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九天长】三生三世枕上新书

不知怎么突然多了个想法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7 21:19:00 +0800 CST  
魔尊缈落消散于天地间,帝君和凤九也倒在了血泊中,当二人的血交汇在一起,
星光结界中的浊息竟也消失殆尽,可是倒在血泊中的二人都已失去了知觉。
当天地间恢复祥和的那一刻,结界中的人竟然消失了,好像天地间从未出现过他们。
这时正在幽冥司等待娘亲的白滚滚也被一道白光拉进来另一个时空。
青丘狐狸洞
“额。。。”狐狸洞内一个趴在桌上的红衣少女渐渐醒来,此女正是凤九,
凤九捂住疼痛的脑袋,挣扎的张开眼,可是浮现在眼前的确实自己熟悉无比的狐狸洞。
凤九脸上充满了疑惑“我明明是和帝君在星光结界,怎么会出现在狐狸洞?”
凤九抬起手挡住了从洞外照射进来的阳光,在阳光的照射下凤九的手背也反射了些许光芒,
凤九定眼一看,是帝君的琉璃戒。
“帝君你肯定不只给我跪了吧?虽然我不大记得了,但你肯定还干了其他更加丢脸的事情吧?”
“倘若要你想得通,那要怎么做,小白?”
“剖心,我听说剖心为证才最能证明一个人待另一个人的情义……因剖心即死,以死方可明志,此志不可不忠,才不可不信。”
记忆都回到了脑中,凤九明白这一切都不是梦,可是她为何会出现在这,她和帝君昏迷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凤九撑住桌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到了狐狸洞外。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7 21:21:00 +0800 CST  
“小殿下,小殿下,你终于醒了,今日小殿下睡得好久啊。”
来的人正是青丘的地仙迷谷,凤九还是有点迷惑,自己早在二百年前就承继地位,
从那一刻大家都唤她女君。
凤九怕迷谷看出什么,装作平常的样子
“迷谷现在什么时候了?”
“小殿下,这都快晌午了,你不说要去折颜上神的十里桃林看四叔的新坐骑吗?”
“哦哦哦,我可能是睡糊涂了,对了,迷谷,这坐骑是什么来着?”
凤九笑着冲迷谷打着哈哈。
“小殿下,你今日是怎么了,昨晚你不是还说要驾这双翼雄狮走遍五荒吗。”
迷谷此时感觉自己是真的迷糊了。
“啊啊啊,我想起来了,对对对,迷谷你说得对,说得对。”
凤九双手拍打一下,一副恍然大悟地样子,对对对,这头雄狮好像是三百年前,
折颜那个老凤凰送给自己小叔的新坐骑,那也就是说自己回到了近三百年前,
这时自己应该是刚从太晨宫出来。那也就是说帝君现在根本就不认识自己,
我的天真是要了狐狸的命了,好不容易解除了误会,一切又要从头开始。
但是比这更重要的是确定帝君是否和自己一样,
迷谷在一旁看着他家小殿下,从迷茫到恍然大悟再到痛彻心扉最后一脸严肃。
“小殿下,你这是怎么了。”
被迷谷打断的凤九终于神魂归位,凤九看到迷谷的一脸疑惑,
连忙说
“啊,没事,没事,我昨晚没有休息好,今天就不去折颜那了,你先忙你的吧,我回去再补个觉。”
“是”
迷谷回应后,走远了。
凤九回到了洞内,坐在了石床上,将手指上带的琉璃戒摘了下来,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7 21:23:00 +0800 CST  
凤九一边抚摸着手中的戒指一边想
“我回到了三百年前,不知帝君是否和我一样,我俩这边到底是缘深还是缘浅。如若帝君也记得这一切倒也罢,若是帝君根本不知道这一切,又要如何,这究竟是一个新的世界,还是时光的倒流。”
一切的一切或许都无法用正常的想法来想象。
“我的天啊,这到底是怎们回事。”
凤九捂住脑袋哀嚎到。
“小殿下,小殿下。”
洞外又传来迷谷的呼喊,
“怎么了?”
凤九连忙起身
“小殿下,幽冥司司主谢孤栦来找。“
”快请“
“小殿下,臣这有要事禀报,还请退避左右。”谢孤栦一脸沉重。
“迷谷,我和谢司主有要事交谈,你先去帮我做件事。”凤九转头向迷谷说到
迷谷靠近凤九,凤九在迷谷耳边说“你去趟九重天向司命问一下最近东华帝君可有什么一样。”
“是,小殿下”迷谷拱手退去
“请进来细谈。”凤九向谢孤栦邀请到
。“我的天啊,这到底是怎们回事。”凤九捂住脑袋哀嚎到。

“小殿下,小殿下。”洞外又传来迷谷的呼喊,
“怎么了?”凤九连忙起身
“小殿下,幽冥司司主谢孤栦来找。“快请
“小殿下,臣这有要事禀报,还请退避左右。”谢孤栦一脸沉重。
“迷谷,我和谢司主有要事交谈,你先去帮我做件事。”凤九转头向迷谷说到
迷谷靠近凤九,凤九在迷谷耳边说“你去趟九重天向司命问一下最近东华帝君可有什么一样。”
“是,小殿下”迷谷拱手退去
“请进来细谈。”凤九向谢孤栦邀请到狐狸洞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7 21:27:00 +0800 CST  
二人进入狐狸洞,谢孤栦一挥手在洞口布下一仙障,凤九对他的反应有点迷惑,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这般重要。
“小殿下,今日我幽冥司突然仙法混乱,我已调查但是并未发现异常。”
谢孤栦一边说,一边走到桌旁,
“哦,那你来我这是有何缘故。”
凤九也跟着他坐在了桌旁,顺手给他倒了一杯茶
“是这样的,在这场事情之后,我幽冥司竟然突然多出一只狐狸来,这若是寻常的狐狸倒是没有必要来叨扰殿下,只是这小狐狸竟是只九尾狐。”
谢孤栦说着抬起茶杯抿了一口。他没想到这句话竟惹得凤九神情大变。
“臣知道这九尾狐只可能青丘王室血脉子嗣,所以我怀疑可能是你青丘的子嗣。”
谢孤栦还未说完,凤九一把抓住他的袖子
“那只小狐狸呢?”
凤九有种预感,那只狐狸定是滚滚
“我这趟来,也将他带来了,不过他好像元神有些不稳,一直在沉睡中。”
谢孤栦从袖子里捧出狐狸幼崽,虽然凤九和白滚滚当年一直在凡间,但是凤九还是了解白滚滚的元身的,一直九尾白狐但是耳朵和尾尖却带着些许的紫色。凤九连忙将白滚滚抱在怀里,可是这不对啊,滚滚虽然是幼崽,但是也出生了近二百年,可是这幼崽却像是刚出生不过四五十年的样子。凤九将滚滚的九条尾巴托住,紧张的用法术去探滚滚的元神,正如谢孤栦所说没有什么外伤,只是元神有些不稳
“小殿下可是识得这只狐狸崽?”
谢孤栦看凤九紧张的模样
凤九心疼的一边抚摸着白滚滚,一边回答到
“没错,这是我白家的崽,这次多谢你了,等过些时日我亲自去幽冥司送上谢礼。”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7 21:33:00 +0800 CST  
“小殿下,谢礼就不必了,到时小殿下帮我带几壶折颜上神的桃花醉就好了。”
谢孤栦从座上站起来向凤九拱手到。
“好,没问题,只是现在我可能有些要是要办,所以就不相送了。”
凤九抱着白滚滚也站起身来。
“那臣就不叨扰殿下了”
说完,谢孤栦便撤了洞口的仙障离开了
谢孤栦走了之后,凤九连忙带着白滚滚走进内室,将白滚滚放在了石床上,凤九一脸担心,从自己醒来到看见白滚滚,凤九的脑袋就好像僵住了,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是时光倒流为何琉璃戒会出现自己手上,为何滚滚会出现,这一切都无法用什么来解释。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滚滚的元神,这个时候要是去折颜那,那滚滚的事情要怎么解释,凤九一脸的愁思,一边想着法子,一边顺着滚滚的毛,这手感好舒服,怪不得帝君最爱圆毛,确实舒服。果然凤九想着想着就走偏了。
“算了,还是去十里桃林吧,这天上地下,哪还有人的医术能比的过他,至于这身份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凤九抱起滚滚,消失在了狐狸洞中。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7 21:34:00 +0800 CST  
十里桃林
两个绝美的男子正在这木屋旁下棋,白真一边下着棋,一边同折颜说到
“凤九这丫头不是说今天要来看坐骑么,怎么都快下午了,还没到,不会又出去玩了吧。”
“这丫头的话你都能确定,说不定又到哪里野去了。”
折颜将扇子一合,回答道
“老凤凰,你不要总是在背后说我坏话,我可是能听到。
”来人正是从狐狸洞出来的凤九
“呀,你这小狐狸竟然真来了,不容易呀。”
折颜也不生气,冲凤九笑道
“你家这基因也真是强大,这小九不过才三万多岁,这容貌就已经如此。。。。。。”
凤九连忙打断折颜的话,
“好了好了,一会在谈论我家容貌的话题,我现在真的是有要事。”
“哦,怎么了。”
折颜不紧不慢的在棋盘上下了一子。
“折颜,你快看看滚滚怎么样了。”
凤九连忙小心的将白滚滚放在折颜的怀里,
“哎哎。。。”
折颜正在构思下一步棋局,就被凤九打断,一低头就看自己怀中的一只小狐狸崽,
白真这才发现,凤九是抱着一个小狐狸来的
“这,这是谁家的狐狸崽啊,看这尾巴。。。。。。”
折颜仔细观看这怀里的滚滚。
白真也随着折颜的话,看向滚滚,这一看白真手中的扇子滑落在地,一脸吃惊的看着凤九
“这个狐狸崽是九尾,可是在家并未听说有新出生的崽啊,难不成是你姑姑的,可是她不至于又把孩子丢了吧。”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7 21:36:00 +0800 CST  
凤九一脸的为难,连忙将扇子捡起来,一脸谄媚的冲折颜说到
“小叔父,先不要管这么多,你先看看他怎么样。”
“你这丫头这有有求于我的时候,才会对我这么客气。”
一边说着,折颜一边将法术覆盖在滚滚身上,探查片刻,将法术收回。
“无事,只是有点元魂不稳,他年龄还小,好调养。”
凤九听到折颜的这般话,才算真正放心,这个时空她还是有点担心,也感到迷惑,不过滚滚无事便是最好的消息。
“不过,小九你也该说明这狐狸崽的来历了吧。”
白真看到滚滚无事之后,问向了小九。
“小叔,这个问题我也不太好回答,我现在也有点迷惑。”
凤九坐在了两人的一旁
“我当时是在。。。。。。”
凤九的声音突然就停止了,凤九刚想说星光结界,可是脑袋却疼痛难忍,好像刚刚醒过来时一般,
“小九你怎么样。”
看到小九的不对劲,折颜连忙把滚滚塞到白真怀里,替小九检查一下,可是并无任何大碍。
“我没事,我想说。。。”
凤九安慰二人,并想再次说出那句话,可是还未说出口,就又头痛。凤九捂着脑袋,明白了,这个时空不允许说出关于未来的事情。看来想把这件事老实交代是不可能了。凤九想通了,趴在了桌子上,
“小九,你快说啊,你这是要急死你小叔。”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7 21:40:00 +0800 CST  
白真一手托着滚滚的九个尾巴,一手环住滚滚的身体,冲凤九说到。
“小叔,我要说这个狐狸崽是我的,你应该不会生气吧。”
凤九听到白真的问话,连忙从桌子上爬起,双手支着下巴一脸甜甜的笑着。
“什么?”
白真和折颜异口同声的吼道,
“哎呀,你们小点声,别把滚滚吵醒。”
凤九看到他们两人这般惊讶,连忙从白真怀里将滚滚接过抱在怀里。
“你还嫌我们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虽然还是气愤,但是白真还是将音量放低了,折颜在一旁喝起了茶,但是眼神还是放在了凤九身上,
这个怎么办,果然问到了这个话题,且不说现在帝君是不是未来的那一个,这未婚先孕的事情恐怕也难过去,怎么办怎么办。总不能说是和未来的帝君的孩子吧。
“小叔,这事说来话长,我与…….我与滚滚的父亲是一见钟情,之后我就与他私定终身了,对对,私定终身了,然后然后…….”
凤九还未说完,就被折颜打断了。
“小九,你的意思是说,你与这娃娃的父亲一见钟情,便私定终身,可是我怎么没有什么印象,我可不记得你前些年离开过青丘啊。”
果然被识破了
“额,我去的是凡间,天上一天凡间一年,我离开了十几日,你自然不清楚了。”
凤九硬着头皮回答道。
“小九,你竟然嫁给了一个凡人,这可如何是好,怪不得狐狸崽的身体如此虚弱。”
好吧,虽然折颜没信,但是小叔信了,凤九心底给自己打气。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7 21:46:00 +0800 CST  
今天就写了这么多,明天继续,第一次写要是有不对的地方,请大家多多指教。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7 21:52:00 +0800 CST  
“真真,你不会真相信这小丫头的鬼话了吧,这狐狸崽虽然仙缘与这天族和九尾狐族的皆不相同,但应当也是神仙,只是就是不知是哪一族的。”
折颜摇着扇子安慰着白真
“小九,你连你小叔都骗,我看你真是皮痒了。”
白真听到折颜的解释,用手中的扇子狠狠的向凤九的头敲去。
“唔….我那是…..”
我的天,这到底要怎么编,不知道迷谷有没有从司命那了解到帝君的近况,白真看凤九说着说着就走神了,无奈的叫醒凤九
“小九小九,你怎么还走神了。”
“啊,小叔,我就是有点头晕。”凤九打着哈哈
“好了,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俩就先不过问了,不过这狐狸崽叫什么名字,我们总要将他录入族谱。”白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滚滚,他叫白滚滚。”凤九一手抚摸着滚滚,眼睛也盯着滚滚
“那滚滚这件事,你要怎么和你父亲说,以你父亲的性格,恐怕你要受着皮肉之苦了。”
折颜在一旁有些幸灾乐祸。
“我打算过段时间带着滚滚先去凡间,等他的元神安稳后再定夺。”
凤九听到折颜的话,就感觉肉疼浑身一激灵。
“这样也好,希望等你回来的时候能好好解释一下滚滚的来历。”
白真赞同的点点头。
“那好,折颜,滚滚这几天就先托付给你,我有些事情要去处理一下,对了随便挖你几壶酒。”
凤九站起身来将滚滚小心的放在折颜怀中,
“如果滚滚要是醒了,就传信叫我一声。”
凤九说完就用法术离开了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8 13:48:00 +0800 CST  
“我真是欠你们白家的,一有事就往我这送。不过小九今天不似往日的欢脱,倒是略显沉稳。”
折颜抱着白滚滚抱怨道,
“好了,快看看狐狸崽怎么样。这狐狸崽可真漂亮,定当是一个可爱的娃娃。”
白真急忙招呼折颜,二人走进了木屋中。
狐狸洞
凤九刚出现在狐狸洞,就看见了一脸焦急的迷谷,凤九走上前去
“迷谷,我让你打听的事怎么样。”
“小殿下,迷谷刚才去往九重天,见到司命星君询问了此事,可是司命星君说,今日帝君没有什么异常,而且也与往常无恙参加了朝会。”迷谷回答道
这也就是说,帝君还是三百多年前的帝君,那我和滚滚为何会出现在这,这琉璃戒为何也会随我到这。凤九袖中的手不断地抚摸着琉璃戒,
“小殿下,小殿下,可还有什么要事。”迷谷在一旁询问道
“无事,你先去忙吧”凤九随口说道
看来要亲自去九重天一趟了,凤九思索着,此时姑姑和太子殿下还未到结婚之时,看来自己只能去找成玉了,凤九也没有多迟疑,直接去往九重天。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8 13:51:00 +0800 CST  
九天瑶池
“司命,你说今天凤九派人找你,询问帝君的情况,那丫头不会还对帝君情根深种吧。”
说话人正是凤九要找的成玉元君。
“小仙也很是惶恐,按理说自打小殿下离开太晨宫也有些年头,可是不知今日小殿下为何突然对帝君这么关心。”
司命拱着手对成玉说到,
“这丫头又在搞什么。”成玉狂扇扇子,扇子带起的风使司命的头发都飘了起来,可见成玉现在的火气。
“゙嗨,成玉你在这啊,欸,司命你也在啊,太好了,正好有事找你俩。”
凤九正好出现在瑶池旁,用手拍打在司命的肩上
“见过小殿下。”
司命果不其然是九重天最重礼节的神仙了,他们认识这么多年,司命每回都还要凤九行礼,
“好了好了,司命你别老整这些虚礼。”凤九冲司命摆摆手
“凤九,你这又是派人询问,又是亲自来九重天的到底放生了什么事。”
成玉看见凤九焦急的问道,顺便仔细地看看凤九身上是否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凤九看着成玉焦急的脸,想着,我应该试试能不能把这件事跟他们说说,但是事与愿违,果不其然,凤九刚说了两个字,脑袋就又疼了,瑶池旁的两人看着凤九,原本无事,脸却一下子惨白无色,成玉连忙将凤九靠在怀里,
“你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凤九缓和了一会儿,说到
“不用担心,就是可能跑太快了。”
凤九也没办法,这事情看来是当真不能与外人讲。
“对了,我当真是有要事和你们商讨,快快快。”
凤九拉着二人跑向了司命府中,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8 13:52:00 +0800 CST  
“小殿下,什么要事啊。”
三人坐在司命的殿中,成玉和司命气喘吁吁,果然这两条腿的跑不过四条腿,这凤九的呼吸依旧平稳,
“司命当年…….当年我在太晨宫中的那个灵狐皮是否还在你这。我想去太晨宫一趟”
凤九一边为二人倒茶一边说到
成玉听到凤九的话,火苗一下子就起来了,当年凤九受的苦,她和司命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明明是青丘帝姬却如此狼狈,心上身上都是伤痕,现在凤九竟然还要入太晨宫,
“元君,你先别激动,听小殿下说完。”
司命赶紧将要站起来的成玉拉住,成玉只好拿起茶杯狠狠灌了一口,凤九看到成玉冷静了,
连忙将成玉空的茶杯倒满,凤九一脸甜笑抓住成玉的手
“成玉,你先别急,我现在真的是有些事情要去了解一下,你放心我不会像以前似的。”
“哼,别想用美色诱惑我,赶紧说。”成玉甩开凤九的手。
“我现在需要进入太晨宫了解一些事情,可是我又不能以青丘的身份,那样的话太过异常,毕竟帝君并不认识我,而且太晨宫也不让随意出入,所以我只能用灵狐的皮了。”
“那你直接变成原身不就好了。”成玉疑惑道,
“我要是用原身,岂不是一眼就知道我是谁,这要是让宫娥看见了,我不得让我爹爹打死,再说了就算我用法术把九尾变没了,以帝君的法力一眼就发现了,说不定还会多出很多事端。”
司命听到凤九的解释后说到
“小殿下说的不无道理。”
“好了,咱们不要浪费时间了,司命你快把我的皮毛换一下,我就去一会儿,一会你们去接应我一下。”
凤九站起身来,急忙对司命说到
“好好好,小殿下,”
说完的那一刻凤九就被司命换了皮毛,一只红色的小狐狸就出现了,凤九看了看自己的爪子,这个身体还是让自己很熟悉,
“吱吱吱”司命成玉我先去了,不用担心我,说完凤九就窜出了殿中
“凤九,你小心点。”成玉冲已经消失在原地的凤九喊道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8 13:56:00 +0800 CST  
太晨宫
凤九在太晨宫的宫门面前看向殿内,其实太晨宫现在的装扮和三百年后的不一样,这时的太晨宫还是很冷清的,可是想要进去恐怕不太容易,凤九突然想起当时她将帝君的袍子从太晨宫的一颗树上丢进去,不知这棵树这个时候在不在,
凤九便开始绕着太晨宫的围墙寻找的,功夫不负有心人啊,虽然这棵树不似百年后的壮实,但是让一只小狐狸进去还是很容易的,
凤九调整好姿势,一个起跳爪子紧紧的抓在树干上,
‘嗯,幸好小时候爬树的本领练的好,不然还无法进去了。’
说着凤九便已经到达了树冠,凤九瞄了一下到城墙的距离,没问题,
凤九一跃便进入了太晨宫,可是对于一只狐狸来说城墙还是太高了,
凤九刚刚跳进去就一头栽向地下,还好里面都是些花草,凤九倒在地上回了回神,刚要翻过身来,就被一双手给抱了起来,
“欸,这只小狐狸是哪里来的。”
原来是在此处打扫的宫娥,刚刚宫娥正在扫地就听见‘砰’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落下来,仔细一看,竟然有一只小狐狸倒在草地上,这狐狸好像只是一只普通的灵狐模样倒是很可爱,宫娥将凤九抱在怀里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8 15:29:00 +0800 CST  
“小狐狸,你是从哪里来的,太晨宫不让灵兽随意走动的。”
凤九此时已经缓过神来,连忙从宫娥的怀中挣脱出去,跑向了太晨宫内,
“哎,小狐狸,你不要乱跑,小狐狸<span style="font-family:"&color:black">…..”
凤九并未理会后面的呼声,在太晨宫的花草的遮掩下逐渐靠近内殿,
“太晨宫禁止喧哗,何事在此大呼小叫。”
来者正是帝君的得力助手重霖仙官,
“见过重霖仙官。”
会话的正是刚才凤九遇见的宫娥,
“方才奴婢看见一只红色的灵狐,可是它刚才跑向了内殿。”“红的灵狐,莫不是小狐狸回来了。”
重霖从宫娥的口中猜想出什么,
“好了,这次便算你无罪,牢记太晨宫的规定。”
“是”
重霖连忙向内殿走去,他明白小狐狸对帝君很重要,帝君虽然是一个无情无欲的尊神,
但是小狐狸对帝君而言绝对是不一样的,不然帝君也不会为了小狐狸翻看这三千凡世,一边想着重霖一边加快了脚步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8 15:29:00 +0800 CST  
太晨宫殿内
太晨宫的老朋友连宋殿下正在下棋,坐在他面前的正是那紫衣银发的东华帝君,也是凤九现在心心念着的人,
“我说东华,你这刚从妙义渊回来,身上的伤不找药王看一看么。”
连宋看着东华的脸色过于苍白,
“你说你这般不惜命竟然还能活这么久。”
东华没有理会他,如往常一样,
“我倒是活够了,就是不知你活够了没有。”
“真是的,一同你开玩笑就这样,没意思。”
连宋收回吊儿郎当的模样,东华将手中的棋子丢回棋篓,顺便将手收回,握拳垫在了脑袋下,
“我已经让重霖去准备了,过两天本君要下趟凡间,如果这段时间妙义渊有什么异常,你就去昆仑墟找墨渊。”
东华的神色也并无什么变化,好似说的不是自己一般,
“你这怎么突然要下凡历劫了。”
连宋将扇子一合问向东华,东华抬起头将手放在一旁
“本君前段时间受了点伤,修为受损需要下凡恢复。你输了。”
连宋正在听帝君说着原由,没想到竟然又被帝君坑了,
“我说你这个老人家倒是一点都不吃亏啊,这数万年我赢你的次数屈指可数啊,没回都趁我思考大事的时候赢我。”
东华抬头淡淡的瞟了一眼连宋
“大事,就这还叫大事,不过是下凡而已。”
“算了我也说不过你。”
连宋还是放弃了,和东华帝君较真这么多年自己也没赢过几回。
“见过帝君。”来人正是重霖,
“什么事。”东华慢悠悠的收着棋盘上的棋子问道,
“帝君,方才有一宫娥说是在太晨宫内发现了一只红色灵狐,属下推测可能是小狐狸。”
帝君听到重霖的话,眉间微微皱起,
“你先下去吧。”倒不是帝君不关心小狐狸而是这数十年间有太多有心人,造就了无数的灵狐
,连宋好奇的看向东华,
“这事说来也奇怪,你与姬衡大婚之日也未见你的神情有什么变化,倒是这只小狐狸,竟能得你的关心,妙哉妙哉。”
“哼,无关之人对于本君自然毫无干系。”东华将身体向后靠去。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8 15:33:00 +0800 CST  
他们此时正在谈论的凤九,就躲在殿内的花盆后,凤九痴痴地看着此时的帝君,不同于被秋水毒折磨的东华,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还是精神焕发的。凤九也不知自己怎么了,想起了自己与东华在星光结界的事情,两人说好了同生共死,一起羽化,
可是现在自己回到了从前而帝君却还是以前的帝君,这个帝君不曾知晓他们的情缘,不曾认识她,不曾与她共死,小狐狸的毛发已经被眼泪打湿了,凤九不知道,眼前这个人还是不是那个记得她每句话,与她逛过女儿节的帝君,陪她一起在碧海沧灵戏耍的东华。
正在与连宋谈话的东华,好像被什么召唤一般转过身躯,看见了躲在花盆后的小狐狸,小狐狸正在用爪子擦着眼泪,娇憨的模样与帝君印象中的一摸一样,帝君顺直的站起身来,将正在说话的连宋抛在后面,走向了小狐狸,
“哎,你干嘛去,我还没讲完。”连宋冲东华喊去,
凤九正回忆着过去,就发现一道黑影将自己罩住,一抬头竟看见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东华帝君,紫衣银发的东华帝君,凤九就这么痴痴地望着,等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被帝君抱在怀里,赶过来的连宋殿下也看见了凤九。
用扇子拍了帝君一下“这次的这个是真的吗。”
帝君没有理睬连宋,抽出一只手拍了拍了肩膀,
“你该走了,本君要休息了。”
“你真是卸磨杀驴,罢了罢了,我不与你计较。”连宋说完便离开了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8 15:35:00 +0800 CST  
我先休息一下,缓一缓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8 15:36:00 +0800 CST  
东华抱着凤九径直走到内室,东华半靠在床边,将小狐狸放在胸前,这么多年过去了,
小狐狸一点变化都没有,东华看着趴在自己胸口的小狐狸,一只手顺着毛,一般神色淡然的问道
“怎么,偷偷出去玩这么多年,才知道回家。”
说着用另一只手狠狠的揉着小狐狸的耳朵,耳朵对于犬类来说还是很敏感的,凤九痛的吱吱叫,这才让帝君收手,
“知道疼就好,看你下次还敢不敢乱跑,幸好没有受什么伤。”
东华轻轻的揉了揉凤九的耳朵,这样的帝君凤九好像已有数百年未曾见过了,从大婚到再次相见,也都是因为误会从未好生言语过,解开了误会两人也都命丧黄泉,老天留给他们的时间真的是太少了,从在一起,到恩爱一场竟只有在阿兰若梦境中,和出来的二十几天,上天真是不公啊,明明他们如此相爱,却不得相守,
东华看着胸口小狐狸眼中一直泛着泪花,还以为是,自己的话太过重了,东华叹了口气,坐起身来将凤九抬起来,让凤九的爪子搭在自己肩上,让凤九的视线与他平视,
“小狐狸,你都回来了还走么。”
不知为何凤九竟然从帝君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委屈,
“吱吱吱”
帝君我也不想离开你,但是我必须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不知现在会对以后有什么影响,等我解决完这些事,我就回来找你,但愿你还能接受不相识的我,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在深受重毒,不会再让你承受剖心之痛。
虽然东华听不懂凤九在说什么,但是看见凤九摇头晃脑的解释,就知道小狐狸还是要走的,
“真不知道你个小小的狐狸哪来的这么多事,一消失就是几十年,真是够野的。”
帝君一脸的嫌弃,但是手上还是十分温柔将凤九抱在怀里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08 19:20:00 +0800 CST  

楼主:航航都懂

字数:163335

发表时间:2020-03-08 05:1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7-01 12:05:34 +0800 CST

评论数:19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