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书摘选】第一型:改革者

第一型人简介
健康状态在下:他们勤奋,有坚定的个人信念,有强烈的是非感,有强烈的个人价值观和道德观;希望在-切事情上都做到理性,合理,自我约束, 成熟和宽容。他们极其坚持原则,努力做到公平客观,遵守道德,视真理和正义为首要价值;有责任感,是正人君子, 有直面的追求,常常成为道德导师和真理的见证。在最佳状态下:他们拥有非凡的智慧和辨别力,正视现实,是天生的现实主义者,为人处世面面俱到,有人情味,有激情,乐观,善纳良言。
一般状态下:他们不满盘现状,志气高远的理想主义者,觉得推进每件事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他们是改革家、鼓动家、批评家,忠诚于“事业”,知道事情“应当”怎样。他们害怕犯错误,一切事都必须与他们的理想一致。有秩序、有组织纪律,但不近人情,严苛,过于控制情感的流露,自制力强,通常是工作狂一一“肛门排出型” 、守时、书生气、爱挑剔。他们好自我批评,也好批评他人,吹毛求疵,好评判,属于完美主义者;对什么都喜欢发表意见:喜欢挑他人的错, 纠缠不休,要别人"事事正确" ——只要他们看到了;缺乏耐心,对什么都不满一一除非遵循他们的意思;有道德感,常斥责别人,粗鲁,满腔怒火。
不健康状态下:他们可能变得极其教条,自以为是,缺乏容忍力,没有弹性;专断独行:只有他们知道"真理",别人说的都是错的;喜欢挑别人的毛病,而自己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他们抓住他人的不足和差错不放,行动自相矛盾,一面伪善地说教,自己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们为了摆脱自认为干扰了自己的东西,采取责难、责罚和粗暴的态度,可能会有严重的抑郁症、神经崩溃和自杀企图。
关键动机:想要事事正确;有整体感和平衡感,渴望更佳的表现,总想改善他人;依循自己的理想,总想证明自己是正当的,为免遭他人指责而力求事事完美。
典范人物: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圣雄甘地、玛格丽特·撒切尔、艾尔·戈尔,艾丽伊利·维塞尔、芭芭拉·乔丹、比尔·莫耶斯、凯瑟琳·赫本、哈里森·福特、拉尔夫·纳德尔、桑德拉·戴奥康纳、威廉·卡巴克利 、诺姆·乔姆斯基、萧伯纳、圣女贞德、《星舰迷航》中的“史巴克先生”。

楼主 love弗洛姆  发布于 2013-11-10 23:27:00 +0800 CST  
第一型人概览


在宣讲新教的重生之前的自我意识这一普通主题时.17 世纪中叶新英格兰的一位清教徒约翰·格林承认,上帝让他“看到了其内心的许多卑劣” 他“认为没有人有我这么卑鄙,没有人有这么邪恶的心,这么自负,这么顽固,这么叛逆,我认为上帝决不会对如我这么卑鄙下流的人施以仁慈”。内在自我的这一幻象,这-多多少少为多数新教徒所体检到的幻象,是如此频繁地出现于皈依之前的绝望中……个体在跟随着自己或上帝痛斥自我是毫无价值的、有罪的、该当下地狱的东西之后,他们才有希望得到重生。(菲利普·格雷夫.新教精神.75. )


清教徒通过追求理想渴望获得自我的重生乃是第一型的一种表现。第一型人和清教徒一样不满足于现状,觉得做得更好是自己的义务. 他们应当攀升得更高,超越凡人,直达绝对神圣之境。
对第一型而言, 逆耳的忠吉听起来是愚睐且危险的,譬如说,有人忠告“当
逾越常规时,要格外注意让自己缓和下来。你们不过是宇宙中的微尘,与一株树或一颗星没什么两样;你们都有权利在此生存。不管你们自己情不清楚.宇宙无疑是按其应然的状态展开的。”一般状态与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可能会说.宇宙明明未按其应该的状态展开。人们对改善宇宙和改善自己所付出的努力还远远不够。
但第一型人通常看不到,如果依循他们假设的基本前提,就会陷入同自己和宇宙都难以调和的对立冲突中。他们热切地想要在善与恶、肉体与灵魂,以及理想与现实之间奋斗。对第一型人而言,战线就清晰地划在其人性混沌、非理性的一面与他们确信的清晰性之间,在黑暗的原欲冲动与自我控制之间,在形而上的渴求与凡人需求之间, 以及理性头脑与感性心灵之间。
在本能三元组中
第一型人是本能三元组中“不善表达” 本能和冲动的类型。和第八型人一样,第一型人是实干家,直接应时面前的形势,但第八型人对自己的本能比较放任,第九型人与自己的本能切断了联系,而第一型人则试图钳制它们, 限制它们, 并让它们指向超我认为值得的目标。第一型人充满激情,对自己的信念和行动十分自信,但他们必须抑制自己的本能,否则就会被本能压倒。
愤怒是第一型人的强大推功力. 当他们面对令他们感到失望或不快的环挠时,愤怒便成为一种推动其行动的助燃剂。其实,正确地说,愤怒是我们对令自己不满意的一种本能反应。它是促使我们说"不"的一种能量。有些第一型人意识
到了这一点, 并能建设性地利用他们的愤怒。


我从痛苦的经历中学到了一个最有价值的教训:保存我的怒火,如同积存起来的热可以转变成能量一样,我们所控制着的怒火甚至也能转变成一种可以推动世界的力量昌( 甘地.甘地语录.13.)

然而,引人注意的是,第一型人常常不了解他们的愤怒,几乎总是低估其愤怒的程度。当他们注意到自己的愤怒时,常常以遏制回应。(“我不生气!我正在努力平复它”) 不管第一型人如何称呼他们的激烈情绪,也不管采取何种伪装,他们的愤怒情绪都是一种力量,能真正指挥他们的行动. 第一型人常常把自己刻画为理性的,但他们的理性是在一般意义上说的,而不是在探索或理论意义上说的。第一型人特别喜欢思考,但他们喜欢的是思考务实, 与第五型人不同,他们对无法引导他们直接进入建设性行动的思想或理论的兴趣维持不了太久。
本能的能量与一个人在现自我的能力有关,因此,第一型人看上去十分自信,虽然这种自信更多地源自理想的正确而非他们自己。尽管只是表象,但第一型人看到了他们与自己所追求的理想的差距,从而与世界建立起联系。他们让自己及强有力的本能冲动臣服在抽象的理想——通常是真理、正义等难以捉摸的普遍价值之下,他们希望自己也能达到那样的完美境地。与同样是理想主义者但常常脱离内心冲动、产生幻想的第九型人不同,第一型人决心要把他们的理想变成现实。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所界定的理想是必须付出努力但又永远不可能完全达成的东西。不过,正如我们将看到的,一般状态和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确实觉得经过努力自己真的超乎常人了。
这就是第一型人出现问题的开始, 当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出现神经质倾向时,他们坚决而彻底地认同自己所追求的理想,即使他们退化到不健康状态,也会以为自己已达到了这种境界,而没有达到理想的人都该受到责备。就意识层面而言,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也知道自己未臻完美,然而就另一层面而言,他们却以似乎已达完美的方式行动与思考,以必免良心的谴责与他人的非难.一般状态与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都认为,越是热切地努力追求完美,他们的努力就越是合理。他们认为,只要能与理想保持某些关联,则无论表现得多么糟糕,都是正当的。单单是认同于理想的行为就使他们觉得自己比世界上所有人都优秀。他们认为自己已在被拯救之列,因为,他们知道正确的道路,知道该怎么做。
压抑与攻击性的问题
正如本能三元组中的其他两类人格类型一样,第一型人也有压抑心灵中某一部分的问题。他们压抑了本性中的非理性方面,压抑本能冲动和个人欲望,想要把自己提升至完美境界。当他们陷入追求理想与在现实世界中实现理想之间的冲突时,正常的人类欲望就会受到越来越多的压抑。然而,实际情况更为复杂.因为第一型人与世界之间呈现了-种双重关系:一方面他们认为自己比理想渺小;另一方面又想给别人一种他们比环境更强大的印象,认为改善环境是自己的义务。他们不仅不断地衡量着自己与理想之间的差距, 还不断地度量过去不完美的“我”与今天完美的“我”之间的距离。
事实上,第一型人有两种分裂状态。第一种是我们刚刚看到的外在的分裂:一方面草受着要达到理想状态的压力,另一方面卫确信自己完美无缺,对于在某种情境中需要什么,自己比他人知道得更多。第二种是不那么显而易见的内在的分裂:自我分裂为两半,一半是呈现在世界面前的高度冷静、理性的一面,另一半则是受到压抑的内驱力和情感,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第一型人对于自己的信念常常十分情绪化并充满热情,但自己通常意识不到这一点。他们喜欢把自己看作是理性的和平衡的,但也能敏锐地意识到自己的情感,尤其是他们的攻击性和性冲动。虽然第一型人试图尽量地克制自己的冲动.但他们在这个方面从来就不能如真所愿。
由于上述两种分裂状态, 一般状态与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总是陷入冲突中:他们的理想的完美与其自身的不完美之间的冲突,道德感与罪恶感之间的冲突. 行动与良知之间的冲突,对秩序的渴望与其随处所见的混乱状态之间的冲突,以及善与恶之间、上帝与魔鬼之间的冲突。
第一型人的人格类型与荣格类型学中的“外倾思维型”是对应的,对于这一类型,荣格有一段最为清晰的描述:

这种类型的人将客观现实以及客观的智力原则提升为他个人以及整体环境的统治规则. 善与恶就由这个规则来判定,美与丑也由这个规则来判定。但凡与这个规则相一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与之相冲突的一切都是错误的……由于这条原则似乎涵盖了全部的人生意义,所以应该成为全人类的普遍法则,不论是个人还是群体,都应该随时随地一致施行。由于外倾思维型的人臣服于自己的原则,所以,为了他们自己,周围的每个人都应当遵行,不愿遵行的人都是错误的——这么做违反了普遍法则,因此是不可理喻、毫无道德感、缺乏良心的表现。他的道德守则使他不允许有例外存在、他的理想必须毫无例外地全面实现……这么做并非发自对他人的伟大至爱,而是来自于更高的正义观和真理观……"应当"与"必须"在他的观念体系里占有十分大的分量.如果这种原则的适用性足够广,那么他很可能成为社会生活中的重要角色,如改革家、公诉人、良心的净化者……而他的守则越僵硬,他就越有可能成为纪律产格的人、诡辩家或一本正经的人,喜欢强迫自己和他人遵循采种固定模式. 在此有两种极端,而这个类型的大多数人通常处在两者之间. (卡尔·荣格.心理类型.347.)

从我们的角度看,荣格所描述的正是各个发展层级的第一型人的要点: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是改革家或公诉人,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则毫无变通地要求他人遵循他们的固定模式,等等。正如我们将看到的,第一型人的全部人格特质包捂了人性中最高尚和最令人厌恶的方面。在健康状态下,他们可能是最客观、最有原则、最有智慧的人格类型。只要在人类可能的范围内,他们就尽量不让个人情感影响他们公正地处理与他人的关系。他们很在意正义,不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所有的人。
在相反情况下,如果第一型人处于不健康状态下,则很可能会无情地把理想推行到可以想象到的一切情境中.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对与他们意见相左的人极其缺乏宽容性,他们相信只有自己才知道真理,所以万事万物都应遵循他们所说的真理. 否则,就要遭到谴责和严厉的惩罚. 然而,问题是人类的本性常常会突然表现出来: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发现,他们无法如自己所愿地完美地控制自己,冲动只能被压制很短的时间. 肉体将活跃越来。

楼主 love弗洛姆  发布于 2013-11-10 23:28:00 +0800 CST  
第三层级:讲求原则的导师
拥有良知使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过着极为符合道德要求而有益的生活,因为他们不仅想正当行事,还想做正当的事。他们想要把客观价值付诸实施,而不受情绪的影响,因此,在尽可能合乎人性的范围内,他们可以做到客观正确。
正直是上一层级的人的首要品德,真理和正义则是第三层级人的追求。因而,他们极其在意是否每个人都得到了公平的待遇,他们痛恨见到不公正行为,无论遭到不公平待遇的是自己的朋友、完全陌生的人,还是自己。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简直就是正义和正直的化身,这些对他们而言决非冰冷的原则,而是他们的热情所在。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比其他人格类型的人更乐于为自己的道德信念献身,而且宁可自己承受不公平所带来的痛苦,也不会对别人有不公正的举动。(在这个方面,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常被误解为健康状态下的第八型人。)
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有极强的整一性与道德感,从未想过要欺骗别人。他们非常讲究原则,而且具有从不会偏离的个人标准。他们以自己认为客观、理性的东西为基础作决定,做事不会屈服于一时的兴趣。他们拥有健康状态下的自我约束力和洞察行为的长远意义的能力。例如,在公民社会,如果身为公民,就要本着良心投票,不为金钱所惑。如果身为父母.就要以有益于整个共同体而不是只有利于自己孩子的东西为基础来作决断。而如果身为教徒,就要根据教义行动,即使那意味着会违背公众权威也在所不惜。因而,就坚持原则这点而言,他们十分有道德勇气,会拼全力以自身及自己的财产、名誉甚至生命为代价来维护所坚持的原则。他们之所以不愿牺牲原则,是因为这么做会破坏他们自身的整一性,进而会毁损某些根本之物、他们的善良美德以及他们深层满足感的来源。实际上,第一型人还想让自己觉得他们是对世界有积极贡献的人,他们也常常认为自己有一种使命感——这是一个严肃的目标。
整一感、追求真理和使命感结合在一起,创造了一个极其有责任心、极其可靠的人。在这个方面,他们与健康状态下的第六型人十分相似,但第六型人总是以外界的目光看待自己,以确保自己在做正当的事,而第一型人则不断地回到自己内心的道德罗盘。他们的责任感源自想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和人生使命的内心驱使。这也给他们提供了巨大的焦点,推动他们实现自己的目标(就像健康状态下的第三型人一样。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如果没有自我约束,便什么都不是。他们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可以按部就班生活,把享乐、舒适、诱惑弃置一旁。
处在第三层级的第一型人坚守正确的东西,诉诸良心、善意、公平来对待他人。可以毫无畏惧、果断明确地表达自己的信念,不论对方喜不喜欢这样。所以,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能给社会带来贡献,他们是道德导师,是“真理的见证”,能与他人就他们的原则与道德观进行沟通。这可能是最高层级的教导,并非仅仅传递知识内容给对方,而且与之讨论理想的生活方式。第一型人担心,如果人们对是非没有清晰的概念,对行为对错的后果毫无概念,就会失去生活的方向而茫然无恃。
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的典型特征是,他们的良知信条首先是针对自己的,它们不是拿来要求全世界的义务。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以身教化他人,不会喋喋不休地指点别人。他们有种自信,相信不管别人有没有听进劝告,真理终究会出现,因为真理是以人们无法忽视的声音与灵魂对话。


楼主 love弗洛姆  发布于 2013-11-10 23:29:00 +0800 CST  
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

第四层级:理想主义的改革者
第一型人以其超我为指导,如果他们没有遵守超我的指导,就会渐渐地产生负罪感和焦虑感。如果某种原因使他们担心他人会冷对他们的原则,担心他们的努力不能激起些微的涟漪,就开始在每件事上都追求更高的优良标准。他们希望每件事都能做得更好。他们是理想主义者、改革家、负有使命的传道者,敦促自己和别人不断进步。
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与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确信只有自己可以为每个人提供答案,只有他们能让身边的混乱“正常起来”。个人良知已经强化为一种责任感,在每件事上都渴望追求理想。因而,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开始从一种道德优越感的立场出发与世界发生关系,仿佛总在说:“我知道事情应当的方式,所以你们应当听我的。”他们开始觉得他人不如自己有责任心和方向感,觉得君子就应有高尚的道德,应不断提升自己的理想。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甚至认为自己的理想应该是每个人的行为标准。他们自以为知晓事情该怎么安排。对道德上的“应当”和“必须”的强调使人觉得:不仅第一型人应当或不应当如此行事,而且他人也是如此。他们觉得自己有责任去纠正错误、教育没有学问的人、引导漫无目标的人、教导别人“正确的”观点。这样做的问题在于,他们不相信别人也能做得一样好。(“如果我不做,谁会来做呢?”)
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以庄严的目光看待人性,认为自己要比别人更冷静、更明事理。因而,他们觉得有责任做人道的立法者与规范者,立下人人皆应遵行的规矩。所有的事无论大小,或是否事关私人,均不得逃脱他们的注意或价值判断。诸如吸烟、酗酒、系安全带、电视节目的品质、黄色书刊以及摇滚乐等,都是他们好与他人争吵不休的主题。处在第四层级的第一型人并不一定会表现出进攻性,但他们时常觉得有责任向他人“指出”问题之所在,或解释他人行为的后果。(当然,他们的意见很可能是正确的,但他们不相信别人能独立发现真理。)
他们很在意自己与理想的距离是否缩短了,所以“进步”对他们而言是相当重要的概念:无论在生活的哪一方面,他们都十分想衡量自已的进步程度,至少要用自己的道德尺度量一下。于是,他们变得相当有目标,总是有们更高远的目标在前方。譬如说,他们觉得看电视不应是为了娱乐,而是为了教育,因为他们认为应该时时刻刻要求进步,做有意义的活动。这也是为什么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总喜欢把自己同高尚的事业联系在一起,甚至时常觉得应当由自已来领导高尚的事业,不论是监视移民劳工、为政党活动去组织邻里、为了环境问题举行集会、组织投票人为地方教育的拨款投票。
作为改革家和社会变革者,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深切地明白自己在每个问题上所持的立场,并以带有使命感的热情极力为自己的立场辩护。他们喜欢以清晰的口才来辩论,有效地提出自己的看法。他们坚信自己的立场正确,所以格外自信,他们改革世界的热情就像雕刻家面对着眼前未成形的翻土一样热切地想要一显身手。这中间当然会出现各种实际的困难,会遇到与他人配合的难题。世界,尤其是他人,并不是可以按照他们的改革冲动加以塑形的一团黏土。现实已然有自己的形状,虽然改革家总想重塑它。

楼主 love弗洛姆  发布于 2013-11-10 23:30:00 +0800 CST  
第六层级:好评判的完美主义者
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越是想严密地控制自已的冲动,就越觉得不能有丝毫放松。到第六层级后,他们开始担心他人会“搅乱”他们费尽力气才求得的秩序和平衡。他们内心里想要指导他人的声音和理想主义已经变得越来越尖利、越来越挑剔了。现在,井然有序对他们而言已经不够了,他们要求做到“完美”。
他们希望自身与环境都是有序的并且能够自我控制,如果这些难以实现,柳〕就会感到极度可怕。虽然很难觉察到,但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一型人通常对待自己要比对待他人严格得多。他们的超我性情急躁,要求不断,整个态度可用一句话来表达:“没有一件事做得够好”,就像童年时保护者的教训一样。他们老是吹毛求疵,觉得一切都不够好,为了避免别人的贵难,先责难自己。他们唯一允许自己拥有的情绪反应就是各种形式的不满,像不耐烦、愤怒、怨恨、愤慨等。十分奇怪的是,第一型人常常觉察不到其愤怒的程度,有时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发火。愤怒代表着一种混乱和非理性,他们严厉的超我不允许他们承认这种情感。
他们对一切都吹毛求疵,喜欢干涉他人,唐突地打断别人的工作,不断告诉别人该如何做,指出哪里犯错了,并教导别人该如何改进。“我告诉你应当这样”, “如果你旱听我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这些是这种好评判的第一型人最常说的话。他们喜欢批评一切事情——口吻不是学究式的、权威式的,就是说教的和斥责式的。他们动不动就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脾气,他们是谨守纪律、没有耐性、专挑别人毛病的人,动不动就打击别人,不论是实际的还是言辞上的。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总认为周围的人懒惰、不负责任。(“在我这么努力工作的时候,他们为什么只是站在那里开玩笑?”)他们对一切都要发表一通意见,认为只有自己说的才是真理,而不只是个人意见。不过,好评判的第一型人倒也不是任何时候都是错的。(由于总是没有礼貌或虚情假意的谦虚,所以时常会让人觉得他们可能是错的,但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一型人实际上并不认为他们有什么错。)
而且,他们之所以坚持己见,是因为他们的意见是根据自己的理想而来的,而他们的理想又是极固定的,就像指南针一样准确地告诉他们所有行为的好坏。于是,他们的生活变成了永无休止地实践自己的理想、不断地找出错误、一再重做被别人弄糟的事。
这种完美主义者对别人的错误与不完美也感到愤恨不平和怨恨,就好像每个人的行为都会伤害到他们一样。在路上乱丢垃圾,他们认识的某个人不纳税或是闹出了风流韵事,这些事都会冒犯到他们。尽管他们对他人的批评是正确的,可方式却是如此的恶劣和令人不快,最后只能引起对方的反感与对抗。他们已经从不近人情的追求效率者退化成了尖酸刻薄的教条主义者。但这些他们都不在乎,他们对取悦别人没有兴趣,纠正别人的行为才是当务之急。
他们是工作狂,若自己没有时时刻刻从事生产,就觉得很内疚。但讽刺的是,由于完美主义的第一型人太在意细节,所以办事效率反而降低,常常比那些不那么认真的同事还低。(例如,他们可能会认真地擦洗家具以弥补自己的小过失,可结果却是没有做完正事。)他们常常做一些外实内虚的小改善,这不是因为真的有此需要,而是因为他们要通过改善现状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当然,他们的完美主义也会让周围的人抓狂,这使第一型人很难开展工作(更别说与身边的人“合作”了)。而他们偏又脸皮薄,批评不得。他们不喜欢委派工作,也不喜欢对任何人下命令,因为他们觉得别人都做得不如自己。他们觉得花时间去训练别人反而慢,干脆一开始就自己做会比较快。
他们的完美主义自然会使他们丧失工作乐趣,因为没有一件事可以做到足够好。一切在做到完美之前都不算完成,所以,只要有可能,他们就会把大把的时间花在力求完美上。因而,工作狂的第一型人常陷入一种冲突:尽管并不喜欢工作,可也不喜欢不工作,他们害怕无事可做。
由于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一型人以真理代言人自居,别人的话根本听不进去,所以其人际冲突开始增多。尤有甚者,他们开始养成一种坏习惯,对自己实际上不甚了解的事也好发表意见,强迫别人领情,对别人再三解说,好像别人都是不教就会做错事的小孩一样。而且好管闲事,喜欢告诉别人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俨然一个牧师在教诲新婚夫妻婚姻之道,或锲而不舍的专栏作家在教训穷人们要节俭。
在第六层级,他们的超我几乎已不可能再维持平和。第一型人做的每件事,几乎没有一件能逃脱其无情的内心声音的背后指责。一他们极力想要证明自已有自己的标准,但那个标准一直在提升。在这种持续的自责压力下,第一型人对他人会变得缺乏耐心和吹毛求疵,即便是不恰当的严厉指责,他们也会加诸自己身上,这一点也不奇怪。
同时,即便第一型人需要为他们的完美主义和自我批评留一点点余地,也不会以建设性的方式去做,他们开始从超我最常指贪的快乐中寻找安慰的隐秘源头。他们可能会把酗酒、在城里度过喧闹之夜、疯狂消费、纵欲、看色情报刊或其他“放纵之事”当做减轻超我加在身上的压力的方式。虽然如此,他们还是会尽可能隐瞒自己的这些行为,以免让人觉得他们与自己强烈坚持的观点相冲突。
正如我们在概览中已经看到的,第一型人怨恨自己必须做到完美。在他们看来,完美的负担落在他们肩上而不是别人身上是很不公平的。当然,追求完美和拥有感受完美的时刻仍让他们有些许放松,因为他们的自我感觉有赖于其是非感,有赖于对完美之所在的认识。但是,他们仍会为他人的自由感到愤慨:既然自己无缘享受欢乐,为什么别人就可以?

楼主 love弗洛姆  发布于 2013-11-10 23:30:00 +0800 CST  
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

第七层级:偏狭的愤世嫉俗者
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无法忍受自已犯错的事实,不管是被客观事实证明的错误,还是被别人更好的见解证明的错误,他们都无法接受。他们完全确信自己的言行永远是对的。他们的理想已经变成了严苛、充满禁制的教条,不健康状态下豹第一型人完全是僵化的固守己见。
他们的理想成了严苛的教条,不容一丝的偏离。他们以绝对二分的眼光看待一切事和一切人:不是对就是错、不是善就是恶、不是被拯救就是下地狱,没有中间地带,没有灰色地带,没有任何可能的例外。他们拒绝考虑任何情形,并把这称做是对绝对完美的一种折中。正如我们看到的,对他们而言,即使最微小的不完美也会破坏整体,因此必须毫不留情地铲除。然而,按照绝对原则生活必会使人情味丧失殆尽。他们的要求越高,就越不合人情。他们成为了喜爱人性但却仇视个体的愤世嫉俗者。
一般状态下的完美主义者与不健康状态下的偏狭者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至少有的时候——会将自己的行为也列在批评之列,会为自己未能达到完美而感到内疚;而不健康状态下的偏狭者不是这样,他们将自己排除在非难之外,他们极端自以为是,以为只要固守最严格的完美理想便是绝对正确的,也不管自已是否真的能把理想付诸实践。(“我绝对正确,因此我的言行也绝对正确。”)
事实上,处在第七层级的第一型人的超我已经变得十分有害并具有破坏性,为了让自己括得心安理得,他们必须把那些尖酸刻薄的话无端加诸他入身上。如果他们无法把一件事做到足够好,那么在他人身上发现更大的“恶”和混乱便成为了他们唯一的解脱之道。于是,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变得越来越关注他人的错误,以此来逃避已经内化了的保护者形象的责罚。
他们最明显且可能存在的唯一情绪表现就是愤怒。他们喜欢别人认为他们做错事的人完全不近人情但却公正,但是,一种显见的恶意正在他们心中形成.虽然他们不承认——不对自己承认,更不对他人承认。他们脆弱的自我形象有赖于把自己看做是绝对好的和正直的,以弥补其极端负砥的超我。他们根本不承认完美动机以外的任何东西。
事实上,他们完全无法宽容别人的想法与行为,凡与自己的主张不同的都属于不道德的和邪恶的。他们愤怒地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别人,认为别人必须按自已规定的方式行事才算是正确的。宗教、正义、真理——他们所有的理想——都被他们用来夸大自己的地位,使他人觉得自已是错的或有罪的。但如此一来,他们反而把自己置于了可荚的奇怪位置,似乎他们提出的教条都不过是诡辩。例如,为了解救一个村庄,他们主张必须将之夷为平地;或为了说服别人皈依自己所信的宗教,不惜将对方出卖为奴隶;为了保护未出世的胎儿,宁可牺牲母亲的性命。即使明白自己所言不过是强词夺理,他们的诡辩也未曾有片刻的中止,因为不管自己做了什么,也不管自己的行为与口口声声所说的理想相去多远,他们都能心安理得地将之合理化。
然而,他们对他人是如此的愤恨,以致其非理性的怒火最后会伤及自身,虽然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发怒是有道理的。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以免怒火最后失去控制。然而,讽刺的是,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渐渐觉得难以控制自己,他们将自己束缚得越紧,就为日后受压抑的情感与欲望的突然爆发埋下了越多的种子。
对情感和冲动的这种强有力的压抑也导致了周期性的日益严重的意志消沉,这与他们易怒的气质冶成鲜明对照。虽然他们想尽办法,但就是无法完全解除超我对他人的攻击和愤怒。其中有一部分转而与自我作对,把他们折腾得精疲力竭、心灰意冷。他们沉溺于酒精和毒品中,待在家里或在工作岗位上发愣,这对他们来说并非稀罕事。

楼主 love弗洛姆  发布于 2013-11-10 23:31:00 +0800 CST  
第八层级:强迫性的伪君子
现在,不健康状态下的第一型人专注于(神经质地沉迷于)令他们感到恼火的事情,但由于他们要控制自己,所以不能直接采取行动。结果,他们的行为因为其非理性的冲动而比以前更具强迫性。受到更多控制。
在第八层级的第一型人身上,概览中描述的双重分裂状态体现得更加明显。‘方面是他们的冲动与压抑冲动所需的力量之间的分裂,另一方面则是他们想克制自已的渴望与时常出现的完全失控的局面之间的分裂。强迫性思考与强迫性性为就是他们借以控制自己的非理性思维与行为的方法,同时也是他们所寻求的控制即将崩溃的征兆。
强迫性思考不断地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中,这种困扰对于他们所坚持的信念是极度可怕的,因为那多半是污秽、淫秽、充满器力的画面。而强迫症的程度常夸神经质的第一型人十分惊恐,以为自己被魔鬼控制了。从一定意义上说。神经质的第一型人被控制了,而控制他们的魔鬼正是被压抑下去、不允许自己去处理的情绪与冲动。这些强迫症常常是正常的需求和欲望,只不过因为长期的极度压抑被扭曲或歪曲。但现在,第一型^缺乏基本的自我力量去反击被压抑的冲动的激流——被克制的欲望终于有了出头之日。而且,神经质的第一型人之所以无法解决他们的强迫性思维,是因为他们不愿承认真正烦扰他们的东西对他人强烈的怨恨和仇视一尤其是对他们认为应对他们的痛苦负责的那些人的怨恨和仇视。结果,他们花了大量时间去尝试控制自己的思维,以免被更烦人的想法淹没。
为了将思维注意力集中在现实问题以外,神经质的第一型人强迫性地要保持干净,想根除所有与自己所压抑的冲动情绪有关的“肮脏”想法和紊乱。对性快感的强迫性念头和对身体的压抑可能会转移到食物上,结果有可能导致神经性厌食症或易饿病,也有《能会以节食或灌肠法来强迫性地“清洗”自己的内脏,再不就是强迫症或强追性的不断清洗和计算次数,但讽刺的是,这些行为的强迫性质与他们平时井然有序和自我控制的表现正好相反。
然而,强追症有一种奇怪的适应性,因为神经质的第一型人既不会在意识中完全承认这些强迫症,也不会将自己的冲动全部表现出来。另一方面.他们的强迫症严重地烦扰着他们,他们的行为足以显示出强迫症的症状,因而是任性的、矛盾的和伪善的。
当神经质的第一型人潜意识地被自己爆发出的冲动所控制时,就会表现得和自己所坚持的信念相反,譬如说,他们谆谆告诫人们绝对的性纯沽的可贵,但另一方面自己却沉溺于强迫性的性活动中。他们的所作所为正是自己所严厉谴责的,就像一个检察官“被迫”看黄色书刊,性学研究者必须听下流的强奸故事,或是法官率身就是个扒手一般地充满矛盾。强迫性的第一型人甚至会故意亲自体验各种诱惑,以征明自己的道德力量禁得起考验。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名利双收,既享美德之名,又享调情甚至偶尔的纵欲之实。这当然会进一步威胁到他们的立场,例如强迫性行为最终会被他人觉察到,从而引发丑闻直至声名扫地。
维护公共道德的谦谦君子一旦腐化,总比一般人的堕落更令人震惊。神经质的第一型人之所以渐渐乖僻、刚愎,就因为他们太过压抑自己的情绪,他们的情感已被否定和扭曲太久,有朝一日终将变形,而情感生活的这种扭曲变形将使神经质的第一型及其冲动变得十分危险,虽然这些冲动不一定就是原始的冲动本身。

楼主 love弗洛姆  发布于 2013-11-10 23:31:00 +0800 CST  
第九层级:残酷的报复者
某个人或某件事激起了如此难以接受的情绪,以致神经质的第一型人无法赢接处理它们。此时,他们的行为已不再是出于崇高的理想,而是出于要在强迫性行为与强迫性思考变得无可控制之前重新恢复自我控制的需要。但此时他们已无法再以各种强迫性的行为与思考来解决自己的各种强迫症,于是只好试着通过祛除引起心中不安的明显诱因来“解决”自己的神经质冲突,例如只要看见别人的恶行就大发雷霆,责罚对方一顿,殊不知真正出问题的正是自己的神智。
他们的矛盾是如此之深,他们的强迫性思考是如此之强,他们的强迫性行为是如此之骇人,使得他们再也无法回头了。他们有可能会犯错的事实对他们破碎的自我来蜕大得难以承受。于是.他们变本加厉地想找理由证明自己的正确性。不仅要证实别人有错,且坚持犯错的人该受惩罚。尤有甚者,他们认为别人很可能是隐藏的罪犯,所以这些无辜的人可能会遭到责罚与迫害。
一旦找到报复对象,就不会有爱、仁慈、同情。他们变得不近人情,残暴不堪,想要以自己所握有的力量确定对方的确吃到了苦头,还要大声说:“这些人不过是得到了他们该有的惩罚而已!”由于目的已经证明了手段的正当性,因而任何手段都可以用。
处在第九层级的第一型人完全没有仁慈和宽厚之心,他们试图把自己打扮成铁面无私的正义的代表,对他人施以不公正的待遇和躲行。神经质的第一型人以正义的化身自居,认为对他人施以虐待狂式的惩罚是自己的责任。现在他们扭曲的道德观成了施暴的保证,所以他们可以把他人投进监牢,严刑拷打,甚至施以重刑。
曾经担心受到责罚的类型现在开始无情地责罚他人,曾经如此关心正义的人格类型现在变成了最不公正的刽子手,曾经有着理性心灵的人格类型现在变得完全失去了理性。

楼主 love弗洛姆  发布于 2013-11-10 23:32:00 +0800 CST  
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 “鼓动家”
第一型人的气质和第二型人的气质在许多方面相互支撑。这两种类型的人都力求与超我的指令佩持一致——力求依照被内化的价值之光成就“善”。第一型人总想成为正直、没有偏私的人,第二型人总想成为无私的大爱之人。另一方面,第一型人是理性的、缺乏人情味的,而第二型人是情绪化的、合群的。虽然第一型是基本人格类型,但在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身上明显可以看到一种热情的态度和交际能力.这可以补偿第一型人的情感自制。第二型翼型也使他们比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更为活泼,更以行动为导向。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渴望卷起袖子积极行动,而另一个亚类型则更有“象牙塔”中的理论性特质。这个亚类型的名流典范有:教皇约翰·保罗二睦、圣雄甘地、艾伯特·施韦策、马里奥·科莫、比尔莫耶斯、汤姆·布罗考、莱斯利·斯塔尔、简·芳达、瓦内萨·雷德格雷夫、拉尔夫纳德、约翰·布雷肖、杰里·布朗、吉恩·西斯科尔、玛格丽特撒切尔、阿里斯泰尔库克、琼·贝兹、圣女贞德、圣·托马斯·奠尔和安尼塔·布桢恩特。
第二型翼型软化了第一型过于急躁和好评判的倾向。在一定程度上说,喜欢思考和爱邻居是他们的理想,有着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总想成为有爱心和人情味的人,他们总想让他们严苛的理想变得温和一些,这样他们就能考虑到个体的需要。处在健康状态下的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融合了宽容和同情、正直和关心他人、客观和热忱这一系列气质。他们落落大方、乐于助人、亲切和蔼、极有幽默感,这些显然抵消了第一型人严苛的态度。他们十分乐意身体力行,以带来渴望看到的变化,他们常常从事许多对他人有帮助的职业,如教书、布道、行医等,因为他们的理想主义只有在成为人与人之间的纽带的时候才最有效果。
处在一般状态下的其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充满善意,总想教育他人,这两者都来自其理想主义的责任感,以厦想要对他人施加个人影响的欲望。他们深信自己不仅是对的,而且是充满善意的。出于一种对他人福利的责任感,他们叫常台卷入理想主义的公共事业或这样那样的改革。一般状态下的第一型人希望控制自己,而一般状态下的第二型人则希望控制他人:这些动机相互强化,使有着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身边的那些人难免会受到他们的影响。他们允许自己把情感宣泄说成是对自我控制的反应。他们倾向于完美主义,有严苛的良知,对自己的善意心满意足,自尊自重,所有这些特质在他们身上都是有可能出现的。比起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他们更喜欢直接说出自己的不满,因为他们关注的焦点是其他人而不是抽象的观念。当他人不听从他们的“建议”时,他们容易动怒、产生怨恨。但他们脸皮比较簿,不愿让其理想、动机、生活受到质疑。
不健康状态下的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对那些与他们意见不一致的人却乏宽容。他们总想在情感上操控他人,使他人因为没有达到应有的完美而觉得内疚。他们对于自己的动机有‘种自我欺骗倾向,当动机或行为受到质疑时,他们就自认为行动正当。和具有第九型翼型的第一型人一样,具有第二型翼型的第一型人也很容易消沉,但因为第二型翼型,所以他们更有可能表现出纵欲、吸毒或嗜酒,这与他们表达出来的价值观恰好完全相反。自欺和自以为是使他们的防御体系尤其难以被打破。他们身上有一种巨大的隐蔽的攻击性,这既来自第一型人身上被压抑的攻击性,也来自第二型人身上间接的攻击性。他们可能会出现身体疾病(这是对转化的一种反应、强迫性的习惯或神经衰弱,这些乃是内在矛盾带来的焦虑的结果。

楼主 love弗洛姆  发布于 2013-11-10 23:34:00 +0800 CST  

楼主:love弗洛姆

字数:14178

发表时间:2013-11-11 07:2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5-30 20:09:26 +0800 CST

评论数:1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