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修寒】『原创』 星辰花(微虐,慎入)

星辰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浓情厚意,永不变的心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6-12-27 11:53:00 +0800 CST  
一楼送给修寒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6-12-27 11:58:00 +0800 CST  
第三章:归
呼延觉罗修这个名字在十二时空当然是信誉的保证,几乎所有的异能行者都知道,这个人是他们的一层保障,是他们最能够信赖的一个人。
“这种信赖,还不如不要。”冥小声的嘟哝道,要修去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他们宁愿修不是那么的让人信赖。不管东城卫是如何的不愿意修接下这个棘手的人,修还是承诺会好好的照顾叶宇香。
【铁时空】
“大消息,大消息,天大的好消息。”阿扣激动地跑到夏家,“修要回来了啊!!!”
“啊!!!终于要回来了!小兰兰,你听到了吗?修要回来了也,哎呀呀呀,我亲爱的小修修,我终于可以再次看小修修弹吉他了,啊!!!好帅的呢!!!”夏美花痴的拽着兰陵王的手臂。
“是吗?有多帅?”只听见兰陵王凉凉的问道,语气中听不出丝毫的感情。
“哎呦,小兰兰,当然是你最帅了啦!!!”夏美小窃喜的听着语气中那一丝丝难以察觉到的吃醋,然后颇为甜蜜的靠在他的臂弯里,“你又不是不知道,修那么帮我们,我对他真的是像对待哥哥那样的啦。”
“太好了,修终于回来了。”雄哥放下一直以来都担着的心,自从夏天成为终极铁克人之后,雄哥对待他们在不像以往那样的宠溺,而是正正经经的按照夏阑荇德家族对待异能行者的训练训练夏天和夏宇,虽然是比不上铁克禁卫军的训练严格,但最起码也初见成效,至少不会再让铁时空看轻夏天和夏宇。天知道她有多担心这个孩子,相比起盟主支撑防护罩的体力不支不同,修和东城卫执行的都是十分危险的任务,一不小心就会将自己留在异时空,这么长时间以来,雄哥不是不知道那个年纪轻轻的比自家大儿子小2岁的孩子,做的任务却不是一般的难,最起码也在SS级上才会出动首席战斗团,所以每当叫东城卫来吃饭却得知他们在出任务的时候,雄哥就免不得要担心,那个年轻正处于花季的少年会失去他们那宝贵的生命。更何况,修是她的儿子啊!东城卫是那场战争中的唯五幸存者。他们是自己愧疚的对象!
“寒,你听到了吗?修要回来了,东城卫要回来了耶!真的是,感觉好久没见到他们了,好想念啊!”夏天激动地抱着寒,“这次回来应该没什么大事了吧!阿扣,你不是说过我们会安稳十年的嘛,那么你们准备干嘛?”
“噗嗤!”阿扣摇摇头,“夏天,安稳的是你们啦!我们还要穿梭时空去其他轴排查啦!”这个夏天还是这么的小白,不过相比起以前是非不分的纯善还是好多了,成长了很多了,“夏天,修回来看见你的改变一定很高兴。”
“不聊了,我还要去时空之门看看。拜拜了,各位。”阿扣潇洒的摆摆手,离去。哎,什么叫做有缘无分,这就是啊!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6-12-27 12:00:00 +0800 CST  
第四章:别忘了
“属下铁时空铁克禁卫军首先战斗团团长呼延觉罗修参见盟主。”修单膝跪地,严肃认真的对那个穿着明黄色马甲的人说道。
“修,辛苦了!”灸舞笑眯眯的把修扶起来,“你怎么总是这么的……古板啊!!!”
在厨房里帮忙的寒听到那个磁性的声音,心猛地一跳,惊雷啊惊雷,你跳什么!!!就算是很久没见到他,也不需要这么激动吧!可是,从心底踊跃出来的小小欣喜是怎么回事?惊雷,不要再跳了,那可是你的世仇啊!
“寒,你在想什么?脸色那么难看,身体不舒服吗?”雄哥纳闷的问道,“不舒服就出去坐着,下午让夏天带你去门诊里看看。”
“雄哥,不用了。我只是昨晚做的噩梦有点吓到了。”寒收拾好心情,将夏宇做的菜端出去,今天东城卫回来,夏宇决定亲自下厨犒劳一下这些战士,而不是让他们辛苦回来之后吃着雄哥的菜拉肚子拉倒脱肛。
寒将菜端到餐桌之后,迎面对上一双黑黝黝的双瞳,那双瞳孔里的冰冷似乎消散了许多,也……温柔了许多,就连冷硬的线条也变得柔和许多。呼~延~觉~罗~修~看来这个叶宇香对你的确影响蛮大的嘛,连一向冰冷的双瞳都变得如此柔和,只是,为什么我觉得如此不是滋味,韩克拉玛寒,你究竟是怎样啊!呼延觉罗修是你的世仇,你可给我争点气吧!别忘了,你的男朋友是夏阑荇德天!
修不明所以的看着寒冷哼一声走回厨房,微微收敛表情,看来自己和寒果然是有缘无分,失去记忆的寒连曾经飙音乐的感觉都不见了,神风也被盟主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回来,自己和寒之间是真正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更何况,呼延觉罗修,你忘记那个为你背叛父亲的阿香了吗?醒醒吧,别忘了,寒有了她自己的幸福,你还是好好照顾阿香吧!
“备备,好好玩啊!你也来玩玩。”阿香兴致勃勃的玩着电脑上的消消乐,只感觉铁时空真的是很好玩,就连游戏都比银时空多而且有趣。
“我找修有事,你慢慢玩。”灸舞留下一句话就拉着修来到了河边。
“哎呦!这阳光真的是好温暖啊!”灸舞整个身子埋在草地里,“唔,暖烘烘的。”
修站在灸舞的身后,全身都沐浴在阳光之下,金灿灿的,暖洋洋的,河水也亮金金的,就像金色的绸缎般闪闪耀眼,微风轻拂,水中的涟漪就像在附和灸舞的话似的,一层层的将阳光过滤到河边的深处。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6-12-27 12:01:00 +0800 CST  
@芳非燕欢@Amore瑾酱@小说的痛@哈个和烦烦烦@俺是小小總XD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6-12-27 12:04:00 +0800 CST  
@芳飞燕欢@夜佰寒@zfqzqr@梦中扬帆@千彩幻泪凝冰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6-12-27 12:07:00 +0800 CST  
第五章:无所谓
“修,不要那么拘谨嘛!躺下来沐浴沐浴阳光,很舒服的啊!”灸舞闭着眼睛像修招手道,“整天忙忙忙的,连这么好的阳光都要错过了呢!”
“属下不需要!”
“不需要?阳光你不需要吗?”灸舞转转眼珠,“修,你会不会恨我?”
“属下不会!”
“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轻易地对叶宇香动情,也就不会……也就不会要对她的后半生负责。”灸舞甚至不敢睁开眼睛看修的表情,当初自己知道修因为汪大东的原因留在银时空假扮刘备,就命东城卫带着神似药粉给修,本意是为了让修更好的扮演刘备的角色,而不至于被银时空的人发现,从而破坏时空秩序,却没想到,这神似药粉只是个半成品,还给修带来了后遗症,现在神似药粉的药效也过去了,修却要为后遗症付出一生的代价,和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生活,修,我……是真的对不起你啊!
“盟主,属下无所谓。”
“无所谓?”灸舞猛地坐起来,看着修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瞬间蔫了。“修,怎么会无所谓?”
“属下的人生不是属下自己决定,所以,一起生活的是谁无所谓。”修淡淡的回答道,“阿香为了属下背叛了她自己的父亲,属下永远铭记在心,所以,两个人一起生活的话,至少她会比较开心吧!”
“那你呢?”灸舞沉下眸子看着金灿灿的河水,无所谓,“她开心,那你呢?你怎么办?修,你怎么就不想想自己,和自己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哎!一辈子的时间很长很长,不是一年两年,也不是十年八年,那很可能是百年的日子啊!修,你忍受得了吗?”
“无所谓!”修在灸舞的逼迫下坐在草地上,“就当做……一份……责任吧!”
“责任?”
“债多不压身。我虽然不喜欢她,也谈不上爱,却也不能辜负她的心意。就当做一份责任好了。”修的语气很淡漠,淡漠的就好像他们在谈论今天的天气是晴天,所以心情很好似的。
“修!”
“盟主不需要在意,那是属下自己的选择。”修的声音终于出现一点不同,“甚至还因祸得福。”
灸舞无语的看着面前这个半面蓝色光芒,半面金色光芒的人。“你也太好运了吧!连温度最高的蓝色火焰都练出来了。我说,你真的是风系原位异能行者吗?”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7-01-01 13:26:00 +0800 CST  
第六章:你还要为她做多少?
闻言,修无语的扯扯嘴角,我不是风系原位异能行者难道你是?盟主,你这说的叫做什么话呀!!!“当自身处于瓶颈的异能修炼到极致之后,会出现与自身完全不同的异能元素,而属下不过刚刚好是火。”
“极致啊!这可不是一个容易达到的临界点。”灸舞点点头,“修,告诉我,你的异能究竟修炼到什么地步了?”
“临界点。”深邃的眼眸闪现一丝幽光,现在的他可以说是只差一个契机就会迈入那个对于精神系异能行者来说处于传说中的层次天级。(PS:等级层次划分为界级,人级,地级,天级。)
“你的异能和精神力持平了?”灸舞惊讶的问道,他一向知道修的精神力之强大,十二时空之内少有人能够与他相抗衡,修现在的异能成长的如此快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你的身体感觉有没有事?”
“属下没事!异能和精神力没有持平,只是精神力不会再给属下带来困扰。”修很是淡定的的回答,以往精神力过强后遗症则是头疼欲裂,可是现在不会了,异能的快速增长,让自己不再受到后遗症的困扰,可以说在银时空的一系列事件有好有坏,即便是不能和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生活,最起码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守护好整个时空,她……也会过得更好一点吧!
“为了韩克拉玛寒一个人你究竟还要为她做多少?”灸舞突然问道。
“……”做多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要我在一天,我就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像是知道答案似的,没得到修的回答,灸舞也不追问,“修,你真傻!”
傻吗?或许吧?可是我不觉得,即便是我不能和她永远在一起,我也希望她过得开心,过得快乐,夏天会好好对她的,她是雷,是代表着裁决,代表着公平,代表着审判的雷,夏天性子软和又善良,两个人在一起一定会相处的很好很好。“她会幸福的!”
“她的幸福不是你决定的!修,你连争取都不争取,你怎么就不认为,你才是她的幸福?”灸舞揪着修的衣领说道,“修,若是有一天寒恢复记忆,怎么办?她难道不会怨你连争取都不争取就直接放弃吗?”
“所以,我不是她的良人。”修淡定的回答。
“修,你的一生就那么直接被绑定在叶宇香的身上,你真的不后悔吗?”灸舞悲伤地看着他,为什么老天总是那么的戏剧性,修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那个人却失忆了爱上别的人?好不容易修下定决心要去争取他以后的幸福,却硬生生的因为银时空大战又背负上一个责任,这个责任让他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所爱去接受一个毫无感情的陌生人,修,你的人生为什么如此悲剧?而你为什么就这么直接接受这个被老天设定的人生?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7-01-01 13:27:00 +0800 CST  
第七章:这样就够了
“后悔?属下的字典里没有后悔两个字。”修望向远方,“她的幸福是她自己掌握的,属下现在能做的只有守好这个时空,给她创造一个和谐安稳的环境,让她和她所爱的人安定的生活,这样就够了。”
“这样就够了?修,你根本就没准备让她知道你为她做的一切?”灸舞不明白修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人愿意将自己爱的人拱手让给别人不说,还为他们摆平一切不安定因素,最后还不愿意告诉她。
“她不需要知道!”
“为什么?”
“属下不想她有任何压力。”
灸舞突然觉得他不认识面前的这个人,修在想什么,他不清楚,修对于爱的定义,他不清楚,他只知道,如果他是修,他绝对不会轻言放弃,哪怕是用尽手段,他也要将那个她爱的人困在他的身边,哪怕折断她的羽翼,哪怕互相折磨,哪怕她永远不会爱上他,他也一定不会放手。灸舞承认自己很偏激,可是爱情里面像修这样一个人吞下爱情的苦果,又有几个?我,决不允许有人背叛我,倘若有人敢背叛我,我一定让她陷入无尽的黑暗,一定,一定。
修看着灸舞不断变换的神色,默默感慨,盟主的性格看着随和可其实最是偏激不过,希望盟主以后的爱情可千万不要波折太多,否则最后受苦的还是他们双方。转眼间修凝神看着河边那朵盛开的花,一种萦绕在心间的危机感出现。
“修,你在看什么?”灸舞发现修不搭话之后就顺着他的眼神看去,“花?话说回来,修啊,你家里种的那蓝色的花是什么?”灸舞好奇地问道,“看上去蛮好看的嘛!不过,你这么冷酷一冰山,怎么会种花的啊?嘶,和你一贯的形象不符啊!”灸舞笑眯眯的凑到修的面前,看着他无奈的神色调笑道,哎呀呀呀,老爸对他的影响太深了,就喜欢看修无奈的样子,肿么破!肿么破!肿么破!
这么激动?“盟主想知道?”
“对啊对啊对啊!!!”
“既然这么想知道的话,那就接着想吧!”修淡定的往回走,还是回去吃饭比较要紧,很饿了。“盟主,夏宇的饭菜应该做好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灸舞愣愣的看着掉头走回去的身影,这真的是修吗?真的是吗?真的是吗?不会是被人家给替换了吧!!!“修,你学坏了!!!”
“快点告诉我,你院子里究竟种的是什么花!”
“……”
“修,告诉我嘛!告诉我嘛!告诉我嘛!”
“……”
“呼延觉罗修,我命令你!”
“……”
逐渐远去的问话,在河边妖艳的绽放之中随风消散。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7-01-01 13:27:00 +0800 CST  
第八章:你不了解他
灸舞坐在饭桌上,一边吃着夏宇好不容易下厨做出来的美食,一边思考着修的答案,星辰花,永恒的爱,浓情厚谊,永不变的心。修啊修,你这么喜欢一个不属于你的人,真的值得吗?
饭桌上寒和夏天亲昵的互相喂食,修表面上无动于衷,可他正在滴血的心又有谁能看得到?
“备备,吃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宇哥做这个很好吃哦!”阿香看着夏天和寒旁若无人的秀恩爱,虽然也想和备备这样做,可是备备一定不会愿意的吧!哎,回到铁时空的备备就像是一个冰木头似的,虽然对着自己还像银时空一样的温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觉得备备离自己很远很远,无论自己怎么做,都抓不住备备的心。而备备的目光时刻注意着周围的一切一切,并不会追随某一个人。这让她即放心备备不会爱上别人而抛弃自己,也让她灰心抓不住备备的心。不过,即便现在备备的眼里没有自己,终有一天,我会让你的眼里只会出现我一个人的。
戒看着修饭碗里的香菇,茄子还有苦瓜,原本黑着的面孔更加黑了,看着修居然还打算吃下这些东西,立刻伸出筷子,将修的动作拦下。灸舞眨眨眼睛,什么情况,戒这个老好人虽然脾气是有点冷,但是个性蛮好的呀!能让他这么直接出手的人,叶宇香,你这么惹修的哥哥,好嘛?
阿扣鲜少的悄悄缩起自己的脖子,当作隐形人。戒生气了耶,我还是不要跳出来惹麻烦被人当做枪口了吧!叶宇香,你说你本来就不讨戒的喜欢,现在还这么光明正大的夹给修不喜欢吃的东西,这可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啊,你说,你究竟是想干嘛!
冥镫眯眯眼,叶赫那拉宇香,你说你这是自讨苦吃吗?啊?戒本来就不喜欢你,你还偏要往上边撞,自己作死谁能救得了你。
“阿香,你难道不知道修最不喜欢吃的三样东西就是香菇,茄子和苦瓜吗?”夏美怀疑的看着阿香,“你真的是修的女朋友吗?居然不知道自己恋人不喜欢吃的东西是什么!”夏美最后嘟囔的声音很小,却是在这个小小的餐桌上蔓延开来。
阿香不可思议的看着修,“备备,你不喜欢吃怎么不说啊!”
“我……”
“你不了解他!”戒冷冷的说了一句话,却是让所有的人禁了声,谁都知道阿香是修从银时空带回来的,他们相处时间很短,而听说阿香仅仅是因为听了修弹得几首曲子就爱上了他,所以,不了解也很正常……吧?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7-01-01 13:27:00 +0800 CST  
第九章:好像……过得并不幸福
“我会试着了解!”阿香深吸一口气,抬头辩驳道,“我会了解他的。”
“……”戒眼眸幽光一闪,看了一眼放在自己手上的另一只白皙的手,无奈的收回要说的话,修,你这么傻,让我如何放心!“我等着。”
寒默默看了一眼修,那么淡漠的表情,给人一种丝毫不在意的感觉,第一次,寒怀疑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出错了,呼延觉罗修要是不喜欢叶赫那拉宇香的话,就不会介绍她给大家认识,要是不喜欢的话,更不会面对她有着那么温柔的眼神,要是不喜欢的话,也不会面不改色的要吃下自己不喜欢吃的食物。他好像……过得并不幸福。吼,韩克拉玛寒,你怎么一遇上呼延觉罗修的事情,整个感官就迟钝成这样,你是怎样了啦!人家幸不幸福关你什么事啊,人家有自己的女朋友,你们可是世仇哎!!!
“好了,吃饭吧!”修用公筷夹了一筷子菜,“这个是夏宇特意为你做的,还是他特意学的银时空的烹饪技术。”
“嗯嗯嗯嗯!”阿香笑眯眯地吃着修夹过来的菜,“谢谢宇哥,宇哥你的手艺真棒哎!和我在银时空吃的都一样了呢!”
夏宇皮笑肉不笑的笑笑,“好吃就多吃点!”然后意味深长的看一眼修,在正面对上修冷漠的眼神,撇撇嘴,和这样一个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哎,一辈子的时间那么长,你就搭在这么一个人身上。修,你怎么就那么傻!
修看着夏宇那眼里的遗憾,无语的低头吃东西,怎么所有人的眼里都是遗憾的神色,不就是阿香不小心夹了一筷子我不喜欢的菜嘛,至于吗!你们这些所有人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是怎样!!!
与所有人眼里的遗憾神色不同的是夏天,夏天一副愣愣的样子看着寒,一副不知所以的样子,“夏天,你怎么了?怎么不吃饭?蛤仔煎都不吃?”寒纳闷的问着,“你不是最喜欢吃的吗?”
“哦,没事没事!”夏天摇头道,“吃吃吃,好饿哦!”寒就像修一样,修知道阿香喜欢吃什么,而自己就像是阿香,不知道寒喜欢吃的是什么!说起来,修和寒真的是蛮像的哎,穿衣风格像,装修风格像,喜爱的团队也相像,他们有共同的聊天话题,而自己和寒好像除了自己说她听时不时的给出些许意见,就没有什么交流了。这样的生活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寒好像……过得并不幸福哎!夏天突然想起老哥曾经问过的一句话,寒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是小时候的玩伴,还是现实生活的女朋友?自己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趁着寒失忆,趁着洗魂曲的后遗症,便趁虚而入,倘若有一天寒恢复记忆,那么自己和她会不会形同陌路呢?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7-01-01 13:27:00 +0800 CST  
第十章:不速之客
寒不明所以的看着夏天一副担忧的神色,皱眉,夏天在想什么,怎么突然就皱起眉了呢?不过,为什么觉得皱眉的夏天如此熟悉?眉头轻蹙,眉尾略挑,眉中不似普通的直线而上,对了,梦中迷雾的身影,是那个身影!寒紧紧地凝视着夏天的眼眸,不对,夏天的眉形比梦中的略显粗大,虽然仅仅是几毫米,但在他们这些异能行者的眼中哪怕是稍稍不同也会让他们警觉,因为他们不是麻瓜。可是,自己明明是夏天的女朋友,为什么梦里出现的是别人的身影?夏天,你在担忧什么?是和我失去的记忆有关吗?
只顾低头思索的寒硬生生的错过发现那个身影的机会,若是她此刻抬头的话,想必以后的路会比现在好走很多。
【盟主,夏家周围萦绕着很强大的精神力量!】修皱起眉头,微微思索是什么又给夏家引来了麻烦。
【有吗?我怎么没有感觉到?】灸舞闻言,闭上眼睛,凝聚异能,细细感知着周围。
【不像是魔的精神波动!】修皱紧眉头,【她隐匿的非常好,是风堵塞了。】
【堵塞的位置在哪里?】不是魔就是异能行者咯,但是异能行者里面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一号连自己都感知不到的人物存在,呵呵,有趣,有趣,看来是看在大战结束,铁时空有十年的安生期就开始出来刷存在感了是吧!这样的人最讨厌了。
【后院!】
“什么人?”灸舞冷笑着看向后院的方向。
随着灸舞的声音,在场的所有人看向后院的方向,戒冥镫阿扣立刻站起来瞬移到客厅的四个角落。
“不愧是铁克禁卫军!”死人团长小小的嘟囔声在此刻被无限放大,夏天也愣愣的看着东城卫迅速的动作,这就是十二时空盛名的铁克禁卫军嘛?果然自己还差得很远啊!不说这份纪律就是在场虽然自己异能最高却还是没发现有人待在自己家里。盟主不愧是盟主!
“盟主就是盟主!”雄哥跟着灸舞站起来,默默地拿出麒麟手对准后院的方向。兰陵王伸手将夏美拉到自己的身后,细细叮嘱道“不准出来。”夏美是在是太调皮了,未免发生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情,还是自己仔细看着最合适了。
修感知着对方一动不动的方位,有点好笑,该不会以为不是在说她们吧!【盟主,一共有四个人,两位老者,一个年轻男子,一个年轻女子,那老者应该是蛇公蛇婆。】
“三位大驾光临,有何指教啊?”灸舞听到修的传音,好奇的看了修一眼,|呦呵,银时空的收获不小嘛!精神力大幅度上升,看来隐匿异能在你这儿是没用了!|
|可能吧!|修略微黑线的回了一个眼神,盟主,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干嘛!!!
看着修黑线的样子,灸舞心情很好的说道,“蛇公蛇婆不好好在蛇山里呆着,来台北干嘛?”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7-01-01 13:28:00 +0800 CST  
@Amore瑾酱@小说的痛@哈个和烦烦烦@俺是小小總XD@凌丶澄澈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7-01-01 13:28:00 +0800 CST  
@芳飞燕欢@夜佰寒@zfqzqr@梦中扬帆@千彩幻泪凝冰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7-01-01 13:29:00 +0800 CST  
@Jane_swevz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7-01-01 13:29:00 +0800 CST  
我考完试了
第十一章:蛇公蛇婆
好吧,都被人叫出名讳了,再隐匿下去也没什么好处,所以,蛇公蛇婆很干脆的散去隐匿异能,站在夏家的后院里,对灸舞说道,“盟主有礼!”
灸舞无所谓的点点头,这些后天的异能者说实话不归他管,所以对方无论态度恭敬与否,他都没差,反正也不是一路人。异能行者只是一个统称,先天异能行者才有资格穿越时空甚至是跨时空作战,而后天的异能者向来负责管理的是修罗殿,灸舞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异能者敢到他的地盘上刷存在感,但是很明显,对方一身杀气的样子不是善茬,所以,最可能的就是夏家不知何原因惹上了人家。
“本座想,修罗殿不想毁约吧?”
蛇公蛇婆眯了眯眼睛,这个小盟主虽然年龄小,可却是极其难缠的一个人,像极了他的父亲,一开口就拿修罗殿作伐。
“喂喂喂,有事说事,干嘛扯上修罗殿!”女孩儿右手叉腰彪悍的说道,“你是盟主又怎样?又不是我们的,我们虽然是后天异能者,你们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啊!!!”
灸舞好笑的看看她,先声夺势,这丫头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喂喂喂,既然有事说事,当然是同级对话咯!我们的盟主大人考虑的是整个时空的大事,自然是和修罗殿殿主对话,你算哪根葱啊!”阿扣吊儿郎当的反击,既然只有四个人,阿扣也就不需要守着后门,一摇一摆的走到修的身边说道。
“你又是哪头蒜啊!”女孩儿不服气的走到阿扣的面前,“看你也不过是个免费的打手,怎样,你又比我高贵多少?”
“呵!高贵很多好不好!”阿扣拔高声音,“我是铁克禁卫军北城卫的队长,你……谁阿!”比声音,我堂堂东城卫的主唱会怕你?切,搞笑好伐!
“我……”男孩儿上前把女孩儿拉走,然后警惕的看着盟主身后的那个人,萦绕在全身的危机感,即便那个人现在仅仅是站在那里,不发一言,只那浑身的气势就几乎让他望而却步。这个人,是谁?通身的气势,杀气被完美的收敛,这得杀过多少人才能将自身的杀气控制自如,幽深的瞳孔,就像望不到边际的宇宙,那样的深邃,那样的无边无际,那样的深不可测!最主要的是,他的精神力在人家的面前如泥牛入海般不见踪影,要知道他的精神力在修罗殿里也是数一数二的,这个人,太可怕了,仅仅是刚才象征性的扫一眼,他就几乎僵硬的不能动弹。满背得冷汗,男孩小心的拉着女孩儿的手,一言不发。
现在的夏家寂静的连呼吸声都能听得见。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7-01-10 21:32:00 +0800 CST  
第十二章:缚龙索
灸舞笑眯眯的坐在夏家的沙发上等待着对方开口,反正着急的也不是他,不是吗?大家就这么耗着,看谁耗得过谁!!!
蛇公蛇婆岂能看不出来对面这位是想耗时间的呢,只不过,在一场心理战里面,先出手的人就输了,但是,没办法,现在他们要做的是抢先占据一个理字,才能展开后面的谈话,谁知道他们今天运气那么不好,刚好碰见人家小盟主来这!!
“盟主,我们今天来这儿只是想追回我蛇谷的圣物,并无他意!”
灸舞眨眨眼,蛇谷的圣物?缚龙索?这可是件麻烦事儿啊!不说他究竟在不在这儿,这要是不在还好说,可是若是对方胡搅蛮缠的话……恩,不行,这件事情还是得小心处理,总不能把修罗殿也招出来,他还想过两天安生日子的。再者说了,缚龙索啊,这可是难得的一件宝物,具体是谁铸造的,怎么到蛇谷的他们不清楚,貌似是一千年前的事情了,就连十二时空奇物质书对缚龙索的记载也仅仅在于忽视任何攻击将人完完全全的束缚,不过属于蛇谷倒是真的。
“说说看怎么回事儿!”
“谁都知道这缚龙索是我蛇谷的圣物,一百年前,不知道被哪个宵小给偷了去,而最近我们收到消息,缚龙索出现了,还是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您说我们该不该来找这位讨回我们蛇谷的圣物?”蛇老眯眯眼,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能不成竹在胸嘛,现在道理在他们这边,铁克族就是想抵赖也不成啊,作为所谓的白道就是这点好处,什么杀人夺宝之类的,他们也需要编一个好听的借口,至于什么借口,属于他们的追回来也不为过吧!!!呵呵,既然不为过,修罗殿也管不着他们,反正两方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的,这种小摩擦修罗殿也不会管滴。
“缚龙索,奇物质里有记载,说是这个缚龙索是世间仅剩的几件有灵性的宝物,无视一切的攻击,将人完完全全的束缚。”夏宇这个号称异能界的百科全书又开始出来刷存在感了,“不过,都一百年了,说不定这宝物已经认主了,那就不算是你们蛇谷的圣物了吧?”夏宇似笑非笑的看对方一眼,“嘶,你们这些人,该不会是故意来找茬的把?”
“喂喂喂,谁都知道缚龙索是我们蛇谷的好吧?认主,拜托,缚龙索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见到的嘛?别不懂装懂了好伐!!!就是认主也得给我解了,那是我们蛇谷的圣物!!!”女孩儿声音尖细的叫道,冷哼一声,“难不成,你们看上了我们异能者的东西?想要强抢不成!!!”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7-01-10 21:33:00 +0800 CST  
第十三章:呼延修!!!
“是嘛?”冷漠却又熟悉的声音响起,在场的人看向那个从来都让他们安心无比的身影,这个身影一次次的救他们,这个身影一次次的将异能行者从生死一瞬间拉回来,这个身影一次次……
“这缚龙索当年是为什么落入蛇谷之中?一百年前真的是被宵小偷走的吗?缚龙索属于你蛇谷?恩?”最后一个挑起的恩字,落在蛇老蛇婆的人眼里是那样的冰冷如死神般的口气,两人双双色变,突然想起一个可能来,这个人,不会是……不会是……不会是那位吧?
“喂,你什么意思,谁不知道那缚龙索是……”女孩儿的声音被老人阻止,“阁下……莫不是……”
“呼延修!”
夏家的人不明所以的看着对方变得更加忌惮的神色,对方好像很忌惮修啊!这是怎么回事?修的名声连后天异能者都忌惮。啧啧啧,有子当如呼延觉罗修啊!
“既然是修少,我们就给您一个面子,走!”女孩儿还想说什么,就被老人拉走,唯有那个男生走时深深地看了一眼修,而修仍然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离开,盟主也没发话,走就走吧,反正也没什么可说的。
原来这个人就是呼延修?名动后天异能者的呼延修?也是,这么深沉内敛杀气的人,这么凝重幽深的眼神,这么强大的精神力量,除了呼延修还有谁?怪不得他会让异能者所忌惮,不仅仅是他的异能高强,精神力异常强大,最重要的是,他这个人还有呼延觉罗家族都极其护短,所以后天异能界里流传着一句话,哪怕是惹到时空盟的盟主也不能惹到呼延修这个人,十年前的事情他们不想在发生一次!呼延修,总有一天我会追上你的步伐的!!!
修垂眸思索着男孩的来历,看样子这男孩和蛇公蛇婆不是一路的,只不过为何搅合在一起就不得而知了。只是,男孩的感觉总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在哪儿呢?不是这张脸,而是那种异能气息,后天异能者的异能气息虽然很不纯,可是像他这种半纯半不纯的气息,嘶,难道……是他的儿子?可是,为什么会跟在蛇公蛇婆的身边?于是拿出手机,默默发送了一条消息之后就看见在夏家的人除了东城卫之外都一脸看外星人的样子看着他。
“咳咳,吃饭!”修转身到饭桌上,默默扒着碗里的饭。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7-01-10 21:33:00 +0800 CST  
第十四章:年少……不懂事
不是夏家的人不想知道为什么他们那么忌惮修,但是看修的样子很明显就是不想谈起这件事情,他们也就不想去捋虎须了,虽然惹老虎很好玩但是把老虎惹毛了可就一点都不好玩了!
只不过某人转来转去的眼神显示着他不是那么安分的思想。绕是修如此淡定的人在那人的星星眼攻势之下也无奈的看过去,“盟主,饭冷了!”
“可是,我觉得你比较好吃哎!”灸舞笑眯眯地接话,“修,给我讲讲嘛!!!”
“我很好奇的啦!”
“你的这段历史被封存,我很想知道啊!!!”
“修~”
“修修~”
“小修修~”
修无奈的扶头,盟主,你被夏美上身了嘛?
“盟主,那是我的台词了啦!你干嘛抢我台词!!!”夏美果然大喊起来,随即转换话题,“修,讲讲嘛!我也很好奇啊!为什么那些人一听到你的名号就撤了?”夏美看着有灸舞在前方打头阵,随即不怕死的凑上前问道。
兰陵王颤动嘴角,夏美,你怎么老是不长记性啊!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他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对啊!修,怎么回事?”寒好奇的问道。
修默默看了一眼寒好奇的眼神,这眼神亮晶晶的,原来一直冰冷冷的寒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啊!“年少……不懂事!”
……
“就这样?”
“完了?”
所有人眨眨眼,“这……这也太……这也太精简了吧!”夏宇哭笑不得的说道,“修,你是在耍我们吧!是吧!是吧!”夏宇那哀怨的小眼神,着实逗笑了阿扣!
“咳咳咳,还是我来说吧!”阿扣憋着笑说道,我能说修确实在耍你们嘛?啊?哈哈哈哈哈!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7-01-10 21:33:00 +0800 CST  
第十五章:杀神
“快说啊!”灸舞一拍阿扣的头“死阿扣,你知道还一直藏着掖着!!!”
“修又没说他想让你们知道这件事!”阿扣摸摸鼻子,“其实,这还真是少年的时候不懂事!”说完,只见东城卫五个人各个面露尴尬。能不尴尬吗!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就因为这个他们还在异能者里面得了个杀神的称号。现在想起来,当时还真是太年轻气盛了。
“十年前,我们还是禁卫军里的小萝卜头。”阿扣一向欢快的嗓音变得低沉起来,“但是那个时候东城卫已经小露头角,修甚至已经被授予铁克禁卫军副总统领。同年,修被正式授予时空旅人的身份,执行跨时空的一次任务完成回来之后,老盟主身受重伤,总统领辞世,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那些后天异能者。当初的那场极阴大战后天异能者背信弃义,与魔界联手想要灭了我铁克族,而那一战也确确实实让我铁克族伤筋动骨,但是,狄阿布罗魔尊临阵反悔,放过了老盟主,放过了我铁时空铁克族的新生力量,我们才得以抽出身来对付那些后天异能者,大战了三天三夜,修回来之后,大发雷霆,带着东城卫和呼延觉罗家族的嫡系部队,到了后天异能者的地盘,杀了九天九夜!”
“大家都知道,咱们铁克族的繁衍能力并不如他们,但是他们的异能却是远远比不过咱们。更何况去的都是铁克族的精英,后来,修的动作引来了修罗殿,我们就又跑到修罗殿里大杀了一通,修的精神力也在那一段时间内大幅度涨起来,后天异能者依靠的就是他们的精神力,但是修的出现让他们的依仗变得薄弱不堪,那场大战终究让后天异能者元气大伤,他们那时候可比咱们惨多了!”语气中的冷冽让夏家的人突然意识到无论阿扣之前表现的是多么的无害,他终究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他只是在对待自己人时收起了自己的棱角,让他自己可以稍稍轻松一点,不至于一直处于神经紧绷的状态,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他甚至和夏天一样大,可是夏天现在还处于她的庇护之下,不懂异能界的黑暗,同样的年龄,自己的孩子受尽万般宠爱,别人家的孩子却是已经奋战在生死边缘,只为了给自己后方的麻瓜一份安稳幸福的生活。其实,东城卫的年龄都不大,最大的也就是戒和夏宇同岁,天呐,夏雄,你究竟在干什么!你希望自己的孩子远离异能界的是是非非,却是要躲在这些孩子的背后,躲在这些孩子用他们那年轻的生命所铸就出来的安稳世界!夏阑荇德雄,怪不得夏阑荇德家族在你这代衰弱下来,沦为二流家族的末流!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我愧对夏阑荇德家族的列祖列宗!
阿扣没看见雄哥异样的眼神,接着说道,“呵!自那之后,后天异能者就给我们起了个杀神的名号,修离去前留下两句话,若是我异能行者再因为你们异能者出事,我要你们百倍偿还!!!”

楼主 漠然半月花  发布于 2017-01-10 21:34:00 +0800 CST  

楼主:漠然半月花

字数:175608

发表时间:2016-12-27 19:5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1-01 00:02:29 +0800 CST

评论数:25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