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九天长】〖美文〗四海与八荒,眼中唯有一个你

看到吧内的各位大神写的各种风格迥异的续文,实在忍不住也想写一篇。
有几点问题是楼主要提前说一下的:
第一,楼主的文并没有什么完整的故事链,也没有什么时间顺序,就是想到哪写哪,有了灵感就来写一篇,全部都是甜文,大多都是他们解决了三生石之后的幸福生活,关于三生石的问题,楼主还没想到一个合适的办法,所以就先不写,等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再写。
第二,楼主的文的灵感大多来源于三生剧和一些其他剧,就是有文章的灵感就来一篇,楼主会在每篇文前写清楚这篇文章的灵感来源。
第三,会有少绾墨渊和胭脂子阑等配角,他们会终成眷属的,也会让凤九做一把红娘。
第四,楼主是第一次写文,文笔还比较稚嫩,请各位多多支持,多提点意见,让楼主可以有所改进。
不说了,这就上文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3 17:59:00 +0800 CST  
第一篇 帝君威仪,只为一人(1)
(灵感来源:剧中第49集有野花用天族太子的阵势迎白浅,都嘚瑟的不行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娶得是青丘的白浅上神,本人对此有些怨念,所以我想写一篇在打大婚前帝君在九重天上用天地共主的阵势迎他的九儿)
转眼间,昔日四海八荒众神敬仰的天地共主——东华帝君终于逆了这天命,重新在三生石上找回了自己的姻缘,找回姻缘之后自然就是要去青丘提亲了,求娶青丘女君白凤九。这不,日子就定在了三个月后九月初五凤九生辰那天,自帝君亲自去青丘提亲完的第二天开始,九重天和青丘都是人头攒动,挨肩擦背,这天地共主的婚事可是这四海八荒万万年的头等大事啊,一众神仙都是小心谨慎,严阵以待,各个忙的脚不沾地,不然这帝君老人家脾气一上来,有个错漏什么的他们都要被贬至**道了。这青丘还好,毕竟,青丘民风淳朴,无甚闹人的规矩,既能主内又能主外的司命星君更是点了太晨宫中最为稳重妥帖的宫娥前去帮忙,所以还不至于手忙脚乱,大家都各司其职,狐后和凤九娘负责小九的嫁妆,凤九的姑姑白浅上神,因为已经是天族的太子妃了,不能总是待在青丘,况且这天宫的布置还需要她和连宋成玉一手打点,还需要和夜华商量众多大婚当日的座次安排,宴席用度,所以她也只是针对凤九的嫁妆提些意见,陪嫁的确认,具体的细节还是凤九的奶奶和阿娘负责;而狐帝和白奕上神则是负责大婚当日青丘宾客的名单和迎亲的礼仪;而狐帝四子白真则要负责大婚当日青丘的摆放陈设,宾客座次;至于那老凤凰折颜吗,自然是要抓紧酿些新的桃花醉出来,好在大婚当日做宴请宾客之用,这老凤凰平日里懒散惯了,但此时的他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要是不抓紧酿好这桃花醉的话,说不定这不讲道理的东华帝君一个不注意,就要把他这老凤凰的毛拔了,亦或是把他最宝贵的十里桃林毁个大半,光是想想他的凤凰毛都要竖起来了。但是,在天宫就是另一番场景了,帝君他老人家要许给他的九儿一场旷世婚礼,婚礼排场大到惊人,也是,这天地共主成亲怎么能比当年太子殿下大婚时差呢,这可苦了连三殿下了,谁让他口口声声说是帝君的忘年交,凤九女君和帝君老人家的姻缘是他一手促成的,天天调侃帝君老铁树开了花,时不时出去跟九重天上一众八卦神仙吹牛,说他跟帝君的关系如何如何好,如何点醒了未来帝后对帝君有那种意思,还看到了帝君亲自将帝后抱回了太晨宫,还说那日与帝君手谈,帝后强势插入,毁了一盘好棋,帝君都没生气之类的,还一脸戏谑的跟众仙说:“这青丘的女婿不好当啊!”所以帝君就让他做了这婚礼的总管,一会一个要求,一会一个惊喜的,弄得他是手足无措,东奔西跑,把他这老胳膊老腿的都要折腾完了。那日跟他的红颜知己,步步生莲的妙人成玉生无可恋地抱怨:“你说,这帝君老人家大婚,他折腾我干嘛呀?”那带刺芙蓉微微一笑,回了一句:“你呀,活该,就应该折腾折腾你这浪荡公子!”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忙自己给凤九大婚当日准备的花海去了。
说完了婚礼的配角,咱们来说说大婚的主角,就是东华帝君和白凤九了。虽然大婚的总管是连三殿下,司命和重霖也是忙的不可开交,夜华也是跑前跑后的,但是帝君也是一刻都不得闲的,因为他要绘制大婚当日他和凤九的喜服,还要重新设计太晨宫和碧海苍灵内的一切陈设,并且要安排大婚当日他准备送给小狐狸的重重惊喜,许给九儿万世荣宠。这段时日他虽然累,并且带有一些些紧张,但他仍然甘之如饴,因为他终于要娶到他心心念念的九儿了,此后的万万年他都要与他的小狐狸一同走过,他再也不用眼中含泪,隐忍不发;再也不用说什么尘世情缘尘世尽的混账话,再也不用明明爱她爱到发疯却要拒她于千里之外,再也不用日日受那诛心之劫,他此时的内心是愉悦的,是兴奋的,是期待的,这种感觉就连他荣登天地共主,受众仙跪拜时都是没有的。
咱们的男神东华帝君虽然兴奋的夜不能寐,但是他还是有些郁闷的,这郁闷是源自何处呢,还不是他那严肃古板的岳父白奕上神吗,那日提亲完,他本想留在青丘与他的九儿缠绵缱绻一段时日再回九重天准备大婚事宜的,结果他那准岳父却来了一句:“啊,帝君啊,这按青丘的规矩,男女双方在提亲之后,成亲之前是不能见面的,否则是不吉利的。请帝君待到大婚那日再来迎娶小女吧。”青丘虽是仙乡,但是从狐帝开始几任帝君都将这五荒治理的同凡间一样,一些凡间的婚嫁习俗自然也传到了青丘。哎!这岳父此话一出,东华也想反驳,什么规矩不规矩的,本帝君是昔日的天地共主,这仙界的规矩和律法都是我定的,什么吉利不吉利的,我的小狐狸跟着我,我只会把她宠上天,好好的疼她爱她,哪会有不吉利的时候。哎!要是光是他这岳父一个人这样说,也就罢了,只要能跟九儿一处,大不了他就厚着脸皮留在青丘,白家众人也不会说什么的,反正,本帝君一向视脸皮为身外之物。可是,那日提完亲,其他人都自觉的遁走了,留下东华和九儿这对未婚夫妇坐在往生河畔九儿最喜欢的那处凉亭下,东华仿佛坐定了一般,死活不肯走,双眼一直凝视着九儿,深情的都能掐出水来了,看的小狐狸是面色绯红,不自觉的低下了头,揉着她那大红罗裙的衣角,那一种软惜娇羞、惹人怜爱,竟难以形容。就这么僵持了半个时辰,凤九终于忍不住了,突然站起身来,坐到了东华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用她那软软糯糯的温柔嗓音冲着东华撒娇道:“东华,你就先回去吧,待到咱们大婚那日再来接我,好不好。”东华一挑眉,满脸不情愿的说:“九儿,这是在赶本帝君走吗?”凤九赶紧接到:“哎呀,不是,爹爹不是说大婚前见面不吉利吗,”此话一出,东华更是一脸的不乐意:“难道九儿也信这些所谓吉利不吉利的俗礼吗?”凤九觉得他家帝君耍起小孩性子来真真是可爱,只能继续撒娇:“我倒不是在乎这些俗礼,什么吉利不吉利的我也不信,反正这仙界的律法和礼数都是你定的,哪有什么不吉利一说啊”东华一听此话,早已心花怒放,不愧是本帝君心尖上的人,真是与本帝君心有灵犀,只是表面上还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凤九一看他脸上的表情微微有了些缓和,看来是她的话奏效了,于是,她便趁热打铁地说道:“不过吗,我倒是觉得这大婚前不见面挺好的,不是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说法吗,你看,咱们三个月不见,这得隔多少个秋啊,反正三个月以后咱们就要大婚了,以后的万万年,天天都可在一处,来日方长,也不在乎这三个月吗。再说了,你这么久见不到我,肯定会想我的,这叫做日日思卿不见卿,这样你才会珍惜我,婚后你才会对我百般体贴万般宠爱啊,你说是不是?”说完,就毫不犹豫在帝君那俊美的脸上亲了一口。这凤九觉得自己这番话说的真是漂亮极了,奶奶和外婆都说过,这男人啊,就是不能让他们觉得女人太容易得到了,否则他们就不懂得好好珍惜,朝三暮四的,你看,姑父不是也废了好大的劲才追到姑姑的吗。而这边的东华哪里承受的住这美人在怀的诱惑,更何况他的九儿是这四海八荒最会撒娇的人,九儿这么一亲,之前所有的一切的不满都抛之脑后,他的心早已化作了一汪春水,谁让本帝君是宠妻狂魔呢。既然九儿这么主动,本帝君也不能不回应是吧,于是他迅速勾起九儿已经离开的唇,重重的吻了下去,他微冷的舌滑入她的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一吻过后,只见他的九儿两颊比之前红了一倍,红润的唇瓣更是娇艳欲滴,甚是诱人.....临走前,他更是紧紧的抱着九儿不肯撒手了好一阵子,还吻了吻凤九额前那美妙的凤尾花,好似要永远记住这温柔纯真,这绝世容颜。
这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快的,两个月已过,这期间准新郎新娘的确是没有见面。凤九这边还好,左右每天不过是跟着奶奶和阿娘学习女红,选些她喜欢的嫁妆列入礼单中,去蘑菇集买些新鲜的食材做菜给狐狸洞中为了她的婚礼忙碌的一众长辈们,日子倒也过得舒心,只是总会时不时的想起她的帝君。到了晚上,会想着她的帝君入睡,想着她的帝君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想她,有没有为了他们的大婚而殚精竭虑,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可是,咱们的帝君这边的情况就不好了,夜夜想她想的不能安枕,还真是应了九儿那句日日思卿不见卿。那日离开青丘之后,他就后悔了.哎!他的九儿说什么来日方长,不在乎这三个月,莫说是三个月了,就是三个时辰本帝君都不想跟九儿你分开;还说什么不见面才会好好珍惜她,婚后才会对她百般体贴万般宠爱,我的傻九儿啊,本帝君怎么会不好好珍惜你呢,你是本帝君这三十六万年来唯一心动之人,是我此生最大的眷恋,是我的宝贝,是我的全部,你要星星,本帝君连月亮都摘给你,别说什么百般体贴万般宠爱了,就是千万般宠爱本帝君都做得到,就是要把你宠上天,让这四海八荒的众神都知道,你是我东华帝君唯一珍视之人。哎,真不知道自己和九儿两两相望的那些年是怎么过来的,莫非真的应了连宋那花花公子的那句话:这青丘的女婿不好当。每天只好忙里偷闲用那水镜看看九儿在做什么,直到他看到九儿晚上坐在青丘的往生河畔,嘴里嘟囔着他的名字,自言自语的问他好不好,盯着漫天的繁星说:“东华,九儿想你,想你想的不得了”的时候,这位情种终于忍不住了,他一定要想个办法见到他朝思暮想的九儿,同时又不能破坏了青丘的规矩,免的他那老丈人对他印象不好,并且还要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在九重天上名正言顺的见到九儿.....哎!有了,就这么办!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3 18:02:00 +0800 CST  
帝君威仪,只为一人(2)
拿定了主意,东华便立刻唤来了太子夜华和太子妃白浅去太晨宫,说是要商量大婚事宜,本就为自家侄女觅得如意郎君,得偿所愿开心的不得了的白浅上神在听完帝君接下里的安排后,一张绝美的脸上更是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同时也羡慕的紧,成玉在听到自己的任务后也是欣然接受,赶去了青丘。
再说青丘这厢,这天晨起,凤九从狐狸洞中她的寝殿中出来到了前厅,正思索着要准备什么早膳给白家众长辈的时候,却发现这偌大的狐狸洞中竟一个人也没有。哎?这平时长辈们不是早就坐在狐狸洞中商量各种大婚的事宜了吗,奇怪的是,就连迷谷也不在,都去哪了呀?这凤九正在迷迷糊糊灵台尚不清明的时候,狐狸洞外就传出来一阵娇柔又不失英气的女声:“未来帝后,你在吗?”原来是成玉,凤九一听是她的好姐妹来了,兴奋的出了洞,欢快的迎了上去,“成玉,你来了,是不是又替帝君送什么大婚当日的用度啊,快,里面请。”说着,就拉着成玉的手要往狐狸洞中走,结果成玉拦住了她,“我说,未来帝后啊,成玉我来是奉了太子妃娘娘之命来青丘寻你,她说要你上一趟九重天”,“姑姑,她让我去九重天?姑姑这两日忙的都恨不得用化身大法一个人化成好几人用了,还经常天宫青丘地来回跑,怎么今个有空请我去啊?”凤九觉得有些奇怪。“这小仙就不知道了,小仙只是奉命前来,什么事太子妃也没跟我说啊,我说,凤九帝后啊,我们还是快走吧。”成玉一本正经的回答。“成玉,咱们是朋友,什么帝后不帝后的,别人这么叫我也就罢了,你可不能与我这么生分啊,你还是直接叫我凤九吧!”凤九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好吧,凤九,那我们就走吧”成玉是个通透之人,也没那么多规矩,既然帝后都如此说了,那她也就接受了。“不过,凤九啊,你这身衣服是不是太素净了些啊,你不知道,现在天宫啊是处处都是红色,去换一件鲜艳的吧,就帝君提亲那日你穿的那件大红衣裙就好看的很,你快去换上,也好应了天宫的景,咱们就去九重天了。”凤九听完成玉此言,低头一看,她今天身着的是一件浅粉色纱裙,的确是素净了些,这在青丘也就罢了,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可是今天毕竟要上九重天,不能丢了青丘和她家帝君的脸不是,凤九笑着说道:“恩,行,那成玉啊,那你在前厅等我一下,我换好就来。”“好的,去吧,我等你就是了”说着,凤九就进去寝殿换衣服去了,全然没有注意成玉满脸地不怀好意。
凤九换好了衣服,便和成玉来到了九重天南天门外,却发现守卫南天门的门将不见了,凤九一脸疑惑地问:“成玉,门将呢?”这平日里,门将不是都把南天门守卫的严严实实的吗,上次帮姑姑教训素锦的时候,就把我拦在外面不让我进,还是司命把帝君抬出来才放我进去的,怎么今个会没人呢,正想着,司命的声音的传来了:“小仙见过女君,女君万福”凤九回头一看“司命,你怎么在这啊,这南天门的守卫怎么不见了”司命满脸笑意的说:“小仙也不知道啊,小仙今日是奉了太子妃娘娘的命令在这南天门等女君的,女君还是随小仙来吧”又是姑姑,姑姑今天怎么同时派了他们两人,一个到青丘找我,一个在南天门等我,这是什么事啊,凤九一向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佯装生气的问道:“司命,成玉,你们两个告诉我,姑姑到底有什么事找我,让你们两个这样迎我?”司命,成玉两人都是一脸无辜的齐声说道:“小仙只是奉命行事,真的不知道有什么事啊,女君请!”好吧,既然他们这么说,看他们这副淡定的样子也不像是有什么大事,况且这是九重天,也没什么宵小之徒敢来造次(我的小九九啊,要是现在真的有什么人敢来放肆,耽误了东华帝君准备你们的大婚,你家帝君分分钟就用苍河劈了他了)搞得这么神秘,我倒要看看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凤九安心的跟着司命和成玉走了,一面走,一面还欣赏着这天宫的美景,只见这天宫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雾蒙蒙遮斗口(此句来自西游记),琼楼玉宇,金碧辉煌,仙雾缭绕,彩霞满天,倒是跟她之前来时无甚差别,唯一不同的就是此时的天宫仙气更甚,甚至遮住了人眼,看不清楚前方的路,满处都是大红纱帐,迤逦非常,喜庆气氛弥漫着整个九重天,走着走着却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这瑶池的高台之下,这瑶池是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仙气缭绕迷人眼,芙蓉向脸两边开。此时,突然拨开云雾见天日,凤九耳畔传来:“臣等恭迎女君,女君万福!”只见天君的三位皇子,乐胥娘娘,四海水君,各分支部族首领,天兵天将,南天门守卫,还有司命成玉等九重天上一众神仙正齐齐跪在她面前,声音震耳欲聋,响彻整个九重天。再定睛一看,一早就消失不见的白家众人站在这队伍最后,各个欣慰地笑着,看着她,还有她姑姑姑父也在队伍之中。刚刚跪在她面前的众位神仙站起身来,分站两侧,为凤九让出一条道来,凤九见到这场面都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定定地看着前方,这不看还好,这一看才发现,她的正前方,瑶池的高台之上,一紫衣神尊正满眼深情的望着她,他的银发如青丘冻雪般纯洁,眼睛如青丘繁星般澄明,他微微一笑,向她伸手道:“九儿,过来。”凤九此时也来不及反应,只得微微一笑,眼眶一下就湿润了,端庄沉稳地一步步登上那高台,这让她不由得想起她继任青丘女君那日,带着对帝君浓浓的不舍和依恋,带着他们相爱却不能相守的遗憾和哀思,一步步登上了青丘的高台,承继了青丘女君之位。这次,她看到的再也不是一个虚幻的背影,而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东华帝君,一个正在高台之上准备迎他的帝后的东华帝君,一个向她许诺生生世世都不会负她的东华帝君。东华见凤九就要登上了高台,就上前快走了两步,立刻抓住了她的手,与她肩并肩站在了一起,这时,高台之下的众仙又一次地跪倒在地,齐声说道:“臣等恭贺帝君女君大喜,八方臣服,万民归心!”而白家众神则是分立一侧,看到东华帝君对他们家小九有如此之心,竟用这天地共主的阵势来迎咱家小九,一个个心里都乐开了花,觉得把他们青丘孙子辈唯一的小公主,从小被他们捧在手心长大的小九托付给他真是放心了。尤其是凤九的爹,白奕上神,他之前觉得他的女儿只不过是单相思,想不到帝君为了小九逆天改命,提亲时下的聘礼更是多的吓人,四海八荒无人能及,今天又用这么大阵仗来迎小九,他也算是老怀安慰了,可是白奕上神不知道的是,他的女婿在大婚当日为凤九准备的重重惊喜,还有婚后对他女儿的宠爱至极,会更让他瞠目结舌的,当然,这是后话,按下不提。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3 18:06:00 +0800 CST  
帝君威仪,只为一人(3)
话音刚落,就看到太子殿下的独子她的小表弟团子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迈着小短腿扑到凤九怀里,抱着凤九的大腿,抬起头来,奶声奶气,萌萌地说道:“阿离见过凤九姐姐和东华姐夫,凤九姐姐,你知道吗,这一大早,父君娘亲就被东华姐夫叫了去,说是要召集这九重天上的所有神仙来迎凤九姐姐,父君娘亲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这些仙人都叫齐的,就是为了哄凤九姐姐你高兴,不过就是可怜了三叔公了,还得跑去四海来请四海水君上天,把三叔公累的不行,凤九姐姐你可开心?”凤九一脸娇羞的看了东华一眼,而此时的帝君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丝毫没有理会台下跪着的众仙。凤九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弯下腰对团子微笑着说道:“开心,当然开心了,阿离啊,赶明个姐姐为你做些你最喜欢的糕点给你吃可好”“真的,太好了,阿离最喜欢凤九姐姐做的糕点了”阿离睁着他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脸期盼的看着他的表姐,未来帝后白凤九。这在场的人无不在内心感叹,哎呀,这帝后不仅容貌绝色,艳冠群芳,而且性情温婉,还平易近人,一点女君的架子也没有,比九重天上那些自视甚高的公主们强太多了,关键是还有一手的好厨艺,这有的神仙已经在帝君提亲那日有幸尝过帝后做的饭菜,真可谓是四海八荒第一绝啊,瞧瞧咱们帝后真是宜室宜家啊。紫衣神尊,红衣女帝,佳偶天成,一对璧人,并肩站立,仿佛这九重天上的亭台楼阁,奇珍异草都失去了颜色,那场面当真是绝美。
阿离此话一落,花花公子连宋内心是一阵腹诽:阿离啊,虽说是你童言无忌,就不能给你三叔公点面子吗,虽说你三叔公我奔波于四海是累了些,但是这帝君和女君好不容易才终成眷属,这三叔公也是真心为他们高兴的,也是乐意为他们奔忙的,就是嘴上抱怨而已。(连宋啊,连宋啊,你这不长记性的,你知不知道你这嘴硬的毛病让你被帝君和你家成玉怼了多少次了,怎么还不长记性啊,现在怎么样,连阿离都说你了吧)太子夜华看到自家三叔一脸颓废的表情,憋着笑,一如既往的板正地说道:“阿离,过来,不得冲撞了帝君,”阿离听到了父君的话,就飞快的跑道父君跟前拉着他父君的手站在一旁。凤九听到姑父的话,这才转过身来,准备给白家众位长辈行礼,结果突然之间被帝君打横抱起径直走下了高台,头也不回地向太晨宫走去,这一脸懵逼的群仙们只好再次跪倒在地:“恭送帝君,恭送女君!”哎呀,这个迎接仪式终于完了,群仙们也都各自散了,大家就又去忙帝君老人家大婚之事去了,这白家众人也该回青丘去忙了,四海八荒第一绝色狐帝四子白真对同样在白家队伍里的折颜说:“哎呀,老凤凰,这帝君真是给足了我们青丘白家面子啊,今个一大早就派小五来青丘就是要给小九一个惊喜,用这天地共主的阵势来迎我家小九,我家小九可真是出息了,选了帝君做她的夫君,成了这四海八荒身份最尊贵的人,给我们涨了不少辈分啊。”折颜老凤凰一席粉衣,一脸无奈地对白真说:“真真啊,真真啊,你怎么老想着长辈分呢。你当真不知道帝君此番要小九来天宫的目的吗”白真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不就是迎小九吗,当初夜华不是也用天族太子的阵势迎过小五吗,只不过帝君的阵势比夜华的大了许多,毕竟是曾经的天地共主,身份不同吗!”老凤凰听了白真的话,更是冲天翻了个白眼,腹诽到:哎!这白家的狐狸心思可真是单纯,脑回路也是简单的很,他们当真以为帝君此番单单是为了迎小九吗,一定是白奕说大婚前见面不吉利,东华思念小九心切,又不能得罪了老丈人,让白奕不满意,才想出了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堂而皇之的见到小九,还可以让白家众人看到他对小九的真心,又可震慑九重天上的众位神仙,真可谓是滴水不漏,一箭三雕啊!真不愧是远古上神,昔日同窗,这老凤凰真是太了解这腹黑不讲道理的东华帝君了。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3 18:08:00 +0800 CST  
今天就这么多了,先上来,看看各位的反映,明天再发第四部分,有什么意见各位尽管提哈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3 18:10:00 +0800 CST  
顶下自己的贴,希望各位多多支持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4 00:00:00 +0800 CST  
来了,来了,更文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4 11:34:00 +0800 CST  
帝君威仪,只为一人(4)
这厢的凤九就这么被东华抱着走出了瑶池,走向了太晨宫,凤九更是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整个小脸都埋在了东华的脖颈里,方才那么多人,她不好意思说话,现在也没什么人,她扬起头,一面挣扎的对着东华说:“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呀,别人会议论你的”东华一挑眉,不以为然地说:“本帝君抱自己的帝后回宫,谁会议论,谁敢议论。”也是,谁要是敢议论,那就真是不想活了。正说着,就有一批仙娥路过,手上皆端着大婚当日的物品用度,看到东华帝君这样抱着未来帝后,一个个大惊失色,匆匆行了礼,低着头,憋着笑赶忙离开了。凤九看到周围人的反应,也不敢在挣扎了,免得更让人笑话了去。
这一转眼就来到了太晨宫中的寝殿,帝君视若珍宝地半跪着将凤九温柔地放在了自己的榻上,同时他自己也坐到了凤九的一旁,此时的凤九脸红的已经跟一只煮熟的虾一样了,赶紧坐起身来,嗔怪到:“你说你,也不提前知会我一下,提前派个人来告诉我一声,这么大阵仗,这样措手不及的,害的我一点准备都没有,还好刚才没出什么差错!”要是真的出了什么差错,岂不是太给你丢人,给青丘丢人了吗,凤九长舒了一口气。“既然是惊喜,那就不能告诉你了,要是告诉了你,怎么会算得上是惊喜呢,九儿,你可喜欢?”东华温柔宠溺地对凤九说。“喜欢,当然喜欢了,只是这样的话不就破了我们当初说的大婚前不能见面的约定吗?”凤九撅着小嘴,似乎有些不太满意。东华听到凤九这么说,内心的不满更甚。哎 !小狐狸,你当真不知道本帝君用这方式把你请上九重天的目的吗?“你那日不是说你姑父当年用天族太子的阵势迎你姑姑,你羡慕的紧吗?今日,本帝君用这天地共主的阵势来迎你,你还不高兴啊”这东华直接忽略了大婚前不能见面的问题,一本正经地哄着凤九高兴。凤九自然是高兴地,脸上也是藏不住的笑意,只是有些嘴硬:“哼,你少来,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吗,你今天用这种方式,这么大阵仗,无非就是想把我名正言顺的留在这九重天上,同时还想让我爹对你赞不绝口,对不对?”东华心中一惊,他的小狐狸可真是聪明啊,这都看出来了,看来以后是不能诓骗她了(帝君啊,帝君啊,你还想诓骗她,以后有你好受的)东华只好认命的说道:“我的九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凤九一脸不服气的说:“人家一直都很聪明的,只是你懂得太多了,什么都会,就显得人家没那么聪明了”东华没说话,只是宠溺的笑了笑,凤九见东华没有说话,忍不住想要逗逗他:“不过嘛,你今天用这种方式把我迎上了九重天,我可不可以认为你是想我了呀?”哎!他的小狐狸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我心中所想她竟完全知晓,我的目的她竟一说就准,看来我东华紫府少阳君这一生真的栽在了这小丫头的手上。凤九见东华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不死心地撒娇:“东华,你说嘛,你到底是不是想我了呀?”东华见到凤九这副娇柔的模样,内心一阵悸动,伸出双手来握着凤九地手放在了他的胸前,正如当初在凡间历劫之时的那个雨夜,他也是这般将九儿的手紧紧的收在了自己的心上,深情款款地说道:“想你,当然想你,想你想的紧,想你想的夜不安枕,想你想的不得了”凤九听到东华这炽热的表白,内心更是感动的不行,自从他们逆了天命,确立了关系之后,东华就时不时地冒出些腻死人不偿命的情话,凤九本以为他一向严肃耿介,想不到说出来的情话竟如此顺耳,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了司命写的那些话本子,凤九不由感慨,这一旦动了情,踏入了万丈红尘的帝君谈起恋爱来真是热情似火,让人招架不住啊,想着想着,凤九地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东华看到凤九哭了,顿时慌了神,马上将她搂在了怀里,双手圈住她,吻了吻她眼角的泪,柔声地说:“九儿怎么好好地哭了起来,不哭了啊,我要是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会倾我所有满足你的。”这东华又是一番表白,凤九更是感动得紧,凤九一边擦干眼泪,一边仰起头来灿烂地笑着,对他未来的夫君说:“不,你做的很好,我这是高兴的,喜极而泣,喜极而泣。”东华看到凤九不再哭了,又露出了她那绝美的笑颜,内心的担忧也就放下了,就又开始逗她:“既然,为夫哄着九儿这么高兴,那女君是不是也应该奖励本帝君一下呢?”奖励?凤九当然知道东华的意思,好吧,反正她也不是什么矫揉造作的人,再说了,又不是没做过。凤九从他的怀中出来,蜻蜓点水地吻上了帝君的嘴唇,这时的东华显然不满意九儿的浅尝辄止,摸着九儿白皙修长的脖子,重重的吻上了凤九的唇,唇与唇的碰撞,东华不自觉地搂住了凤九地盈盈细腰,两个月来的思念,两个月来的日日思卿不见卿,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内心的依恋在刹那间喷薄而出,通通都化在了这一个吻中,而此时的凤九亦是紧紧的搂着他那精壮的腰身,热情地回应着他,仿佛也在告诉他:东华,九儿也想你,想你想的紧,想你想的夜不安枕,想你想的不得了!这一吻如此动人心魄,仿佛要吻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接下里的画面,各位请自行想象,想唯美含蓄的就想着他们一吻结束什么都没干,想热情奔放的就想着他们还是开船了)

帝君威仪,只为一人(结尾)
傍晚时分,当司命和重霖忙了一整天终于回到了太晨宫,正准备要进入大殿向帝君汇报这一天大婚布置的进展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一紫衣神尊仍然是他万年不变的箕踞于坐榻之上,左手持佛经放于左腿之上,右腿曲于榻上,右腿之上趴着一只红色的小狐狸,额间的凤尾花开的如火如荼,身后的九条尾巴火红的盛开着,帝君的右手不断为这小狐狸顺着毛,一如当年她被那灵宝天尊的凤凰所伤,化出了元身时时处处陪着他一样,岁月静好,温和从容。
司命和重霖相视一笑,识趣地退出了太晨宫,并且吩咐了太晨宫中的仙娥不可打扰帝君,同时派人去到了洗梧宫告诉白家众神:女君一切安好,请诸位放心。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4 11:35:00 +0800 CST  
关于楼上的几个问题,我统一回复下,本文的年龄设定是根据剧里走的,也就是凤九是七万岁,因为楼主接下来的文还要体现凤九成熟睿智的一面,年龄不能太小;第二,关于飞升上仙,楼主的确是想了个思路,但是还未完整,完整了之后才能发上来;关于开船,由于楼主有一段专门的船文,这篇就不写了,以后一定有的,各位别觉得污 就行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4 11:38:00 +0800 CST  
各位,我先来预告下,明天会更第二篇的前两部分,楼主觉得自己写的挺有意思的,希望明天看文的时候大家可以喜欢啊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4 18:40:00 +0800 CST  
各位早上好,周末愉快,楼主一会要出门,下午回来才能更文,所以请各位等等哈,一定会更的,就是昨天说好的第二篇的前两部分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5 08:34:00 +0800 CST  
我还在外面,我回去才能更,大概六点左右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5 16:13:00 +0800 CST  
来了来了,更文了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5 17:39:00 +0800 CST  
第二篇 至纯至美,打动君心(1)
(灵感来源:剧中总是时不时地说白浅是四海八荒第一绝色,在帝君和各位仙友心中九儿才是四海八荒第一绝色,而且大家都说九儿如此美,却浑然不自知,这样地美才是至美,才能打动帝君,吧里有许多人写过这个话题,楼主也想开一篇,希望各位能喜欢。)
这一日,恰逢小天孙阿离六百岁的生辰,洗梧宫略备薄酒,摆个小型家宴来庆贺,若是平时阿离的生辰就是天君天后、夜华白浅、央错乐胥、连宋成玉为他庆贺,今日的家宴有些不同,这不同之处有三:第一嘛,小糯米团子十分喜欢吃凤九做的杏仁酥,百吃不厌;第二嘛,就是阿离的未来姐夫——东华帝君十分喜欢孩子,阿离每次偷偷溜到太晨宫去玩,他都耐心的哄着他,给他好吃的糖果和甜甜的糕点,虽然每次回来都要总是被他那父君夜华训斥,说是打扰了帝君清净,但是阿离还是喜欢这个未来姐夫喜欢的不行,所以这次家宴阿离很希望他的东华姐夫可以参加;第三嘛,就是帝君此番逆天改命,已经名正言顺的与凤九入了那寒山真人的姻缘簿子,是万世不能更改的合法夫妻了,看到自己的爱妻浅浅每天为自家侄女开心的样子,宠妻的太子殿下就提出:“浅浅,不如我们派天枢去青丘把帝君、小九和四哥、折颜上神请来一起为阿离过个生辰如何,大家聚一聚,也好热闹些?”白浅欣然同意:“好啊,反正现在帝君和小九在青丘整日的缠绵缱绻,我都好久没见到我家小九了呢,我都想她了,你不是也有些朝堂上的事要请教帝君的吗,我也可以见到四哥和老凤凰,就这么安排吧!”夜华的心里有些不好受,的确嫁给他以后,浅浅的日子过得的确不像在青丘那般自由自在了,不能随便就回青丘去见她的亲人,还要恪守着太子妃的规矩,端着架子,每天晨昏定省的给母妃请安,夜华也觉得有些对不住他,带有歉意地说:“浅浅,我知道是我政务太过繁忙,没空陪你,你且等等,待我处理好手边的事,我就去跟天君说,让咱们去这四海八荒走走。”白浅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回到:“真的?”“真的”夜华二话不说,一把把白浅扛了起来进了内室,然后又是一室旖旎.....

至纯至美,打动君心(2)
此时正在十里桃林与折颜对弈的东华帝君听到天枢的禀报,还没答话,正在一旁跟他四叔学钓鱼的凤九首先高兴地站了起来,开心地说道:“阿离的生辰,好啊,我们会去的。天枢,你去告诉姑父,就说我们一会就到。”天枢恭敬地行了个大礼,规矩地回到:“是,小仙这就去回禀,小仙告退。”天枢说着就回到了天宫复命,这时凤九看到他家东华与折颜正僵持不下,难分输赢,不愿意打扰他,就转过身对她四叔兴奋的说道:“阿离最喜欢吃我做的杏仁酥和煲的蘑菇汤了,四叔,快,咱们去蘑菇集给阿离挑些新鲜的杏仁和蘑菇”说着,就风风火火地拉着他的四叔白真一阵仙遁地离开了十里桃林。
东华看到凤九丢下他,和她四叔去了蘑菇集,心里好一阵不乐意,不断摸索着手里的白玉棋子,眼神一直紧紧地看着凤九离开的方向。折颜看着东华帝君这副模样,不由得摇了摇头,低头浅笑,这几百年来,他看着这位情种为小九所做的一切,内心不禁感慨,这东华帝君动起情来真是震撼四海八荒啊!想着,就抬起头来,正对上了帝君那凌厉的眼神,他觉得他这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了好多,他的凤凰毛又不由得抖了抖,可是仍然不死心地说:“这小九也真是的,本上神说要去了吗,就让天枢去回禀,也太着急了吧”说完,看向帝君,他发现帝君的眼神比刚才还要凌厉几分,仿佛在说:怎么,九儿答应了,就是答应了,九儿永远都是对的,你必须去,本帝君一向是既护内又不讲道理。周围的桃树也被这气场震得有些沙沙作响,哎,虽说他卸了这天地共主的位置,可是这脾气还是一点都没变啊,折颜只好认命地说道:“好好好,去去去,折颜这就去取两壶桃花醉来,好在家宴上饮用。”
凤九和白真在蘑菇集挑选完食材之后就去到了九重天,反正她知道东华折颜一会就到,也不用担心,她和四叔正一路开心地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朝着洗梧宫走去,突然碰到了同样赶去洗梧宫的成玉,成玉看到凤九正在和一个白衣飘飘的美男仙开心的聊着天,还挽着他的胳膊,内心一阵奇怪,这凤九不是只跟帝君这样吗,这男仙是谁呀,成玉叫住凤九:“凤九,好久不见啊”凤九一听,哦,是成玉啊,看到成玉手中的芙蓉醉就知道这也是要去赴阿离的生辰宴,松开了四叔的胳膊,快步向前,挽上了她的胳膊:“成玉,你也要去赴宴啊”成玉随意地敷衍到:“是啊”她现在只想知道这个俊美的男子到底是谁,怎么和凤九这么亲密啊,一脸八卦地问:“我说,凤九啊,这位仙人是谁啊?怎么跟你这么亲密啊?”凤九一看,对了,还没给成玉介绍认识呢,她赶忙说道:“哦,成玉,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四叔,青丘狐帝的四子白真上神。四叔,这位是天宫掌管瑶池的成玉元君。”白真一听,原来是小九的好朋友,连宋三殿下的红颜知己,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成玉元君,小九在太晨宫做仙娥时,成玉对她很是照顾,他这做四叔的理应谢谢才是:“哦,原来这位就是成玉元君啊,白真听小九说过,说她当年在天宫时多受元君照顾,白真在此谢过了。”成玉看到这么个绝色美人,又是凤九的四叔,狐帝四子,四海八荒地位极高的白真上神这样说,早已失去了平日的洒脱自在,一脸星星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福着身子说道:“上神客气了,成玉只是与凤九投缘,真心的想帮她而已,不必言谢”这说完,又对着凤九说道,不过这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盯着白真:“我说,我的凤九帝后啊,你怎么没告诉过我你的四叔长得这么好看呢,我原本以为太子殿下和你家帝君就已经是这四海八荒最好看的了,想不到你四叔也是这么好看啊”说完,成玉更是肆无忌惮的欣赏着白真的美颜,凤九看到成玉这一脸花痴地模样,忍不住打趣道:“那当然了,我奶奶都说过我四叔是她五个孩子中长得最好看的,要是个女娃娃的话,怕是连我姑姑都要逊色几分呢!”成玉不住地点头,甚是赞同凤九的话。
不远处的连宋看到了凤九和白真一起前来,本想上前打个招呼,毕竟当年他与白真还有同袍之情,可是当他看到成玉一脸花痴样盯着白真的时候,心里好大的不乐意,但是表面上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走上前去说道:“这么巧啊,竟然在这碰上了。哦,白真上神,多年未见,上神一切安好啊?”说着,就给白真行了个礼,“哦,三殿下,多谢三殿下关心,白真一切安好。”白真也给连宋回了个礼,连宋又给凤九行了个礼:“见过女君。”凤九微笑着回到:“三殿下不必客气。”这该客套的也客套完了,该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女人了,连宋一本正经冲着成玉说:“你呀,父君不是让你准备几株芙蓉栽种在洗梧宫中作为阿离的生辰贺礼吗,你怎么没拿啊,快点,我陪你去取,要不然你又要被父君责罚了。”说着,就不由分说地拉着成玉走了,成玉一边走还一边挣扎:“放开我,你个浪荡公子,我自己去就行了,谁让你陪我了呀,你放手,放手!”
凤九看着这对欢喜冤家远去地背影,不禁摇了摇头,笑了笑,对她四叔说:“四叔,你这副好皮相,还真是让三殿下吃了好一大坛子的醋呢”白真听到凤九的调侃,一下就不好意思了:“小九,你这说什么呢,四叔生气了。”凤九看到她四叔有些不高兴了,赶忙收起了玩闹之心,说道:“好好好,不说了,四叔莫生气,咱们还是快去洗梧宫吧”说着凤九就拉着又重新挽上了白真的胳膊往洗梧宫走去。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5 17:39:00 +0800 CST  
就这么多了,昨天说好的,更第二篇的前两部分,楼主更完了,明天会放剩下地,多谢各位支持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5 17:41:00 +0800 CST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5 17:41:00 +0800 CST  
早啊,各位,今天会更的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6 07:57:00 +0800 CST  
亲们,我来更文了,欢迎围观哈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6 12:32:00 +0800 CST  
至纯至美,打动君心(3)
席间,夜华不住地给白浅和团子夹着菜,而帝君更是给九儿剥着虾仁,剔着鱼刺,九儿若是吃不了,他就毫不犹豫地夹起来放在自己嘴里,对于他们这样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席间在坐的众人早已习惯,照样该吃吃该喝喝。这段饭吃的最郁闷的要数连宋和折颜了,看着夜华和帝君争相宠妻也就罢了,成玉还甚是亲密地坐在了白真旁边,一边给他夹着菜,一边单手托腮地瞧着白真,嘴里还问他:“白真上神喜欢吃什么菜啊,太子殿下的手艺很好的,成玉给你夹。”说着,成玉就给白真夹了一个百合放在了白真地碟子里,咱们的白真上神这样风度翩翩,纯洁高贵,气度不凡,就像我养的那株珠玉百合一般,真是太好看了,怎么看都不够。
宴席结束以后,夜华特地请帝君留在了洗梧宫一阵子,因为他有些朝堂之上的问题难以抉择要请教帝君,其他人也都各自散去了,凤九就在一揽芳华中陪着她姑姑,等着帝君一起回太晨宫,姑侄俩说着体己话,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个时辰之后,一揽芳华外就传来了一声温柔而又低沉地男声:“九儿,咱们回去吧。”凤九一听,就对着白浅说:“姑姑,小九就先回太晨宫了,改日再来看姑姑。”说着,就提着裙子,明媚娇俏地跑出一揽芳华扑到东华怀里,拉着他的手,迷人地笑着说:“走吧,我们回去。”白浅看到凤九和东华远去地背影,不禁摇了摇头,嘴里嘟囔着,“哎,真是女生外向,有了夫君忘了姑姑,自打帝君和小九在一处之后,小九眼里就再也没有我这个姑姑了。(白浅上神啊, 你难道忘了,你当年不是也是如此吗,眼中除了夜华再无其他人了)算了,女大不中留,还是去看看团子地课业吧。”想着,就去了团子地庆云殿。
两人手拉着手走在回太晨宫地路上,凤九低着头,时不时地傻笑着,一句话也不说。一旁地东华疑惑不解:这是怎么了,何事笑成这样?平日里话不是很多吗,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今天是怎么了,叫了她好几次九儿,她都没反应,这丫头是不是又吃了失魂果了,可是看样子也不像啊。罢了,看她这样子估计又是从成玉那听了有什么新鲜事了,她要笑就让她笑吧,一会回去等她笑够了我再问问九儿。

至纯至美,打动君心(4)
太晨宫内的书房,东华和凤九挨着坐着,东华一直看着手中的书,静静地等着她的九儿笑完,一旁地凤九好像是笑够了,端起身旁地清茗呷了一口,双手托着腮,又笑了一下,转过脸来对东华说:“嘿,东华,你知道吗,今天成玉见到我四叔之后就花痴地不行,被我四叔迷得神魂颠倒的,还让三殿下吃了好一大坛子的醋呢,你没看见,方才在席间成玉眼里只有我四叔,一会给四叔夹菜,一会问我四叔喜欢吃什么的,三殿下和老凤凰的脸都绿了,嘿嘿”说着,凤九就又忍不住地笑出了声。
听闻此言,东华心下了然,哦,原来就是因为这个才傻乐了一路啊,呵呵,她的九儿可真是有意思啊,这就可以让她开心这么半天啊!不过话说回来,青丘白家的狐狸确实端端地都生得一副好容貌,尤其是白真和白浅更是这四海八荒难得的美人,可是再美也美不过他的九儿,都说白浅是四海八荒第一绝色,我看是他们眼瞎,他的九儿才是这世间至美之人。东荒俊疾山上的迷踪林他与九儿初遇之时,她粉妆玉琢,俏丽可人,额间的凤尾花更是明媚动人,或许从那时起他就动了心思,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只是他自己却是当局者迷,没有看清楚他的心。白浅封印擎苍之后,他赶去若水查看,却被土地告知是被一个极美的姑娘给打回去了,想不到他脑海中地第一反应极美的姑娘是她。在太晨宫中做仙娥时,她娇俏可爱,天真呆萌。凡间历劫之时,她美得动人心魄,千般柔媚,万种风情。九儿登上女君位时,他用水镜偷偷看她,她是仙姿佚貌,端庄大气,雍容华贵。找回姻缘之后,九儿天天与他一处,就更是成熟妩媚,绰约多姿,宜室宜家。尤其是现在的她,双手托腮,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冰肌玉骨,朱唇皓齿,双瞳剪水,一笑百媚,身着他最喜欢的那款红裙,出水芙蓉,波折流转,倾国倾城,美的不可方物,就算用这世间最美地话语都难以形容九儿此时地美。东华内心一片澄明,目光也是灼灼地看着九儿。
凤九看着东华又是这样看着她不说话,心想着:这东华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从和我一起后,就老是这个样子,老是定定地看着我不说话,每次都看的我不好意思了才肯作罢。不行,这次一定要问问他,我脸上是有佛经吗,怎么总是这样盯着我看(我的小九九啊,你这什么脑回路,什么佛经啊,你难道不知道你家东华是太爱你了,觉得你美得无人能及,怎么看都看不够吗)凤九低着头,羞赧地说:“东华,你是怎么了,怎么老是这样看着人家,人家都不好意思了。”东华一听,心情愉悦得不行,眼里包含深情,用手缓缓地触碰着凤九额间地凤尾花,一边用指腹摩挲着,一边深情地说:“九儿当真不知道你自己有多美吗?”是啊,他的九儿是美的,笑起来美,四海八荒也不及不上九儿的梨涡浅笑;哭起来美,梨花带雨,惹人怜爱;撒娇地样子也美,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她;受伤地时候也美,楚楚可怜,令他心痛难当,责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她,懊悔不已。九儿看到东华这副看呆了地模样,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真的吗,九儿真的很美吗,有多美。”凤九一向不太在意自己的容貌,况且她从小在青丘长大,又天天看着四叔和姑姑这样的绝色,就连折颜那老凤凰都是那样地潇洒俊逸,她从来都不觉得她是那些神族公主所在乎的什么闭月羞花,沉鱼落雁,风华绝代啊,就是她额间的凤尾花独特了些,她觉得自己也没多好看啊。
东华听到凤九这样单纯呆萌问他,他不禁哑然失笑:“有多美,本帝君也说不上来,不过本帝君倒是觉得本帝君的帝后是四海八荒万万第一绝色。”东华说完,内心欢喜地紧,不由得感慨,觉得他的眼光实在是好,她的九儿把都他迷得如此神魂颠倒了,她居然还问他是不是真的。他三十六万余年的修为在九儿地面前瞬间土崩瓦解,他花数十万年研读地万千佛经在九儿面前更是毫无作用,这一生最引以为傲地定力轰然倒塌。最关键的是,他的九儿这么美,居然还浑然不自知,至纯至美,至真至性,这才是世间最动人的生命。他活了这么久,久的都让他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孤寂,忘记了痛,唯一想记得地就是他喝了忘川水也忘不掉地凤尾花开。从远古洪荒战乱走来到后来的四海升平,多少女仙,多少美人,神族也好,魔族也罢,她们有的想于他一夜春宵,有的处心积虑想嫁入太晨宫,有的想为奴为婢借此上位。当年,他身在魔族之时,就有美人日日自荐枕席,他随手就是一挥,不知道把那些美人丢到了哪里。世人都把他当做是天地共主,是东华帝君,都敬他,怕他,臣服于他。只有这只小狐狸不怕,一路执着的想要报恩,还说要有欠有还,心思纯良到连怎么以身相许都不知道,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男人看待,真心的疼他爱他,甚至要用她那柔弱之躯保护着她,让他感受到毕生不可得的温暖。世人都说九儿觅得如意郎君,我看是我得妻如此,此生无憾。
凤九听到东华如此说,内心自然是高兴地,只是还有些不太相信,撅着小嘴说着:“胡说,你又骗人,四海八荒万万第一绝色是我姑姑。”“在本帝君的心目中,九儿是最美的,是本帝君活了这数十万年见过的最美的女子”东华又双手握着九儿的手放在他的心上,这是他最喜欢的动作,他觉得这样可以体现他对凤九的珍之重之。凤九低头浅笑,温柔地说“我怎么不知道你这般会说情话。”“是吗,那也只是对你一人而已!”东华今日地心情不要太好哦,九儿又被她哄的这么高兴,他希望九儿每天都这样开心,这样笑着,为了看到九儿的笑颜就是要拼尽他的全部他也愿意。说着,他就问勾着九儿的下巴,往他的怀里带了带,吻了吻她额间的凤尾花,一路向下,吻上了她的眼睛,俏鼻,红唇,直到他一只手解开九儿地腰间地衣带时,凤九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推了推他,“恩(二声),我不要在这,去寝殿嘛!”东华笑了笑,打横抱起她,瞬间转移至了寝殿。

至纯至美,打动君心(尾声)
寝殿内,东华瞬间掐了个诀,脱去了两人的衣服,给他们两个盖上了锦被,温柔地覆上了凤九地唇,一路向下.....过程之中,还听见凤九半推半就地说:“东华,轻点,轻点,我受不住。”红罗帐内,就只听到男人的低吼和女人的娇喘连连,男女欢好,皆是如此......
第二日,他们很晚才去了青丘北荒白奕上神那处,因为之前就已经说好要给白奕送些他喜欢的珍品清茗。东华倒是与他那岳父下棋品茗,好不惬意,可是凤九却是一直恹恹地不想说话,一直打着瞌睡,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酸疼酸疼的。用午膳的时候,白奕看着女儿无精打采地样子,迟迟不肯动筷,心里好生疑惑: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平时里不是很精神的吗,这又要与帝君成亲了,我也不总是教训她了,女君也做的很好,不是应该高兴的吗,怎么是这般模样啊。这白奕平时里虽然是严苛了些,可是自己的女儿生病了他还是很心疼地,不放心地问道:“小九啊,你怎么了,怎么无精打采的,是不是病了,要不让折颜给你看看”(白奕啊,你是有多古板啊,要是小九真的病了,帝君早就急红了眼,喂药度修为的开始了还能轮到你来问吗)凤九听到她爹如此一问,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小声地回到:“爹,女儿没事,没事,就是昨日没休息好,没休息好,今天补一补就行了。”白奕这才放心,“哦,那就行了。哦。帝君啊,尝尝这个,很不错的。”凤九他娘看到自家女儿的衣服领子竖的高高的,脖子上还隐约可见地点点红痕,又看见帝君如沐春风地一脸得意,就知道凤九为什么会是这般模样了,掩鼻轻笑,心里想着:哎呀,原来还怕帝君岁数太大,身体不行,委屈了我们小九,如今看来是多虑了。看来他们成亲之后不久,我就可以抱上外孙了呢。东华看到凤九红了脸庞,秀色可餐地模样,宠溺地笑笑,给她夹了一个她最爱吃地虾仁,给她剥好放在她的碗里:“九儿,来,你最爱吃的蒸虾。”凤九看到他那副云淡风轻地欠扁模样,暗暗地发誓:哼,老不正经地,一会回了狐狸洞,罚你半个月不能进我的寝殿,哼。至于凤九的惩罚能不能实现,这就要看咱们帝君的了......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6 12:37:00 +0800 CST  
好了,第二篇全部更完,大家都说要船,我就写了个隐晦的船,楼主会专门写一个船的。正好在这问问各位,你们是想看帝君吃醋开船,还是想看凤九吃错开船,还是想看凤九使迷魂术开船,大家投票啊,大家说哪个我就写哪个

楼主 洋春白雪闯天涯  发布于 2017-08-06 12:41:00 +0800 CST  

楼主:洋春白雪闯天涯

字数:507004

发表时间:2017-08-04 01:5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5-27 16:53:13 +0800 CST

评论数:616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