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九天长】(原创同人)凤华绝代

今天第三次发帖,格式总算是对了。谢谢吧主、小吧主的提醒。
拙作《镜中花》因为写的不太理想,底稿不全,因此借着这次的机会重发。
同时敬度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1 21:51:00 +0800 CST  
楔子


“假如三生石上有我的名字,我会喜欢你。”紫衣银发的神尊逆着人流走到她身边,抚着她额头上的凤尾花,“去吧。”说完,毅然转身,向着白色的人流走去。
她记得那是他带着天族的众神来青丘迎接九重天太子夜华的尸首时,她追他到南天门,他对她说的话。此后她回到青丘,开始了自己忙碌的生活——要照顾姑姑,自太子夜华君死后,姑姑就一直浑浑噩噩的,整天除了喝酒就是睡觉;要掌管狐狸洞的厨房,为了安慰姑姑,狐帝狐后、他们的四个儿子及三个媳妇和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都光临了狐狸洞,而整个狐狸洞里会做饭的也就只有她这么一只小狐狸了。于是她变得很忙,忙的都没有时间想他了。直到四叔决定带着姑姑去人间散心。
四叔带着姑姑一走,折颜上神自然没有再留在狐狸洞里的必要;爷爷奶奶自去云游,大伯大娘、三叔三婶和爹娘也各自回了各自的封地,狐狸洞里终于安静了。她又变得无事可做,只有让迷谷去十里桃林找折颜上神要桃花醉,于是她也成了姑姑,整天除了醉着就是睡着。睡着了的姑姑梦见没梦见太子夜华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自己从来没有梦见过九重天上的那位紫衣神尊。
这样的日子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一天,迷谷把折颜带到她的狐狸洞。
看到她的样子折颜不住摇头叹气。告诉她这样不行的,既是学了姑姑,便不如学个全的,也去人间历练历练,既长了见识又能增阅历,为将来继承东荒女君之位创造条件。
她这才想起姑姑已将自己的君位传给了她。
姑姑也真是的,以前是要嫁去九重天,现在太子都没了,那自是不用嫁了,但还是把君位传给了她,难不成姑姑要治疗情伤她就不需要了吗?
姑姑,你的神格哪去了?连凡人都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1 21:52:00 +0800 CST  
第一章
凡人的一生虽然短暂,且被生老病死所苦,但好在他们可以转世轮回。此生不如意还后个来生可盼,不像神仙,虽然有着无尽的生命,但一旦身归混沌便再也无力回天,因此九重天上的某位尊神曾经说过“神仙没有什么来世,这一世就够长的了。”
玉茗茶楼是中荣国都城中有名的茶楼之一。
茶楼的老板是个很会做生意的人。茶楼很大,共有三层:第一层是散座,第二、三层里安排了雅间,三五好友可以在那里雅集。散座相对嘈杂,为了吸引更多的茶客,老板特地安排了个说书的。
听了折颜建议来人间历练的凤九正在这茶楼一层的人群中。为了吧引人注目,她特意扮了男装,身穿一件白色的长衣,手里拿了把折扇,将额头上的凤尾花用仙法遮挡,看上去像个翩翩佳公子——听姑姑说,在人间,一个单身的女子是很引人注目的。
此刻那台上的说书先生正在演说着一段趣事:“话说本朝有位皇帝命运多乖,娶的皇后妃子大多短命,直到被一个女子从水里救出来才有了转机。救他的那女子姓陈,本是他宫中的一位贵人,让人奇怪的是,她额头上有一朵凤尾花。后来也是机缘巧合,那陈贵人被封了个妃子,这便是陈淑妃·······”
凤九无法再听下去。这明明就是她的故事,却编的足够曲折,让她这当事人都不禁赞叹,原来这八卦之心是人人有的,无论神仙还是凡人。
这书是不能再听下去了,可这茶却是好茶。精致的白瓷杯中,几片细嫩的牙叶浮在水面上,散发着阵阵清香,让人见之忘忧,饮之忘俗,没想到人间竟有此等美味!凤九在一十三天太晨宫做宫娥的时候曾专门侍奉过茶饮——那里的茶叶是那位紫衣白发的神尊亲手炒制的——但也无法和这人间茶楼的茶相比。
凤九正陶醉于茶香不能自拔,忽然觉得自己的袖子被谁拽了一下,接着自己身前的桌子下面就多了一个人。凤九好奇的往桌下一看,原来那里藏了一个满面惊恐的少女。凤九心想这女子的身法之快连自己都没发现,看来不是凡间的女子。正在疑惑,忽见那少女将手指放在嘴边,对自己“嘘”了一声:“别说话,后面有人追我。”
凤九好奇地抬头,就看见一个俊美的少年走进了茶楼。那少年生了张白净的面皮,两道弯弯的细眉下是一双圆圆的眼睛,挺直的鼻梁,小巧的嘴,穿了身花里胡哨的衣服。凤九心想,这家伙难道和自己一样也是女扮男装?
那少年站在茶楼向四下里打量,没有发现要找的人很有些失落。茶楼伙计连忙走到他身边,笑着问道:“客官,您是喝茶还是吃点心?”那少年俊眉一挑:“老子找人。”伙计没听明白他的意思,当时就愣在了那里。
凤九心想这少年白白生了一个好皮囊,怎么说出的话这么粗鄙不文?忽然觉得被人碰了自己的大腿一下,低头一看,桌下空空如也,刚才的女孩不知道何时走的,心想此女并非凡人,也就不再计较。抬头对那少年招招手:“兄台到这边来。”
那少年也不客气,走到她身边往座位上一坐:“你找老子有什么事?”凤九见他一口一个老子不禁笑了,抱了抱拳:“敢问兄台贵姓高名?”那少年:“老子行不更名坐不该姓,燕池悟就是老子。”
青之魔君燕池悟!
这四海八荒共分五族,分别是天族、翼族、妖族、魔族和人族。天族居于九重天,人族居于人间,翼族自二次若水之战后便一蹶不振,妖族自妖尊渺落被封印后也是土崩瓦解,魔族居于南荒,自其始祖少绾沉睡后七位魔君间争斗不断。这燕池悟便是魔族七君之中的青之魔君。凤九家学渊源,可是从没见过这魔族七君,更没想到,青之魔君竟是这副清秀的样子。
见她半天没说话,燕池悟怒道:“老子的名字已经告诉你了,你的名字怎么不告诉老子?”凤九脱口而出:“白枫见过小燕······”看着他脸上的气色好像不对,连忙接着道,“那个壮士。”
像是被她的这句“小燕壮士”叫得十分受用,燕池悟不禁哈哈大笑:“小白你是个爽快人,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凤九为燕池悟倒了杯茶:“既然这样,我就以茶代酒和你饮几杯。”燕池悟仿佛渴了,一下子就将杯里的茶倒进嘴里,不满道:“这点儿茶还不够老子解渴呢。”说着话一拍桌子,“伙计,给老子换大杯。”伙计无奈将最大号的杯子放在他面前,他给自己斟满了茶水,也不管凤九便开始开怀畅饮。一旁的凤九暗暗吐槽:似你这个喝法,这么好的茶叶就糟蹋了。
茶楼里依旧喧嚣。凤九就这样面带微笑地看着小燕,直到他喝够了茶,才问道:“小燕壮士,你到这人间来干什么?”
燕池悟叹了口气:“你以为老子愿意来?还不是为了她,”他顿了下,看了眼凤九,“说起来你可能不知道,她叫姬蘅,是赤之魔君煦旸的妹妹。”
凤九对这些魔君向来不感冒,听小燕壮士这么说便随口问道:“你喜欢她?”小燕壮士点了下头。凤九接着道:“可是人家不喜欢你?”这次小燕壮士却把头摇地像拨浪鼓:“不是,只是她哥哥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要把她嫁给天族人。”
“嫁给天族?”凤九暗想,天君就三个儿子,大皇子央错现如今连孙子都有了,老二桑籍不得宠,现为北海水君,儿子也有了好几个,莫非是三殿下连宋?这位三殿下担着个花花公子的名声,整天和成玉打情骂俏,但到底还是单身,难不成要和那姬蘅联姻的就是他?那成玉该怎么办?
一旁的小燕壮士见她好半天没说话,不知在想什么,就有些不耐烦:“喂,老子在跟你说话,你聋了吗?怎么不理老子?”凤九回神,抱歉地笑笑:“其实,其实刚才她还在我这里,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不见了。”
小燕壮士不悦道:“你说什么?现在不见了?你把她放跑了?”凤九赶紧解释:“不是的,不是的,她先来的,我刚才又不认识你,怎么知道她躲的是你。可能是刚才和你说话时她趁机跑了。”小燕壮士依然不依:“不行,人是你放跑的,你得赔我。”凤九道:“小燕你既是壮士必然会喝酒,不如我请你喝酒吧。”
【第一章完】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1 21:54:00 +0800 CST  
刚才有人问我镜中花这个名字也挺好,为什么要改呢?其实这篇小文的第一个名字是木石盟,但是觉得和红楼梦重了也不太好,因此就改成镜中花(《枉凝眉》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可是又觉得这个比喻太悲,不符合大家的愿望,因此才写成现在这样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1 22:00:00 +0800 CST  
@mxy0898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2 08:09:00 +0800 CST  
电脑正在打开中,马上更新,你们是愿意看啊?还是愿意看啊??还是愿意看啊???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2 21:00:00 +0800 CST  
第二章

如果说玉茗茶楼是中荣国都城里的大茶楼之一,那醉仙楼便是中荣国都城里最大的一家酒楼了,没有之一。
此刻,凤九和小燕就坐在醉仙楼二楼的雅间里推杯换盏,大声谈笑。如果说凤九是风流倜傥,那小燕壮士就是倜傥风流,两个翩翩浊世佳公子对酒当歌,正在探讨人生几合的道理。
青丘不比九重天,孩子们都是散养的,规矩也没有那么多,再加上桃林里折颜的桃花醉,因此白家的几位上神酒量都很好。但凡事都有例外,白凤九就是这个例外。
凤九和小燕壮士边喝边谈,说了些自身的经历。两人都是藏不住话的人,又都有件烦恼事在心头,因此就越喝越投机,越喝话越多,真有酒逢知己之感。过不多久,凤九就醉了。
醉酒的人(狐)有各种表现:有人醉后就怕别人说他醉了;有人醉了爱睡觉;有人醉了爱借酒撒风,凤九就是属于那种爱睡觉的。她将杯里的酒喝干净,抱着酒杯,头却歪在桌上,嘴里还絮絮叨叨的念着:“帝君,凤九喜欢你,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作为一个魔君,小燕壮士的酒量还是不错的。看凤九这个样子,不禁好笑:“不会喝酒还逞强,醉了吧?”突然听他嘴里絮絮叨叨地念着什么,小燕壮士仔细一听,不由浑身一个激灵,就开始摇凤九的身子,“醒醒醒醒,你刚说了什么?”凤九睡的并不沉,被他一摇晃就醒了,迷迷糊糊地道:“我说的帝君,怎么了?”小燕壮士:“你说的可是九重天太晨宫里的那个冰块脸?”凤九不悦,纠正他:“什么冰块脸,那是东华紫府少阳君好嘛。”突然心中一动,“你认识他?”
小燕壮士笑道:“岂止认识,他是老子的死对头,我经常向他挑战,”顿了一下,颓然道,“不过他怎是不爱理老子。”凤九一脸嫌弃:“就你这个样子,别说他,就是我也不爱理你。”小燕壮士不服:“难道他比老子厉害?”凤九心说,他当然比你厉害,可是作为朋友,她不愿伤害小燕的自尊心,于是循循善诱地道:“我跟你说,你张口‘老子’闭口‘老子’,如此的粗鄙不文,谁会喜欢你呢?”
小燕壮士满脸的不屑:“老子就这个样子,难不成为了决斗,还要讨好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抓错了重点,“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喜欢那个冰块脸?”
凤九叹了口气:“我喜欢他又能怎样?一场梦罢了。我终要承东荒女君之位,再不能上九重天去找他了。”说着就带了哭腔,絮叨道:“其实我不想做女君,我就想做他的小仙娥,哪怕是做宠物,变成小狐狸陪他就好。”
燕池悟最见不得女孩的眼泪,安慰她道:“你如果只是想见他,也不是没有办法。”凤九马上抓住了重点:“有什么办法?你快说!”见凤九着急,小燕壮士倒不着急了:“你可听说过我们魔族有一位玄之魔君聂初寅?”
玄之魔君聂初寅,魔族七君之一,平生也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收集各种名贵的皮毛。
对这位魔君,凤九虽然年纪小,但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可是她不明白,小燕壮士提他干什么?
仿佛明白了她要问什么,小燕壮士笑道:“你不是九尾狐嘛,还是四海八荒唯一一只九尾红狐,我想你的皮毛聂初寅一定喜欢,不如我带你去找他,让他暂时收了你的皮毛,将你变成一只普通的红狐,这样你就可以去见你的冰块脸了。”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2 21:19:00 +0800 CST  
先发这些,楼主去码字了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2 21:21:00 +0800 CST  
凤九看着他:“这样也可以吗?会不会太丢脸。”小燕壮士笑道:“脸皮这种东西对于神仙来说简直就不算什么。”他突然压低了声音,“你知道这四海八荒最视脸皮为无物的人是谁吗?”凤九摇了摇头,问道:“是谁?”燕池悟:“东华帝君。”凤九:“·······”
凤九心想姑姑也曾这样教导过自己,又一想不由泄气,九尾狐乃上古神族,不用修炼就是仙胎,自己好好的一个神女,为什么要听一个魔君的话?
见她犹豫,小燕壮士道:“你还拿不定主意吗?要知道,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凤九咬牙:“好吧,我听你的。”
当魔族七君之一的玄之魔君聂初寅出现在眼前时,凤九不由吃了一惊,现在虽然已经入秋,但天气还是很热的,可这眼前的魔君却穿了件皮袄,还围着个厚厚的围脖。原来这玄之魔君自来就有个怕寒的毛病,因此无论严寒酷暑,都要穿这么一身行头,这也是他喜欢收集名贵皮毛的原因。
聂初寅见到凤九便眼前一亮,他知道这是一只九尾红狐,九尾狐乃上古神族,皮毛本就名贵,何况是这四海八荒唯一的一只九尾红狐!待小燕壮士将凤九的来意说明,聂初寅想这是自己那辈子烧了高香才有的好运气,能拥有一身这样的皮毛,哪怕是暂时拥有,也足够他激动万分了。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聂初寅收了凤九的皮毛,将一副普通的红狐皮给了她,双方商定已三年味期,到时候凤九便可以取回自己的皮毛。
【第二章完】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2 22:01:00 +0800 CST  
尘埃士 楼主:下章内容:凤九化身小红狐,太宸宫甜蜜日常。如果看的人多,我就先发一点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3 09:50:00 +0800 CST  
第三章

自若水大战后,太子夜华和擎仓同归于尽,天君心伤英年早逝的长孙而无心朝政;大殿下央错白发人送黑发人,更是黯然神伤;二殿下桑籍偏安一隅,自是指望不上;还剩下个天庭内有名的花花公子三殿下连宋,但谁有能放心将天下交给他?因此在天君的一再哀求下,东华帝君不得不答应暂时代理朝政。毕竟是曾经的天地共主,东华帝君虽然避世太宸宫多年,但处理起朝政来依然是得心应手,一些在天君执政时期还蠢蠢欲动的部族也开始安分起来。
南天门前,两个守门的天兵手持兵刃满面严肃地站在那里,仔细检查着进出南天门的仙人,他们的眼神威严而警惕,不会放闲杂人等进入这天庭重地。
白凤九化身的红色小狐狸躲躲闪闪地靠近南天门。狐狸爪子轻触额头,那里似乎还有那人手指的温度;两只狐狸眼珠子灵活地转动,思考着怎样闯进去而不会被守卫的天兵发觉。她知道如果丧失了这次机会,作为青丘女君的她将再也无法靠近他的身前。
趁两个天兵不注意,白凤九悄然跃起,从天门的牌坊边窜了进来。她动作极快,两个天兵就看见红影一闪而过。
两个天兵茫然四顾,许久,天兵甲:“我好像看见刚才有个影子进去了。”天兵乙:“你看清楚了吗?别是眼花了吧?”天兵甲:“怎么可能,我这眼神你又不是不知道。”天兵乙:“那你看清楚是什么了吗?”天兵甲:“我看像只狐狸。没错,就是红色的狐狸。”说着就要追过去看看,天兵乙一把将他拉住。
天兵甲:“你拉我干什么?”天兵乙:“你看清了是只红色的狐狸?”天兵甲:“看清了。怎么样?”天兵乙:“那就不能抓。”天兵甲:“为什么?”天兵乙:“你可还记得素锦天妃?”(素锦虽是夜华的侧妃,但天兵天将们都习惯称她为天妃)天兵甲更加茫然:“她不是被天君罚下界历劫百年吗?怎么了?”天兵乙:“你可知道为什么?”天兵甲:“不就是因为看管东皇钟不利吗?”天兵乙:“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她曾经命人打过一只狐狸,那是帝君的宠物,是一只红狐狸。”
就在这二位天将八卦的时候,我们的凤九小殿下已经混进南天门,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太宸宫门口。她生来迷糊,就是在青丘有时候也要用迷谷给的树枝引路,但在这九重天上太宸宫的路却是异常的熟悉,从来没走错过。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3 10:37:00 +0800 CST  
先来个小段子:话说自白凤九登青丘女君之位,东华帝君送去亲手所绘的四海八荒图,再加上天君因痛失太子夜华而难以理政,只好由帝君暂代政务,因此上帝君政务繁忙加上相思入骨,更加彻夜难眠。这天,忽见司命抱着几本书匆匆而入,帝君:“司命,你又写了这么多话本子?”司命:“这哪是我写的,这是从人间收上来的。您要不要看看,挺有意思的。”帝君权当解闷,便拿了一本观看,不看则可,一看之下大吃一惊,原来竟是为他和凤九群写的后续故事。这故事编得或正经或欢脱或悲情或搞笑,还有离题万里的,真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写不到。帝君看了不禁莞尔,心说这些人真会玩。这时连宋三殿下来了,看到这情况,便道:“您不知道,现在您和青丘小殿下的事可火了,这凡间有一种组织,里面有很多人都在为你们俩的故事写续集,司命的这些话本子都出自那里。里面还有个别人,不好好写看文,偏偏揪着一点儿小事不放,整天鸡吵鹅斗,闹的别人不得安宁。”帝君笑道:“这些人就是闲的。”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3 17:12:00 +0800 CST  
坐落在一十三天的太宸宫依然静寂,菩提往生开满宫墙,大门敞开着,竟没有天兵守卫。凤九在门前张望,见无人注意便遛进院子。
太宸宫占地极广,正殿偏殿不下千间,院中套院,回廊曲折,帝君的寝殿和书房位于整个太宸宫的中轴线上,那里是重中之重,寻常人等不得靠近。
算了下时辰,正是巳时光景,帝君该下朝了,现在应在书房。小狐狸蹦蹦哒哒往书房走,狐狸耳朵非常灵敏,听见脚步声由远而近,便闪身躲在了花木之后。
白衣束冠的神尊在前面走着,灰衣的司命星君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俩人谁也不说话。隐在暗处的凤九更是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被他们发现。
那伟岸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凤九不由凭住呼吸,狐狸耳朵支楞着,狐狸眼睛瞪着,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人。她发现,那人的身上多了一个挂坠儿,那是一个狐尾挂坠儿,红色的狐尾下面坠了块玉,上面雕着一只小狐狸。
走到凤九隐身的花木旁边,东华帝君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问司命:“外面的仙障布好了吗?”司命立时蒙圈,布置仙障都是帝君自己的事,他只是司文的小仙,何时管过仙障的事?微一错愕,只听帝君又道,“没布好也没关系,反正该来的一定会来。”说着,向那丛花木望了一眼。
司命星君听得莫名其妙,隐身花木中的凤九却心惊肉跳:难道被发现了?谁知这个念头刚在脑中产生,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啪的一声摔在地上。耳边响起了司命的惊呼:“一只红狐狸!
东华帝君走过去将她抱在怀里,随手顺了顺她的毛,漫不经心地道:“多好的一只狐狸,可惜不是九尾狐。”说完抱着她就往寝殿走,司命还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见司命还跟着,东华站住:“还有什么事吗?”司命:“没了。”东华:“退下。”
抱着她踏入寝殿,走至卧榻旁边,将她放在榻上。东华帝君坐在她旁边,凝视着她:“告诉我,你的真身呢?”
真身?凤九惊讶,不会是被他看出来了吧?他不是要赶我走吧?不管了,反正我就是一只小狐狸,不是白凤九,于是狐狸眼睛与他对视,就是不说话。
东华有些紧张,难道是小狐狸被人欺负了不敢告诉我?不会啊,放眼四海八荒,还没有自己不敢惹的主。看来是关心则乱。不能这样,东华调整了一下,故意厉声道:“不说是吧?如果再不说话我就将你扔出去。”
“别,别扔,我说好不行么。”在东华强大的气场下,小狐狸终于绷不住了,“这不关别人的事,是我心甘情愿的。”于是小狐狸便把自己结交燕池悟,又在他的引荐下认识了聂初寅,将自己珍贵的狐狸皮换给了他,这才变成一只普通的红狐,偷偷溜进了太宸宫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说完了?”听她说完之后,东华道,“就这些?”凤九点头:“说完了,就这些。”东华冷笑:“看来本帝君隐世的年头太久了,他们都忘了本帝君当年的手段,竟敢这样对待本帝君的人,难道是嫌命长吗?”
“不,帝君,这,这都是凤九一人的主意,不关他们的事。”凤九是个好狐狸,他可不想让别人代自己受过。明白她的心思,东华满脸宠溺地为她顺着毛:“我知道,可是你以后不要这么做,你知道有多危险?”
凤九点点狐狸脑袋:“凤九知道,但凤九不怕,因为凤九喜欢你,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将她紧紧揽在自己怀中,东华:“九儿,还记得当初在南天门,我和你说过的话吗?”顿了一下,他续道,“我今天要改一改,九儿,不管三生石上有没有我的名字,我都喜欢你。”
怀里的小狐狸眨了眨眼睛:“帝君,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东华:“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咬自己一下试试。”凤九听话地咬了一下自己的狐狸爪子:“咝。好疼,果然不是做梦。”东华:“傻狐狸,你不会清点吗。”
于是,太宸宫中多了一只小小红狐。东华帝君看书时,只要招招手她就会跳上他的膝头,他边看书边为她顺毛;帝君睡觉时,把她抱在怀里,他们相拥而眠;帝君钓鱼时也是将她抱在怀里,手持鱼竿,不错眼珠地瞅着她,鱼漂动了竟忘了提竿;帝君吃饭时也将她抱在怀里——帝君这种神仙是不用吃饭的,但我们的小狐狸还没有飞升上仙,不吃饭怎么行——往往是一桌子的菜全都便宜了她。帝君只吃几口青菜,剩下的时间就是为她择尽鱼刺,剔除骨头,然后用手捧了,一点一点喂进狐狸嘴里。太宸宫里的厨师以前是最清闲的,现在却是最忙碌的,一日三餐,都是按照狐狸给出的菜谱做,只要狐狸皱下眉头,那么厨师,对不起,你就自求多福吧。太宸宫里的人,都知道这只红狐在帝君心目里的重要性,于是谨小慎微,谁也不敢放肆,因为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得罪了帝君,他也许不和你计较,但是哪怕你弄掉一根狐狸毛,那么等待你的都会是生不如死。
太宸宫里,岁月静好········
转眼间,三年的时光飞逝而去,终于,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
【第三章完】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4 06:26:00 +0800 CST  
第四章
暮春三月,草长莺飞,正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候。
青丘。狐狸洞前的广场上搭起了高高的祭坛,坛下面人头攒动,聚集了青丘国的全部子民。
今天是他们的小帝姬白凤九接任女君之位的好日子。
白凤九一身艳丽红妆,在父亲白奕的带领下,缓步向高坛走去。她脸上薄施粉黛,衬托着额上那朵红色凤尾花更加娇艳。
三年期满,聂初寅如约将她的皮毛还了回来,她终于可以恢复人身,但是,也不得不离开太宸宫,回转青丘,因为,这是她的责任。
白凤九登上高台,垂下眼,暗暗告诫自己:白凤九,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青丘的女君了,再不能任性妄为,随便出入太宸宫,为他奉上一杯茶或陪他一整夜了······
接任仪式正在进行当中,忽然天边华光耀眼,一队仙人御风而来。凤九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东华紫府少阳君座下司命星君奉帝君之命,贺青丘帝姬白凤九即女君位,特送来礼物。”她看到司命手中托着一只精美的盒子,只听他继续说道,“帝君征战天下时亲手所绘四海八荒图。”
话音刚落,举座哗然。
谁都知道,这四海八荒图本是帝君征战天下时亲手所绘,连天君都没看过。凤九娘看着白奕:“这帝君可真是大手笔啊。”白奕看了夫人一眼,心里说,真是妇人之见。
白凤九从迷谷手里接过匣子:“凤九谢过。但不知帝君还说了什么?”司命看着她:“帝君说,沧海桑田,世间万物都在变化,连这四海八荒也不是从前的样子,来日方长,没有什么好惦念的。”
凤九盈盈一拜:“这一拜是给帝君的,谢他赠凤九四海八荒图。”然后站起身,又是一拜,“这一拜是给天族的,愿青丘与天族勇结盟好。”
祭坛下面,众青丘子民也跟着跪拜:“永结盟好!永结盟好!”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4 06:28:00 +0800 CST  
半夜起来更文,我够勤奋吧(没办法,昨天晚上睡着了)
下节预告:夜华复活,夜浅大婚,东凤重逢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4 06:32:00 +0800 CST  
九月初二,宜嫁娶。太子夜华和青丘白浅的婚礼就选在这天。
一阵白光闪过,天空中飘满了五彩祥云。这祥云在天空中绵延百里,那便是太子夜华的迎亲队伍。天族的迎亲队伍和凡间差不多,都是鼓乐齐鸣,唯一的不同是天宫众神是要驾云的。这队伍的中部是一顶五彩软轿,轿旁是新郎官夜华,押轿的是夜华的兄长墨渊,在他们身后跟着的是连宋神君和成玉元君,再后面是穿着五彩仙衣的仙娥。
此刻,狐狸洞中,凤九正在帮白浅梳头。
凤九:“姑姑,你真美。”白浅:“其实我家小九也不差。“”凤九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我怎能比得过姑姑。谁不知道姑姑是四海八荒第一绝色,姑父是四海八荒第一美男,你们两个结合才叫绝配。”白浅轻轻拍了凤九一下:“贫嘴,再这样姑姑就让你当一会儿小狐狸。”凤九不依:“姑姑欺负人。”白浅笑道:“怕我欺负你就赶紧找个厉害的夫君,好为你做主。”凤九:“姑姑为老不尊。”
“你们姑侄俩说什么了?什么为老不尊?”凤九话音刚落,就想起了一个大嗓门。凤九回头一看,说话的是她小叔,后面跟着的是折颜。凤九连忙施礼:见过小叔,折颜上神。
白真:你们弄完了吗?天君的迎亲队伍都已经到了。
凤九:马上就好。
迎亲队伍在青丘狐狸洞前缓缓降落,蒙着大红盖头的白浅在凤九的搀扶下走出狐狸洞,登上那顶五彩软轿,白家送亲的人也跟着融入接亲的队伍中。
本就富丽堂皇的天宫被布置的更加花团锦簇。迎亲的队伍进了南天门,直奔洗梧宫而去。洗梧宫的大殿上早就布置好了,央错夫妇端坐在正殿中等着新人来行礼。结婚典礼以后,新娘新郎被送入洞房,喜宴也就开始了。
大殿里觥筹交错,欢声雷动,在场的神仙都沉浸在喜悦中,唯有一个人例外。
白凤九坐在角落里,手里拿了个精致的酒樽,却没有喝酒。自从搀着姑姑走出狐狸洞她就在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但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太子的婚礼不算小事,他虽退隐也是要参加的,但他却意外的缺席了。她知道由于历劫没有完成,他失去了九重法力,但经过三年的修养,失去的法力也已经修回,那还有什么原因使他不能参加这重要的婚礼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成玉见过青丘女君。”
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凤九抬起头,见成玉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身边还站着司命星君。
凤九故意臣下脸:“成玉,这才多长时间不见,你就和我如此见外,还照以前的,叫凤九。”成玉:“但你现在已经是女君了,这样恐怕不和规矩。”凤九不屑:“青丘可没有这么多规矩。”司命笑道:“那还是照以前的,叫小殿下可好?”
点了下头,凤九道:“他可好?”司命知道她说的是谁,道:“回小殿下,帝君一切都好。”凤九:“那他为什么不来参加婚礼?”司命:“帝君闭关了。”凤九:“他为何要闭关?失的法力不是已经修回来了吗?”司命:“这个·····小仙不知。”
怕凤九伤感,成玉连忙过来打圆场:“大喜的日子不提扫兴的事,来,咱们喝酒。”边说边为三人斟满,然后举起酒杯“来,咱们一起干!”故友重逢,凤九便和他们开怀畅饮起来。
虽然从小被姑姑带大,凤九的一些习惯也随了姑姑,只是酒量却一直不行。青丘的九尾狐族大都善饮,惟独凤九是个例外,在这一点上,她觉得自己很丢青丘的脸。
酒入愁肠,没喝几杯凤九就有些晕,她知道现在的自己不再是以前的小殿下,一举一动都代表着青丘的形象,因此不敢再喝,司命和成玉也不强求,于是她离了酒席,跌跌撞撞得向外走去。
九重天宫祥云缭绕,这里既没有白天黑夜,也没有春夏秋冬,各宫中的景色,依宫中人的心情好坏而定。此刻由于太子大婚,这里到处都被喜气围绕。道路交错,亭台楼阁掩映在奇花异草之中,本来就不太记道的凤九由于喝了酒,更加成为路痴一枚。恍恍惚惚中,她的眼前出现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还没弄清楚是在那里,身子一轻,整个人就向地上倒去。
“凤九,不要晕。”
淡淡的白檀香在鼻间弥漫,在失去意识之前,她倒在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第四章完】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5 14:04:00 +0800 CST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5 20:57:00 +0800 CST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5 21:05:00 +0800 CST  
第五章

“迷谷,水······”不知过了多久,白凤九终于有了意识。她睡迷糊了,忘了今日是姑姑的大喜日子,以为还在自己的狐狸懂中。
随着淡淡的白檀香味,一只茶盏出现在她眼前,端着茶盏的手五指修长,那手的主人的声音更是好听:“喝吧。”
低头喝了几口水,仿佛刚明白过来,她抬头看着眼前的人,又朝四周打量了一番,才知道身在何处,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凤九······又给青丘丢脸了。”他宠溺地揉着她的头发:“都当了这么多年的女君了,怎么还是改不了过去的习惯呢?”
心中一动,凤九想到了什么:“这是什么地方?”东华:“我的寝殿。”凤九:“我睡了多久?”东华:“你睡了一夜。”凤九翻身坐起:“糟了,我离家出走都一夜了,我爹要是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东华的嘴边泛起了一丝笑纹:“你急什么?太子大婚,九重天大宴十天,你家里的人都在洗梧宫呢,谁能注意到你呢。”
凤九这才想起来上九重天的真正原因,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脑袋:“头好痛。”
“头痛就躺会吧。”东华脸上的笑意更深,“看你以后还喝不喝酒。”
凤九从善如流地躺下,她的酒量虽然不好,酒品还是可以的,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听着那均匀的呼吸声,东华知道她睡着了,于是轻轻起身走了出去。
来到外面,东华吩咐道:“司命,你去洗梧宫通知一声,告诉太子妃女君喝醉了,现在在我这里休息,让她不必担心。”
凤九这一觉睡了两个多时辰才醒。她睁开眼睛便看见东华拿着本书坐在身旁,只是因为太过专注于她,那本书好像还拿倒了。看到这样的东华,凤九不禁笑出了声。
“醒了?”东华看着眼前的小丫头,“那就起来吧,我让厨房给你煮了粥,趁热喝吧。”
凤九起身,见仙娥捧着粥碗过来连忙伸手去接,却不想让东华抢了先将碗接了过来:“别动,我喂你。”凤九皱眉:“不要,九儿现在不是狐狸,要自己吃。”她做狐狸的时候,吃饭不方便,他就耐心地喂她。看着他的样子,眼睛温柔的能掐出水来,她不禁疑惑,这还是以前那个天地共主吗?
一碗粥很快就喝完了。东华:“你要不要再睡会儿?”凤九:“不要,我要回去。”东华:“也好,我叫司命送你回去。”说罢叫过司命,吩咐将女君送回洗梧宫,司命领命,刚要带她走,只听东华又道:“等等。”
东华只看着凤九:“我观星象,你的天劫就在这几天,你自己多注意点。”飞升上仙的天劫这么快就来了?凤九很吃惊,但还是很郑重地向东华道了谢,就和司命离开了。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6 07:56:00 +0800 CST  
下节预告:凤九的天劫就要来了。九九加油!另,东凤文最大的梗之一文昌要出现了,另一个是三生石,放在最后

楼主 尘埃士  发布于 2017-05-06 19:33:00 +0800 CST  

楼主:尘埃士

字数:66325

发表时间:2017-05-02 05:5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5-07 05:39:32 +0800 CST

评论数:53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