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九天长】【美文】凤羽花之缘(续写剧版三生三世)

又被度娘吃掉贴子了






九儿喜欢玩帝君的头发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30 00:04:00 +0800 CST  
(24-2)

凤九无言地把头埋入他的胸膛,不再跟他说话。
东华伸手抚摸她的头发,柔声道,「九儿,再睡一会吧。」
凤九摇了摇头,只想象这样安静地待在他的怀里。
东华轻声问着,「是想去那儿?」
凤九嘟嚷着,「你是要我继续做梦吗?」
东华淡然,「嗯,做个好梦。」
好梦吗?刚才的梦并不是全部都是好梦。
凤九深深记得梦到的那片漫天飘飞的白色佛玲花,和星光璀璨的景色。可是令她从梦中惊醒的却是个让她惴惴不安的噩梦。
梦里凤九来到华泽之畔,却看到一片彷佛无穷无尽的混沌浊气,让她感到非常害怕。
凤九拧起眉头,「我不要,我不想要再做那个梦。」她整个人也开始不安起来,微微的颤抖着。
东华思忖了一瞬,为何凤九从未去过碧海苍灵,却会梦到此处,这不大寻常。回过神来时,感受到怀里人儿的不安,将她搂得更紧些,来消除她的不安,「九儿,怎么了?」。
凤九想起折颜说过,她选的这个男人是个了不起的男人,是曾经的天地共主,他心系这四海八荒的太平,以命护这天下苍生。凤九心里早已暗下决定,假如真的有那么一天,必须东华付出性命才能保这四海八荒众生,她会与他生死相随。
凤九沉默许久,茫然地低声说着,「东华你是否还记得我在若水河畔说过的话。」
那场擎苍大战历历在目,东华想到那时无论自己如何狠心拒她,九儿对他始终不离不弃,愿与他生死相随,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她的脸庞,「记得。」
凤九语气沉重的又说着,「我说过,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我不会阻止你以命护苍生,我只求与你在一起,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让我一直陪在你身边好不好?」
东华低头看着她,修长的手指抚着她那额间开得极艳的凤尾花,「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别怕,没事的。」
凤九这才紧紧搂住他,安心地闭上眼睛。
东华在她额上印下一吻,「再睡一会吧。」
东华眉头微微蹙起,有些沉思,随手捻起一个昏睡诀施在凤九眉间。

东华空着的手幻化出一面镜子,此时镜中所浮现的是……刚刚诞生的一只九尾红狐。
九尾白狐同赤狐混血本就不易,七万年前这四海八荒唯一的一只九尾红狐诞生下来了,但在生下时已是奄奄一息,就连折颜也是束手无策。狐后在一旁苦苦相求,白真也要他无论如何都要救活小狐狸。
折颜看着刚出生的小狐狸,这位青丘的小帝姬,点了点头。
想要救活唯有一法,折颜的神情像是下了个重要决定,伸出的手掌幻化出一个玉瓶,从瓶中倒出一颗丹药,喂小狐狸服下。
过了片刻,小狐狸发出嘤嘤的声音,这才让狐狸洞里众人松了一口气,青丘举国欢庆。
东华默然片刻,若有所思,看着镜中浮现出的玉瓶,眉宇深锁,果真是如此吗?目光凝在怀中熟睡的凤九面上,本以为你我情深缘浅,想不到竟然有着如此深的缘份。
东华抬手揉了揉额角,蹙眉道,「但那颗丹药被你服用下了,这可该如何是好。」伸手轻柔地抚摸她的头,心里怔了一下,手中再度幻化出镜子,镜面中浮现出一座山脉,心里暗叹一声,原来是这只凤凰要醒了吗?
从结界外传来声响,东华抱着沉睡的凤九离开了书房。
他抱着凤九来到寝殿,轻轻的把她放在床塌上,替她盖好被子,坐在床沿将她散开的长发稍稍整理,看着她熟睡的脸庞,俯身轻轻一吻。




之前好像看过,白真出生时是只小狐狸,之后才化为人形
所以就写小九九刚出生时也是只红色狐狸,之后才变为这个可爱娃
帝君你家九儿很可爱吧


少绾不是一身红,这张图是黄色衣服?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7-01 13:25:00 +0800 CST  
我发现24-2贴子被度娘娘给删了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7-01 15:26:00 +0800 CST  
342楼的24-2文被度娘娘给删了,楼主有申请恢复
再贴一次看看


(24-2)
凤九无言地把头埋入他的胸膛,不再跟他说话。
东华伸手抚摸她的头发,柔声道,「九儿,再睡一会吧。」
凤九摇了摇头,只想象这样安静地待在他的怀里。
东华轻声问着,「是想去那儿?」
凤九嘟嚷着,「你是要我继续做梦吗?」
东华淡然,「嗯,做个好梦。」
好梦吗?刚才的梦并不是全部都是好梦。
凤九深深记得梦到的那片漫天飘飞的白色佛玲花,和星光璀璨的景色。可是令她从梦中惊醒的却是个让她惴惴不安的噩梦。
梦里凤九来到华泽之畔,却看到一片彷佛无穷无尽的混沌浊气,让她感到非常害怕。
凤九拧起眉头,「我不要,我不想要再做那个梦。」她整个人也开始不安起来,微微的颤抖着。
东华思忖了一瞬,为何凤九从未去过碧海苍灵,却会梦到此处,这不大寻常。回过神来时,感受到怀里人儿的不安,将她搂得更紧些,来消除她的不安,「九儿,怎么了?」。
凤九想起折颜说过,她选的这个男人是个了不起的男人,是曾经的天地共主,他心系这四海八荒的太平,以命护这天下苍生。凤九心里早已暗下决定,假如真的有那么一天,必须东华付出性命才能保这四海八荒众生,她会与他生死相随。
凤九沉默许久,茫然地低声说着,「东华你是否还记得我在若水河畔说过的话。」
那场擎苍大战历历在目,东华想到那时无论自己如何狠心拒她,九儿对他始终不离不弃,愿与他生死相随,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她的脸庞,「记得。」
凤九语气沉重的又说着,「我说过,你生我生,你死我死,我不会阻止你以命护苍生,我只求与你在一起,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让我一直陪在你身边好不好?」
东华低头看着她,修长的手指抚着她那额间开得极艳的凤尾花,「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别怕,没事的。」
凤九这才紧紧搂住他,安心地闭上眼睛。
东华在她额上印下一吻,「再睡一会吧。」
东华眉头微微蹙起,有些沉思,随手捻起一个昏睡诀施在凤九眉间。

东华空着的手幻化出一面镜子,此时镜中所浮现的是……刚刚诞生的一只九尾红狐。
九尾白狐同赤狐混血本就不易,七万年前这四海八荒唯一的一只九尾红狐诞生下来了,但在生下时已是奄奄一息,就连折颜也是束手无策。狐后在一旁苦苦相求,白真也要他无论如何都要救活小狐狸。
折颜看着刚出生的小狐狸,这位青丘的小帝姬,点了点头。
想要救活唯有一法,折颜的神情像是下了个重要决定,伸出的手掌幻化出一个玉瓶,从瓶中倒出一颗丹药,喂小狐狸服下。
过了片刻,小狐狸发出嘤嘤的声音,这才让狐狸洞里众人松了一口气,青丘举国欢庆。
东华默然片刻,若有所思,看着镜中浮现出的玉瓶,眉宇深锁,果真是如此吗?目光凝在怀中熟睡的凤九面上,本以为你我情深缘浅,想不到竟然有着如此深的缘份。
东华抬手揉了揉额角,蹙眉道,「但那颗丹药被你服用下了,这可该如何是好。」伸手轻柔地抚摸她的头,心里怔了一下,手中再度幻化出镜子,镜面中浮现出一座山脉,心里暗叹一声,原来是这只凤凰要醒了吗?
从结界外传来声响,东华抱着沉睡的凤九离开了书房。
他抱着凤九来到寝殿,轻轻的把她放在床塌上,替她盖好被子,坐在床沿将她散开的长发稍稍整理,看着她熟睡的脸庞,俯身轻轻一吻。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7-01 16:07:00 +0800 CST  
(25-1)
一十三重天的太晨宫是昔日天地共主东华帝君的宫殿,这太晨宫里就算是枯了一颗树,掉下一块砖瓦都能撼动这四海八荒,何况是出现这一面与书房内外隔离的结界。
今晨仙娥们要进入书房打扫时,这才发现帝君的书房出现结界,仙娥们个个显得慌乱,不知帝君是否出了什么事,特地将司命星君请来,这位天宫八卦收集者自然早已收到消息,相当气定神闲的站在结界之外。
天族的三殿下连宋来到太晨宫,看到司命和几名仙娥站在书房外头,觉得有些奇怪。
司命和仙娥看到这位连三殿下分别向他行礼。
司命问道,「今日三殿下怎么这么早就来找帝君?」
连宋看着眼前这面结界,抚着手中扇子思忖着,「这太晨宫从未有过这般情形啊。」
司命交代那几名仙娥不得向他人提及结界之事后便让他们离开,但就算司命未交代,太晨宫宫规森严,他们也不敢随意开口,一旦犯错可是会被贬至下界的。
连宋转身询问,「司命,帝君这是怎么了?怎会在此设下结界?」
司命也是在宫娥去请他来时才知此现象,「昨晚帝君吩咐任何人都不准接近书房,就连守在太晨宫门外的侍卫也都让他们退下了,这小仙实在不知发生何事?」
连宋拿着扇子敲了他一下,「别骗我,这天宫有什么大小事是你不知道的。」
司命听他这么一说,轻咳了一声,欲言又止。
连宋故意说道,「难不成帝君设这结界,是在考验我们能否打开他设的结界?」
司命向他拱手道,「这要如三殿下所言,那小仙是没有这能力打得开,三殿下可要试试?」
帝君做成的结界自然从外头看不到结界内,连宋盯着结界,手抚着扇子,要是劈开结界看到不该看的,这帝君肯定会把他踹到下界去,他想看也看不到。
连宋抽了一下嘴角,「你别害我,你真以为我消息不灵通,不知谁在里面。」
司命还是憋不住细声的说,「昨晚小殿下气冲冲的上来天宫,帝君自然要安抚一下。」
连宋跟着长叹一声,「这夜华复活之事,何止青丘会吓着,我都被吓得不轻。」
司命点着头,「太子殿下还活着,这是值得庆贺之事。」
连宋和司命站在被结界隔开的书房外,不得其门而入,两人只好站在外头谈论夜华复活之事。看到那位紫衣白发的尊神不是应该是在书房内的,怎迎面走来了,两人赶紧向前行礼。
「帝君。」
东华神情平淡的看着他们二人,「你们两个一大早站在本君书房外做什么?」
司命只好立刻找个借口,「小仙来此等候帝君上朝。」
连宋是真的有事才过来的,「我是听说帝君下令,天族事务从今起移往夜华的紫宸殿,由夜华处理……」看到帝君往他身上冷眼一瞧,也就不敢再说出口。
东华伸手一挥撤去书房外的结界,走进书房。
东华坐于上位斜靠着扶臂,单手枕着头,「天君还要修养几日,天族太子既然回来了,这天族事务自然该由太子接下,有什么问题吗?」
连宋担心夜华的身体不知是否已全然复原,「这夜华才刚醒来,是不是能暂缓,待他身子恢复,再接手天族事务。」
东华挑了下眉,「在无妄海修养了三年还不够?既然你如此担心夜华的身子不堪负荷,那这些事务你就帮他担待,就移往你元极宫处理吧。」
连宋手里的扇子真恨不得重重往自己脑袋敲下,笑了一笑,「这夜华睡了三年确实能睡得很饱,是该好好活动身子,何况他这终有一日是要接天君之位,这早早接手历练也是好。」
虽然担心这位侄子的身体,但这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这位英明聪慧的连三殿下自然能躲就躲,拉着司命向帝君行礼告退后就闪出了太晨宫。




哈哈…心疼三叔…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7-04 23:13:00 +0800 CST  
(26)
折颜是远古上神,原身是开天辟地以来大洪荒时代孕出的第一只凤凰。自退隐三界后,种了一片十里桃林,日子过得潇洒自在。但这位闲散的神仙今日心情却显得烦闷,无法潇洒自在,全因离家去寻毕方鸟的人还未回来。
折颜正打算离开桃林,带上几瓶桃花醉去北荒白真的府邸,将他哄回来。
才刚走出小屋,就看到那位紫衣白发,退隐后居于太晨宫,不轻易踏出九重天的尊神来到他这片林子。
「今日我这十里桃林忽然间仙气腾腾,原来是帝君驾临。」
东华看了看这片林子,繁花盛开,桃花似海,一阵轻风拂来,就有片片桃花瓣吹落在地,艳丽多姿,虽与折颜相识几十万年,却未曾到过他这十里桃林。
「你这片桃林倒是种得不错。」
折颜听到了这番称赞,嘴角勾起微笑说着,「听凤九说帝君太晨宫里的桃花胜过我这桃林美景,想必帝君不是专程为赏花而来。」
东华挑一下眉,淡淡道,「那你认为本君是为何事而来?」
折颜顿了顿,故做叹息地道,「这夜华的事,我也已经尽力去说清楚了,这……难道凤九还真拆了你的太晨宫?」
东华面不改色,细长的眼眸冷冷的扫向他,「看来毕方鸟还没寻回来。」
折颜原以为凤九怒气冲冲的去找东华,会与他大闹一番,轻咳一声,「那不知帝君……」
东华神情未改,「我来是想问一事。」
折颜原先以为帝君是因为他未向凤九解释清楚夜华之事,让凤九上天宫找他闹一顿脾气,现在倒是有些疑惑,「不知帝君要问的是何事?」
东华瞥了他一眼,深沉道,「本君当年交予你保管的安魂丹。」
折颜听了怔了一瞬,由衷佩服,「果真什么事都瞒不了帝君。」
东华眉宇皱了皱,虽然在镜中看到凤九出生时的情形,但究竟是如何危及性命,才让折颜敢瞒着他擅自用了这颗丹药,「为何让凤九服下?」
折颜叹了一口气,「因为唯有此法才能救她性命。」
虽不知帝君是如何发现,但帝君既然发现了,想必也已从镜中看到凤九出生时的情形。
折颜继续说着,「她是九尾狐同赤狐混血,这四海八荒唯一的一只九尾红狐能活着被生下来已经是不容易,虽然生下来是活的,但这只小狐狸也只剩一丝气息。白奕想渡修为救她刚出生的女儿,狐帝和狐后想去取神芝草,唉,可她就只是只刚出生的小狐狸,无法使用神芝草,他们要我想办法救这个好不容易生下的小帝姬,我也只能想到这四海八荒里唯有帝君能救她,因为只有帝君的修为要渡给谁,根本不需要用到神芝草。」
神仙之间渡修为必须要用到神芝草,才能净化仙气,唯有一人不需要,那就是东华帝君。
折颜想到父神曾说过,东华帝君的九住心已达专注一趣之境,一念为魔,一念为神。
他虽然不清楚东华的修为究竟有多高,但帝君能改变自身的仙气,将此气息化为神力亦或是魔力。
东华眼神深邃,有些沉思,从九儿出生就注定与自己有缘,再到之后的救命之恩,如今九儿与自己两人已是生死不离。
「如果只是渡修为救小狐狸,你让狐帝来找我即可,本帝君又岂会吝惜修为而不救他孙女。」
折颜会心的点头,「以帝君与狐帝的交情,帝君是肯定会救,但这救法……」
东华的眼神看向折颜,「看来你是知道本君用三成修为练这安魂丹封印的是什么,却还拿它来救凤九,就没想过它会有什么影响吗?想必你未告知狐帝和白奕这件事吧。」
折颜当时只跟狐帝一家说明给小狐狸吃下的丹药,这世上唯有一颗,并未说出此丹药的来历,更未说出与东华帝君有极大的关系,尴尬地轻咳一声,「这事就连白真也不知道。」
东华神情未改眼神扫向他,「你还瞒得真严实。」
折颜确实瞒得严实,整个青丘白家无人知道此事,轻叹了一声,「我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个方法,这安魂丹封印的离魂能补凤九出生时魂体的不全,而帝君用来封印此丹的三成修为,能救她奄奄一息的性命,这是最周全的方法,只是想不到帝君会对凤九使用探魂术。」
折颜并未告知狐帝一家,让出生的小狐狸服下的安魂丹是东华帝君练制的,安魂丹里有着魔族始袓少绾的一魂,被帝君以三成修为封印起来,因九重天的仙气太重,才交给折颜保管,待他日少绾醒来,此魂将会回归本体。
东华深沉的说,「要补魂体的损伤,还有一法。」
折颜当然也是知道帝君所说之法,神情倾刻敛起,「这墨渊七万年来能保住仙身,是因为白浅用心头血之术保住的,当年白浅飞升上仙时,是墨渊替他挡了天劫,这当是白浅还她师父的恩情。可想让刚出生的凤九魂体补全的方法,当时就算狐帝知道此法,我想他也不敢求帝君相救,这整个青丘白家如何担担得起。」
东华默然片刻,眉头微微蹙起,「这法子七万年前不用,可现在只有这个方法能救,只要有本君在,她就不会有事。」
折颜怔了一瞬,「帝君会突然前来问此事,莫非是凤九出了什么事?」
东华直视着他,「凤九从未去过碧海苍灵,却会梦到此处,还有见过那片三清浊息,这是唯有谁才有的能力,本君还会不知吗?」
修为高的神仙能观看星象来推算将会发生之事,而魔族的始祖少绾,作为精神图腾出生,却能将推算之事呈现于梦境,但她觉得这般梦见的能力太过烦扰且无趣,因此是她最不喜欢的能力。
折颜闻言,感到有些意外,「那项能力,跟着她那一魂分离出来了?」
东华微微抬眼道,「不错!本君为保她那一魂不飞灰烟灭,才用三成修为封印起来,练成了安魂丹。」
折颜沉思了片刻,「凤九虽然服下了安魂丹,或许是因为有帝君的修为压制住少绾那一魂的魔性,这七万年来,她身体并未有影响。」
东华淡淡说着,「如今本君用来封印的三成修为,不知为何已经化为凤九的。」
折颜觉得有些意外,「什么?这得帝君当年三成修为,也要比她修练七万年的修为还要多的多,这都还没飞升上仙,就比她姑姑封印擎苍时还要厉害,看来凤九与帝君还真是注定好的缘份。」
东华嘴角笑意一闪而过,神情有些思虑,「一旦少绾从沉睡中苏醒,在凤九体内那一魂也将会觉醒。」
折颜神情一惊,「莫非……她要醒了。」
折颜这才明白为何东华前来找他,因为一旦少绾醒来,在凤九体内的那一魂将会返回魂魄本体,到时凤九必然魂体大伤。
东华太了解少绾的个性,长叹一声,「她要醒来,也会选个特别的日子醒来,让墨渊去章尾山看看吧。」
折颜询问,「帝君不去?」
东华正要离开桃林,「凤九也快醒了,要是发现我不在天宫,她必然会追问到底。」
折颜看着帝君离开,笑着说,「看来青丘这只小狐狸已经是牢牢抓住这位天地共主似铁的心。」



帝君说,还是九儿修剪的桃枝好看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7-10 23:12:00 +0800 CST  
(27-2)
凤九和阿离回到庆云殿用过早膳后,就到长升殿找姑姑白浅。
虽然白浅尚未和太子夜华完婚,但这婚终究是会结的,就只待天族与青丘双方如何商议婚礼细节,就可择吉日完婚。
白浅正拿玉瓶倒着酒,看到凤九走了进来,「小九啊!用过早膳了吗?」
凤九点了点头,「刚和阿离吃过了。」
白浅”嗯”一声,拿起酒杯喝着。
凤九开口询问着,「姑姑今日怎上来天宫了?」
白浅放下酒杯说着,「这几年我都没和团子一起用早膳,今***醒了,就一起陪他,你也在天宫,就一起叫上你。」
凤九笑了笑说着,「小九怎好意思打扰姑姑一家团圆。」
白浅微抬眼看她,「小九,这姑姑呢要是早成亲生了个女儿也能像你一般大了,你爹娘将你放在我这,我带你就像带女儿一样,你说女儿一晚没回来,做娘的能不担心吗?」
姑姑少年时的顽劣可是青丘出了名的,就算是学艺后回到青丘也是经常化为男儿身外出,所以凤九也经常外出游历,姑姑认为这样出去增长见识不错,从来不会说什么担心之类的话。
凤九楞了楞,这姑姑如今说的,怎跟之前说的完全不同。
「姑姑,之前你不是还让小九多外出游历游历吗?」
「之前是姑姑在闭关修练,与今日不同,你跟姑姑老实说,你和帝君进度到那儿了?」
「进度?」
「就象话本写的,这救命之恩定当以身相许……帝君救了你的命,你又当宫娥,又当小狐狸的,还陪他下凡当贵妃,你这恩却还报不了,现在帝君又教授予你剑法,想来你最后就只能以身相许了。」
姑姑爱看话本子也常下凡看戏,近来凡间戏台是不是演着救命之恩的戏,让姑姑想到她的报恩了。
凤九低下了头,「帝君的救命之恩,这帐始终算不清啊,所以凤九一直还不完啊!」
白浅从伸出手的手掌上幻化出一颗桃子放在桌上,说着,「我跟折颜要了一颗桃子给你,把这桃子吃了吧。」
凤九想到姑姑待自己真好,知道她爱吃桃子,还特地带来给她。
「谢谢姑姑。但凤九在太晨宫已经吃了好多蟠桃园送来的桃子了。」
白浅眼神往凤九身上瞄了一眼,「蟠桃园送到太晨宫的桃子都被吃光了,小九你这只小狐狸这几日是不是被帝君给养胖了?」
凤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形,「有吗?」
白浅又说着,「姑姑从折颜那里要来的桃子,和蟠桃园里的桃子不同,这是折颜那里独有的避子桃。」
凤九睁大眼睛楞了楞,「避子桃?」
白浅缓缓说着「虽然青丘男女你情我愿的便可在一起,但这里是天宫,你和帝君一来无名份,二来那块石头还摆在那儿,等把那块石头的问题解决了,再生也不迟。」
凤九脸颊泛起红晕,结巴说着,「姑姑,我……我和帝君没有啊!」
白浅抬眼看她,「你昨晚不是在帝君的寝殿睡了?」
凤九”嗯”一声后,急忙解释,「但……真的没有啊!」
白浅听了,叹了一口气,「唉,要是真没有,那姑姑可就要同情你了。」
听白浅说完,凤九目瞪口呆地看着姑姑。
白浅肃然说着,「听说之前东华帝君居于魔族之地时,那些魔族女子夜夜爬上他的床,都被帝君抱着丢出去了,而你………」
凤九见姑姑话说到一半却未继续说,反而是叹了一口气,小声问着,「姑姑为何叹气啊。」
白浅同情的目光投向她,「小九,不是姑姑说你,你样貌可是被这四海八荒称为第二绝色,你都与帝君同床了,还什么事都没发生,姑姑怎能不同情你呢!」
凤九泫然欲泣的语气说着,「姑姑你这么说,那小九不是丢脸丢大了。」
白浅的手掌幻化出一瓶桃花醉,「所幸姑姑还从折颜那儿,拿来这瓶酒,你喝了这酒定能成事,你这个青丘小帝姬怎能输其他女子。」
凤九抿着嘴嘟嚷着,「帝君后宫空置,没有其他女人啊!」
白浅重重叹了一气,「就是这样,姑姑才更同情你,这帝君都没其他女人,你怎还不能拿下他。」
凤九满脸疑惑着,「姑姑你今日怎么了?说起话来怪怪的。」
太子夜华归来,白浅一扫阴霾,得知昨夜凤九未回青丘,原本担忧凤九与东华帝君连个婚约都没有,就夜宿太晨宫实在不妥,但如今又换了个想法,倒不如就此顺水推舟成事也不错,她待凤九确实如同待女儿般,也不忍她为情所伤。
「我思来想去的,咱们青丘就你我两位帝姬,姑姑我呢当初被退婚,已经被这四海八荒嘲笑了一次。你与帝君之事,就是众神不敢八卦,也都看在眼里,不能让四海八荒众仙嘲笑我们九尾狐空有样貌却抓不住男人,小九你定要将帝君绑回狐狸洞当我们青丘女婿,为我们青丘出口气。」
凤九眨了眨眼,原来姑姑是在介怀被桑籍退婚那件事,虽然姑姑也不愿嫁桑籍,但害她被众仙嘲笑,确实有损颜面。但将帝君绑回狐狸洞当青丘女婿,虽然凤九也想,可是帝君怎么想呢?凤九实在做不了主啊!




九儿你忘了帝君说想和你要个孩子吗

你就快把帝君绑回狐狸洞当青丘女婿





楼主承认……这文把白浅写的不像剧中的白浅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7-15 14:23:00 +0800 CST  
姑姑要小九九将帝君绑回狐狸洞当青丘女婿,要是帝君用读心术读到,
会不会直接跟小九九说………给你绑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7-17 20:54:00 +0800 CST  
(28-1)
凤九离开了长升殿,在回太晨宫的这一路上,都在想着姑姑要她将帝君绑回狐狸洞当青丘女婿,这该怎么个绑法?现在帝君已经相当宠爱自己,这会不会令帝君为难呢?
这时看到一群仙官从大殿走出来,应该是刚议完朝会,但不知为何,那些仙员们脸上都是惊慌未定的神情,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既然仙员们从大殿出来了,那么帝君应该是回到太晨宫了,碰巧听到那些仙官们的谈话。
“太子才刚归来,这天族事务帝君就交由太子处理,还说不再上朝,这可该如何是好?”
凤九闻言怔了一瞬,为何帝君不再上朝了?可是身子不舒服?令她着急的赶往太晨宫。
回到太晨宫,未看到帝君在书房里,正觉得奇怪,帝君是去那里了?
一名宫娥走了进来,向凤九欠身行礼,「女君,帝君吩咐待女君回来时,请你至练剑场。」
凤九诧异道,「帝君去了练剑场?」
宫娥点着头,「是的。」行礼后,便退了下去。
凤九楞了楞,刚刚经过姑姑的提醒,才让她想起这件差点忘了的事,还是件大事,明日就是她和魔族公主比试剑法的日子,这就算修练的认真,却把比试日子给忘了,那可就糟了。
当初玄之魔君带了一位魔族公主来向新任的东荒女帝请教剑法,青丘以新任女君才刚继位为由,将其比试之日延后了半个月,但这场剑法的比试终究还是得进行。

凤九来到练剑场,这里是帝君为了教她修练剑法,在太晨宫内特地设置的。
昔日天地共主东华帝君,几十万年从未收过徒弟,就连天君多次的恳请也未能让太子夜华拜帝君为师,凤九经过帝君的教导,习得几式精妙的巧招,就胜过她这七万年来所习的剑术。
她看到东华正枕在长椅上,悠闲地喝着茶。
「帝君你怎么在这?」
东华放下茶杯,单手支颐,从容地看着她。
「我一直在这里等你,这时辰你不是该在这里练剑吗?怎么到现在才来?」
难道帝君是为了她明***试才来到练剑场的,凤九这几日是真的很勤奋修练的,想不到今日耽搁了,而帝君却在这时来看她练剑,要是让帝君认为她平日也这般不认真,可怎么办才好?
凤九抿了抿嘴,「今日睡沉了比较晚起,又陪阿离在庆云殿用了早膳,还有我姑姑来了天宫,又和姑姑聊了一下。」又接着赶紧说着,「帝君,凤九有认真修练的。」
东华“嗯”一声,「今日睡得沉了……」抬眼看她,淡淡微笑神情,「你看来神轻气爽,睡得挺饱的,不错啊不错!」
凤九听了点了点头,扬起嘴角笑容,「嗯!睡得挺舒服的。」
东华挑了一下眉,「那就好,我这个床板算是当的还不错。」
凤九怔然一下,这才想到昨晚都是靠在帝君身上睡的,连忙走在长椅旁,在他身边坐下。
「帝君是什么时候把我抱回寝殿睡的?」
「快天亮的时候。」
「帝君怎不早点把我放下呢,你不就一夜没睡,又让我躺你身上,累着了怎么办呢?」凤九揉了揉帝君的胳膊说着。
东华一手将她揽在怀里,「不会!小狐狸挺轻的。」
凤九嘟嚷着,「姑姑说,帝君把我这只小狐狸养胖了。」
东华伸手轻抚她的头发,「喔,那我养得不错。」
凤九鼓着脸看他,「帝君真把我当宠物养了!」
东华修长手指轻轻捏着她的脸颊,「不是,是把你当本帝君的帝后疼着。」
凤九抬起头,对上东华深情的眼眸,羞红的脸埋进他的怀里。



猜猜楼楼为什么要用这张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7-21 11:56:00 +0800 CST  
今晚来不及更,明晚再发糖给各位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7-22 22:19:00 +0800 CST  
(28-2)
凤九伸手环抱着他的腰,内心十分欣喜,帝君这是给九儿一个名分吗?只要帝君认定九儿,九儿就感到满足了。
虽然姑姑要她将帝君绑回狐狸洞当青丘女婿,但自己又打不过帝君是要怎么绑住他,最重要的是她爹和姑姑、四叔是知道她和帝君的事,可爷爷和奶奶……这青丘上下却没一个人敢告知他们,要是爷爷知道帝君成了他孙女婿,这是会乐得笑不拢嘴,还是会吓到掉了下巴呢?
东华觉得在他怀里的人儿忽然变得安静,低头看她若有所思的样子,「九儿你在想什么?」
凤九因为一时想得出神,听到有人问话,就这么脱口说出了。
「在想着要怎么把帝君绑回我的狐狸洞啊!」
话一说完,就意识到自己居然就这么说出口了,感到实在太丢人了,懊恼的将头深埋在东华怀里。
东华楞了楞,挑了一下眉垂下眼看她,「你这颗狐狸脑袋是打算钻到我身体里躲着吗?」
凤九因为将头埋在东华怀里,用满是鼻音的声音说着,「帝君不准你用读心术。」
东华漫不经心的说,「我没用啊,是你自己说的。」
凤九稍微抬起头瞄了他一眼,「那帝君就当没听见。」
东华叹了一口气,「可是本君的耳力就是好,听得清清楚楚的。」
「那你就忘了吧。」
「忘了?……唉…我记忆特别好,忘不了,要不你施个遗忘术吧!」
「那个术法我那会呢!不如,帝君教教我吧!」
「教你啊…..等你修练到上神,我再教你。」
遗忘术,即使阶品高的上神也未必能施用的仙术,为了让九儿不在惦记昨夜的梦境,东华施术让她忘了昨夜的梦。
凤九有些垂头丧气,「那要多久啊!我现在连个上仙都不是呢!」
东华伸手像是安抚般的摸着她的头,「就算不是上仙,你也是最厉害的了。」
只不过是封印安魂丹的那三成修为,之前像是护着九儿不被魔性所扰,所以一直未化为凤九的修为。
听到东华的称赞,凤九欢喜的抬起头看他,「真的?」
东华扬了一下眉,「嗯!因为本帝君教得好啊!」
凤九笑了起来,「对啊!」

东华似笑非笑的问,「九儿打算如何把我绑回你的狐狸洞?」
凤九嘟嚷着,「我这点仙力怎绑得了帝君?除非帝君自己以身相许了。」话一说出口,自己反而吓了一跳,怎会说出要帝君以身相许的话呢。
东华目光怔怔落在凤九身上,「为何是本帝君以身相许?我们这帐算下来是你欠我的吧?」
凤九只好硬着头皮说着,「凤九想了一下,帝君说过凤九欠你的救命之恩在凡间就算还清了,那么在若水河畔就算帝君欠我的,不是吗?」
「那是谁替你挡了破云扇强劲风势,又是谁教你剑法的?」
「帝君不是罚我写了女君规则了吗?剑法也是帝君自己说要教我的。」
东华撑着头的手揉了揉额角,「你倒是挺会说的。」接着,叹了一口气,「你不是连一篇女君规则也没写完!」
凤九抿起小嘴嘟嚷着,「帝君怎如此小气呢?」
东华捏了捏她的下巴,宠爱的语气说着,「本帝君凡事都顺着你,还会小气吗?」
凤九一双手实实搂住东华的脖子,「那帝君就再顺着我一点。」接着,红润双唇准确无误地贴上了帝君的唇,放开后,垂下眼细声地说,「九儿的要求,可是令你为难了?」
东华将她揽在怀中,一直睁开眼睛凝目看着她,柔声说着,「不会,无论九儿要求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东华吻上她的唇,翻了个身将她压在身下,吻她的雪颈,在她美丽的锁骨烙下吻痕,他的手指灵活的将衣衫的结带解开,轻轻拨开露出一片雪白肌肤。
虽然与帝君在凡间做夫妻时,以凡人之身早已行过夫妻间之事,但现在可都是自身的仙体,这令被压在身下的凤九呼息急促,心跳加快。
东华松散的袍子,光裸健躯密实的贴着她,他的唇再度烙下,吻上九儿粉嫩柔软的唇,而他的手也没歇着,将她的衣衫褪至粉臂下,薄唇往下移吸吮着粉点。
「东…东华。」九儿拱身喘息着,身体里生出一种微妙的疼痛,他进入她的湿润里。

看着她轻颤的睫毛,轻吻着额头上的凤羽花,接着伸手拖起她的下巴,又在她唇上一吻。
凤九身上盖着紫色长袍,躺在东华的怀里,她感受到这一刻他不是昔日的天地共主,而是只属于她的东华。
东华深情的眼眸垂下头看着她,「九儿,我现在都以身相许了,你打算如何对我负责?」
凤九双手环抱着他,在他怀里说着,「九儿会对你好的,日日夜夜陪着你,你喜欢吃什么我就煮什么给你吃,陪你看书、喝酒、赏花,这样可好?」
东华听了满意地点头,淡淡说着,「嗯!是不错!可是本帝君听说这青丘女婿不好当。」
凤九抬头看着他,「谁说的?怎么会呢?难道我对你还不好?」
东华挑了一下眉,「你吃了失魂果我还得把你抱回来,下了大雨我还得背你回来,还得当床板让你躺着睡,唉….真不好当。」
凤九抿了抿嘴,赶紧献上殷勤,伸手按了按东华肩膀,又揉了揉他的胳膊,「我会对你更好的,怎舍得委屈帝君!」
东华单手撑着头,对她献上的殷勤感到满意,「嗯!那既然本帝君是你的人了,自然是九儿去哪儿,本帝君就待在哪儿。」
凤九这突然想到那些仙员们的谈话,「帝君为何不上朝了?」
东华感到有些意外,但想来这消息也已传遍天宫,「这夜华都回来了,天族的事务自该由他们天族自行处理,何况本帝君还有件更重要的事需要处理。」
凤九不明白地问,「帝君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处理?」
东华扬起嘴角一笑,看着她,「逗狐狸啊!我得好好看住你这只小狐狸。」
凤九睁着眼看着帝君,嘟嚷着,「看住我?」
东华轻抚着她的头,「你刚不是还说会对本帝君负责的吗?那我自然得看着你。」
这样就能经常与帝君在一起,凤九听了虽然高兴,但还是抿了抿嘴,「帝君这是想当个昏君了?那会让九儿被这四海八荒的人骂的。」想想她这可是把昔日的天地共主绑回了自家狐狸洞,还令帝君不在上朝,这不就是话本上写的一代妖后的作为。
东华挑着眉低头看她,「有本帝君在,谁敢骂你?」
凤九缓缓地说,「那帝君可别忘了答应九儿的事,明日等我比试赢了魔族公主,帝君就得来我青丘帮我庆贺。」
「好!」东华还是不免担忧,「九儿,明***试不许你逞强,不能让自己伤着了,知道吗?」
凤九点着头“嗯”一声,「可是九儿身为东荒女君,不能输了比试,要是输了,那么我东荒岂不是要拱手让与魔族?」想到此不由得蹙起眉头,要真是如此,她要如何跟青丘百姓交代。
东华并不以为然,「你们这约定可经过本帝君同意了?我容他们魔族小吵小闹的分裂为七君,不过是看在他们魔族始祖的面子上不予理会罢了。」
凤九神情疑惑着,「魔族始祖?是谁呢?我怎没听说过。」
东华并末回答少绾之事,说着,「明日我会去比试会场。」
凤九抬头看着他,「帝君要去看比试?」
东华“嗯”一声应着。
凤九反对着,「不行!」
东华扬了下眉问着,「为何不行?」
「如果帝君去了,那就算我赢了,四海八荒也会认为我是靠着帝君的关系才赢的。」
「我只是观看不会插手,本帝君要想插手,你还需要比试吗?」
「还是不行,帝君不准去。」
「本帝君是你的人了,自然是九儿去哪儿,本帝君就跟到哪儿。」
凤九还是摇了摇头,「帝君可是不相信九儿能赢?」
「相信!」东华挑了眉,单手撑着头,「好吧!本帝君不去就是了。」
凤九俯身在他嘴角一吻,「帝君乖乖地待在太晨宫,等九儿比试赢了的好消息。」
东华怜惜地抚着她的头发,即使不去比试会场,还是能从镜中看到,也就放宽了心,答应她的要求。




帝君你把小狐狸吃了,还说自己以身相许
还要小狐狸对你负责,你的脸皮实在是……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7-23 21:15:00 +0800 CST  
最近工作较忙,还没写好下回
其实我是来看帝君和小狐狸的


帝君都变年轻了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7-26 21:11:00 +0800 CST  
(29-1)
玄之魔君聂初寅是个有梦想的人,魔族自魔尊少绾之后一分为七,由七位魔君共同执掌,聂初寅自承了玄之魔君的君位,便一心想着如何一统魔族,立于七君之上,再拜为尊。当他听说青丘新继任的东荒女帝是个连上仙都不是的小帝姬,于是他便想了一法,带上一位公主来向这位东荒女帝请教剑法,要青丘以东荒为赌注,想来必能胜券在握,轻取东荒之地。
聂初寅也非天真之人,又想到青丘有狐帝在,即使这个小女君败于魔族,狐帝也不可能将东荒之地给予他魔族,但此法却能让天族的关注放于此,他可在比试的同时带领魔族直取翼界之地。
令让他深感意外的是翼界公主竟回去继任翼君之位,更想不到竟是昆仑墟弟子去相劝这位胭脂公主回到翼界的,莫非昆仑墟与翼界已经放下仇恨?而让聂初寅更加心惊的是那位昔日天地共主,因为能令昆仑墟墨渊战神行动的唯有东华帝君,他如此自作聪明的小动作都难逃帝君的法眼。
如今聂初寅心中感到有些惶惶不安,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派人打听到的消息,虽然他有崇高的理想,但从未想过要得罪东华帝君,即使有日能一统魔族拜为魔尊,那位帝君手中掌六界生死的苍何剑,轻易就能取他性命。
他原先以为那位青丘女君继位之时,东华帝君命人送“一统八方时所用的四海八荒绘图”是因为看在狐帝是他昔日座下的大将,这才送去贺礼,可彰显帝君之德,耀耀如日月共辉。
他还听说东华帝君曾救过这位青丘小帝姬,而这位帝姬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才一直待在帝君身旁,才有那若水河畔两人相偎的那幕,对帝君而言只在一个仁字,此乃尊神的大仁之心。
近日他派人向天族打听而来的消息,听说东华帝君对这位青丘小帝姬疼爱得很,任她自由出入太晨宫,她被灵宝天尊的坐骑撞伤时,帝君亲自为她疗伤,还为他亲审白浅与素锦娘娘之事,甚至为了此番的比试,亲自教这位女君修练剑法,就连天族太子夜华也无法拜帝君为师,可见东华帝君有多重视这位青丘女君。
更有传言青丘女君白凤九是东华帝君心爱的女子,也将是未来的帝后,聂初寅感到自己可是实实在在的得罪了东华帝君,如今他只能想到利用这场比试来讨这位女君的欢喜,反正既然是请教剑法,他魔族即使输了也不丢颜面,于是他特意交代他的义妹芸萱公主无论如何都必须让白凤九赢得这场比试。

比试之地定于魔族辖制的南荒与九尾狐族辖制的东南荒交界之处。
青丘这边由折颜与白真还有白浅陪同凤九来到此。
白浅望着此处周围山崖,高耸入云端,出声叮咛,「小九,待会和他们打起来时,要小心谨慎,切忌不可太过自满,更不可逞强,别怕,还有姑姑和你四叔在这里。」
白真点了点头,「有四叔和你姑姑在这,你也不必担心会输。」
凤九嘟嚷着,「姑姑、四叔,小九都还没比呢,你们怎就担心我会输。」
白浅和白真对视了一眼,笑了笑说着,「小九,我们是知道你近来厨艺又精进了不少,可七万年来你这剑法……当然你跟帝君学了几日剑法,但几日内要突飞猛进……。」
因为凤九发现东华只愿吃她煮的东西,还有天宫里有些食材是她在青丘没看过的,就对这些研究了一番,所以这阵子不止修练剑法,在厨艺这方面也进步了不少。
凤九抿了抿嘴说着,「小九跟帝君学了这几招剑法,帝君还跨我学得好呢。」
白浅喃喃地说着,「你都快变成太晨宫的主了,他当然跨你了。」
白真和折颜闻言,相视一笑。
折颜说着,「想来东华肯定会把最厉害的剑法教给她的,你们该对凤九有信心才是。」
「姑姑!」凤九鼓着脸,怎连姑姑都对自己没信心呢。
折颜倒是觉得有些奇怪,望向凤九,「不过帝君怎么没来?」
白浅和白真也觉得疑惑,看向凤九。
虽然这位帝君向来不爱理闲事,何况这场剑法比试对他而言简直就像小孩吵闹般,但对凤九来说可算是件大事,想不到帝君会不到场观看。
凤九垂下了眼,「是凤九不让帝君来的,这场比试是我东荒与魔族之事,凤九身为东荒女君,必须要好好守护青丘百姓,这场比试自该尽力而为,不能让四海八荒众仙认为凤九是依靠帝君才坐上女君位子的。」
白浅对于她这番话肯定地点了点头,「小九你这般认为不错,我的小九是长大了。」

随着祥云而至,来的是太子夜华和司命二人。
凤九望向他们,「太子殿下、司命你们怎么来了?」
夜华的眼神直视着白浅,这才转头看向凤九,「我听你姑姑说起此事,来给你加油。」
凤九听了僵硬地笑着,「谢谢太子殿下。」说完又望向司命。
司命这才说着,「小仙也是来……」
凤九脸色僵硬说着,「也是来帮我加油的?」
司命笑了一下,拱手说着,「小殿下看来气势饱满,对这场比试胸有成竹,必然会赢得比试。」
凤九眼神扫了他们几人一眼,气鼓着脸,「我就这么不靠谱吗?」
司命又紧接着说着,「帝君说他待在太晨宫等候小殿下比试的好消息。」
凤九这才抿着嘴,扬起嘴角笑意,「还是帝君相信我。」
折颜淡然一笑,在白真身边轻声说着,「帝君就算不来,也能从镜中看到比试情况,他来与不来不是一样吗?」
一行人闻言,相视一笑,凤九的比试,帝君只怕是比在场的人都要担心。


魔君和要比剑的魔族公主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比试后文…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7-28 11:41:00 +0800 CST  
(29-2)
缓缓悠悠飘过来一大片浓云,魔族这位芸萱公主领了数个侍从来到此。
白浅神情肃然,看向白真,「四哥,聂初寅没来,看来魔族此次行动果真如帝君所料。」
白真会意说着,「放心,青丘有二哥亲自守着,我们只要顾好小九就好了。」
折颜叹了一口气,「这位玄之魔君还真有胆量敢在帝君眼皮底下闹事。」
司命嘴角笑了一下,「有胆量却无见识也不知他怎当上魔君的,要不是他招惹了小殿下,帝君根本懒得管他们魔族如何吵闹。」
夜华看向司命说着,「他未来到比试之地,看来真的带兵去攻打翼界。」
司命应着,「那位翼界公主胭脂已回去继任翼君之位,帝君还命昆仑墟弟子助新任翼君抵抗魔族入侵。」
夜华看向白浅,「墨渊上神答应此事?」
白浅点了点头,「师父已令大师兄和十六师兄前去相助翼界,那位胭脂我也认识,她与翼界其他人不同,心地很善良。」
司命说着,「帝君也是为了这四海八荒太平,才命昆仑墟注意魔族动向。」

云雾散开后,一位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子缓缓走向前,向站在最前方的凤九,欠身一礼,「芸萱见过青丘女君,在剑法上还望女君指点一二。」
凤九眼神直视着这位魔族公主,瞧她话说的倒是客气,可眼神却不是那么一回事,幸亏她经常跟着姑姑去看戏,要不就被她做假的样子给骗了,「公主客气了,我们就当切磋剑术,你不必因为本君身分而不敢全力施展术法。」
芸萱公主出发前,她原想听从义兄聂初寅的交代,假意输了比试,让青丘女君赢得光彩。可是来到此地,看到眼前这位青丘女君令她心里暗生妒火,心想着义兄莫非是看上这位女君,想讨她欢喜,才让她故意输了比试。她是听说白凤九额间天生就有一朵凤羽花胎记,原本心想一个脸上有胎记的女人想必长得难看,不过因为她是九尾狐族之人才得这四海八荒第二绝色之名,却没想到她的容貌倾国倾城,这第二绝色之名还真当之无愧。
如今听凤九要她全力施展剑法,她 心里暗想,如此正好,你我比试一番剑法,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剑法,随着浓云飘上半空。
淡淡云气从四面八方向聚集了过来,很快的一个白色云团在凤九脚下形成,紧接着,整个人在这白云渺渺之中飘上半空。
芸萱公主已然抽出长剑,剑气飞舞,当下右手剑诀一指,化为数把长剑往凤九方向射去。
凤九眉头稍皱,定了定神,冷笑了一声,这把戏能骗得了我吗?一个下腰后仰,闪了过去,怎知长剑眨眼间又朝她方向直刺过来,凤九挥舞手中的陶铸剑在身前一挡,未拔剑出鞘,就轻易将此招化解。
白浅望着他们在半空中的比试,对于凤九的表现甚为满意,却也感到讶异,「小九居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折颜带着笑意说着,「东华教出来的能差吗?」

芸萱公主心下吃惊,脸色有些微变,为何与义兄说得不同,这位女君不是连个上仙都不是吗?为何会有如此表现?应该只是碰巧被她给闪过了。
她接着挥出凌厉剑式,黑发衣襟在大风之中飞舞飘荡,长剑突地嗡嗡作响,声震四野,疾射而至,冲向凤九。
凤九这才令陶铸剑出鞘,全神灌注,手握着长剑,全力化解她挥舞出来的剑式,姿态严肃中透着潇洒,山风吹来,一头漆黑的长发如柔软丝绸般飘散,衣衫飘飘,气质空灵,像是出尘的仙子一般。
在化解芸萱公主的剑式后,凤九手中的陶铸剑舞出一招凌厉似一招的剑招,如此从容不迫的攻式,令魔族公主一时应付不及,乱了手脚,手中长剑已然脱手。
白浅和白真看到凤九挥舞着如同行云流水般的剑招,怔了一瞬,相视对看着。
这时凤九手中的陶铸剑已然架在这位魔族公主的脖子处,「还比吗?」
芸萱公主想不到自己根本不用故意装输,而是自身就赢不了这位青丘女君,「听闻女君尚未飞升上仙,想不到却有如此修为,芸萱……甘拜下风。」
又是未飞升上仙,凤九心中为之气结,她就是历不到天劫,飞升不了上仙又如何?还不是能赢过你。
凤九垂下手中长剑,持剑而立,眸色清澈明亮,气定神闲收剑入鞘,脸上扬起嘴角,轻轻一个点头,「公主承让了。」
折颜淡然笑着,「这丫头的修为还真是突飞猛进,你们会感到惊讶也是当然的。」
白真看向他问着,「你也是看着小九长大的,你不惊讶?」
折颜语重心长说着,「她和东华在一起,以后还有令你们更惊讶的?」

看来这场比试已经结束,司命像是松了一口气般,「小殿下安然赢得比试,小仙回去就能轻松回禀帝君。」
夜华望向凤九站立方向,回头对司命说着,「本君觉得你还是先不要回去禀报帝君比较好。」
司命疑惑问着,「为何?」
众人望向凤九,看她呆然而立,蹙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凤九从小玩耍的时间是比她修练的时间还多,但也不会荒废修练之事,近年来也都专注于修练,尤其近日跟着帝君学习剑法就更加勤奋,她很清楚自身的修为如何,经过刚才的比试,心中感到奇怪却又莫名,为何自身的仙力提升如此之高?
白浅开口跟白真说着,「四哥你觉不觉得小九有点奇怪?」
白真也是这么觉得,「她是怎么了?」
夜华走到折颜身旁,低声说着,「刚才有那么一瞬间,本君似乎感到……」
折颜神情肃然地看着夜华,摇了摇头,阻止他说下去,「这父神的神力不是被吸入东皇钟了吗?想不到太子殿下能发现。」
夜华听了折颜这番话,证实心中的疑惑,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到帝君的神力,但这是为何?东海瀛洲已经沉入了海底,神芝草已沦为传说,帝君是如何渡修为给凤九。

这时芸萱公主向凤九行礼,又向众人方向行个欠身礼,领着魔族一行人正要离去。
忽然间地动天摇了起来,魔族的几名侍从都难以站稳,其他人是运了仙力才站立得稳,芸萱公主一时慌乱,幸好凤九拉了她一把才没跌倒。
此地虽是青丘与魔族的边界,但他们所在之地算是仙界范围,不该有如此大的震荡发生,究竟是发生了何事?
折颜神情严肃望向一处山崖,「该不会是在这个时候醒来吧。」
夜华随着他的眼神方向望去,「折颜上神可是知道发生何事?」
白浅和白真也都同时看向折颜。
折颜看向他们二人,正色说着,「看好凤九,帝君想必很快就会赶来。」
白浅等众人闻言,眼神都往凤九方向望去,又不明所以地回头看向折颜,希望他能进一步的解释。
突然间有股气势磅礴的魔力直冲天际,拱断了章尾山脉,大量的巨石飞喷而出,凤九施了法力布下仙障护着芸萱公主和她的侍从们安全,她不知究竟是发生何事,转过身看向姑姑。
白浅望着凤九大声喊着,「小九妳待在那儿,姑姑马上过去找你。」
她正要离开折颜布下的仙障处,被夜华拉住了手,「我跟你过去。」
夜华伸手捏个法诀,在他和白浅周围布了仙障随着他们移动,以防被飞喷而出的巨石砸到,快到凤九之处时,一声轰然巨响,有什么东西随着喷出的巨石飞天而出。
白浅吃惊的叫出,「那是什么东西?」
夜华凝神看得仔细,「像是一只巨鸟?」
那团裹着巨大魔力的东西,直往凤九方向冲去。
凤九施了法力阻挡,却难抵那团巨大魔力,急迫之下她将芸萱和魔族侍从推开,自己用尽全力抵挡,白浅与夜华与凤九只差了几步的距离,也赶紧施术却仍阻挡不住那团魔力,两人不止阻挡不住还被巨大魔力给弹开了,眼看着凤九被那团魔力吸了进去,消失于众人眼前。


其实我一直到现在才写比试是有原因的,我怕帝君的苍何剑砍了我




今日只有这一更文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7-29 15:07:00 +0800 CST  
透露一下:
是少绾醒了
帝君无法用佛铃找到九儿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7-29 17:03:00 +0800 CST  
楼楼最近工作忙,都要假日才能更新,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8-03 20:15:00 +0800 CST  
(30)
东华靠着扶臂一手枕着头,另一手拿着幻化出的镜子,看着凤九与魔族公主的剑法比试。
脸上挂着一抹嘴角微扬的浅笑,对于凤九的表现,感到很满意。
突然一阵天摇地动,东华皱了皱眉头,从长椅上起身,眼神深邃,「真是会挑日子,选在今日醒来。」
东华离开太晨宫后,来到章尾山下,看到原本埋着少绾的洞穴,已经变成一座空穴。
墨渊也来到了此地,怔怔然地看着空着的洞穴,过了一会才转头看向帝君,「她人呢?」
东华淡淡说着,「我来到时,她就跑了。」
墨渊神情有些担忧,「她才刚醒来,魔力定然不稳,恐怕会闯出什么事来。」
东华对少绾的了解,确实有此可能,轻叹了一口气,「派人去找找吧!」
墨渊也是明白少绾的性子,想来她是不愿见自己,「我会让弟子去找的。」
东华转身看向他,「你那昆仑墟没事吗?」
如此惊天动地的从沉睡中醒来,磅礴的魔力还拱断了章尾山脉,使得临近的昆仑墟也因天摇地动掉下砖瓦。
墨渊说着,「她这惊天一醒,昆仑墟掉了几块砖瓦。」
东华挑了一下眉,「只掉几块砖瓦,她是不会满意的。」
墨渊也深感无奈,「想必是吧!」
“九儿”东华感应到佛铃的震动声,神情瞬间变得有些骇然,随即化为一阵烟离去。

芸萱公主惊魂未定的呆立在原处,若非青丘女君阻挡冲向她的那团魔力后又将她推开,她早已命丧此处。
白浅走到她身前厉声问着,「你们魔族有何阴谋?那股魔力究竟是什么?」
芸萱公主茫然地摇着头,「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白浅双眉蹙紧,疾言厉色,「要是小九发生什么事,我白浅不会放过你们。」
夜华见白浅情绪激动,出言安抚,「浅浅你先冷静下来。」
白浅这才稍微平息怒气,转身望向那团魔力消失的方向,思索着要如何寻找凤九。
夜华走向前一步,面无神情地看着芸萱公主,「我乃天族太子夜华,刚才那团明显带着强大魔力,今日你们魔族之人敢虏走青丘女君,公然挑战青丘,我天族也不会坐视不管。你们魔族是想与青丘以及天族开战吗?」
芸萱公主慌忙地直摇着头解释,「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刚才女君救了芸萱,我又怎会故意害她呢。而且据芸萱所知,我们魔族里并无人有如此磅礴的魔力。」
白浅回过身直视着她,「当真不是你们的计划?」
芸萱公主肯定地说着,「不是的。」
折颜走向他们,神情肃然地说着,「小五,好了,这真的不是他们魔族的计划。」
白真听了不满地问着,「你怎么能肯定?」
折颜看向芸萱公主,「依她的年纪,自然不会识得那股魔力是谁的?」
白浅听折颜这么说,想到他肯定知道刚才那股魔力是什么,「你识得?」
听白浅这么一问,不是说要像他这般年龄才识得。
折颜轻咳一声,「刚才冲天而出的是他们沉睡了近二十万年的魔族始祖,也只有她才有如此磅礴的魔力。」
白真、白浅还有夜华听了都感到诧异。
就连芸萱公主以及她的几名随从也是个个脸上都是惊讶的表情。
芸萱怔然说着,「我从小就听说,我们魔族始祖早已在二十万年就已经死了,这怎么可能呢?」
折颜扬起嘴角笑容,「你们以为东华帝君为何容你们魔族一分为七,吵闹不休?就是要你们始祖回来自行解决,想不到你们居然傻到去招惹最不该招惹的人,这下子只怕是难以收拾了。」说完,摇头叹气,也不知少绾将凤九带去了何处?
白浅猛然想到,「凤九身上有帝君的佛铃,帝君一定能找到凤九的,我去找东华帝君。」
折颜抬头望向天上充满仙气的一片祥云,开口拦阻白浅,「小五,帝君已经来了。」

东华来到比试之处,未见到凤九,神情显得凝重,望向折颜,「是她带走了凤九?」
折颜神情正色说着,「看来还算清醒着,既然她能感应到你的法力,那么凤九就不会有危险。」
东华闻言眼神深邃,不发一语,沉思想着,为何少绾会带走凤九?
白浅来到东华身边,「小九带着帝君的佛铃,帝君应能感应佛铃所在,找到小九。」
东华皱了皱眉头,「本君来到此处,就追踪不到佛铃所在。」若能感应到佛铃,他早已前去寻找九儿。
白真看向折颜问着,「佛铃是帝君的法器,帝君怎会感应不到?莫非小九……」
折颜要他放宽心,「稍安勿躁,这四海八荒唯有魔族始祖少绾能应付得了帝君的法器,看来佛铃是被她封印住了。」
墨渊来到了此处,看到东华神色显得深沉,转头望向折颜,「发生何事?」
折颜轻叹一声,「少绾带走了凤九。」
墨渊闻言也是皱了下眉头,「她一醒来就招惹东华,看来他们二人这架又有得打了。」
东华眼神瞥向墨渊,深沉道,「你座下的弟子有几人能察觉到封印结界?」
墨渊应着,「只有几名弟子能有此能力,大弟子迭风和十六弟子子阑在翼界,二弟子守着昆仑墟,以及十七。」说完,看向白浅。
白浅讶异说着,「帝君的意思是小九被困在封印结界里,那我立刻去找结界之处。」
折颜特地交代着,「找到封印之处,立刻回禀帝君,不可强行打开结界。」
墨渊说着,「十七,只有帝君能打开得了封印结界,以你的能力若强行打开的话,会被魔力伤到。」
白浅明白说着,「弟子明白,十七立刻去找结界之处。」她担心着侄女的安危,只要找到结界之处就能找到凤九。
此时,折颜和墨渊看到浮于东华手掌心的令牌,怔然的相视。
墨渊神情肃然地问着,「帝君这是要召唤七十二神将。」
东华帝君其座下七十二神将,皆一时之豪杰,战无败绩,兵行必胜,天下遂安。尔后,帝君就从未召唤他们,也是希望他们能放下战事,享受四海八荒太平之日。
封印结界,是少绾独门的结界,除非有足够的修为,否则难以找到她结封印之处,当然他座下的七十二神将要找寻这封印结界是相当容易之事,但若将此令发出,那么狐帝也是会立刻赶到的,若让他发现自己孙女不见了,只怕又会与魔族滋生事端。
东华收起令牌,并未召唤七十二神将,「夜华,传本帝君玉谱令,天族各分支严密监控着魔族,他们的精神图腾回来了,怕是不会再安份。」
夜华拱手应着,「夜华领帝君之令。」
东华眼神扫向呆立站在一旁的魔族公主,「回去传话给七位魔君,要是再胆大妄为,就别怪本帝君让苍何再次执掌生死。」
芸萱公主闻言大惊失色,要不是随从的掺扶,早己吓到双脚瘫软。
看到东华帝君化为一阵烟离去,司命伸手抓着衣袖擦拭着额头冒出的汗珠,「小仙在帝君座下,还是第一次见到帝君如此震怒。」
夜华看向兄长墨渊,「这就是东华帝君昔日天地共主的样貌吗?」
折颜扬起嘴角,「还差得远呢!要是昔日的帝君,苍何早己出鞘,七十二神将也早就让魔族血流成河。」
折颜转头看向司命星君说着,「可否请星君到青丘狐狸洞向白奕上神说明此事,也请他放心,我们会找到凤九的。」
司命随即应允,「小仙立刻去狐狸洞告知白奕上神此事。」
东华帝君已经严厉警告魔族,想必魔族也不敢再滋生事端,折颜交代司命后,便与白真前去找寻凤九。



来看帝君的男友力Max!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8-04 17:26:00 +0800 CST  
(31)
凤九被卷入少绾的魔力旋涡中,以她的仙力根本无法脱离,虽然感到很害怕但也只能极力保持冷静,她睁开双眼,看到在旋涡中的是一只……凤凰,而那只凤凰……似乎有些力竭了。她吃惊地大声叫着,「喂!你可千万别昏过去啊!你要昏了,我们掉下去可是会摔死的。」
话刚说完,凤九就感到急速往下坠,她想施法腾云,仙力却丝毫不起作用,看来真要与这只凤凰坠落地面命丧此处,这才不禁想到自己还没跟帝君禀告比试的结果,还有,还要把帝君绑回自己的狐狸洞呢,就这么死了实在不甘心啊。

帝君,九儿赢得了比试,帝君答应过我,会跟九儿回青丘,九儿想与帝君游湖赏花,夜晚观赏着青丘的星星。
凤九紧闭的眼角流下泪水,抽泣声喃喃地叫着“东华……东华。”
少绾蹲在凤九身边,双手托腮的直盯着她,「这只小狐狸真有趣,不知她与东华是什么关系?」
凤九眼睑轻微动了下,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到有张脸近在眼前,而且是睁大着一双眼睛直盯着她,让她猛然惊醒,大声喊着,「你不要过来。」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缩。
少绾看她醒了,「你怕什么,我虽然睡了有点久,肚子有点饿了,但狐狸肉不合我胃口,我不会吃了你的。」
凤九眨了下眼睛,定了定神,这才看清楚了蹲在她身旁的是一位少女,「你是何人?」
少绾歪着头,仔细打量着凤九,「我也正想问你呢!你这只小狐狸是谁家的?难道是九尾狐族白止家的?」
凤九皱起柳眉,「我是青丘东荒女帝白凤九,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礼貌,居然直呼我爷爷狐帝的名字。」
少绾笑了出来,「原来你是白止的孙女啊,那折颜、墨渊呢?是不是也生了一堆孩子了?」
凤九看着少绾,心想她是从那冒出来的,「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奇怪,他们二位上神都未成过亲呢,四海八荒人人都知道的事,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少绾听到凤九是白止的孙女,那么想来墨渊也应该有一窝的孩子跟孙子了,想不到他居然还从未成过亲。
她看着凤九,「我才刚睡醒,只记得睡着前的事,这睡着后的事,不如你跟我讲讲吧。」
凤九楞了一瞬张大着嘴巴,无言地看着她。
少绾又觉得有些不对,「我看你也才六、七万岁是只小狐狸,不过没关系,你就先讲讲这七万年来的事吧。」
凤九眨了下眼睛,「啊!你到底睡了多久啊?」
少绾露出思索的神情,「我一睡着就会睡得迷糊了,也不知到底睡了多久,不过我睡着前已经有十七万岁了,东华呢比我大些,墨渊则是比我小一些。」
凤九听了目瞪口呆,忽然想起……莫非她就是帝君说的睡了将近二十万年的那个人啊!
凤九这才仔细看着少绾,样貌看起来大自己没多少,这要说她已经三十六万岁,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啊!不过又想到帝君看起来一点也不老,还有折颜和墨渊上神也是看不出是三十几万岁的仙龄,他们这些上古神祇,都能容颜永驻啊。
少绾眼神直盯着凤九,若有所思,一会儿才问道,「小凤九你跟东华是什么关系?他居然将天罡罩放在你身上,要不是有他的天罡罩在,那我们俩个就得摔成肉饼了,还有,他随身的佛铃也在你身上吧,难道你是他心上人?」
凤九看了看自己身体从那么高的地方掉到地面居然毫发无伤,原来那时帝君送她的小铜钟是天罡罩啊!
凤九脸颊微红地抿了抿嘴,微抬眼看她,「你到底是什么人?敢直呼帝君的名字。」
「我呢和折颜同样是凤族,魔族始祖少绾,我和东华可熟得很,唉……我说你这只小狐狸眼光怎么这么差,居然会看上东华那么娘的。」
「你在胡说什么,东华是长得好看些,但那里娘了?」
「原来你是看脸的,小凤九我劝你还是离他远点,他脾气差得很,我认识他时,我们天天都在打架呢。」
「那你脾气也好不到那里去,他除了是嘴巴毒舌了点,还爱正经的戏耍人外,其他什么都好。」
凤九想着东华对自己的好,脸上挂着一丝甜蜜的笑容,尽显少女的娇憨之色。
少绾叹气地摇了摇头,「你这么对他死心塌地的也没用,你和东华是注定不会有缘份相守的。」
凤九生气地鼓着脸,「你凭什么这么说?」
少绾眨下眼睛,「难道他没跟你说石头的事,就这么把你骗到手了。」
凤九这才明白少绾说的是三生石无东华名字的事。
「你是指三生石的事,那又如何?我和东华会有办法解决的。」
少绾站起身,抬头望着星空,深沉地说着,「小凤九,就算东华再厉害,虽然他从远古洪荒乱世,一路打下这天地的宁久太平,但有些事也不是他能解决的。」
凤九望着少绾,从她的话里还有脸上的神情,都让她感觉到少绾是关心东华的,凤九第一次看到有人同她一样关心着东华。
凤九忽然觉得心里有些怪怪的,站起身子,拍了拍裙子沾染的灰尘,「我要走了,不和你说了。」

只记得和魔族公主比试剑法后,突然天摇地动的,后来就被这只凤凰带走了,这到底是过了多久了,姑姑他们肯定急坏了,还有帝君……
凤九从身上拿出了佛铃,只要用法力摇动,东华就会赶来了。
少绾看到凤九手上的佛铃,「没用的,不管你怎么用法力摇动,在我的封印结界里,东华的法器是发挥不了作用的。」
凤九转头看她,「封印结界?」
少绾走到一颗大石头前坐下,无奈地叹气,「唉…小凤九,我们俩个能不能活着出去,还真的得靠东华来找我们了。」
凤九不明白地说,「你说什么?这结界不是你布下的吗?那你解除不就好了。」
少绾双手撑腮看着她,「这个结界倒不是我刻意布下的,因为刚从沉睡中醒来,我的魔力还不稳,肯定是遇到了天族的人,让我在无意识中施下了这个结界,现在我也没办法解除。」那时她不想被墨渊发现,才飞离了章尾山,现在反倒被困在自己的结界里。
凤九哭笑不得,怎会有人自己施术还自己无法解除的,眼前这个人不是魔族始祖吗?身为始祖不是很厉害得吗?
「怎会没办法?难道你忘了解除方法?」
少绾眼神凝视着凤九,「这倒不是忘了,而是我现在魂体不全,又才刚苏醒过来,导致我魔力只剩五成,要是我全力施法解除,那么你就会死,要是让你死了,我要怎么跟东华交代?」
凤九满脸疑惑,「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会死?」
少绾慢条斯理地说着,「因为你身体里有我离体的那一魂,才会被卷进我的魔力漩涡里,要不是我感觉到你身上有着东华的仙力,那在你被卷进来时,我离体的那一魂早就会被我收回到魂体里了,你也早就没命了。」
凤九还是不明白,「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可曾受过严重的伤,差点要了性命?」
「我曾经被灵宝天尊的坐骑撞伤,是帝君救了我。」
「不会,我的魂体有着魔性存在,东华不会把我的魂体放在你身上,莫非……你出生时,差点夭折了。」
「我是听阿爹说过,我出生时差点没了性命,是折颜救了我。」
「原来是折颜,是他把我离体的那一魂放在你身上,用来补你魂体的不全,但这东华不可能没发现啊!」
凤九茫无头绪的根本弄不明白少绾说的事情。
少绾直视着凤九,以她对东华的了解,他不会没发现的,现在也肯定是在担心。
少绾从大石头上面跳了下来,拍去裙摆的灰尘,「唉,算了,你把我魂体养得不错,这才让我能醒来,我那一魂就先放在你身上,该怎么除去那一魂的魔性,就让东华去伤脑筋。」

少绾转头观察的周围,「小凤九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凤九嘟嚷着,「我是被你带来的,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她转头看了看四周景色,外出游历时从未来过像这样的地方。
少绾柳眉微扬,「我既然把你带来了,就得把你毫发无伤的带回去还给东华。」说完,走到凤九身前,将她挡在身后,眼神凌厉地望着前方,「我沉睡了近二十万年,想不到才刚醒来就有架可以打,正好让我这身老骨头活动活动。」
凤九望向前方林子,从林子里出现了一群士兵,已将她和少绾围住。


下回,假日更文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8-05 20:57:00 +0800 CST  
早安~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8-09 09:40:00 +0800 CST  
樓樓還在住院中.今天無法更新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8-11 08:58:00 +0800 CST  

楼主:collen_23

字数:219997

发表时间:2018-05-03 03:5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9-08 13:57:00 +0800 CST

评论数:28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