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写】花落花又开

终于不用提心吊胆了
哦也
旧相识,新朋友,咱们换这里嗨吧


原稿修一修,稍后发上来


这次会插入一些小剧场
友情提示,吃饭喝水时,请关闭本帖,如有呛到,老身只好帮你拍一拍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6:10:00 +0800 CST  
要从头开始粘贴了
大工程


原来一周之内,我已经写了这么多


开始了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7:46:00 +0800 CST  
花落花又开
有些事,当时想不开,有些人,当时放不下。
一年两年,百年千年,郁结憾恨分毫不减,倾心惦念与日俱增。
还是想不开,就是放不下。
那就不必等到沧海桑田了,趁今日晴空潋滟,日暖风和,落英重绽枝头,枯泉再溢清波。
一切从头来过。
——题记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7:46:00 +0800 CST  
第一章,青丘女君
今儿是个热闹的日子,整个青丘都忙忙碌碌喜气洋洋的。
两百年前,青丘小帝姬白凤九殿下,当着四海八荒一众神仙的面儿,端庄谨肃的承继了东荒女君之位。
鉴于自家有且仅有的、顽劣胡闹不靠谱的孙女,竟在这一日出了奇的大方得体,大大长了青丘的颜面。狐帝白止一个高兴,便将九月初二这“万事大吉”的好日子,定为了青丘每年的庆典。
青丘历来民风淳朴,不过,也确实忒淳朴了点儿,除了万儿八千年不办一次的即位大典,还真没有什么五荒同欢的节庆,如此一来,凤九女君的继位纪念日,便成了青丘顶顶重要的日子。
狐狸洞内,身为这庆典最重要的创始者、端庄谨肃大方得体的东荒女君白凤九,正蹲在地上一绺一绺削着土豆皮。
这土豆皮,凤九女君削得司空见惯,毫无怨言,因为在她身后,修为深厚、前途不可限量,风姿无双、引无数女仙竞折腰的九重天太子殿下,正在利索的刮着鱼鳞。
青丘白家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做饭非常非常好吃的,一种是即使没把厨房烧了,盛出来的东西也绝对不能入口的。
白家孙女白凤九,白家女婿夜华,恰好是第一种。
其实,凤九已经很欣慰了,自打一百九十七年前,她这位准姑父死而复生,不到半个月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如破竹的速度成了她童叟无欺世袭罔替的正牌姑父后,她好歹还多了个帮手。
不过,凤九也很惆怅。
区区一个时辰,她姑姑已经来了三趟,反复而强烈的表达了为她姑父生火添柴的心愿。她姑父也反复而温柔的进行了“这里油烟呛人,浅浅,你回去陪岳父岳母说话”的规劝。
看着这对儿孩子都能打酱油的老夫老妻在她面前旁若无人的腻腻歪歪,凤九扯唇一笑,用黑漆漆的手蹭了蹭鼻子,顺带抹了下眼角。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7:47:00 +0800 CST  
团圆饭,总是让人心里暖暖的。
爷爷奶奶康健无比,神采奕奕。大伯母终于有了身孕,青丘后继有人。爹还是那么不动声色的心疼着娘,“顺手”给她这个不孝女碗里夹菜。三叔终于找回了三婶,三婶也终于想通,打算领养几只小狐狸。
四叔嘛,还是那样儿,挺好的。不过,她决定从今年开始,改口叫折颜小叔父。
至于姑姑和姑父…
还是别看了,她这一身的狐狸皮,愣是硬生生冷出了鸡皮疙瘩。你给我盛碗汤,我给你擦下嘴,然后,两个人一起给团子挑鱼刺。
狐狸洞外,整个青丘一片祥和欢腾。
有那么一瞬间,凤九真的觉得知足了,她应该去守护的,都喜乐安好。
青丘帝姬,不对,现在已经是女君了,白凤九,你算不算已经做到了。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7:48:00 +0800 CST  
散了席,领了姑姑的夜明珠,拿了折颜的桃花醉,从围着篝火起舞的青丘子民中含笑穿过,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洞前。
展眼穹窿,繁星灼灼。
耳畔有个清灵的女声,“青丘的星空很美的,等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
如河的繁星,不知不觉,幻成了清冷银发下,那张微微挑眉的脸。
鼻子又酸了,再蹭蹭。
进了洞,果不其然,那副象征着九重天极大尊重、青丘极大荣耀的《四海八荒图》,又被挂在了她房间的最中央。
不能怪迷谷近百年来坚持不懈的“不长眼力见”。
忘却痴念,一心守护青丘,这本就是她白凤九想要所有人看到的,现在,大家不光看到了,还信了,她该开心,干嘛要难过。
一年一坛,架子上的桃花醉,快要放不下了。
夜明珠落在玉盒里,和里面的一百九十九颗仿佛久别重逢般的彼此厮磨,清澈如冰雪的声音,袅袅不绝。
她计划的很好,等到鼻子不会再酸、夜里能够睡个整觉的那一天,她要把所有的桃花醉都拿出来,四海八荒认识不认识的,都可以来喝上一壶,她穿着缀满夜明珠的衣裳出去,好好长一长青丘的脸。
当然,她的桃花醉太少,夜明珠将将能缀满半只袖子,离长脸的这一天,估摸着还有些日子。
可是,这“有些日子”到底是多少个百年,多少个千年,
又或者说,到底有没有这一天?
《四海八荒图》静静的悬着,却仿佛会说话一般。
数十万年,沧海桑田,那图上的一切早就不复存在,已被岁月抹去。就连四海八荒都会变成另外一副模样,这世间一切都渺小至斯,没什么可值得惦念的。
这是他让司命转达的,他们之间的,最后一句话。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7:50:00 +0800 CST  
“绷不住了就哭吧,这屋里没有别人。”
轻轻的声音,伴着柔柔的桃花香,不知何时,姑姑已站在了面前。
像是青丘麦田里的水渠被抽了闸,眼泪,再也收不回去了。
“姑,姑姑…”凤九靠在白浅怀里,泪雨滂沱。
白浅慢慢的拍着凤九的背,看着哭得浑身发抖却又极力压抑的侄女,知道自己其实什么都不用说,想想夜华在无妄海底的那三年,怎会不懂那种,万箭穿心。
二百年前,这小狐狸硬扯着笑对她说,凤九现在年纪小,年岁再大些就能体会这种沧海桑田的境界了,过个十几万年,几十万年,一定也能明白这个道理的。
那时,她知道这丫头是伤心伤得太狠了,也没敢劝,只能笑着摸摸她的头,赞一句,这才是咱们白家的崽儿。
一百年前,这小狐狸硬生生忍着泪对她说,这么快就一百年了,十几万年,几十万年,都会很快过去的。
那时,她心疼这丫头用情至深,也不忍劝,还是笑着摸摸她的头,赞一句,咱们小九有志气。
今天,果然更糟了。
“小九”,斟酌片刻,白浅轻轻道“姑姑都明白”
“沧海桑田,这世上没什么值得惦念”,带着哭腔的声音,竟然有几分笑意,凤九泪痕交错的脸上现出自嘲的神色,“姑姑,凤九从小仙资就差,怕是一辈子也悟不到这个道理了。”
二百年前,她下了死劲,一如被她爹打得奄奄一息都不肯哭一样,死命的撑着,也真是希望有朝一日,她也能有此等的境界,看透世间一切,沧海桑田不过等闲。
一百年前,她有些害怕了,如此漫长的一百年,为什么丝毫没有磨去那种剜心刻骨的疼,为什么曾经的种种,反倒越来越清晰了。
而今,对于那漫漫无期的十几万年,几十万年,她真是怕了。
可是,纵然再痛,她也无处可躲
“姑姑,我害了帝君是不是?”凄然抬头,“他被我活活气死,失了九成的法力”,一张倾城绝色的脸,惨白如纸,“我最初,真的是想报恩的。”
“东华帝君的法力,已经恢复了”,白浅明白,这么多年,她家的这头痴傻小狐狸,日日夜夜都在担心九重天上的那个人,只是小九不问,她也没法主动说,“这一百多年,帝君几乎从不踏出太晨宫,修养的颇为不错,一年前就康复了。”
屋子里一时寂静无声,若不是身为九尾狐耳朵尖,白浅几乎听不见凤九的那一句
他没事了就好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7:51:00 +0800 CST  
“凤九,听姑姑说”,看着换了个姿势趴在她腿上的侄女,白浅一边抚着凤九的头发,一边淡淡开口“神仙的一辈子,太长太长,在你这个年纪,自然是想着和眼前的心上人长长久久的相守下去,可是世事无常,你怎知,放弃了眼下的,日后不会有更好的。你怎知眼下的就是对的那个,说不定,天命的有缘人,在后头呢”,扶起凤九,盯着那张绝色的小脸,字字深重,“姑姑在你这般大的时候,喜欢上了翼界的皇子,心心念念,想和他生生世世的在一处,还费了好一番的心思,想着怎么说通你爷爷”,顿了一下,撇了撇嘴,“谁成想,转个身的功夫,他就被个女子给拐跑了。”
凤九此刻虽然伤心,脑子倒还不糊涂,姑姑无意中加重了女子二字,想必是因为当时的姑姑以“司音”的男儿身示人。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她小叔那般的澄明心思。翼界的皇子跑了,是他没那个福分做自己姑父。
跑了就跑了。
可是帝君不同啊,他虽绝情,却也没有,没有和别的女子有什么牵扯。
“可是,帝君没有被女子拐跑啊”,脑子一卡,这句话冲口而出,受她姑姑的影响,还特意加重了女子二字。
“他是没有被女子拐跑”,瞧着那双水汪汪的无辜大眼,白浅一时语塞,“诚然,也不会被男子拐跑”,理了理思路,“他不可能和任何人跑,当初亲手把自己的名字从三生石上抹了,帝君就是打定主意孑然一身,没有牵绊,更没有破绽。”握着凤九胳膊的手微微使力,“小九,你明白了么?他根本就不想要这男女之情,不会有爱恨情动。你权且当他是块好看的石头,供在心里吧。”
“可是,他答应过我,不会忘了那两年,不会忘了我们的夫妻情意”,眼泪又哗的一下涌出来,凤九自怀中掏出那拴着铁箭的铜铃,“他说与我两清,可这铜铃本就不是我的,姑姑,他不肯承认,但我知道,他也都还记得。”
“匆匆几年的历劫,权当大梦一场,执着这个做什么”,白浅急得头疼,“小九听话,把历劫的那几年忘了,你是青丘女君,他是九天帝君,再见面时揖揖手,问个安,笑一笑就过了。”
“若真能这么潇洒,历劫时的事都不在乎,姑姑又何必喝那忘情水,何必在想起那些事情后,不理姑父了。”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7:53:00 +0800 CST  
屋子里一下静了。
凤九慌张低眉,嗫嗫道“姑姑你别生气,凤九不是有意顶撞”。
白浅默了许久,自言自语道,“说的也是”,长叹一声,“你还剩八条尾巴,掂量着折腾吧。”
“姑姑放心”,凤九连忙奉上一张笑脸,“凤九不会再做傻事了,凤九还盼着姑父登基做了天君,您做了天后,借着您二位的势,四海八荒的耀武扬威呢。”灿然一笑,额间的凤尾花明媚娇艳,“到时候,要是瞧上了哪位俊俏的少年郎,凤九就按咱们青丘的规矩,直接绑回狐狸洞。”
“你这张小嘴,惯会哄人的”,白浅悠悠起身,“洗把脸睡觉,半夜醒了就喝点酒,折颜的酒窖又不锁门,真不懂你放这么多在屋里,是要做什么。”
“姑姑慢走”,凤九送到门口,促狭一笑,“狐狸洞都住满了,姑父若是找不到地方安置团子,可以送到我这。”

送走了姑姑,洗了脸,凤九躺在床上看着狐狸洞的石头顶子,心里倒也静了下来。这么些年,哭哭笑笑,也就过来了。
虽说她白凤九情殇深沉,但想想比自己惨的,倒觉得刚刚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太过矫情了。
想起自己和胭脂的相识,到也算是有趣。翼界女君的即位大典,她一眼就认出了凡间时的救命恩人。或许因为都是被抛弃的可怜人,倒是相见恨晚的聊得来。
不过说来也怪,胭脂她失了所有的亲人,两情相悦却天各一方,公平公正的说,真是比自己还惨。那她是哪里来的心力,还能宽慰自己?
更让凤九不解的是,子澜上仙总是找各样的理由来青丘,拐弯抹角的打听胭脂的近况,却不让她告诉胭脂。天族和翼族已经重修旧好,既然这般惦念,为什么就不能去见一见心上人。
她还欠着胭脂的救命之恩,她想到了最好的报答····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8:04:00 +0800 CST  
第二章,天地共主
在凡间,常常会有闲着没事儿做的人,大家聚在一起,议一议他人是非,把自己知道的消息无私的拿出来分享,在友好而热烈的交流中,得知更多的消息,等待着时机,更大范围的传播出去。
这种行为,叫做八卦。
算不得是多贬义的一个词,但也绝对不是褒义词。
诚然,在天界也总有那么一群暂时还没找到奋斗目标的神仙,大家组成团伙,议一议他人的私隐,把自己知道的消息不怕死的拿出来显摆,在自己与同伙“真的啊,不会吧”的惊诧表情中,获取更劲爆的秘密,只可惜,最终汇总出的重磅内幕无法大规模扩散,仅限团伙内部流通,实乃憾事。
这种行为,也叫做八卦,不因发生在天界,就冠上什么更高雅别致的称谓。
不过,天界规矩严又多,妄议上仙不光是个罪名,还是个不小的罪名。
但是,如果妄议的人本身就是个上仙,那就不是个事儿了。
于是,主管运簿,众生浮沉尽在掌握的司命星君,纠集了统领四海,天家贵胄不外如是的连宋殿下,吸引了指点菡萏,芙蕖碧波步生莲的成玉元君,组成了老牌的八卦团伙。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8:05:00 +0800 CST  
八卦一事,有三个要素
第一, 所议之人须得位高权重。否则,三个上仙凑在一起,议论南天门的天兵甲给膳房的宫娥乙送了块白色织锦流云纹的帕子·····
画面太美,格调已碎随风吹。
第二, 所议之事须得惊天动地。否则,三个上仙凑在一起,议论天君今天没有吃他平日最爱的八宝攒丝酒酿水晶鸭,而是吃了以前不爱吃的七星寸段油浸琥珀鱼······
请问什么是格调。
第三, 所议之人须得不在附近。否则,三个上仙凑在一起,议论一个位高权重的神尊是不是老铁树开花还死鸭子嘴硬······
要知道,位高权重的,要么劳苦功高,要么打得一手好架,如果碰巧这位老铁树两条都占,又如果这位老铁树碰巧路过······
现在不是考虑格调的时候,是躲避格杀的时候!
当然,既然是老牌的八卦团伙,自然深谙这个道理。
论曾经的天地共主对如今的青丘女君到底是个什么心思
这样的议题,一定必须当然不能在太晨宫的势力范围内开展讨论
三殿下连宋君的元极宫,是个合适的地方。
不过其实,他们真是多虑了,太晨宫里位高权重的老铁树,此刻正突发奇想的去了昆仑虚做客。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8:05:00 +0800 CST  
“都说乱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连宋摇着扇子,啧啧叹道,“帝君不愧是帝君,果真是石头做的,以往那些庸脂俗粉歪瓜裂枣就不提了,那都是近不了身的。咱就说青丘小帝姬,要家世有家世,要模样有模样,在他宫里做了那么久的小宫娥,又下凡做了他那么久的妃子,就算是石头都捂热了。可见,帝君不是一般的石头。”
“嘁”,一声冷哼,成玉斜瞥着连宋,“帝君他老人家就算在泥里滚一圈,也是不染纤尘”故意甜着嗓子,“倒是三殿下您,无极水兜头浇下来,也洗不掉满身黏着的脂粉。”
扇子停在半空,三殿下噎住了。
曾经的女人,不能惹,只能顺着。
但是屋里还有个司命,丢人不能往外丢。怎的,听成玉的意思,还真觉得帝君古井无波?
“你们女人啊,从来都只看表面”,一句慨叹,说完了才觉得有点儿不妥,连宋咳了一声,紧接着道“我就跟你们说个最最关键的,这一百多年,帝君一直闭关疗伤,作为凤毛麟角的,还能进太晨宫和他下下棋的人,我发觉啊·····”
“说重点”,成玉拖着长音,又睨了连宋一眼。
“咳咳,重点就是,以前的帝君,冷淡漠然;要么不出声,开了口就势必把你噎死;可现在的帝君,不出声是因为走神,走神是因为有心事。有好几次,他就这么拿着棋子”,一边说,一边比划,“直勾勾的瞅着棋盘,等我叫他的时候,落在了个匪夷所思的位置。”
“自己棋艺不精,还非要自取其辱”,成玉的眼睛都要瞟斜了,“你看着匪夷所思,正是帝君他老人家的出其不意。”
三殿下又噎住了。
成玉今儿是怎么了,和谁怄气了?
“好,我棋艺不精”,深吸一口气,天族三皇子还是有气度的,“你们可见过,他衣服里藏着什么?”
这一句够分量,成玉虽然嘴巴张着,却出不了声了。
“有一次他弯腰去拾佛典,怀里露出了一截红彤彤的、毛茸茸的、尖儿上雪白雪白的······”连宋故作神秘的戛然而止。
“小凤九的那条尾巴!”成玉惊得嘴巴都忘了合上,刚刚因为瞟连宋瞟得有些斜的眼睛,瞪得像对铜铃,“不可能吧,真的假的,你老眼昏花的,看错了吧!”
“三殿下没有看错”,一直保持静默的司命星君刷了下存在感,“小仙也曾见过”
这一下,成玉的眼睛,瞪成了铜锣。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8:08:00 +0800 CST  
屋子里安静了。
“那帝君这是,何必呢”,一向眉目疏阔的成玉元君,极难得的,娥眉凄婉。寥落的神色,竟不像在八卦别人的事,“九尾狐,其尾连心。当时看着小凤九奄奄一息还拼了命往三生石上刻帝君的名字,一遍遍的刻,刻了就消失,她就哭着再刻,真是·····”蓦然惊觉,自己作为一个资深的八卦行家,居然在八卦的过程中对八卦的对象感同身受,还当着某个混蛋的面儿哭了,实在是大大的丢脸。佯装打了个哈欠,非常自然的揉了揉眼睛,“今后这四海八荒,再也没有红色的九尾狐了,早知如此,当初该给小凤九描个像,好歹留个纪念。”
成玉元君的文学功底还是不错的,对当时轰动九重天的青丘帝姬断尾刻字事件,描述得情真意切,如临其境,以至于当她和司命星君已经进入下一个话题的时候,连宋三殿下还在怔忡失神,喃喃自语。
那三生石,根本就刻不上字,拼了命也刻不上·····
极低的声音,还是落进了有心想听的人耳中,成玉元君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
屋子里又安静了。
司命星君觉得,今天的八卦讨论整体上是失败的,前半程,他在听斗嘴,后半程,他在听····
都没个声儿,他能听到啥。
而且他俩说的事,他都知道,知道的还比他们多。
“三生石看着是块白玉”,司命星君天将降大任的感觉到,自己应该打破这尴尬的沉默,“那可是母神留下总管世间姻缘的圣物,改个笔画都是逆天而行,别说改不了,真的改成了,也要受天火雷罚”,斟酌了一下,这条消息已经传遍九重天,说说也无妨,“迄今为止,唯一改成了的,只有东华紫府少阳君。”
“你说的唯一,是改完后还活着的。”三殿下轻笑一声,“姻缘这个东西,着实是个鸡肋,不过,还是能打很多主意的。”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8:09:00 +0800 CST  
“听说,青丘女君递了拜帖,求见昆仑虚的墨渊上神”,估计今儿个不怎么正常的这两位,肯定不知道这个最新消息,司命如此想着,嘴角不自觉的扬了扬,“也不知是要做什么去。”
“昆仑虚?”连宋眉头一挑,“全是男人的地方····”,折起的扇子往手心一敲,“莫不是小帝姬瞧上了昆仑虚的哪位弟子?嗯,昆仑虚的小子们,还是很不错的,又或者,小帝姬干脆是瞧上了墨渊上神?东华帝君,墨渊上神····”此刻,三殿下已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不可自拔,“别说,还真是各有春秋,不分伯仲”,眉头又忽的皱起,“哎,哎不对,我怎么依稀听说过,墨渊上神,是个有主的。”
“你们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猝不及防,半天没说话的成玉元君一声暴喝,“剜心刻骨的情意,哪是这么几百年就能忘了的,原来在你们心中,我们女人就是这样没心没肺!去见别的男人,就是瞧上了人家,缘分断了,找个不比原来差的替一下,就算过去了!”
不可理喻的,屋子里怎么又没人说话了。
本次的八卦讨论,充分论证了某位曾经做过天地共主而今也是四海八荒第一修为的老铁树实打实的开了花,但是又由于某种我辈仙民群众无法理解的讳莫如深的苦衷,正在死鸭子嘴硬的事实。与此同时还获悉,如戏本子里的伤情小姐痛定思痛,意欲慧剑斩情丝一般,即将上演一场青丘女君孤身前往全是男人的昆仑虚,不知道要干什么的好戏。
老铁树知道后,会是个什么反应,真是值得好好观察,细细分析!
虽然这个结论堪称平地一声雷,能震得四海八荒都晃上三晃,但成玉元君还是认为,这次的八卦讨论是失败的。
因为,
三万年没踏足过的元极宫里,檀木书柜第三层左数第一格的瓶子,她好像认得。三万年没好好看上一眼的三殿下,刚刚觉得好像不是个混蛋,又确定了他就是个混蛋。
这一切,都会让她睡不好觉。
说来也巧,连宋殿下,也是这么觉得的。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8:09:00 +0800 CST  
第三章,昆仑旧事
八卦这种事,得出的结论往往偏颇,譬如此时。
首先,白凤九不是孤身一人来的,她身边站着她的姑姑,青丘白浅,曾经的昆仑虚司音。
其次,东华帝君不是听说的,他是亲眼看到的,因为当昆仑虚大弟子叠风庄重通禀“师父,青丘东荒女君白凤九求见”的时候,他就坐在墨渊对面,喝茶。
不过,八卦这种事的可取之处,就是总能蒙对点什么。
譬如此时,青丘东荒女君,四海八荒唯一的八尾红狐,曾经痴恋东华帝君甘愿以死相随的白凤九,在众目睽睽之下,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
凤九冒昧,自来提亲,请嫁昆仑虚十六弟子,子澜上仙。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8:11:00 +0800 CST  
作为神界圣地,昆仑虚是个出人才的地方。
墨渊上神自不用说了,也是个常被画在像里挂起来的人物。
座下两位上神,大弟子叠风,小十七白浅。都不用说了,没有不认识的。
其余的弟子皆是上仙阶品,哪怕散了一半修为的十六弟子子澜上仙,在同辈中也是出挑的。
往来昆仑虚的,全是仙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比方说曾经的天地共主,东华紫府少阳君,比方说如今的青丘东荒女君白凤九。
可是事实证明,修为的高低与反应的快慢并没有关系,譬如此刻。
凤九冒昧,自来提亲,请嫁昆仑虚十六弟子,子澜上仙。
这二十一个字天雷荒火般的砸下来,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包括亲口说出这话的白凤九,全都愣住了。
以男女来分,在场的一十八位昂长七尺,在心中将这些个字反反复复读了两遍,发现每个字都认识,但组合在一起,却是个什么意思?
大师兄懵了,
这位青丘女君不是一直倾慕东华帝君么?二百年前为了斩断孽缘,还差点被她家里打好包硬塞给自己,哦,这个不重要,以后都不提了。重要的是,她什么时候和十六看对眼的?更重要的是,帝君他老人家此刻正杵在这里!当着昔日情郎的面儿就能向十六求亲?青丘果然出人才!
二师兄懵了,
子澜是散了一半修为炼了颗药,但给的可不是这位姑娘啊,不是给了翼界公主么?瞧着子澜当时那魂不守舍的样,拿了药的那个才是红颜祸水吧,这怎么又来了一个,还一上来就提亲?子澜啊子澜,你果真是个人才!
可怜其余的师兄们不知详情,更是一片茫然,完全没有头绪,只得将目光齐齐投向了他们最小的师弟,被求了亲的,昆仑虚十六弟子,子澜上仙。
被十五双眼睛盯得死死,刚喂完仙鹤回来的子澜上仙觉得还是应该再好好算一遍。师父有十七个弟子,自己只有一个师弟,啊不,是师妹。
十六弟子,好像说的真是自己!
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8:12:00 +0800 CST  
作为神界圣地,昆仑虚绝非浪得虚名。
虽然十六个师兄弟各自脑子里都乱成了一锅米粥,但师父和贵客都纹丝不动,他们自然也不能妄动。
于是在仙气缭绕,霞光潋滟的昆仑虚大殿门口,两位上古神尊,两位上神,一十五位上仙外加一位女君,就这么安安静静齐刷刷的站着。
作为这个场面的始作俑者,上门提亲的“人才”白凤九,终于生无可恋的发现,自己的脑子和眼睛没问题,左前方十步开外的那一位,当真是东华帝君。
可是,可是谁能告诉她,他怎么会在这里!
她刚刚都干了些什么!
作为“人才”白凤九的姑姑,当年在昆仑虚撒欢儿闯祸的小十七,白浅此刻是三分吃惊,十二万分的解气。吃惊和解气的原因也是同一个,对面多了个人,还是万万没想到,却又巧得想让人击掌叫好的那一个。
果真是狐算不如天算!
偷偷瞄了下自家的小红狐,很好,非常好!神色平静目光坦然,我们就是来提亲的,情深义重非君不嫁,今天就要把人带走!
两生咒当真是青丘一宝,回去和四哥说说,别再当做禁术了。若非是两生咒撑着,小九多半是扭头就跑,也有可能更糟,直接扑上去哭诉认错。
二哥你放心,小五带着凤九,给咱们青丘长脸了!
只不过,连累得师父有些尴尬。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8:12:00 +0800 CST  
此时,有些尴尬的、这块地界的正主,天族掌乐司战的墨渊上神,正在重新梳理自己的思绪。
今日一早,东华莫名其妙的突然来访,强行把他刚吃一口的早饭换成清茶,以“久未切磋,不知你现如今棋艺如何”为由,不由分说就开始下棋。
他还没来得及觉得奇怪,就出了更怪的事情。
东华言辞温和的开始同他叙旧。
但凡会下棋的都明白一个道理,除非对弈的双方棋力悬殊,否则是不能边下棋边叙旧的。一心难以二用,神仙也不行,边下棋边叙旧,不是输了棋,就是说的话有问题。
墨渊发自内心的觉得,即便东华为人冷傲,也应该承认他们二人属于“棋逢对手”,不至于自大到如此盲目的地步。况且从目前的棋面来看,确实是自己大大占了上风。
且分一分心,听听他究竟想说什么。
东皇钟的封印?两百年来安然无恙,聊这个做什么;天族君位的传承?夜华做了几万年的太子,如今人心所向只待继位,不会有变数;天君的膝下三子?桑籍曾受宠到议储的地步,但连宋的资质实则更胜一筹,至于大皇子央错,最大的功劳可能就是生下了夜华。
墨渊决定,还是好好下棋。
一时有些辛酸,几万年不见,东华竟变得像连宋一样,可见他们这些上古神尊,内心的寂寞。
二哥你放心,小五带着凤九,给咱们青丘长脸了!

只不过,连累得师父有些尴尬。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8:13:00 +0800 CST  
作为天族最能打的两个人,战神和帝君一边下棋一边聊着天族三皇子连宋的坎坷情路,这场面,属实诡异。
墨渊自认,从来不是个八卦的人,不过刚刚东华说的事,还真是让人震惊。
但凡王权所在,争储一事,便是屡见不鲜。那些年,连宋确实初露锋芒,众仙也有过议论,称其可担大任尤胜桑籍。
结果,桑籍的母妃竟偷偷在三生石上抹了连宋的名字。事后为逃天罚,将自尽佯装成病逝,掩了天君和所有人的耳目。
想来也是,三生石上无名,这一生算是于姻缘上无望了,天庭不可能立一位娶不到天后的天君。
手段毒辣,却诚然是釜底抽薪。
只可惜,这位桑籍皇子却是个情种,带着小十七身边的一个小姑娘,去西海欢欢喜喜的做了个水君。而这太子之位,最终是传给了夜华。
冥冥天意,也是令人唏嘘。
叹口气,抿口茶的功夫,墨渊惊觉,刚刚一番分心,棋面竟急转直下,被东华又占了上风,连忙收摄心绪,谨慎落子。
就在他凝神静气思量棋路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东华波澜不惊的声音。
三生石上无名,这连宋也算可怜,此石乃母神所留,你可有什么法子,再把他的名字刻回去。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8:14:00 +0800 CST  
作为父神的嫡子,当了这么多年的战神,墨渊觉得,自己是见过大场面的。
之所以沉默了这么久,单纯只是因为正当自己悲天悯人,打算告诉东华如何把连宋的名字刻回三生石的时候,他早年被折颜坑着收了的那个不省心的狐狸,带着她家另外一只看起来更不省心的小狐狸,气势如虹的就冲了进来,步子都没站稳,就急三火四的说要嫁给子澜。
然后,整个昆仑墟都安静了,连他养的仙鹤都不敢叫了。
作为师父,墨渊想事情的高度,自然是叠风子澜他们所不能比拟的。在敏锐的察觉到右侧汹涌磅礴鼓荡而来、明显经过克制却又实在没能克制住多少的杀气后,墨渊果断放弃继续琢磨那二十一个听不懂的字,改为深入研究这股杀气的来源与成因。
来源太明显了,他右手边就站了一个人,面无表情的东华紫府少阳君。
成因也猜得出来,第一次见到那个脑门儿上有朵花的小姑娘时,她刚弄断了一条尾巴,奄奄一息。弄断的那条尾巴,好像是用来化作了一个法器,为的是往三生石上刻字,刻的,好像就是右手边这个人的名字!
等一下,往三生石上刻名字······
一瞬间,墨渊有点想笑。不过,这个时候笑,不太合适。
当然,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掉进东华的圈套,因为在最关键的时刻,他的好徒弟带着制胜的法宝,及时赶到了。别说是这盘棋,在未来的一段日子里,都是他赢了!
小十七啊,师父果真没白疼你。
回想一下,从叠风来通禀“青丘白凤九”求见开始,某个人就一直是僵着的。他之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想清楚来龙去脉,主要是因为他太缺乏八卦之心,错失了从头至尾看一出好戏的时机。
余光向右又瞟了瞟。
还是面无表情?不容易!
不过,作为此地的正主,墨渊认为自己的当务之急是控制住这个让人振奋的场面,否则,这事要是传出去。
有人来提亲,整个昆仑墟都吓傻了。
实在是有损颜面。
刚准备开口,只听得右边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声音。
“有只小狐狸向你座下弟子提亲,你不管管么?”

楼主 喵喵咪咪喵y  发布于 2017-03-05 18:15:00 +0800 CST  

楼主:喵喵咪咪喵y

字数:1415634

发表时间:2017-03-06 00:1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6-04 14:36:05 +0800 CST

评论数:5486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