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九天长】〖美文〗情解离恨 梦回千寻

感恩重发,从头盖楼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09:56:00 +0800 CST  
敬告各位看官

由于一些仙友反应前文有内容重复,以及有内容被删,可能是系统问题,为了给追文的诸多小可爱们提供更好的观感,因此楼主特此重发,原帖已删,辛苦各位追文的仙友们,以后在此更文,一切照常,更文已有一月,感谢小可爱们一路支持


点赞顶贴就集中在这一楼,避免有神回复造成看文混乱

谢谢你们 爱你们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01:00 +0800 CST  
世间万事渺小至斯 离恨断情弃箭铃





青丘白凤九,谢过东华帝君的贺礼,愿天族与青丘,世代交好,福泽万民。

那一眼万年,一笑情牵,一世凡尘,一往情深,到此,似已落幕。

“小殿下,小殿下,小…”迷谷一路狂奔,直往凌华洞奔去。
汾萝香轻溢,新任女君只手托腮,正清点着狐族史籍。
“何事教你跑得这样慌?但我瞧着你的神情,倒不是汇报坏事的,快说来听听。”
凤九抬起头,等不及迷谷喘息“你快说呀”。
“太子,太子殿下,回来了!”迷谷边说边一前一后地晃着,难得吐出话来。
凤九倏地站起,“那姑姑呢,姑姑可晓得了?”
“晓得了,早晓得,我刚听四叔的毕方鸟说的,现下姑姑正与太子殿下在十里桃林呢。听说太子殿下本就没有去,只是沉睡了,因在无妄海养着,又有玄晶冰棺这等神物,这才早早醒过来。小殿下一直担心姑姑,这下可放心了,姑姑与太子殿下也忒不容易了,熬了那样久,如今终成眷侣,你说,青丘是不是马上就有热闹的大喜事了!”
凤九眼里闪过一丝欢喜,瞬间又黯淡下去。眼神散漫,却强扭着笑点头“对啊,是好事,是喜事,你, 好好去准备一下”边说边坐定下去。
迷谷暗地里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赶紧又去搬了一摞史籍,“小殿下,这些史籍你都须览了,才能从狐帝爷爷那里学到怎么以逍遥道治理青丘,你刚继任不久,多用些功吧。最好还是让迷谷陪着你,我比你多活了几万年,有些典故还可与你说一说。”
“不必了,你下去吧,我自己看得懂。”
迷谷边走边自责,扯那么多做什么?不知道小殿下情伤未愈吗?你因大喜事高兴,与小殿下何干啊?哎,你可快些走出来吧,我的小殿下。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03:00 +0800 CST  
韶光易度,心意难平,思念总噬人心骨,要跳出一段情,还是那样一段情,并非易事。不过好在那一句“世间万物渺小至斯”能教她彻底凉透。东华到底经历过什么?过去出现在他生命里的,又是些如何的角色,能叫他视红尘如俗梦?
决意忘记,凤九收了剑铃。命迷谷将它丢到树洞里。迷谷说“小殿下若真要忘记,丢到寻常的树洞里是不行的。”
“还有何处?能让我再也不见这劳什子?”
“翼界山林中,有一树名为离恨斩,斩六界之情思,断八荒之痴念。将剑铃丢入离恨斩树洞中,三日之后,天地间再无此物。”
“从今往后,天地间再无此物”凤九在心中默念。也好,情由它始,意由它终。“那便替我去扔了,扔到那树洞中,再无此物,亦再无此情。”
至于四海八荒图。。。罢了,且先交与迷谷,帝君是君,白凤九是臣,臣不能得罪君,那图随意扔不得,否则爷爷也要怪罪的。这下功夫做足,该能忘了吧?
可还是一丝片刻都闲不得,她闲不住地翻阅史籍,每日在凌华洞与蘑菇集中间几个来回,一只只枇杷长什么模样都能记清楚了。亲自巡视东荒俊疾山、琴尧山,驱逐些犯境的小妖。一闭眼,还是那紫衣银发的身影便浮脑海上来,挥之而不去。
姑姑说,折颜那里有一种药,吃了它,想忘什么便忘了罢。
一腔热血,凤九对着那一碗清黑,坐了足足三日。不,还是不喝了,姑姑当年洒脱,可她到底和姑父夜华是天定的缘分,即便她一时忘了,可最后还是因着夜华的执着被感动而将那份情守住了。可她白凤九有什么?她与帝君无缘,纵然自己在他心里芝麻大的位置都不定有,纵然连剑铃都下狠心扔了,可若这一碗药真下肚,过去那些许缘分,那些许记忆,就是一场空。还是痛,来的勇敢些,把一切彻底抹去,她还是不忍。
“与其强逼着自己忘,不如让时间去消磨,慢是慢些,痛是痛些,但等到了那层境界,也是超然。”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04:00 +0800 CST  
三年后

东荒承了白浅原有的善德,再者凤九这几年也是勤勤恳恳,大小事物均亲力亲为,因此一派祥和。须臾数年间,凤九越发出挑,体貌修和,骨像初显,眼间眉梢少了几分娃娃气,却落落几分愁思,挽髻处依旧一点白色攒花,一袭白衣,外搭素色罗衫。望着她,总觉着她身上少了些什么,却无以言表。

三年流水般淌过,做一荒女君倒教凤九懂了,世间万物,并非只有一个情字值得考量,她有要守护的一方百姓,担负着青丘众生的责任,这自是帝姬有的胸怀,加之她从小受白浅的熏染。所以,白凤九从来就和九重天上,四海水君宫里那些个娇滴滴的公主们不是一样的。前尘往事,随之由浓化淡。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05:00 +0800 CST  
三年间,一直是东华帝君主政。且问为何?当年太子夜华以元神生祭东皇钟,教天君失了半个魂,他最疼爱的孙儿没了,自己执政也日渐力不从心,实在无力支撑,便只好请出太晨宫的帝君来。一来是为代政,二来,太子魂飞魄散,四海八荒内难免有几个部族起了反心,帝君主政,能平四海八荒之乱心,安抚天下。
至于其后几月夜华虽在无妄海醒来,却仙体极虚,不宜立刻继任,否则,那继任的天劫又怎是他受得住的。
这便得了好由头,夜华以将养仙体为名,自请在桃林闭关三年,而后出关,与白浅成婚,一道继任天君,顺理成章。经历了那些事,白浅也终明白,能相伴就不能再浪费半分时间,婚期如何,婚宴如何都无妨。且白夜二人都是不喜约束之人,若即刻成婚,到了九重天上,一道一道的束缚,倒教他们不自在,不如先在这十里桃林快快活活地过他三年。
三年故长,但当时天君也不好不允。这才得以又三年。
此间,帝君主政,杀伐果决,大小事物一概在太晨宫内咨议。帝君随性,更不在乎排场,因此,从未开过走过场费时间的朝会,挨着一众臣下朝见时,也是在太晨宫书房内。
无缘相见,倒好得很。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07:00 +0800 CST  
白夜大婚终成佳缘 三年再遇恍若隔世

三年期限一到,白浅与夜华的大婚,几经波折,终于定下。四海八荒都盼着这盛世之婚,天地间也许久都没有过如此大的喜事,如此大的场面了。各族都准备着。婚期订在七月初七,是个有情人的好日子。

六合八荒一派喜色,素来随意逍遥的青丘,都做足了准备,往生海花灯结了七日,直到大婚之时。

七月七这日,七十二只赤羽鸟绕梁而飞,从南天门一路飞至往生海畔,挥翅庆贺,八荒众神有阶品者皆在观望之列,无阶品的灵珍异兽,都从四面八方而来,要亲睹这盛事。
成玉等司花木植草之仙,在折颜处得允,借了十里桃林的桃花一用,布了一场花雨,云霞间也皆是灼灼飞花。整个青丘尽是这等奇景,成玉対自己颇得意。

白浅由凤九束发,本来正欢喜,一个愣怔,突然想到些什么,回头正要对凤九开口,转念一想,东华帝君来不来都未必,此时提起,反倒不妥。凤九已晓得姑姑想什么,毫不避讳“姑姑你放心,今日,我只管照料四海八荒万万年第一绝色如愿嫁了心中良人,不会胡闹的。”
白浅笑道:“还有玩笑,此刻可是个正经时刻,我虽不在意那些,但还是多少端正些,你最好还是守在洞里,别出去惹祸。”
“哎呀姑姑,你不让我出去看看这场面,小九在狐狸洞里会憋坏的。凤九晓得你担心什么,我可是真忘了,忘得比喝了忘情药还干净呢。”
居然还拿忘情药的事来调侃她,白浅拍一把小狐狸,想起当年断了尾都还盼着来日方长, 说小九忘了东华,她才不信。可还有什么好法子能拦住她?总不能将她绑在狐狸洞中,罢了,随她高兴吧。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08:00 +0800 CST  
“今日为浅浅束发的,是小狐狸呀。外面各族仙神都来了,天族的排场,当真了不得。”白真仍不忘打趣。
“小五十四万岁才嫁人,自然要排场大些。”折颜与白真这一唱一和,还真叫人难以反驳。白浅人逢喜事,也不与他们计较。
等梳妆毕,青丘一大家子,已在狐狸洞聚齐了,就等着天族来迎亲的众神。

洞外众仙翘首以盼,俄倾,雨泽山前,狐狸洞外,渐呈祥瑞之气。只见金云团笼,九重天迎亲的众神已徐徐而来。云端之上,鸾驾之中,最前的,便是风姿绰然夜华君;平日里的玄色衣衫,今日已换成了赤金色的喜服。夜华虽一如既往面无神情,眼角却难掩喜色,待鸾驾降下,终于忍不住,给众仙众神看了一回他的笑脸。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09:00 +0800 CST  
有些小仙一一悉数着,那迎亲队伍里,除了太子今日理所当然位列第一,其后的众神,都按阶品辈分排站。他们晓得太上老君,辈分最高;其后是天族两位殿下和乐胥娘娘,其中只有三殿下连宋君不同于旁人的庄重肃静,摇扇微笑,风流的无比。再往后,几乎一个方阵,尽是天族的分支头领,和几位公主,另边排站的是司命星君,成玉元君带着小天孙阿离。阿离贵为天孙,本该由乐胥娘娘领着,但阿离贵在坚持,定要与成玉姐姐一处;其右是南极长生大帝座下掌管神仙婚册的寒山真人。最后就是一众负责服侍的仙娥。

等等,竟还有一位,与太上老君同列,不,甚至还走在太上老君之前,看样子是尊神阶品的,紫衣银发,从不曾露过面的那位,究竟是何者?
有些胆儿肥的小仙打量着那位尊神,这周身的仙泽,说有个几十万年的沉淀毫不为过。风度翩翩,法相庄严。再细看其容貌,清容俊秀,眼底如古水无波,眉目无情,却顾盼生辉,风华绝代,还胜夜华一筹。应是上古神衹,狐帝不可能站在那处,但是,请教了青丘的小狐仙,折颜上神如今也在青丘那边,难道是战神墨渊?那便是墨渊上神罢。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10:00 +0800 CST  
众小仙刚自以为猜出,束束白光降下,只听一十七位白衣上仙齐声道“拜见东华帝君,太上老君,太子殿下。 。。。师尊尚在闭关,昆仑虛弟子,奉师尊战神墨渊之命,特来贺九重天太子殿下夜华,与青丘上神白浅结亲之礼,愿二位永结同好。。。。”后面说的是什么,已完全听不进去了,重点是,今日这盛宴上,竟有幸亲眼目睹了东华帝君!那位尊神竟是东华帝君!帝君素来以战名扬威,史籍上对他容貌的描摹少之又少,真正见过他的,无非是天宫中人,别处偶然一见,已属不易。要见战神墨渊,起码还有个去昆仑虛朝拜的门路,要见折颜上神,只要修炼到位,身无戾气,也可进十里桃林一览尊容,但唯独东华帝君,多少仙神在劫道轮回中想见见这只有在画像上才有缘目睹还未必相似的尊神,却是难上加难,且不说九重天规矩颇多,就算能进天宫,帝君也鲜少外出。见过他的,也都是些老神仙,小仙们就算见了,也未必识得。今日,算是开了眼界,一直听闻太子夜华与上神白真是四海八荒内数一数二的美男子,若帝君肯多出来溜达几圈,这排名许就变了。

夜华依旧一脸严肃“请诸位上仙代本君谢过墨渊上神的贺礼,众位且先落座,随后一道去天宫,参加喜宴。”
于是由叠风领着一众师兄弟们去坐了。阿离悄声跟成玉说“成玉姐姐,这都是娘亲的师兄吗?怎么办,我等不及了,我想快过去见娘亲,娘亲今日一定很好看。”
成玉吓道“我的团子祖宗,今日八荒众神都在呢,你可不能乱来啊”
此刻迎亲队伍中,站出一位白衣仙者,手持一册,念道“良辰既达,吉时已到,请太子殿下前去迎娶太子妃。”
原来此仙,是南极常生大帝座下寒山真人,专司神仙婚册。
天族迎亲众神在外等候,夜华独去狐狸洞,这位准天君下了鸾驾,看似步幅沉缓,实则已急不可耐。
狐狸洞中,夜华拜会了几位长辈,终于迎来重头戏。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10:00 +0800 CST  
“浅浅,过来。”
长路漫漫,终成正果。虽说在东荒俊疾山早已成婚,之前也并未觉得一个婚宴会有什么,可真到此时,想起原先在天宫二人的种种不易,而此刻,终于能正大光明地迎娶她上九重天,入洗梧宫了。

狐后偏过头,抹了一把眼泪,又回头对夜华说“我的浅浅,是我最疼的孩子,我最小的女儿,在九重天上,你可不能怠慢了她。”
夜华此时仍旧说得一口情话:“狐后放心,我的怠慢,从不会留一分给浅浅。”
随后白浅转身拜别父母与几位兄长。

这个当口,凤九感慨万千,姑姑还被爷爷奶奶交代着,她想到以后也不能时时待在姑姑身边,现在又不是跑去抱着姑姑哭鼻子的时候,索性跟迷谷使了个颜色,要去往生海畔的凉亭坐一坐。不过还好,此情此景中,倒没有谁注意到她从几位叔伯的衣袖缝缝里溜走了。
凤九忐忑不安出去,粗粗地扫了一眼。“他果然没有来”

走到松软软的草地上,总算松了一口气,她们青丘本来就不是装规矩的一族,今日却要端着。
“姑姑和姑父可真好,情路顺畅这样的事,也不知道这辈子轮不轮得上我”
凤九脚底下闲不住地踢着石头子儿,内心一番纠结“我以后会嫁个什么样的人呢?和姑父一样好的?不行,当年姑姑还不是跳了诛仙台,伤了情。老凤凰那样的?不行,他是个断袖。姑姑的墨渊师父那样的?不行,他是个冷面,和那个什么什么一般无二。白凤九,我觉得你这样不对,不能只喜欢一些老神仙,难不成你偏爱那种调调?比爷爷还老的?但谁让现在的那些所谓青年才俊一个不如一个,哎!难呐,那便这辈子都不嫁了。”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11:00 +0800 CST  
做好了清修的准备,欲抬头看看这往生海的光景,却一个愣怔,再也走不动了。
熟悉的白檀香入鼻,像是从遥远回忆里传来的,紫衫入眼,怎么可能?不会的,不会的。她告诉自己别抬头,头却已经抬起来。唔~~,舒了口气,还好是背影,无论如何,没有照面。

现在跑还来得及,之前几年学着忘记的功课,不能就这样一夕而废。可是白凤九此刻偏偏不知脚要怎么动了。
“慢慢来,深呼吸。想想世间万物渺小至斯,想想青丘百姓,想想他这三年都不开朝会不愿见你的绝情,你和他要守护的天下苍生比起来什么都不算。”在心里劝了自己这些话,脑门子上的温度也渐渐凉下来,此刻能悄声走了,他望着往生海出神,应该什么都没听到。
好巧不巧,刚抬脚,那张古水无波的脸便转过来,正对着她。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12:00 +0800 CST  
恍如隔世

良久,灵台一片空白,随后想到的,不是断尾,不是伤情,亦不是扔了剑铃的快意。而是-----“帝君的法力,想是恢复了吧,恢复了几成?够不够应付危险?如今谁为他奉茶,太晨宫,还是老样子吗?”
帝君眼里无波,凝眉对着凤九“这些年做女君倒认真,稚嫩气退了,喜色却也少了许多。”
帝君本无意于迎亲一事,奈何天君三邀四请,几欲将他抬出太晨宫,这才不得不来。来也倒罢了,竟还有一群小神仙聒噪个不停,扰得他头疼。

哎,所谓心有灵犀是何物?两人躲也能躲到一处。

“帝君”凤九回过神来,屈膝行礼。帝君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回应,转身向凉亭处走去。迎亲礼还未完,可以寻个籍口回去,但此刻若是不打声招呼就走,太没礼数了。尽管她对他从未讲过礼数,但今时不同往日,且因前缘,现在应当分外留心。还是说一声吧。
转眼看时,帝君已在凉亭坐下,凤九跟过去,正准备道别,只听帝君说“茶凉了。”“那,,凤九为您奉茶。”又是奉茶,奉茶当真是个消解尴尬的好由头,下一步怎么走,且看帝君怎么出牌了,想着帝君总走些不寻常的路数,不禁一阵发慌。
“东荒近来如何?”听帝君问这个,凤九轻松不少“嗯,都好,就是琴尧山,啊不,是俊疾山有蛇族犯境”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13:00 +0800 CST  
“嗯,你治理的不逊于你姑姑,只是你姑姑还要比你多狠些,不拖泥带水。”
许久未见,帝君竟说了这么多字,凤九讶异之余,仍时时提醒自己注意礼数。手底下正倒着茶,却倏地回过神,暗暗在心里玩味起他刚才的话,略有不爽:“谁说我拖泥带水,不过从前在你面前是个软包子罢了”
把茶送到帝君手上时,看到帝君莫名其妙的目光,才恍地想起,读。心。术。

又生生丢了回人,要是再待下去不知又要出多少洋相,于是凤九赶紧行了礼“迎亲礼快完了,我也得去向姑姑行拜送礼,茶已沏好,帝君若无旁的事凤九便先告退了。”

其实凤九会错了意,帝君是因为看见她根本没把茶倒进杯中,草地上还冒着热气,恍恍惚惚就向帝君敬茶,而那杯中一滴水都不曾沾,她却还半分都未察觉,觉得好笑罢了。读心术哪是说用就用的,只是当时她是只小狐狸,不便交流,才不得已用读心术的,要是时时都读心,那该多可怖。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13:00 +0800 CST  
天族迎亲礼毕,正该回去,凤九急急地跑来,要向白浅行拜别礼。仔仔细细地拜了三拜,十分不舍“凤九自小受姑姑教养,恩如双亲,今日一别,便不能时时相伴,凤九会承继姑姑恩泽,守护好东荒百姓,愿姑姑福运绵长。”这是场面话,却也是真心话,要是姑父夜华也不举行朝会的话,那以后见姑姑的次数就更少了。
恰逢此刻东华悠悠地走来,连宋“叭”地收住扇子,转头给了成玉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成玉会了意,与司命二人面面相觑,心里都悟了。
偏巧此刻成玉一个不小心,阿离挣开了往前跑去,但阿离并非跑向白浅,而是跑到了凤九面前:“你就是凤九姐姐,我常听娘亲提起你,说你生得极美,方才你刚从里面出来,我便晓得了。”原来是去见他娘亲嘴里的凤九姐姐。凤九见小团子如此活泼讨喜,发自内心地喜欢,便俯下身摸摸头说“我也是头回见如此可爱的小天孙呢。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14:00 +0800 CST  
夜华倒想让这俩个熊孩子相互讨教一番,奈何还有礼数二字作梗,便唤阿离回了鸾驾,说了几句改日再同姊姊好聚的客套话。白浅转身安顿了凤九几句,本想小侄女同去喜宴,但见了刚才那幅光景,正巧凤九也推辞着要留在凌华洞,也便不多要求。
金云腾起,鸾驾云笼而去,九重天一行人接了白浅回去,后面凡有资格的神仙也都跟着去了。本想好好玩一番凑个热闹,现在好了,碰巧见了帝君,若跟去喜宴,说不定又要丢人,又要破功。
有什么好看的,喜宴嘛,不都是公主仙娥们跳跳舞,一群神仙喝得烂醉,无甚稀奇。凤九现在,也只能这样安抚自己了。可刚同司命成玉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三年里偶尔才碰回面,今日若帝君遵循他一贯的不赴宴会的路数,不来该多好,她就能上九重天去会会这二位老友了。凤九随后又惊异于自己这样想,难道说,在自己心里,帝君几乎已被忘得干净了?他的地位,根本都比不上成玉他们了?行思至此,不禁暗暗得意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15:00 +0800 CST  
旧情难忘心念红狐东华出手助平蛇患



瑶池里张满金莲,众仙真真都喝得烂醉,天君自持庄严,东向坐于最高,他望着这宴中众仙,自顾自感叹,从没见孙儿夜华如此欢喜过,又得意地想到,这一联姻,夜华新君的位子便能坐得稳稳的,各族安定,四海太平。
帝君只过场上喝了一杯酒,便不管天君劝阻,回了太晨宫。一回宫便召了司命过来“你拿这状书去一趟蛇族,找他们首领,就说东华帝君命他签这誓状,永生永世不得再进犯青丘东荒。”“东荒?”司命似笑非笑。“你想说什么?”帝君语气略硬,司命慌忙道“小仙不敢,小仙这就去。”

已至辰时,还不见迷谷来报,凤九正准备再亲自去趟俊疾山,迷谷乐呵呵进了凌华洞,“小殿下,俊疾山附近的百姓们都说,蛇族再没来过,已有几日了,小殿下可以宽心了。”
凤九歪歪头“怎么莫名地,还不来了?上月日日打蛇,我今日还有些不习惯呢,不过这对百姓们是好事。那蛇毒引发的疫情呢?现在如何了?”
“有疫情的只剩两三户了,今晨折颜上神派人送了解药,很快就会好的。”迷谷说罢,看着凤九软泥般瘫下去:“终于可解脱了,这祸患困扰我一个多月。但这事解决地这么容易,是不是有蹊跷?”
“我的小殿下,你何苦想那么多呢?想是前几天龙族的众神来过,压住了。蛇族不敢再来了吧。”
凤九觉得有理:“那这大好的日子,我得去十里桃林找老凤凰和四叔。”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16:00 +0800 CST  
“不巧得很,我先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折颜提了两三壶桃花醉,悠然自得地走进来,“听闻蛇族之乱平了,我来为你庆贺。”凤九俏皮说声不敢,手底下却快,将桃花醉拿将过来,细闻了闻,才问“四叔呢?”
折颜挥袖而坐“你四叔去了你爹那处”
“我阿爹?我莫不是又在不经意间犯了什么错?”
折颜替白真冤枉道“你这小丫头,你四叔何时告过你的状啊?你平蛇族之乱有功,你四叔是代你向你爹邀功去了。”
见凤九并未多想,折颜也放心了。
自在痛饮一回,回去后,白真才抓着他解惑“老凤凰,你叫我稀里糊涂地去替凤九邀了一番功,我还没问你,这蛇族之乱,怎么就给平了?”
折颜笑道“你定猜不到,那东荒俊疾山有什么。”
“有什么奇珍异物,降服了蛇族啊?”白真越发摸不着头脑。
“东华帝君在山上,设了一道结界,蛇族无法进来,但他们没再从往生海或翼界处入青丘,估计是帝君给下了状令了。”
白真瞪大了眼“帝君?”
“不错,正是帝君”折颜笑着点头“所以我让你去找白奕邀功,让他安心,一年半载之内,他就不会去东荒,也就无缘见那结界,于九丫头少了许多麻烦。”
“可是”,白真不解“那凤九就看不到结界吗,她见了会怎么想?”
折颜想白真无怪乎还是年轻的上神,许多事尚不清楚:“每位仙者都有自己独特的气息,但你有所不知,要辨认仙者气息,也需一定的修为,而东华的结界,非上仙阶品的,一概看不出。”
白真露出一丝调笑“没想到帝君还记挂着凤九的事情。我以为我这小侄女,与他而言,不过过眼云烟,算不得数。”
“你倒错了,东华对风月之事,向来超脱,几十万年,起码也有千千万个绝色想要近他的身,但他从不曾动心,就连多一刻的关注都没有,却独对凤九不同,他这样的性子,轻易不会动心,但只要一动心,就算凤九不在他身边,他也记挂着。我估摸着,之前不举行朝会,还是说明放不下,多见一面,除劳心费神之外无益,前些天迎亲时,我看那二人是打了照面了。”

白真摇摇头:“这些就属八卦了,只要小九不受伤,开开心心的,其余的管他呢。”白真倒看得开。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16:00 +0800 CST  
夜华继任后,朝会照例举行,但较老天君相比,就有效的多了。由于是新君夜华的第一次朝会,无论如何都要有辈分的坐镇,所以帝君也在朝会之列。又由于是第一次朝会,五荒五帝都需到场,凤九亦在朝会之列。帝君向东而坐,凤九的辈分排不到最前列,还好,不用对向而坐。
因凤九是白浅疼爱的侄女,且前些日子平了困扰东荒的蛇族之乱,夜华也觉得这小侄女很能干,便当着群臣的面赞道:“东荒白凤九,为四海八荒年纪最轻的女帝,继位以来,以逍遥道治青丘,百姓称颂,整个东荒太平安定。诸位要以其为范,多多效仿。”
“臣等定不负君上所望。”群臣回应。
凤九向夜华行了谢礼,转身回位,却感觉一道熟悉的眼光刚从自己身上移开,帝君正微微一笑,那一抹笑于别人而言极难察觉,她却能感觉到。坐定下去,凤九死死盯着自己桌上的酒盏,不许眼光移开半分。临散会时,一起身,没成想四目相对,凤九头皮发麻,那气氛,怎一个尴尬了得。
好容易等朝会散了,成玉在大殿外候了凤九多时“可算盼到你出来了,如何?今日这朝会,可还畅快?”
凤九怏怏道“以后若无要事,不来也罢,还好姑父是个实在的神,若无事也不召。”
成玉笑着撇撇嘴“哎呀,你说,到底是你不喜拘束,受不了这朝会呢,还是另有原因?”
“你,你不是说这几天去凡间探查花木,顺道随我去青丘吗?你一年才出来一趟,就别多说了。”说罢赶紧拉了成玉下凡。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17:00 +0800 CST  
凤九陪着成玉在凡间乔装逛了些时日,正要从东荒俊疾山去青丘。成玉慌忙拉凤九掉了个弯儿:“哎哎哎,别,别从这俊疾山过了,咱们从琴尧山走,也能到。”
“为什么呀,从凡间到青丘,过俊疾山最近啊。”凤九觉得成玉今日神神叨叨的,怪诞得很。
“我,,不喜欢你们这俊疾山的景致,走吧,走吧。”成玉硬是拖着凤九绕到了琴尧山。


楼主 爱豆会发光22  发布于 2017-07-20 10:18:00 +0800 CST  

楼主:爱豆会发光22

字数:225148

发表时间:2017-07-20 17:5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4-15 01:06:03 +0800 CST

评论数:163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