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书摘选】第六型:忠诚者

第六型人简介:

健康状态下.:他们能够忠于他人、认同他人;坚定不移、满怀热忱、有爱心;重要的是,他们值得信任,能和他人打成一片、结成同盟。他们对自己发自内心信仰的个人和运动,愿意奉献一切。共同体的建立者:有责任心、可靠、值得信赖;有远见卓识和强大组织能力:天生是解决问题的能手。他们勤奋、有恒心、为他人牺牲;能在自己的世界中营造稳定和安全,给世界带来合作精神。在最佳状态下:他们能够自我肯定,信赖自己和他人,独立但也能与他人互相依赖并且平等地互助合作;对自身的信赖使他们具有真正的勇气、正面的思想、领导力和丰富的自我表现能力。

一般状态下:他们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投注到自己深信的安全稳定的东西上;有组织能力和建构能力,期待与人联合,期待有权威来保证安全和稳定;向他人作出许多承诺,希望能有所回报。他们一直保持着很强的警惕性,总是提前预期问题的出现;寻求明确的指导方针,只有在系统和工作程序确定后才觉得更加安全。他们会抵制别人对他们有更多要求,会以消极一攻击性的方式对他人的要求作出反应;优柔寡断、谨小慎微、因循守旧、模棱两可;强烈的怀疑自我,同时也会猜疑他人的动机;极度敏感、熊虑、抱怨、发出矛盾的“混杂信号”;内心的混乱使他们的反应难以预料。作为对不安全感的补偿,他们会变得好战、卑鄙、尖酸刻薄、向他人发难;极端喜欢结党营私,防范心强,把人分成朋友和敌人,四处寻找有谁会威胁自己的安全;独裁、偏激、害怕对自己的恐惧保持沉默。

不健康状态下:他们变得极端依赖和自我贬抑,同时有强烈的自卑感,觉得自己很无助、无能,寻求更强大的权威或信仰来解决一切问题,唯命是从,有受虐倾向。他们觉得受到迫害,觉得他人总在“算计自己”;行为莽撞,没有理性,以非理性的方式表现出自己的恐惧、妄想、暴力。他们歇斯底里,逃避惩罚,有自我毁灭、自杀倾向;酗酒,过度依赖药物,“逛窑子”,有自我贬抑的行为。

关键动机:渴望获得安全感,渴望得到他人的支持和认可,总想证实他人对自已的态度,总想保护自己的信念。

典范人物:罗伯特·肯尼迪、马尔科姆-x.若乔治-布什、沃尔特·曼德拉、汤姆·议克斯、布拉斯·斯普林斯汀、康迪斯·贝尔根、吉尔达·拉德纳、帕特里克·斯韦蕴、戴安娜王妃、茱莉娅·罗伯茨、菲尔·多纳休、杰伊·雷诺、约翰尼·卡森、戴安·基顿、伍迪·艾伦、安迪·鲁尼、杰西卡·朗格、玛丽莲·梦露、奥利弗·诺斯、J.埃德加·胡佛、理查德·尼克松、拉什·林博、“乔治·科斯坦撒”、“阿奇·邦克”。

楼主 夜深知雪重_  发布于 2014-09-26 23:36:00 +0800 CST  
第六型人充满着矛盾:他们在情感上相当依赖他人,却自以为很独立;很想得到他人的信任,也信赖他人,但又不断地想要考验他人以减轻自己的疑虑;很想得到权威的保护,却又害怕权威;很顺从但又会反抗;害怕攻击性,但有时他们自己也具有极强的攻击性;想要寻求安全感,却总是感到不安全;他们可爱迷人,却可能自惭而充满憎恨;他们信仰传统价值,但也可能颠覆这些价值;想要逃离惩罚,但又常会惹火烧身.,第六型人之所以如此充满矛盾,是因为焦虑促使他们从一种心理状态跳跃到另一种心理状态。在回应焦虑感时,他们总是期待结构、信仰、同盟或权威前来帮助他们平息焦虑。

我们的教育体系教导我们要相信自身以外的东西:一个组织.一桩婚姻、一项交易,或是职业、宗教、政治、某件事,或者几乎可说是任何事,只要它能够提供一套规则让我们遵守,并且对顺从的行为加以奖赏。做一只家养动物总比做野生动物来得安全。 (米歇尔·科达,权力. 254.)

对第六型人而言,安全感就来自于对自身以外的权威忠贞不渝的顺服和与令身心地投入.只要他们相信这个权威可以带来稳定感和安全感。第六型人需要有被保护的感觉以及安全感,这样他们就会觉得有比自己更强大更有力的东西在指导自己。IBM 可以是这样的权威,共和党或教会也可以是这样的权威,第六型人相信,这些组织的教条或教义是很重要的,但是,有人可以信任和信赖也同样是至关重要的。

在思维三元组中

第六型人在思维三元组中是最基本的人格类型,他们最缺乏作决定的能力,并且
难以自主,总是要征询或参照所信赖的人、组织或信仰体系的意见从一定意义上说,第六型人很难相信自己的想法和能力,要知道一件事该怎么做,他们得参照别人而不是自己的想法。因而,虽然第六型人原本就认为某个思想体系似乎值得信赖,但还是会不停地去评价所有新观念,这些新观念不能与他们已信以为真的东西相冲突,不然就会改变他们已有的观念。他们是在寻找某个东西——一套指导方针、一个权威——给自己提供生活方向,告诉自己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给自己明确的提示,给自己划定范围——总而言之,他们总在寻找安全感。当然,所有9种人格类型的人或多或少会与权威有一定关系,也都需要一些生活指导原则和保证,但是,是支持权威、反抗权威还是害怕权威,第六型人似乎在这个方面的问题最大。

在9中人格类型中,第六型时困惑最多的类型,因为他们敏感,很容易从一种心理状态跳到另一种心理状态,而有时这两种心理状态实际是相对独立的。第六型人容易因为自己的情绪状态和态度如此反复无常而感到困惑和挫折:他们可能在此刻可爱而迷人,可下一瞬间就变得任性暴躁;他们寻求针对自己而言只为重要的人物的赞许,但拒绝地位低下的人。他们可能相当顺从,然后又公开地反抗,故意背离权威者的要求。由于第六型人是9种人格类型中最保顿的,所以也是最难理解的人。即使对最亲近他们的人而言,第六型人也总是谜一般地难解。大多数人对第六型人的评价是:“喜欢他们容易,但了解他们很难。”

了解第六型人的关键在于认识到他们的矛盾性:他们人格的两个极端在攻击倾向和依赖倾向之剑摇摆不定。他们觉得自己既是强大的优势软弱的、既是依赖的又是独立的、既是消极的又是具有攻击性的、既是甜美的又是尖酸的。要预知第六型人从一个时刻到另一时刻的心理状态,那是很难的。在每一层级中他们都显示出一种与此前描述过的和此后将描述的层级都截然不同的人格。

使情况变得更复杂的是,第六型人不仅对他人有矛盾情结,对自己也是如此,他们喜欢自己,却又自我贬低。觉得自己差人一等。他们有信心,却又常感到无望和失败,好像没有别人的帮助自己就会一事无成。他们觉得自己差人一等。他们有信心,却又常感到无望和失败,好像没有别人的帮助自己就会一事无成。他们觉得自己胆小卑怯,单下一瞬间,他们又突然变得怒不可遏并且攻击他人。依赖性和攻击性的双重冲动在第六型人身上共同起作用,以各种复杂的组合方式持续地交互作用着,因为第六型人的矛盾性反应不仅是指向外在权威,也指向内在权威,即他们的超我。

只要有可能。第六型人就会努力避免处在焦虑的、矛盾的状态,因此他们埋头工作,在生活中植入可疑给他们稳定感和持续感的结构。只要他们了解游戏规则,意识到生活中有人在支持他们,就能迟滞以恒地做下去,完成很多事。但这里也存在一个问题:第六型人要或得内心稳定感取决于外部环境的稳定,换言之,只要生活中的一切能有条不紊地进行下去,他们就觉得安全,就能处理事情,可一旦出现问题或不确定性,他们很快就会陷入混乱的迷雾中,表现出强烈的情绪反应(正是因此,许多第六型人会吧自己的错误归在第四型人身上)他们的自我怀疑和猜疑会出现,他们就会向后退回到矛盾和不稳定的状态。

因此,要想了解第六型人,就必须了解他们摇摆不定的个性,为了维持自我感觉, 第六型人心灵的两面必须彼此交互作用,第六型人不能偏废任何一面。例如,他们无法借助由压抑依赖面而变得独立。不管怎么样,他们总是自我的两个方面的混合物,当他们处在健康状态下的时候,这两面还能并肩合作,相互支持,然而,一旦两面之间的紧张度提高,焦虑也随之升高,二者也就是印发他们多种问题的根源所在。


楼主 夜深知雪重_  发布于 2014-09-26 23:37:00 +0800 CST  
第二层级:迷人的朋友

即使是处在相对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也不能一直做到自我肯定,也无法完全做到与他人和平相处。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他们害怕被抛弃、被孤立。他们已经失去了与自己内在的支持力量的联系,认为自己缺乏维系生存勇气的内在源泉,于是他们觉得需要他人的支持,他们的幸福有赖于维持安全的人际关系和结构,以增强安全感。

简单地说,第六型人开始寻找可以信赖的人或事,因为他们逐渐失去了自信心。当他们处在第二层级的时候,这一点表现得还不是很明显,但已经与第一层级的自我肯定在方向上有了明显的改变。他们开始审视周围的环境,力图发现可能的同盟和支持者,或寻找可以提高自己安全感与自信心的东西。于是他们投身到世界中,寻找能够与他人建立联系或介入某些计划的方法。为此,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发展了在情绪上感染他人的能力。

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拥有一种迷人的个人魅力,能够在无意间吸引别人。但有时候,我们很难确切指出是什么因素产生了这种吸引力,或者说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何以能够如此自然地吸引别人。不管怎么样,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知道如何引起他人强烈的情感反应,左右他人的情绪。他们有一种让他人作出回应的能力,尽管他们自己通常意识不到这一点。

第六型人能够吸引他人,是因为他们对他人有一种真正的好奇心,因为他们想要发现对双方都有利的联系,这就好像第六型人自己在默默地问:“我们可以做朋友吗?我们可以一起共事吗?”他人觉得他们的友善是真心的,于是就作出了正面的回应。第六型人有一种热忱的、令人愉快的特质,可以刺激双方的关系。可即便如此,他们的吸引力并不总是很容易得到认同,这恰恰是因为它十分微妙——可能只是一个眼神的交会,也可能只是一个微笑。因为它太微妙了,所以也不一定要以谄媚的方式公开引诱或讨人欢心。

我们若要更好地理解他们的迷人特质,可以观察一下孩子身上表现出来的相同特质:信任、期待与爱,孩子向父母展现出的这些特质正是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吸引他人的特质。他们能够向他人传达非言语的信息:“这里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他们极其富有智慧、喜欢开玩笑甚至装傻,有一种孩子似的淘气;他们也具有一种滑稽的、自嘲的幽默感,可以逗那些他们想与之建立关系的人开心。爱开玩笑的天性是第六型人表达爱的信号,是他们取信于人、与之走得更近的一个信号。

除了这些天生的亲切感以外,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还是自信和值得信赖的。其实,他们把兑现承若以及及时、持之以恒地帮助他人视为自己的责任。(在这方面,人们容易误认为他们是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他们想尽最大努力做一个值得他人信赖的人,总是让人感受到一种坚定和息息相通。他们身上有一种坚定的、顽强的特质,而这正是思维三元组的另两个类型即第五型和第七型的人在健康状态下所不具备的。在寻求支持的时候,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会明确地告诉人们,他们将给予他人坚定不移的支持。

与这种顽强和可靠联系在一起,第六型人还具有一种能力,就是在潜在的威胁和问题变得不可收拾之前察觉到它们的存在。他们对安全感的渴望使他们对可能的危害和威胁具有一种敏感,从而发展出了一种敏锐的警觉性,一眼就能看出环境中可能存在的问题,并立即采取措施确保周围每个人的安全。这一才能对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和他们身边的每个人都很有帮助,因为世界中有许多危险和困难是我们必须预先知晓的。

自然,第六型人想要和他人建立关系的愿望对双方都是有利无害的,是双方都乐意的。而他人也会对他们的友好、信任和支持作出相应的回应,且更多的是以行动而不是言辞,也就是说,他人也会报之以友好、信任和支持。进而,在与他人的亲密关系中,他们爱护和关切他人的特质会自发地流露出来,使双方都很高兴,都能得到情感上的回报。然而,要注意的是,想要吸引他人的欲望会自发地把他人置于优先位置,这在此后将会产生重要的结果。

楼主 夜深知雪重_  发布于 2014-09-26 23:38:00 +0800 CST  
第三层级:忠实的伙伴

一旦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开始寻求安全感,并发现某些人、观念或情势似乎是可信赖和安全的,他们就开始担心自己会失去与这些东西的联系,失去与自己的保护感和归属感的联系。为吸引他人而采取的行动至少会引发一个问题,即这种意图有可能遭到拒绝,或者双方的关系发展得不够理想。即便是对健康的第六型人而言,必须吸引他人这种想法也会引起一丝焦虑,这使他们不由自主地感觉到,通过向自身之外寻求安全感和他人的接纳,即使是出于好的意愿,也必定会产生某种不安全感。因此他们想要加固已经建立的友谊、同盟和安全结构,以确保自己的安全得到保障。为此他们要彻底投身于他人、工作和已经涉足的项目中。

为了这一目的,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变得极端实际,极其负责任。他们把纪律引入到整个工作中,并坚持执行,同时也一丝不苟地关注细节和工艺。他们对自己的工作引以为豪,对自己为投身其中的项目所作出的贡献感到十分光荣。他们极其有效地保持组织的运转,不论是大公司还是小本生意,抑或是家庭预算。他们是这样一种人:必须确保支票已经支付,确保有足够的钱纳税。他们节俭、勤奋、工作卖力,总想为公司或企业发挥自己的价值。在这个方面,他们力求确保自己在世界上有一个位置,确保自己的工作可以带来相对的安全与安全感。

许多第六型人,尤其当他们有才能且受过教育,都善于分析和处理棘手的问题。他们的警觉性可以很好地转变成一种关注细节的能力,一种能指出并把握方向的能力。一般说来,第六型人喜欢组织内部的工作,因为在那里,一切已被明确规定好,不会有什么异议。在组织内部,他们觉得安全,工作起来有创造性和创新性,不管他们是电脑程序员、工程师、法律专家,还是注册会计师或音乐家。他们在工作中时常显示出极其娴熟的技能,这表明他们在所投身的项目中倾注了很多心血。正因此,加上他们又如此讨人喜欢,所以,如果能充分展示才能,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通常可以在职业方面崭露头角,不过,他们取得成功的过程有点像坚持不懈的乌龟打败更快、更灵巧的兔子。

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也可以帮助自己创立的或加入的企业形成一种平等的精神和一种强烈的公共福利意识。他们尊重他人,能创造出合作的氛围,在那里,人人都觉得他们是合伙人或同事,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管理者。他们明白自己的安全主要取决于其所在的共同体和工作单位的福利,因此他们与他人协力合作,以维持建制和结构的稳定,使共同体更加稳固和健康。他们常常涉足地方政治事务,参加地方委员会,帮助改善城镇或公寓的居住环境。公共事务之所以能吸引许多第六型人,是因为这可以为他们施展自己的诸多正面价值提供机会。同样,第六型人常常对一定层面的政治感兴趣。他们常常认为自己是为工作和环境服务的,总想做力所能及的事来保护和维持自己的利益与安全。

同时且基于相同的原因,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如果觉得周围有不妥当的地方或发现他人在自己所在的系统内滥用权利,就会提出质疑。他们会尽全力反对不公或告诉他人共同体或环境中存在的问题。然而,正如我们将看到的,如果处在一般状态下,第六型人在这些情况下就会失去自制力,以消极—攻击性的方式去对抗他们不喜欢的人与环境,或把自己真正变成破坏共同体稳定、散布恐怖的阴谋家。但在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那里,对权威的质疑反映了他们对公众福利有着真正的兴趣,是正直和诚实的真正代表。

在个人层面,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能够发自内心地委身于已和自己形成特殊情感关系的人。他们为他人的福利付出心血,同时也希望得到对方同等的回报。这也就是为什么成为一个家庭的一分子对他们而言常常是很重要的,即使只是“朋友的家庭”。实际上,家庭是第六型人所寻求的情感支持与情绪稳定的象征。他们想要拥有能让自己依赖的人,想要自己能被人无条件地接受,并且有一个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和家庭与朋友建立亲密的关系能使他们觉得自己并不孤独,委身于他人能够减轻自己被抛弃的恐惧。

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的一些美德在今天这个“我是第一”、“为成为第一而奋斗”的社会中已经过时了。然而,第六型人的优点——坚持、信赖、诚实、勤奋、为家庭和朋友奉献、为公众福利奉献——是他们自愿遵循的,无怨无悔。

楼主 夜深知雪重_  发布于 2014-09-26 23:39:00 +0800 CST  
第六层级:独裁的反叛者

一般状态下的第六型人很少尝试解决他们的怀疑和焦虑,而是会表现出过激的反应,转向另一种完全相反的行为。他们害怕自己的矛盾情感和犹豫不决会失去盟友和权威的支持,因此采取过度补偿的方式,变得过分热情和富于攻击性,以努力证明自己并不焦虑、没有犹豫不决和依赖。他们想要他人知道自己不能被“刺激”,不能被人占了上风。事实上,他们的恐惧和焦虑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因而想要“振作起来”,想要通过粗野的暴力行为来控制自己的恐惧。为了向盟友和敌人证明自己的力量和价值,他们坚决地表现出自己消极-攻击性矛盾情感的攻击性的一面,以压抑其消极的一面。

在第六层级,从根本上说,不论他们是属于恐惧症还是反恐惧症,第六型人的反恐惧症倾向都变得更为公开,为了控制自己越来越强的焦虑感,他们会同所有看似可能引起自己焦虑的东西作斗争。在正常情况下,反恐惧症行为的确可以帮助人们控制恐惧,例如,害怕黑暗的孩子会故意走进漆黑的房间来克服自己的恐惧。但是,处在第六层级的一般状态下的第六型人并不能适当地运用这种防御机制。其反恐惧症倾向使他们矫枉过正:他们对威胁到自己的东西怒不可遏,并大加责难。他们变得极具反叛性、极其好斗,用尽各种手段阻挠和妨碍他人,以证明自己不能受欺负。他们对自己满腹狐疑,绝望地固守着某一立场或位置,以让自己觉得自己很强大,驱散内心的自卑感。

这种矫枉过正的攻击性并不是真正有力量的表现,而是以在某些方面阻挠或孤立他人的办法让自己觉得优越于他人的一种方式。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害怕与他人失去联系、害怕失去支持的第六型人开始孤立他人、放弃他人的支持。因此当处在第六层级的时候,第六型人就成了搞阴谋诡计和玩办公室政治的行家里手,总想震慑可能有损他们安全的潜在敌人或威胁。如果握有权利,他们就恰恰是连自己都憎恶的那种权威人物:独断专行、不公正、报复心强。他们是权威、严于律己的人、暴君的可笑翻版,大话、空话连篇,危险但又软弱——因此更为危险。他们并不是真的强大,而只是让人觉得很难相处,因为他们可怜而又卑劣。

我们已经看到,一般状态下的第六型人认同群体和自己所处的地位,然而处于第六层级的他们却成了极端的宗派主义与独裁者,严格地将人划分为“支持我们”与“反对我们”的两个集团。每个人都被简单化为支持者或反对者、自己人或外人、朋友或敌人。他们的态度是“我的国家(我的权威、我的领导、我的信仰)不是对就是错”。如果信仰受到挑战,他们便会把这视为对自己生活方式的攻击。虽然焦虑仍是他们的基本问题,但在第六层级,对他人的非理性恐惧和仇恨才是这种焦虑的表现形式。

独裁的第六型人在捍卫他们认为可能带给自己安全的群体或个人时,会有很深的偏见,并且心思缜密,对外人总是以精神上的攻击回敬,认为他们都可能是潜藏的敌人。由于惧怕陷入密谋中,所以总是密谋陷害他人,竭尽全力用公众舆论去对抗被他们视为敌人的人,甚至对抗群体内部的成员,只要这个成员在他们看来不完全站在自己一边。但是,由于过度补偿的动力机制,第六型人常常讽刺性地背离自己的信仰。如此坚定地相信自由和民主的第六型人居然变成了狂热的偏执者和独裁者,热衷于否认普通公民的人权。如同有些基督徒对外邦人的仇恨与其作为基督徒的信仰相抵触一样,这些宣扬法律与秩序的人到最后却以法律之名破坏了法律。

如果处在第六层级的第六型人身为领导者,情况就更危险了。极不健康的第六型人会频繁地犯政治错误,他们会激起群体的恐惧和焦虑,并将这些情感表现出来,并常常会因为某些问题责难他人,而从不采取实质性的、务实的解决措施。人们会因为他们表面的攻击性与不畏艰苦捍卫群体“传统价值”的决心而拥戴他们成为领导者。不幸的是,他们通常会成为煽动者,通过激发他人的不安感来获取站在身后的无知群众的力量。这时,不安全感,而非勇气,将成为群体的原动力。

当处在第六层级的时候,第六型人很难为了某个东西而工作。相反,他们的热情是因为要反对他人或某个东西而被激发起来的。他们是典型的革命者,克敌之后发现自己对建立一个更公正的制度丝毫不感兴趣。其实,处在第六层级的第六型人需要靠敌人帮助自己释放焦虑。如果没有人前来为他们的问题责难他们,他们对自己的那种负罪感和恐惧感就会升级——甚至可能达到令他们不堪忍受的地步。如果没有明显的敌人存在,过度补偿的第六型人就会创造出一个敌人,找一个替罪羊作为攻击的焦点,因为他们的一个丑恶之处,就是需要通过一个人或群体来释放自己被抑制的焦虑感。他们通常会给替罪羊扣上一些卑劣的帽子,这样就可以使他们的攻击行为看似合理,他们就可以采取任何能满足自己情感需要的手段来处置对方。这种情况在办公室政治中、在家庭内部、在两性(或性别取向)之间或在国家政治中常常出现。通常,不受欢迎的权威会成为替罪羊,因为这是引发第六型人所有问题的终极原因。有时候,比较弱势和支持保障较少的人会成为目标。值得玩味的是,他们所憎恨的对象一般是黑人、犹太人、同性恋者、外国人、“局外人”,等等。这些人通常都具有一些第六型人所惧怕,却又是第六型人自身所具有的脆弱与不安全感等特质。如果某个人必须被边缘化,那一定不是第六型人。另外值得记住的是,好战和偏执会在许多方面显示出来。很明显,许多第六型人本身是少数族群的成员,但处在第六层级的时候,他们也会找出一个人作为责罚和边缘化的对象。

从第六型人的角度看,他们的攻击性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待遇”。他们认为有权有势的人在剥削自己,尽管不是非要毁灭自己。面对令人气馁、看似不可战胜的不平之事,他们觉得自己弱小无助。处在第六层级的第六型人相信他们的痛苦必定是有原因的,必定有某个人在毁坏他们的前程,他们决心保护自己免受威胁。一般状态下的第六型人很赞成影片《网络》中的一句名言:“我痛苦得都快疯了,我再也不要过这样的生活!”第六型人觉得有太多的问题让他们四面楚歌,自我怀疑让自己变得千疮百孔。他们厌恶过去,恐惧未来,不幸的是,处在第六层级的他们把焦虑全归罪于他人,不仅归罪于“外人”,而且归罪于与自己亲近的人:他们的家人、宠物、比他们更弱小的同事或同学——甚至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恰好碰到的陌生日。

与其他类型的人一样,退化到第六层级或更低层级通常表明,在孩童时期的环境中存在着极为严重的机能失调因素。由于第六型人的问题关系着其与保护着角色之间的关联,所以年幼的第六型人可能认为其保护着的角色是不公正和危险的。结果,成年的第六型人把这种关系投射到世界中,每到关键时刻就只看到威胁,只看到不可一世的威吓。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由于更低层级的第六型人会借用这种不堪的早期关系在潜意识中界定自己,所以他们最终会运用许多同样的攻击性策略对付他人。这就像那样一种人,他们在童年时候因哭闹挨了打,长大以后,每当听到孩子哭闹,就会产生攻击性冲动,想要施以暴力。

在本来或曾经十分可爱、讨人欢心的第六型人变得如此好战和如此独裁之前,要说服不了解他们的人不要相信他们是很困难的。他们现在是如此卑劣可鄙,毫无可爱可言,而且,由于他们独裁、好战的力量建立在心理转移基础之上,所以那种状态不可能长久。但不幸的是,因为他们的攻击性是真实地存在的,所以有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使他们可能会损害甚至危害到他人。如同处于第六层级的所有人格类型的情形一样,第六型人不幸地饱受痛苦的折磨,但更加不幸的是,他们的恐惧也给别人带来了痛苦。如果这种情况长时间持续下去,他们最终定会与同盟者疏远,给自己带来真正的敌人。一旦发生这种情况,他们的位置就真的要受到威胁了,真的岌岌可危了。

楼主 夜深知雪重_  发布于 2014-09-26 23:46:00 +0800 CST  
第九层级:自残的受虐狂

如果第六型人真的以过激的行为对恐惧感作出过度反应,或者如果他们忍不住要把自己的恐惧感和敌意投射到他人身上,他们就会为了引起他人的注意或为了与他人发生联系而自我毁灭性地堕落。由于不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确信来自权威人物的惩罚不可避免,所以他们干脆自我惩罚,以抵消罪恶感,逃避或至少减轻权威的惩罚。

这时他们就开始自残,这是另一种形式的颠倒。他们不再继续被焦虑所控制,不再让自己生活在可怕的始终将降临的恐惧中,而是寻求以自我惩罚的形式来减轻环境的威胁。他们自行堕落,自己把自己打败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如他们曾经把他人当替罪羊施以迫害一样,现在他们以同样的仇恨和报复欲望把攻击冲动转向了自己。

神经质的第六型人引火自焚不是为了结束与权威人物的关系,而是为了重新建立一个保护着的形象。通过把失败加诸自身,他们至少可以免于被别人打败。此外,不管怎样,这种带给自己屈辱与痛苦的行为可以缓解他们的负罪感,减轻他们的自我责罚,使其不致走上自杀之途。因此从某些角度看,自我打击与自我贬损可以帮助他们脱离更可悲的命运。

但这样做并非任何时候都有效。处在第九层级、功能失调的第六型人根本没有理性,他们用以惩罚自己的方法最终只会导致严重的身心虚弱甚至死亡。他们可能会退出生活的角斗场,把自己贬谪为游民,让自己生活在贫民窟,这足以让自己的身心退化到没有回头路的地步。还有的第六型人会以酗酒和吸毒来惩罚自己,这样做无异于同死神调情。更有一些第六型人干脆走上了自杀之途,想以此更有效地达成自己的目的。

重要的一点是明白,神经质的第六型人变成受虐狂,不是因为他们在这种自我折磨中可以得到快感,而是因为他们希望自己的苦难可以吸引一些人站在自己一边来拯救自己。受虐的痛苦目的在于寻求与他人结为一体,就好像是说:“因我的拙劣处罚我吧,然后你就可以再爱我。”

威廉.赖克认为,在受虐狂的行为背后,有一种想要激怒权威人物的渴望,但赖克不认为这是为了贿赂超我,或是为了实施可怕的惩罚。相反,他坚持认为,这种夸大式的激怒体现了对惩罚与焦虑的一种防御,因为他所引起的惩罚将会有所减轻,而且可以把被激怒的权威人物置于一种能使受虐者的责备变得更合理的地位:“看你对我有多坏!”因此,在这种激怒的背后潜藏着对爱的极度失望,一种因害怕孤独而对爱有过多要求所导致的失望。(利兰.欣西,罗伯特.坎贝尔.精神病学辞典.452.)

即使神经质的第六型人成功地让别人惩罚了自己,他们还是会保留一定的主控权。因此,他们的自尊并不是绝对的零,他们已经得到了惩罚,并经由惩罚而重新确信,他们并没有被完全抛弃。他们仍与别人联系着,尽管这是一种会给自己带来痛苦的联系。对于神经质的第六型人而言,受到权威的惩罚仍意味着被人爱,说明还有人在关心自己。这让我们悲哀地想起那个被保护者殴打和虐待的孩子。那种关系十分恐怖,但所有的小孩还是宁可有一个恐怖的父亲也不愿被抛弃、被丢下无人看管。因而,受虐狂借由这个过程可以免除陷入被离弃或被抛弃的恐惧,获得一定程度的安全感。而当他们连这也失去了的时候,剩下所能做的就只能是结束自己的生命了。

楼主 夜深知雪重_  发布于 2014-09-26 23:47:00 +0800 CST  
第六型的发展机制
解离方向:朝向第三型

自第四层级开始,一般状态和不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在压力下开始表现出一般状态和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三型人的某些特征。一般状态下的第六型人被自我怀疑、社会不安全感和缺乏信心所折磨。当他们觉得特别没有把握的时候,就会像一般状态下的第三型人那样,通过他们认为他人所期待的方式来行动,以补偿自己的不安全感。第六型人决心要说服自己和他人相信自己是有价值的、优秀的和有能力的,这一点也和一般状态下的第三型人一样。

在第四层级的第六型人把自己奉献给了同盟、环境或组织,认为这样就可以增强安全感。他们认为自己有义务满足他人的要求,最为回报,他们渴望得到他人的认可和支持。可越来越大的压力使他们向第三型发展,从而使他们进一步下定决心要拓展自己的事业,获得更大的认可,成为“领头羊”式的人物——所有这些都有助于抵御潜在的安全威胁。同样,他们知道自己的资源是有限的,范围只有这么多的机会,所以他们变得极具好胜心。想要确保所渴望的声誉或地位,还有是由于他们认同的事同盟和可以带给自己安全感的那些体系,所以他们会用从这种认同中获得的尊严去支撑自我,并喜欢拿一种体系和别的体系比较:“哈佛比耶鲁好”、“我用的事正版的而不是盗版的IBM”、“我的公牛队再次赢了湖人队”。处在第四层级的第六型人开始给自己加上一堆的责任,让自己埋头工作,以压制内心的焦虑。当不安全感出现的时候,他们基本上和一般状态下的第三型人一样,以更加努力的工作来排遣。

到了第五层级,第六型人觉得太多的义务已让自己不堪重负,所以对工作环境和同盟产生了一种矛盾情感。然而,和一般状态下的第三型人一样,第六型人还不想疏离身边的人,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不自信。因而,他们发挥魅力,变得更加“友善”和“专业”。和第三型人一样,做出这样的调整是因为海怕被离弃——第六型人相信这要比真心的回应更为合适。为了赢过别人,他们只能迁就别人的期待,然后推测别人会作出怎样的回应。这种努力通常是不会成功的;第六型人不是第三型人,别人可以在他们友善、专业的举止下。他们的正面态度和开心的表现似乎是装出来的,而不是真心实意的。当第六型人认识到他人会看穿自己为了显得自信和“亲和”而付出的努力时,会变得更加焦虑、更加自我怀疑。

在第六层级,第六型人的态度和行为更具挑衅色彩,更具攻击性,他们密切注视着他们认为不可小视的每一个人,但又会做过了头、去威吓他人 处住第六层级的第六型人向第三型的发展可看做是一种自大和专横、第六型人变得“自高自大”,过高地估计自己的能力和夸大自己的成就,以补偿自己越来越强的自卑感.他们抬高自己,抬离自己所依托的生意、事业和意识形态,把自己放在一个优越的位置上,同时贬低他们视为对手的人。他们坚持认为,别人一定会承认自己的才能或成就,而当这种赞美没有如期出现的时候,他们又会变得充满敌意。而且,和第六层级的第三型人一样,他们也会通过吹嘘自己的成功甚或性能力来巩固正在下滑的自尊心、同时,在第四层级看到的那种群体问较量现在已退化成敌意和攻击性 大家为了各自的足球队不惜大打出手,或是以各种手段去挫败对手的士气与政治观点,他们对彼此间的密切关系的骄傲变成了对优胜的狂热。

当处在第七层级的时候,第六型人害怕自己会因为做得太过头而损害支持的础。他们害怕盟友或上司因为自己所做的坏事而让自己去干活。和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三型人一样,处在第七层级的第八型人试图掩盖自己的错误,拒不承认自己与所引发的问题有关。通常,不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会继续帮助他人,不论是私人的帮助还是工作上的帮助。 (“我会为你摆平一切的。”)但是,他们的功能失调真的太严重了,不可能有太多精力,丁是他们只好欺骗别人说自己已经做完了,而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做。他们不一定是要恶意欺骗别人,这样做只是为了逃避惩罚或被抛弃。他们认为自己有能力将功补过,所以要去做自认为叮以做好的事,反正只要能够安抚别人就可以了。尽管如此,可事实上,不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根本不值得信任,他们那样做只会让自己的焦虑感越来越强、安全感越来越小。他们的伪装不过是压力和紧张的另一个源泉,结果他们越是想要努力地工作,恐慌就越大。

在第八层级,妄想的第六型人陷于各种活动和强迫性行为中,这对他们自己和他人而言都可能是极其危险和极具破坏性的。他们生活在持续的恐瞑中,害怕强迫症式的仇恨以及复仇计划会被他人揭穿。结果,他们变得极其狡猾和表里不一,就像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三型人一样。他们就是谚语里说的那种“笑里藏刀“的人,在他们的妄想症因为一次可怕的偶然事故爆发出来以前,谁也不会注意到他们的存在。在不十分激烈的层面上,可能不会有任何预兆暗示出他们对工作或人际关系很不满,但突然,在某个早晨,他们可能会不做任何解释就消失不见厂。他们的妄想症还会使他们为自己制造出一些虚假的身份,给新认识的人一种虚假印象,而实际上他们根本不是那个样子,这就好像他们害怕别人看到自己伪装之下的样子——这也是不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能够获得安全感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到了第九层级,第六型人通过自我惩罚来避免受到他人的惩罚,但在越来越大的压力下,他们可能表现出最低层级的第三型人的行为,其焦虑感和愤怒会以变态的形式爆发出来。这时,向第三型发展的第六型人不再受虐式地把攻击性指向自身,相反,他们会把它指向他人,要看着他人受苦。在一般状态下的第六型人身上看到的独裁者的偏执和仇恨以更具攻击性和危险性的形式再次出现了。退化的第六型人为一劳永逸地克服自己的自卑感而残暴地攻击他人。他们无情地伤害他人,尽管受害者并不是让他们受苦的真正元凶。

但是,处在第三型的第六型人基本上仍是第六型人,他们变态的暴力仅仅是自残的另一种形式,但却是应受到最严厉处罚的一神形式。如果他们触犯了法律,就无法得到回应,调和他们与别人的关系,相反,他们会被凶禁甚或被处决,这就是说,他们自己成了仇恨和报复的对象。

楼主 夜深知雪重_  发布于 2014-09-26 23:49:00 +0800 CST  
整合方向:朝向第九型

最简单地说,第六型人想要解决对自己和对他人的矛盾情感以及焦虑、当他们走向第九型的时候,正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处在第九型的第六型人情绪十分开朗,对他人有接纳心和同情心.他们的心胸会变得越来越开阔。经过整合的第六型人情绪稳定、平和、自持,他们完全克服了依赖倾向,成为独立自主、为人所信赖的人,并且正如我们在其各个发展层级中已经看到的,他们能够给他人提供支持和信心.而不是从他人那里寻求支持和信心。

事实上,转向第九型的第六型人和处在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有很大的差距,朝向更好方向的革命性转变已经出现在整合中的第六型人身上:他们变得非常独立,然而矛盾的是,他们也和他人更加亲近,比以前的任何时候都亲近,

这一发展的出乎意料的收获之一就是:当这时候的第六型人不再刻意寻求权威或者自己所属组织的成员的保护时,却意外地得到厂更多的友谊。由于不再对人有过敏反应,他们能与人形成稳定的关系。他人也会主动地接近他们,因为他们健康、成熟、容易相处:,我们在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身上看到的那种风趣与幽默感并未消失,虽然此处又增添了第九型人开朗、乐观和善良等特质——第六型人对这些特质并不宪全了解,但现在他们全都拥有了。

最后,经过整合的第六型人不仅拥有安全感,并且有信任他人的能力,这些都是他们曾经缺乏的。而且,由于他们能够信任自己,因而最终也能够克服焦虑感,真正踏实、自在地生活在世界上

楼主 夜深知雪重_  发布于 2014-09-26 23:49:00 +0800 CST  
结语

回顾第六型人退化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到是他们自己破坏了渴望得到的安全感。不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是自我挫败的自残者,他们是自己最大的敌人。如果他们持续那种受虐与自我打击的行为,神经质的第六型人终将逼走他们所依赖的人,他们将被抛弃,孑然一身,而这正是他们最害怕的。

与他人结成同盟的关系本身没有错,然而对第六型人来说,关键在于他们必须了解盟友的性格,因为这些人对他的影响太大了。委身于一个好人能够帮助第六型人成就更好的自我,委身于一个本身就具有攻击性和不安全感的对象自然只会对第六型人产生相当负面的影响。

第六型人害怕被抛弃,害怕孑然一身,因为若是生命中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他们必定会受焦虑之苦。他人可能局限他们,使他们在焦虑和对焦虑的反应——即攻击性冲动——之间来回游移。然而,第六型人有需要靠某种心理张丽来维持自我感觉。因此具有讽刺意味的事,第六型人与他人的互动既是为了控制焦虑也是为了刺激焦虑。当然,焦虑是不愉快的经验,攻击性也是很危险的,因此第六型人会向外寻求援手,以拯救他们脱离这种窘境,结果可能出现恶性循环。因而,第六型人的心理陷入了不可调和的两难境地,除非他们能找到方法完全摆脱。他们必须明白,如果他们信赖自己,就不需要依附于他人并受其左右。而只有在认识到自身内部也存在权威时,他们才能真正地信赖自己。借着信赖自己内心的知道,他们才能找到一直在寻找的安全、支持和方向。

楼主 夜深知雪重_  发布于 2014-09-26 23:51:00 +0800 CST  

楼主:夜深知雪重_

字数:14328

发表时间:2014-09-27 07:3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5-31 12:44:28 +0800 CST

评论数:2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