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续写——朝暮

其实以前我不太喜爱哪些轰轰烈烈的爱情,也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在一个坑里待着出不来。我自己也不太明白是为什么,看了枕上书以后,就深深的被东华帝君和白凤九吸引了,也为此去看了十里桃花,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桃花里的感情,可能那种相爱不得相守的情更让人动容吧。这段时间以来我看了很多很多续写,哭哭笑笑的,感觉自己都魔怔了可就是出不了坑。所以我终于决定自己动笔,写一写我心中的那份情。写的是十里桃花的续写,第一次写文,文笔不佳,喜欢的就随缘看看吧。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06 22:49:00 +0800 CST  
契子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三清幻境,万丈红尘,但求一朝一夕,一世一双人。
生亦如何,死又何惧,只愿与君相伴,哪怕,上穷碧落下黄泉。
朝朝暮暮间,你住在了我心间,我融入了你骨血,此情,如蛊,如毒,无解,唯有一世相伴。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06 22:50:00 +0800 CST  
第一章 山有木兮木有枝
题记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慕君兮君不知。
----【先秦】佚名《越人歌》

青丘的夜,一向很冷,冷到了她心里。就连那满天的星子,也因无人欣赏而显得一派清冷,洒下满天清辉,化不开浓浓夜色,拨不散重重雾气。
已是丑时了,躺在狐狸洞的石床上,她使劲摇摇脑袋,想把有关一十三天那位尊神的念头都摇走。自然,徒劳而已。她无奈的扯出一抹苦笑,眼角蓦的沁出一滴泪来。
“东华,三百年了,我还是忘不了你,可你是否还记得,这世间有一只小狐狸,那么那么的喜欢着你?”
“东华,你一定已经忘了吧,毕竟你说过,世间万物渺小至斯,没什么可值得惦念的。那也好,我便守着青丘,因为这是你打下的四海八荒。可我,还是惦念。”
登基女君三百年来,人人都道这曾经的青丘小殿下犹如脱胎换骨,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任性胡闹的小神女了。三百年来,凤九再没去过九重天,整日勤政励学,白日里不是将自己埋在政务里,就是学习典籍,再就是修行习剑,再也没提起过那位尊神,却也少能见她脸上如花的笑颜了。就连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也说,“这小丫头如今倒真是活脱脱一副女君的样子了。”
人人都说这青丘小殿下长大了,却无人知道,她只是戴上了面具,将那番少女的心思和满腔炙热的情思统统埋在了心底,堪堪三万多岁的年纪,硬是扮成了一位独当一面的女君模样,险些连自己也骗了过去。只是每每到了夜晚,她终是压不住自己的心思。是了,这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可骗得过众人,却如何能骗自己的心。
满腔苦涩,化不开,消不散,如夜,如雾。
寅时,终是沉沉睡去,一夜无梦。
“东华,你何其残忍,三百年了,连梦中也不愿与我相见。可我,还是念你。”

这日里,难得的没什么折子要批,闲下来,凤九心念一动,便去了俊疾山,这是她与那尊神初见的地方。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不,她不愿只如初见,哪怕如今只能思念不得一见,哪怕她伤了心,断了尾,她也要争那份缘。太晨宫里的小宫娥,尊神膝上的小狐狸,菡萏苑里的陈淑妃,那才是她的神生,短暂如斯,苦涩如斯,温暖如斯。若没了这些,她,便不是她了。
凤九慢步走至那棵树下,就是这里,就是这棵树。
那日,她被赤焰金倪兽追得无处可逃,眼看就要一头撞上那棵树,那尊神从天而降,白发皓皓如青丘冻雪,紫衣华贵如佛铃满树。他一挥衣袖赶走了赤焰金倪兽,将她救下。
“你是何人?”
“东华帝君。”
初见是那般美好,藏在回忆里,藏在她心底,只是,她再也回不去了。
凤九走到树下,缓缓伸出手,触到了那粗糙的树干,指尖微微颤抖。那上面有她刻下的字。东华紫府少阳君,白凤九,二人的名字并列刻在树干上,用仙法护着。这是她亲手刻下的,三生石上刻不上,那便刻在他们初见的地方,也刻在了她的心上。这是她的执念,她不愿放下。
她坐在树下,化出虚鼎中的桃花酿,她想要醉一回。
三百年了,她强迫自己不去想他,既然他将四海八荒图赠与她,那她便如他所愿,好好守着青丘,守着他的四海八荒。可她心里的苦又能与谁道,她越发觉得孤寂,仿佛这世间只剩下了她一人。今日就让她偷偷地醉一回吧,就让她再任性一回。
“东华,你如今可好?”
“东华,九儿想你了。”
脚下七歪八扭的堆了一堆酒瓶,脸颊上已泛起了酡红,手中仍握着一瓶,她抬头望向天宫一十三天的方向,蓦然生出了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怅然。她摇摇脑袋,分不清自己是醉了还是没醉。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她用手抹了抹脸,竟是不知何时,已是泪湿衣襟了。她靠着树干闭上了眼。
“帝君,山有木兮木有枝,你可知道凤九的心思?”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06 22:51:00 +0800 CST  
第二章帝君出场,预计中午更新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07 07:59:00 +0800 CST  
第二章 世间无限丹青手
题记
曾伴浮云归晚翠,犹陪落日泛秋声。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唐】高蟾《金陵晚望》

一十三天太晨宫,宫闱重重,楼阁错落,重重的白金色殿宇一派的清冷华贵。而宫里殿外的檐角处,错落有致的坠着雕刻精美的佛铃。
人人都说这一十三天仙气浓厚,其景色是九重天最美的,处处彰显着天地共主的至尊气派。可不知何时起,这万万年不变的一派华贵之景中,竟透出了丝丝缕缕的凄清肃杀,似是照应着那尊神的心境。太晨宫中的佛铃花洒落一地花瓣,爬满墙面的菩提往生也显出些颓势,娑罗双树和无忧花树也恹恹的少了些生气,唯有书房外的一片桃树中有一棵被淳厚的仙气护着,开得妖娆美丽,四季不败。没错了,是小狐狸曾折过桃枝的那棵。听闻曾有宫娥也折了这桃树的桃花,送到尊神案前,那尊神震怒,此后仙界再无人见过那宫娥。
子时,太晨宫殿外院子里,浓浓夜色中,紫衣白发的尊神长身而立,身影萧瑟,他望着夜空中硕大的星辰,心道,这星星确实不可爱。
“你看这里的星星这么大,凉凉的一点都不可爱,什么时候,我带你去我们青丘看星星啊。”
耳畔恍惚回响起小狐狸软糯的声音,尊神嘴角牵起一抹苦涩的笑,转瞬即逝,却见平日里古井无波的眼眸中,蓄着一抹深深的愁。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其实天宫本无四季交替,昼夜变换,只因那小狐狸喜欢如凡世般轮回变化的景,尊神便施法布满一十三天,随了她的意,只是,她从来不知而已,他不能让她知。
一阵风穿过檐角,带起佛铃轻响,清脆铃音不知撞在了谁的心坎。紫衣尊神蓦的望向大开的宫门,眼中一瞬的期待惊喜,又刹时幻灭,变为更沉的哀与痛。是啊,是自己亲手推开她的,如今又有什么资格盼她来,三百年了,她从未来过,今后,她怕也不会再来了。
只是明知她不会来,却仍期待着,期待着又失望着,日日如钻心蚀骨,真乃诛心之痛,天命何其不公,果真不愿放过他。
尊神抚了抚腰间挂着的红狐尾,转身进了书房,紫檀木的书桌一角置着笔架,有一支毛色火红的,被仙法护着,这是小狐狸在太晨宫做宫娥时偷偷调换的。这些小把戏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尊神的眼呢,可尊神从不揭穿她。一边案上置着几册古籍,另一边案上放着一个精致的紫檀木盒,盒盖上雕刻着一朵精美的凤羽花,盒子里置着厚厚一沓丹青,每一张都是那小狐狸的巧笑倩兮,或是六角凉亭里眯着眼打盹的九尾红狐,或是折桃枝时仔细挑选的认真模样,或是凡间为妃时的如花笑颜,每一张都描着刻骨的思念。可奈何那尊神的丹青再好,也描不尽他心中的殇。果真是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尊神铺纸,研磨,落笔,笔下是他的九儿,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儿啊,只是她不知他的情,她不能知,他不敢让她知。他东华紫府少阳君,以天地为熔炉,以万物为师长,以众生为磨砺,以杀止杀,以战止战,他从不惧天命,何等的尊贵骄傲。可在碰到那小狐狸时,他怕了,他知道,这便是所谓忧怖,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他的小狐狸那么美,那么小,若是被天命所伤,他当如何?凡间归来失了九成法力,他如何能不推开她,他怕的是护不住她,他不愿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可她,还是为他伤了情,断了尾。不过如今,应是好了吧。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07 11:46:00 +0800 CST  
晨光微曦,又是一夜无眠。紫衣尊神坐在案前,化出一方铜镜,他的小狐狸不来,他偷偷地瞧她一眼天命总管不着了吧。
镜中,小狐狸歪歪斜斜的坐在一棵树下,脸上一片酡红,脸上挂着泪水,脚下七歪八倒的散落了一地的酒瓶,手中还牢牢攥着一壶酒。
她不在青丘,她这是在哪儿,怎么一个人醉成了这副模样?尊神仔细瞧了周围的景,这是他们初见的那片树林。那日她被赤焰金倪兽所逐,逃得慌乱无措,而他一念之间便救下了她。他当时心里想的是,是个极美的姑娘。其实自他化身起至今,见过的绝**子不计其数,只是他从未觉得她们美,亦或是说,美则美矣,并不能在他心中留下任何印象。可见到她的瞬间,那额间鲜艳的凤羽花,那生动的眉眼,那精致直挺的鼻梁,那小巧可爱的唇,那刀雕斧削般的容颜便刻在了他的心尖,他的心一念之间就将她认为了极美的姑娘。
“东华,你如今可好?”尊神羽睫微颤,小狐狸软软糯糯却又透着哀伤的嗓音将他从片刻的回忆中唤回。他的小狐狸醉了。
“帝君,山有木兮木有枝,你可知道凤九的心思?”
小狐狸的声音轻轻柔柔的,落在尊神的心上却仿佛有千斤重。小狐狸闭上了眼睛,似是睡着了,眼角一滴清泪滑落,却好似利箭般落在了尊神心上。尊神拳头紧攥,一阵紫烟,身影已不在太晨宫中。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07 11:48:00 +0800 CST  
其实楼楼从小就是擅理不擅文的,中学的时候作文就一直很让我头大,现在第一次尝试写文,大家随意看看就好,有问题的地方请大家多多指证。这篇文章,我打算分成四卷,在此先做个说明,第一卷 一生两望,第二卷 一梦浮生,第三卷 三生逆天,第四卷 朝朝暮暮。我的文里不会有羽化归来的情节,因为不太喜欢,好不容易熬过了爱而不得还要接着天人两隔,太过坎坷了。中间或有虐身或有虐心,但结局一定是圆满滴~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07 14:09:00 +0800 CST  
谢谢大家的支持~正在码字中,下午或晚上可能会更文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08 13:15:00 +0800 CST  
第三章 心如莲子常含苦
题记
桂堂寂寂漏声迟,一种秋怀两地知。
羡尔牛女逢隔岁,为谁风露立多时?
心如莲子常含苦,愁似春蚕未断丝。
判逐幽兰共颓化,此生无分了相思。
----【清】黄景仁《秋夕》

风瑟瑟吹过林间,带得脚腕上的佛铃一阵轻响。凤九一身白色衣衫,歪歪斜斜的睡倒在树下,衣襟上,不知是泪渍,还是打翻的桃花酿。她双目紧闭,醉红了的脸颊上泪痕未干,两道修长的远山眉微微蹙着,小巧红润的唇紧紧抿着,似是痛苦又不安。
一阵紫烟氤氲,紫衣白发的尊神出现在了林间,他缓缓走向小狐狸,一步,两步,短短几米的距离,他却觉得仿佛穿过了整个四海八荒,用尽了所有气力。任凭他一颗七窍玲珑心,却仍是苦得如莲心一般,含着思念,疼惜,爱恋和不忍。
尊神轻轻将她揽进怀里,疼惜地抚过她带着泪痕的小脸,又抚过那蹙着的眉头,似是想抚平她满心的愁思。凉薄的唇印在了额间的凤羽花胎记上,带着浓浓的情思,深深的不舍。恍惚间,尊神竟有些恨自己,他的九儿,本该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却为了他情伤至此,天命要诛他的心便罢了,却为何要将小狐狸也弄成这般伤情模样。一向杀伐决断的东华紫府少阳君,此刻竟有些分不清,当初将她推开到底是护了她,还是伤了她。白浅说的不错,都是他的错,明知自己三生石上无名,却还是招惹了这小狐狸。
“傻狐狸,醉成这样,值得吗?”
恍惚中,凤九觉得自己仿佛跌进了一片混沌之中,周身都是白蒙蒙的雾气,忽然眼前出现了一个紫衣背影,她便一路追着那背影,可任她用尽仙力也追不上那人。倏忽间,鼻翼间似飘来一缕白檀香气息,这气息她再熟悉不过,纵使坠入忘川也不会忘记。是他,是她的尊神。她追着那气息,口中喃喃,“东华,东华。”
猛的睁开眼,“帝君,你终于肯来凤九梦中了,凤九想你,你为何三百年都不来看看九儿?”
“小狐狸,以后不准喝成这样了。”
“可我只有醉了,或是伤了,你才肯来梦中见我。”凤九眼帘低垂,手中握着尊神的一缕白发,低低的声音,带着点鼻音,委屈极了。
凤九又抬起头,直直地望着他,紫衣白发,一如既往的清冷华贵,只是似乎清减了些,脸色也带着些苍白,平日里清冷的眼眸此刻带着无限的温柔,深不见底,似要将她溺死在其中。她脑中忽然便跳出凡间话本子上的一句诗,“二斤桃花酿做酒,万杯不及你温柔。”果然只有梦中的帝君才会如此看她,想到现实里的帝君看她时的古井无波,她的心又蓦然的疼了一下。
“既是我的梦,那便是我说了算。”凤九转念一想,手臂揽住尊神的脖子,猛的将自己的唇覆上他线条分明的薄唇,凉薄的唇却是柔软温润的。她轻轻地摩挲着,又伸出小舌舔了舔那薄唇。有热热的气息喷洒在鼻翼间,带来一阵浓郁的白檀香气息。
其实亲上去的那一刻,凤九心里是忐忑不安的。她想起在太晨宫门口,自己聚起平生所有勇气,踮起脚尖,手紧紧攥住尊神的衣袖,小心翼翼的将唇贴上去,可他却没有丝毫反应。她记得自己注视着那眼眸,那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的眼眸,视她如无物。若是梦中的帝君仍旧不给自己丝毫回应,她又当如何?
浓浓的白檀香气息将她包围住,她心如擂鼓。一瞬的愣怔后,她被唇齿间一个柔软温热的事物唤回了神。尊神轻咬她的唇瓣,撬开她的牙关,舌头灵巧地滑进她的口中,舔舐吮吸,带着绝对的克制,却偏又霸道得很。白檀香气息与桃花酿的酒香混合在一起,湿湿热热的气息带着些甜味,带出了些缱绻的味道。她有些不知所措,一只手抵在尊神胸膛,感受到他略有些急促的心跳。他扣住凤九的脑后,逼迫她与他唇舌相交,缠绵缱绻,久久不愿放开。
就在凤九觉得自己要成为四海八荒第一个在自己梦中被吻到窒息之人时,尊神终于放开了她。她张着嘴微微喘息着,唇瓣因刚刚的那个吻而变得嫣红,眼神有些迷离,带着些勾人而不自知的神韵。她不知道,她这是在嗜神。尊神又低头吻上她,温柔而绵长的吻,如琢如磨,似要纠缠到地老天荒。
尊神终于放开她,心中默念清心咒,心道,待他日,若解决了三生石,定要将这小狐狸牢牢锁在身边。
“诚然是我先占了你的便宜,可这是我的梦就该我作主,你怎么可以反过来占我的便宜?”小狐狸又害羞又甜蜜,却又纠结于自己在梦中被反客为主的被动位置。
尊神挑眉,“是你的梦没错,所以你心中所想,便是让我来占你的便宜。”
“我...你...”小狐狸有些恼,却又自知讨不到这尊神的便宜,心道,三百年未见,自己对帝君的心思竟已龌龊到如此地步了吗。小九九啊小九九,你可真是没出息。
尊神靠在树下,将她揽得更紧,既然以为是梦,便让他贪这半晌欢吧。
“东华,这三百年来,九儿都不曾胡闹了,九儿再不会给你惹麻烦了。你将四海八荒图赠我,我便做好这青丘女君,守护青丘五荒,守护百姓万民。你不愿九儿纠缠,九儿便不来找你,可你都不来看看九儿。以后,你可以时常来九儿梦中吗,九儿想你。”一番话说得乖巧又委屈,灵动的眼眸中闪着泪光,看得尊神只觉自己心如莲子。
“好。”
“那你现在可以再多陪九儿一会儿吗,就一会儿。”
“好。”
凤九靠在尊神怀里,紫衣与白衣相交,白发与青丝相缠,岁月静好,好一副珠联璧合的图画。
“真希望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凤九强撑着睁着眼,却终于还是抵不住酒劲,沉沉睡去。
这已经是在天命眼皮底下偷来的一刻相聚了,于她,是清梦一场,而于他,何尝不是如梦如幻。只是,是梦便有梦醒之时,他知道,该离开了。
心如莲子常含苦,这相爱不得相守的两人,便如同并蒂莲儿,是一般心苦,不知,何时才能再聚首?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08 15:06:00 +0800 CST  
楼楼最近一段时间会有些忙,要忙论文,准备考试,接下来还要实习,所以可能不能保证日更,但是楼楼会尽力更新的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09 08:35:00 +0800 CST  
第四章 等闲变却故人心
题记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清】纳兰性德《木兰词·拟古决绝词谏友》

青丘狐狸洞
自三百年前,若水河畔,太子夜华以元神生祭东皇钟,后在无妄海沉睡三年复又归来,夜华与白浅两人虽是时时腻在一处,却并未立时成婚。这天族与青丘联姻毕竟是大事,两方拉锯了近三百年,终是尘埃落定,将婚期定在了九月初八。
一晃,明日便是初八了。凤九忽然忆起当年在太晨宫当小仙娥时,提及姑姑与太子夜华的婚事,那时帝君说过会去青丘迎亲。不知他明日可否会来。白浅在一旁看着这小丫头呆呆的模样,知她多半是担心明日会见到九重天那位尊神。到底是白浅一手带大的,深知这丫头撞了南墙也不肯回头的死性子,虽说这三百年来是端得一副女君的好架子,也从不见她提起那人,但这不闻不问,恰说明她心中仍是放不下,明日一见,不知又要如何伤心了。
“小九,若是,你不愿见他,明日,你待在狐狸洞不去便是了,你知姑姑一向是不在乎这些俗礼的。”
“姑姑,你说什么呢,姑姑大婚,小九怎可不去,今后姑姑嫁入天宫,便不得与小九常常相见了,小九当然要好好陪陪姑姑了。且小九如今也是青丘女君,这两族联姻的大事,怎可不出面呢。这见与不见,小九也并不在乎,这些年,我心里早已放下了。”
“傻丫头,在姑姑面前还装什么样子。”
“姑姑~小九真的已经忘了。”
“好好好,既你说放下了那便放下了,那你明日便在天宫住下,多陪姑姑几日吧。”
“好,小九巴不得日日陪着姑姑。”
“你这小丫头,就你嘴甜。”

九月初八,黄道吉日,宜嫁娶。狐狸洞里挂着红绸,一派热闹,喜气洋洋。凤九陪在姑姑身旁,看着她一身喜服,凤冠霞披,不时低头浅笑,一副难得的小女儿情态,不禁忆起凡间时那场婚礼。虽是简陋仓促了些,却是凡间陛下许她相守一世的深情,可惜啊,就连凡间一世,也是不得良缘。想到这儿,凤九不禁有些酸涩,但一想到姑姑大婚不可坏了喜气,便又强打起精神,逼迫自己扯出个笑脸来。
吉时将近,凤九同狐帝狐后一行人在狐狸洞外等待迎亲队伍。眼看着往生海畔那个紫衣身影越来越近,凤九喉咙发涩,手心里早已一片汗湿。那日与姑姑说得信誓旦旦,可她自己知道,这段情,她怎么可能忘呢。心上端个亡方能忘记,要她忘情,这是要她心死啊。可她如今不能再任性了,她强迫自己笑着,却不知自己早已是苍白了脸色。
紫衣尊神走过她身旁,紫衣皓发,剑眉星目,一如往日的清冷华贵,众人一一行礼,她也行礼。
“青丘女君见过东华帝君。”
这简简单单的十个字,却是言者如鲠在喉,闻者心如刀割。
后头的时间里,凤九皆是惶惶噩噩,也不记得自己做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她低着头不敢去看他,如同牵线木偶般走完了流程,脑中心中却皆是往日种种。
“我们如此不合规矩,皇后娘娘知道了,怕是要怪罪的。”
“这个宫中,没有人再敢为难你。”

“帝君生,凤九便生,帝君死,凤九也绝不独活。”
“有本君在,你不会死。”

“如果当年我没有把自己的名字从三生石上抹去,我会喜欢你。”

“世间万物渺小至斯,没什么值得惦念的。”

九重天宫宝月光苑
大婚礼成过后,便是七日不断的流水宴席。白家一众长辈皆已离席,唯凤九一人仍在宴上。这一***君架子端下来,旁人都道这青丘女君小小年纪却果然不俗,四海八荒第二绝色的名头确然不是白端的。
如此一来,想借着婚宴结识这位小女君,或能有幸得其青眼的青年才俊便不在少数了,一个个的都上前敬酒搭话。而凤九心中正郁郁难纾,遇上这敬酒的,便来者不拒的一一饮尽,不消片刻便有些醉意了。
瞧着上首空空的座位,她心中愈发有些烦闷。诚然帝君一向不喜宴饮,可三百年未见,也不愿与她在宴席上有一刻的东西相对吗?转而又忽然有些明了,三百年过去,帝君早将她忘了吧。如此一来,她更是不管不顾,也不在乎敬酒的仙君说了些什么,只顾闷头喝着酒,随口答应着。

一十三天芬陀利池
整个天宫各处都是红绸彩灯,一派新婚的喜气,唯有这一十三天仍旧如在三清幻境中一般,景色一如往昔。
芬陀利池,万万年不变的白莲,不妖不冶,一片清幽。紫衣尊神箕踞在池边榻上,一手握着鱼竿,一手端着佛经,仿佛丝毫不将天宫中的喜事放在心上。
“这青丘与天宫联姻,你也不去宴席坐坐?”一白袍神君摇着手上的折扇走来,脸上端的是一派风流倜傥的笑意。
“我为何要去。”
“你既去迎亲了,好歹也在喜宴上露个面不是,何况还有那小女君在。”
“我答应了天君前去青丘迎亲,何时说过要去赴宴了。”
“…”连宋被噎了噎,转了转扇子,又道,“诚然你是从不喜赴宴的,今日倒是错过了好一个热闹。那青丘的小女君今日可是大受欢迎,被一众仙君围着敬了好些酒,这小女君也是好气度,来者不拒,这会儿可不知要醉成个什么样。”连宋说着,觑了眼紫衣尊神。
那尊神斜睨了白袍神君一眼,收了佛经和钓竿,也不理他,抬腿便走。
“诶,去哪?”连宋不及问完,那紫衣身影便已消失不见了。

宝月光苑
席上,凤九已有些醉意上头,脸上渐渐浮出些红霞,衬得一张俏脸愈发明艳动人。
因是流水宴,席上众人并不拘礼,此刻凤九座前已是围了一圈的才俊了。只见此刻敬酒的这位,正是那下界织越仙山的苍夷神君。
“在下苍夷,今日一睹女君真容,在下荣幸之至,苍夷敬女君一杯。”
“在下听闻九重天莲池景色甚美,不知女君一会可愿与在下去莲池散散心。”
凤九此刻想的却是一十三天的芬陀利池,都道那白莲是人心所化,是以万万年不变。可那尊神的心,怎就变得如此之快呢?明明在南天门时还说过喜欢,如今连见面都不愿了。想她白凤九在他三十六万年的神生里大概真是个毫不起眼的吧,或许在他心里连个前缘也算不上。真是等闲变却故人心,话本子诚不欺我。想得出神,便一时没有答话。
“女君不答,在下就当女君是应了。”那苍夷神君也不恼。
“本帝君倒不知,如今的小辈神仙,竟这般不讲礼数了。”却是一清冷的声音如利剑般穿堂而来,宴席上的气氛也瞬时冷了下来,众人识趣地给尊神让出条道来,纷纷行礼。
只见那紫衣尊神抚着腰间的一抹红狐尾,也不看众人,也不免礼,径直走到凤九面前,拉过她的手便往殿外去,空余满殿神仙惊得合不拢嘴。之前那四海八荒图相赠,都道是帝君关照青丘,如今看来,竟是大有瞧头啊。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09 22:36:00 +0800 CST  
悄悄更了个新~越发觉得自己逻辑啰嗦了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09 22:40:00 +0800 CST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09 23:08:00 +0800 CST  
今日的文大概写不完了,只有六枚冒牌的无忧糕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10 23:15:00 +0800 CST  
来了来了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11 14:08:00 +0800 CST  
第五章 金风玉露一相逢
题记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故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宋】秦观《鹊桥仙·纤云弄巧》

经过刚才的一番胡思乱想,凤九已是迷糊了,“帝君?他既已经将我忘了,此刻又是来做什么?”迷糊了的凤九忘记了方才的烦闷,也忘记了端一端女君的架子,任由帝君拉着她,在众神瞠目结舌的八卦目光中,走出了宝月光苑。
出了殿门,外边的风一吹,凤九倒是觉得灵台清明了些,酒也醒了大半。
“帝君,这是要去哪儿?”
那尊神不答话,她便也不再问,只是一路默默的跟着。帝君不答话她也没觉得什么,因为他一向如此,从前在太晨宫当小仙娥时便是如此,常常是她说了一大堆,那尊神也只是微微颔首或是挑了挑眉。看着眼前颀长的背影,凤九有些恍惚,从那日林中初见起,她便一直是这般,追着这背影的,只是追着追着,便将自己的一颗真心全给了那尊神,却也再追不上了。
一路无话,凤九的思绪便又绕着那尊神了,“帝君本就是最仙风道骨的神仙,如今看着,似是又清减了些,定是那天君又拿政事来烦他,着实惹人厌,回头定要和姑姑好好说道说道,让姑父早些继了天君位。”想到这处才怔住了,自己又是凭什么身份来关心他。
走着走着,凤九认出这是去洗梧宫的路,“帝君特地将我解救出来是为了送我回去?这是什么道理?”默了默,复又自我开解,“大抵是看在青丘的情面上,不想看我出丑吧。又或者是念在之前相识一场的份上,路过便顺手将我带回来。反正帝君做事一向如此,是不讲什么道理的。”想到这儿,凤九觉得自己似是又欠了那尊神一份情,便道:
“帝君,凤九谢过帝君送凤九回洗梧宫。其实凤九还未醉到不认路的地步,此次凤九又给帝君添麻烦了,他日青丘必当答谢帝君的恩情。”
尊神突然停下脚步,凤九还未回过神,便直直地撞了上去,退后两步,摸了摸撞疼了的鼻子,低下了头。
尊神轻笑了声,“小狐狸还是这么冒冒失失。既还认路,便自己进去吧。”
“是,凤九告退。”凤九觉得自己再这么待下去,定是要做出些丢脸的蠢事来,便匆匆告退,头也不回地入了洗梧宫的门,衣袖里的话本子丢落在地也不知。
方才在宝月光苑听得那苍夷神君的邀约,又不见凤九出言拒绝,而后她又说出那般疏离之语,尊神初时心里着实有些恼怒。可后来小狐狸冒冒失失一头撞上来,瞧着那乖巧可爱的模样,尊神的气便消了泰半。望着小狐狸匆匆离开的背影,嘴角迁出一抹转瞬即逝的笑,果真还是只小狐狸。翻手一个决法,地上的话本子便到了手里。随手翻开一页,瞥见上书:
“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
墨迹上似染着些泪渍,尊神皱了皱眉,合了书页,封面上书,石头记三字。还泪报恩情,这小狐狸看这么伤情的话本子作甚。收了书,尊神望着小狐狸背影消失的地方,伫立良久,方才一个仙遁回了太晨宫。

却说凤九急匆匆回了团子阿离的庆云殿,一头躺倒在榻上,满脸懊恼的神色。怎么自己一碰见同帝君有关的事,就这般方寸大乱。先是在宴席上醉酒失神,还要扰得帝君亲来解救她,后头自己竟还是如此冒失,怎的三百年一点长进也无。
今日白浅夜华大婚,自是顾不得团子许多。小阿离本一人在殿内无聊得紧,眼见凤九姐姐回来,便亲亲热热的想迎上去,却见凤九姐姐一脸懊恼神情,眼珠一转,很是体贴的想要开解一番。
“凤九姐姐,你为何这般懊恼?可是知道了二舅舅要娘亲在天宫为你招婿?阿离知道,凤九姐姐定是放不下东华帝君哥哥的,诚然娘亲确实觅了好几位仙君同你相亲,你也不必如此愁苦,到时装装样子将他们吓跑便好。大不了阿离帮你一帮,在旁捉弄他们一番。”
“什么?我爹要为我招婿?”阿离声音软软糯糯,凤九听了却大惊失色。招什么婿?她这一生除了东华,是断然不要甚麽鬼姻缘的。人家有什么金玉良缘,木石前盟,她么,她什么都不要,她只愿在青丘,在她的回忆里,守着她的陛下,她的东华。
想着便往袖子里探了探,书呢?一个激灵便翻身坐了起来。
“凤九姐姐,你今日是怎么了?怎么一惊一乍的,也不理阿离。阿离果真是应了这个名字,先前就娘亲不爱,爹爹不疼,如今连凤九姐姐也不要阿离了。”
“阿离乖,凤九姐姐没有不要你,姐姐只是有些累了,明日姐姐做糕给你吃可好?桃花酥,芙蓉酥,栗子糕,梅花烙,你想吃什么姐姐就做什么。”
“真的吗?”
“当然,姐姐何时骗过你了。”
“凤九姐姐最好了!”
话毕,凤九又是一阵出神,这话本子怎会丢了?这可是好不容易在凡间觅到的,还是个孤本,怎会丢了?难道是刚刚撞到帝君,冒冒失失间遗落了?
其实若是个寻常的话本子,丢了也就丢了,可这一本,凤九却十分看重,只因故事里头那绛珠仙子还泪以报神瑛侍者施露之恩,感同身受,以己度人,凤九便对那故事里的主人公颇为偏爱。也因此,这书是常不离身的,忽然间丢失了,心中颇有些惆怅。想自己丢了脸,丢了情,又丢了书,真是孑然一身,什么都没有了。
无力的瘫倒在榻上,阖上眼眸,心道,或许明日去太晨宫问问帝君有否瞧见罢。明日见了他,该说些什么呢?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11 14:08:00 +0800 CST  
第五章发了,能看得到吗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11 14:10:00 +0800 CST  
此章节中,万象茶之说完全是楼主杜撰的,原型其实取自红楼梦中的枫露茶,关于枫露茶历来有许多种说法,其中有一种,我特别喜欢,说是,以露水烹枫叶,枫叶红色,露水无色,象征血泪,即此茶由血泪凝结而成。恰好文章设置为秋天,于是,楼主便借此私自杜撰了一番,也算是天下之血泪,众生之血泪,情爱之血泪吧。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12 16:39:00 +0800 CST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12 17:09:00 +0800 CST  
59楼是图片版的,发了好久才发出来,能看得到吗?楼楼今天做事颇有点诸事不宜的感觉哎

楼主 990527zty  发布于 2020-08-12 17:11:00 +0800 CST  

楼主:990527zty

字数:33303

发表时间:2020-08-07 06:4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1-22 01:31:52 +0800 CST

评论数:49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