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败战神】第八百九十七节 安息殿

大家别忘了点击 【 右边 】 的 【 签到 】
----------------------------------------------------------------------
电脑阅读地址:
http://book.zongheng.com/chapter/notorder/251393/8045996.html
手机阅读地址:
http://wap.zongheng.com/chapter?bookid=251393&cid=8045996
你的每一个点击,每一张红票,每一个收藏,每一条书评都是对方想的支持。
红票免费,注册纵横账号之后积分达到一定数量就会有红票,每个账号都可以【收藏】《不败战神》。
红票和收藏是对一本书最直观的肯定,希望大家能够都去收藏投票。
上架之前贴吧不提供文字更新,请大家移步纵横直接阅读。
----------------------------------------------------------------------
阿信的动作出人意料又简单无比,他松开手中的不死剑。不死剑坠入安息之海,没有溅起半点浪花。
这是?大家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解,秋天擎的【锁清秋】已经牢牢控制了局面,大家都在等待阿信用什么惊天手段翻盘。
【锁清秋】的气息并不强悍,但是杀机如雾,完全把安息之海笼罩,阿信避无可避。兵团之间的战斗,非常忌讳没有任何空间,缺乏空间往往意味着双方必须决一死战。
眼下的局面就是如此。
秋天擎的【锁清秋】牢牢控制局面,阿信固然无法闪避迂回,而秋天擎的兵团也同样无法移动。
阿信如果能打破【锁清秋】,秋天擎和他的兵团必然遭受重创。而如果阿信无法冲出【锁清秋】,那他就只有一个结果,死在阵中。
火将军暗自摇头,遂让秋天擎的【锁清秋】还不是真正的法则领域,但是它已经无限接近,他想不到什么手段能够逃出来。哪怕就是他自己身陷其中,只怕也是插翅难飞。
他的名气比起秋天擎丝毫不弱,但是此刻对秋天擎大为佩服。秋家真是逆天,出了一个秋旭华,竟然又出一个秋天擎。
本来他对那名叫做信的魂将还有几分期待,上*将军阶给他太多想象的空间。但是看到阿信吧手中的不死剑丢入安息之海,他大失所望。
他自嘲一笑,这才正常,梅斯菲尔德家族只不过是个小名门,怎么可能会有真正的上*将魂将?
可惜不是光明骑士团,他心里有些嘀咕。如果是光明骑士团,那就完美了,光明骑士团是他们的主要目标,既能够实现目的,有能够消耗秋家的实力,一石双鸟。
战阵内,秋之法则弥漫,灰色的雾气悄无声息渗入阿信和虚影士兵的身体,他们身上生长出一朵朵白色的秋霜,枯萎、腐败、凋零的气息从他们身上弥漫开来,他们就像想秋天的树林。
白色的秋霜就像妖异的苔藓,在他们体表生长,他们生机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凋零。只一会,他们体表有三分之一的地方被秋霜覆盖,当他们的身体被秋霜完全覆盖,他们的生命便走到尽头。
他们没有肉体,但是他们同样会彻底消散,到那时,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来。
吉泽看的心底只抽冷气,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法则领域,虽然不是完整的法则领域,但是它已经无限接近法则领域,或者说它已经有许多法则领域的特点。比如秋霜,那是秋之法则侵蚀的结果。圣域任何的能量罩,在它面前都像空气一样。它的侵蚀并非在能量的层面上,这才是它最可怕的地方。
就在此时,平静的安息之海忽然发生变化。
安息之海宛如活过来,漆黑如墨的海水,沿着锁链向上蔓延,所过之处,锁链上明亮的金纹立即黯淡,灰白的锁链被染成黑色锁链,看上去异常的诡异。
黑色的海水不仅仅沿着灰白锁链蔓延,整个海面在抬升,就仿佛身不见底的海底,有什么怪物在苏醒。
令人吃惊的是阿信他们,没有任何挪动闪避的动作。虚影士兵他们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和方位,一动不动。
漆黑如墨的海水,漫过最底层虚影士兵的脚踝,士兵身上的红线裂痕陡然变得明亮。海水漫过他们的小腿、大腿、腰,苍白冰冷的秋霜,被海水面漫过,瞬间消融。
不断抬升的安息之海,就像一只恐怖而贪婪的怪兽,吞噬着它能吞噬的一切。
这是什么手段?
吉泽傻眼了,那黑水是什么鬼?对方的战阵,可是几乎完美模拟了法则领域,那些灰白锁链上的金纹,就是秋之法则,可是在黑水面前没有任何抵抗力。
这这这……
吉泽的目光紧紧盯着安息之海,他现在才明白,自己忽视了安息之海。他一会皱着眉头,一会松开,觉得满脑子一片混乱。黑色的海水到底是算什么?一种能量?不对,任何能量都无法如此轻易击败秋之法则。法则?吉泽同样摇头,法则之间的碰撞,绝对不可能这么悄无声息,除非两者的等阶有着巨大的差距。
【锁清秋】的秋之法则,已经无限接近法则领域,比它还高阶,那就只有法则领域了。
难道安息之海是一片法则领域?吉泽有些傻眼。
火将军脸上的表情呆滞,他眼睁睁看着黑色海水沿着灰色锁链蔓延。他心里别扭得很,刚才万道锁链垂下,像藤蔓疯狂生长。现在黑色的海水同样想藤蔓般,沿着灰白锁链疯狂生长。
风水轮流转么?
海水竟然能够侵蚀锁链,火将军心中可谓震惊,但是……
他的目光落在不断抬升的海面,汹涌的海水,就像可怕的怪兽,疯狂吞噬着虚影士兵。可是上方的虚影士兵,却纹丝不动,就像对上升的海水视若无睹。
献祭?
火将军觉得自己看不懂,是的,有太多地方他看不懂。
阿信可以猜得到大家的脸色,嘴角浮现一缕微不可察的笑容,他们怎么可能猜得到?
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安息之海。
他从一开始便没有打算用不死剑的残魂去和对方死拼,他舍不得。虽然这些残魂都只剩下一些执念,但是也正是如此,他舍不得。他们的执念是如此之深,但是依然只是执念,一旦受损,他们便会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什么都不会留下。
他一点都舍不得。
他还有其他办法,那就是安息之海。
没有人知道,安息之海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它是从何而来。他们都忽视了安息之海,这片黑色却深不可测的海洋。
安息之海,是南十字兵团上下,花了无数时间打造而成。它的前身是一片死海,弥漫死气,哪怕稍微靠近一点,都会被死气侵蚀。后来团长发现,死气就是死亡法则,对于生者来说就是剧毒,对死者来说,却是福地。
而且最奇妙的是,死海的深处,死气最浓郁地带的中心有一处海眼,却孕育着惊人的生机。
死中化生,枯骨生莲。
兵团立即意识到这片死海的玄妙,找来无数奇珍异宝、生魂之物丢入这片死海,并且在海眼建造一座安息魂殿,为生殿。又在死海其他处,建造十二座偏殿,微死殿,镇守死海。每一座死殿和生殿之间,用锁链相连,挂满牺牲士兵的铭牌。
这才是安息之海,倾南十字兵团全力打造的安息之海,一万年的孕育,它已经完成蜕变。
别人会忽略安息之海的威力,但是阿信不会,因为当年他曾经亲自参与其中。南十字兵团对法则不精通,但是死中化生他们知道是何等的神奇。他们没有想过去改变它,只是不断滋养它,时间的孕育,最终铸就无上威能。
秋天擎的秋之法则,确实非同小可,尤其境界之高,让人无可抵挡。可倘若秋天擎在罪域生活过,他一定会知道,不同的法则之间,其本身同样有高下之分。
最强大最复杂最浩瀚的三大基本法则,亦是法则体系的三大主干,那就是时间、空间、生死。
黑色的海水原本只有死气,唯有海眼才有生机,但是经历万年滋养,当年的那些奇珍异宝早就被死海花去。安息殿的转化,安息之海的生死两气,再也不像当年那般泾渭分明,而是逐渐融为一体。
跟着吉泽他们混了段时间,阿信对法则的理解是深刻得多。他以前就对此有所感悟,只是那层窗户纸始终没有捅破,吉泽他们稍微点拨,很多地方就豁然开朗。
当他接过不死剑,便生出许多明悟。安息之海与十三殿、兵团残魂已经彻底融为一体,这也是为何安息之海在不死剑中。
明白这些之后,他便心生定计。
安息之海本身的力量便极为可怕,只要把安息之海本身的力量激发,便已足够。
果然如他所料,秋之法则锁链,遇到蕴含生死法则的海水,顿时被侵蚀。
这是法则的鸿沟,无法逾越。
感受到己方的秋之法则,在以惊人的速度消减,战阵的运转变得无比滞涩。秋天擎的脸色大变,怎么可能?
黑色海水沿着锁链疯狂蔓延,给秋天擎带来极大的压力。秋之法则像冰雪般消融,更是令他感到恐惧。
黑色海水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自己的秋之发则如此不堪一击?
秋天擎知道此时没有退路,他怒吼一声,口中喷出一蓬血雾。血雾喷在锁链上,迅速渗入锁链,消失不见,锁链的光芒暴涨,锁链另一端黑色蔓延的势头都然受到遏制。
其他将士见状,不约而同咬破舌头,一口精血喷在自己的锁链上,黑色蔓延的势头果然大减。
锁链光芒暴涨。
森冷的寒意笼罩安息之海,秋霜再次出现,这次比刚才更厚,厚厚的秋霜沿着锁链蔓延,黑色节节败退。
阿信无动于衷,就像没有看到一般。
此时海面上,只剩下阿信一个人,所有的虚影士兵海全都被海水淹没,阿信没有理会重新浮现的秋霜,他看着脚下的海面,露出期待之色。
轰隆!
安息之海深处一声巨响,海面陡然怒涛翻滚,狂风呼啸,好似有无数孽龙在兴风作浪。
踏在海面的阿信巍然不动,他目光暴涨,脸上难掩兴奋之色,口中暴喝:“出来吧!”
轰隆之声不绝于耳,海底深处,有如山崩地裂。
天空骤然暗下来,乌云从四面八方汇集,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的天,转眼间乌云低垂,有如黑夜。银色的闪电,在厚厚的云层剑滚滚,沉闷的雷音就像在众人心中敲响的重鼓。
所有人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天生异象!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生异象!传说当有了不得的东西出世、碰撞,就会有异象相随。所谓异象,实际上是法则之间的共鸣。但是要引起天地间的法则与之共鸣,是极为困难。在罪域相对还要容易殿,顾雪曾经顿悟而天空出现彩虹。可是在能量无比充沛的圣域,引起天地间法则共鸣的难度之大,比罪域不知要高多少倍,天生异象也就成为一种传说。
大家不自主屏住呼吸,瞪大眼睛,唯恐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圣洲其他城市,此时不断有人飞上天空,满脸骇然地看着秋杀院所在的方向。他们能够感受周围的能量变得异常。虽然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但是天生异象,绝对是强悍无比的东西。
就连唐天,都是目瞪口呆。在自己手上没有什么动静的安息之海,在阿信手上竟然能够引起天地异象,真是太厉害了!
少年简直太有眼光!
唐天一边洋洋得意赞美自己的眼光,一边瞪大眼睛,他也充满好奇。毕竟不死剑是他不带出来,而且还是那么震撼人心的一幕。
在他的心里,他只觉得兴奋和期待,无论什么样的大场面,不死剑都配得上!
他们就是一帮传奇!
此时压力最大无疑是秋天擎,本来气势大涨的秋霜,突然遇到一股无形的阻力。他的脸色一变,秋之法则从来都无物可挡啊,连能量罩都无法阻挡。这股无形的阻力是什么?
他心中还在疑虑,天空的异象把他吓得魂飞魄散,脸刷地一下惨白如纸。自开战以来,他第一次心生退意。连传说中的天生异象都出来了,自己面前是什么鬼?
恐怖的声势,便几乎瞬间把秋天擎的战意击溃。
秋天擎猛地一咬舌尖,鲜血的腥味在他嘴里弥漫,剧痛让他神智清醒了几分。他心中升起一丝后怕,他身经百战,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坚定。哪怕一丝犹豫和畏惧,只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这是死中求生的局面,生机只有从死战中求来。
他飞到将士中间,神色虔诚,低声念诵:“圣域秋氏,绵延万年,薪火传承,惟吾之秋。”
他每念一句,他周围士兵身体便冒出一缕白色雾气,转眼间,白色雾气便笼罩整个秋杀兵团。
黑色怒海之上,一团白色雾气如云朵,垂下万道锁链。
轰!
一声巨响,无数黑色浪花陡然炸开。
一座巍峨古朴的青铜殿缓缓浮出水面,青铜殿大门紧闭,上面镌刻着四颗黑色星辰,组成一个不规则的十字。在四面墙上刻着“毋佑永安”四个字。十二根红绳,一端系在殿顶,另一端没入安息之海深处,它绷得笔直。
唐天觉得这座青铜殿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过了一会,他猛地一拍脑袋,这不是南十字兵团的魂殿吗?
他楞了一下,心中一动,难道……
阿信没有抬头看天空一眼,他的目光根本没有离开脚下安息之海哪怕片刻。当他看到青铜殿,喃喃低语

楼主 广岳天  发布于 2015-08-04 20:42:00 +0800 CST  

楼主:广岳天

字数:4716

发表时间:2015-08-05 04:4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1-11 19:43:23 +0800 CST

评论数:2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