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九天长】〖美文〗密林残雪

之前一直在吧里偷偷潜水看文,没有说话。可是觉得解不了心里的渴。于是出来写写,文笔不好,没法和吧里大触比,只是圆自己一个心愿。设定什么的结合电视剧,可能也会出现书里的人物。主攻甜,可能会开船。如有不妥,自己马上会删除。谢谢。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2 09:36:00 +0800 CST  
如果不相见,便可不相恋,如果不相恋,便可不相知,如若不相知,便可不相爱。大千世界,万千爱恋,不过你情我愿,两心相吸罢了,可如若这份爱坠上了茫茫尘世,那就太沉重,太沉重。东华,我知你责任在身,我知你肩扛四海,我的理智告诉我,那正是你伟大高贵之处,我应该为你守护这四海八荒,可夜深人静,独坐密林,任残雪落满吾身,这一刻,我只愿与你长相厮守,做那普普通通的神仙眷侣。人间曾闻西子陶朱泛舟西湖,歌咏采荷,天界亦有父神母神相敬相亲,共进共退。难道你我,非要和西施一般尝尽世间苦涩,才能相守?若非你我,只能如孤雁一般,两两分隔,互相折磨,直至身归混沌?东华,不要提四海八荒图!东华!不要再说沧海桑田!四海八荒责任在身我不拦你,而我要的,只不过朝朝暮暮,分分秒秒。求求你明白,大千世界,九儿只分你一心,滚滚红尘,九儿只要你一念,如若这样也算逆天而行,那九儿也愿与你畅游爱海之后共赴混沌!也算酣畅淋漓,落子无悔!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2 09:53:00 +0800 CST  
谢谢,正在码字。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2 09:57:00 +0800 CST  
第一部分 倾世之恋
第一章 我欲将心向明月

雪花又轻轻而落,飘飘洒洒。微风将它扬起又落下,卷走又送来。雪已经下了五百年,就在这方茂密的密林上空。由于清冷,几乎无人踏足于此,太好了,东华。这是你我相识的地方,最好让他与世隔绝,再也无人来触碰。而我,我依然会每月来一次,来淋一淋这雪,暖一暖我僵硬的心。登基那一天,我就告诉自己,我会为你守护四海八荒,也绝不放弃爱你。所以,就让我用20天做好他们的青丘女帝,用10天做你的九儿吧。你可会怪我,分给你的时间太少?
雪还在簌簌的下,凤九慢慢站起身来,想到东华责怪时微微挑起的眉,嘴边发笑。他就是这样,几乎面无表情的,一脸高冷的样子。使别人退避三舍,可脸上那细微的情愫,可多了。如同那沉静的海面,其实深处早已汹涌。只有我能看出他冷漠眼底真实的温柔,只有我能感知他严肃眉眼下沉寂的孤独。东华你,其实很孤独吧。大家只晓得你退隐三界,是不恋权位,唯恐打扰,实则这三界亿人,只怕你最怕孤独,只怕你最希求心灵的温暖。世人用天帝共主的大架子把你高高架起,用四海八荒的帽子把你严严锁住,36万年,多少晨昏,多少日夜,只有我知道你是怎么度过的。无论是前半生的血腥,还是退隐后的清冷,东华,你的心好冷好冷对不对。就像这下雪的严冬。一滴泪落下,凤九轻轻擦去,晶莹剔透。她抬头凝视树冠,心里浓浓的爱意快要把她击垮!快了,东华,你快出关了吧。我们就快要见面了,这严冬,也该变上一变了!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2 10:15:00 +0800 CST  
青丘的市集总是热热闹闹,于凡尘俗世一般充满烟火气。迷谷在这人来人往中溜达,走了还没一圈,背后箩筐就已经装满,还有很流水价的把东西往他手里提的筐子里塞。天哪,这是要累死我啊。迷谷心里抱怨,脸上还忙不迭的推拒,大娘,这个菜我筐里有了有了。阿婶,枇杷我筐里还有好多。小哥,今天女君不在,我们洞里没人会做鱼。这么一圈下来,迷谷感觉脸都要抽筋了,这姑姑也是,又没人做饭,押我来买啥劳什子的菜呢。赶紧回去吧,否则再带十个箩筐来,也是不够装的。
狐狸洞里,和夜华新婚的白浅带着团子读书说笑。大婚之后,本该与夜华耳鬓厮磨,奈何最近夜华公务繁忙,三天倒是有两天不在家,她独坐宫中也是无聊,本想带着团子回家见见家人,可谁知回来坐了三天了,一根狐狸毛也没瞧见。就连凤九小丫头也一直不露行迹。这狐狸洞,越来越没有人气儿了,莫不是要关闭了吧。呸呸,不吉利不吉利。想到此处,白浅急忙打断思绪,端起茶杯喝一口茶。
娘亲,凤九姐姐是又去了东荒密林子里了吗?阿离稚嫩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提醒了白浅,是哦,她不在家,算算日子,八成是又往林子里去了。也不知为何,200年前凤九登基,成为女帝后,东荒与翼界交界处的林子就开始下雪,数年不散的雪渐渐将那里化作雪原,仿若另一个世界。小九也是,大冷的天儿,偏生要每月都去,一去还去上10天,回来洞成冰坨子一般,还偏说自己心里很暖。疯魔了似的。不行,这番我得去寻了她回来!都几百年年过去了,再有什么苦楚也该放下,何必折磨自己。又没人会心疼的!念头一转,白浅迅速站起,交代阿离几句,只往东荒飞去。
东荒密林,大雪封山,白茫茫一片。纵使身为上神,走了一刻,白浅也觉身上寒冷,更加心疼小九。好好一天真活泼的女娃儿,都是那个帝君,生生磨成了这般。此次定要抓她回去,好好与她谈谈,再不可想那无望之事。尽快再寻良配的好!
边想边走,眼前终于出现一抹亮色,白雪皑皑红衣胜火,那不是凤九是谁。小九!凤九呆呆回头,姑姑!“小九,快过来”白浅看着侄女冻的苍白几欲透明的脸蛋,心中一痛,几步上去将凤九抱在怀里!“傻孩子!不知道冷的吗!快跟姑姑回去!”些许的温暖让凤九从回忆中清醒过来,是哦,原来我已经站了那么久了。“姑姑,我没事。刚才出神了。”“今天,你无论如何跟我回去,回去以后,只管洗一个热水澡!然后就把过往忘了吧!”凤九抬眼,姑姑,如果是你,你会忘吗?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2 10:45:00 +0800 CST  
一直说我有敏感词,你倒是说说哪个词语敏感了!!!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2 11:22:00 +0800 CST  
我怎么改,都说我有敏感词不让发。我一个个字改,全都改了一遍。实在不知道哪个词语敏感了。要疯了。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2 11:34:00 +0800 CST  
太辰宫内,月光如水。重&霖与司&命等在正殿外。
已经500年了,帝君应该出来了吧。两人互相望了望,站了一天,有些站不住。不过,司命想,也可能是被旁边那位的气&势吓的。
重霖瞅&一眼司命,微&一点头。又向司命那边&挪&了半&步!这&压&迫&感,几乎让人晕&&厥!
三个月前,此人突然出现在碧&海&苍&灵,只说帝君元&神&传&信,提&了重霖便来太辰宫,也不说&因&果。回宫后,两人方&知此人是帝君当年麾下72将,人称“屠&魔&神&尊”的少&&羊。典籍记载,当年与魔&族大&战,帝君入&阵救孟 &昊,魔&兵趁机进&攻。未&至阵前,只见少&&羊左手一&盘如&斗转&&轮,右手一串通&天佛&珠,使出一套“天&魔臣&服”,消灭魔&族兵&将近5000,是帝君座下第一前锋!典籍更有记载,因屠&&魔太多,血&溅四&野,少&羊手提魔&将头&颅,魔&息入&魂,怨&恨之火不能停&息,至此目&化为&血,再不能恢复黑&色。
后天下安定,帝君遣&散诸&将,少羊跪&地三&日。帝君三次出宫相劝,少羊方才站&起。单&脚一&跺,天&动地&摇,“帝君之&愿,我等&了&解。我等心愿,也望帝君体&谅。从此天下再无我等信&服追&随之人!我等自当不&问世&事,不&论离&分!今&将一&别,不知何时再能聆听训诫!是以跪&拜三&日,以&表我&心,今后只要帝君一言,上天入地,无不跟&随!”言罢化&为青&烟&而去。
此刻,典&籍中屠&魔杀&鬼,顿&足惊&天的猛将就站在面前,果然不一样!司命暗暗在&&抖,却仍然站直。
可不要让他发现,一挥手,自己便要身归混沌了。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2 11:48:00 +0800 CST  
我改成这样才准我发,也是醉了。不好意思,大家不要介意。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2 11:49:00 +0800 CST  
正殿内檀香袅袅,青烟阵阵。紫檀木床上,紫衣神尊银发潋滟,姿容无双。正在闭目静修。
他的睫毛微动,眉头稍稍皱起。九儿,傻九儿,你又到东荒去了。那里多冷啊,我的傻九儿!
500年前,因诛心之祸我失去九成法力!无力再护卫天下!实则,我最担心的是无力护佑我的九儿。于是,为了不让她也与我同受天罚,我只得狠心将她逼走。天知道,当她落泪时,我的心有多痛!我平生第一次流泪,平生第一次开怀而笑,平生第一次幻想我们今后的生活,平生第一次躲入凡间,平生第一次感受到心痛的滋味,都是因为她。
那一刻,我方知,原来,36万年的清冷不过是麻木,原来,日日夜夜的坚守不过是为了等待,等待真正属于我的那个人。
500年了,我闭关静修,只为快速恢复法力。尽管在静修,我的心仍然不时回忆我们短短相处的一幕幕!九儿,你可知,你笑起来的样子,你站在我眼前轻轻跺脚的模样,你为我摘的桃花,若水之滨你换走我的铃铛……都镌刻在我灵魂深处,与我呼吸相闻。
九儿,那个铃铛一直还在你脚腕上吧。其实我羡慕它,因为它可以与你日夜相伴!
九儿,你可知,你离开了,虽然是我把你推开的。可从那一天起,我的心再也不能恢复温暖。我的心在下雪,那雪仿佛再也不会停息。
我整日枯坐,难道我们就要这样天各一方无法相守吗?难道我们就要这样自苦,只剩清灯伴明月吗?
我苦思无果。百般折磨下,去了凡间中荣国,那里已经沧海桑田了。我冷冷一笑,世间之事一贯如此!大千世界,没有什么是可以永恒不变的!36万年,我东华见证了多少变迁!江山易主,迎来送往。变才是这时间不变的定律!
我回到当年的破屋,已经化为白地!谁还记得当年的陛下,谁还是当年的九儿!眼眶一红,又是差点落泪。我这一生36万年岁月,这是第二次落泪吧!两次落泪都是为的同一个人。可笑,偏偏天命不允。
傍晚我仍然不愿离去,漫步人间国度。这是我最后一次任性。我只是故地重游,我只是想念我心中之人!这总可以了吧!
行至城郊,该是离去的时候了。此番一去,天地只有东华帝君!不再有东华其人。正当我逼着自己下决心时,突然听闻一阵奔跑之声!
我向来是不管闲事的,无他,只因芸芸众生,哀乐喜怒都是个人的劫数罢了。可此时,这阵奔跑声却让我想起我的九儿!她就这么翩翩而来,差点撞上了大树!我嘴角牵起一抹笑,你总是这么冒冒失失的!罢了,就去看看吧!
我隐了身形,只看见一对男女奔逃而至。男的浴血乱发,已然不支。女的却紧紧相托,不离不弃。这一幕,仿似当年遇刺!我的九儿也是这般,不离不弃。甚至为我挡了致命一箭!想到此,心又是一痛!是啊,我的九儿总是舍命为我!九儿,你可知,纵使你愿意,我也不愿让你再牺牲了!
我挥手背身而去,不忍促睹。然而落难种种无法抑制的灌入脑海。
“九儿!我去引开追兵,你赶紧离开!”
“陛下!九儿不走!哪怕死,也要和陛下死在一处!”
“傻九儿,你要活着。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会变的,只要活着,多年后你会忘记我的,你要好好的生活下去,明白吗。”
“不!陛下!九儿明白你的心,九儿不走!”
那日一切仿若重演,我转过身去,被回忆压的几乎窒息。
两人终是再也跑不动了,跌坐于地上,话本中常见英雄拔刀一吼路见不平,可现实中没有救苦救难的英雄,追兵已至!这两人,难逃一死了。我冷笑,苍天便是如此!天若有情天亦老。三生石,你号称定天下姻缘!可是,你定的姻缘又岂是桩桩美满,那玉环三郎,不正是苦命鸳鸯?而真心相爱之人,你又何时怜惜分毫,比如此时,你和你代表的天命,除了硬将两人拆散,又有何建树?当年我便不信你,将名字抹去。如今我更漠视你,虚伪的天命!
一声悲恸哭声将我神思唤回,在重重包围中,这对鸳鸯已是用一柄长枪双双自尽,只见长枪贯穿的两副身躯,仍是紧紧相拥,不离不弃。何苦呢?我对天慨叹!何苦如此!九儿,你忘了我吧!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2 12:41:00 +0800 CST  
一时间,天雷滚滚,大雨瓢泼而下。我未施任何仙法,任由大雨将自己浇透。追兵之中走出一为首的,眼看两人即将断气。狠声怒骂,还欲补刀。我终是一个甩袖,将一众追兵移走。天命不仁,便让他们静静度过这最后的时光吧。
“多谢英雄出手相助。”
原来不知不觉我已经显出身形,只要与那人有关,我都会变得不像自己。
我摇摇头,默默向前几步。“不必,你们不用记得我,我也不算助了你们。”
言罢我再次转身,叹息缘分之绝妙。此番让我目睹这段悲剧,难道是感知到我决心不烈,给我上的一课?老天,你还真是心思缜密啊!
“疼吗?傻瓜,你为何要跟来?”
“铁哥,我就是要跟着你,就算我们能在一天,也有一天的欢喜,能在一刻,也有一刻的温馨。如果不在你身边,天长地久又有什么意义?”
“别说了,傻瓜。”
“傻瓜!天地间一切都逃不了沧海桑田,我们只是沧海一粟,何苦呢!”
那女子似是想不到我会开言,凄苦的双眼望向我,哀哀张口,却是出语惊人。“的确,我等凡人,难以与苍天命运匹敌。天命无常,变化万千。没有人能永远掌握权力,也没有人能永远握有财富。这世界永远在变,可是不变的,就是情。只有真情永恒不变,即使我们死了,我依旧是爱着他的,他也依旧是爱着我的。一个东西,你把它刻在石上,刻在金上,它都会消失,唯有刻在心里,刻在灵魂里,永远不会消失。今日一死,无怨无悔!哪怕过奈何桥,喝忘情水,也要生生世世记得。”
天地间永恒不变的,只有情。
哪怕只在一天,也有一天的欢喜,只在一刻,也有一刻的温馨。如果不能在一起,即使天长地久,又有什么意义?
我看着她,说不出话来。曾经妙语连珠,无人能敌的东华帝君,此时却不能发一言。
我轻轻挥手,将两人安葬。久久,都难以离开。雨越下越大,一道闪电划过!我抬头望天,雨水洗刷我的脸,将浸湿的银发冲刷。
爱是什么?30几万年我自以为看透了人情世故,勘破诸般法相,九注心专注一趣!原来只不过是身在局外罢了。一旦身处此山,便显出幼稚与青涩。
此刻我终于懂了,爱是什么?不过你情我愿,一句你愿意,一句我愿意,相爱相亲,哪管世事变迁,哪怕雷火加身!无论结局如何,无论辛酸苦楚,只要握住一刻,便是永恒!只要守住一瞬,就是无憾!九儿,我太傻了,我以为,只要远离你,就能永恒,只要推开你,就能长存。岂知,这样的永恒只有折磨,这样的长存徒剩虚妄!我太虚伪!我太愚蠢!爱上你后,我哪里还像曾经的天地公主东华帝君?我的自信我的霸气何在?我变得像一个初涉情爱的小男孩,悲悲戚戚,躲躲藏藏!患得患失,畏首畏尾!这样的我,让我自己都感到厌恶!你受苦了,九儿。
雷电轰鸣,我脑海中想起当年墨渊刺向少绾时我对他的轻慢,想起夜华跳诛仙台时我对他的不屑。什么为你好,护你周全便百般闪躲避让,全是虚伪!真正的男人绝不会让所爱之人落泪,有误会我便解清误会,有阻拦我便破开阻拦。我欲将心向明月!明月不来,我便过去。天地不改,我便改了这天地。天命不允,我便废了这天命!
我仰天长笑,忆起自己当年手持苍何孤身一人独创敌阵的英姿。东华帝君,你真的是退隐三界太久了!你真的是不问世事太久了!你真的是未临险境太久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那太辰宫的温吞茶水,那九天莲池的妖艳芙蕖,那舒适温暖的紫檀木床,不知不觉磨掉了你的自信,磨掉了你的斗志,磨掉了你的勇气!这双手,是曾经握紧苍何血染入骨的手,是力透纸背翻云覆雨定苍生的手,如今难道竟提不起宝剑惧怕起变革了吗?我是谁,我是东华紫府少阳君!罩的住天地,稳的住四海,敌的过强敌,斗的过天命,自然,也能护的住心爱的人!
雷声隆隆中,我挺直自凡间归来便微驼的腰板,挥手撑起仙障,丢掉懦弱退缩的暗紫色外袍,穿上明紫色外袍粉紫色中衣,再抬头,已是成竹在胸。九儿!你再等我500年!500年后,我便去找你!若有阻拦,任千万人,吾往矣!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2 13:38:00 +0800 CST  
妈呀,可累死了,才第一章就有那么多。我本来只写短文的。不知大家爱看不爱看,我就当圆一个心愿了。感谢亲们看文。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2 13:52:00 +0800 CST  
第二章 东风明月长相伴
静坐神尊微微皱起的眉毛有群所舒展。白浅去了,九儿不必再忍受寒风了,她姑姑会把她带走的。九儿,不必难过,再等等,再等等我就会来找你,我们游遍四海八荒,长相厮守。
东华身着明紫色长袍,内着蓝色中衣,白色里衣的衣领勾勒出动人的喉部曲线。这是凤九最喜欢的装扮。
司命和重霖叹了口气,看来今日仍不会出关。算时辰,已经要入夜了吧。九重天没有日夜循环,还真是不便于计时。司命跺跺有些发麻的腿,想着今天无望,暂且休息休息去吧。
重霖挤眉弄眼,别忘了身边的人!司命一凛!急忙站直。妈呀,这可比帝君入关前服侍帝君还要人命!瞟一眼旁边之人肃穆的站姿,他就不会累的吗?
“帝君今日不会出关了,你等先回去休息吧,帝君出关就在这几日,我等自要随时恭候。”闻得此言,司命重霖如逢大赦,一个鞠躬立马消失无踪。
回到寝舍,司命揉了揉酸痛的小腿,和重霖诉起苦来。“千万年来,都是你我随侍帝君,帝君虽严正,可并不严苛。我两万年光景,从未有一事不合他老人家意。倒是此番来了个更厉害的祖宗,一丝不慎就有殒命之危,倒霉的很哪!”
重霖同情的递上一杯茶水,颇有同感的点点头。张口却是淡淡一句:“殒命之危,司命你过虑过虑啦”
“我过虑?”司命一脸不耐,“你可是没读过上古史?就算没读过,你看看他那个样子,那是能轻易饶人的吗?再不信,你看看他的红眼睛,那可是血目!那那……”重霖闭眼,不以为然的抬起右手向虚空压了压,止住司命的抱怨。“他人怎样,我等无需挂碍,我等只需顾好帝君,任他也寻不到错去。何况,他如此关注帝君出关之事,也不是没有原因。”
司命正为重霖压住自己话头,不让把话说完暗自懊恼。听了这话却不由转过脸去。
“你是说,他是帝君麾下大将,是以关怀甚深,让我理解一二?”
重霖摇头。
“你是说,他是一员猛将,功勋卓著,帝君看重,让我担待一二?”
重霖抚首摇头,做痛心状。
司命眼睛一斜,望地沉思片刻,一拍大腿!知道了!“你定是想说,他是帝君亲近之人,必然知道帝君不少秘辛,帝君自是不能开罪过往功臣,帝君尚且如此,我等更不能怠慢啦!哈哈”
重霖一巴掌拍在司命头上,“亏得你侍候帝君那么久,这些日子白过啦?你真不愧是写不靠谱话本子的,敢写到帝君头上,不要命啦!”
司命被拍的一个蒙圈,直把笑声吞下,化作嗝出了。
“我写的话本子哪有不靠谱,而且我的确曾经给帝君写过。”
重霖未理会他的嘟嘟囔囔,起身盯着司命,压低声音道:“我是想说,你难道没发现,帝君自百年前从尘世回来,有何不同吗?还有,72将业已归隐,为何少羊会突然出现!再加上他如此紧张帝君出关,怕是要有大事了。”
司命脑袋略微后移,默默拉开和重霖脑袋的距离。对啊,他怎么没想到呢!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2 23:21:00 +0800 CST  
我已经写好了,可是不让我发,说什么我的帖子已经发送成功,让我等待审核。什么意思啊?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3 10:05:00 +0800 CST  
我估计我是不是被禁言了,不让我发写的帖子,说是要审核。现在连说句话都要输验证码了?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3 11:07:00 +0800 CST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3 12:07:00 +0800 CST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3 12:07:00 +0800 CST  
青丘狐狸洞,凤九女君坐在石凳上很是无奈。原本她在林子里看雪景很是伤情,伤情却暖心。很矛盾吧?其实不矛盾,爱与痛总是相替相生不是吗。
这下可好,姑姑不由分说把她提溜回来,冷倒是不冷了,可暖心也没了。如今,她只能坐在洞里继续伤情。没了当初差点撞上的大树,没了那座山,凤九只得看着铺开挂着的四海八荒图望眼欲穿。林子里有帝君抱她的回忆,这张图给她的只有心痛与怀疑。
200年前,这张图出现在她继位大典之上。那时她身着女君的沉重礼服,头发挽起,不知所措。
阿娘和爹爹在她耳边絮絮叨叨待会仪式要注意的细节,她却仿佛一句也听不进去。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这辈子不能嫁给帝君,便只能嫁给青丘了。这黑发,本来应该是为夫君所绾,如今却为江山所绾。长发绾君心,我的君啊,你在何方?
想到继位后没准还能有借口见见帝君,她又有些高兴起来。那九重天,霞光万丈,却没有她凤九栖身之处,而凤九女君,怕是可以站一站,望一望的吧。
阿娘把最后一支发钗别好,直叹九丫头乌发撩人。凤九摸摸自己柔顺的发,话本子里写过,人间有一美人三千青丝缠绕君心,直让君做了灭国之主。逃难之际,君仍难舍那头秀发,带着美人同行,最终身死国灭。世人对此君是持否定态度的,只说昏君一个。可凤九却觉得,难得有情人,命运交关,尤能拽住你的手,多么令人感动!世人都笑昏君傻,却哪知,女子多羡昏君痴。
“我的陛下,不也是昏君一个嘛!”当年人间,因的宠爱九儿,也是做出许多世人认为昏聩之事。自古情爱家国难两全。可怜的天下,亦是可怜的陛下。
想到陛下,就想到了帝君。自己继位大礼,帝君会想什么呢?会不会想想我?应该会的吧。
不,帝君忙碌,他跟我说尘世已尽,因是不会想我的了。
凤九既憧憬又怀疑,既渴望又拒绝,既期待又否认。
典礼进行的十分无趣,就如同天族那无数的礼典一样,按部就班,枯燥乏味。凤九像一个木偶,这里鞠一个躬,那里叩一个首。继位的发言是爹爹写好的,好腔调,凤九读了几遍都觉得绕嘴。就在她不耐之时,一位灰衣星君从天而降,夺走了凤九所有注意。“司命星君!!!!”
整个仪式凤九如今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接过了这幅图。图到手后,她只看得司命嘴巴在动,说的什么一概不闻。“他送东西给我!!”她脑袋里只有这句话。
事后,凤九还乐呵呵的打开图反复细看。一看之下果然非凡,这山川河流,州际国界,与今天大不相同!整幅图气势雄浑,傲视群雄。图边“四海八荒图”“东华帝君”几个大字笔走偏锋,大巧若拙。凤九恋恋以手指反复抚摸,偷偷摸摸羞羞答答的惊叹自己眼光就是好!这图,她可画不出来!这字,她也写不出来!啧啧啧!
还没得意上三天,父亲白奕冷眼看着她痴迷的样子,故作亲切和蔼实则咬牙切齿的提醒了一下,帝君在送礼后说过的话,凤九就再也笑不出来了。从此那图就束之高阁,凤九再也没打开过。直到不久前,据说是为了进一步唤回自己的理智,做一个沉稳守礼的女君。父亲让迷谷把地图挂起来为止。
现在坐在凳子上的凤九依然不想看这幅图。她和之前一万次一样逼着自己转过头去,正视着地图。“哈哈,好画”“呵呵,好字好字”她心里打着哈哈,渐渐的“这世间没有什么是不变的”“没有什么可惦念的”这几句话又开始绕起来,绕的凤九头头疼。那副图仿佛一张嘲讽的脸,张口说起话来。
“别说了!叫你别说了!”凤九祭出陶铸剑,“刷刷”几剑劈去,只把那图毁了才算清净。
陶铸剑锋利,顿时,四海八荒图四分五裂。四周安静了,凤九抚额慢慢抬起头来,“帝君,你想和九儿互不惦念,江湖不见,九儿何时同意了呢……”她冲着地图喃喃自语,未等话说完,狐狸洞猛烈的摇晃起来,不仅狐狸洞摇晃,整个地面都颤抖不已!“我是不是产生幻觉了?”凤九摇摇晃晃扶着洞壁挪出洞口,哪里是狐狸洞在晃,整个青丘,整个天地都地动山摇!
闯祸了!!!凤九心中大乱,“女君!女君!”迷谷呼喊着奔过来,大声吼着什么,可大地撕裂的巨大声响将他嘶吼盖过。突然,一阵强光,凤九大叫一声“闯祸了!”晕倒在地。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3 12:57:00 +0800 CST  
在这里说明一下,在我的想法里,我还是认可凤九是才3万岁的幼狐狸。那么经过整个电视剧的事件,她应该5万岁不到。我不太接受电视剧把凤九年龄改大,觉得意义不大。所以如果觉得凤九比较幼稚,只因她本来还是小女生。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3 18:14:00 +0800 CST  
凤九睡得迷迷糊糊的,只觉温暖又舒适。就像小时候躺在阿娘的怀抱里一般。又软又暖和。她惬意的蹭来蹭去,鼻子拱了拱柔顺的布料。这是什么布料,那么滑,不应该是青丘自己的床,那床铺的是棉布,继承了青丘一贯的朴素作风和田园氛围。棉布倒是好东西,可是……这块布好柔软好柔软啊!凤九叹息着更紧的挨上去,不仅蹭来蹭去,脸蛋还深深的往里钻了钻。贴着她面部和身体的东西居然动了!在往后让,她感到一股力量将她往外移了移。怎么能这样呢!那么软的绸布,我就蹭蹭都不行吗?真小气!
不耐中,凤九坚定而又顽强的与那股力量对抗起来,不屈不挠的往深处钻,继续使劲蹭,双手也举起来一起努力,抓住脸前的床柱把自己往上拉。
脸下的床居然抖动起来,低沉好听的“咯咯”声传来,亏得她靠的那么那么近才能听到。床怎么会笑呢?八成是幻觉。凤九顿了顿,继续坚持不懈的往里钻,一边钻还一边哼哼“别动,让我好好睡,别那么小气。”那股力量似是也顿了顿,之后再度把她往外推,她沮丧之下,低低的呜咽起来,听得她那婉转低吟,那股力量终是停下,许久之后,打了败仗一般偃旗息鼓不见踪影。凤九满意的偷偷抿嘴,得逞般的牢牢抱住床柱,狠狠的如同再也没有下次一样蹭了个够本。
下次我告诉迷谷,我们青丘也要买这么软这么香的上好绸布做床单!凤九暗暗下了决心,再次深深从中吸了口气,这才了无遗憾的翻个身,正面躺平。她这一动,只觉身下的床又跟着动了,之前她意图去抓床柱,那床柱不是还抗拒来着,此时她放了手,那床柱却主动靠了过来,使她的小脑袋往里移了移,靠在了一个又软又暖的枕头上。凤九十分得意,得意的鼻子都要翘上天。我就说嘛,没人能拒绝我白凤九,特别是我撒娇的时候!连床都被我感动了,真是感天动地呢!
她正得意的撅起嘴笑,突然面上一阵压迫感,有东西如丝带一般拂过脸颊。一股淡淡的香气以及暖风临面。凤九呆了呆,抬手在面前挥挥,“不要!不要,沙帐走开,走开。”那压迫感消失了。什么东西捉住了她的手,将它塞回被子里。
床怎么会有手呢?即使是凤九转动缓慢的脑瓜也发现了蹊跷。我在哪儿?这不是狐狸洞我的床,是在哪里?她意识到问题不对,急着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在她挣扎的当口,刚才抓住她手的东西轻柔的抚着她的脑门,一阵磁性的劝慰声传来“乖一点,你还没好”不知怎的,听到这个声音,凤九不在慌乱了。
又这般躺了一会儿,她开始静静回忆之前的事情。她在狐狸洞中看着四海八荒图,看着看着就想起帝君无情的话。你既然要我不要惦念为何还要送我大礼,你若说我们都是沧海一粟,那我们的两年相伴不也成了无意义之举。什么都可以否认,什么都可以回避,唯独我们的爱,我们相处的两年你不能否定。帝君,你如若连那都否定了,九儿存在的依仗在哪里?被触碰了逆鳞的凤九于是挥剑砍了地图,瞬间天动地摇。
“对啊,我闯祸了!我……闯祸了……闯祸了”想起昏睡前的一幕,凤九再度摆动她的脑袋,迫切的想要醒来。稳住自己的东西再次抚摸她的头,试图让她平静下来。这次效果不是太好。只听有个声音低低说了句什么,另一个声音应和一声,接着便听得匆匆离去的脚步。不到一刻,脚步声由远及近,又近至身边。凤九感到一股目光灼灼而来,却又匆匆收回,脚步声再次远去。
什么人?她正要喝问,却又发觉自己头正被人以极度温柔的力量抬起,靠在一个坚实的物事之上,靠上去的同时,方才贴面拂过的温暖淡香再次贴近脸庞,那淡香应是气息,可这气息又明明经过压抑,轻不可触柔不可闻。那么久,那么久,没有人这么亲柔的对待自己,凤九为之前把她当做床柱很是抱歉,并由衷的落下泪来。自己是坚强的太久了吧,寒风凛冽中的刺骨寒冷,若水岸边当背一掌的锥心之痛,她都没流过泪,这几百年做了女君,更是把自己当了男人,她不会忘记姑姑的话,你是要做女君的人,总是流泪成什么体统。可此时,泪水却不可抑制的落下。
感觉到她落泪,那气息瞬时慌乱起来,有些急促。一双手仿佛怕把她弄疼似的轻擦起她的泪,“会疼吗?”凤九笑着边流泪边摇头,“没……没……”凤九只是觉得……好幸福。
鼻梁突然一热,凤九全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她晕了,如果此时还能再继续晕的话,她木了,如果全身噼里啪啦乱炸也能算木的话。她就用这样的状态定定的躺着没动,“乖,张开嘴”她张开嘴,“乖,咽下去”她咽下去,接着她再次躺平,躺下前觉得头发被细细理过,顺在脑袋前方。“好好睡,什么也不要想。”她便好好睡,只是在意识再次陷入沉睡前,她发出了最后一句感叹:娘哎!这人可真好哪!

楼主 密林十二月  发布于 2017-07-03 18:19:00 +0800 CST  

楼主:密林十二月

字数:500606

发表时间:2017-07-02 17:3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17 19:32:21 +0800 CST

评论数:1194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