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续+书中元素】碧海度余生

楼主是书和电视剧都萌东凤cp的!所以一度非常纠结非常分裂!尤其剧还被be!所以楼主写了这个续,尽量把书中和电视剧里喜欢的元素糅合起来,并且让东凤逻辑顺利地he~一万多字并不长,刚刚码完,新鲜热乎,边改边发~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00:11:00 +0800 CST  
第一卷 青丘长夜

每当青丘的夜色袭来,皎洁的月光在狐狸洞口探着脑袋,把细细碎碎的光点投向凤九的床头,凤九总喜欢俯卧在床上,去看石壁上摇晃的烛光,和洞外的凉凉夜色。

似乎从有记忆以来,狐狸洞里的夜总是伴着烛光和月光的。蜡烛在漫漫长夜里燃尽,迷谷就会换上新的。一天一天,都是如此。蜡炬成灰,总会让凤九想起,他曾说,数十万年,沧海桑田,世间万物皆会化为尘土。

他的话不多,可是似乎都很有道理。想到这里,凤九的嘴角微微上扬。

烛光和月光点缀的青丘夜色,是很美的。美得让凤九总能这样看上一整夜。只是有时心中未免遗憾,这样好的夜色,他没有看过。九重天没有夜晚,所以纵然太晨宫景色再好,也总是缺点什么。

凤九记得,自己曾对他说过,青丘有着最美的夜。可惜,除却帮天族讨要夜华仙身那次匆匆来去,全无赏夜的心情,他就只在梦里来过一次了。在那个梦里,他银色的长发落在自己的衣襟,自己落在他的怀抱,他紫色的长衫被烛光点染,自己被他的吻点染。

每次想到这个梦,凤九就暗暗打算,若有一天他真的来了,我定要给迷谷放假,亲手点亮满室烛光。对了,还要用最精致的茶杯给他沏一杯好茶。他对这些总是很挑剔。更何况,自己确实也还欠他一只茶杯没还上呢。也不知他现在是否还喜欢莲花的雕纹。或者,雕一只小狐狸也不错。改天跟司命讨一张他腰间玉佩的图案,就按那个样子雕来,他一定喜欢。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00:13:00 +0800 CST  
第二卷 须臾辰光

不知不觉,窗外天已亮,清晨时分,日光慵懒,风也柔和。凤九照常起来梳妆做饭。青丘民风淳朴,法度完善,所以登基以来这几万年,凤九也还算清闲。除重大场合需要忙碌一些做做样子,偶尔去九重天,或是议事,或是看望姑姑和团子,与司命成玉小聚,其他时候,便都如今日,有大把光阴,随意挑了四海八荒图上的某地去游历。有时去烟火人间,听茶楼里的说书人讲英雄冲冠一怒为红颜,君王袖手江山爱美人,有时去世外深山,探寻山河变迁的脉络,沧桑改换的痕迹。

这些地方和东华的四海八荒图上画的全然不一样了呢。也不知道几十万年前,他曾怎样手执苍何,走过同样的地方?他曾问过自己,是否知道自己思慕的到底是谁,是否了解他杀红了眼的模样。其实凤九心里一直想说,就算是杀红了眼的模样,一定也是好看的?依稀记得自己在梦里曾告诉他,他怎样,都好看。

虽然阿爹和叔叔姑姑都小心翼翼,生怕勾起凤九伤怀,所以放任她成日闲游,但其实如今凤九心里是很满足的。伤情的时候也有,但总感觉甜蜜多些。她四处游历的时候常常想,爱上天地共主其实也是有好处的呢。他曾征战四海八荒,所以无论到哪里,自己都没有走出过他的气息。

更何况,有时在九重天,还能遇见他。虽说万语千言,到见面总是无话,可是能在大殿上远远看他一眼,也很开心。再说他这人走路总是慢悠悠的,每次朝会过后,自己佯装散步,在众仙散去后,跟在他身后走上一程,甚至有时跟的太近刹车不及,撞上他宽阔的肩背,惹来他恨铁不成钢的叹气,也是这漫长辰光里的点缀。

其实刚刚登基那些年,凤九是很怕到九重天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宴会法会,总会在阿爹的授意下被姑姑整治成相亲。虽说一众仙家大多忌惮着东华帝君腰间那一束狐尾,但难免有些刚刚从凡间收上来的仙君,不明就里,被白奕或是威逼恐吓或是巧言令色送到凤九跟前。凤九后来干脆拜托了司命,在每个仙君去太晨宫收封的时候告诉他们,自己当年在若水河畔与擎苍大战时曾被红莲业火击中后背,所以满身伤痕惨不忍睹,看着能吃不下饭。再后来,那些仙君见到凤九,总是一脸惋惜同情,却也的确很少有人再跟她提亲。白奕再怎么解释人家都当他是急着嫁女儿出去想骗婚,自然是万死不从。每次看着白奕一脸阴沉,凤九脸上陪着小心,心里却又是偷笑又是庆幸:当年擎苍一战,为东华挡了那一道红莲业火,伤势虽重,并未留下伤疤。倒是姑姑手腕上的疤痕,至今没法除去。

成玉是在和凤九一起在芬陀利池旁吃瓜子聊天的时候听说这个“妙计”的,她用惺惺相惜的眼光看着凤九笑道:我就知道,相亲这点小事难不倒小殿下,你总有出乎我意料的办法。凤九也笑起来。她很喜欢成玉叫自己小殿下,尤其在这芬陀利池旁。日子就仿佛还停留在很多很多年前,她还在这里做仙娥,在池边汲水,修剪桃枝,用好看的瓶子盛来,托司命送到东华书房。那时的他,目光慵懒地看向桃枝,看向跪拜如仪的自己,看得自己呆了好几呆——老凤凰坐拥十里桃林,但论及与桃花合衬,还是不如东华,我早说了,东华一点也不老。

成玉看着沉浸在思绪中的痴汉脸的凤九,也不出声,只陪她静坐着,也想起自己的心事来。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00:21:00 +0800 CST  
第三卷 飞升劫数

然而这一日,迷谷照常来向凤九回禀青丘政务的时候,却发现狐狸洞中已不见凤九踪迹。石桌上的茶盘下压着一张字条,是凤九所留。她说要去一个远些的地方游历几日,是以今日早早出发,免得误了行程。迷谷无奈地看了看手中的奏折:幸好没什么紧要的事,便由小殿下去几日好了。

然而其实凤九并未走远。此刻,她漫步到若水河畔,席地而坐,静静等待天雷的到来。这些日子,她隐隐感觉到自己飞升上仙的劫数将至,便打算作此安排。这些年自己四处游历,也并未荒废修习仙法,如今凭自己的修为,承受三道天雷应当不在话下。只是如若伤及仙元,恐怕要沉睡几日用以调息。若是在狐狸洞中渡劫,到时候少不得四叔他们又会损耗仙力替自己调息,如今身为女君,政务上虽然不大长进,但总该学着自己面对一些事,也免得来日给青丘丢脸。

若水河畔倒是绝佳的调息之所。自擎苍一战,方圆百里的土地都被红莲业火烧为焦土,四海八荒都将这里看做不祥之地,因此少有踪迹至此。久而久之,此处虽毫无景致,却气息澄净,毫无污浊之气。安静的东皇钟悬在涛涛河水之上,映照着天边夕阳余晖。凤九就在这余晖之中,回想着当年,东华曾抱着受伤的自己,坐在相同的位置。

夜色终于降临的时候,周遭黑了下来。这夜的天际没有星子,却能看到阴云的轮廓由远及近。凤九心中暗道:果然来了。

两道天雷狰狞地闪着银光,直劈在凤九身上。凤九急忙施展仙法护体,一时间光芒大盛,然而想象中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凤九心中狐疑,难道渡劫竟是这么简单吗?姑姑姑父还有成玉他们都曾跟自己说过飞升上仙的天雷之劫是很可怕的事,难不成竟是吓唬人的?

然而当第三道天雷裹挟着狂风直击凤九胸膛的时候,凤九突然感到心中急剧灼热起来,红色的火光从心口处蔓延至全身,一瞬间目之所及似乎都在燃烧,滚烫的气息伴随着疼痛席卷全身,意识渐渐模糊,什么都看不见了,眼前只有东华的影子,他站在一十三天的白玉雕栏旁对着自己笑。然而连这模模糊糊的影子也渐次散去,沉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00:24:00 +0800 CST  
第四卷 红莲业火

铃声响起时,东华正与三殿下连宋一同在太晨宫对弈。棋局正在收关之际,东华突然听到铃声伴随着一股灼热的气息传来耳边,急促尖锐,让他的心跳突然顿了一顿——一种从未有过的慌乱铺天盖袭来。

连宋只见东华眉心猝然一紧,低沉的声音吐出短短一句:“红莲业火!”手中棋子被扔到棋盘上滴溜溜地打转,顷刻间,他掌心幻出一块铜镜,镜中却只有一片红色火光。还未及看清东华的表情,已见他周身仙泽突然变成妖异的红色,只短短一瞬,火红的身影便化作红雾散尽,去了别处。连宋深知帝君此番如此慌乱只会是因为一人,心下明白定时青丘白凤九有事,便决定去洗梧宫告知白浅和夜华,同他们一同赶往青丘。

正此时,十里桃林中,白真正和折颜月下共饮。忽然天边一道星光闪过,两人抬头探查星象,只见凤九所在凤凰座竟已然暗淡无光。白真惊慌看向折颜:“凤九这丫头出事了!”折颜亦是面色严肃,放下手中酒壶站起:“真真,我与你一同回青丘。”

白浅夜华带着团子和连宋,与白真折颜几乎同时踏入狐狸洞。环视洞中不见凤九的踪迹,却只见东华坐在石桌前,手中攥着凤九日日不离身的那串佛铃,死死盯着桌上新制的茶杯,双眉锁起,眼中似有电光,又似有水光。他身旁站着的一位白须白发的老人,竟是若水土地。

白浅急忙问道:“帝君,那丫头去哪了?”

东华没有出声,倒是土地上前行礼:“见过……”

话音刚起,东华却突然出声打断:“今日不必这些虚礼,你只管把你见到的说清楚。”

土地点头称是:“今日凤九小殿下似是飞升上仙,独自一人到若水河畔渡劫。小老儿听得天雷声响起,便探出头来看,只见小殿下周身火光四起,迅速燃烧起来。小老儿认得那是红莲业火,想要近前想想法子搭救,怎奈火势汹涌,小殿下瞬间被烧尽……只留下地上的佛铃还在振动。小老儿料想帝君马上要赶到,便等在原地,后随帝君至此。”

白浅的面色苍白,好像突然之间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夜华连忙扶住她:“浅浅你先不要慌,兴许其中有误,九尾狐族和天族的飞升向来是雷劫,怎会有红莲业火?”

“没有错,确是红莲业火。”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00:34:00 +0800 CST  
第五卷 另有隐情

众人循着声音回头,只见白奕不知何时站在了洞口。他似乎一夜之间苍老了,头发有些斑白,眼睛里没有了往日那种不怒自威的神采,走进来的步履也摇晃得。素日他虽对凤九严厉,但疼爱也是实打实的,如今,却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白奕行至东华跟前,举袖拱手一礼。

东华立起回了一礼,对白奕道:“我法力恢复之时在凤九身上设下天罡罩,本可保她安然度过三道天雷之劫,却没料到竟有红莲业火自体内焚出。若白奕上神知晓其中因由,还请说明。”

白奕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青丘与翼族比邻,这么多年却相安无事,哪怕翼族与天族交战期间,也从未有过战端,实是因青丘对翼族神兽火麒麟有恩。当年火麒麟一族众仙接连归于混沌,只剩下最后一对姐弟,长姐携幼弟嫁入翼族大紫明宫。火麒麟一族能够净化红莲业火,一直被视为祥瑞之兽,而他们的天劫,则是被红莲业火焚烧。要渡此劫,需要极高的修为。大火麒麟自知无法顺利渡劫,便将自己所有的修为给了弟弟小火麒麟,并在魂飞魄散前,托付自己的故友,也就是凤九的阿娘,要她替自己照顾火麒麟一族最后的遗孤。”

“小火麒麟有了姐姐的修为,才度过了红莲业火之劫活至今日,但当时飞升也是十分危险。当时凤九的阿娘以自己一尾替小火麒麟承受了一道红莲业火,又请了折颜上神以灵药加以调息,才保下小火麒麟一命。”

折颜点头,接着白奕的话说了下去:“不错。当时我用汤药给小麒麟加以调息,并引导一道红莲业火到凤九娘亲的一尾。谁知当时凤九的娘亲竟有了身孕。那一道红莲业火的气息和九尾狐的深厚修为融合在一起,竟凝结于胎儿之中。这大约也是为什么,白奕上神夫妇皆非红狐,小九却成了四海八荒唯一一只九尾红狐。且当日若水一战,小九身中一道红莲业火,痊愈后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此番凤九飞升,大约是天雷催动当年小麒麟未受的劫难,红莲业火由五脏六腑烧出,才致小九元神俱散。”

折颜说完又是一声叹息。

众人一时悲痛而沉默,团子却哇的哭了出来:“这么说凤九姐姐是被烧掉了元神,身归混沌了吗?阿离不要……”

白浅顾不上哄阿离,自己也是跌坐在地上,流泪不止。曾失去师傅,失去夜华,这一次却又是凤九。命中注定重要的人不能和自己团聚吗?

众人都是面露悲色,只有东华神色渐渐镇定下来。

他的声音又变得平静无波,响起时,却让满壁的烛火都抖了一抖:“我去带九儿回来。”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00:47:00 +0800 CST  
第六卷 亲赴混沌

折颜听到东华的声音,见他已经超洞口走去,短短一怔后急忙出声:“帝君且慢。”

东华停住动作,转过身来看着折颜。

折颜问:“帝君此行,若是空手而去,有何胜算?”

东华纤长的手指,抚过腰间一抹红色:“我不是空手,我带着她的执念。”

折颜:“你知道,只有执念不可能重结元神骨血。”

东华眸色一沉,半晌,才轻轻说:“我总要……试一试。她连断尾都为我试过,我为她试一次又何妨。你知我行事向来决断,不必劝我。”

折颜却说:“我不是要劝你。只是,当年大麒麟托孤给给凤九娘亲时,曾赠与火麒麟一族的法器碧玉笛。那碧玉笛是火麒麟一族的始祖所造,凝结了火麒麟始祖的一个福缘。此笛由火麒麟一族代代传下,说是要赠给本族的恩人。如今那红莲业火的劫难既是应在了小九身上,这个福缘自然也该落在小九头上。帝君此行若能带去此笛,兴许能增一分成算。”

白浅的声音焦灼不已:“可早些年就不见这丫头带着这笛子了,问她也只说是丢了,如今可要到哪里去寻?”

只见东华倏然抬头,从袖中取出一只青玉色的短笛:“你们所说可是此笛?”

白奕的脸上闪过一道讶色,他接过笛子仔细查看:“正是此笛。帝君当真愿去混沌一试?”

东华接过碧玉笛:“本君此去,必将凤九带回。”

白奕敛衣一揖到底。

东华略一点头,红雾散去,已不见身影。

白浅的脸上重燃希望:“二哥四哥,折颜,这究竟怎么回事?小九是不是还有救?”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00:54:00 +0800 CST  
第七卷 折颜解惑

夜华和白真亦是疑惑地看向折颜,连宋也有些不解的样子,团子更是连哭都忘了。

折颜缓缓开口:“小五,真真,你们听人提及身归混沌之时,可有想过混沌究竟是何物,又在何方?那些应劫的上神,渡劫不成的仙家,还有元神寂灭,魂飞魄散的六界生灵,都去了何方?”

白浅:“身归混沌,不就是永远消失了吗?”

折颜摇摇头,接着问道:“你可还记得,从小你阿爹阿娘和我都时常挂在嘴边的那些道理?”

白浅有些尴尬:“你们讲过的道理是不少……可我记得的……大多还是师傅教的……”

折颜也不深究,继续说道:“你幼时我时常说,欠人恩情一定要报答。世间万物皆是如此,有因就要有果,有欠就要有还……”

白浅的神色更加茫然:“你是经常说这个的,我和小九都是听得耳朵都起了茧子,可是,这跟小九跟红莲业火有什么关系?”

折颜叹了一口气:“这数万年四海八荒还算秩序井然,这些稍微陈旧些的佛理,自是无人提起了。其实,这世间万物,六界生灵,日月星辰,皆起于一个缘字,世间所存唯有缘,肉体仙躯是为众生相,实为虚妄。所谓缘分,其实就是因果。我们这些神仙,能比凡人多些寿数,无非也是多一些福缘罢了。凡人修仙,皆是种下福因,求得福缘而升仙。但有缘起之时,便有缘灭之日。那应劫而归混沌者,也不过是缘灭而去。缘灭之后,元神便散去,归于一个虚无空间,即是混沌。”

“那混沌之中,除却消散的元神,还有爱恨贪嗔痴等等执念。世间万事万物皆似云烟,风过无痕,唯有执念难以消除。有时明明缘尽,执念却不尽。执念有善有恶,恶念若不除,便会化为三千妖息,也就是红莲业火。自上古以来这些难尽的执念,小半曾被擎苍用于若水一战,大半则存于混沌之内,是散去的因果元神最后的联系。”

“而小九当日断尾,凝作执念,且乃善念而非恶念,在她魂飞魄散之际仍不止不休。加上碧玉笛,是她未尽的福缘。有此二者,或许,东华还能再结她的元神仙躯。”

白浅终于破涕为笑:“什么缘起缘灭的我通通不知道,总归我知道小九还有救就是了……当日我等师傅,等夜华,等多久都等到了,如今等她也可以!"

连宋则是摇了摇扇子:"碧玉笛,红狐尾,这些年一直被帝君带在身上,也合该由他去救小殿下。"

折颜也点了点头:"不仅如此,也只有东华能去混沌。当日东华平定六界,定天地律法,混沌本是由他所造。他以命护苍生,将自己的元神一分为二,如此才从三生石抹去了名字。而另一半元神,则被他投入混沌,执掌那一方虚无。四海八荒唯有东华的一半元神能在混沌之中而不消散,也就只有他一人能去往混沌而不灰飞烟灭。"

团子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可是……混沌到底在哪里啊?东华哥哥……哦不,叔叔……哦不……爷爷,要从哪里去混沌啊?"

折颜看向白浅:"小五,你可知,有什么地方,凡人一去便灰飞烟灭,神仙一去,便法力全失?"

白浅被问得有些懵:"我怎么知道……难道是……诛仙台?"

折颜微微颔首:"不错,正是诛仙台。一般的神仙,若敛去仙法,跳下诛仙台,便同凡人一般元神散尽。而东华,穿越过诛仙台层层戾气之后,大约……便到了混沌。”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01:04:00 +0800 CST  
一点多了。。。楼主有点熬不住。。。先睡了,明天再起来更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01:06:00 +0800 CST  
躺下了的楼主换手机来说一声晚安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01:26:00 +0800 CST  
楼主已经起来了楼主还在备考,白天上培训班,只能课间抽空改,今天之内会更玩,比较没空的朋友可以等我更完再来看~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08:39:00 +0800 CST  
第八卷 以心换命

凤九醒来的时候,费尽力气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竟伏在东华的膝头。

这种感觉太熟悉。

在太晨宫做小狐狸的时候,她总这样伏在他膝头陪他看书垂钓,有时他饮醉了酒,自己便偷偷地吻他;在凡间做陈淑妃的时候,更是日日这样伏在他膝头,看他撩起自己的额发,手指温柔地划过自己眼角的纹路。

最近一次,是断尾之后。在梦里。

想到这里,凤九笑了。

东华温柔地看着她的笑颜,伸手触到她微翘的嘴角:“笑什么?”

凤九眉眼弯弯,看着自己指间东华的银发,喃喃地说:“我笑自己会做梦呢。好像每次重伤之后都会梦到你,这样温柔地搂着我,同我说话。割尾巴那次也是这样。虽然很疼,但九儿很开心。九儿喜欢这样看着你,这样的你很好看,东华。可是我又觉得很累,睁不开眼睛。怎么在梦里也会困吗?要是我睡着了,是不是又会像上次一样,醒来你就不见了……”

凤九说得有些急,呼吸间带着些喘息。

东华颤抖的手再次抚上凤九苍白的面颊,他也觉得仿似回到多年前那个夜晚,凤九也是这样虚弱地躺在自己怀中,自己也是这样心如刀割。

可这一次,东华想,我不要再瞒她。

他轻声地哄她:“九儿,你伤势很重,需要休息。放心睡吧,这不是梦,等你醒来,我一定在。”

凤九就这样在他的轻言细语中,闭上了双眸,呼吸声渐渐均匀起来。

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我没想到,你竟来了。”

黑暗中,依稀有个模糊得辨不清面目的影子,由远及近。

东华仿若未闻,仍低头看着怀中的凤九。

那声音又说:“不对,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在等你来,可我没想到,你竟是为了一个女人来。东华,当年是你撕裂元神自断姻缘,你不觉得讽刺吗?”

东华仍未回头,只用一贯冷静的语调简短地回答:“这与你无关。”

那声音也不觉为侮,自顾自说了下去:“与我无关吗?当年是你将我投入混沌之中,执掌这一方虚无的。眼下,你虽用笛子和狐尾重新结了她的仙躯灵魄,可还需要造梦境圆她执念,以心血修补她的元神……你说,此时我要是调动三千妖息,烧了你为她造的梦境,会不会很有意思?”

听到这里,东华轻轻地将凤九的从怀中放到榻上,回头来盯着那道身影:“你要什么?”

那声音发出一声嗤笑:“便用你的心换她一命,如何?”

东华双目眯起,眼中精光一轮:“你想回归六界?”

那影子走得更近了些,近到东华能听到他带着怒意的喘息:“不错!我早就受够了做一个没有躯体的孤魂野鬼,日日守在这一片虚无之中!我在这里忍受无边黑暗的时候,你呢,却在九重天悠闲度日。这样的不公,是时候结束了。也该让你尝一尝,困顿在虚无中的滋味。”

东华脸上,浮起一个自嘲的笑:“不公?我虽不在混沌,却也饱尝诛心之劫。太晨宫风光再好,却又同虚无有何分别?……也罢,你要拿这颗心另结仙躯回归六界,我给你就是了。”

说罢,东华唤出神剑苍何,对准自己的胸膛刺了下去。

一颗血淋淋的跳动着的心出现在东华掌心的时候,东华再也忍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出点点血迹,溅在雪白的中衣和紫色的外袍上。

东华强压口中的腥气:“现在还不能给你,我还需要取血为她修补元神。等她醒来,让她走,再解决我们的恩怨。”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10:49:00 +0800 CST  
第九卷 追魂上古

那声音沉吟半刻,方才答道:“这本是你我的事,我也无意牵扯旁人。你记着,若到时你不肯将心给我,我自有办法让你和她都回不去。”

话音落尽,身影已飘远。

东华收起掌心血淋淋的心,又幻去衣上和唇角的血迹,转过头来,用指尖摩挲着凤九额间那朵凤尾花,温柔低语:“九儿,你心里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梦境?”

说罢,他念起追魂术的法诀,一道白光穿过凤九的身体,在更远一些的黑暗里形成一个巨大的发光屏障,显现出来的画面,却是东华怎么也没想到的。

屏障里是一方碧波粼粼的华泽,仙雾缭绕,云蒸霞蔚。

正是碧海苍灵。准确地说,是数十万年前的碧海苍灵。

一位银发白衣的少年,正认真地捧来华泽里的水,浇灌荒凉的石堆里一朵兀自开放的鲜红凤尾花。浩大的天地安静孤寂得可怕,唯有这银紫红三色在辽阔的碧海苍灵旁相依相伴。

彼时的东华刚刚被天地孕育成形,还在碧海苍灵捡石头。他尚且不知四海八荒为何物,天下苍生,在他眼里,不过自己,和凤尾花,这唯二的生灵罢了。

然而须臾数年,也不过转眼之间。那腥风血雨,以战止战的年岁过后,六界格局已定,东华成了太晨宫里的天地共主。再回到碧海苍灵,华泽依旧,原来的荒凉里甚至盛开了各种各样的奇花异卉,如云朵般簇拥着盛开。只那朵凤尾花,已经不见了踪迹。

面对着满目花团锦簇,东华想起凡界似乎有这么一句话:虽则如云,匪我思存。于是,手中他新烧制的陶瓷花盆,仍旧这样空落落的带回去了。

接下来更漫长的时光里,远古的上神相继凋零,火麒麟一族更是只剩下一个小麒麟,在飞升上仙的红莲业火之劫中煎熬。折颜在他身旁熬着汤药,他从一枚锦盒中拿出一朵红色的凤尾花,加入汤药之中,然后将汤药悉数喂给了小麒麟。又见一个眉目精致的极美的妇人,将小麒麟身上的一道红莲业火引到自己身上。

红莲业火之色极其艳丽,谁也没有注意到,一道微弱的,尚未成型的元神,在凤尾花中,被小麒麟饮下,又经由那道红莲业火进入那妇人的身体中。数年后,妇人生下四海八荒第一只九尾红狐的仙胎,额间天生一朵凤尾花。又因生于九月,取名凤九。

东华久久地看着屏障中的画面,眼中似有千万种情绪流转:惊喜,沧桑,悔恨,痛心……最后化作嘴角一个酸涩的笑。他抱起凤九,在她额上一点朱红间印下一个吻:“九儿,当日我说你我无缘,是我错了。”

远处,一个模糊的身影,不知在原地站了多久,沉默地看着这一幕。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10:58:00 +0800 CST  
第十一卷 凤华幽居

凤九从未这样渴望过醒来的世界。意识刚刚清醒的时候,她几乎是立即睁开了眼睛,如愿以偿地找到了东华的身影。他似是方才进屋,手里还端着昨日那个瓷盅,见凤九醒来,便走过来小心地扶她坐起。

凤九从善如流地接过瓷盅,仍是吃了个底朝天。吃完后,却没急着问问题,而是靠着东华的脊背,絮絮叨叨地说起话来。

“东华,你知道吗,和你分开那些年,我经常一个人去游历。我去了很多很多地方,织越山,往生海,钟壶山,梵音谷……都是司命说你曾去过的地方。我还回去了缙朝……原来缙朝早已覆灭,就在我们离开之后几年。那里的街市都换了模样,我们一起遇刺的那个小茅屋,都变成了茶楼,里面的说书人讲的,依稀是我们当年的故事……“

东华由着凤九这样靠在自己背后,思绪似乎也随着她,飞向纷繁六界,数十亿凡世中,那曾经昙花一现的小小国度。

“可那么些年,我从来不敢到碧海苍灵。其实我一直想到碧海苍灵看看的。折颜说这是你出世的地方,那些年的东征西战也是从这里开始。他说这里有很大一片华泽,有四季常开不败的花,和比翼双飞的鸟。我当时就觉得,这里一定很美……可是……东华,纵然我走遍四海八荒其他所有的地方,我都觉得你就在身边,我脚下都是你踏过的土地……可一旦到了碧海苍灵,我大概会特别清醒,这里,曾经有你。可你……早就不在这儿了……“

凤九顿了顿,突然伸出手,从东华的背后环在他的腰间:“如今,我们在一起了。我们有家,就在碧海苍灵。东华,这样真好。”

凤九没有看到东华背对着她的脸上,流动的心痛与疼惜。但她感到,一双温暖的手,也盖在了自己手上。这样的牵手,或许从前也有过?却因为受伤而被自己忘记了……这是记忆里第一次,东华这样与她温存。她耳畔传来东华似乎有些微微颤抖的声音:“九儿,以后,碧海苍灵永远是我们的家。”

又是一阵困意袭来,凤九只来得及嘟囔了一句“真好”,便又睡去了。她安静的睡颜,带着一本满足的微笑。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11:27:00 +0800 CST  
第十二卷 花海仙踪

东华日日雷打不动端来糖醋鱼,凤九将自己做宠物时的优良传统继续发扬光大,不厌其烦地用行动证明自己对东华厨艺的由衷赞赏。渐渐地,凤九也可以下床活动活动了。

“东华,你看我精神已经好多啦,今日,还是只能问三个问题吗?”凤九边说,边忽闪着大眼睛看着东华,拉一拉他紫色的衣袖。

东华嘴角微牵。却仍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嗯。还剩下两个。”

凤九脸上的希冀瞬间凝固。她又想了半天,觉得剩下这两个问题怎么也得好好利用,把损失弥补回来——

“那我用第三个问题换一个要求好不好?你带我出去走走好吗……”

东华也没想到这丫头居然精了一回。看她精神已经比前些日子好了许多,但身体还是很虚弱,犹豫了片刻,没有出声。

凤九趁热打铁地攀上他肩膀,把脑袋在东华胸前蹭来蹭去:“墨渊上神和折颜都说,碧海苍灵的景色是极美的。在青丘做女君那些年,我做梦都想和你一起来赏景。虽说我们已经成亲了,定然也是一起赏过的,可我眼下好些事情想不起来了,总觉得,这个心愿像是还未了似的……你就带我去看看嘛,好不好?”

看凤九这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东华只得就范,起身取来自己的紫色外袍盖在凤九身上,然后抱起她,朝门外走去。

小屋原是在半山丘,屋外有个小小庭院,院外是连绵的花海。成千上万的,凤九叫得出叫不出名字的花开遍整个山丘,桃花和佛铃花尤其茂盛。自山脚到天边的一方华泽,在日光照耀下,闪烁着点点波光,蒸腾起五彩的云雾,蔓延过整个山丘,直到山顶。一个晶莹剔透的亭子立于山丘最高处,透过薄雾依稀可见亭子上挂着玉匾,上书“凤华亭”三个字,铁画银钩,熠熠生辉。

东华抱着凤九一个闪身飞上凤华亭。姹紫嫣红,云海涛生,尽收眼底。

一行仙鹤自天边飞至亭前,竟随着亭上风铃的节奏跳起舞来。扬头展翅,一跃一翔,温雅端方,尽态极妍,不输美人的惊鸿之姿。凤九靠在东华胸膛之上,连连赞叹:“东华,我们的家真好看,可惜了我居然都不记得。”

东华揽着凤九,在她耳边说:“你若喜欢,我便令它们日日来舞。”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11:35:00 +0800 CST  
第十三卷 玉笛吹雨

凤九体力恢复得极快,没过多久已经可以自己活动。东华防备她趁自己下厨时一个人走远,便在院落外布了结界。凤九只得乖乖坐在廊下,看东华忙碌的身影。

鱼下了锅,东华便缓步过来,同她并肩坐下,将她拥进怀里。

“东华,怎么咱们家也种了这么多桃花啊……折颜有十里桃林,姑父的洗梧宫也遍植桃花,我听奈奈说一揽芳华的桃花都是姑父亲手栽种……你们都对桃花情有独钟,有什么缘故吗?“

东华听到凤九的话,想起那一年,凤九还是太晨宫里的小仙娥,她亲手修剪桃枝插瓶,被司命送到自己书房——于是,太晨宫里过往的数十万年光阴都成了虚度,清心之所从此被拉进万丈红尘。思及此,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一个温暖的笑已从嘴角蔓延至眉梢:“若说缘故……大抵是因为青丘之人都与桃花有缘。”

”你看,院外都是花,院内却有些空。等我好了,我们在院内也种些东西好吗?我想着,种些菜,像芥蓝,小南瓜,小辣椒,都是好看又好吃的,我日日做给你吃。“

“好。”

“到时候我们从山上移来一棵树,要枝叶繁茂的,树下摆上石桌石凳。你最喜欢在树下看书制瓷,我便陪你一起。”

“好。”

“那个角落我们搭个秋千吧,秋千架上缠上葡萄藤,玩累了还能有果子吃……等我们有了……有了孩子,他也定会喜欢荡秋千的。”

“好。”

“对了,还有一桩事。自我醒来,家里都是春日暖阳,莫非,碧海苍灵也和九重天一样,没有日夜分明和气象变换吗?“

东华低下头,看着怀中絮絮叨叨地凤九,眼神像日光一般温暖:“春日暖阳,你不喜欢吗?”

凤九低头轻抚着东华腰间悬挂的狐尾,轻微的动作带动脚腕的铜铃,传来声声脆响:“当然喜欢,可我也喜欢雨天。东华,你记得吗,你曾经在雨里背我回宫,就像我阿爹背我阿娘那样,那是我在凡间那几年最开心的日子。还有你遇刺那一次,也下着雨,在茅草屋里,你也这样楼得我紧紧的……''

东华的呼吸在一瞬间有着微微的滞涩。他也记得自己说过,自己是要护住九儿的男人,但其实,最让九儿受伤的总是自己。等这一次,九儿的元神恢复了,一定要平安送她回去。可以后呢?以后,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在她身边护着她?

“你喜欢雨天,我便教你布雨,如何?”

凤九惊喜地抬起眼睛,看到东华拿出一件东西,竟是当年,自己在若水河畔跟土地换了铜铃的碧玉笛。

他竟一直这样带在身上吗?

东华将碧玉笛横在凤九唇间,握着凤九的双手教她吹出一个个灵动的音符。不觉间日光熹微,风云变色,一团团云朵飘过来,带来阵阵凉风和丝丝细雨。东华高大的身躯包裹着凤九,把凉意抵挡在外,凤九却淘气地伸出手来,接住屋檐上滴下的水珠,感受掌心的湿润。

“九儿,以后若是再遇红莲业火,你就吹笛布雨。这碧玉笛,是火麒麟一族的圣物,可以暂时抵挡红莲业火,你便趁此机会逃离。”

凤九听得此话,回过头来,珍而重之地将碧玉笛放进东华胸前的衣襟收好:”东华,以后我们都不分开。就算真的再遇上红莲业火,你要在我身边,好吗?“

东华重又抱紧了凤九,仿佛下一秒就要失去一般抱紧。

“好。''

笛声虽止,雨意未歇。雨水从石屋上,树枝上,花瓣上,滴落到泥土里,汇聚成一条条小溪,各自流去。天地苍茫间,小小屋檐下,两个身影就这样一直依偎着,絮絮低语渐渐被雨声掩盖……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11:47:00 +0800 CST  
第十卷我明明发了……然而怎么消失了大概被百度送去了混沌……这里补发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11:53:00 +0800 CST  
第十卷不知道怎么了。。。发不出来。。。我这是得罪了哪位上神么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11:58:00 +0800 CST  
第十卷在此!只能做成图片发了。。。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12:02:00 +0800 CST  
楼主先去吃饭,大家也可以边吃饭边看,挺下饭的……

楼主 白色云子  发布于 2017-03-29 12:05:00 +0800 CST  

楼主:白色云子

字数:15838

发表时间:2017-03-29 08:1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9-01 07:21:04 +0800 CST

评论数:20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