹肌的。宋宥难耐地忍着,都忍了那么多回了,不差这一回,宝贵的第一次,一定不能留下阴影,五指游走,终于到达目的地,宋宥感觉到孟瑜的身体一下子紧绷“宝贝,放轻松。”吻着孟瑜嘴唇,转移着注意力,慢慢地,一根手指,此时的孟瑜沉溺在宋宥的吻中,后面穿来的不适感,想都没想就直接忽视了。慢慢地,两根手指,宋宥不禁窃喜,到第三根手指的时候,孟瑜终于感受到了,难受的扭了一下“拿出来,难受,好涨,撑开的感觉一点儿也不好。”宋宥看着才进去三根手指的后面,隐隐担心,这才哪跟哪,真正的还没进去呢。
终于宋宥也忍不住了,抽出手指,提真枪上阵,孟瑜顿时后背紧绷“大叔,我有点儿害怕…”“不怕的宝贝,放松,很快就舒服了。”“真的?”“真的。”“啊~啊!!!”孟瑜发出一丝惨叫,声音都疼得走音了带着哭腔,呃,不是哭腔,是真的哭了“疼…大叔,我好疼,你出去好不好,咱们下次再来,我好疼,你出去……”梨花带雨的哭着,手指抓着宋宥的后背,在后背划出几个抓痕。宋宥也难受得紧,他在里面也辛苦,太紧了,夹的难受,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孟瑜又哭得撕心裂肺,只能继续忍着,用手慢慢擦着孟瑜额头上疼出来的冷汗,“过一会就好了,忍一忍。”宋宥慢慢的前进一点,又前进一点,终于感觉孟瑜的呻吟声变了腔,宋宥简直大喜过望,接下来,就只用为和谐爱鼓掌就好了。
宋宥卖力耕耘,孟瑜特俗套的觉得他真的就像浪尖的小船,颠簸,翻滚,沉溺欲望的海洋里。不知过了多久,宋宥一声低吼,千千万万个老宋家子孙喷薄而出,浇灌在肠壁上,孟瑜爽的找不着北,身体都在痉挛。刚射过的宋小兄弟竟然又迅速的硬了,一夜n次,孟瑜在失去意识之前,还在吐槽宋老二的惊人战斗力。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8 18:41:00 +0800 CST  
孟瑜孕期特别嗜睡,尤其是爬完七层楼之后,整个人瘫作一团,抬手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仿佛跟妖精大战三百回合。洗完澡之后,本来还想看个电影,结果迷迷糊糊又睡着了,宋宥见孟瑜睡着,帮他盖好被子就到书房里安排公司大小事宜了,这几个月来都是这样,宋宥都是在孟瑜睡着之后再办公,有时候半夜两点多还在敲击键盘。恨不得能一个人掰成两个,一个在公司,一个在家里陪孟瑜。
孟瑜一口气睡到下午两点,宋宥也办公到两点,孟瑜看着坐在沙发上带着金丝眼镜,认真敲击键盘的宋宥,被迷得瞬间清醒,为啥孟瑜能不顾两人之间七岁的年龄差,还不是因为当初被宋宥这张禁欲系男人的脸迷的五迷三道。跑上前去“mua”特响亮的亲了宋宥的脸“饿了,想吃你……”说完还舔舔嘴角,宋宥被勾的气血上涌,忿忿地说着“就仗着肚子里揣崽我没办法收拾你是吧,只给撩不给上,真是大没良心啊,肚子里还揣个小没良心……”孟瑜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哎呀,大叔,我是真的饿了,这离吃完早饭都过了多少个小时啊,饿死了好伐!”宋宥看着孟瑜一脸无辜的样子,揉胡乱揉揉他的头发“厨房电饭煲里有煮好的排骨汤,赶紧去喝吧,我把这点处理完再去吃饭。”孟瑜赶紧得蹦得蹦跑去吃饭了。
酒足饭饱,孟瑜心情特别好,大义凛然地对着宋宥说“小爷我今儿心情好,赏你一个亲亲~”说完还嘟起嘴闭上眼睛,宋宥心都萌翻了,到嘴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逮到狠狠地亲个够本,直到孟瑜喘不过来气才松开。
宋宥搂着孟瑜帮忙顺气“孟孟啊,待会儿咱们回宋宅一趟,爸妈还不知道他们有大孙子呢。”“回宋宅?好的呀,我记得你们家的张阿姨做饭特别好吃,晚上能不能在那里吃饭啊?”孟瑜一想到吃的,满眼放光,看着孟瑜的星星眼,满口答应。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8 22:03:00 +0800 CST  
希望没被番外干扰忘记前面的剧情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8 22:04:00 +0800 CST  
没人夸本楼超级勤快吗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8 22:20:00 +0800 CST  
孟瑜刚到宋宅,宋母就从二楼上下来,孟瑜一边脱外套一边打招呼“妈,午睡刚醒吗,爸呢?”“你爸在楼上呢,哎呀孟孟你怎么瘦了呀!”孟瑜听了超级惊讶“妈你真的好厉害,今天上午我去机场接机时候妈妈都没发现我瘦了。”“哎,孩子受委屈了,回头我教训宥子,真是不会疼媳妇。”“别别别,妈,这个可怪不得宋宥,这几个月可是您孙子一直在折腾我。”“孙子?天呐,我得赶紧叫你爸下楼,完了完了,我这可高兴坏了!”宋母高兴的攥着孟瑜的手,又摸摸孟瑜的肚子,宋宥刚从院子里停车回来,就看到这母慈子孝的一幕,勾勾唇角,“妈,你们先玩,我上楼去找爸。”“赶紧的,你爸可真墨迹,听说你们要来,正在房里收拾头发呢,一大把年纪,越来越臭美了。”
“咳咳,下次说我坏话时候,能不能小点儿声,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不要面子的吗。”宋父这时候就那么巧不巧下了楼,宋母白了宋父一眼,顾不上跟宋父斗嘴“哎呀,懒得说你,赶紧来看看你大孙子。”“孙子?哪来的孙子,睁眼说瞎话!”“不是啊,爸,您大孙子在我肚子里呢。”孟瑜一脸调皮的对宋父说。宋父顾不得面子挂不住,笑得脸上褶子都皱成了天津狗不理包子。
一个下午,孟瑜跟宋父下棋,宋宥被宋母拉到一旁嘀嘀咕咕讲了一大堆孕期注意事项,快傍晚时候,宋母招呼“今晚就搁这吃吧,张姨做几个你们爱吃的菜,楼上也有你俩的房间,在这睡觉也成的。”孟瑜一听吃饭,连连点头,宋宥在一旁补充道“妈,我们在这吃饭就行了,您就别去收拾房间了,我们晚上回去,孟孟认床,我怕他晚上睡的不踏实。”“行,行。”
晚上的饭桌上又重现今早的情景,一家人全都在给孟瑜夹菜,但是这次宋宥没有由着孟瑜胡吃海塞,开玩笑,一次两次吃撑可不是玩的。
回家的路上,孟瑜还意犹未尽地咂吧嘴,对着正在专心开车的宋宥满脸羡慕“唉,张姨做饭就是好吃,我可真羡慕你,从小能吃这么好吃的饭。”“得了,你嘴怎么这么贫,我过几天让张姨到我们家做饭给你吃好吧。”“真的吗,这么幸福,哇唔,大叔,我最爱你了。”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9 00:46:00 +0800 CST  
孟瑜盘腿坐在床上,对着正在朝自己走过来的宋宥说“大叔啊,我跟你商量个事儿,你看呢,我现在健健康康的,你就去公司上班吧,我有好多次都看见你半夜还在办公,不想让你这么累的。”宋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的确,宋父宋母很久以前就不接手公司事务,当起了甩手掌柜,如今的宋氏企业,万一不是当初的家族企业,宋父也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接手公司事宜,但是自己待在家放任公司不管好像也不现实,毕竟现在奶粉很贵,于是点点头“那我去公司,你怎么办呢?没人照顾你行吗?”
“怎么不行,我又不是宝宝,会照顾自己哒,况且,我现在的公司都是陆东青在管理,我这个甩手掌柜当的太久了,也该回去视察民情了。”
宋宥一听陆东青的名字,银牙都快咬碎了。陆东青,名校毕业生,响当当的海归,家世好,本人更是精英得没话说,甘心在孟瑜公司当个副总,说他毫无企图,宋宥死都不信。偏偏又不敢当着孟瑜面直说,自家宝贝的心思那么单纯,哪能了解男人之间的弯弯心思,陆东青不直说,宋宥也只能牙打碎了往肚子里咽,还得细声细语说“宝贝,咱能不去公司吗?”
“不行!这个不能商量,你可以不去公司,但是我是一定要去的!”此时的宋宥内心戏是这样的:你去公司干嘛,当个吉祥物吗?不知道一孕傻三年啊,平时也没见你公司打卡那么积极。
宋宥吃瘪,也不能强硬地要求孟瑜,万一惹毛了哭鼻子就不愉快了“行行行,明天您去公司,开心就好,开心就好…”提示:您的好友假笑男人宋宥已上线。
目的达到,孟瑜乖乖的去睡觉了,睡前还特乖巧地喝完一杯牛奶。
第二天,孟•吉祥物•瑜还真的像模像样地起床,前面的碎发全都梳到脑后露出光亮的额头,孟瑜长的本来就精致,现在更是好看的不得了,衣服衬衫都穿不了了,自暴自弃地穿了一身不那么休闲的休闲装,外面还套了一件驼色毛呢大衣,勒令宋宥也穿上同款大衣。
“大叔~你待会下车帮我买几个小蛋糕好吗,我要带去公司给陆东青吃,他这段时间没有我帮忙可真是累坏了……”孟瑜简直不知道作死俩字怎么写。警报警报:您的假笑男人宋宥又上线了“那么多他吃的完吗?”“不仅他吃啊,其他的员工也要有的,你得买多一点。”“哼,这还差不多,别想着偷偷给陆东青搞特殊。”老男人也幼稚了一把。
孟瑜一手抱着肚子,一手提着小蛋糕,慢腾腾地往公司大门走,宋宥看着孟瑜进了公司大门才驱车离开,摸摸嘴角,勾唇笑了起来,小家伙还挺懂事的,知道要来个临别吻。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29 13:18:00 +0800 CST  
这几点开学,有点忙,等忙完了继续更文,没存稿,所以更新很慢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31 10:28:00 +0800 CST  
“早上好啊小姐姐们!”孟瑜对着还在打哈欠的前台小姑娘们打招呼,前台的小姑娘仿佛受到了惊吓,机械的摆了摆手臂“早…早啊,孟总…”心里吐槽着:虽然很久没见的孟总归来我很惊喜,但是打哈欠被看到,是会被扣工资啊。
孟瑜打完招呼,完全不顾小姑娘的内心戏,乘着电梯到达副总办公室。“青子,青子,想我没……”真的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陆东青从椅子上起身,揉揉孟瑜头发,公司员工不知道孟瑜怀孕,他可是一清二楚“身体好了吗,那么着急到公司,难不成还忌惮我偷了你的公司?”孟瑜把手里的小蛋糕扔给陆东青“哪里的话,我还不是看你这么辛苦来帮帮你,切~还不领情,伤心的嘞。”
“得得得,是我小人心肠,误会了孟大好人。”陆东青接过小蛋糕“不过身体真的没问题吗,你先前不是吐的特别厉害吗?”“哎呀,早就过去了,我现在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不跟你废话了,我回我办公室啦。”孟瑜摆摆手,朝着自己办公室走去。
还没踏进去,深吸了一口气“啊,金钱的味道”摸了摸办公桌,又摸了摸他专门定制的豪华真皮靠椅,不是身体不允许他来个旋转三百六十度,他真的可以来一曲探戈。一副神经质的模样,吓坏了前来送文件的小姑娘,小姑娘唯唯诺诺的开口“孟,孟总,这是陆总让我送来的文件。”
孟瑜听见声音才回过神,强装镇定,一脸高冷地开口“放在桌上吧,我待会看。”等到小姑娘转身离开,才羞愤地捂脸:妈妈啊,丢人丢大发了。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31 11:17:00 +0800 CST  
刚码好的被我手贱删除了,感觉人生充满了艰辛,心态崩了,待会再发文。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31 22:13:00 +0800 CST  
作为整个公司最尽心尽力的员工陆东青副总,是绝对不可能让自家的老板挺着大肚子处理公司文件的,只让秘书送去冰山一角的简单文件,自己一个人含着泪加班加点熬夜处理文件,孟瑜接过文件就很快处理好了,孟瑜说真的,作为一个海外留学生,响当当的金融管理系才子,就是一孕傻三年,处理这些文件也是绰绰有余,但是孟瑜并没有发现其中的bug,处理完之后还嘀嘀咕咕着“我先前是放了假的总裁吗?文件那么好处理,是公司运营太好了还是公司快倒闭了?”放心不下,又去公司各个部门视察一下,去这个副总办公室凑凑,又去那个总经理办公室瞅瞅,各部门各司其职,有条不紊的进行,反而他这个总裁显得有点儿多余。
孟瑜重新坐回自己的豪华老板椅,又仔仔细细重新看了一遍陆东青派人送来的文件,左晃晃又晃晃,孟瑜好像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多余甚至碍事,心里没由的一股烦躁,憋屈,刚想打电话给宋宥哭诉,又挂了,今早是自己信誓旦旦拍着胸脯要去公司上班的,现在跑到他面前哭诉,那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孟瑜又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转圈圈,终于在情绪快到爆发点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一看来电人藜子,孟瑜“mua”狠狠地亲了一下手机屏幕才接通电话“喂,藜子啊……”“亏你还想得起哥们儿,你说说,你多久没联系哥们儿了?哥们每次打电话,要么不接,要么就是你家那口子接的电话,孟瑜啊,你可有没有良心啊!”
“错了错了,藜子我的错,我这不是有事儿吗……”孟瑜赶忙赔不是,话还没说完,白藜又打断“什么事儿,什么事比哥们重要,还七嘴八舌想狡辩,真是让哥们寒心!”
“这样吧,为了表达我的歉意,你下午安排人,叫哥们几个都去,我请客,这样够局气吧,这歉礼够足吧!”
“这还差不多,这事儿包在我身上,哥们保管给你安排妥当,到时候时间位置发你手机上,你可别放哥们鸽子啊。”白藜挂了电话咧嘴开始笑,多长时间不见了,这次得狠狠宰孟瑜这小子。
挂完电话的孟瑜也咧嘴开始笑,无聊的生活say good bye,从此幸福生活开始招手,下午安排妥当,剩下的就是买买买,既然没办法为公司发光发热努力赚钱,那就只能努力花钱,跟陆东青打完招呼,先行一步,到地下车库提了一辆骚包的基佬紫跑车,就美滋滋的跑去商场。
商场里,路过孕夫专柜,孟瑜装作没看到一样扭头就走,过了一会又溜了回来,那些时装的衣服,今年好像都特别薄啊,不扛冻啊!一进孕夫专柜,嘿,还不丑啊,这个背带裤好好看,买!这个毛衣也要,买!这个围巾好看,买!全都买买买,售货员小姐姐嘴都笑得合不拢,这个月的营业额又是第一,什么?你问孟瑜刷谁的卡,当然刷宋宥的了,老子辛辛苦苦给他揣崽,还不能买几件衣服啊!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8-31 22:47:00 +0800 CST  
开学以后更新很慢,高二党,晚上十点半才能到家,能摸到手机的时候很少,周末努力暴更,对不起各位看官了,真是不好意思。

楼主 红烛杯酒客衣单  发布于 2018-09-01 23:28:00 +0800 CST  

楼主:红烛杯酒客衣单

字数:31375

发表时间:2018-08-28 06:2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31 11:53:39 +0800 CST

评论数:44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