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二)

太子镇楼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19 00:09:00 +0800 CST  
本朝官制仿秦汉,大概是这样。大概,大概,大概,重要的事说三遍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19 18:45:00 +0800 CST  
第一章 朝为状元郎,暮成阶下囚

与州府牢狱相比,廷尉府大牢虽也阴暗潮湿,然干净整洁,守卫森严,多了几分肃穆之气。颜泉入职廷尉府数月,倒是第一次来到牢房。如此冷厉的氛围,对于一介书生来说,总归是怕的。不过此时,颜泉的心态还算乐观,因失职致使人犯逃跑,按本朝律法,处五年以下监禁。五年后,重新开始便是了。颜泉想着,竟安然入睡了。
十一年前,凌空说:帝都不是靠实力说话的地方,是靠势力说话的地方,颜束楚,就你这样的,到了帝都估计连骨头渣子也不剩。

两个月前,凌空说:看如今帝都的局势,夺嫡之争一触即发,师兄若是愿意离京为官,一来能远离党争,二来可造福一方百姓。

十天前,凌空说:我得不到的自由,心里想着给你好了,可是我忘了,我一切视之如命的,从来都是你弃之若敝履的。

可是他是怎么答的呢?

他说:凌式微,你未免也太傲慢了!

他说:我的抱负,远非造福一方百姓。

他说:读书人应以天下为已任,即使粉身碎骨,绝不回头,岂能为个人自由舍弃责任?

颜泉一觉醒来,一阵头疼乏力,只觉得短短一梦,竟好像揉进了与凌空所有或激烈、或平和的论辩。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19 19:22:00 +0800 CST  
“真是油嘴滑舌!”右相狠拍惊堂木,大喝道:“少府掌山海地泽收入与皇室制造,卫尉掌宫廷戍卫,孟家人要劫狱,与他们勾结有何用?”
颜泉的手轻微颤了一下,倒不是被右相的气势吓到了,而是惊讶于他时而糊涂,时而清明,捉摸不透。迅速整理思路,颜泉接道:“若只是因为孟家有勾结我的动机,便能定罪,岂不是太荒唐了!敢问丞相大人证据何在!”
“证据?”右相语气略带嘲弄,“你颜大人办案厉害谁人不知,销毁证据估计也非常在行吧。看来今天不动大刑你是不会开口了。来人,将人犯押往刑堂,打到他开口为止!”
“丞相大人你这是公报私仇!颜某可以承担失查之责,但这勾结江湖势力的罪名颜某抵死也不会认的!”可是无论颜泉怎么挣扎,仍是被动作粗鲁的衙役往堂外带。
“住手!”洪亮的声音从堂外传来,“廷尉府什么时候这么办案子了!”
右相见来人出于礼貌起身相迎,动作却很随意,偏头问向身边的明越,“本官初掌廷尉府,不明情况,从什么时候起御史府能插手廷尉府的案子了!”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20 21:54:00 +0800 CST  
集齐七个神龙召唤太傅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21 06:58:00 +0800 CST  
第二章 错解拂耳过,心开笑还来。

看着塌上睡得正香的人,苏子矜愁眉紧锁,问向一旁啃桃子的孟洵:“他前几天还好好的,这两天是怎么了?除了吃就是睡,是身体太虚,还是......”苏子矜抬眸,盯了孟洵一眼,“还是你动了什么手脚?”
孟洵耸耸肩,“是他叫我这么干的。”
“他他他他......他疯了!”苏子矜指着凌空怒道:“赶紧给我弄醒了!”
孟洵不理他,继续啃桃子。未等苏子矜发火,凌空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扫了两人一眼,“吵死了!什么事!”
“谭琦来了。”
“不见!”
“式微,情况紧急,我没工夫和你开玩笑。”谭琦风风火火地闯进来,一张娃娃脸面带焦急尤显可爱地紧。
凌空揉揉太阳穴,问道:“出了什么事?”
“颜泉犯事了,你还不知道吧。”
凌空无语望天,事儿就是他搞出来的,他怎么会不知道?抿抿嘴唇,不动声色地道:“关我什么事?”
“廷尉府大牢重犯被劫走,颜泉有失查之责。主审是右相,他一定将颜泉往死里整。式微,你帮帮他吧。”
凌空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道:“太子太傅是东宫属官,不预朝政。家父虽是当朝廷尉,可惜如今不在帝都,文昭,我实在无能为力。”
谭琦垂下眼眸,声线沙哑地道:“你竟然真的冷眼旁观,式微,多少朝臣几是你凌家的家臣,你一句话的事儿,你竟然真的冷眼旁观。”话音未落,转身便走。
房间的气氛也只有一瞬的凝固,便被苏子矜打破,“你......真的不管。就算你看他不顺眼可......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苏子矜你的脑子被谭琦踢了!我若是救他,他还有命在吗?”
苏子矜这下不明白了,“为什么你救他,他就没命了?这算什么道理?”
“懒得和你解释,以后少拿他的事烦我。出去,我要睡觉。”
孟洵扔了桃核,从袖中取出三枚银针,道:“睡得下吗?要不我再给你下两针。”
“也好。”凌空闭上眼睛,长眉舒展。
孟洵下针让凌空睡下后,对苏子矜道:“他太累了,想睡,就让他睡吧。”
“累?”苏子矜不解,“他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去书房写几封信,怎么会累?”
孟洵摇摇头,“他布的局太大,想护的人太多。”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21 21:59:00 +0800 CST  
孟洵没在意苏子矜的表情,继续道:“颜泉是左相提拔上来的,出了这样的事,换做其他人,只怕会弃了这颗棋子。然左相其人,行事颇有远见,他宁可受些损失,也不会让忠于晋王党的人寒心。但如果这时候凌空也出手相救,左相定会怀疑颜泉与左相有勾结,以左相的性格,早晚会置他于死地。而凌空又不是颜泉什么人,他做不到将他时时护在身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与左相牵扯越来越深,直至万劫不复。”
孟洵把话说得这么明白,苏子矜自然听得懂,只是最后一句......“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凌空与左相未必谁胜谁负,颜泉也未必万劫不复吧。”
“左相的野心......”孟洵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对,未必呢。”
苏子矜识趣地没再问下去,转了话题道:“怎么知道这么多?”
“孟家和朝廷作对多年,也算知己知彼了。再说......”
苏子矜突然作势堵住他的嘴,示意别再说下去。孟洵会意回头看去,只见太子正站在庭院门口。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22 20:58:00 +0800 CST  
“师父,孟叔叔。”太子打着招呼走进来,“太傅怎么样了?”
“太子来了。”凌空走出房门,熙熙日光洒在深蓝长袍上,浅笑安然。
苏子矜与孟洵对视一眼,刚刚还一副谁不让我睡觉我就和谁拼命的死样子,一会功夫竟如此精神抖擞。
“太傅你好啦?”太子跑过去,左看看,又看看,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笑嘻嘻地道:“那个......你说了‘这几天’不能来,今天刚好第十天。”
“越来越伶牙俐齿了。”凌空拉着太子的手走向石桌,问两人道:“今天有事吗?没事的话,陪我去趟廷尉府。”说着头转向太子,“我带你见识见识湖湘第一才子的风采。”
刚刚被孟洵一番理论说服的苏子矜一下子又糊涂了,“不是不能救吗?颜泉......”
“谁说我要去救他了?”
“那你去干什么?”
凌空一字一顿地答道:“看热闹。”既然全盘布局只是为了拖住晋王党夺嫡的步伐,给太子养精蓄锐的时间,凌空怎么会放过太子这么好的学习机会呢?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23 09:08:00 +0800 CST  
大早起来更文,快来夸我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25 05:36:00 +0800 CST  
第四章 尘埃暂落定 ,少年立远志
周缙重回廷尉府的消息传到凌府时,凌空刚刚烧毁一枚假印,即仿制的凌云私印。事实上,自凌云离府,从凌府发出的信件所盖印章,皆是假印。凌空是篆刻高手,收信人看不出,而一旦信件中途出错,落入左相之手,亦可解释。
廷尉府终于回归平静了,晋王党也被右相暂时阻了夺嫡的步伐,帝都表面还是一番太平景象。凌空目送太子回宫,心情有一丝放松,又不敢真的懈怠。毕竟,表面的太平,不会持续太久。
“不动声色,兵行险招,以乱治乱,借势用势。凌空,你和谁学的?”孟洵站在凌空身后,抱臂探究地看着凌空。
“过奖了。世事洞明皆学问。”
苏子矜则表示越来越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了,摇摇头走开去指点小凌风武功了。
孟洵话锋忽转,问道:“颜泉反击了,你确定还要留情吗?”
凌空看穿了孟洵的心思,直截了当地答道:“他是朝廷命官。”转身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我也是。”
孟洵咽了一口唾沫,“你不是利用完我要把我交给朝廷吧!”说着动作十分夸张地退后几步倚在柱子上。
“在下正有此意。在下想着,等一个月后颜泉什么也查不出来准备自杀谢罪时,就把你交给他,让他将功折罪。如此一来岳麓双杰握手言和共佐明主,你说这样好不好?”
“好好好,那个谁任他怎么查我也不会对他下手还不行嘛,我保证。”见凌空不答话,又眨眨眼睛伸出三根手指,“我保证。那个......我就问一句,为什么到现在了,你还不忍心对他下手。”
凌空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道:“党争,对国家没有一点好处,只有内耗。我不想太子登基时,面对的是一堆烂摊子。更不想让他从党争中尝到太多甜头,以后成为一个只知玩弄权术的君王。”
“所以,你在拿捏分寸?这样不累吗?”
凌空释然地笑了笑,没有正面答他,只道:“颜泉,什么也查不出来。”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25 05:52:00 +0800 CST  
决定停更两天。事情是酱紫的,自从我把太傅写病后,早就不知道药店的门朝哪边开的我居然感冒了(这让我以后怎么敢虐他)。一直没在意,今天还作死出去聚会疯玩了,结果回来咳得难受,估计是小儿咳喘症(我就装嫩了你有本事来揍我)。不过我闲着你们可不能闲着。第二卷求意见求意见:
1、认为太傅戏份少了请举手。
2、通过多次侧面描写,你认为左相是什么样的人。
3、有什么说什么,画画非常需要知道你们看文的感受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25 18:55:00 +0800 CST  
满血复活来更文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27 20:02:00 +0800 CST  
皇帝听了答案亦是颇为惊讶,他不过是心下郁结难解想听一句无原则的奉承,没想到皇儿真的能懂。国家间纵横捭阖的博弈,不是匹夫间的争勇斗狠,为君者并非真的能主宰一切,有时候也需要隐忍。这些道理他本想慢慢教给他,没想到他已经懂了?十一岁的年纪,因何而懂?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27 20:02:00 +0800 CST  
第五章 玉树临风前,谁家少年郎。

初入帝都为官的士子一般很难辩清帝都双凌的关系,而官场危途的压力迫使他们必须看清局势。头脑清明的自是能认清此时权倾朝野的“北凌”与中立持重的“南凌”间明和暗斗的微妙。稍笨一点的也能看出两凌非一家。而笨到极致如谭琦,至今以为凌姓之人俱为一体的,能在帝都生存绝对是奇迹。不过谭琦还好,在尸骨无存之前,被凌空一番安排扔出帝都了。是故,一向好热闹的小谭琦没有赶上此次“盛会”。
今日,是左相之父、开国大将、前任太尉凌意的七十大寿。
凌空走下马车,对着张灯结彩、门庭若市的府邸微微一笑。这是凌空时隔十一年回帝都以来第一次在没有父兄的陪伴下参加帝都高官的寿宴。
“意伯伯。”凌空一个称呼,扭转了其太子太傅身份在晋王党中人间的尴尬。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28 22:11:00 +0800 CST  
“意伯伯。”凌空一个称呼,扭转了其太子太傅身份在晋王党中人间的尴尬。
“这是......”凌意见来人丰神俊朗,深蓝的广袖直裾透着几分沉稳之气,细看眉眼依着称呼才分辨出来,“小凌空!这么多年你去哪儿了?”
“侄儿一直在外求学,一直未能回京看望伯伯,是侄儿不好。今日正逢伯伯大寿,家父又因事离京,侄儿一来代全家送上寿礼,二来借此机会看看伯伯。”
凌意见眼前的青年,温文尔雅、举止泰然,哪有半分当年帝都小霸王的影子,一时颇感时光荏苒,怅然道:“好好好,回来就好。再不回来,伯伯可就入土为安了。”
“伯伯这是说得哪里话,在侄儿看来,十一年来伯伯无甚变化,一如当年的威风凛凛。”
“你呀,还是这么会说话。”凌意高兴地拍拍凌空的肩,附耳打趣道:“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还像小时候那样调皮。寿礼带的什么?不会又是马蜂窝吧哈哈......”
“散席后伯伯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行,贤侄可要多留一会儿。”
“侄儿遵命。”
因着朝中要员陆续来贺,凌意没有与凌空闲聊多久便去应酬了。凌空则在周缙的陪同下与同来祝寿的官员们交谈。
未几,门口迎宾的管家高声通传:“晋王殿下到。”
凌意闻言快步出正堂相迎,客人们亦随其后。顺着众人的目光,凌空望见一紫袍少年迈着稳健的步伐从容走来,头顶的紫玉王冠昭示着来人的身份。晋王素喜白衣,祝寿自是穿不得了。只是,纵使华贵的锦袍,也难掩少年清雅淡逸的风仪。
“参见晋王殿下。”众人以凌意为首跪拜行礼。
晋王疾行两步,将将扶住凌意,“外公无须多礼。”温润的目光扫过众人,“诸位请起。”声音不急不躁,恰到好处。
与众人寒暄间,晋王隐隐在人群中探究,哪里还有凌式微的身影。
“玩累了?”府邸后园中,凌空偷闲间,却迎面遇见了左相。
避是避不开了,凌空从容躬身一礼:“下官拜见丞相大人。”
“怎么?”左相浅笑着走来,“在这里还要对我自称下官吗?”
凌空释然地笑了笑,“世兄。”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29 22:08:00 +0800 CST  
番外 小霸王的克星

时间点前置是十七年前。
“简直无法无天!”凌然看着父亲脸上三三两两的脓包,气不打一处来。
“罢了罢了,你也是快成家的人了,和一个小毛孩置什么气?”凌意仰在椅子上,任丫鬟仔细上药,“他出生就没了娘,凉州变乱时又在外流落两年......”
“怪不得这么没教养。”凌然愤然打断父亲的话,“捅马蜂窝,也是世家子弟干得出来的事?”
“行了行了,你还能把他怎么样啊?”上完药,凌意起身拍拍儿子的肩。
“哼,我还不信就没人收拾得了他?”
次日早朝后,凌云携子登门道歉。
小凌空依着父亲的要求奶生奶气地道着歉,一口一个伯伯,样子好不乖巧。凌意本就未把此事放在心上,见了小孩子低声下气的样子,哪里还有气。只有凌云心里清楚,那是一只藏了爪子装成猫的小豹子。
“然儿,你带弟弟去后园玩,我和你云叔有话要谈。”
“孩儿告退。云叔叔,侄儿改日再登门拜访。”中规中矩地行过礼,凌然拉着小凌空出了正堂。
小凌空不喜欢这个哥哥,非常不喜欢。他个子很高,拉自己的手也不俯身,拽地胳膊好生难受。
“然儿?”小凌空试探着问问这个人,他叫然儿吧,意伯伯是这么唤的。
凌然皱了皱眉,“依礼,你应该叫我一声哥哥。”
“然儿哥哥。”在了解对方脾气前,小凌空向来不会胡作非为。
凌然眉头皱得更深了,“你自己玩吧,哥哥还有事。”
那你倒是松手啊,小凌空心中一阵腹诽,使劲吃奶的力气想抽出双手。挣脱失败,小凌空“哇”地一声哭了,不就是捅了马蜂窝蛰了人嘛,坏爹爹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通还不算完,非要被带着给臭伯伯道歉,现在还要被这个冷面哥哥欺负。
凌意闻声赶了过来,“小凌空,这是怎么了?然儿,怎么回事?”
“呜呜呜......意伯伯,然儿哥哥欺负我。”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30 22:15:00 +0800 CST  
“呜呜呜......意伯伯,然儿哥哥欺负我。”
“哎呦,不哭了不哭了。”凌意用因常年握兵器粗糙的手给小凌空擦着眼泪,对凌然厉声道:“你招他做什么?”
“爹,孩儿没有。”凌然被这突发情形弄得有些无措,“你哭什么,我招你惹你了?”
刚刚被凌意哄得只剩抽抽搭搭地吸气的小凌空闻言又“哇”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还往凌意怀里钻。
一旁冷眼旁观的凌云这时安抚地拍拍凌然的背,走过来抱起小凌空,“你又耍什么幺蛾子?意兄,你别怪然儿,这孩子自小摸不清脾气,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小弟先告辞了,我们改日再聊。”
上了马车,小凌空依旧哭个不停,凌云干脆也不哄了,扔在一旁不理睬。小凌空自己哭着没劲,渐渐噤了声,只偶尔白坏爹爹几眼。
回府,凌云长子凌宇正好出门,见了小凌空花猫似的脸,忙问怎么回事。小凌空见了大哥,跑着往怀里扑,哭得那个撕心裂肺,好不委屈。
“爹!”凌宇急道:“您是不是在人前骂他了?”
“我......”凌爹爹表示很无辜,“都是被你宠坏的。”
“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和大哥说说怎么回事。”凌宇一边哄着一边往里抱。
凌云望着兄弟俩的背影甚是无语,你乐意哄就哄吧,想着甩甩袖子回房了。
“呜呜呜......爹又不要我了......”
“那个哥哥冷冷的,呜呜......好可怕。”
......
凌宇从小凌空哽哽咽咽的哭诉中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爹怎么能把弟弟随随便便交给陌生人呢,而且还是个一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凌宇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孩子自小缺乏安全感,平日再任性再霸道,不过是仗着长辈的宠溺和同龄的忍让,一旦碰上生人,混熟之前小心思敏感地要命。
然而凌宇想不到的是,小凌空与凌然怎么也混不熟,准确地说,是怕上了这个人:无论什么场合,只要小凌空见了凌然,绝对躲在父兄身后,怯怯懦懦的小样子跟变个人似的。
“然哥,你对他做了什么,这么怕你?”凌宇街上遇上凌然时,摸着弟弟的头打趣道。
凌然表示冤枉,“我什么也没干呀。”
“也罢。”凌宇附耳道:“那就拜托然哥继续当这个坏人了。小霸王遇上克星不容易。”
凌然会意,咳了两声点点头。
自此以后,凌然被凌宇妖魔化成为整治小凌空的工具,一不听话便拿凶恶的凌然哥哥说事,一年以内,屡试不爽。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8-31 16:40:00 +0800 CST  
左相略一颔首,道:“既然不喜在前院应酬,就陪我在后园走走吧。”凌空心下隐有不安,还得跟着去了。
园中假山凉亭疏密有致,水木清华搜神夺巧,奇花异草点缀期间,端的是清幽雅致,别有天地。凌空随左相在小径走着,恰到好处地慢着半步。
“离京数年,可是许多人不认得了?”左相缓缓开口,语气平淡。可是凌空心里清楚,他今日在这儿堵着自己,绝不是为拉家常。
“说的是呢。式微离家之时,太子还未出生,晋王爷也还是个三四岁的孩子呢。帝都,也大不一样了。”
“云叔叔不在,也是难为你了。”难为你布了这么大的局。
听得弦外之音,凌空并不惊讶,他还没有幼稚到认为左相至今为止全然不觉。猜度着左相掌握的程度,凌空不动声色地回道:“官场危途,还请世兄多加照拂。”
“身为朝廷命官,勾结江湖势力,放走朝廷重犯,贤弟如此胡作非为,只怕为兄也难以照顾周全。”左相语气依旧无波无澜,好像在说着无关紧要的事。
果真是鸿门宴呢,凌空闻言,笑意不减反增,“世兄绕这么大圈子,不会只是为揭穿吧。”
“辞官。”左相命令般地扔下两个字,不再多言,缓步走向正堂。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9-01 20:05:00 +0800 CST  
你们。。。。。。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9-02 07:00:00 +0800 CST  
既然你们敲定结局了,那本公子就不写啦

楼主 画意纵横  发布于 2015-09-02 07:10:00 +0800 CST  

楼主:画意纵横

字数:53437

发表时间:2015-08-19 08:0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2-25 17:56:51 +0800 CST

评论数:304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