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尹墨祁殇(太监攻,帝王受,生子,he)

文案:
偌大的龙床上,明黄色的龙袍与一身太监常服散落在地,两巨赤裸的身体纠缠着。
尹殇死死地咬住下唇,忍住欲溢出口的呻吟,看着身上的人忍不住低喝:“你不是太监吗?!”不过,眼角被情欲熏的嫣红,没有任何威慑效果。
冷祁墨勾了勾唇角,不答反问:“皇上,您看我是不是?”说着腰下的动作越发用力。
“额…混蛋…唔…轻点…啊…”尹殇不知道被顶到了哪里,呻吟再也忍不住。
冷祁墨的心软的一塌糊涂,俯下身舔了舔他的眼角,“乖…”
【md,度娘删我帖,重开!】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4 09:48:00 +0800 CST  
Chapter1
“皇上驾到!”随着太监总管小墨子的一声叫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群臣众呼,皆跪地俯拜。

尹殇走到龙椅前,一挥袖便坐下身来,淡淡道:“众爱卿平身。”

群臣谢恩站起来后皆四周环顾,小声议论着什么,尹殇蹙了蹙眉头,略有些不耐烦道:“有事便奏,无事退朝!”

这时朝中出现了一瞬间的静默,而后,为首的丞相上前一步,双手作揖状,大义凛然道:“皇上,臣有本要奏。”

“说!”

丞相迟疑了片刻,才道:“皇上,过段时间就是大选,您看?”

说着便停了下来,偷偷打量着皇上的神色,他的话都说道这份上了,皇上不会不知。

群臣闻言,连忙点头附议着。

尹殇见状眉头皱得更深了,冷言呵斥道:“荒唐!”

丞相不由抬头看着眼前年轻的皇帝,不解道:“皇上,这传宗接代是天经地义之事,何来荒唐之说啊?”

尹殇冷哼,一拍龙椅,震得群臣瞬间不敢再出言,他说:“如今外面战事连连,老百姓还处于水火之中,不去想办法救百姓,叫朕来传宗接代?就算有了子嗣又如何?国家还不是会垮,这不是荒唐是什么?”

丞相被他噎得说不出话,只得赞叹自家皇帝是个明君,可随后他又忍不住皱了一张脸,依旧不依不挠道:“可是,皇上……”

尹殇没有兴趣再听他啰嗦下去,摆了摆手,“此事以后再议,退朝!”

丞相只得把话又吞了下去,而后与群臣一起跪于地上:“恭送皇上!”

谁也没有看到旁边的太监的脸色,小墨子眯了眯双眼,双眸泛着幽幽的冷光看着跪在地上大臣们,心中已经有了计量。

“小墨子,还不跟上?”

直到传来皇上的呼唤声,他才收回目光,回了一句:“诶,来了。”

到了偏殿尹殇坐在龙椅上批着奏折,这时,小墨子端了一碗东西过来,看着上面的人皱着眉用笔批红,心中忍不住泛起心疼,他走了过去,轻声道:“皇上,您早上没有吃东西,奴才给您熬了点粥。”

尹殇这才放在笔,捏了捏隐隐作痛的眉心,接过他手中泛着热气的粥,用汤匙舀了一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这才送进嘴里。

室内一时静默,只是偶尔会发出碗筷碰撞的声音,小墨子看着眼前人的俊颜,想起刚刚在朝中丞相说的话,禁不住问道:“皇上,大选之事……”

话音未落尹殇便抬头瞥了他一眼,“朕这几年不会娶妻纳妾。”而后又蹙眉道:“不是你该管的你别管。”

冷祁墨听了他这几年不会娶妻纳妾的话心中不由大喜,嘴都要裂开了,也不管皇上后一句话的意思,高高兴兴地说了句:“是!”

尹殇:“……”

尹殇谈了一口气,也没定他没大没小的罪。说起来可笑,身为帝王,身边可信的人不多,而小墨子便是其中一个,可以说小墨子是他唯一的心腹,所以,在私底下尹殇对他很是放纵。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4 09:49:00 +0800 CST  
——TBC——
还有人嘛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4 09:49:00 +0800 CST  
楼楼努力撸作业中,看看今晚能不能更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4 20:10:00 +0800 CST  
Chapter2
正在皇帝寝殿门口打盹的小墨子突然蹙了蹙眉,转而完全清醒过来,双手推开门冲里面大喊:“皇上?皇上?”

“……”没听到回应的小墨子立时冲了进去。

尹殇躺在龙床中,双眉叠起,双手也死死攥住床被,嘴巴微张好像在呢喃着什么,睡得很不安稳。

小墨子的心立即跳了一下,有些不好的预感,走到床前俯下身轻声唤道:“皇上,醒醒。”

“嗯?”尹殇迷迷糊糊地“唔”了一声,才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看到是小墨子,好像才松了一口气。

“皇上,又做噩梦了?”小墨子拿出帕子为他擦拭额头上的冷汗,眸中的心疼转瞬即逝。

尹殇缓缓坐起身,靠在后面的软榻上,自嘲地勾了勾嘴角,不语。

小墨子见他又是这副满不在意的模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劝道:“皇上,那件事既然已经过去就让它过去,不想了,好吗?”

你这样我会心疼的……后面的话冷祁墨没有说出来,现在还不是时候。

尹殇冷哼,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要真那么容易忘记就好了。”

冷祁墨淡笑不语,能这样和他说话就证明他已经没什么大事了,于是他放下心来,默默地为他按揉着太阳穴,缓解做梦醒后的疲劳。

尹殇被他的手法伺候的很是舒服,放松了身体,闭上眼睛,淡淡道:“小墨子,朕能相信的只有你了。”

希望你不要和他们一样,让朕失望。

冷祁墨的心口蓦然一疼,心中泛起酸楚的滋味,轻声道:“皇上,奴才绝对不会让您失望。”像是某种誓言一般,声音虽轻,语气却那么虔诚。

“嗯”尹殇淡淡地应了声便又不吱声了。

在尹殇看不到的角度,冷祁墨危险地眯起了一双鹰眸,心中暗暗发誓,他绝对会让伤他的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直到室内传来一阵均匀的呼吸声,冷祁墨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小心翼翼地为他盖好了被子,双手在他长长的墨发中缓缓摩挲着,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人,眼里的神色是尹殇从未见过的缱绻缠绵。

良久,外面突然传来一声鸟叫,冷祁墨皱眉,而后轻轻地在尹殇淡红的双唇上印了一个吻,这才出了寝殿。

来到一个无人的小巷,隐隐约约看到里面站着一个黑影,冷祁墨左右望了望,见无人在此才快速走了过去。

他压低声音问道:“你怎么来了?”

来人是一名男子,他突然咯咯地笑道:“当然是接你回去的。”

冷祁墨皱眉,直接拒绝道:“不需要,你赶紧回去。”

“难道你还真想在这当一辈子的太监了?”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他,问。

冷祁墨不答反问:“有何不可?”

那人被他气笑了,“你就这么喜欢他?情愿在这当太监?”

“……”冷祁墨不语。

那人不依不挠地道:“他现在不知道你的身份吧?”见他不说话,就知道他是默认了,继续道:“谁会喜欢一个太监,何况那个人还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说不定你和我回去才会有万分之一的可能!”

万分之一的可能,是的,可能性真的很小,他是皇帝,将来必然后宫美人三千,谁会在意一个男人?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5 02:01:00 +0800 CST  
——TBC——
唔,我先说明一下我的情况。楼楼是苦逼的高中党,白天是肯定没有时间码文的,只能是晚上了,然而晚上的自修也要上到九点多,再加上还要写作业,真的没有什么时间,只能是挤出来。一般情况下我都会在晚上更文,有可能是当天码的,也有可能是码了好几天才写出了一章,这个都是说不定的,希望宝宝们能够理解楼楼。当然,假期时间一定会勤更,只要还有人看这篇文,我就一定不会弃掉,最后,祝大家看文愉快,欢迎捉虫哦。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5 02:02:00 +0800 CST  
你们可(ku)爱(bi)的楼主下午就要去学校了,唔,我看看晚上能不能奉上一更。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6 11:48:00 +0800 CST  
明天更文今天我上晚自习的时候码字被班主任抓到了,他以为我在写作文,狠狠地夸奖了我一顿,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操,后来我果断没继续了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7 22:02:00 +0800 CST  
Chapter3
冷祁墨抿了抿唇,眼神飘到不远处,那是历代皇帝的寝殿,此时他心心念念的人儿就在那,良久,久到那人以为他不会回答了,他才淡淡道:“至少现在我可以守在他的旁侧。”

那人静静地看了他半晌,才缓缓问道:“值得吗?”

“值得!”冷祁墨回答得毫不犹豫。

那人无奈,叹了口气,摆摆手,道:“算了,随你,以后要想离开了随时传话。”

冷祁墨轻声笑了笑,道:“不会有那一天的。”

那人摇头,低声感叹了一句,“真是个情痴。”随后便挥了挥手,“我走了。”

紧接着他便向房檐上轻轻一跃,不一会就没了踪影。

冷祁墨怔愣地看着他消失的方向,思绪回到了几年前。

他向往常一样玩得天渐渐转黑才回府,迎接他的并非娘亲温柔的责骂,而是浓重的血腥味与一个个面相恐怖的尸体。当时他还是个十五六岁孩子,被这血腥的场景给吓到了,他看着管家与下人们皆面目全非地躺在地上,心里突突地跳,连忙跑到前厅,寻找娘亲与爹爹的身影,看到的却也是两巨尸体,刹那间红了眼眶,蹲下来抱住娘亲,哭喊着:“娘,娘,你醒醒——”而后他看见不远处的爹,又爬过去拍打着他的脸,可是触到的确是一片冰凉:“爹,你怎么了,爹——”

过了片刻,小小的冷祁墨的嗓子都哭哑了,他仰起头,歇斯底里地大喊:“到底是谁——”

冷祁墨一直守在父母身边,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察觉到外面来了人,抬起酸胀的眼睛看了看,带头的是身穿淡黄色太子常服的尹殇,后面带着一帮侍卫,因为冷祁墨家的爹是护国将军,关系重大,而当时的皇帝又想考验一下太子,所以由太子亲自带领查案。

太子扫了扫周围的环境,微微抿了抿唇,而后看到一脸颓废还在默默流泪的冷祁墨,蹙起了眉头,走过去一把把他抓了起来,当即冷喝道:“哭什么哭,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出事了你就更要振作起来,为你父母报仇!在这哭,有什么用?”

冷祁墨怔怔地看着他,一时忘了言语。

尹殇哼了哼,放开他,又柔声道:“虽然你与孤素不相识,但孤还是告诉你,软弱是没有用的,只有变强,才不会被人欺负。”

冷祁墨把这句话牢牢记在了心里,而后他用自己的私房钱把父母埋葬好后隐姓埋名独自生活了几年,那些年里夜深人静时他经常会回想起那一句话…以及说那句话的人。他时常会想,如果不是尹殇,那么他是不是依旧是个软弱之人?

不知不觉中尹殇小小的身影时常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久而久之,在他的春梦里出现的不是温软的女子,而是穿着一袭太子常服的尹殇,从那时起,他就知道,自己已经中毒了,名为尹殇的毒。

冷祁墨想到此处不禁笑出了声,抬头看了看天空,而后一拍自己的脑袋,没想到已经快到卯时了,得伺候皇上更衣了,否则指不定又是一阵唠叨。

回到寝殿的时候,发现皇上已经醒了,见他进来,尹殇轻抬眼帘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你这个太监真是比朕还忙啊。”

冷祁墨嘿嘿地笑,“皇上,莫气坏了身子,奴才这就伺候你更衣。”

尹殇冷哼,不语。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8 21:58:00 +0800 CST  
——TBC——
我每次都是晚上更文的,所以白天不用等哦。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8 22:00:00 +0800 CST  
大家想吃肉咩?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9 16:44:00 +0800 CST  
潜水的快出来冒个泡哦,不然不上肉,饿死你们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9 21:57:00 +0800 CST  
——TBC——
看看炸出了多少潜水党,你们这群坏人,一点也不爱我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9 23:01:00 +0800 CST  
卧槽,我的肉呢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9 23:07:00 +0800 CST  
——TBC——
我的标签楼都吞!!!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9 23:14:00 +0800 CST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9 23:22:00 +0800 CST  
——TBC——
再吞我就真的没有办法了,晚安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09 23:23:00 +0800 CST  
楼主后天要月考,这几天复习,不会更文,考完了之后补给你们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10 21:40:00 +0800 CST  
我刚刚创建了一个QQ群,群号为:欢迎加入「繁华落尽」,群号码:586899891 以后的肉肉就发在群文件里了,大家快加群吧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11 22:26:00 +0800 CST  
Chapter4
等冷祁墨替皇帝陛下更完衣后已经到卯时了,他把皇帝陛下龙袍上的褶皱拍平,满意地点了点头,问道:“皇上,早膳用什么?”

尹殇轻轻地“唔”了一声,歪头考虑了片刻,才淡淡到:“就清粥吧。”继而皱眉道:“最近感觉没什么胃口。”

冷祁墨闻言立时担忧地问道:“皇上,您怎么了,要不要传太医?”

尹殇摆摆手,漫不经心道:“没事,可能是太油腻了,吃点清淡的就好。”

冷祁墨提上去的一颗心这才又放下来,呼出了一口气,轻声道:“没事就好。”

尹殇突然定定地盯着冷祁墨看,这眼神看着冷祁墨心里一阵阵发毛,以为自己脸上有东西,不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小心翼翼地问道:“皇上,怎么了?”

尹殇还是静静地看着他,直到冷祁墨都快遁地而逃时,他才不解地问道:“小墨子,为什么你的声音没有其他的太监的尖锐??”

冷祁墨闻言不由一震,不过很快便又回过神来,打着哈哈道:“是,是吗?可能奴才最近感冒了,皇上您听错了吧?”

尹殇自然没有错过他一瞬间的怔愣,狐疑地看了他半晌,“是吗?”尾音微微上扬,清冽的声音好听至极,但冷祁墨此刻显然没有欣赏的兴致,他只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于是便道:“皇上,再不去早朝就改该迟到了。”

尹殇闻言冷哼一声,“让他们等会又何妨?”转而揪着这个话题不放,眼睛突然瞄到冷祁墨下方的某处,幽幽地问道:“你,真的是太监吗?”

冷祁墨:“……”

许久没有得到回应,尹殇不由抬头望去,入眼的却是冷祁墨一张委屈的快哭的脸,他使劲地用袖子擦了擦眼角,道:“皇上,奴才从小家里就很穷,爹娘迫不得已才把奴才卖到皇宫里当太监,但是,但是这一直是我的耻辱,皇上,您现在还怀疑我,奴才好伤心!”

尹殇:“……”

尹殇看着小墨子那急得一脸快哭的表情,后知后觉他这样说对一个太监而言实在是太残忍了,而且小墨子的这幅模样也不像是装的,抿了抿唇,别扭地说道:“抱歉,是朕多虑了。”

冷祁墨摇了摇头,低头不语。

尹殇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在他眼里,小墨子即使是个太监,也是个乐观的太监,看着他这幅模样,心中不由一阵烦闷,但由于帝王的尊严,他不可能向一个奴才低三下四地请求他的原谅,于是他直接转身,冷硬道:“去早朝!”

冷祁墨抬头看着他消失在寝殿的背影,不由眯起了双眼,摸了摸被自己擦的通红的眼角,啧,刚刚用力过猛,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是他大意了,一时忘形,忘记伪装自己的声音,冷祁墨皱眉沉思,看来他要想过别的办法了,靠自身毫无技巧可言的变声,迟早会有破绽。

“小墨子,还不跟上?”

冷祁墨这才收回思绪,尖锐的嗓音响起:“来了!”

难听死了!冷祁墨撇撇嘴,这是他自己得出的结论。

楼主 墨殇浅辰i  发布于 2016-10-15 22:28:00 +0800 CST  

楼主:墨殇浅辰i

字数:83895

发表时间:2016-10-04 17:4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31 08:21:51 +0800 CST

评论数:476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