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Lu┃161126【原创】执念〖强强\/养成系\/古风玄幻〗

嗯,这是重开的坑。我是语不言,希望你们能喜欢这篇有些萌的文。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1-26 11:50:00 +0800 CST  
文案
吴世勋是鏖师家族最有天赋的后辈,长老亲自破格在他出生时便授予他一把执念剑。忽然某一天吴世勋发现这执念剑内有一只脾气很大的小剑灵,自从小剑灵出现以来真是一天三小哄,三天一大哄。
奇怪,这小东西可爱的有些莫名熟悉啊。
外表高冷只对一个人忠犬的强大攻×蠢萌机智运气爆棚金手指受
主打古风温馨甜宠欢脱向,无小三无炮灰无雷,偶尔走情节小虐怡情,副cp灿白繁星,肉多料足唷⊙ω⊙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1-26 11:53:00 +0800 CST  
需要艾特的亲故请加好友,楼主很懒。
比心。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1-26 12:08:00 +0800 CST  
嗯,这是重开的坑,对比原坑改进了很多。
无论是第一次看,或是看过原坑,都希望你们会满意。
爱你们。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1-26 12:12:00 +0800 CST  
给一位亲故的手写,开原坑时她一直在支持我。
深表感谢。@九靖魂音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1-26 12:15:00 +0800 CST  
chapter 2
吴世勋懵了,理了理思路:事情是这样的,我本来在睡觉,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很像女孩子的男孩子扑到我怀里说他叫什么鹿鹿,然后我以为他是个女孩子,就让他放开我,他就生气了骂了我一顿,说我是大混蛋。之后又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大概就是这样……
这叫什么事啊?!
吴世勋气呼呼地去找族长问个究竟。族长睡得正香,被吴世勋强行弄醒了,差点摔到床下面。然后坐在床边昏昏欲睡地听吴世勋说那少年怎么怎么无礼,吴世勋怎么怎么生气,终于吴世勋说完了。
族长如释重负般叹口气:“说完了吗?”
吴世勋喝了口茶,说:“说完了。”话语中还有些许残留的火气。
“你的剑呢?”族长问。
吴世勋不懂:“剑?跟我的剑有什么关系?”
族长不动声色地抛下一个炸弹:“那少年是你家的剑灵,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叫鹿晗。今日他修炼百年,可化为人形和你相见,你却惹恼了他。你现在还不去哄他,以后这剑就不听你的了!”
吴世勋气得翻了个白眼:“他吓了我,我还要去哄他,这是什么道理?!”
族长又躺到床上合上眼,说:“哎呀,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你若不想这执念剑变成废铁,那就快去哄他吧,我要继续睡了。休要吵我睡觉。觉没睡好皮肤都变差了,真是造孽。”
吴世勋拿这古怪老头没办法,只好退下了。
待吴世勋走远了,族长睁开眼睛,眼里一片清明。
“终究……还是见到了啊,那孩子吃了这么多苦,也该幸福一回了罢。”
吴世勋气呼呼地回来了。看着床边静静放着的剑,咬咬牙,大丈夫能曲能伸!
一刻后。
吴世勋拿起剑来对着它说:“那什么,鹿鹿啊~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说你是女孩子,我知道错了,真的。你原谅我吧~你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男孩子,绝对不是什么小姐,我再也不说你是女孩子了,你出来吧~出来就算原谅我了好不好?”
就在吴世勋觉得自己对着一把剑说话快要傻掉的时候,红光一闪,怀着多了一个穿着红袍子的少年,脸上还是不满的表情,窝在吴世勋怀里,撅着红艳艳的小嘴巴问:“你真知道错了吗?”
吴世勋诚恳地点头,心里却想着:啧啧,刚刚没看清,这明明比女子长得还好看啊。
鹿晗转转眼珠子,道:“嗯……那我就勉强原谅你好了,下次绝对不能再犯!记住了吗?”吴世勋又诚恳地点头。
“你不会说话啊?哑巴了?!”鹿晗又皱起眉瞪着正在心里遐想的吴世勋,吴世勋暗叫一声不好了,小祖宗又生气了。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1-26 12:23:00 +0800 CST  
chapter 3 对不起?
吴世勋最近很烦,他的佩剑里住着一只小剑灵,这没什么。可是这小祖宗的脾气实在是不好,而且特别爱捣蛋。这就是个大问题了。
“族长!我当真是受不了了!那鹿晗总是给我捣乱,您看看!”吴世勋拿着被鹿晗泼满墨汁的珍贵古籍跟族长诉苦道。族长摸摸胡子笑道:“世勋啊,有点耐心吧,你的小剑灵还在生气呢。”吴世勋翻个白眼:“鹿晗也太小心眼了吧!我不就是喊了他一声小姐吗?!至于生气到现在吗?”族长敛去笑容,眼睛仿佛看向远方,莫名地说了一句:“不。你对不起鹿晗。你对不起他的太多了。”吴世勋一头雾水,问:“对不起?……还请族长明示。”族长挥挥手:“罢了,这几本书你拿回去吧,莫要再和鹿晗置气了。”说着在书阁里拿出几本古籍来。吴世勋只得应了,回去的路上一路念叨着这老头越发古怪了。
收拾完被鹿晗弄的一片狼藉的书桌,吴世勋翻看着关于剑灵的古籍感叹道:人家的剑灵又会保护主人又听话,我家这只偏偏脾气坏又喜欢使唤我 ,虽然长得是很好看,抱起来又软又舒服,生气的时候撅着小嘴很可爱,诶…仔细一想,鹿晗好像也不是那么太讨厌啊……
“吴世勋!我饿了!饿了!”鹿晗躺在昨天新换的柔软大床上扯着嗓子对吴世勋喊道。
呃…不讨厌什么的一定是幻觉。吴世勋认命地去给鹿晗投食。小东西还不会用筷子,吴世勋把鹿晗圈在怀里,慢慢喂他吃饭,一个不小心烫到这小祖宗可就完蛋了。喂饱了饭,吴世勋小心地给鹿晗擦擦嘴,被精心伺候的鹿晗眯起好看的眸子,像慵懒的猫儿一样伸个懒腰,表示满意。吴世勋看他困了,刚准备让他自己午睡,还没来得及开口,鹿晗就一把揽住吴世勋脖子,窝进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不动了。
吴世勋认命地抱住他,心想:罢了罢了,等他睡着了我再放他到床上睡吧。抱着鹿晗的手却不由自主地拍着他的背,等鹿晗睡的安稳了才轻轻把他抱到床上。
床边。吴世勋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小家伙无语问苍天,真是第一次见到睡觉搂着人不放的。
“算了 ,也不是没和执念剑一起睡过。”
窗外梨花开得灿烂,床上人相拥而眠。
“小鹿啊,玩够了也该让世勋知道了。这么多年苦了你了。”族长心疼道。
“族长,小鹿不苦呢,看着世勋一天天长大,一点都不辛苦。”鹿晗扬起唇,稚气美好的笑容一如一百年前那只单纯可爱的小鹿妖。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1-26 18:37:00 +0800 CST  
chapter 5 小尾巴
吴世勋最近很烦,那天好不容易下山一次,就不该手贱,看人家孩子被欺负挺可怜的,就给他买个糖馅饼。现在好了,身后跟着个小尾巴甩都甩不掉。
“哥哥哥哥,你叫什么啊?”鹿晗拽着吴世勋的衣角问。
“……”
“说嘛说嘛~”鹿晗坚持不懈地问道。“你不说我就叫你糖馅饼哥哥了啊!”
“吴世勋。”冷冷的话语并不让鹿晗气馁。
“世勋呐,很好听的名字呢。”鹿晗轻轻念着“那世勋哥哥今年多大了?”
“十七。”吴世勋惜字如金地回答,“还有,我叫吴世勋。”吴字读得格外重。
“什么?!你比我小?!”鹿晗霎时瞪大好看的眼睛,“我刚刚十八,你可要叫我哥哥咯。”
“……”吴世勋淡淡地瞥了一脸难以置信的鹿晗一眼,心中却已掀起巨浪:我真有那么老成吗?!还有那个叫鹿晗的都十八了还那么嫩!有天理吗?他是妖精不成?!【鹿晗:我…的确是妖精啊……⊙ω⊙】
话说回来,这小尾巴一直跟着也不是个办法,难不成把他带回山上去?吴世勋不禁头疼。
“那个,你不要一直跟着我好不好,你没地方可去吗?”吴世勋耐下性子问道。
“可是,不跟着你我能去哪里啊?”鹿晗眼里已经氤氲着水汽了。吴世勋无奈道:“你没有亲人吗?”
“没有。”鹿晗如实回答。亲人没有,亲妖倒是有一大堆。
“你身上有盘缠吗?”吴世勋还不死心道。
“没有。”鹿晗表示盘缠是啥我不懂,我只有银子。
“认路吗?” “不认识。”
“识字吗?” “不认识。”
“会干什么活吗?”“…会吃饭算吗?”
“…跟我走吧。”吴世勋认命地带着鹿晗准备回山,却没注意到鹿晗不经意露出的狡黠一笑。
清成山是鏖师家族世代居住之地。可是今天来了位稀客。
吴世勋下山回来带了个格外好看的少年这一消息不胫而走。吴世勋现在恨不得找个洞把鹿晗和他一起塞进去。
前来询问的人太多,吴世勋干脆说是收留了一个可怜的孤儿。打发走最后一批人,吴世勋长舒一口气,回到房里就看见吃点心吃的不亦乐乎的鹿晗。
吴世勋开始担心他以后的生活了。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1-28 12:29:00 +0800 CST  
chapter 7 喜欢?
次日。
鹿晗准时敲响了朴灿烈家的大门,边伯贤在朴灿烈怀里睡得正香。听见敲门声,边伯贤猛然睁开眼坐起来,摇了摇身边的朴灿烈:“完了完了,鹿晗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凉拌。”朴灿烈翻身继续睡。边伯贤赶紧跳下床急急忙忙穿上衣服去给鹿晗开门。
“早啊~”鹿晗一脸朝气地给边伯贤打招呼。边伯贤揉着腰笑了笑:“早。进来吧。”说着转身引鹿晗进屋。
一秒后边伯贤后悔了。谁能告诉他这地上的一堆衣服和不明液体【滑稽】要怎么解释?朴灿烈还是在床上睡着。“这是……”鹿晗看着一地狼籍不禁发问。“哈哈,这是我要去洗的衣服……哈哈,你坐你坐,我马上来。”边伯贤说着赶紧抓起地上的衣服扔进盆子里。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那个……要不你还是别弄了吧。”鹿晗看着漫得到处都是的水,不禁担忧,这就是传说中的很能干吗?
“不不不,不用,我马上就好了啊!”边伯贤一边在心里骂该死的朴灿烈,一边强笑着和鹿晗说话。
终于,朴灿烈醒了。慵懒地靠在床头问鹿晗:“小家伙,吴世勋为什么要带你回来啊?”鹿晗偷偷一笑:“嘿嘿,其实是我跟着他来的。”朴灿烈挑挑眉:“哦?你为什么要跟着吴世勋?”鹿晗眨着大眼睛:“因为……嗯,世勋他长得好看啊,而且人也很好,我又没地方可以去,就跟着他来这里了啊。”朴灿烈大眼睛转悠了一下,心中了然。冲边伯贤喊道:“伯贤,你似乎可以教他点少儿不宜的东西了唷。”
边伯贤脸一红,也明白了七八分。把手上的水甩了朴灿烈一身,然后问鹿晗:“你喜欢吴世勋?”鹿晗不懂:“喜欢?什么叫喜欢?”鹿晗从小在绯林里长大,大家都把他当小弟弟呵护着,从没有人告诉过鹿晗喜欢是什么,他自然是不懂。
边伯贤惊讶,还有人不知道喜欢是什么。他把鹿晗拽到身边悄悄问:“你现在想想吴世勋是什么感觉?”
鹿晗:“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边伯贤:“吴世勋不在你能吃几碗饭?”
鹿晗:“两碗。”
边伯贤:“那要是吴世勋陪你吃呢?”
鹿晗:“嗯…两锅。”
边伯贤:“我帅吗?”
鹿晗:“帅!”
边伯贤:“和吴世勋比呢?”
鹿晗:“世勋帅!”
边伯贤痛心疾首,吴世勋祸害了一个多么无知纯洁又善良的小朋友啊!转头悲痛地和鹿晗说:“鹿晗,你喜欢上吴世勋了。”鹿晗恍然大悟的样子:“啊~这就是喜欢吗?”
边伯贤转念一想,鹿晗如果喜欢上吴世勋了,那么我真的可以教他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了哈哈哈。
边伯贤循循善诱,问鹿晗:“小鹿啊,你想不想吴世勋也喜欢你呢?”
鹿晗想了想问:“如果吴世勋也喜欢我,那他会不会让我睡懒觉,不掀我被子呢?”一旁的朴灿烈想象一下自己掀了边伯贤被子之后的后果,吓得打了个寒战,太可怕了。
边伯贤瞪大眼睛:“吴世勋掀你被子?!”鹿晗点点头。边伯贤顿时心软了,吴世勋简直不是人!这么冷的天他也下得去手!
“小鹿,你听着,我边伯贤一定帮你调教好吴世勋!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学。”边伯贤拍着胸脯保证。鹿晗似懂非懂地答应了边伯贤。
嗯……反正只要吴世勋不掀我被子就行了。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2-02 12:05:00 +0800 CST  
早安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2-03 10:18:00 +0800 CST  
早安
chapter 10 滚!
自从上次吴世勋给鹿晗揉了手,并亲自教会鹿晗用筷子以示歉意之后,鹿晗在清成山的日子逐渐迈上正轨,大家都也都习惯了吴世勋家这个小侍童的存在。
清晨。鹿晗哼着小曲儿,拿着与他极不相称的大扫帚欢快地扫着院子,清明刚过,空气中的寒气余韵未消。 算一算鹿晗也将近一个多月没回绯林了,不知道这时候大哥会不会急的跳脚。嗯…过两天回去一趟吧。鹿晗在心里盘算着。
说来荒唐,鹿晗这样一只灵识高法力强的妖,却和一大群鏖师们呆在一起过了一个月。想到这里,鹿晗又不禁得意起来。
不知不觉院子已经扫得差不多了,鹿晗把扫帚放好,进屋开始打扫。小鹿妖这么勤快其实也是被逼无奈,世勋微笑着威胁(?)他:“你要是不干活我就把你扔下山。”
叹了一声自己的悲惨境遇,鹿晗又开始给世勋整理书桌。说来奇怪,吴世勋最近总是不开心的样子,拿着本旧书看来看去的。
“欸,好像就是这本来着。”说着鹿晗拿起那本书,翻看起来。说是书,倒不如说是笔记,里面记载了各种妖的习性、样貌、喜欢居住的地方以及收服的方法。鹿晗翻到讲鹿妖的那一页,细细看起来。
“鹿妖,梅花鹿幻化而成。灵识极高,善于探查人心,生性善良,修炼时只杀戮草木妖物。且易与人交往,易动情,因而易被人利用。
相传其族中有一七色鹿,角可炼灵器,肉可治百病,血可补元气,皮可护体肤,且化为人形容貌极美,得众人哄抢之。卒未有得之。”
鹿晗看完摇了摇头,这传说中的七色鹿其实就是鹿晗的娘亲。娘亲是鹿族千百年来天资最好的,加之勤奋刻苦,十六岁时已经修炼出七色华纹。鹿妖的修炼是有属性之分的,当某一属性的灵力修炼到极致时,便会出现相应颜色的华纹。炼出多个华纹的鹿妖不是没有,但是炼成所有七色的华纹这么多年来也只有娘亲一人。
可是娘亲生下鹿晗后就法力大减,不仅失去了一半的华纹,也没了好看的容貌,鹿晗的父亲更是销声匿迹。后人们说起此事,也只是叹息:“情之一字,着实煎熬……”
“你在干嘛?!”一声怒吼打断了鹿晗的思绪,鹿晗手下意识一抖,手中的书不偏不倚地掉进了砚台里,墨汁顿时糊满了讲鹿妖的那一页。
吴世勋冲过来,拿起书看着被毁的那一页,红了眼睛,冲着鹿晗大吼:“滚!给我滚!不要让我看见你!”怒火仿佛要烧了这房子。
鹿晗从没见过吴世勋这个样子,顿时吓得呆了,机械地走了出去。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2-04 09:04:00 +0800 CST  
chapter 11 小鹿不见了!
“伯贤,怎么办?我好像惹世勋生气了!”鹿晗尚有的理智让他去找伯贤想办法。
“别急别急,出什么事了?慢慢说。”伯贤拍着鹿晗的背,安抚着他。朴灿烈也在一旁附和道:“说说看,我们帮你想办法。”
鹿晗仔细想了想,说:“嗯…我把世勋的一本很旧的笔记看了一下,然后世勋突然来了吼了我一句,我手一抖,就把它扔砚台里了……”
边伯贤闻言转头看了看朴灿烈,发现他眼中也是同样的一抹担忧。
朴灿烈问:“那本笔记是不是关于妖物的?”鹿晗点点头。顿时边伯贤和朴灿烈都抽了一口凉气。
“小鹿,你这次可闯了大祸了!”边伯贤皱着眉头道,“那笔记可是世勋的娘亲留给世勋的。最近快到他娘亲的忌日了,世勋估计是拿出来看看,睹物思人吧,结果……唉…唯一的念想啊。”
鹿晗一听这话,心里悔恨不已。“那…还有什么办法吗?”边伯贤摇摇头,但愿吴世勋不要迁怒过多吧。
鹿晗垂头丧气地走着,回想起世勋暴怒的模样,终于下定决心:今日,便破一次例吧。
格外顺利地偷拿走弄污的笔记,鹿晗径直下了山。找了一家离清成山有段距离的小客栈,问掌柜要了个最顶层的房间,给了他一大锭银子,让他好好把守着。
纵使困难,也要一试。
鹿晗因为娘亲的缘故,出生时就带有红蓝两色的华纹。这意味着鹿晗在水系和火系法术上的修为已经达到巅峰。但是一直在保护下长大,鹿晗很少亲自出手,所以对法术的操纵不是很娴熟。
今日为了把世勋娘亲的笔记弄干净,要一边用水系法术清洗墨迹,一边用火系法术烘干纸页。
同时催动两个属性的法术,虽然都是最基础的,但对于鹿晗来说,要控制好也是极耗费心力的。若一个不小心,这宝贝笔记不是烧没了就是泡化了。
长舒一口气,鹿晗咬咬牙,开始催动。
只见一条晶莹剔透的水链被鹿晗操纵着,在被弄污那一页中穿梭,带出丝絮一般的墨色的花。四周是微弱细小的火苗围成的火圈,火苗轻轻地跳动,炙烤着薄如蝉翼的书页。
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鹿晗光洁的额头上滚落,显示出鹿晗此刻的紧张和疲累。
终于,当笔记上的墨色彻底被冲刷干净了,鹿晗这才放下心来,收回了法术。用最后一点力气收好笔记,鹿晗沉沉睡去。
殊不知,清成山上边伯贤和朴灿烈正四处找着鹿晗。
后山,没有;经楼,没有;祠堂,没有;就连柴房都找了一通,还是没有。
边伯贤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吴世勋。一路跑到吴世勋的宅子里道:“吴世勋,小鹿不见了!”
吴世勋看着书,不动声色道:“不过是赌气罢了,不要管他。”
边伯贤看他悠闲淡定的模样就生气:“万一小鹿真的走了呢?!你把他带回来就要负责吧!”
吴世勋一听也怒了:“本来就是他自己非要跟着我,现在走了才好!”
边伯贤气极反笑:“好,很好,吴世勋你真可以!”朴灿烈在一旁见状赶紧把伯贤揽在怀里,看了一眼吴世勋就走了。
鹿晗已经三天没回来了,伯贤和灿烈已经打算下山去找鹿晗了。吴世勋纵使担忧,最终还是拉不下面子来和他们一起去找。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2-05 13:03:00 +0800 CST  
chapter 12
鹿晗悠悠转醒之时,发现自己正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警觉地坐起身,忽然发现面前熟悉的人影,心里一惊。
“大哥?”鹿晗不确定道。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大哥?那人转过身,脸上的怒色难以掩饰,“我怕你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吧?”
鹿晗低下头,自知这一顿训是躲不了了。偷偷伸手摸到枕头下,放下心来。万幸啊万幸,笔记没被大哥发现,他悄悄把笔记揣进怀里。
“还有,你为何不听我话用了法术?你知不知道我为何把你的妖气封起来?还不就是怕你乱来被人发现!你倒好,生生把封印冲破了。要不是我前日正好出来寻你,看见这里有股妖气,才发现你个小混蛋。要换作别人,你早就被捉去了!”
大哥喝了口茶,润了润喉咙。又继续说,“你是要做什么非要用法术啊?你硬把封印冲破,被反噬昏迷了三天!我要是不在,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鹿晗大惊:“我睡了三天了?完了完了……”说着就要翻身下床回清成山。
“你要去哪儿?”大哥拦住他,不让他走。
鹿晗急躁地说:“大哥你别拦我,我有急事!”这时候伯贤和灿烈怕是担心死了吧。世勋…也会担心我吗?
大哥一脸威严道:“你还想跑?哪儿都不许去,跟我回绯林。”
鹿晗恳求道:“大哥,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你就再放我些时日吧,过几天我自己会回去的。”
大哥似乎有些生气:“有什么急事?让你连命都不要了?!我不管,你现在就和我回去!”
鹿晗也豁出去了,一把推开大哥:“我不回去!”说完就要跑出去。大哥看他决绝的样子,自知是拦不住了,拉住他:“罢了,你先别跑,我把你妖气封住你再去吧。”
鹿晗感激地回头看了一眼大哥,轻轻说:“好,我过些日子就回去,谢谢哥。”
“注意安全。”大哥嘱咐道。
不等大哥把话说完,鹿晗就抓起外袍夺门而出。一路跑回了清成山。
跑进朴灿烈宅子里,却发现大门紧锁,空无一人。鹿晗心里一慌,又跑向吴世勋的住处,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鹿晗的心却莫名平静下来。
你在,那就好。
吴世勋也发现了鹿晗,看着仿佛许久不见的小人儿,一怔。又反应过来道:“回来了?”没有责怪之意,仿佛寻常的问候。
鹿晗乖乖点头,用细如蚊呐的声音说道:“对不起……我不该乱跑的。”
“罢了,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倒是灿烈他们担心你,下山寻你去了。”世勋淡淡道,语气中有些难以察觉的疏离。
鹿晗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不见了,空落落的。果然……世勋是不会担心我的,倒是我自作多情了。
“哦。”鹿晗答应一声,便准备出门去找伯贤和灿烈。
吴世勋看着越来越远的鹿晗,皱眉。
这样做,应该是最好的法子吧。
罒罒罒罒罒罒罒罒罒罒罒罒罒罒罒罒罒
昨日,鹿晗已经两天没回来了。吴世勋本以为他是赌气,可他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也不免令人担心。吴世勋想了想,还是收拾东西准备出去找人。
忽然边伯贤风风火火地冲进来,骂道:“小鹿真是瞎了眼,喜欢上你这么个没有心的家伙!他又没带钱又不懂事,还有那么一张好看的脸,出去了不被害都难!你还坐的住?!”
吴世勋愣住了,满脑子里都是边伯贤的那句“鹿晗喜欢上你了”,愣了一会儿,还是不相信道:“他喜欢我?鹿晗……喜欢我?”
边伯贤自知说漏嘴了,索性也不瞒吴世勋:“是,他早就喜欢上你了!我费尽心机给他做参谋当军师,你呢?死都不开窍。”
是了,这样一来一切都说的通了。
“你先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吴世勋低声道,他需要一点时间好好想一下。
“那行,我和灿烈先去找人了。”边伯贤也不再逼他,他们自己的事情,自己也不好操之过急。
这天,吴世勋用一晚上的时间想了很多东西。
他想了自己和鹿晗朝夕相处的一幕幕,第一次看见他被欺负,自己就忍不住帮他一把,后来他就追着自己不放,然后跟着自己来了清成山,倒也安安心心地干活,这么大了还不会用筷子,说他一句就哭了,要强又不服输,把手弄成那个样子……不知不觉鹿晗的样子已经深深印在吴世勋的脑海中,吴世勋却从未发现过。
其实,真正笨的人,是吴世勋吧。
他若是聪明一些,怎么会看不出鹿晗的小心思?怎么会任鹿晗赌气逃跑?怎么会冷言冷语地伤鹿晗的心?
又怎么会,明知鹿晗的心意却还是逃避呢?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2-05 13:04:00 +0800 CST  
午好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2-06 12:37:00 +0800 CST  
当当~新人物出场了……
虽然……只是打个酱油就走。
而且以后也不会有什么正脸……
好怕给他正脸的时候你们忘了他……
大家继续努力!!!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2-09 18:26:00 +0800 CST  
chapter 14 重要
吴世勋昨晚听朴灿烈抱怨鹿晗的床,今日还是忍不住去看了一眼。
手触到被褥时,吴世勋一个皱眉,怎么垫的这么少?不必躺上去吴世勋都知道一定是又硬又冷。
心里莫名的生气,气鹿晗的沉默,气自己的迟钝,难受的无力感充斥着心房。吴世勋起身,去给鹿晗抱两床被褥。
这边,边伯贤送鹿晗回来,看见鹿晗单薄的床铺,便嚷嚷着非要给他换个大床。
鹿晗一脸无奈:“我睡着挺舒服的,真的!我这个个子睡上去刚刚好的,不用换什么大床。”
边伯贤不依:“不行!这样睡下去不说不舒服,说不定还会冻病的!你这小身板【伯贤一八五←_←】看着就不结实!”
鹿晗急得不住摆手:“不不不,不用的,我多盖两床被子就好了,我认床!天天睡着都习惯了。”
边伯贤看他态度坚决,还是问:“真不用换吗?
鹿晗一脸诚恳道:“真不用换。谢谢你了。”
边伯贤潇洒地大手一挥:“小事,跟我客气啥。你把自己照顾好,我先回了啊~"
鹿晗送他出门,眼尖地瞥见一个熟悉的人影。
吴世勋在门外听了好一会,听见边伯贤嚷着要给鹿晗换个大床时,手中的被褥似乎变的格外沉重。转身便准备离开,身后却传来鹿晗带着疑问的声音:“世勋?”
吴世勋也不躲,转身看他,鹿晗眼尖地看见了吴世勋手中抱着的被子,眼里的惊喜难以掩饰。
“这是……给我的吗?”鹿晗不确定道。
吴世勋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嗯,原先准备给你垫上的。不过……看来好像是不必了,边伯贤说是要给你换新床是吗?”
鹿晗冲吴世勋讨好一笑,眼疾手快地抱过吴世勋怀里的被子:“需要需要,太需要了。我刚刚幸好没答应伯贤。”活像生怕吴世勋反悔一样,一路撒着欢跑进屋里给铺上了。
吴世勋看他这开心的模样,心里却莫名一疼。
自己小小的关心一下他,便让他开心成这般模样。难道……真的是亏待他了吗?
吴世勋跟着进屋,看着鹿晗忙上忙下的小模样,忍俊不禁,问道:“这被子有那么重要吗?又不会长腿跑了。”
鹿晗看向吴世勋:“当然重要啊,这可是世勋给我送的被子呢。”清澈眼眸里的情愫让吴世勋承受不起。
“行,你铺吧,我…先走了。”又一次落荒而逃。吴世勋觉得自己越发没用了,就连看着鹿晗的眼睛都会心跳加速,快到只能让自己狼狈地逃离。
吴世勋讨厌这样的自己,这么多年来孤身一人,感官似乎都麻木了,淡然处世,疏离待人。一切都像计划般有条不紊。
可只要牵扯上鹿晗,什么计划都乱了。所有都不受自己控制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语,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甚至,就连自己的心跳都控制不住。
‘其实,鹿晗就是我的克星吧。’吴世勋也曾这样想过。不然为什么自己对鹿晗的任何事都没办法?为什么鹿晗一个小动作,自己就乱了阵脚?为什么看着鹿晗的眼睛,就会心跳加速?
或许,是因为……喜欢吗?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2-10 16:44:00 +0800 CST  
晚上好。
今天晚上楼主打算码H,你们喜欢哪一款?在线等。急!
A. 惩罚 B. 微SM C. 其他
【当然距离这一章放出来还有些时间……不要心急
【楼主真的很纯洁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2-12 19:03:00 +0800 CST  
似乎惊喜太大,从天而降的馅饼一时竟将鹿晗砸得呆愣了,半天都没说话。
“嗯?”吴世勋轻轻道,似乎是询问,又像是催促那昭然若揭的答案。
鹿晗终于回过神,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急忙把羞红的脸埋进吴世勋的胸膛。听见了吴世勋胸腔里传出的阵阵轻笑。
多年后,吴世勋回想起十七岁那年自己的生辰,笑着问身边的那人:“你当年送我的生辰礼物,其实是你自己吧。”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2-14 06:48:00 +0800 CST  
chapter 17 过往
自打鹿晗和吴世勋在一起之后,小日子过得令人发指,就红娘边伯贤都快看不下去了。
“世勋,你真好看。”鹿晗窝在吴世勋怀里,用手指轻轻点着吴世勋的下巴说道。
吴世勋闻言趁鹿晗不备,低头在那红艳艳的小嘴上轻啄一下,笑道:“小嘴果然是甜的呢。”惹得鹿晗一阵脸红。
“混蛋。”
“世勋,唉哟哟哟,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这光天化日的。”金俊绵刚进门就看见这香艳的一幕,忙捂上眼睛,嘴里还念叨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鹿晗吓得赶紧从吴世勋身上下来,却被牢牢禁锢在吴世勋怀中。耳边传来吴世勋的低语:“没事,这是我哥,他很温柔的。”鹿晗这才安心一点。
“俊绵哥,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越发像那群老头子了。”吴世勋调侃的语气十分欠揍。
金俊绵放下捂着眼睛的手,念道:“你个小兔崽子有没有良心啊?我整天和长老们呆在一起当然会被影响啊!我才二十岁啊魂淡!还有你,大白天的抱个美人在怀里亲来亲去的,像什么样子!居然比你哥我动作还快……”
吴世勋看他碎碎念的功力越发深厚了,赶忙打断他还要继续的话。“哥,话说你这是找我干嘛来了?”
金俊绵这才恍然大悟般说道:“你不说我都忘了,今年御剑大会定在这个月初十,据说今年吴亦凡要收徒了,就在这次大会里选。”
吴世勋不确定道:“吴亦凡?是那个隐居了很多年的观天鏖师吗?”
金俊绵点头,道:“世勋,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啊!吴亦凡能帮你。”
吴世勋想了想,最终还是说:“我知道了。”
金俊绵走了,鹿晗看着沉默的吴世勋,还是忍不住问:“世勋,你哥刚刚说吴亦凡会帮你,帮你干什么?”看着吴世勋分外深沉的眸子,鹿晗马上就后悔了。
“从前,鏖师族是最注重亲缘的,因为只有最纯净的吴氏血脉才会有最高的修为。吴亦凡虽不是嫡系,可是他天赋异禀,族长把他收作义子,比嫡子还要重视,所以年纪轻轻就炼至观天鏖师。像他一样的嫡子嫡孙从小就有最好的老师,最好的丹药,给他们修炼筑基。而旁系子孙就只有自己发奋,死活都不会有人在意。但是嫡子嫡孙们哪有那么多呢?大部分鏖师都收不到徒弟,而每年的御剑大会其实就是为了长一辈的鏖师们,寻找较有天赋的旁系子孙,收为自家徒弟用的。这也是旁系子孙们唯一能出人头地的机会。”吴世勋揽着鹿晗,淡淡讲到。
“观天鏖师?那是什么?”鹿晗不懂。
吴世勋揉了一把鹿晗的秀发,回答道:“小笨蛋,鏖师可是有等级之分的,一般的有点星、占月、望日和观天,像吴亦凡一样修炼到观天的已经极不容易了,而最后的大成鏖师更是千百年来只有一人。”
鹿晗似懂非懂,又缠着吴世勋继续说下去。
“我和你说说我娘吧。”吴世勋悠悠开口,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我娘是上一任族长的女儿,而且是唯一的女儿。吴亦凡虽然是义子,但他炼成观天鏖师便隐居了。这就意味着嫡系只有我娘一人,而未来的族长之位也应该是她继承。”
“那你……”鹿晗听得云里雾里,不禁发问。
吴世勋冷笑一声:“还不是拜我爹和那些好叔叔伯伯们所赐。爷爷一去,我娘一即位,他们便按捺不住了,在我娘饭菜里下毒,她强撑着生下我就撒手人寰了。我爹也是个蠢材以为自己坐稳了族长之位,殊不知自己给人利用得彻彻底底。最后还是我大伯最有手段,上了位。”
鹿晗听着吴世勋轻描淡写的话,心里格外不是滋味,伸手抚上吴世勋的眉头,似乎想抚平这些年吴世勋经历的坎坷崎岖。
“鹿晗呐,我只相信你,我也只有你了。”吴世勋拥紧了鹿晗轻叹。
“叫我鹿鹿吧。”鹿晗直起身子,正视着吴世勋交织着难以分辨的情绪的眸子。随即主动附上了吴世勋的薄唇。
人们说,薄唇的人大多薄情。吴世勋的确是薄情的,只是他唯一的仅有的那一点温情,都悉数给了鹿晗。
缠绵温存的一个吻,是鹿晗对吴世勋的宽慰,更是鹿晗给吴世勋的保证。
我鹿晗,绝不负你吴世勋。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2-14 06:49:00 +0800 CST  
@买辣条的小姑凉@鹿世晗勋12@勋这是你的鹿@央月漓@CChanbaekk

楼主 Lu先森Han三岁  发布于 2016-12-14 06:49:00 +0800 CST  

楼主:Lu先森Han三岁

字数:43728

发表时间:2016-11-26 19:5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0-11 19:48:06 +0800 CST

评论数:171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