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九天长】三生三世枕上奇书

开个新脑洞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3 20:22:00 +0800 CST  
凤九起身扶额感觉整个身体都疼一呼吸都疼的一抽一抽的,
“难道昨天和折颜的假酒中毒了。”凤九刚说完话整个人都愣住了,原因是怎么从自己嘴里吐出的声音竟然是男声,而且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帝君,你醒了。”守在外面的重霖听到屋内帝君的声音连忙走了进来,帝君今天去了趟妙义渊后竟然受了重伤直接晕倒了,重霖一进屋子就看见平时面容平淡的帝君脸上的表情竟然如此丰富,充斥着迷惑,恐惧,
凤九完全是被自己现在的情况给吓到了,她发现自己的手变大了,而且头发怎么变成了白色的,我不会是被折颜的酒给害了吧,凤九抬头打量着四周这不是太晨宫吗,我怎么会在这,凤九正迷惑着就听见了重霖对着自己一脸恭敬地叫着帝君。
‘帝君!’凤九连忙打量着自己的身体身穿着紫袍头长银发,我不会变成帝君了吧。
重霖立在下面久久没有听到帝君的回话,“帝君,可是身体还有什么不适,要不臣还是去请药王吧。”
凤九强忍着怪异学着东华平时说话的语气平淡的说“不用,你先下去吧。”
重霖虽然感觉帝君有些怪异但还是听话的退下了,凤九忍着身上的疼痛站起身来走到了太晨宫唯一的一块镜子面前,镜子中的人正是凤九猜想的紫衣银发的东华帝君,不过凤九现在在东华的身体里到是将东华冰冷的气质给破坏了,平日里面无表情地俊朗的脸现在竟然有些呆萌,
凤九惊骇的看着镜中东华的脸,“我在帝君的身体,那么帝君应该也会在.....我的身体里。”凤九激动的站起身来,额,这个高度看的视野果然是不同啊,凤九虽然有些心急不过这个角度真是好啊,凤九还是有些担心在自己身体里的东华,快步走出寝殿,
“帝君。”迎面碰见了重霖,
“重霖,我现在要去趟十里桃林,太晨宫的事你先处理。”凤九脸上学着帝君一般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是。”重霖领命,凤九改变自己的走路方式学着帝君走着大步出了太晨宫,刚走出天宫凤九就发现了一个大问题自己不会使帝君的法术,
东华的修为比凤九高太多了就算是现在身受重伤,法力也不是凤九能轻易控制的,凤九只好使用青丘的传送法可是自己还是在原地一动没动,身边有很多人路过看到是东华帝君,众仙虽然好奇帝君为何会站在此次一动不动,但是却没有人敢上前打扰,
凤九还在保持着帝君高冷的形象其实内心正在哭‘我的天啊,该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这时作为帝君的知心好友连宋三殿下看到东华今天竟然出了太晨宫在这发呆自然是要上前询问一番,
“帝君,怎么会在这。”连宋摇着扇子一脸笑意的走到凤九身边,
凤九本来正在愁思听到连宋的声音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连宋看到帝君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后脊梁一颤,
“帝君可是有什么事吗。”连宋颤颤巍巍的说,
“咳咳,连宋我说了重伤现在没有办法使用法术了。”凤九压着声音骗连宋说,
“什么,那怎么办,这么大的事。”连宋被吓到了一脸的惊恐,
“不是什么大事,你先把我送到十里桃林我自会找折颜解决。”凤九一脸的无所谓反正也是她编的,但是这副摸样配上帝君到是没什么突兀,很符合东华平时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态度,
“那用不用我陪你一起。”关乎着四海八荒的太平连宋也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摸样一脸正经的提议着,
“不用,你把我送去就行。”凤九随意的摆摆手,连宋只好压下心里的担忧在凤九脚下施展了仙法将她送到了十里桃林。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3 20:23:00 +0800 CST  
东华顶着昏沉沉的头开始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相比于凤九的恐慌和惊讶,东华倒是平静多了,他从妙义渊回来本想沉睡一阵恢复修为没想到会突然出现在这,东华看着自己胸前出现的起伏和变得白皙细致的手,东华猜测自己可能和别人互换了元神,现在只希望这个人没有心怀不轨才好,
东华的眼神闪过一丝杀气,配上凤九这娇艳柔美的脸倒是另一种美啊,冷情美艳。
“小九,你醒了,今天到是醒的快啊。”折颜调侃着走进木屋看到东华坐在床上,
“折颜?”东华看到折颜倒是有些吃惊,看来这个身体的主人应当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
“你怎么看我有些吃惊啊。”折颜打量着面前的东华,哎,这小丫头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折颜,我是东华。”东华目光平静的看着折颜,
“开什么玩笑,你是不是想东华想疯了。”折颜被东华的话逗笑了,但是看着东华脸上依旧面无表情,折颜的笑嘎然而止了,一脸惊恐的指着东华,
“你不会真是东华吧。”
东华平淡的点点头,
“你有什么能证明自己的么。”东华挑了挑眉看着折颜,
“你当年追白止妻子的时侯曾经送了人家一条宠物蛇,结果被吃了,你还哭了......”
东华还没说完就被折颜打断了,“好好好,我知道了,你怎么会出现在小九的身体里。”
折颜对眼前发生的事有些惊恐,“你不会把他夺舍了吧。”
神族的人可以通过夺舍别人的身体得到长存,不过这是一种逆天的事情,东华没有理会折颜的猜测而是轻身下床走到桌边给自己到了杯茶,这身体昨天肯定是喝太多了现在东华都感觉神明不是很清明,
“我没有夺舍她,我刚才醒来的时候没有发现元神的异样,恐怕现在在我身体里的就是她了。”东华顶着凤九的脸面无表情地说到,
“我看着你这张脸还真是很难把你想象出来。”折颜有些想笑,东华这样冷情的人顶着一张娇艳的美人脸倒是有些怪异,东华皱着眉瞥了一眼折颜,
“这个身体是谁。”东华还是问向自己关心的事,
“是青丘孙子辈的小帝姬白凤九,今年三万多岁。”折颜看到东华的眼神连忙收回笑脸一脸严肃的说,
“青丘的小帝姬,我从未见过她,怎么突然会和她元神互换。”三万岁不过是个孩子怎么会同自己有什么联系,
“这......”折颜其实也不是很清楚,总不能说这小丫头对你执念了两千多年吧,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3 20:23:00 +0800 CST  
到十里桃林的结界发生颤动,腾地站起身
“有人闯了进来。”折颜快步满脸严肃的走出了木屋,东华也发下手中的茶杯跟着折颜走了出去,凤九被连宋送到了十里桃林的接近外,平常折颜的十里桃林对白家人一向是全面开放的,但是凤九现在是在东华的躯体里自然是进不来,
凤九还用不了东华的法力只好靠着蛮力闯进来,自然也就误入了折颜设的幻境中在几颗桃树间不断地穿梭,折颜和东华出来就看见一位紫衣银发的青年蹲在一棵桃树下画圈圈,满脸的委屈,折颜看着凤九的表情笑了怼了怼一旁的东华,
“哎,这表情和行为在你身上出现倒是有趣。”东华黑着脸看着占用他身体的凤九在做着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做的事,
“快点把结界打开,放这个二傻子进来。”折颜笑着一挥手,蹲在桃树下的凤九委屈的抱怨着,
‘这个老凤凰一到关键时候就靠不住。”手上不停的在地上画圈圈诅咒着,
“小九。”凤九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在喊自己,高兴的站起身转了过去,就看了一脸怪笑的折颜和身旁那个自己曾经在镜中见了无数次的脸熟悉的凤尾花,就是自己这张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折颜。”凤九快步地跑向折颜,东华看着面前的自己极娘的跑了过来,感觉自己头上的青筋都要爆了,
“你好好走路。”东华黑着脸对凤九吼道,可是凤九的声音一向都是甜软的,从东华嘴里说出来倒像是撒娇,凤九委屈的停住了脚步,学着东华平时的样子小心翼翼的迈着大步走到折颜旁边,时不时的抬头偷偷看着东华,
东华表示他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他这张脸上也会有这么多的小表情,折颜笑着看着东华的无奈和凤九的委屈,这可是几十万年都难得一见的景象,
“帝君?”凤九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嗯。”东华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其实现在的东华和凤九虽然都在对方的身体里但是从眼神还是很容易分辨出来的,
东华虽顶着凤九稚嫩娇美的脸但是眼神却沉稳冷静,而凤九虽顶着东华俊朗冷情的脸但是眼神却灵光活泼,也幸好刚才连宋被凤九骗得有些慌乱不然只要盯着凤九认真,肯定会发现异常,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3 20:24:00 +0800 CST  
“折颜,我们这个样子可有什么解决办法。”东华严肃的问向折颜,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候缈落的三息浊气越来越难以控制,这次自己勉强压制住不知道能撑多久,如果不尽快换回来恐怕会出大乱子,凤九也同样一脸期待的看向折颜,折颜看到东华那张脸上出现这些表情的就想笑,但是在两人直直的注视下还是憋了回去,
“我也没什么办法,这数十万也没有发生过元神互换的事情。”折颜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离奇的事情,
“那我不会一直这样吧。”凤九好像霜打的茄子沮丧的低着头,
“你......你控制一下形象。”东华实在是不想看到自己的形象被这么破坏,
“哦。”凤九听话的站直身子控制着自己冷着脸,
“哎,这样倒是很像啊。”折颜看着凤九的变脸还是很像东华本人的,
“可是我控制不住多久啊。”折颜刚夸完凤九就怂了,
“这段时间将太晨宫封锁,我会将我的习惯和说话方式告诉你。”东华走到凤九面前,
东华看着眼前比自己高了一头的‘自己’只能被迫抬起头,凤九感觉高个子的视野就是不一样,她望着熟悉的自己的凤尾花情不自禁的抬起手摸了上去,
“我的凤尾花竟然这么好看。”凤九一脸的痴迷,东华被额头上的温热的触摸呆滞住了,折颜在一旁看着眼前这个像是话本子里男女主见面的痴情场面忍不住的在一旁奸笑,实在是太美好了,可是作为当事人的东华表示一点都不美好,东华实在是受不住自己的脸痴迷的盯着自己,东华一把将凤九的手抓住,
“我在说正事。”东华有些生气,不过顶着凤九的脸倒是像傲娇的耍小脾气,
“嗯嗯,我在听的。”凤九对东华一向是很听从的,东华看着凤九笑着的忠犬样,不禁有些头疼,
“你以后不要露出这么多表情,和我不符。”东华劝解着,
“对不起,我忘了。”凤九愧疚的收敛住自己的表情冷着脸,眼神却看向东华求夸奖,
“很好,你尽量保持住。”东华知道要是想装好一个人很难,他还好没有那么多人注意凤九,但是‘东华’不一样有很多有心人一直在盯着他,所以不能出任何差错,“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东华虽然表情平淡但是眼中充满了请求,
“没,没事的,只是装一装帝君而已。”凤九第一次面对东华的请求,她当年做小狐狸时也没见过帝君向谁请求过,能为帝君做些事也算是自己的荣幸,这件事要是成功了那自己的救命之恩也算是报完了,凤九不好意思的冲东华摆摆手,好了,刚才装好的形象又没了,凤九笑得像个傻子,东华实在是不知道未来的这段时间凤九 能不能保持好,
“折颜,你想办法瞒住白家人,这段时间我要跟她呆在一起难免出差错。”东华认真的跟折颜交代到,
“那好,你们小心一点,千万别被发现了。”这四海八荒的安危都寄托在他们身上了,没想到凤九这个小丫头竟然还有这样的机缘说不定是老天送给他俩的缘分啊,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3 20:24:00 +0800 CST  
“那我们先回太晨宫吧。”东华对一旁的凤九说道,
“好。”凤九听话的点点头,东华迷惑的看着凤九,
“你怎么还不施法。”
“啊,我不会啊。”凤九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东华想到了自己这个身体不过还是神女连上仙都不是,东华感觉未来的日子比自己想象中要难,
“你听我说,现在调动身体里的法力,然后......”东华只好从头认真的教着凤九,凤九满脸的严肃在学堂里听老师讲都没有这么认真过,
“明白了吗。”东华抬头问向凤九,
“我试试。”凤九认真的调动着身体里的法力如东华说的那样,紫色的仙泽围绕在凤九身边好像是收到东华元神的吸引仙泽想要挤进凤九的身体里,但是却被排斥了出来,凤九闭着眼感悟着仙泽的存在一点点的安抚他们掌控他们,
东华满眼夸赞的看着凤九跟一旁的折颜说,“这小丫头的天赋不低啊,不至于现在三万岁还不是上仙。”
“你也知道九尾狐族的天赋一向好,就是散漫不爱修炼,这丫头自然也不用费力修炼。”折颜看着正调息的凤九调侃道,
“确实,不然这掌权人也会是天族了。”东华倒是很赞同折颜的话,
“你这个样子出入太晨宫恐怕对这小丫头的名声不太好。”折颜有些担心的看着东华现在的身体,
“有什么不妥吗。”东华有些疑惑,
“这要是在太晨宫待几天恐怕这四海八荒都会传青丘的小帝姬死缠东华帝君。”折颜打趣着,
“那怎么办,我若不一同回去,碰上别的事恐怕会暴露。”东华也担心,
“不然你向青丘下道折子就说要教凤九为君之道,到时候我就去说是我求你的,这丫头以后要继承青丘的五荒五帝这倒是个好理由。”折颜思索一阵想到一个法子,
“可以。”东华点点头视线一直盯着不远处的凤九,看到仙泽都被收回了,
东华上前问道“怎么样能掌握多少。”
凤九有些沮丧不敢抬头看东华“只有一成。”
折颜在一旁有些惊讶,“这么短时间就能掌握一成,挺厉害啊。”
“真的吗。”凤九眼睛发亮的看着东华,
“嗯,很厉害。”东华平静的点点头表示夸赞,凤九洋洋得意起来,果然不能夸一夸狐狸尾巴就翘起来了,
“那咱们就先回去吧,直接回太晨宫。”东华说到,虽然凤九只掌握了一成功力但是东华身体里的一成可是能做很多事的,
“好。”凤九将东华揽在怀里一挥手便消失在十里桃林,折颜看着消失在原地的两人笑了,“真不知道是善缘还是孽缘啊。”折颜摇着扇子走回了木屋。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3 20:25:00 +0800 CST  
眨眼间东华和凤九就出现在了太晨宫的书房,东华回到了熟悉的地方紧绷的精神才算放松下来,虽然他已经活了三十多万年但是这么离奇的事情还是第一回遇见,东华习惯的走到书桌前想要靠在扶壁上,没想到凤九的身体有些娇小这个高度有些不习惯,东华有些无奈的收回胳膊将手垫在下巴处托着腮看着站在原地的凤九,嗯,自己这个身体还是很好看的紫衣银发,不错不错,东华满意的打量着自己,凤九有些迷惑东华打量自己的行为,
“帝君,怎么了。”
“没什么,你过来。”东华挑挑眉,这个表情在凤九脸上倒是多了几分妩媚,凤九走到旁边也坐了下来,东华便开始从姿势到语气一点点的告诉凤九,
其实东华说的凤九都知道,怎么说凤九当年都跟在东华身边几十年早就走东华的行为都了如指掌了,但是凤九还是听话的听着东华讲。最后两人开始坐在棋盘前东华开始一步步的教凤九下棋,凤九其实很了解东华的爱好的,东华所有喜欢的东西除了佛经凤九都很擅长,凤九曾经还从折颜那要到了东华的棋谱硬生生自己一个人花了几百年将棋谱研究透,或许爱一个人到了极致就会活成他的样子,
东华对凤九的棋路倒是有些好奇,“你这棋路是谁教给你的。”东华面无表情的抬头看了凤九一眼,
凤九有些心虚“我...我当年找折颜借了一本棋谱自己学的。”
东华点点头,“现在我也没什么能交给你了,从今天起每天早上我教你控剑,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
东华随意的向后靠去,从早上到现在他俩都没有出过书房,东华避世这么长时间第一次感觉有点饿,
“我饿了。”东华看着凤九淡淡的说
“那,我去给你做点什么。”凤九小心翼翼的说,
“可以,你一会儿出去正好试试有没有人能发现你。”东华抿着嘴点点头,顶着凤九的摸样做这种事有点可爱啊,凤九站在门口常舒了一口气打开了门,出门的那一刻凤九的气质都变了,这一次十足十的像极了东华,
“帝君,可有什么吩咐。”重霖看到凤九出来连忙上前询问道,
“你去帮客人准备一间卧室,他最近要在太晨宫常住。”凤九冷着脸安排到,
“是。”重霖领命,其实重霖也有些好奇,这帝君怎么突然带一位女仙回来,还独居在书房一天看来太晨宫要迎娶帝后了,虽然重霖的心里开启了八卦模式,但是脸上却十分平静,
“本君去厨房做糖醋鱼,你可要一同。”凤九眼睛闪过一丝笑意,帝君的糖醋鱼可是一大杀器,重霖整个人僵住了
“不了不了,臣就不打扰帝君了。”重霖连忙退下来,
“可惜了。”凤九嘴角勾起一丝笑,可见凤九的腹黑程度不低于东华啊,凤九连忙收起笑面无表情地走向厨房。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3 20:25:00 +0800 CST  
“怎么样,好吃吗。”凤九手里拿着碗筷一脸期盼的看着东华,
“不错。”东华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确实是好吃啊,这味道好像有点熟悉,东华有些想不起来,听到东华的话凤九有些高兴,手里的筷子也欢快了不少,凤九命仙娥将碗筷收拾了下去,
仙娥们都好奇地看向正坐在书桌前看佛经的东华,这是个冷艳的美人啊,东华的气质配上凤九的脸倒是种别样的美啊,
“帝君,今晚是你在客房还是我去客房。”凤九看到没人了问向东华,
“我去。”东华自然不会暴露,
“明天早上你早点起,我教你控剑。”东华留下一句话便消失在了书房,凤九看到东华的背影笑了,凤九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光明正大的陪在他身边,哪怕现在以现在的模样,凤九从来没有这样满足过。
东华回到客房就有仙娥上前伺候他,东华皱着眉让他们都退下了,东华不喜欢自己身边有人,可是当要沐浴的时候还是不自在起来,虽然他很坦然的接受了自己变成女的,但是东华从诞生以来就未近过女色更不要说要看自己洗澡,东华的手将在腰上的许久最后还是咬着牙脱下了衣服,东华以为他面色淡然但是凤九薄脸皮的特性已经将他暴露了,只见东华直直的坐在浴桶中眼神直视但是却满脸通红,
相比去东华凤九也没好到哪里去,凤九看到东华精壮的胸膛就已经羞得直闭着眼,只好全程闭着眼坐到浴桶中完成了洗浴。两人躺在各自的床上都时不时的翻身,看来元神互换的第一晚两人的睡眠都不怎么好。
“小白,小白。”一大早凤九就听见有人在自己旁边不停的喊叫,凤九有些郁闷的将被子扣在头上,在门外的东华本来就没有大声喊叫害怕把别人吵醒暴露他们,没想到凤九竟然叫了这么久都没醒,东华只好自己打开门走了进去,看见凤九将头盖的严严实实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东华面无表情走上前将凤九的被子掀起了,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3 20:26:00 +0800 CST  
凤九迷茫的睁开眼
“啊,我自己怎么站在我面前。”很明显睡迷糊的凤九已经忘了昨天的事了,
“我是东华帝君。”东华有些气的咬牙,其实东华没发现自从他在凤九的身体里之后整个人也有些放开了,可能是受了凤九的影响,东华也有些小狐狸的习惯了,刚才东华就像呲着牙去要凤九幸好理智占了上风,
“帝君。”凤九吓得坐了起来看到自己平坦坦的胸膛想起来了,凤九急忙起身穿好衣服,但是看到东华的时候凤九有些想笑,
“帝君,你这个发型。”凤九指着东华的发饰问道,其实不能赖东华他一个三十万年的老铁树怎么可能会对女子的发饰了如指掌,只好随意的扎起来看着有些不伦不类,
东华瞥了一眼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凤九,平静坐到了椅子上
“你帮我弄。”
凤九自然是乖乖的上前将东华的头发打开从新盘起来,凤九摸着自己的头发不断地感慨,这头发真好啊又丝又滑,东华闭着眼感受着来自后面的抚摸,虽然是凤九的身体但是感受的是东华,东华还是很享受着这种被凤九伺候的感觉。
“将手抬高,步子要大......”太晨宫的练兵场出现了一幕一个绝美冷情的女子在纠正一位紫衣银发的男子练习剑术,东华现在的身体实在是比凤九要娇小很多,只好是凤九将东华揽在胸前由东华来主导,
还好是都互对着对方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尴尬的,所以总体来说进展还是很快的,唯一的麻烦就是苍何剑根本不听凤九的,凤九完全控制不了苍何,
“苍何已经有自己的意识了,恐怕很难掌握它。”东华看着漂浮在他身边的苍何说到,
“那我就尽量不使剑好了。”凤九倒是觉得没什么,
“那也只能这样了。”东华点点头,
“我饿了。”一早上的忙碌东华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凤九的身体这么不抗饿,
“那我去给你做饭。”凤九收起手中的剑向东华点点头。吃着早餐东华觉得如果以后身体换回来了留凤九在太晨宫做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帝君,可想下盘棋吗。”闯到书房的自然是东华的忘年交连宋,连宋一进来就看见一位额间有朵凤尾花的冷艳绝美的女子坐在东华书桌前,和东华平常一个坐姿的靠在扶壁上看佛经,在一旁正给东华泡茶的凤九看到连宋闯了进来有些吓住了,但是看到东华的眼神暗示后凤九轻轻的点点头,学着帝君平时的摸样站起身来
“你今日来的倒是早。”凤九面无表情地将手中的茶放到东华手边,连宋可没空回答凤九的话,连宋一脸八卦的看着东华和凤九,
“帝君,这位姑娘是。”
凤九只好对连宋介绍自己“这时青丘的小帝姬白凤九。”
连宋一脸暧昧的看着凤九,“哦,青丘的小殿下啊。”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3 20:27:00 +0800 CST  
东华拿起凤九放到手边的茶抿了一口,瞥了一眼连宋没有理会,凤九和连宋坐在不远处的棋盘旁,凤九有样学样的抬起手托着腮和连宋下棋,
“帝君,我本以为您老人家喜欢的应该是那种热情活泼的女仙,没想到这小帝姬倒是与你极其的相似啊。”连宋摇着扇子打趣道,
“其实我倒是喜欢成玉那样的。”凤九知道连宋喜欢成玉,现在连宋调侃自己,自己自然也不能给帝君丢脸啊,怼回去。连宋吓得扇子都不动了,
“帝君,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下棋,下棋。”连宋笑得殷勤开始转移话题,
东华坐在书桌前听着凤九将连宋怼了回去满意的点点头,对待连宋这样的自然是不需要留情,东华满眼笑意的喝了口茶。
“不过老实说这凤九的爱好倒是也你都一样,爱品茶,爱看佛经,就连这气质和坐姿都与你像极了,这模样也是美极了。”连宋三殿下其实你面前这个才是盗版,连宋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八卦的内心,这才没好好下一会儿又开始好奇了,
凤九这回知道了这连宋赢不了帝君不仅是棋艺差这心也不再下棋上啊,凤九甩甩袖子
“你当真是来找我下棋的。”凤九学着帝君对连宋说的最多的一句话,这句话凤九学的维妙维恰,
“下棋,下棋。”连宋就一直在这一边八卦一边下棋的待了一上午,
东华实在是受不住他们了就拿着佛经起身走到了凤九旁边,正在和连宋大杀四方的凤九看到东华走了过来连忙抛下连宋抬起头看着东华,
“我饿了。”凤九觉得这是东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了,连宋用扇子遮住脸眼睛发亮的看着他俩,
“我要吃你做的糖醋鱼。”东华眼神瞥着旁边的连宋说到,
“好。”凤九抛下连宋起身走向了厨房,听到东华要吃的东西连宋觉得这小帝姬当真是神人啊,连帝君的糖醋鱼都能吃,连宋脸上写满了佩服,
“三殿下可要一起。”东华有些坏笑的看着连宋,连宋没有发现面前凤九的笑像极了在太晨宫各种毒舌的东华帝君,
连宋呆住了帝君的糖醋鱼=毒药,“不了不了,本殿下就不打扰帝君和凤九殿下享用美食了。”连宋从来没有跑这么快,东华看着跑远的连宋感叹,“哎,难得这么好吃的糖醋鱼。”
东华遗憾的挑挑眉走回了桌前。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3 20:27:00 +0800 CST  
十楼之上都是我的看看有没有被吞的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3 20:28:00 +0800 CST  
1
瑶池旁
“哎,你们知道吗,这青丘的小帝姬白凤九最近住到了太晨宫。”作为天族八卦三人组之一的连宋自然是将最新得到情报分享给另外两人,
“什么,凤九又进太晨宫了。”成玉听到连宋的话有些惊讶,一脸疑惑的问向司命,
“司命,她跟你说的。”
“小仙也不知道啊,小殿下这些日子从未找过小仙。”司命连忙摆手表示自己不知情,
连宋在一旁听着他俩的对话有些疑惑,“哎,你认识她。”
连宋合上扇子拍了拍成玉,成玉一脸当然的点点头,“你也认识她。”
连宋又看向一旁司命,司命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连宋可是有些生气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们都认识凤九啊。”
“我们认识谁一定要告诉你们。”成玉不在乎的瞥了一眼连宋,司命在一旁附和的点点头,看到连宋带着杀气的眼神司命连忙又摇摇头,
“你们刚才说又,这凤九殿下难不成以前进过太晨宫。”连宋满眼怀疑的打量着成玉和司命,
“有么,你听错了。”成玉摇着扇子不经意的反驳道,
“怎么可能.....说不定是我听错了。”连宋刚怼回去就看见成玉瞪他的眼神,连宋的语气连忙转了个弯,
“你们真不打算给我讲讲。”连宋一脸的期待谁让被他们勾起了八卦的兴趣,
“你还是先跟我们说说凤九在太晨宫的事。”成玉还是比较担心凤九现在的情况,司命点点头,
“说来也奇怪,这凤九倒是不一般竟然喜欢东华那个老人家喜欢的东西。”这个成玉和司命倒是觉得没什么,必竟凤九喜欢了帝君这么多年想必自然是将东华喜爱的东西都学了个遍,
“这小帝姬竟然喜欢吃帝君的糖醋鱼,当真不是一般的神仙啊。”连宋一脸感慨的说,
司命一听到糖醋鱼浑身打了个哆嗦,‘这糖醋鱼小殿下都能吃进去看来一定是真爱啊。’,
“糖醋鱼很难吃吗,你们怎么都这副表情。”成玉有些疑惑的看着两人的悲惨表情,
“元君你是没吃过,那滋味永生难忘啊。”司命满脸的悲愤的感慨道,听他们这么说成玉倒是有些好奇,
“好了好了,继续说凤九。”连宋连忙将话题调过来,
“这凤九的性子好像挺冷清的有点像帝君,一待能待一天无趣的很。”连宋会想起自己同东华下棋时旁边的凤九的表现,
成玉对连宋的话表示质疑“怎么可能,那小丫头没有一刻能稳住的,你确定见的是凤九。”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4 20:19:00 +0800 CST  
2
连宋摇摇扇子“确定啊,凤九头上是不是有朵凤尾花的胎记。”
成玉和司命点点头,
“难不成是帝君在,所以那丫头不敢胡来。”成玉看着司命猜测到,
“可能是,小殿下还是很怕帝君的。”司命点点头,但是还是让他俩充满了疑惑。
太晨宫
凤九看着书桌前天宫刚刚送过来的奏折有些头疼,
“帝君,这些奏折你批不就好了,我又看不懂。”
东华倚在床头看着佛经不以为然
“你不是要以后要继承帝位吗,现在正好适应一下。”东华侧过头满眼笑意的看着桌前一脸委屈的凤九,
“你控制好表情,别一不小心让人看出来。”东华提醒着凤九,
“为什么我要控制自己,你不用。”凤九对于不能通过表情来表达自己的事情很是不服气,东华直接侧过身将左臂垫在头下抿着嘴说道
“嗯,可能是我比较重,你不重要。”东华说的是他俩的身份,
“那你为什么好老让我给你做饭。”凤九瞪着东华还是不服气,
“因为本君本来就爱做饭。”东华挑着眉欣赏凤九的小情绪,
凤九气的两旁的脸都鼓起来了,配在东华的脸上倒是可爱多了,东华有些无奈,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起身走到凤九面前,抬手放在凤九鼓起的脸庞上按了下去,
“你不要顶着我的身体做这些不符合我形象的表情。”
“哼。”凤九将脸抽回来双手环胸扭向别处,
“帝君。”重霖有急事闯了进来就看见凤九殿下捏着帝君的脸,帝君竟然还傲娇了,重霖感觉自己的眼睛好像瞎了,
凤九和东华看到重霖闯了进来连忙恢复了他们平时的样子,东华收回手倒是无所谓的坐到凤九旁边,凤九快速的变脸一脸的面无表情看着重霖
“什么事。”
重霖摸了摸头上的冷汗“帝君,知鹤公主突然回宫了。”
凤九有些吃惊,当年帝君大婚她当年虽然回到了青丘但是也听说了,知鹤代替逃婚的姬衡想要嫁入太晨宫结果被发现被罚到了西荒,
凤九避开重霖疑惑的看向一旁喝茶的东华,东华也有点吃惊但还是抿了口茶给了凤九一个眼神,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4 20:19:00 +0800 CST  
3
“那你就让她老老实实的在太晨宫住下。”凤九装作无所谓的说到,重霖领命退下,
“等一会儿。”凤九又开口叫住了重霖,
“帝君。”“以后进书房敲个门。”凤九虽然脸上依旧面无表情但是眼神却有些躲闪,这要是老被重霖撞见他俩肯定会被发现的,东华听到凤九下的命令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一丝笑,
“是。”重霖回应后冷不丁抬头看见了东华的笑连忙退下,
‘我的天这帝君竟然还有如此一面,以后一定要敲门,不过这凤九殿下刚才竟然敢笑帝君,看来帝君这是要娶帝后了。’重霖站在院子中内心感慨了一番。
“帝君,你这义妹突然回来可是有什么事。”凤九瞅瞅没有旁人凑到东华身旁问道,
“不知道。”东华没有理会凤九的询问拿起桌边的糕点吃了起来,
“哎,你不是不喜欢吃这些东西的么。”凤九以前可是觉得东华冷酷沉稳最不爱这些小玩意了,
“本君可能是被你这身体影响的。”东华挑着眉大言不惭道,
‘想吃还不敢承认到处找理由。’凤九听到东华的借口白了他一眼心里腹诽道,
“你这是在腹诽我。”凤九的表情都写在了脸上东华都不用猜,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不爱吃这些小玩意,你很了解我。”东华将糕点拿在手里看了看有些趣味的问向凤九,
“没有,没有,我是觉得像您这样的尊神应当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凤九笑着打着哈哈,
“不许笑。”东华看到凤九又在顶着自己的俊脸傻笑,凤九连忙听话的收了回去,还用眼神看了看东华求夸奖,
“你要是实在控制不住就轻轻的笑也行,反正不要变化太大就行。”东华嫌弃的看着凤九亮晶晶的眼睛有些头疼,
凤九听到可以多一个表情高兴的点点头嘴角就出现了一丝笑,同样是一张脸东华要是笑,别人就会感觉帝君肯定又要坏人,但是凤九一笑倒是眉眼间都带着些柔情,算了东华已经放弃了,他和凤九的性格实在是差的太多了完全就像是两个人。
东华站起身伸了伸懒腰对一旁的凤九说道“我去外面晒晒太阳吹吹风。”
凤九看着东华一脸惬意的往外走急忙开口问“那我呢。”
东华睁开一只眼瞥向凤九,“你先把那些奏折批完再说吧。”说完东华就走出了书房,
“你怎么能这样,这明明是你的任务。”凤九生气的冲东华的背影喊道,
“真是的,明明是自己的事情还不做。”凤九一脸抱怨的拍着桌子,东华这张冷峻的脸都被她皱成了包子。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4 20:20:00 +0800 CST  
4

东华对自己的宫殿还是非常熟悉的,习惯的走到湖边的椅子上侧坐了下来顺手拿起了鱼竿,这姿势帝君是一点都不怕别人不知道他和东华帝君有什么渊源啊,
“你怎么会在这。”正被重霖领着路过湖旁的知鹤看到东华大摇大摆地靠在她义兄的椅子上就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
“你是什么人,凭什么坐在我义兄的地方。”正在闭目养神的东华被知鹤刺耳的声音扰醒,东华皱着眉头目光冰冷的看向湖面,知鹤不知为何身体打了个冷颤,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不见吗。”知鹤不依不饶,重霖在一旁不停的劝解,
东华侧过头看向唧唧歪歪的知鹤,淡淡的说到“我为何要理会你。”知鹤看到东华的脸惊住了,虽然额间多了一朵凤尾花但是知鹤还是看出来了
“小九!”东华挑挑眉
“你认识我?”东华倒是有些疑惑,
“果然是你,说,你是不是又来蛊惑我义兄。”东华从来没觉得知鹤竟然这样吵闹,
“重霖,将她拉走。”东华转回头看向湖面,面无表情的吩咐着,
“是,殿下。”重霖觉得这凤九殿下实在是和帝君太像了,就连这不耐烦的语气也是十足十的像啊,重霖只好上手将知鹤拽走,
知鹤还是不服的大喊大叫“我就知道你定是不怀好心,一心想蛊惑我义兄,这次不会让你成功的。”
东华被烦的有些头疼,‘这些女人果然还是最让人烦心还不如小白,虽然小白有时候会冒傻气但至少不烦人啊。’东华有些感慨道,
“小殿下,小殿下。”东华又听到旁边有人在叫凤九,东华感觉自己出来就是个错误,她一个三万岁的小帝姬怎么会认识这么多人,东华有些不耐烦的看向说话人,来人正是相约来看望凤九的成玉和司命,看到是熟人东华倒是有些放松了,
“你们来干什么。”东华发下手中的鱼竿拿起一旁的茶抿了抿,
“凤九,你这次来太晨宫怎么没跟我们说一声啊。”成玉走到东华旁边将手搭在了东华肩膀上一脸担心的说,
东华停住了喝茶的动作有些僵硬侧过头看着自己肩膀上的手,东华承认他有种想要拔刀的冲动,这三十多万年敢碰他的女仙屈指可数,不过看在连宋的面子上倒是可以放过成玉这一回,
东华假装不经意的动动身子让成玉将手收了回去,东华斜靠在椅子上右手握拳垫在了耳处,
“你们好像在担心什么。”东华还是有些疑惑他们的担心,
“当然是怕你报恩不成再受一身伤。”成玉认真的看着东华说到,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4 20:20:00 +0800 CST  
5
“报恩?”东华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你不是说东华帝君对你有救命之恩吗,一直在想着报恩吗。”成玉有些迷惑的看着东华,东华了然的抿着嘴点点头,
“小殿下,你这是?”司命在一旁看着东华对成玉的话好像不是很熟悉有些疑惑,
“嗯,最近受了点伤忘了些事。”东华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起谎话都不用打草稿的帝君,
东华就看见面前两人都是恍然大悟的表情,东华觉得有趣平时他们在自己面前可没有这么活泼,东华顺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司命把成玉拉到一旁,“元君,咱们可不能对小殿下说她原来在太晨宫受的伤,小殿下好不容易忘了,可不能让她想起来。”
“可是我刚才已经说漏嘴了。”成玉怨恨自己嘴快,
“没事没事,咱们就说当年小殿下来当仙娥的事后面的小狐狸的事就不要说了,以免小殿下想起来伤心。”司命思索一会儿想到了法子,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成玉同意的点点头,东华倒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俩在一旁盘算着,眼中也透露出好奇,真不知道这天宫中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事,
“小殿下,你这次来太晨宫是为了什么。”回来的两人开始转移刚才的话题,东华满脸淡然的随口回到
“来太晨宫学习怎么当个君王。”
“倒是难得见小殿下这么勤奋。”司命笑着打趣道,
东华想起在书房被逼着批改奏折的凤九也笑了,
“我也觉得难得啊。”这一笑倒是不同于凤九平常的甜嫩倒是有种冷艳的感觉,
“你有没有发现凤九有些不太对劲。”成玉凑到司命旁边轻轻说到,
“对啊,小殿下这性子怎么变得这么沉稳了。”司命也觉得有些怪异,
“该吃饭了,两位仙君可要一同前去。”东华没有理会他俩的窃窃私语,直接将鱼竿收了起来起身站起来,
“吃饭,不了不了。”司命想到了连宋三殿下说的帝君的糖醋鱼连忙摇头拒绝,
没想到成玉在后面用扇子怼了怼他,
“咱们得去啊,看看帝君和凤九到底怎么回事啊。”
“不行啊元君,帝君的糖醋鱼可是要命的。”司命的话被一旁的东华听到了,东华挑挑眉眼神有些发暗,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4 20:21:00 +0800 CST  
6
“为了凤九你忍忍。”成玉还是劝解着,司命看向一旁站着的东华咬咬牙,
“那好吧。”
“怎么你们定下来了。”司命和成玉默契的点点头,东华就带着他俩一同走向了书房,凤九正在抓耳挠腮的批改着奏折,虽然这每一句拿出来她都能看懂但是一凑到一起她就都不懂了,凤九皱着眉头努力的钻研着,就听见了书房外传来了脚步声,
凤九一抬头就看见她的身体回来了,哦,还有身体里面的东华,凤九现在一看到他就来气
“你还知道回来啊。”语气中充满了哀怨,
这话正好被身后的司命和成玉听到了,两人有些惊奇的互视一眼,凤九瞪了东华好久才看到他身后的两个人,凤九看见是熟人连忙摆好东华的常用脸高冷,
“见过帝君。”司命和成玉上前行礼道,
“起身吧。”凤九忍着笑意说到,东华倒是很随意的走到凤九旁边坐了下来,
“我饿了。”凤九刚想好好看看多年未见的老友,就听见东华说饿了,凤九眼神有些怪异,
“你好像每天就会说这一句话。”东华没理会凤九的眼神抿着嘴点点头,表示自己就会说饿了,东华抬起头看着凤九眼睛指了指门口,凤九没办法只好起身走向了厨房,
“多做点,他俩要蹭饭。”东华翻看着凤九批改的奏折冲往外走的凤九说道,
“我知道了。”凤九挥挥手便消失在了门口,倒是成玉和司命有些害怕,
“凤九现在都这么厉害了,连帝君都能指使。”成玉凑到司命耳边有些惊讶,司命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静静的盯着正在看奏折东华,东华表示他几人天地共主到现在也有二十多万年了,还从来没见过这样批改奏折,凤九的字迹倒是清秀好看只不过这评语,
‘你这些的太杂了,我看不懂。’
‘你这字写得太丑了,不行。’
‘不用你夸我,我知道我厉害。’
凤九完全是把奏折当成了吐槽的地方,东华看着这些话有些头疼,当时不应该这么放心的交给她。
凤九终于回来了,仙娥跟在他身后不断地将菜摆在了桌子上,东华习惯性的坐在了高位,司命和成玉有些害怕的看着凤九,没想到凤九完全不在意走到一旁坐下来,司命他们胆战心惊的也围坐了上来,
“尝尝我的糖醋鱼。”凤九看着两位好友高兴的推荐着自己的拿手菜,司命一听拿着筷子的手就开始颤抖,成玉倒是不太理解司命的恐惧很配合地夹了一块鱼肉放进了嘴里,
“好吃。”成玉两眼冒光的带你点头,司命满脸的不相信,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4 20:21:00 +0800 CST  
7
看着东华也夹起糖醋鱼放进嘴中,难道男人和女人吃的味道不一样,司命有些茫然,凤九看着司命一直不动筷问道
“司命,你不想尝尝吗。”司命看着面前的凤九嘴角勾起的笑感觉不妙肯定又炸,司命连忙摇摇头,
“小仙最近忌腥辣,吃不得这个,还请帝君谅解。”
凤九自然是不会勉强“那好吧。”成玉在一旁大快朵颐没有理会司命的恐惧,凤九看着成玉吃的开心冲着成玉一直笑,东华看到凤九用自己的脸一直对着成玉傻笑生气的在桌下踹了凤九一脚,
“噢,你干嘛。”凤九吃痛的叫了一声看向了罪魁祸首,
“好好吃饭。”东华面无表情的给凤九夹了一筷子菜,提示凤九收敛点,凤九自知自己有错只好低下头安安稳稳的吃饭,眼观六路的司命对这一切表示不解。
饭后成玉和司命就退下了,凤九一副怡然自乐的摸样躺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肚子,东华则是将那些奏折都从新批改一遍,
“你连奏折都不会看么。”东华看向床上凤九,
“我们青丘要是有什么要事直接就写了,谁想你们天族写个奏折还要啰里啰唆的。”凤九也不满的顶了回去,
凤九好奇的摸着肚子突然感觉到东华身上好像有腹肌,昨晚洗澡没敢睁眼看的凤九现在有些习惯了,好奇的将衣服脱了下来想要看看腹肌,
“你要干什么。”刚把奏折整理到一旁的东华一抬头就看见凤九再扒他的衣服,连忙上前按住凤九的手,
“我就是好奇你竟然有腹肌。”凤九有些委屈的看着东华,
“那也不能看。”东华死死的抓住凤九手,可是现在东华根本就控制不了凤九,凤九也发现了一使劲就将东华拽上了床,一翻身将东华压在身下,对于凤九来说反正是自己的身子也没有什么在乎的,
凤九接着去解身上的衣服,东华死死的按着凤九的手,两个就在床上开始了一次大战,他把她压在床,她又翻过身来压住他,东华虽有经验技巧但是力气不够,凤九虽然力气大但是没有技巧,两个人就在床上开始了征战,凤九想看腹肌东华拽着衣服不让,“
你松手,我要脱衣服。”
“不行不能拖。”
“现在不看晚上我也能看。”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4 20:22:00 +0800 CST  
8
“反正现在不许看。”
东华可能这三十多万年都没有如此幼稚过,他感觉自己的智商肯定是被凤九的身体给拉低了,不然,不然他怎么可能低头去咬凤九,
“啊,你竟然咬人,你耍赖。”凤九有些委屈光是打驾怎么可以咬人呢,
“喂,我又不是故意的。”东华看着被他压在身下的凤九有些心虚,看着凤九脸上,不,是他自己的下巴上有着两排深深的小牙印,
“哎,你哭什么。”东华看着凤九的眼眶竟然泛着泪花,
“我怕疼不行了。”凤九赌气地说到,
“你可别哭,我从诞生以来都没哭过。”东华实在是看不下去凤九顶着自己的脸一副哭的摸样,凤九听到东华的话死死的把眼泪憋了回去,
“你是不是可以下来。”凤九看着坐在自己腰上的东华提议道,
“哦。”不说都要忘了,东华手支着凤九的胸膛刚起身就被门口的尖叫声给吓到了,
原来是他的义妹知鹤公主,知鹤本来想在这个时候向她义兄打小报告,没想到重霖不让她进来,她命令身旁的手下缠住重霖独自一人进了书房,就看见东华坐在凤九身上,两个人还衣衫不整的在床上,
“你就是个狐狸精,勾引我义兄。”知鹤面容扭曲的指着东华骂道,
这个时候摆脱外面纠缠的重霖也冲了进来,看到床上的一幕大脑也有些死机,这一向是在三清幻境中十丈红尘外的东华帝君竟然被一个女人压在身下蹂躏,重霖感觉自己要下凡历劫了,
重霖敛回神跪在了地上“臣有罪,请帝君责罚。”
凤九将身上的东华提到床里边,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对重霖说
“你的罪一会再说,先把这个人拉下去禁闭,本君不想再看到她。”凤九被知鹤刚才的狐狸精三个字气到了,
“义兄,他们白家都是狐狸精,她姑姑勾引太子夜华,她勾引......”知鹤还没说完就被凤九一个瞬移到面前一脚踹了出去,
这回凤九可是像极了东华,眼中藏着杀气死死的盯着倒在地上吐血的知鹤,
“重霖我不想看到他。”凤九咬着牙说到,
“是。”重霖连忙走出房间将知鹤带走,
“义兄,义兄......”外面还传来知鹤的喊声,凤九闭着眼缓了缓神后转身看到东华手支着头侧躺在床上眼中含着笑意的看着她
“抱歉,刚才有些冲动,伤了你义妹。”凤九不是很情愿的道歉,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4 20:22:00 +0800 CST  
9
“没什么,反正是她自己惹的。”东华倒是无所谓对他来说这四海八荒也没什么值得他在乎的人,凤九听到东华没有责怪松了口气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你怎么了?”东华感觉凤九有些低落,
“就是有点想家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青丘。”凤九眼中饱含着思念,
“等我们换回来你就能回家了。”东华闭上眼转过身正面躺在床上,凤九点点头,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安静的待着,不一会儿东华感觉身边有声音,睁开眼一看凤九竟然凑过来躺了下来,
“你上我床干嘛。”东华挑挑眉嫌弃的说到,
“这现在是我床,我想躺就躺。”凤九有理的怼了回去,
东华看在她这几天过的也不容易的份上原谅她了,没想到凤九竟然还不死心的将东华拽了过去抱在了怀里,
“你干嘛。”东华咬着牙看着凤九搭在他身上的手和骑在他身上的腿,
“我抱我自己怎么了,不行你也可以抱你自己。”凤九闭着眼睛不讲理的说到,
东华真是被气笑了,看着凤九,不,是他自己脸上的牙印,忍了忍‘算了,这次就算扯平了。’
东华在凤九平稳的呼吸声中也沉沉的睡去了,有时候增进感情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打一架再睡一觉。

楼主 航航都懂  发布于 2020-03-24 20:23:00 +0800 CST  

楼主:航航都懂

字数:114577

发表时间:2020-03-24 04:2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4-18 02:32:41 +0800 CST

评论数:125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