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Lu┃151004【原创】失心北冰洋(勋鹿\/牛鹿\/微虐\/中长)

一楼牛勋鹿
即《未来,未完成》后,最新力作,眼熟桃子的尽管戳进来。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4 14:32:00 +0800 CST  
二楼
楼楼旧作《未来,未完成》http://tieba.baidu.com/p/3299673403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4 14:35:00 +0800 CST  
三楼废话
此次文风略偏黑暗系,周更。
时间充足会一周两次。
大家都这么熟了,楼楼就不自我介绍了。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4 14:39:00 +0800 CST  
四楼放文,ACTION!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4 14:39:00 +0800 CST  
失心北冰洋

多少年后,我选择将你遗忘。
并不是觉得相见是见多么尴尬的事情,毕竟如此深爱过,这样的想法太过孩子气。
我回忆着与你分散在人群之中,转身后将对你的怨恨,伤痛,眼泪转变到如今每当想起你的时候,心头还会微微的泛起爱过的涟漪。
终有一天,我会将有关你的记忆全部埋葬。
瞑目之时才悔不思及。
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4 14:40:00 +0800 CST  
楔子

晚自习七点五十分,手机上的提示音自觉的弹出一串字样。
安静的教室被手机振动的声音反射出诡异的即视感。
鹿晗依旧一幅标准的乖乖牌学生装束,手机的震动感不得不让他停下正在写论文的笔尖。微微簇了下眉头,划开屏幕,一串简练的句子随即跳出。
''小少爷,今晚是亦凡少爷的生日,请您参加生日派对,八点钟我会准时把车子开到学校的后门。''
今天是吴亦凡的生日么?
该死,这么重要的日子他竟然完全不记得了。
懊恼间,垂下头暗自在心里怨念自己一万次。连个生日礼物都没准备,等下见了面得有多尴尬啊。
白皙得两只小手纠错着不知如何是好,一双杏仁似的大眼睛也显现出烦恼的神色。
正想着晚上如何弥补生日礼物得过失,突然意识到手机上提到司机会把车子停在校园后门!
鹿晗慌忙划开手机去证实刚刚自己的这一瞬间记忆,果不其然,车子是要在校园的后门等他。
为什么偏偏是后门呢?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4 14:40:00 +0800 CST  
乖巧的顺毛小脑袋无措得垂下来,小脸贴着论文眨着无辜的大眼睛迷茫的从窗户望向那个充满了罪恶的校园后门。
悠然之中仿佛看到了透着血光般的厮杀。
那些拿着钉板,舞着长刀的混混们狰狞着面孔像是来自地狱的猛鬼。而那些交不出保护费的无辜学生们惨死在一片刀光剑影之中。残忍暴力的画面放慢了速度的铺张在鹿晗的眼前。。。
''铃——————''
放学铃声响起。
鹿晗猛然从自己的幻境中回魂。都怪自己太爱胡思乱想,两只小手握成拳头揉了揉迷糊的眼睛,眨巴着卷长的睫毛看着很多同学已经收拾完书桌离开教室了。
于是他也起身收拾桌上的课本和那份没写完的论文。
背上书包离开的一瞬,转身不安的朝学校荒芜的后门望了望,才犹豫的走出教室。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4 14:40:00 +0800 CST  
学校的后门在北面,被很多学生称作''北狱'',很少有学生愿意在此经过。
原因是这一带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成了混混们的聚集地。每天午休和放学后他们都会出入此地,拦路一些''倒霉''的学生,美其名曰的强制勒令保护费。交不出钱的下场就是被当作人肉沙袋供这些混混练练拳头。传闻后院树丛最外围的那些砖墙上可疑的血渍就是当年的一个书呆子交不出保护费被惨挂在墙头上的证据,混混们以此示威搞的整个校园天下大乱,鲜少有人敢出没于此。
实在没办法经过的人也要准备好口袋里的票子,以免小命不保。
但是作为我们单纯呆萌的纯良小生物鹿晗而言,他不理解的是,就算是这样十恶不赦的生死禁地,为什么还是有很多不怕死的男生女生愿意往那里凑合。
''这还不明摆着么,那群混混的相貌帅到爆,横扫全宇宙到银河系都找不出这么纯种的英俊气质。你觉得那些少男少女会不动凡心?就算是找死也愿意被他们的帅气电死好吧?''
直到呆萌系的死党边伯贤拿着烤串理所应当的分析了一下自己的结论,鹿晗还是觉得理由不够充分。
歪着小脑袋,忽闪着大眼睛,举着手里的烤鱿鱼,不解的反问。
''就算是这样,可他们还是坏人啊,很坏很坏的坏人,难道他们都不要命了么?''
边伯贤咬了一大口手里的鸡串,边咀嚼边含糊不清的念叨着,
''那只是你的想法,帅哥这种稀有动物可不是天天都能遇到的,我都希望哪天能和他们来一次意外的邂逅,然后。。。。''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4 14:41:00 +0800 CST  
伯贤花痴的同时,鹿晗伸出食指轻轻的戳了戳他进了水的脑袋。
伯贤突然灵光一现,
''你当然不会想见什么美男啦,你们家吴亦凡已经帅到把那群人横甩出几十条街了。''
鹿晗撅着小嘴,狠戳了几下他的脑袋。
''他不是我家的,他和我又没关系。''
''哦?是么,据我所知,吴亦凡可是认定你了呢。''
''伯贤,不要乱说。''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4 14:41:00 +0800 CST  
吴亦凡过生日,自己竟然什么都没准备,他该怎么解释啊。
鹿晗站在学校后门口,忧思的等待司机的车子。
岂料大雨不知何时聚集,天空像是破了个口子似的瓢泼而下。
鹿晗急忙朝着后面的门洞跑去避雨。
心里还在想着为礼物的事情找个合适的说辞,望着打在地上噼啪作响的雨滴,心里只盼着司机快点来接他。
或许是雨声过于嘈杂,当他意识到身后的脚步声时,一切都显得太迟了。
他们的脚步声犹如从地狱里向外攀爬的厉鬼,每一声都结实的砸在鹿晗的心口。
他不敢回头,手指紧抓着书包的带子,指尖压陷进皮质的缝隙里。身体逐渐僵硬的失去知觉,脑袋缓慢的向下垂,一张小脸失去神采,嘴唇下意识的咬紧,快要破溢的血红让他看起来像是即将被暴风洗礼的一株香草。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4 14:41:00 +0800 CST  
''为什么不敢看着我的眼睛?''
鹿晗惊慌的眼神飘忽不定,始终不敢正视他。
鹿晗的直觉是,这人身上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被他不自觉的吸引。他不知道自己如果看了对方的眼睛会不会沦陷在他的迷离中再被一刀杀死,可是。。。
''小家伙,不要告诉我你已经喜欢上我了?''
与此同时,身后的''阳光少年''开口打破气氛,
''世勋,这小子蛮有钱的,哥几个今天发达了!''
身前的男人勾勾唇角,邪魅的轻笑,熟练的连头都不用转,直接接过身后递回来的钱夹。一边欣赏着鹿晗好看的容貌,一边懒懒的翻查着他的钱夹。
当他看到夹子里那张一对情侣照时,男人突然被震慑到了。
照片上一个英俊的男人怀里搂着眼前这个小人,两人甜蜜的微笑不用说就知道时情侣之间才会有的亲密。
男人冷冷的问到
''你认识这个人?''他指着照片上那个英俊的男人。
鹿晗不解的疑惑着,照片上的人是他和吴亦凡啊,有什么不对么?
他点头。
''认识。''
眼前的男人像是丧失了身体里的原有的邪恶本性,忽然的颓废感和刚刚的样子判若两人。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4 14:43:00 +0800 CST  
一步一步的离开对鹿晗的钳制,声音毫无底气的说着,
''灿烈,把钱还给他。''
身后的''阳光少年''立时大叫起来,
''什么?好不容易钓来的大鱼,你竟然。。。''
''我说了,把钱还给他!''
男人突然的暴怒,震慑间让鹿晗猛地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
这是鹿晗第一次见到过如此深沉的眼睛,邪恶中带着魅惑,又伴随着受伤的灵魂。只要一眼就会让人完全沉沦。
轻轻的扫视过他的无官才意识到他杀死人的相貌简直是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鹿晗就这样睁着小鹿似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像是把灵魂也一并交给了他。
世界渐渐变的无声,他只看着那个叫灿烈的少年懊恼的摇摇头,不甘心的被那个称作世勋的男人勾着肩,带着他的那帮弟兄离开,即将消失与他视线的时候蓦然的转身。
那双眼睛带着受伤的哀思,是鹿晗当时唯一能够体会到的感觉。心像是被灼烫了一下,仿佛天意般的体会到他的残破的内心。
他的眼睛,和转身仿佛倒进了世间苍凉。
让他忘记了恐惧,陷入他的灵魂世界。
雨渐渐的小了,男人和他的弟兄们早已消失不见。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4 14:43:00 +0800 CST  
''小少爷,路上雨实在太大,车子堵的不行。我来晚了,快上车吧。''
鹿晗依然望着空无一人的后院。
司机朝着他的方向看去,有些莫名所以。
''小少爷,我们上车了,下了雨,天凉容易感冒的。''
鹿晗迷糊的上了车,一路上他都在回想那双眼睛带给他的感觉,那份神色像是冥冥中的安排,又像是未来某个故事的开始。
那人叫什么来着,世勋,是世勋对么。。。
他默默的在手心里默写着这两个字,为什么会有这样熟悉的感觉,却明明是毫不相识的两个人啊。。。

夜色灰芒,车尾的灯光明亮的霓虹穿透雨雾,他的感知没有错,只不过故事才刚刚开始。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4 14:43:00 +0800 CST  
第一章即将出炉,度娘你忍心删,你就等于扼杀了一篇荡气回肠的勋鹿文。你会后悔的!!!!!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4 14:46:00 +0800 CST  
CHAPTER. 1

鹿晗走进吴家生日宴大堂的第一反应是诧异。
大门被侍者尊崇的推开,直接映入眼帘的就是金壁辉煌的西洋式古典大厅。水晶灯璀璨的反射出炫目的灯光,奢华的舞池中,是那些在商界名流之中威望盛名的名门贵族。
流光溢彩的绝美服饰,闪耀在吴家庄重又不失典雅的舞池里翩然起舞,若不是出身高贵,恐怕很难在平凡人中看到如此盛大的晚宴。
而这些仅仅是为了吴家的天之骄子吴亦凡二十五岁的生日宴会。
大门被推开,鹿晗毫无准备的进门让所有人的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
正在舞蹈的贵族们纷纷停下舞步,齐刷刷的向着这个不速之客望去,就连音乐也戛然而止。
鹿晗也和他们一样出身名门,是商界大鳄的贵公子,前来为吴家少爷助兴生日晚宴未尝不可。只是此时他的这一身学生装束看上去未免太不失体面。更糟的是,平时整齐乖顺的刘海现在像是刚洗过一样,校服也有些皱巴巴,鞋子上湿漉漉的水渍彻底性的破坏了他小少爷的良好形象。
鹿晗完全没有注意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么不合时宜,只是被大厅内众人惊诧的眼光看的及其不自然。本身就是个面皮薄的小少爷,被父母保护的就像是一直生活在人工森林里的小鹿,猛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用一种鄙夷的目光注视,浑身都不自在。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8 14:49:00 +0800 CST  
鹿晗睁着他乌溜溜的大眼睛扫视了一圈,最后锁定在舞池中央——今晚绝对男主角的那个人身上,然后头一点点垂下来,有些歉意,也有些害羞。
男人一身英挺笔直的西装,雪白的衬衫和那只价值不菲的领结无不彰显着男人在这里的地位。他实在太过英俊,让人看过一眼便无法忘记,高挺的鼻梁配上深邃迷离的眼睛,如同一片汪洋的眼波中却是对门口那个垂着头闷不出声的小鹿投望着无限的爱意。

男人示意了一下身前的舞伴,高兴地望向男孩,不顾众人的喊道,

''晗晗,你终于来了!''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8 14:50:00 +0800 CST  
夜色微凉,星空闪现着丝缕寂寞的流苏。
吴世勋慵懒的叼着烟,眉头紧簇着望着悉数的车流。
在他的世界里,只有黑夜才配得上他的存在。
这座城市在孤独与欲望之间权衡着彼此的较量,夜晚所呈现的安逸就像是白昼时停战的硝烟。
也只有这个时候才是世界最安逸的时间,是他吴世勋能够将过往的人生片段回首的时候。

做混混这么多年,第一次放掉猎物,还原封不动的把钱物归还给对方。
呵,真是可笑。
他吴世勋是什么人,在A市这一带也算是名号在外,今天竟然在一个一只手就能了结他性命的的乖学生面前栽了?
太可笑了。
烟头的火光通亮了几下,吴世勋狠吸了几口。
他心里清楚并不是那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男孩让他败下阵来,而是男孩皮夹里的那张相片。

那个气宇不凡的男人,无数次的出现在他的梦魇。
一个让他人生无法面对的矛盾,是斩是留,他为此犹豫了好多年。
当他从那个男孩的皮夹里再次看到男人锋芒毕露,必成大器的成熟眉眼时,他多年来徘徊的那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斩。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8 14:50:00 +0800 CST  
火光熄灭。
吴世勋扬手潇洒的丢掉手里的烟蒂。
一整个晚上客厅里回荡的都是朴灿烈低音炮式的抱怨。



''喂,你到底怎么回事,那小子多有钱你知道么?我数了他钱夹里至少三千块!现在好了,就被你这么莫名奇妙的给放了,靠!''



吴世勋不理会朴灿烈的埋怨,因为放那个男孩走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朴灿烈觉得不可思议,胡乱猜测着,

''。。。我怎么想怎么理解不了就你这种十恶不赦的流氓竟然大发慈悲的放了一个小屁孩?。。。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朴灿烈向来不靠谱,从来都是不着边际的胡猜捣蛋。他和吴世勋是拜把兄弟。从十七岁就跟着他在A市打天下,他做吴世勋的左膀右臂,手下还跟着一帮自己的兄弟。两人的交情根本不是一般普通的兄弟情义,太了解各自的身世背景,好的就像双胞胎一样。曾经有人挑拨陷害,想从中作梗瓦解两人多年部署的混混组织,但他们的交情岂能是一般人就能够轻易摧毁的?
到最后敌人永远是被他们的双剑联盟杀个片甲不留。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8 14:51:00 +0800 CST  
相比较而言,吴世勋是那种天生故有的沉稳大气。
遇事处变不惊,临危不乱。
天大的是,点上一支烟,云雾过滤大脑后,思路清晰后作出明智的判断。
而相比之下,朴灿烈和他是截然不同的性格。天生乐天派,绝对炸毛的马大哈。
出现紧急危机时会抓狂,咆哮。
虽然没吴世勋那么沉着,但也是天资聪颖,满腹鬼主意。
两个人在一起打天下,堪称双雄。


吴世勋的心肠要比朴灿烈毒辣的多。
向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抓钱的机会。
这一点朴灿烈非常清楚,但是今天他却十分例外。
破例放走一个有钱的男孩,想着那个装满了钱的皮夹,朴灿烈就觉得肉疼。
到底什么原因,他抱怨了一个晚上吴世勋也没给个正面解释。见他一个人靠在阳台上面色凝重的叼着烟,借着情绪大胆猜想他是不是看上那个长的白白净净,漂亮的有点像女孩子的男生了?

随便的一句猜测引来吴世勋的一记眼刀,稳准的戳进朴灿烈的疑心,瞬间毙命。
只好闭嘴,全当他多事鸡婆。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8 14:51:00 +0800 CST  
晚宴结束后,鹿晗拖着疲惫的身体被司机送回到鹿家。
鹿母打开电视机碎碎念叨着,
''儿子,你今天太让我失望了!''
''怎么了,妈?''
''你还问我?亦凡这么重要的生日宴会,你怎么能穿着校服就去了呢,还满身湿着雨水,太不像话了!''

鹿晗刚想辩驳,突然想起自己没来得及回去换西装是因为在学校后门遇到一群混混耽误了自己的时间。险些被劫。

刚要脱口而出的解释,就被自己咽回去了。
解释那么多做什么,说出来等下又会被老妈的担心纠缠个不停。
反正自己也没什么损失,至少亲临现场参加了吴亦凡的晚宴,已经算是完成任务了。鹿晗实在没心情和老妈闲聊太多,特别是关于吴亦凡的事。

''对了,后来我好像看到亦凡把你拉到后花园去了,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看着老妈八卦期待似的表情,鹿晗决定以迅雷之式火速逃离现场!

''诶,我问你话呢,亦凡都和你说什么了?''
一路跑上二楼,''嘭''的关上房门,将老妈的唠叨拋之门外。

楼主 Stephanie张桃  发布于 2015-10-08 14:52:00 +0800 CST  

楼主:Stephanie张桃

字数:191321

发表时间:2015-10-04 22:3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5-02 12:59:54 +0800 CST

评论数:881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