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一次死里逃生的箱鳖治疗经历谈眼内炎和腹腔注射








认识我的龟友们也许还记得我写过这些文章:
【原创】一只鼋的救助饲养经验以及观察日记
http://tieba.baidu.com/p/4671655986
【原创】浅谈世界所有鳖科动物(附图鉴)
http://tieba.baidu.com/p/4674744636


也会记得我养有一只很漂亮的北印度箱鳖,今晚要说说的就是这只箱鳖这一个多月死里逃生的经历,以及我对它诊断的心得和治疗过程中的一些拙见,希望对箱鳖的饲养和同类疾病的防治有所提示。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4 23:26:00 +0800 CST  
这只箱鳖是我养过所有龟鳖中最有意思,也最聪明不怕人的,它是如此健康,以至于两年来我从未想过有一天它会病重,甚至差一点我就放弃了它的治疗,现在回想起来,也确是唏嘘不已,倍感珍惜。


至于健康时的它有多浪,请看下图: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4 23:39:00 +0800 CST  
一个月前,也就是2016年12月13日左右,我发现它有一些异常的行为:进食减少,从最开始不吃浮水的干虾到最后浮水的颗粒粮也不吃,整天在缸里游来游去,显得有些狂躁,想爬到干燥的地方去,最后累了就沉在缸底缩头睡觉,好几天都没有反应;一个星期后,大约12月20日,它恢复了进食,但还是拒绝曾经十分喜爱的干虾,只吃上浮的颗粒饲料,而且进食动作出错率很高,咬物不准,提示眼睛可能有异常,虽然之前我也隔着玻璃在热灯下观察过眼睛但并没有发现问题,于是我在23日把它捞出水面,用手电筒强光引导对光反射,正常的右眼瞳孔反应正常,但左眼瞳孔没有明显反应,而且在强光下巩膜颜色暗淡,能够看到前房下方有积液平面,虽然很浅很淡却也明显存在。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5 00:01:00 +0800 CST  
12月23日后的一个星期,它开始出现严重的腐皮,拒食也更加明显,看过我原来帖子的龟友可能还记得我所推崇的“水质+自愈”的一般疗法,这在白点、腐皮等疾病中确实能发挥神奇的作用,但龟鳖自愈的能力是有限的,有一些疾病必须及时介入才能防患于未然,这里有一个度的把握,能不折腾还是尽量少折腾。我在坚持自愈的想法下,清洗了鱼缸和过滤器,严格控制缸中的排泄物和食物残渣,但这里我犯了两个错误,一是60cm的缸比较大已经超过了CF600过滤器的净化能力(我去了另一个城市,装备是另外买的一套),二是在我发现前房积液时就应该马上给予治疗了,可我对眼科缺乏了解,加之因为腐皮和拒食的症状误导,错过了最佳时期。


这时我开始思考可能的自愈方式,比如晒太阳和构架晒台晒灯,同时考虑到肠胃炎引起拒食的可能性存在,用龟炎灵2号短时间药浴,值得一提的是,在浅水药浴的过程中它确实艰难地开口吃了颗粒粮,结合晒太阳,腐皮有了明显好转,并且因为龟炎灵2号内存在的某些抗生素的原因,它的眼睛并没有明显恶化,但这样的药浴抗生素浓度肯定是不够的,也因为成分不明不足以发挥具有针对性的强力作用。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5 00:31:00 +0800 CST  
2017年1月6日,腐皮有所好转,但气温开始下降,没有太阳可晒,晒灯也不甚方便,龟炎灵2号的药浴也越来越难以抑制疾病的进程,箱鳖逐渐变得咬不住眼前的任何东西,爬行起来也踉踉跄跄,绝大部分时间都沉在缸底,头也缩不回去,左眼闭眼的时间越来越久,眼球看上去也越来越模糊(前面忘了说,最开始它的左眼只是时不时不自然地闭上,视物还有所反应),只偶尔挣扎着冲上水面呼吸一口又重重摔下,在缸内用右眼看到我时会转身逃跑,而平时会好奇地凑过来,抓出水面检查时,一贯温顺的箱鳖居然也张大嘴巴准备咬人,由此可见它正经历极度的痛苦,所做出的反应都是最后出于本能的自保。看到它这样,我心里也是非常难受,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能治不好它了,它无忧无虑地陪我过了两年,没想到也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索性停止了降温迅速有导致感冒可能的浅水药浴,心乱如麻地思考所有可能的治疗方案:1.白眼病,金霉素眼膏,它的症状和典型的白眼并不相同,没有形成白膜,问题的症状也出在眼球内部,但我还是试验性地用了金霉素眼膏,虽然一开始收效甚微;
2.裂头蚴入眼或者入脑,阿苯达唑(事后意识到这是错误的,阿苯达唑只能杀死线虫,应该用吡喹酮才对),我利用它出水尚能张嘴咬人的特点,将药丸碎片丢进它的口中,它咬碎后药物多少进入了一些到体内,好在阿苯达唑毒性较低,最后我的假设是错误的也没有引起严重后果;
3.严重的眼内细菌感染,相应的抗生素,给药方式的选择上我犹豫了,药浴已经没有效了,期待通过食物或者直接塞入口中是控制不了有效浓度的,而且我不确定应该用哪一种抗生素更加有特异性,更重要的是,这种情况用抗生素我毫无经验,也与我曾经“水质+自愈”的观念出入太大,所以我并没有及时采取这方面的措施;
4.保守疗法,升温,控制水质,假设真的不行了,让它最后的日子好过一点。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5 01:25:00 +0800 CST  
在这之后的几天来了一批缅甸箱鳖,其中有一只体型合适的母鳖,我心想这家伙还不能死,我还没给它找个老婆就死了不是太可惜了,印度老婆找不到就找个缅甸的吧,前提是我得再努力一次把它救回来!


(题外话:北印度箱鳖公的2岁~3岁开始成年,求偶时会有经典的快速摆动头部的动作,非常有意思,如果你用手指在它面前快速摆动,它也会跟着一起摆动,而且最近我发现那只母的缅甸箱鳖在正面遇到北印度箱鳖时也会有同样的动作,不过现在印度哥们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也无心女色)


1月12日,这时的箱鳖左眼已经肿得两倍大了,严重充血,前房有血性分泌物,因为左眼球太大已经无法闭眼,也无法将头缩回壳中。我在咨询了眼科朋友后,果断把诊断定为外伤性眼内炎,要点就在于箱鳖忽然对曾经最爱的干虾的厌恶,最开始时我有看到过眼部的小出血点,虽然很不明显而且马上愈合,但确实有很大的可能箱鳖在吞干虾时被虾枪扎到角膜,而细菌通过这个伤口感染了左眼球。


幸运的是我在医院内部,也有幸认识一个大神级别的师兄,这里就不@ 了,免得他被人烦,他非常热心地传授给我对龟鳖腹腔注射的方法(腹腔注射,肠系膜吸收药物,事实上比肌肉注射更方便也更安全稳定,这也和我选用的抗生素有关,有很多抗生素是不能肌注或者肌注所需的调配方式很麻烦的,否则就会打得很痛而且马上就会没地方可打,此外静脉注射对龟鳖来说几乎不可能,所以腹腔注射是最合适的方式),并且眼科朋友告知了我她们医院对人外伤性眼内炎常用的抗生素选择,左氧氟沙星杀灭革兰氏阴性菌,五水头孢唑啉钠杀灭革兰氏阳性菌,这样两种广谱抗生素基本上可以涵盖常见菌种。


因为抗生素是处方药,需要走程序,我以自己的名义挂了号之后朋友给我开了所需的抗生素(人用的进口药,比兽药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因为本院没有一代头孢五水头孢唑啉钠,朋友开的是三代头孢头孢曲松,理论上效果相等甚至更优,但后来其实并没有用上,也不深究了)。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5 02:12:00 +0800 CST  
下面就来仔细看看外伤性眼内炎具体体征是什么样子:



出水后头部和四肢无力趴在地面:



眼珠肿得像个灯泡:




左眼肿得两倍大,严重充血,前房有血性分泌物,因为左眼球太大已经无法闭眼,也无法将头缩回壳中:





这一个月因为缺乏运动和基本的营养,指甲变长变脆,变得更加锋利,我猜想可能也是为了在这种紧急状态下更好地自卫而产生的应激变化,我的手上已经有好几个被它划的口子:



因为营养缺乏,钙质吸收不足甚至破骨细胞活跃,骨质中的结合钙减少,血液中的游离钙增加,能看到背甲的轮廓变得曲折而明显,摸起来有一种瘦骨嶙峋的感觉:




这一点和疾病无关,只是我观察到它的裙边有一些筛子一样的间隙,这一点和野生的缅甸箱鳖不一样,可能是人工饲养缺乏某些条件的原因,也有可能是物种差异,尚待考证:



内板较同体型缅甸箱鳖小,舌下板两侧出现淡灰色斑点,似乎是长到一定程度出现的: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5 02:40:00 +0800 CST  
腹腔注射操作步骤(仅供参考,尤其针对于股瓣鳖家族):


1.鳖出水,用干净的毛巾或纸巾擦干,放在晒灯下烤干表面残余水分,注意温度不要太高(如果是夏天这一步可以省略),在其他器具的准备过程中先给鳖滴眼药水,我用的是左氧氟沙星滴眼液,人用的贵一点的,在病眼处滴两滴,然后在健眼处预防性地滴一滴,注意不要让瓶口直接接触到眼睛防止污染;



2.在抗生素的选择上,我听从了师兄的意见,将本来左氧氟沙星+头孢曲松的组合换成了左氧氟沙星+甲硝唑,因为后者主要作用于革兰氏阴性菌和厌氧菌以及原虫,考虑到这种感染很可能是机会性感染,革兰氏阴性菌可能性大,而鳖绝大部分时间在水下,利于厌氧菌的繁殖,所以优先用左氧氟沙星+甲硝唑,如果不见好转再改头孢曲松。并且头孢曲松是粉剂,需要专门的注射用水调配,一次全溶于液体不利于保存,用小勺一点一点取粉又难以控制剂量还容易污染,所以不优先用头孢曲松。此外需要注意左氧氟沙星不管是注射液还是滴眼液都需要避光保存,否则会变质失效;



3.将鳖暂时放入小容器,取碘伏棉球先给左氧氟沙星和甲硝唑的瓶口消毒(以后每次如此),然后给鳖的股瓣内侧进针处(具体位置看过程5)和腹部消毒,由内向外螺旋消毒;



4.先用注射器(尽量5ml以下)自带的针头吸取左氧氟沙星注射液,然后吸取甲硝唑注射液(一般左氧氟沙星注射液3~4ml/斤,甲硝唑注射液2~3ml/斤,我的鳖大概半斤左右,所以左氧吸取1.5ml,甲硝唑吸取1ml,总共2.5ml,第一次注射时可以适当加量),然后换小针头(我用的是4.5号针头),小针头对鳖的创伤小,闭合快,注射时也不会太挣扎;



5.进针方向为水平向心略上侧向背甲,与正中线呈45°,进针位置为股瓣打开后的后肢根部,操作时可以竖起鳖,让其稍稍放松后肢,快速用左手食指抠住后肢根部,使后肢无法回缩,然后绷直此处皮肤,用右手持针缓缓刺入,速度宜慢,以防刺入肠道,落空感不是特别明显,但进针后可以感觉到没有明显阻碍,针体需要进入2cm左右以确保进入腹腔,然后缓缓推针注入,位置正确时鳖不会有明显挣扎,如果挣扎特别明显或者感觉到进针处有皮丘隆起,就需要停止注射并且退针,避免扎到缩进去的后肢或者造成皮下注射。两侧后肢根部都可以注射,每天注射一次,需要每天固定具体时间注射以保证24小时的血药浓度,建议每次换一边进针,出现意外退针后也建议换一边;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7 18:50:00 +0800 CST  
6.注射后需要15分钟左右针口才会完全闭合,如果针头规格大的话需要的时间更久,这段时间给鳖滴左氧氟沙星滴眼液,方法和过程1一样病眼两滴,健眼一滴,晾10分钟左右,用棉签蘸金霉素眼膏均匀地涂在病眼处,动作可以稍微大点,尽量让整个角膜表面和上下眼睑缝隙都涂擦到眼膏,金霉素眼膏可以起到一定的隔水作用,同时持续抑菌,再在晒灯下晾晒5分钟左右,将鳖放回水中,水温28~30℃,水质一定要清澈干净,这样一次完整的处理就完成了。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7 19:10:00 +0800 CST  
就这样每天腹腔注射+局部用药,第三天,也就是2017年1月15日,箱鳖开始吃东西了,因为它视力的原因,上浮粮和虾干是看不清楚更吃不到的,于是我喂高够力剃刀专用的下沉粮,箱鳖只需在缸底用鼻子闻到龟粮的味道就可以直接吃到,加之它“老婆”缅甸箱鳖在它面前大吃特吃,它也终于忍不住开食了,虽然最开始只能吃上几口,但已经是走向康复的第一步。PS:单身狗粗颈实力抢镜。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7 19:52:00 +0800 CST  
1月16日,入水后还是呈现头重体轻位,我猜想是长时间禁食肠道中气体较多和肿胀的眼球对脑部平衡器官有所压迫的原因,不过已经好了很多了。它尝试着去吃上浮的干虾,这是一个多月来第一次主动进食干虾,毕竟干虾是弄伤它眼睛的罪魁祸首,不过它还没有适应一只眼睛的空间定位,尝试了多次后依然失败,最终被粗颈抢先一步叼走干虾。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8 01:03:00 +0800 CST  
在得病前,它的颈部可以伸长到几乎等身的长度,而出问题后,可能是因为肿胀的左眼压迫到脑部控制颈部肌群或者相关神经的部位,也可能是感染扩散或者分泌外毒素直接作用于颈部肌群或者相关神经,导致颈部伸长受限,只能堪堪伸出头部,进食的动作受到很大影响,这是一个漫长的复健过程,虽然一直在缓慢恢复,但时至今日依然不能完全伸出颈部,只能伸出80%左右。


下图是健康时完全伸出颈部的状态:



下面的组图是它在颈部伸长受限和独眼空间定位不准的情况下,经过无数次的失败后终于吃到上浮干虾的样子: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8 01:32:00 +0800 CST  
加热棒是伊罕100W的,对于60×40cm的缸有些力不从心,只能勉强加热到26℃左右,一般推荐温度设定在28~30℃左右以利于恢复,所以常能看到箱鳖趴在加热棒上取暖,这时的它经常睡觉,左眼还是肿胀的,眼睑无法闭合,但是红色充血和积液已经消退了不少,可见正在慢慢好转。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8 13:47:00 +0800 CST  
1月18日,也就是开始腹腔注射的第六天,加上1次进针过浅皮下注射(药物也吸收了,但浓度可能不够),实际上只注射了5次,因为第五天时我发现在确认进针位置和深度都没有问题后,注射时它依然挣扎得非常厉害,而且腹腔注射后有液体从针口缓缓流出(注意不是喷出,喷出一般是皮下注射的表现),仔细观察腹部也微微隆起,轻轻按压腹部感觉有液体,所以我判断它强烈挣扎的原因可能有两个,一个是病情好转恢复了精神和警觉性,第二个就是我注射药物的频率超过了它肠系膜吸收药物的速度,腹腔内存在大量含有药物的腹水,这样我再强行腹腔注射只会增大腹内压让它痛苦,所以我决定暂时停止注射,待观察情况后再决定是否继续。


这时的它已经恢复了相当的胃口,我依然投喂沉底粮,它和室友们抢得不亦乐乎,同时我还观察到两个有趣的现象:1.身为雌性的缅甸箱鳖在正面遇到雄性北印度箱鳖时也会快速点头,我不明白这是求偶还是打招呼,因为印度兄弟当时还没有恢复快速点头的能力,无法作出回应;2.粗颈有时候会独自一龟快速点头,没有目标,可能是从箱鳖那里学来的技能,也可能是在寻找同伴,而且平时被印度兄弟欺负多了(各种被骑被咬被强行拖过来压在身下),现在箱鳖落难,它反而成了缸里的老大,不但抢箱鳖的东西吃,还会驱赶追咬正在吃粗颈面前龟粮的箱鳖,尤其爱攻击箱鳖的病眼,虽然没有造成实质性后果,也让我提心吊胆地驱赶了多次。值得一提的是,粗颈口味有点重,我放进去净水的鱼乐宝(实质上是硫代硫酸钠)和涂在箱鳖眼睛上的金霉素眼膏(基质为凡士林)它都吞下去过,而且不是误吞,是仔细品尝后吃下去的,以至于放鱼乐宝之前我需要把它隔开并且搅动促溶,以免被它冲过去吞下。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8 14:20:00 +0800 CST  
一般人用抗生素疗程在5天左右,而龟鳖因为代谢慢的原因,可以将疗程延长到7~10天,如上文所说,因为腹水的原因,我在注射了5次后停止了继续注射,这是结合它目前的一般状况判断的,下图是1月19日的照片,此时的它已经恢复了精神,出水后抬头有力,喉部大口呼吸空气,爬行敏捷,我依然需要做的就是局部用药,继续每天两次,每次患侧两滴,健侧一滴然后涂抹金霉素眼膏的左氧氟沙星滴眼液+金霉素眼膏用药方案。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8 14:41:00 +0800 CST  
1月21日,准备坐高铁回老家过年,介绍一个过安检的方法:在书包里用透气塑料盒把宝贝装好,然后用暖宝宝贴住周围,这样暖宝宝本身含铁,加之又有温度,会影响扫描仪的判断图像(热图像是红色一团),我再把书包和旅行箱平行放置同时过安检机,图像多层重叠,安检员就难以看出了。其实一般安检员就算看出来也不会多说什么,当然陆龟和特别大的龟鳖是例外,最好自己开车或者托运。



到家后挖出家中的冬眠组,检查了一下没有腐皮,一般情况还可以,继续让冬眠组冬眠,而箱鳖、粗颈这样的加温组就需要继续开缸加温了。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8 14:58:00 +0800 CST  
1月24日,外出三天后回家拍的照片,这三天没有用药,左眼已经基本上消肿了,颈部肌肉也更加灵活可以伸出绝大部分,但左眼没有光感,瞳孔也不会产生变化,这只眼睛估计保不住了。我投喂了沉底粮,它凭借一只眼睛和嗅觉也能快速发现食物,并且和平常一样大快朵颐,这时我才放下心来。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8 15:11:00 +0800 CST  
1月26日,除了失明的左眼,总体基本康复,失明的左眼和健康的右眼比较,可以看出左眼的巩膜是灰色的,而右眼的巩膜是白色的,晚上用灯光照射左眼会有明显的反光,推测可能是晶状体炎症后浑浊光线无法通透的原因,而且左眼无法向上看,所以它变得习惯于稍微倾斜头部,尽量用健康的右眼覆盖想要看的视野,如果从看不到的左侧给与一定刺激它会潜意识地快速躲开,毕竟北印度箱鳖是一种很聪明的生物,它会努力去适应这种变化。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8 15:32:00 +0800 CST  
虽然付出了一只眼睛的惨痛代价,但好在保住了性命,这比什么都重要,我曾差一点就要放弃,但我最终坚持了,并在掌握了正确的方法后终于治好了它,感谢给与我帮助的所有朋友,困难永远都会有,解决困难的方法也永远都会有,新的一年望以此为契机更加进步,实现自己的目标,祝龟友们新年快乐!


新物种:黑岩射鳖,ブラックロックシュータートル,Black Rock Shooturtle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1-28 15:45:00 +0800 CST  
现在除了左眼失明(直射光下因为晶状体混浊而反光,瞳孔和眼球大小正常,动眼肌肉正常,上下眼睑正常),其他的已经痊愈了,脖子也能百分百伸出,恢复了正常的状态,这期间还有点小插曲写在这个帖子里:
http://tieba.baidu.com/p/4968467192
本帖算是告一段落,谢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楼主 abcyxlyxl  发布于 2017-02-18 19:29:00 +0800 CST  

楼主:abcyxlyxl

字数:6654

发表时间:2017-01-25 07:2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2-15 13:00:14 +0800 CST

评论数:23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