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败战神】第九百十四节 审判刑柱 【第一更】

大家别忘了点击 【 右边 】 的 【 签到 】
----------------------------------------------------------------------
电脑阅读地址:
http://book.zongheng.com/chapter/notorder/251393/8099689.html
手机阅读地址:
http://wap.zongheng.com/chapter?bookid=251393&cid=8099689
你的每一个点击,每一张红票,每一个收藏,每一条书评都是对方想的支持。
红票免费,注册纵横账号之后积分达到一定数量就会有红票,每个账号都可以【收藏】《不败战神》。
红票和收藏是对一本书最直观的肯定,希望大家能够都去收藏投票。
上架之前贴吧不提供文字更新,请大家移步纵横直接阅读。
----------------------------------------------------------------------
纯正柔和的白色圣炎,依然神圣威严,散发着令人膜拜服从的气息。但是眼前的一幕,却透着难以形容的诡异,在场每个人背脊生寒。
修斯长老的头颅被击碎,露出半截断裂的脖子,大家能够清楚看到惨白的森森颈骨和模糊一片的血肉。正常情况下,从那里喷涌的鲜血甚至会形成一蓬血雾。但是诡异的是,没有半滴鲜血从修斯血肉模糊的脖子断裂处涌出。
呼,一缕乳白色的圣炎从修斯长老的脖子冒出来。
无头的修斯长老,木桩般的身体挺立不倒,纹丝不动就像一根插在地面的人形蜡烛。
白色的圣炎,无声吞吐。
修斯的血肉就像油脂白蜡般融化,被白色的圣炎吞噬。众人眼睁睁看着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融化,圣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壮大。
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大家心中充满不安,就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但是没有人知道该怎么阻止,连头颅击碎都没用,他们只能静观其变。
修斯长老的身体仿佛是圣炎最好的燃料,燃烧的极快,转眼间圣炎就燃烧到修斯长老的腰部,原本胳膊粗的圣炎,此时壮大百倍。
熊熊燃烧的圣炎,不断向四面八方喷涌,只剩下半截身体的修斯,此时从人形蜡烛变成粗大的人形火炬。
众人无不脸色微变,靠得近的人纷纷后退。圣炎变得壮大,也变得危险。
唐天紧紧盯着正在燃烧的尸体,他的额头密布一层细密的汗珠,背上更是被汗水浸透。
他没有后退,反而向前跨出一步,把千惠护在身后。
他的直觉无比敏锐,感受也比其他人更加强烈。
唐天和罗杰交过手,光明圣炎一点都不陌生。那次的交手,他始终压制罗杰,没有给对方半点机会。当时他虽然觉得光明骑士团果然名不虚传,但是觉得自己还是几分把握。
可是,眼前的圣炎,完全颠覆了他对圣炎的印象。
两者不在一个等级,罗杰的圣炎就像微弱的火苗,眼前的圣炎就像火山喷发的火焰。
更让他感到紧张的是随着圣炎不断壮大,量变在逐渐向质变发展,圣炎的一些属性正在悄然发生变化,他能够感受到这种变化。
熊熊燃烧的圣炎,却没有半点狂暴的气息,依然神圣威严,但是更加强烈,就好像天空有神祇帝王在俯瞰众生,连空气都仿佛笼罩在这片威严之下,无形的威压笼罩众人。
等等!
唐天的瞳孔骤然一缩,炽白汹涌的圣炎之中,一个淡淡的虚影,正在痛苦挣扎。
虚影的轮廓,赫然是修斯长老!
阿信此时也注意到虚影,失声惊呼:“怎么可能!”
那不是魂将,唐天第一时间便察觉。
魂魄,那是修斯长老的魂魄。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盯着圣炎,每个人脸上都情不自禁露出惊骇之色,就连唐天也不例外。
比起圣域,来自天路的唐天,对魂这个概念更加熟悉。魂将、魂将卡,在天路不是什么特殊的东西,而是最常见之物,它们的品质有高下之分,但是本质并无不同。
但是唐天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魂魄。魂将不是魂魄,魂将形成的秘密还没有完全被解开。但是两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普遍认为魂将是武者生前执念和魂魄共同所化。
至于活生生的单纯魂魄,没有人见过。
如此鲜活的魂魄,在唐天眼前显现,非常震撼。
修斯长老的魂魄,在圣炎中痛苦无比地挣扎,圣炎无声吞吐,无声燃烧,但是不知为何,大家仿佛能听到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哀嚎。
当修斯的最后一根脚趾在圣炎中融化消失,炽白的圣炎,染上一层金色光晕。
圣炎中的魂魄,边缘开始融化,渗出金色的液滴。金色的液滴,迅速渗入圣炎。魂魄的挣扎越来越弱,它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淡,当最后一滴金液渗入圣炎,原本炽白的圣炎,变成高贵的淡金色。
修斯长老站立之地,空无一物。
金色的圣炎,火焰的吞吐变得缓慢,好似每一次焰苗的吞吐都重若千钧。它就像一只从沉睡中醒转的神灵,缓缓地注视众生,便是那目光也能够碾碎世界。
“往后退一点。”唐天头也不回地对千惠沉声道。
他如临大敌,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如临大敌。
千惠没有废话,脚下迅速后退,她知道情况不对劲,就像唐天总是会相信她对局势的判断一样,在战斗中她永远无条件相信她的天哥哥。
唐天的左翼,吉泽此时也顾不了太多,殷红的妖刀拖在身侧。他握刀的手稳定得纹丝不动,但是前倾的身体,就像准备扑击前野兽弓起的身体。
小然落后唐天半步,双手紧握斩*马刀,守在唐天的右翼,以便随时能够支援。
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阿信。
阿信不知什么时候,不死剑在手,那张玩世不恭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凝重,还有愤怒,深沉而无尽的愤怒。
她知道阿信为什么愤怒,她同样愤怒。连别人的魂魄都要利用,真是太歹毒了。魂魄燃烧殆尽,那就意味着真正的飞灰湮灭,连成为魂将的可能性都失去。
身为魂将,这点感受会更加强烈。
轰!
金色的火柱,从金色圣炎中喷涌而出,冲天而起。
大厅上方的房顶,在金色的火柱面前脆弱不堪,当火柱和房顶触及的瞬间,整个房顶就被汽化。
秋宁无声潜伏,他已经潜伏了整整两天两夜。
当四大豪门的兵团出现在白雪城外,他就意识到接下来四大豪门有可能会全城戒严。一旦全城戒严,梅斯菲尔德商会附近的守卫,一定会变得极为森严,到那时,再想潜入就会变得非常困难。
秋宁提前两天潜入,正好避开了戒严。
他的气息控制得非常出色,没有流露半点痕迹,就连唐天都被骗过,他完美地骗过了所有人。
他的位置挑选得异常巧妙,却是大厅的正上方大梁后。大厅内紧张的气氛,让所有人的神经都高度紧张,没有人注意到他。
秋宁始终在寻找机会,然而局势变化之快,让他措手不及。修斯长老的变化,差点把他吓哭。
这都是什么鬼?
秋宁从很早之前,就很少有惊讶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可以从容面对这个世界所有稀奇古怪的东西,不会心生恐惧。但是今天,他真的被吓到了。
当炽白的圣炎,从修斯长老断裂的脖子喷涌而出的时候,他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
他从来没有如此害怕,如此恐惧!
强烈的恐惧,充斥他身体的每个角落,他的大脑出现一个短暂的空白。他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这一幕是如此残酷,如此歹毒,超出他能想象的极限。
但是他很快回过神来,回过神来秋宁的第一反应就是快逃。
什么家族的荣耀,什么自己的价值,在这一刻全都跑到九霄云外。强烈的恐惧包裹着他,他只想离这个该死的地方远一点。
当金色的液滴出现在圣炎,秋宁觉得浑身发冷,刻骨的寒意渗入他的骨头最深处。
圣殿,这是圣殿啊……
他冷极了,哪怕他出身秋家,对圣殿颇有意见的秋家,但是圣殿在他心中依然是值得尊敬,依然神圣。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可怕而疯狂的事情,竟然出自圣殿之手。
还是受尽天下敬仰的大长老!
高贵华丽的金液,渗入神圣的圣炎,圣炎的威严倍增。那高贵和华丽,在他眼中仿佛正在渗着血。
秋宁没有半点犹豫,完全不顾身形暴露,用尽力气往外冲。
远离这里!
他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前所未有的恐惧,让他迸发前所未有的潜力,他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外冲。
这个时候,没有人管他,所有人都被这可怖的一幕牢牢吸引。越是实力强大的,此刻心中的危险感就越是强烈,他们如临大敌地盯着这团金色圣炎。
没有人知道着团圣炎到底是什么,但是他们知道,大长老所有的图谋,都在这团可怕的金色圣炎中。
秋宁的身形刚刚冲到门口,忽然身后仿佛有什么东西爆裂,神圣到冰冷的气息,笼罩他的身心。
他的身形一滞,骇然转头,身后金色的圣炎冲天而起。
金色的炎柱直入天际,神圣而冰冷的气息,就是从这跟粗壮的金色炎柱散发。
“审判刑柱!”
桑德拉的骇然惊呼从身后传来。
秋宁的脸色刷地一变再变。审判刑柱,他当然听说过这个东西。它是圣殿最残酷的刑罚,只有最无法饶恕的罪徒,才会被绑在审判刑柱上。被绑上审判刑柱上的罪徒,他的身体将成为圣炎的燃料,一点点被圣炎燃烧。而整个过程,罪徒都不会死亡,相反,他们的神智会非常清醒,他们的感知会得到无数倍的提升。其中的痛苦,也会得到无数倍的提升。
这是圣殿最残酷的刑罚,是比地狱还残酷还痛苦的地方。
很多罪徒当得知自己要被绑上审判刑柱,都会想尽一切办法自杀。
圣殿已经很多年没有再动用审判刑柱,可是它却出现在这里。
秋宁强自按捺心中的恐惧和害怕,不顾一切往外冲,他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果决。任何的犹豫和侥幸之心,都只会丧失最佳的逃生机会。
没有人拦住他,眼前一花,他就冲出了大厅,冲到街道上。
他心中松一口气,终于从那个可怕的地方冲出来,这次真是捡回一条命。
圣殿太可怕了,大长老太可怕了,太丧心病狂了!
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的身体一下子放松,脚步都轻快了几分,他打算马上离开这里,离开白雪城,离开圣洲。
他一点都不傻,大长老敢如此做出如此疯狂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那一定是有着周密的部署。
圈套!
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圈套!
从敲响圣钟开始,这就是一个大长老精心布下的一个圈套。秋宁嘴巴里苦涩无比,想到自己的家族,想到各家豪门,都以为这是天赐良机,个个毫不犹豫往火坑里跳,哪知道大长老早就想对他们下手。
就连那些摇摆不定的新兴名门,大长老都没想放过,他要一网打尽。自始至终,圣殿始终在拉拢和扶持这些新兴名门。所有人都以为圣殿这是要用他们对付传统豪门,就连新兴名门自己也因此洋洋得意,觉得自己手上有筹码,可以左右逢源的筹码。
他们绝对想不到这只是大长老构建的假象。
在圣殿眼中,他们只是一个幌子,一个用来麻痹传统豪门的幌子,一个最后一样要被干掉的幌子。
圣殿实在太可怕!大长老实在太可怕!秋宁今天不知道第几次发出这个感慨。
这是他今天最深得体会。他对那个在他脑海中只是个符号的大长老,从未有过的畏惧。
大长老是如此深谋远虑,所有人都被他玩弄股掌之间,没有一个人看穿他的意图。他是如此冷酷无情,修斯长老对他忠心耿耿,但是却被他点了蜡烛,连魂魄都没有放过。
秋宁立即判断出,这场战争,胜利者只会是一个人,大长老!
圣洲危险!
大长老吧所有的敌人都骗到圣洲,圣洲就是一个陷阱,这里一定已经被大长老布置了无数杀招。
想到刚才大长老说,所有的名门都不会放过,秋宁猜不到大长老接下来的手段是什么,什么样的手段能够对付所有的名门?
但是秋宁知道,这种手段一定很可怕很危险。
离开圣洲,必须马上离开圣洲!
他疯狂朝秋羽隐藏的地方冲去,他的朋友不多,秋羽和他一起长大,关系最好,他要带秋羽活着离开。
他冲出几丈,蓦地停下来,他仰着脸,呆呆地看着远处的天边。
遥远的天边,各个方向,一根根金色的炎柱冲天而起,就像连通天地的金柱。
秋宁猛地转身,他身后的远方,不断有金色的炎柱冲天而起。
他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得干干净净。

楼主 广岳天  发布于 2015-08-19 16:52:00 +0800 CST  

楼主:广岳天

字数:4471

发表时间:2015-08-20 00:5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1-11 19:37:12 +0800 CST

评论数:1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