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香-.★___‖171224原创‖清风与归(via竹下河)



Merry Xmas Eve~
弱弱来开一坑 慢慢填 尽力填 也不知道闲赋了这么久水平有没有变low
有甜也有虐(要标配还是高配可以给我留言哈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4 23:10:00 +0800 CST  
PART 1

边境指挥所的营地中军帐内,修正凝视着墙上银时空形势图。


上个月从禁卫军驻银时空情报处得到消息,原本参与进天下三分的蜀主刘备,突然在大婚之际遭到刺杀身亡,铁时空方面屡次派人前去江东,劝告孙权不要趁机伐蜀,特殊时期稳定为上,孙权对此却不以为意,大肆兴兵,导致银时空形势巨变,蜀国于西南边境的魔界入口镇守力量孱弱,为魔界入侵白道时空提供了可乘之机。


他已几次三番向灸舞进言,欲带队去银时空镇守西蜀,加固入口的防御阵法,并找机会促成魏吴两国的不论联盟也好,兼并也罢,早日一统,才是对抗魔界的最好方法。


一向对自己的任何提议都表示赞同的灸舞大盟主,此次却忽然犹豫不前,欲言又止,甚至好几日都在刻意避开他的追问。


这令修感到非常不解。


自从一年前在跨时空任务中重伤了头部,被援兵救回后,他就失去了有关那次任务的所有记忆,只是偶尔从睡梦中醒来时,会后知后觉地想起在梦中一直出现的一个人。好像是名女子,皮肤很白,笑声很甜,却似总在与他捉迷藏般,躲在他的身后轻轻拍打他的肩膀,待他猛然回头却又消失,不得而见。


至此之后,凡他有关银时空的任务提案,灸舞总是吞吞吐吐把他支开,或者找理由搪塞掉,询问夏家人或者介冥镫,也是下意识就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所以他大概渐渐猜到了些什么。


他呼延觉罗修,冷酷无情的铁时空首席战斗团团长,不被允许结出爱情果实的杀伐机器,可能在银时空,那个如今对他而言遥远的、陌生的时空里,犯下了一次带着感情羁绊的错。


不过他很快也就释然,如果结局注定不会圆满,他宁愿认同自己以这样的方式消失,不再予她带来更深的伤害。


“报告,东城卫B队队长赫子峰求见!”


门外一声有力的低喝,将修从一些缥缈的思绪里拉了回来。“进来!”


“我队于时空边境抓获一名女子,胡言乱语说自己是什么江东孙尚香,她以为玩三国无双呢?并且其性格狡猾,态度恶劣,怀疑是魔界的间谍。”


赫子峰的这番陈词,让他不由沉声道:“铁克禁卫军什么时候教过你,单凭‘性格狡猾态度恶劣’,就可以怀疑是魔了?”


有着三国的名字,如果不是疯子,那就是银时空的人无误了。这虽然在铁时空高层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在普通异能行者里却鲜有人知。


“这——”赫子峰汗颜,紧张到脸部抽搐了下,随即因为动到了脸上的伤口,而发出“嘶”一声吃痛的哀嚎。


修回头,这才看见他右脸贴着块白色纱布,诧异道:“你不要告诉我你这是被她所伤。”


“这...属下无能,大意轻敌了。”赫子峰把头埋得很低,抬手奉上刚从孙尚香手里夺过来的一柄匕首。


修顿时来了兴趣,按说这赫子峰是才从禁卫军新训队里特招上来的,在近战格斗上是一等一的好手,居然能被一个女人给伤了脸。


“她现在在哪?”


“就在门外的院子里。”


“带进来。”


“是!”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4 23:11:00 +0800 CST  
PART 2

自小在江东蛮横惯了的孙尚香,哪怕是在喜欢的男生面前,都占据着绝对的主导地位,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成为阶下囚。


不仅自身武力受到了极大的压制,跟着一路寻找失踪刘备至此地的劲香团也无法施展阵法,导致被眼前这群穿着怪异,行为蛮不讲理的臭男人给一锅端,自己还落得个五花大绑的境地。


要是传回去被那个整日摆副臭脸的孙仲谋给知道,岂不被他笑死?


赫子峰行至屋外,见眼前这女子不仅毫无惧色,反倒跟占尽了理似的瞪着自己,便觉脸上的伤口烧得更慌。


“我叫你进去,我们团长要见你!”


“别碰我!我再说一遍,我是江东孙家大小姐,当今东吴书院校长孙权的妹妹,我不管里面的是什么狗屁团长,要是敢动我——喂!那是我的,你还给我!”


修斜靠在办公桌的一侧,双腿交叉,低头缓缓攘开刀鞘,匕刃寒光流转,其上清晰可见镌刻的“阿香”二字。


孙尚香想挣开押解的束缚冲上前去,奈何周身武力被封制,被守卫狠狠踹了一脚右腿的腘窝,便吃痛地跪了下去。


她何曾受过此等侮辱,又见这群人似乎对她臭二哥的名号一点都不感冒,霎时眼里就不由地包起了泪花。


“你们这是干什么?”修皱眉,见下属对一个女子这般狠厉,顿时有些不悦,“你们是怕她跑了?还是有能耐杀了我?松绑!”


孙尚香甫一抬头,看清眼前这人的长相,却呆愣在了原地。


“备...备?”


修走过去,右手稍一用力,就把孙尚香从地上提了起来。


目光所及,尽是女子眼里充盈的惊喜之色。


修受不了她那么直勾勾的注视,只得避开视线,干咳一声:“孙小姐,下属不清楚你的身份,请不要见怪。不过如果你是来找刘备的,我想,你找错地方了。”


刘备是自己在银时空的分身,而这孙尚香则是孙刘联姻的纽带,修是清楚的,只是不知这女子怎么寻夫寻到他头上来了。


“你...不是备备。”


他注意到了孙尚香眼里那一瞬从惊喜到黯然的变化。


“孙小姐,请问,你是怎么到这来的?”


“我就——喂,我都不认识你,干嘛要跟你讲啊?”孙尚香言未毕,突然探手便抓住了修手中的刀鞘,欲往回夺,却被他纹丝不动的抓握力给惊住,见偷袭不成,便又迅速用左手抽出匕刃,一个灵活的探身,便闪至他的身后,将左手的刀刃毫厘不差地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房间里的守卫一下愕然,正要施展伏瑞斯,却通通被修用传音入密制止。


孙尚香颇有傲气地瞪了眼一旁脸色难看的赫子峰,猛地搡了把修的后腰:“给我老实点,慢慢往外走,不然休怪刀剑无眼。”


于是咱们大名鼎鼎的铁时空禁卫军首席战斗团团长呼延修,就在全团士兵下巴掉完的注目下,被一个女人劫持出了营地。


临别前修还不紧不慢地用传音交代大家不要跟过来。


就这么走了有几里路,进了一处茂盛的桦树林,修察觉身后的人突然不动了。


“孙小姐,有什么问题吗?”他好心地询问道,“需不需要我给你指路?”


“你...少废话!”


“你这么一直举着刀,手不会酸么?”


孙尚香被他呛住,哼了一声,放下刀,欲从他手里再次抢夺刀鞘。


修也没想再逗她,便松了手,顺带轻笑了声。


孙尚香怎么听也觉着他的笑声带了几分促狭,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随即又转移话题道:“我见你也是有权势之人,我便问你,你知道蜀汉书院校长刘备的下落吗?”


“我知道啊。”


又是熟悉的、似被火光突然点亮般的双眼,近近凑到他跟前:“快告诉我,他在哪?他已经失踪半个月了,我也找了他半个月了......”


修看了看她,张张嘴,又转而看着地下。


女子眼中对爱的执着太过浓烈,以致于令他不知该如何开口。


说或不说,于她而言,都太过残忍。


“算了。”她突然便转身,朝着一个连她自己也不清楚的方向走去,脚下踏着落叶沙沙作响。


修看着她的背影,忽觉心头有一丝说不上来的酸楚:


“他死了。”


那道背影突然怔住,过了好久好久,才缓缓侧过头:“我警告你,这种玩笑,不可以乱开,一点也不好笑。”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铁克禁卫军的情报系统,从来不会出错。”


话音未落,他就见细长的刀鞘如一支箭矢般呼啸着被她掷了过来,他忙不迭挥手挡开,不容小觑的力道刚好砸在麻筋上,让他痛到甩手。再一看,眼前却已没了她的身影。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4 23:12:00 +0800 CST  
大家早安
Merry Xmas~
有什么想看的尽量早点和我说
指不定是最后一次开坑呢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5 09:14:00 +0800 CST  
我觉得我现在文风有点迷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5 23:11:00 +0800 CST  
那个(对我)感兴趣的老铁可以加这个我刚建的群:392570789
然后我会把之前的文放到群文件里面,需要的自取,一个一个发太蛋痛了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6 09:54:00 +0800 CST  
PART 3

修抬头望了眼天,云层厚积,夏初傍夜,恐要下雨。


驻守此地两月有余,与他而言方圆十里的地形情势早已烂熟于心,这片桦树林少说也有20平方公里,看她闷头乱走的样子......


罢了。管他什么当值期间主官不能擅自离营的规矩。


修弯腰拾起刀鞘,别在腰间,便朝着孙尚香消失的方向追去。


天将将要黑尽的时候,果不其然开始飘起细碎的雨线。他听见前方有异响,便悄悄匿在一棵树干后。


她在干嘛?鬼打墙是怎样?


修双手环抱,有些好笑地望着前方的孙尚香,一副要走不走,东张西望,神经衰弱的模样。


“喂,”


“啊!!”


孙尚香猛一回头就看见面前杵着一张月色里模糊不清的脸,顿时就吓得尖叫起来。


修的五官都快被她的超高分贝震得拧在了一起,不行不行,回去务必要叫阿扣用音叉来检查一下听力了。


“你到底是人是鬼啊!!”


修挑眉,女生果然都没差:“我是鬼诶,还是色鬼的那种。”


他忘记眼前这位可是在史书上就寝都要带刀的烈女子,条件反射般一个抬膝就朝他的下身踢了过来,修惊得连忙用手挡住:“孙小姐,你是想让我断子绝孙吗?!”


孙尚香这才看清眼前是谁,彼一想到刚才他信誓旦旦说刘备已死,就一肚子气,便奋力用双手推开他:“你不是什么禁卫军军伟大的团长大人吗?怎么总是喜欢开这种低级的玩笑?还以为你跟你那班下属不一样,原来不过是蛇鼠一窝。我请你,不要一直跟着我好吗,虽然我武力指数是不一定有你高啦,但你要再敢来惹我看看!”


修有些后悔,他也的确太少与女生相处了,刚才不过是随口一说想逗逗她,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


孙尚香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便转身要走,谁知却忽觉浑身一软,两眼发黑,顺势就要栽倒下去。


修一怔,连连上前去扶住她:“你怎么了?”


“你不要碰我...”孙尚香想挣脱他的双臂,奈何却根本施展不了力气。


修凝眉,也不管她说什么,正欲探手去试她额间的温度,却赫然发掘手掌上湿漉漉的并非她身上的雨水,而是殷红的血水。


“你怎么回事?连被人暗算了都不知道吗?!”修一下慌了神,之前只顾慢慢跟在她后面,没曾想过他的辖区还可能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孙尚香虚睁着眼,靠在他的臂间,望着他,用仅有的几分力气,讪笑道:“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干的...?”


修差点被她这番话呛出内伤,气急便吼她道:“我要杀你早杀了,还用等到现在?自己身体几斤几两搞不清楚状况吗?!你这血再被你多流几分钟,我看命都要没了!”


他以为孙尚香要继续跟他吵,谁料她却突然笑了笑:“你这个样子...好像我的备备哦。”


-


东城卫今天值班的宣传股长有点难为情,按说每天他负责的就是记录团里的大新闻,但是他们团长一天之内被一个女人给用冷兵器劫持走,晚上又抱着那个昏迷的女人回营,这样的新闻倒是够大了,但要是真被他写出来,可能要被他的冷血团长给发配到时空缝隙吧。


宣传股长还在板报前踌躇,就见赫子峰急急忙忙从团长中军帐里面跑出来,便把他拽住道:“喂,里面到底怎样一回事啊?给老弟我讲讲?”


“哎呀你就别耽误我了!不就是团长抱了个受伤的身份成迷的女人回来嘛,现在叫我去附近村落找女医生,这荒郊野岭的,想找个女的都不容易,我上哪去找女医生啊!”


“你说,那女人是不是被咱们给团长看上了?”宣传股长一脸八卦。


“额,你也这么觉得吼?”


“那要我说你不如别去找咯,也算帮我们团长一把嘛。”


“你在说什么啊,那女生被暗器所伤,加上下雨,失血过多,现在只是暂时止住了血,如果不找医生把暗器拔出来,要是真死了,我再去哪给团长找个能看上的妹子啊?!”


-


最终赫子峰带着小队把整个辖区都翻遍了,果然是连个女的都没找到。


回来报告的时候,修的脸色很不好看。


一群平日里只会打打杀杀的大男人,挤在中军帐里干着急。


驻地的异能军医有些尴尬,暗器伤在后脊背这样一个敏感的位置,所有人现在已经一致认定这就是团长的女人,他可不敢主动提出来治。


“不如...咳,团长,不如还是您来吧,是您救了他,这样孙小姐醒了,也不会太为难您。我在外面给您指导,不会有问题的。”


异能军医在众人的眼色暗示下,措辞半天才把话吐了出来。


修闻言一愣,犹豫地看着卧在他床上昏迷不醒的孙尚香,即使覆着绒毯挂着点滴,脸上也仍是毫无血色,如果他们什么都不做的话,可能真的连今晚都撑不过去了。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6 20:14:00 +0800 CST  
我就问修是拔还是不拔
这可是涉及到某香的清白之身呢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6 20:24:00 +0800 CST  
又写完了一章,但要是马上就发,我岂不是很没有架子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7 16:14:00 +0800 CST  
PART 4

营地驻车场的某个角落里,一辆军用Humvee两扇前门虚掩着,一名男子正靠在驾驶位上,奔尼帽盖在脸上,仰面小憩。昨晚被那女子反复的高烧折腾得够呛,床又被她占了去,索性下半夜只好提着手电去巡了岗。


饶是他呼延修对自己用了一万次摄心术,脑海中还是无法控制地弹出昨晚的画面,令他心底总不合时宜地腾起一股燥热。


平常心,平常心。他如此告诫自己道。


忽然就觉头侧传来一丝微凉的触感,像是指腹在轻轻滑蹭着他的短发。


脑袋稍稍一挪,躲开。拿掉脸上的奔尼帽,歪头,对视。


副驾位上的孙尚香,此刻距他也不过咫尺之距,脸颊已恢复红润,一双灵动的眸子正扑闪地望着自己。


修喉咙动了动,不知说什么,便又避开她的目光,望着前方,道:“醒了?”


“你这是...”孙尚香答非所问,仍怔怔地指着她方才所触及的地方。他的右后脑,一处不甚明显,细看却又狰狞骇人的疤痕。


修知她所指,淡淡答道:“以前执行任务留下的弹痕,现在弹头都还在里面,后来侥幸存活,却忘了很多事。不过现在想来,还要感谢那个人。”


“为什么?”


“都过去了。”


孙尚香闻言,却叹了口气,修不明所以,瞥向她。


“我也曾用铳杀过人。”


铳,大概是枪在银时空的叫法。修看着她,脸上依次闪过自责、不安、后悔。


“我没有权力去判定你的对错,不过看你的表情,我知道一定有什么原因使然。”


修将那把刻着她名字的匕首,原封不动地还到了她手上。


这才瞄见她身上穿的,皆是他昨晚拿剪刀干了坏事之后,留在床头的他的衣服,最外面还套着一件显眼到不行的、专属的团长夹克:“你...你就穿成这样横穿了整个营地?”


孙尚香立刻便反应过来,脸红了大半截:“啊不然嘞!难道要我裸...要我不穿啊?!”


不提还好,一提“裸”字,修也开始脸红了,压低声音道:“那你也,别这么明目张胆啊,这样被下属看到,会误会的。”


“我、你你,他们说是你把我衣服剪坏的,我还没找你赔嘞!你好意思说我!”


修见她越说越起劲,只好把脸埋进帽子里,这帮手下,平时一口一个团长,关键时刻出卖他比卖菜还容易。


“你说!你你你,你昨晚都,看见什么了!”


-


昨晚修确实是被自己一干下属给强推进房间的。然后赫子峰就把一群人给赶了出去,独留下异能军医在门外,隔空喊话:


“那个,团长,你先用剪刀,沿着后背把衣服剪开,注意避开伤口,不要碰到了。”


“然后再轻轻将暗器拔出,动作要快,之后迅速止血。”


修尽量控制自己的手保持稳定,且不要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但他的确也太少经历此等红尘事,不一会便涨红了脸。


但当他最终拔出那柄镖型暗器,见到深赫的伤口,开始汩汩往外渗血,刹那间有一阵莫名的心疼遍布其身。彼时孙尚香似被疼痛惊醒,迷迷糊糊地便抓着他的手乱语道:


“备备...是你吗?你在哪...我好痛,好想你...”


“你一定还活着的对吧...你回来见见我吧。这一年你一直避着我,我知道,你有话想对我说,我说过我会等你一辈子的...”


修不明白,人在痛到极点的时候,怎么心里想着念着的,都还能是另外一个人。


他忽然开始有一点羡慕,也有一点瞧不起那个刘备了。有什么话不能早一点跟她说呢?非要等到失去了才后悔么。


-


“我就...没看到什么啊。”修一时语塞,堂而皇之地开始拨弄起车子的雨刷起来。


“你明明就是在心虚!”孙尚香一眼识破修的故作镇定。


“那你想我看到什么嘛!反正还不就...那个样子。”修拿她没办法,只得破罐子破摔地瞪着她。


孙尚香一听更来气,所以他现在是在质疑她的身材...吗?!


“我说你,你叫什么来着,”孙尚香说着便抓起自己胸口上别着的,他的姓名牌,“呼延觉罗·修。有没搞错这么长...我不管,你要赔我。”


修也不反驳,知道自己占了女生便宜理亏,便挑眉侧目道:“你想怎么样?”


“我要你,帮我查清楚,是谁暗算我。”


“这不用你说。在我的辖区出了问题,还特地用我无法察觉的冷兵器,我自然要查清楚。”


“那,我要你,帮我找刘备。”孙尚香扬起脑袋,她早就料到了。


“我不是跟你说过他已经——”修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深刻地记得昨晚她痛苦思念的模样。


“我不信。总之,我知道他还活着。你不是团长吗?你办公室不是挂着我们那边的形势地图吗?我不管你究竟是什么人,要做什么事,但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帮我找到刘备。”


修不说话,凝眉望着眼前这名女子,她眼中的那份坚定与执着,强大到可怕。


叹了口气,他让步道:“好,我会尽力。不过你现在这样子一时半会也无法穿梭时空,就先在我这把伤养好。”


孙尚香满意地勾起嘴角,见他望着窗外不说话,便下了车。一面自顾自往回走,一面摊开掌心,望着手中那枚小小的、愈发滚烫的神风匹克,止不住地绽放笑容。


备备,你说过,只要你还在,它就会一直替你陪着我,我知道,你一定还活着。


修左手拄着窗框,手掌撑头,出神地望着她的背影。


这傻丫头,在笑什么呢。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7 22:42:00 +0800 CST  
怎么办,小香香的身材被某大条修质疑了,如何挽尊?!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7 22:49:00 +0800 CST  
PART 5

小半月过去,大小姐脾气的孙尚香倒是对团长卧室习惯得非常快,可怜某修只能在卧室外的大帐里搭了个简易的行军床,每晚都要接受凉风嗖嗖的摧残。


某晚他刚刚查了哨入睡,忽觉有人在晃自己的手臂,差点没被她晃跌到地上去。


“...有事?”修从凹下去的行军床里梭起来,见眼前的女子,穿着他的睡衣,睁着那双乌黑的眼睛望着自己。


“就...那个,我...”


“孙小姐,我才刚刚躺下,你不说我继续睡了。”修无奈,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哎呀你起来啦,”孙尚香又把作势要躺下去的修拉了起来,“我已经半个月没有洗澡了啦!”


修差点没真的摔下来:“外面岗哨会听见啦拜托,你是一个女生,含蓄点行不行?”


“不行,火烧眉毛了啦!”料想她孙尚香养尊处优惯了,能坚持到今日异能军医首肯,实属非常不易。营地又没有女生浴室,大白天去真是要尴尬到爆了。


“那你去啊,我同意了。”修迷迷糊糊的,一头便栽了回去。


孙尚香气得差点没祭出赤炎精灵对他脸上来一箭:“同意你个大头鬼啦!你们这个营地这么过时,浴室隔这么远,要是又有人暗算我怎么办?你护送我过去会比较...安全一点嘛。”


“明里暗里几十层哨......”“......OKOK。”


呼延修今日总算是体会到,身边有个女生怕阿飘是怎样一种体验了。


就这么拖着一只无尾熊样披着他外套的女生,堂哉皇哉地到浴室门口,修能够感觉到沿路的几十层哨,只怕是全部都在偷笑。


“到了,没有人暗算你。”


修把她撂在浴室门口就要往回走。


“诶!喂!”孙尚香以为他真要走,赶紧跟上他。


“你到底洗不洗。”


“......”委屈巴巴。


“你还要我护送你洗澡吗?”


“......”委屈巴巴+1


呼延修又妥协了。他今天都对这个女人妥协两次了。


收了收肩上御寒的大衣,修跨进浴室,摁开灯,吼了声:“里面有人吗?”


隔了半晌:“有...有!”一名年轻的士兵从隔间畏畏缩缩地探出头来,四周还弥漫着香烟的气味。


“滚出去抽!”修没想到早就宵禁了都还有人,顿时有些恼火,瞪着那名士兵仓皇了逃出去,索性亲自把隔间挨个检查了一遍。


大名鼎鼎无人能敌,铁时空之柱石,禁卫军之楷模呼延觉罗修,居然有一天会在冷风瑟瑟的浴室门口给一个女生站岗。


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好像遇到克星了。


还是早点把她送走吧,不然他伟岸的团长形象真的要毁于一旦。


“啊!!”


又是熟悉的尖叫声,修心想。


诶,不对,出事了?!


修下意识便冲了进去,即使隔间有门,却也没有完全挡住,修只觉得自己眼神不听使唤,一下就瞄见了孙尚香白皙的脚踝。深吸一口气捂住涨红的脸,无可奈何地背过身,道:“这次又是什么鬼?”


“不,不是鬼,是蛇啦!”


-


翌日一大早,吃完早餐,修便叫她收拾收拾。


方才在餐厅里,他假装没看见全营士兵看自己的眼神。昨晚修抓蛇时浴室里传出来的那一系列女生的尖叫,以及修喘着粗气一而再再而三的“你小声一点!”,真是令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们觉得朕心甚慰可喜可贺奔走相告。


“吼,这么急着赶我走哦?”


“...???”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啦,你真是比我家那个刘备还呆诶。那...你的衣服?”孙尚香甩了甩身上印了禁卫军Logo卫衣的空荡荡的袖子。


“送你了。”修挠挠头,正要说好像也没啥可收拾的,就见门外以赫子峰为首的,挤了一群士兵进来,手里还提溜着水果、坚果、蛋糕等一系列修平时搜都搜不出来的好东西。


“阿香姑娘,这些手信我们也送~你~了~要常回来看看我们喔~”士兵们把礼物都打包起来,塞进了不知谁的行军袋里。


“孙小姐出身名门,你们,要用尊称。”修觉得自己应该纠正一下。


“喔,那就团~长~夫~人~”


呼延修现在只想赶紧把孙尚香送走,有多远送多远。


临走之际,孙尚香若有所思般,似想起一件重要的事:“那个,赫队长,之前不小心伤了你,现在我跟你道歉。”


“啊,没事没事!”赫子峰傻笑着摸了摸早已结疤的脸。


修一把推开笑嘻嘻挡在门口的赫子峰和众下属,抓起行军袋,哦不,手信袋就往车上走。


本以为上了车就清静了,谁知刚一开出营门,整个大营便传出了震天动地的吼声:


“恭送团长夫人!”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8 19:34:00 +0800 CST  
咦,我最近怎么这么勤快
怎么办,某木头修要亲手把到手的老婆送走了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8 19:35:00 +0800 CST  
昨晚上因为突然的思如泉涌我就一直在床上YY,结果就三四点都没睡着
怎么办还有两个小时就考试了,我好方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9 07:55:00 +0800 CST  
号外~
竹下我即将迎来大学阶段最难的一场专业课考试
然后本文大概也快结束甜齁的日常了
需要一点时间好好构思一下
决定暂时停更到8号(当然也说不定我放弃挣扎又回来写了呢
大家明年见啦~
(还木有加群的可以加一下392570789,最新动态我会先在里边通知啦)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7-12-29 22:04:00 +0800 CST  
祝大家新年快乐
大吉大利天天吃鸡
没对象的赶紧找到对象
没实现的愿望赶紧实现~

另外可能会不定时更文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8-01-01 00:30:00 +0800 CST  
嗯!
今天不仅看到了凯凯王的路演!
昨晚最难的考试还考了70+!
非常巨无比开心!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8-01-09 20:13:00 +0800 CST  
我随口一说你们怎么还当真了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8-01-10 18:38:00 +0800 CST  
PART 6

送走了孙尚香,又被灸舞叫去开会讨论银时空混乱的战况。


最近那颗嵌在头骨里的弹头似乎有点移位,被夏天抓着又去医院拍了副CT,仍旧是老样子——消不掉取不出。头疼越来越频繁,几近彻夜难眠。与其如此,他觉得不如将大把辗转的时间耗在那些堆砌的文件上,索性常常加班到午夜。


关掉九五招待所最后一盏灯,呼延修手指轻轻捏着根燃了一半的香烟,沿着昏暗冷清的街道独自闲步。战斗团长的身份令他需要随时保持清醒,止疼药的用量必须限制,故而只能在每次发作时依赖烟草。


就在快到家时,他觉察到前方似有两名潜行的异能行者。


顺手在一旁的垃圾桶上把烟头旋转着掐灭,暗暗跟了上去。


他却没料到自家门前的台阶上怎会坐着个人,双手抱膝,脑袋埋在腿里,像是在打瞌睡。


还在疑惑,二人已先动了手,从怀里掏出的赫然是之前伤了孙尚香的同类暗器。


台阶上的人还在酣睡,殊不知已有两道脱手镖射向了自己。他只来得及定住二人,却无法阻止已高速飞出的暗镖,只得全力瞬移过去,试图用手上的风气旋滞住两道暗镖,不想竟有一边失了手,尖锐的镖头擦着他的小臂划了过去,所幸只是钉在了家门上。


那二人异能指数也不低,只用了几秒便挣开定身,旋即遁去。


怕是调虎离山,便也不再追,三两步走上前去,台阶上那人方才迷迷糊糊抬起头:


“...发生什么事了?”


呼延修眼神复杂地望着坐在台阶上揉着脖子的孙尚香。


甫一想到她如此没有防备心,就很来气:


“居然一个人在这睡觉?怎么,不怕鬼了?”


阿香撅了噘嘴,强行撑住颜面道:


“本、本小姐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要你管我哦!...阿嚏!”


修无语,真是服了这位死鸭子嘴硬的孙大小姐了。


脱下皮夹克搭在她肩上,转身摘下门上那枚暗器,拽着她进了屋。


“喂,你怎么受伤了!”


“我没事。”


“欸,喂,你等一下啦!”


“我说了没事。”


阿香总算是挣脱开来,转而把他的手臂高高杵近他眼前:“你自己看清楚,明明就还在流血!你们男生真的很奇怪欸,不管怎么样受伤都喜欢说自己没事?那是怎样才算有事?”


修挡开:“死不了。”


当然他是不可能拗得过某大小姐的倔脾气的,本来是想质问她为什么没走,却莫名其妙地就被她推到了沙发上乖乖就范,小臂被她里三层外三层地包成了粽子。


“大小姐,你是不是对皮外伤有什么误解?”


阿香这次却破天荒没有跟他打嘴仗,只是眼神突然就暗了下来:“我当年亲眼看着我大哥被人杀害,在我面前倒下,一直安慰我说他没事,我却一点救护的本领也不会......我真的不希望我在乎的人,再出什么差池了。”


修的心一下软了。被她一直捧着的小臂微微一动,便握住了她的右手。


微凉柔软的触感,带着丝丝汗意,他能感受到,她的手掌本有些颤抖,此时又平静下来,轻轻回握着他。


相对无言。


他知道她一定有什么未完成的事,而且必定是在心里纠葛已久,不然干嘛临时折返。清楚他住址的下属也就那么几个,是谁带她来的大概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已经并不重要。


“呼延团长,我能问你个问题吗?”最终她还是若鼓足万千勇气般,抬头望向了他。


“嗯,”沙发旁柔黄的灯光照在她的脸颊上,那几分纠结、试探、期待,被细心的他尽收眼底,他忍不住轻轻用食指刮了下她的脸颊,“没事,你问吧。”


“你叫呼延觉罗修,而不是刘备。”


“嗯。”


“那你,认识这个吗?”


阿香摊开左手,神风匹克赫然出现在手心里。


那几秒钟对她来讲,是漫长而煎熬的。从见他第一面便觉得有某种熟悉之感。趁受伤赖在他身边细细观察了半个月,她不相信以她对备备的了解会有偏差。他做事专注的样子,思索问题时拧眉的神态,被逗时不知所措的模样,被她犟嘴时无奈的眼神......甚至是他身上并不明显的、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的味道,却至始至终带给她想要亲近的冲动。


她希望能得到一个答案,哪怕,他已然忘记了她。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8-01-11 00:52:00 +0800 CST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被木头送走的妹子又主动回来了
下一章不来点小粉红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楼主 竹下河_漫天云  发布于 2018-01-11 01:04:00 +0800 CST  

楼主:竹下河_漫天云

字数:108133

发表时间:2017-12-25 07:1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3-01-08 10:06:49 +0800 CST

评论数:430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