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国夜雪·同人】上穷碧落

1L惯例祭。
高考完上来就写这两只,对我来说难度有点大。于是YY下龙套,练手- -至于哪两只被我残害了呢……嗯……请往下看。
由于未看过非银娘亲等相关文,如有三界设定以及地名之类混乱,请指出,感激不尽~
P.S.那个,虽然本篇是清水……我是银白党,望天,白银的同学们不要砸我……



楼主 二月茉明  发布于 2011-06-13 16:30:00 +0800 CST  
TO苍色:
这个,敬畏,汗- -坑啊,本来就是害人也害己的一个东西……好歹第一篇不打算坑掉

TO柳非银:
先让我汗一个。路过留爪,摸摸,柳公子是好孩子~~~

楼主 二月茉明  发布于 2011-06-13 22:12:00 +0800 CST  
TO苍色:
一晚上一万……这个……不敬畏的确不行- -敢问何方神人?
TO奈何:
谢谢~可是大家开的坑在哪里……莫非不是说九国的么?
TO9、10L二位:
下文奉上。有些奇怪,小心食用- -

楼主 二月茉明  发布于 2011-06-15 17:51:00 +0800 CST  
【眼里映了青天含了日月星辰,恍惚间就是她梦中怀想的苍穹无边】

孟碧落。

梦怀苍穹。

明明身处这黄泉之下忘川之旁,自有了记忆便没见过天日,唯一亮色还是河里血色,和那血泪浇开的曼珠沙华,寂寞的妖妖娆娆,开开灭灭;她却总念着冥界外还有片不同色泽,青天朗朗。娘每天只知道黑灯瞎火对着那锅汤怔怔掉泪,她孟碧落却是有追求的。

有追求的孟碧落修为还浅,也只得寻个结界缝隙,从个小水洼狼狈爬上来。走到水边照一照,一个头发似乱草的姑娘在水里冲她皱眉。就听哪里轻笑一声,孟碧落下意识低了头去避,动作一大,本就没戴好的玉簪子啪嗒掉进水。

“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那边船上一位公子朗声吟诗,修长的手指一点水面,笑道:“姑娘,下次小心些,这搔头可是要不得了。”

这诗孟碧落也是听过的,怎么听都觉得含了点讽刺意味,当即挑了柳叶眉,勾了抹笑:“不巧,姑娘我还就想要这玉搔头。既是因公子而丢的,再说这风凉话可有些欺负人吧?”

那公子微微一楞:“姑娘意思是……”

孟碧落不跟他客气:“捡上来。”

船划近了,她以为的轻浮子弟却是个如竹秀美的人物,脸上歉疚也是真的,一时倒让好恶作剧的孟碧落无从下手。等回过神来,湿漉漉的公子已经将玉搔头用干帕子抹净了递过来:“姑娘?”见她不收,他便越发内疚:“这……摔了个缺口,是在下之过……不然,在下拿回去修补了再还给姑娘,可好?姑娘的芳名是……”

“……洛碧。”

“洛碧,洛碧。”他轻轻念两遍,孟碧落就觉得那两个字如在芝兰珠玉间滚了两圈,沾上了无穷迷人光彩,炫目的她呼吸都有点不顺。末了,紫衫公子抬眼,还要冲傻愣愣的她笑上一笑,柔声道:“好名字。”

咚一声,好名字姑娘鲜艳出各种红色,居然慌不择路选择水遁。

“哎洛姑娘——在下名唤文清予——”

那要了命的声音还要尾随她钻到水里,在耳朵边绕啊绕。


之后顺理成章。但凡孟碧落自那水洼上来,芦苇丛一中直起身,不多时便有脚步声,再沉稳也是乱的;那双眼却不闪不避,明亮亮盯住了她,唤道:“洛姑娘。”眼里映了青天含了日月星辰,恍惚间就是她梦中怀想的苍穹无边。

文清予带她去城里,堂堂文家公子左手糖葫芦右手棉花糖,挂一身花花绿绿,尽是小孩子爱的玩意儿。对着路人侧目他也只剩苦笑:“洛姑娘喜欢甜食?”

她也侧了眼:“不可以啊?”

文清予慌忙摆手:“不不不,当然可以,只是怕你吃太多会牙痛……”

“嘿,不会。”她这才收了不快,推了他手腕道:“你也尝尝,这棉花糖真好吃。”

文清予便什么脾气都没了,舔一口,傻呵呵冲她笑,满脸都是糖渍。她也笑,渐觉胸口也有什么如棉花糖般,在这艳阳下软软甜甜,融化开去。


等到洛姑娘成了洛碧又成了碧儿,文清予也就红着脸提了话头:“碧儿,我爹娘想见见你。”

文清予笑问:“碧儿,你家在哪?我爹说要上门拜访。”

文清予忧心忡忡握了她手:“碧儿,没关系的,我爹娘本不是那嫌贫爱富的人,只是一时……我一定劝他们回心转意……”

文清予信誓旦旦的指天朗声道:“我文清予一生一世,不负洛碧!上穷碧落,定当相随!”

文清予坚定的说:“碧儿,你等我。”

在世间流连也久,文清予带她看的戏文里从不少的剧情,谁家姑娘如花似玉渡口堤柳等白头。情之一字,负心郎不过舌尖一弹,痴心女生世相守。

孟碧落自觉她痴心不够,所以文清予杳无音信的一个月里,她照样每日从水洼偷溜出地府,吃饭逛街看戏听书,闲来无事去逗逗她那“幼弟”——之前文家要见她爹娘,不能将人领到冥界的孟碧落只好施了小法术,芦苇荡边那贫苦人家就充当了自家高堂,连带七八个兄弟姊妹,叽叽喳喳跌打滚爬,当即吓白文夫人一张脸。她承认她抱着点看热闹的心思。

再无事了,她才去想文清予,想夜市上他亦步亦趋随着自己,不敢牵她手又怕她被人挤丢,文文弱弱的身子愣是把她护的安安生生,自己渗了一鼻尖细汗。不知哪来的记忆噼里啪啦掉出来,她一想就发呆,一呆就从日升月落到日落月升。

后来某个日落月升又日升月落后,没心没肺的洛姑娘终于觉得心尖尖窝的疼。她想,她得去找找文清予了。



孟碧落顿了一顿,体贴人意的白清明便接过话:“然后?文公子是成亲了,还是已经……”

细长的眉眼笑开去:“哟,果然俗套的戏文不是,连白老板都看出来了。不过我去时他还没死,正在拜堂。”

白清明继续叹气:“孟姑娘,你跟绿意是姊妹俩?”

“绿意?那个小树妖?”孟姑娘从鼻子里哼了一哼,“真可惜,那绿意看的是一腔虚情,姑娘我收的却是满心真意。”

“哦?”白清明笑意加深。

“你哦什么?”

白清明望了望天,叹气道:“在下一直以为孟姑娘这性子是天生的,如今方知也有过天真纯善愿信这人间情爱之时,之前种种揣测,实在失礼……”

孟姑娘就又哼了一哼:“随你说,他却真是不愿连累我,才娶了赵千年冲喜的。”

“所以你也不连累他,自己偷了碧玉箫害了新娘来救他?”

“……说出来,显你脑子活是不是?”

“在下不敢。”
TBC.

啊呀没留神文艺腔了。啧,很久没写过正常向了,真不顺手- -

楼主 二月茉明  发布于 2011-06-16 16:00:00 +0800 CST  
TO深蓝:
8字母君苦手就是我。汗,主要这两只性格不好抓,写不好了怕吓到小孩子- -何况二位CP先后顺序的攻防战也得打上一天一夜不是?不好记录啊……喝茶……
TO什么都断了:
谢谢捧场XD
TO冰冰:
亲……人家都羞涩了掩面奔
至于加精什么的,我可以提反对意见么- -至少等完结了再说吧,我会缺乏动力滴,扭……

楼主 二月茉明  发布于 2011-06-16 16:04:00 +0800 CST  
呃啊落了一个,摸鼻子,悠然同志抱歉~
银白王道么错……可是我看吧里大部分是白银,汗,逆人CP还是比较郁闷的,所以我还是提前声明了好,万一有小朋友误入就不好了- -

楼主 二月茉明  发布于 2011-06-16 16:05:00 +0800 CST  
【连真名也不知,谈什么真心】

文家公子成婚第二日,新郎进了棺材,要下葬时呕了口血,一家子手忙脚乱挖出来护着,仍是生命垂危;

第三日,服侍一旁的新妇忽染重疾;

第七日,均有好转的文家夫妇回门;

第八日,新妇暴亡;

第九日,风临府衙接了状子,状告文家清予谋害新妇赵千年。

第十四日,断定文清予无罪,赵家诬告,罚银百两。

第十五日,孟碧落押上了冥界大殿。

“孟碧落!”惊堂木一拍,“看管不力致使碧玉箫丢失,汝可知罪?”

“私动生死簿,改了文姓凡人命数,汝可知罪?”

“将赵氏千年一魂一魄引入碧玉箫,逆天而行,汝可知罪?”

孟碧落低着头带着笑跪在堂上,一言不发。

“碧落,”冥王缓和了口气,“那碧玉箫是至阴至寒之物,纵汝以千年修为相抵相护,魔性也不是区区一介凡人可承受的。他魂魄虽已借赵千年补齐,却已堕入魔道,而今流连凡间,非人非魔,千年一过,十管印记着齐,他便永劫不复!轻者,无觉无感,低等魔物;重者,魔性蚀身,魂飞魄散……这些,汝可清楚?”

孟碧落不知何时抬了头,已是面如死灰:“碧落……碧落不知……碧落愿亲自弥补这一过失!求大人……”“晚了!碧玉箫已开始集魂,不可能再停止了!”冥王长叹,“文清予本是汝命中劫数,注定汝二人若非死相聚,便是生别离!孟碧落听判!”他重拍惊堂木,“汝虽犯大过,念在尚能耗己法力救赵千年不致湮灭,且认罪心诚,又是命定劫数,现罚汝与赵氏守住黄泉之口,替人轮回前洗净记忆。直到汝二人见汝想见之人,方可重获自由——否则,见青天日,便是汝等化为曼珠沙华时!”

殿旁赵千年还是回门妆容,腮挂红泪,柔柔弱弱往她旁边一跪,衬的果然如一朵黄泉花。

孟碧落闭了闭眼,叩头下去:“碧落,谢过大人!”


算来算去还是一笔糊涂账,千年也就在账本里刷刷的过,什么恩怨情仇都熬作一锅汤。柳蝴蝶说她桥头寻了千年没天舒坦日子过,其实不过是看过往的紫衫时眼睛稍微瞪大了一点,倒被他说的有多凄惨。哪里就那么苦?横竖都是百无聊赖一天天在这守着,跟千年前不同也就一点——那调汤的引料女子红泪,之前是她娘给,现在是赵千年。反正没她的,她不觉得有什么不舒坦,细长的眉眼天天还笑出一派风情。

唯一说中的恐怕就一点。她娘说了那么久的情,她还甘心受罚在这忘川边,不过为了再见一眼那袭紫衫,圆个念想。

自己也知道,她已托梦说“这碧玉箫集齐了三魂七魄便能重为洛碧灵体”,文清予那傻子定是深信不疑,天天的撵着魂儿们上蹿下跳想法子找弱点叫人家附了自己的身,哪里知道他要找的那位就在他送的那些祭品前苦笑的望穿秋水?而即使再见也不能怎样,昔日少年纵有真心,怕也早被造化磨损的不成样子,苦苦坚持的不过执念一缕;何况他文清予海誓山盟定当不负的是洛碧儿,她却是九泉之下忘川河口孟碧落。

连真名也不知,谈什么真心。


孟碧落静了许久,终于忍不住看白清明:“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比如?”

“原来如此!恍然大悟!”孟碧落没好气。她好歹也刚自揭伤疤点破了这人敌手的惊世秘密吧,连点反应都不给?

“哦——原来如此,在下恍然大悟。”白清明倒是从善如流。

孟碧落叹气,将杯中千年最后一滴红泪倒入锅中,一边搅一边缓缓道:“我真闹不懂你,心急火燎来了我这,却这么沉得住气听我讲故事。你那伙计可正在清予手下纠结吧?”

白清明微微一笑:“孟姑娘想讲,我便听。而且……”他眨眨眼,“我相信非银。”

孟碧落撇嘴:“少给我来这肉麻的!罢罢罢,看在你是第一个认认真真听完我故事的人的份上……”她扔了手中勺柄。“反正本姑娘背约不少,也不缺这一次!”



【柳兄这算盘打的,可比白老板还响】


楼主 二月茉明  发布于 2011-06-18 09:53:00 +0800 CST  
呃啊,翻页了竟然,望天
TO什么都断了:
更新奉上。
称呼茉明即可。MJ太多了,就按这个叫吧汗。另,怎么称呼亲?

TO悠然:
呃好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打CP时一定不要激动啊,一失手成千古恨啊……

TO苍色:
咦只两篇吗我说我在找预告过的梦止繁花米有找到,据说是非银攻的含字母君的大坑?
云纲啊……最近转APH了家教相关没关注,原来都这么神了……去围观……
让水来的更猛烈吧,灌溉在下干枯滴心田~哦也~

楼主 二月茉明  发布于 2011-06-18 10:01:00 +0800 CST  
TNND终于完结了~

【世人只道海誓山盟情深意重,上天入地也要相随的痴心;却不知,开始便许错了心,发错了愿】

俩人还在满脸笑容的过招,芦苇荡上雾气已经慢慢散开,薄雾中小树妖的铃晃过来:“公子,柳夫人已经送回去了,独孤小姐叫我问问柳公子何时回去。”

白清明冲她笑笑,转头叫了声:“非银。”

“知道了知道了~”柳非银应声,继续打商量,“哎,清予意下如何?我们都赶时间,痛快一点,你应下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也就撤了不是?”

文清予看了白清明一眼:“这放不放我,何时变成柳兄当家了?”

“自然,清明都是大事听我的。”柳非银得意洋洋的桃花眼要飞起来,“诺?”

白清明又笑笑,难得眉眼柔顺,并不言语。

文清予将信将疑,却也不打算放过这一线生机,拱手道:“既然如此,今后白老板若有所需,在下会尽力相助……多谢二位。”说罢收了箫,转身就要走。

“且慢。”白清明略上前一步,却无阻拦意,只是道:“非银这一步不成,不知文公子下一步打算如何?”

“打算如何……”文清予竟显出些迷茫,望了望天色,轻声道:“不知道……也许,换一个地方吧。”

白清明看着他。

“听说邻国有个碧落城,”文清予低笑几声,道:“在下发过誓的,上穷碧落,定当相随……兴许,能有转机呢。”

白清明摇了摇头。

“又一个上穷碧落。”柳非银也在翻白眼,“文兄怎么没打算下黄泉找找你那洛姑娘?”

“真不巧,碧儿她顶讨厌的就是地府……做了魂魄,也是要往她向往的青天上飞吧。”文清予停了停,再次拱手:“二位,后会有期!”


等他身影消失在残余的雾气中,柳非银才摸摸鼻子,咕哝一句:“后会无期才是……清明,我们回去吧。”

白清明随意的应了一声,却不移步。

身旁绿意皱着眉道:“连来时路都找不见,怎么回去?”

柳非银顿了一顿,慢慢显出满脸笑意,柔着声音叫道:“清明……”“柳大当家,”白清明笑笑的,“在下大事都是听柳当家的,实在不知如何是好,全凭当家的吩咐。”

“清明啊……”“柳当家,这解药再不给柳夫人,怕是凶多吉少哦?”白清明很好心的提醒他。

……

柳非银蹲在地上一点一点拔那芦苇丛,脸拉成苦瓜——一个俊美的苦瓜。一旁主仆二人闲闲的临风而立袖手站着赏眼前这大好河山,不时低声交谈几句。

“公子,不管那文公子,真的不要紧么?”

“这是他命中劫数。非人非魔,又有魔物相护,已非我所能控制了。”白清明望着远处雾气,微微皱起眉,“只是造化弄人……希望他能早些看透吧。”

绿意点了点头。


远处柳蝴蝶颠啊颠的飞过来:“清明~~~~你当家我找到路了~~~~~”一双泥爪子按了他家老板满袖墨竹。绿意不忍心再看,捂了眼睛。却听白清明轻笑一声:“乖。”

“……”柳非银惊悚。

“非银,你说的那事,我想过了。”白清明表情前所未有的柔和,“就依你吧。”

绿意偷偷打指缝里往外望,望见柳蝴蝶一双眼忽然如被狼附身一般绿莹莹的亮起来:“当真?”

白清明垂眼笑笑。

柳非银就要往上扑。眼看着墨竹印子就要印到白清明腰上了,才听那人不紧不慢道:“当然,也得那两天你过来的了才行……是吧?”他这声是向着柳非银身后说的。柳非银狐疑片刻,颤巍巍转过头去,就看着自家阿姐手持铁索笑的堪比惹怒了的阎罗:“阿银啊,阿姐是不是太久没疼你了,野的连娘出了事都不知道回家去了……嗯?!”尾音威慑十足。

柳非银泪汪汪的撒了白清明袖子去拽独孤金金:“阿姐……你这样好像白无常啊……”

“少废话!”独孤金金叉腰抖链锁人,回头仍然笑靥如花:“白兄,清明,这次多谢你相助,回头来喝茶啊~~~”

柳非银也回头,眼睛眨得那叫个楚楚可怜我见犹怜。白清明何许人物,只当没看见,笑吟吟送了姐弟俩走,末了轻声道:“过期不候啊。”

只有柳非银明白是什么意思。

“清明——你不能狠心丢下人家啦——你这是始乱终弃——糟糠之夫不下堂啊——上穷碧落下黄泉人家都要随着你啊——”

叫声越来越远,绿意颇有些惨不忍闻的捂了耳:“公子……”

“嗯。走吧。”

绿意追了上去,走一段,才迟疑道:“公子,那句‘上穷碧落下黄泉’,我曾见过的;可下一句不是……”

白清明低了眼,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叹一声。

“非银也说过,文清予是最善于吟诗的。”


上穷碧落下黄泉,世人只道海誓山盟情深意重,上天入地也要相随的痴心;却不知,开始便许错了心,发错了愿。终落得两处茫茫皆不见。

倒不如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

Fin.


楼主 二月茉明  发布于 2011-06-19 15:06:00 +0800 CST  
TO永恋澈:
没有哈,清水的,放心看吧……不过那啥,对于白银的孩子,番外就请不要看了……我是说,如果有番外的话。我会努力整一篇字母君出来啊啊啊啊……

TO苍色:
在下是很认真在期待被预告过的文的~~~~

TO小棉:
多谢支持~

TO冰冰:
音容笑貌……我咋有点瘆滴慌呢……
话说原来我平时说话是这么个调调啊,OTL我忏悔我有罪……

楼主 二月茉明  发布于 2011-06-19 15:11:00 +0800 CST  
于是番外奉上。
提醒:银白向非清水,明显字母君无,既成事实有。白银慎,银白勿抱期待。
以上。

楼主 二月茉明  发布于 2011-06-21 11:19:00 +0800 CST  
TO小棉:
呃,快要考试的孩子就乖乖学习去!摆出过来人的模样- -~被老班看到是很影响看文的幸福生活滴……
再次感谢一直捧场,笑~

TO微霜:
这个,汗,在下原本就是银白的……不过明白姑娘坚持自己西皮的坚定信念XD于是我们各有所爱吧,只要是九国粉就可以了~~~~

楼主 二月茉明  发布于 2011-06-21 11:27:00 +0800 CST  

楼主:二月茉明

字数:6173

发表时间:2011-06-14 00:3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0-11 18:01:10 +0800 CST

评论数:4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