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九天长】【美文】凤羽花之缘(续写剧版三生三世)

(17-1)
我青丘白凤九之前在天宫当仙娥时,可不是白混日子的,尤其去那洗梧宫算是熟门熟路了,姑姑历情劫变成凡人素素所待的一揽芳华,就是洗梧宫里的一处宫殿,凤九经常化为狐狸真身去那里陪素素,这团子的庆云殿应该不会难找吧。
帝君说有事要处理,他前脚踏出太晨宫,凤九就跟在后头溜了出来,想再去一趟庆云殿找阿离。
这一路上想着,虽然可以拜托帝君将阿离传到太晨宫,但是姑姑说过,东华帝君是这四海八荒曾经的天地共主,凤九若想与他在一起,就要提升自己修为,不能事事依赖着帝君帮自己解决问题,因为这样会让人看不起她这位青丘女君的。
凤九叹了一口气,现在自己连飞升上仙都还没,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像姑姑那样是个上神!
之前都化身为狐狸去一揽芳华,现在自己是女君身分,再变成狐狸实在不妥,这要怎么进去?
「凤九姐姐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
这声音好熟,凤九眨了下眼,垂下头看,站在眼前的不就是自己那位表弟吗?
阿离睁大两颗黑眼珠子,看着呆站着的表姐。
凤九问着,「团子你怎么在这?」这里离洗梧宫还有一段路呢!
「嘘!」阿离比了一个手势,拉着表姐凤九往旁边柱子躲了起来。
凤九正觉得奇怪,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位仙官像是在找人而四处张望着。
「凤九姐姐跟我来。」阿离拉着表姐的手往另一头离开。
这团子是要干什么呢?那乐胥娘娘不是禁止他离开庆云殿吗?

两人来到花丛旁的凉亭,阿离还一直四处望着有没有人跟来。
凤九想了一下,「团子,刚才那位好像是你父君身边的文官伽昀。」看向身边的糯米团子,「你这是偷跑出来的?」
「凤九姐姐认识在我父君身边侍候的仙官?」
「嗯!见过啊,文官伽昀,武官天枢。」
「阿离曾听娘亲说过,凤九姐姐在天宫混得不错,原来这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不过现在姐姐我告诉你,姐姐现在是青丘女君,不用害怕天族的人。」
凤九欣赏着凉亭附近景色,之前在天宫居然没来过这。
「阿离听伽昀说过,娘亲将女君之位传给了凤九姐姐。」
「是啊!」
「那阿离的娘亲就不是女君了,还可以上来天宫看阿离吗?」
「当然可以啊!你别忘了,姑姑可是位上神呢!」
「那娘亲为什么不来看阿离呢?」
凤九看他脸上满是失落神情,安慰着说。
「这个…...虽然你娘亲没有上来天宫,但凤九姐姐这不是来看你了,我今天可是一上来天宫连帝君那里都还没去,就跑去找你,帝君还抱怨我呢。」
凤九想不明白,帝君怎变得如此小气,自己没先到太晨宫等着,这抄写的女君规则就从一万篇变成十万篇了,自己得写上几年才能写完。
阿离嘟嚷着,「凤九姐姐骗人,我根本没见到你。」
凤九瞥了他一眼「我那有骗你啊!」
阿离嘟着嘴反驳,「因为阿离是听伽昀说,凤九姐姐在帝君的太晨宫,阿离想见你,才偷跑出来的。」
凤九想解释着,「那是因为……」这又想到,不能在阿离面前说乐胥娘娘坏话啊!于是换个话说,「小团子你也真聪明,居然能想到偷溜出来找姐姐我,果然是姑姑的儿子。」
阿离很理所当然的说,「阿离这方面是遗传到娘亲。」
凤九笑了开来,「也对!」

天枢走到凤九面前行礼,「女君,乐胥娘娘往这里来了。」
凤九有些惊讶,「啊!她怎么知道阿离在这?」
阿离眨一下小眼睛,「阿离时常在这里作画。」
不会吧!刚还夸这个小团子聪明,可他怎会如此天真。
凤九小的时候就跟着姑姑,上树捉鸟下河摸鱼还有一些玩笑的事凤九没有少干,但她的这些作为对比白浅童年时干的混账事其实算不得什么,所以只要不是闯下什么重大祸事,姑姑都不会责罚她。
「小团子你这那叫躲啊?这不是一下子就让人找到了吗?」
阿离嘟嚷反驳着,「没有一下子就找到,你看天枢现在才找到。」
天枢点了一下头,阿离却不知,在他离开庆云殿时,天枢就暗中跟上了。
因为东华帝君在凤九上来天宫前,就已吩咐天枢星君必须维护小天孙还有青丘女君,避免天族与青丘因此起了冲突。

凤九看到乐胥娘娘正走向他们。
想到帝君说的,她是东荒女帝根本不必怕一个天族皇子妃。
这时想到一个方法,不会失了自己女君身分,又能顾及姑姑不与乐胥娘娘为难之心。
见乐胥娘娘即将走到凉亭,蹲下身对着阿离说。
「阿离,凤九姐姐要上来天宫时,你娘亲特地交代姐姐一件事。」
「娘亲交代什么事?」
「就是……我们做晚辈的必须敬重长辈,就算这个长辈在怎么蛮横….不….是在怎么严格,我们都要有礼貌。」
「阿离向来对长辈是恭敬有礼的。」
「阿离真乖。」凤九摸摸团子的头,又说道,「不过呢,你娘亲还有姐姐的阿爹曾经嘱咐过,我们年纪轻轻便位高权重,像姐姐我是青丘女君,阿离你呢是天族的小天孙也是我们青丘的小殿下,要记得少同低位的神仙们置气计较,别让人看了笑话,万不可辱没了我们身分。
凤九眼神扫了一眼站在凉亭外的乐胥娘娘,瞧她皱紧的眉头,碍于身分不能发泄心中怒气。

连宋也是为寻小天孙阿离而来,也是正好看到这一幕,深怕这位大嫂要是向青丘女君发起火来那可不得了,得罪谁都不能得罪这位小女君,因为她可是那位尊神放在心尖上疼的人。
连宋正要向前阻止乐胥娘娘,想不到太晨宫那位尊神正站在一旁,眼神望向凉亭,看着事情发展。
东华帝君去查看三十六天的无妄海之后,在回太晨宫的路上,就看到小狐狸居然趁他不在时又偷溜出来了。
这凉亭待着的人,自然看不到被花丛树木遮蔽住的东华帝君。
连宋看着东华帝君神色无异,「帝君怎么在这?」
东华帝君不带表情地说,「看戏。」
连宋有些伤脑筋,「这戏……怕是会不合帝君之意…….」
东华帝君面不改色,「那你是来拆戏台的?」
连宋正踏出一脚准备前去阻止,听到东华帝君这么说,也就不敢出去了。
................................. ..............
看既护内又不讲道理的帝君上线




后面还没写完整,先贴一半出来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03 19:09:00 +0800 CST  
(17-2)
乐胥娘娘沉着气的走进凉亭。
天枢拱手行礼,「乐胥娘娘。」
阿离也向这位奶奶行礼。
凤九脸上带着客气笑容,嘴角微扬,「乐胥娘娘。」只是稍微点个头问候。
乐胥娘娘眉头皱的更深,身后的几名仙娥只对着小天孙行礼,看了主人脸色,不敢向凤九行礼。
凤九的眼神扫向乐胥娘娘身后的几名仙娥,轻微一笑,「这在娘娘宫里当仙娥可真好,想想那时凤九在太晨宫跟随帝君历练,观察了太晨宫仙娥的规矩,那可严谨得很,我都怕一个不小心犯错,就被帝君贬至下界仙山。」
几名仙娥脸色大惊,赶紧向前行礼,「奴婢见过青丘女君。」
凤九瞥了他们一眼,「免礼了。」正暗自得意,转头望向一旁,看到东华帝君正往她这边瞧呢!
凤九咽下一口口水,帝君要她待在书房抄写规则,自己却趁他不在就溜出来了,这不会又要罚我什么吧,眼神又朝帝君方向瞄了一眼,看他似乎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这就更端了自己女君的架势。
乐胥娘娘深吁了一口气,才慢慢的说,「听说青丘女君上来天宫是去帝君那里领罚的,不知怎会在此处?」
阿离眨着眼睛,「领罚?凤九姐姐你犯什么错事?帝君要罚你啊!」
凤九微蹙着眉,对着阿离说,「因为有人拿着法器扰了凡间,我是为了救凡人才离开青丘的,要不是我赶去阻止,那些众多凡人就要枉死了。」
阿离开口大为赞赏,「凤九姐姐做得好。」
乐胥娘娘口气极为不满,「法器失了控这也算不得是织越公主犯了错,她就要被罚到下界仙山,而女君擅离青丘,依规定不是早该被革去帝位了吗?」
天枢说着,「娘娘,此事普化仙尊已向帝君禀明,女君是为阻止凡间劫难,才离开青丘,可功过相抵,帝君已有裁决。」
乐胥娘娘心里仍有不平,「这……也太过偏袒了。」
连宋站在东华帝君身边,听到这位大嫂居然敢这么说话,真恨不得拿着手中扇子将自己打晕。

东华帝君面无表情地走向凉亭,「乐胥娘娘是认为本帝君裁决不公,偏袒了青丘女君?」
「帝君。」众人看到这位突然出现的尊神,惊惶的行礼。
乐胥娘娘开口说,「帝君,按律法……」
东华帝君神色未改,「律法?娘娘说的可是本帝君所定的律法?」
东华帝君是曾经的天地共主,定仙神之律法,掌六界生死,若认真说来,东华帝君就是这部会行走的律法。
大殿下央错来到此处,急忙走过来阻止乐胥,对着东华帝君行礼。
但这时乐胥娘娘也不敢再造次开口反驳东华帝君。
东华帝君微抬眼,「这天族与青丘还真是闹个不停,那就将狐帝请上来吧,就由本帝君主持,理理天族与青丘两方的事,免得亲家做不成,成了冤家,又变成仇家,闹得四海八荒不宁的,令本帝君头疼。」
央错和乐胥娘娘,以及三殿下连宋也赶紧跪下,「臣不敢。」
凤九看向帝君,虽然总结起来是天族亏欠青丘,但自己上来一次天宫就闹成这样,就连爷爷都要被帝君请上来九重天,这阿爹要怪罪下来,凤九狐狸皮会不会被剥了?这时凤九气鼓着脸的瞪了帝君一眼。
连宋向央错缓缓说着,「大哥,七万年前擎苍起兵时,若非白真上神愿领兵相助,我们也难脱险。七万年后他又助夜华平了北荒,还有,白浅上神跟随墨渊上神一起作战,又在东皇钟即将解封时,再度封印擎苍,这白浅上神历劫之事,确实是我们天族对她亏欠太多了。」
凤九没好气的说着,「我姑姑大气,也是为了阿离,不愿与你们计较。」
连宋带着笑脸,「白浅上神不愧是这四海八荒人人尊称的姑姑,确实大气。」
连宋又说着,「大嫂,要是狐帝真的上来,我们就没法子把阿离留在天宫了,天君还想再过个几年,就让阿离继储君之位呢。」
东华帝君随口说了句,「天族储君之位有什么?青丘五荒五帝,又不是没帝位可坐。」
央错和乐胥两人惊慌,夜华已是不在,若阿离又被带回青丘,那天族岂不是要无储君。
央错说着,「阿离是夜华留下的唯一孩子,是我天族希望,请帝君……」
东华帝君面不改色,「你跟本帝君说又有何用,本帝君与各部族皆无关系,不会干涉你们的家务事,你们还是去与狐帝商量吧!」

央错和乐胥娘娘,还有三殿下连宋个个面露难色。
夜华与白浅只有婚约,实际上天族这边连到青丘下聘礼都还没有,两人并未正式拜堂成亲,阿离虽然是白浅化身为凡人素素时与夜华所生的孩子,但现在夜华已死,孩子自然得跟着亲娘,天族实在无理由抢这孩子。
如今东华帝君已表明不干涉此事,而狐帝可是比现任天君辈份还高,就连天君都要礼让他三分,除了眼前这位尊神,再无人能阻止狐帝将小天孙带回青丘。
凤九说着,「我爷爷早就想把阿离带回青丘了......」想再为姑姑说点什么,但这时阿离的小手紧紧拉住她的手,看他脸蛋憋了许久都红了,顾及阿离在这里,只好把话给吞了。
阿离嘟嚷嚷着,「凤九姐姐,阿离已经有三年没见娘亲了,可以跟你回青丘看我娘亲吗?。」
东华帝君漫不经心地说,「乐胥娘娘在夜华二万岁飞升上仙后,才与儿子相见,娘娘觉得小天孙要几万岁才能见白浅上神呢?」
阿离憋了许久,憋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凤九姐姐,阿离这才三佰岁,也要到二万岁才能与娘亲见面吗?」
凤九急忙安慰这个表弟,「阿离别哭啊!姐姐这就带你回青丘。」眼神往帝君那白了一眼,这帝君居然将她小表弟给惹哭了。
乐胥娘娘自身也受过与孩子不得相见之苦,也明知夜华是为苍生而死,自责将此迁怒于白浅。
「此事不敢劳烦女君,明日我会亲自带小天孙前去青丘见白浅上神。」
凤九看了看阿离,又看了乐胥娘娘一眼,心里犹疑着,这样可好?眼神望向帝君,看他可否给点意见,想不到这位帝君居然还故意看向别处,真如刚才所说不干涉阿离的事啊。
凤九脸上僵硬微笑着,「今日时辰已晚,我要是带阿离回青丘就又太晚了,那就麻烦娘娘明日再带阿离去。」
东华帝君见此事已经有所解决,眼神看了凤九一眼,便往太晨宫方向离去。
凤九垂着头跟着帝君回太晨宫,这下子十万篇的女君规则不会又往上加吧!
.....................................................
帝君说好的主持大局呢


乐胥娘娘你是忘了帝君是怎么审素锦的吗?
说好的主持大局,太子殿下回来了,还没说到白浅的事,帝君根本不用审就把素锦打回原形
果然素锦是乐胥带出来的
娘娘啊...帝君就是偏袒小狐狸,这四海八荒人人都知道,也没人敢嘴
你瞧瞧...狐帝都还没上来呢,天族与青丘新旧帐都没理呢,这糯米团子该归那边呢?
你敢嘴,本帝君就让你们天族无储君




小狐狸你是被帝君宠得不知那个方向是北了,居然敢瞪你家帝君
这回到太晨宫帝君会如何呢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05 22:00:00 +0800 CST  
这次我家帝君的套路,凤九小殿下会很愿意进的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07 12:15:00 +0800 CST  
被吞了两次贴子了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07 23:20:00 +0800 CST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07 23:50:00 +0800 CST  






被吞了几次贴子了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07 23:52:00 +0800 CST  
文字贴不上来,度娘爱吃贴子,发几次吃几次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08 05:48:00 +0800 CST  
帝君这套路可好?
怎么没有小仙要膜拜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08 15:55:00 +0800 CST  
看来,度娘今日还是吃了贴子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09 13:12:00 +0800 CST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09 20:24:00 +0800 CST  






不知天罡罩长怎样,就把它当可爱的小铜钟


帝君是还想框九儿拜师礼

小九九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10 16:43:00 +0800 CST  






帝君,我要跟姑姑说,你偷亲小九九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17 09:34:00 +0800 CST  
好喔!好喔!
晚上再来更文
内容为:帝君视脸皮为身外之物
各位端午节快乐!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17 16:22:00 +0800 CST  
(21-2)
凤九悠悠醒来,看着身上不知何时披上的紫色长袍,眨了一下眼睛,自己竟然趴着睡着了,罚写的女君规则,到现在连一篇都还没写好,实在感到有些丧气,看来真的要一年只写一篇了,她拿下披在肩头的外衣,转头望向上位。
东华帝君用舒坦的姿势坐在塌上,靠着扶臂,单手枕着头闭目养神。
凤九缓缓起身走过去,看到放在边桌上的空盘,看来帝君是有好好享用自己为他准备的甜点。心里感到欣然自喜,眼神痴痴地看着他。
明知要压抑,却仍不时满溢到令人不能自己,究竟要如何忍耐这溢出感情的侵蚀。
凤九坐在帝君的身旁,将手上的紫色长袍盖在他身上,深情的眼神看着他。
爱上你那一刻,也许没有结果,我也无怨无悔的为你执着。
可是心里却担心着,会不会因为自己的执着,再次让帝君受到伤害,要是这样该如何是好?
凤九把脸凑近看着帝君近在咫尺的脸,从相遇的那一刻,就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
这样静静地看着帝君闭目的脸,心里油然而生幸福的感觉,凤九抿嘴微笑着,想不到帝君并非是睡着了。
东华帝君缓缓睁开眼,一朵凤尾花映入眼帘,眼神注视着这朵花的主人,「凤九你这是又想偷亲我?」
凤九一楞脸颊顿时飞红,腼腆地别开了脸,「我……我没有……」
东华帝君凝视着她,正经地说,「你要真想亲,就给你亲吧。」
凤九听了楞傻了,这帝君眼里明摆着笑意,还能这么正经说着,每次都是这样逗她,这被帝君逗久了,凤九早已明白他的风格。
「不亲!」凤九抿嘴地将头撇向一旁。
东华帝君挑了下眉,一边端详着她,一边漫不经心道。
「之前你趁我喝醉偷亲了一口,怎么现在要让你亲,你倒不亲了?」
那次帝君果然是假装喝醉了酒,这时凤九真想把脸藏在狐狸洞里。
东华帝君静了一阵,突然柔和地道,「藏什么?你不是说做神仙的不必拘泥于什么颜面吗?」
知道帝君又用了读心术,凤九脸颊鼓满气,眼神往帝君脸上瞪了一眼。
「你每次这么逗我,图什么呢?」
东华帝君故意露出思索神情,过了一会才说着,「这本帝君逗狐狸,当然是为了开心啊!」
凤九楞了楞,只能认输了。




帝君,明明是你偷亲小九九
还说人家小九九要偷亲你
你这脸皮实在是…………
本帝君视脸皮为身外之物


帝君你能一天不逗小狐狸吗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17 19:20:00 +0800 CST  
(21-3)
东华帝君嘴角上扬起微微的笑,眉宇之间的神情,逐渐转为柔和,伸手轻抚她的脸,食指轻托起她的下巴,俯身薄唇结结实实堵在她的朱唇上,重重吻了许久,才放开。
「你不亲,那我只好帮你亲了。」
这个吻令凤九差点儿忘了该如何呼吸,眨了几下眼,这可是帝君第一次主动吻自己。
东华帝君抿了抿唇,嘴角泛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挑起眉峰睨着她嫣红的俏脸。
凤九过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有点羞赧地望着他,「帝君,不准你用读心术。」
「好!不用!」东华帝君伸手将她轻轻拥入怀里,这只小狐狸的心思单纯的很,不用读心术,自己也能明白。
凤九依偎在帝君的怀里,彷佛做梦般,深怕如同在昆仑墟的那晚一样,醒来后发现只是一场梦。
凤九垂下眼,轻声的说,「帝君,凤九是不是成为了你的麻烦?」
「不会!」东华帝君低头看着怀里的凤九,从救她的那一刻,到入锁妖塔将带她出来,直到现在自己从不觉得麻烦,认真说来,也没有一件是她惹下的麻烦。
「真的吗?帝君真的不觉得我是个麻烦。」凤九离开帝君怀里,坐在他的身旁,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拍着裙子。
「嗯!」东华帝君眼神看着凤九这一身的装扮,恰好彰显出她青丘女君的身分,嘴角微微上扬着,「今日这身打扮也是不错。」
其实在凤九以青丘女君的身分入太晨宫时,就发现她与以往的装扮不同,那身打扮不失女孩清纯又能显出女君身分的端庄架势,只是故意逗她,而不开口称赞。
凤九原本已不在意帝君是否会注意到自己的打扮与以前不同,现在突然听到,她的唇微微一抿,浮出一丝笑意,「原来你早就注意到了。」
「嗯!」东华帝君点头柔声应着。
凤九鼓起脸颊,嘟嚷着,「既然注意到了,还连句称赞的话都没有。」
东华帝君低头看着她说着,「有什么好称赞的。」
凤九怔了一瞬,想不到自己精心打扮,竟然不值得他称赞,便生气的想要离开,却挣脱不开帝君的手,瞪眼喊着,「帝君放开我,我要回青丘了。」
东华帝君无奈叹了口气,赶紧柔声安抚着生气的小狐狸,「逗你呢!九儿无论怎么打扮都好看,自然无须称赞。」
凤九细声嘟嚷嚷着,「称赞两句也好啊!」
东华帝君眼神在她打量着,「这衣服是漂亮,不过……还没有你那身红色皮毛好看。」
凤九是这四海八荒唯一一只九尾红狐,这帝君称赞的话………难不成要我变成小狐狸吗?
凤九此时想起了成玉的话,这帝君心思非常人能懂,自己要淡定,要从容。
「既然逗我这只小狐狸能让帝君开心,那小狐狸只好委屈一点了。」
东华帝君闻言一楞,这小狐狸越来越聪明,知道自己不舍得她委屈,故意轻声叹着,「凤九你还真能让我无话可说。」
看来帝君是投降了,凤九原本嘟嘴委屈的脸,变得扬起微笑,心里小小得意一番。



帝君,你亲了,还说是帮小九九亲的,你这脸皮实在是……..
东怼怼面对媳妇都不敢怼……结果帝君你还是在逗狐狸
看小狐狸得意的样子,你很开心吧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18 09:45:00 +0800 CST  
(21-4)
东华帝君靠着扶臂,单手托着头,满意的眼神看着她,瞧小狐狸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
这时天枢星君快步走进书房,急忙禀报,「帝君,三十六天的无妄海,剎那间,出现异相,天君命臣过来请帝君过去。」
东华帝君从坐塌上起身,神情烔然,「马上派人去昆仑墟,请墨渊上神上来天宫。」
天枢星君应道,「是!」行礼后,立刻离去。
凤九起身站了起来,满脸疑惑着,「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东华帝君正要前去无妄海,发现凤九跟在身后,于是停下脚步转过身说,「凤九你先回去青丘。」
凤九楞了一下,垂下了头说着,「帝君……凤九不能跟去吗?」
东华帝君向来让凤九随意,但有些规矩仍是得遵从,「无妄海是天族圣地,妳不能跟去。」
凤九听了明白,当初太子夜华下葬无妄海,姑姑与太子有婚约都不能跟随到那里,自己是青丘九尾狐族,自然是不能去那里,「凤九明白了。」
东华帝君看她表情中微露几许不欢,「要是不想回青丘,就待着这里吧。」
「嗯。」凤九点了点头,眉头才舒展开来。
东华帝君又想到这无妄海之事,非一时半刻就能解决,垂眼看着她,「既然你挑不到喜欢的宫殿,就只喜欢本帝君的寝殿,那要是觉得累了就去寝殿休息。」
说实话这帝君的后宫宫殿,凤九当仙娥时就没去看过,说不上喜欢或不喜欢。
凤九怔楞了一下,「寝殿……我……」
东华帝君看了她脸上羞涩神情,眼中浮出笑意道,「难道你更喜欢这书房?」
凤九摇了摇头,「不是……」
东华帝君挑了下眉,故意叹了一口气,「你又不是没进去过,那晚本帝君睡得好好的,就突然有只狐狸掉到我床上……」
凤九难为情娇喊着,「帝君你笑话我。」
东华帝君伸手轻抚她的头,「好了!那我去处理无妄海的事了。」
「嗯!」凤九点了点头应着。
看着帝君离去的背影,刚才差点以为帝君又赶她回青丘了。
但这无妄海不是天族的下葬之地吗?为什么那里会有异相发生?
凤九正想偷偷跟去瞧瞧,走出了书房,叹了一口气,算了,自己现在是青丘女君,不能做有辱身分的事。
也不知道帝君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望着寝殿的方向,这……能去帝君的寝殿吗?
凤九思虑再三,还是回去青丘吧。
........................................................
帝君的寝殿……小九九.你不只掉到床上,还坐着挺自在的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18 20:11:00 +0800 CST  
(22-1)
十里桃林,一朵朵绽放的桃花,吹拂而来的微风中时不时飘来一阵阵桃花香味。
凤九并没回到狐狸洞,而是来到十里桃林,却无心赏玩这片桃林景色,而是抿起嘴唇神情若有所思。
折颜和白真坐在小石桌旁喝酒下棋。
折颜看到凤九正朝他们方向走来,「真真啊,你们家小狐狸不是每天从天宫回来时都满面笑容的,今日是怎么了?」
白真听了折颜的话,转头望向自己身后,看到凤九神情是有些低落。
「小九你今天特别早回来是怎么了?看你心情不好可是被帝君责骂了?」
凤九着急着为东华澄清,嘟嚷嚷着,「四叔你别胡说,帝君对我很好,他才不会骂我。」
白真看这侄女,这么为心爱的人说话,无奈笑着,「好!好!好!帝君对你最好了。」又接着摇头,叹了一口气,「唉!真是女大不中留,有了帝君,就不要我这四叔了。」
折颜淡然的笑而不语,从小丫头对东华的执着,可见东华对凤九是有多宠爱。
「四叔,我知道你跟姑姑最疼小九了。」凤九走到白真身边,拉着他手臂撒娇,「小九待会帮你做几盘下酒小菜,你就别生气了。」
「好,不生气。」白真对这唯一侄女相当疼爱,「那你跟四叔说,是在天宫发生什么事,让你不高兴了?」
凤九眨了下眼睛,说着,「凤九都待在帝君的太晨宫里,和天族的人真的没发生什么事。」
折颜对白真说着,「小九现在是青丘女君,我想天族的人也不敢得罪青丘,更何况有东华在,不会出什么事。」
凤九说着,「四叔放心,小九真的没事,我这就去帮你和折颜准备下酒菜。」离开小石桌旁,这几年四叔都陪姑姑下凡散心,今天就多做几样菜给他吃。
折颜看凤九开心离开,心中想到,谁说她与东华是缘浅,或许这个小丫头是上天给予这位天地共主的良缘,看到凤九脸上满是甜蜜笑意,也就不多说什么。

凤九边做菜时就边在想,自己还有几样的拿手菜,还没煮给帝君吃过,应该让他也尝尝自己做的菜!
青丘向来随意,不像天族有一堆规矩,之前当仙娥时,有人说她是拿着报恩名义在太晨宫胡作非为,虽然做神仙不必太在乎颜面,但是凤九还是不敢入帝君的寝殿休息,只好回来青丘。
凤九将做好的饭菜端出来让四叔白真和折颜品尝。
「四叔快来尝尝,小九今日特地做了几道四叔喜欢吃的菜色。」
白真用筷子夹了几道菜,吃了几口后直点着头,「这味道真是好,四叔还真是有许久没吃到你做的菜了。」
折颜看着满脸笑容的凤九,故意说着,「小九你这么讨好真真,该不会有事求你四叔帮忙?」
凤九楞了下,「没有啊!」
白真瞪了折颜一眼,「我家小九根本不用讨好我,只要她有事,我这个四叔自然帮到底。」
凤九为白真倒了一杯酒,「四叔对我好,小九当然该好好孝敬你。」
白真得意的看向折颜,「我家小狐狸是最懂事的。」
折颜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开口问着,「凤九,你平常都很晚回来,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早?」
凤九抿起嘴来,「帝君有事要处理,我就先回来了。」
折颜轻声一笑,叹口气,「小九啊,谁让你喜欢的男人是这四海八荒的天地共主呢,现在天宫事务都由帝君掌理,你要多体谅帝君。」
凤九又接着说,「因为三十六天突然出现异相,那里凤九不能跟去,所以我就回来了。」
白真听了觉得奇怪,「天界三十六天不是无妄海吗?那里怎会有异相发生?」
凤九这一路从天宫回来,也想不明白,「帝君还派人去请墨渊上神呢!」
折颜听到凤九说出天界三十六天出现异相就已明白是发生何事,既然帝君叫墨渊去了无妄海,那么肯定是夜华要醒来了。
白真疑惑着,「是发生什么事?」转头看向折颜。
折颜心里暗叹了一声,这该如何向他们解释才好?难怪帝君会先让凤九回来青丘。
凤九望了望桃林,向四叔问起,「姑姑呢?」
白真无奈的说,「还是在平常待的那里。」
凤九很是心疼姑姑,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姑姑只要待在桃林,就是守着太子的衣冠冢。」
折颜淡然说着,「很快就不用守了」
凤九疑惑地问,「为什么?」
这时突然从东荒明壑俊疾山方向,五彩鸟直冲上天,天上刹那齐放金光。
为何会突然出现此等祥瑞之兆?
白真看向折颜问着,「那不是太子夜华出生时出现的景象?」
折颜露出欣慰的笑容,「总算是醒了」
白真疑惑不解,「你是说谁醒了?」
折颜说着,「你那位妹夫啊!」
凤九问着,「太子殿下?」
折颜点了点头,「不错!就是你那位姑父睡了三年总算是醒来了。」
白真神情不解的看他,「折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凤九楞了楞,「太子殿下没有死吗?」
确实没有死,凤九话才刚说完,就看到一个黑袍青年来到桃林。
「浅浅呢?」
真的是太子夜华。
凤九眼睛眨了眨,惊愕的说不出话来,伸手指着衣冠冢的方向。
夜华随即往凤九所指的方向奔去,寻找白浅。
.......................


刚又不让我发文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22 22:20:00 +0800 CST  
(22-2)
白真即向折颜大兴问罪,「你知道夜华没有死,竟然瞒了三年都不说,太不够意思了吧。」
凤九抱怨着,「姑姑可是一颗心都要死掉了,整整伤心了三年啊。」
折颜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不能全怪我啊!」只好开口向他们慢慢解释,「我们都以为夜华以元神生祭东皇钟,那时我和墨渊虽然有感觉到东皇钟隐约散发出父神的神力,但帝君是最清楚父神的神力,他都未开口,我和墨渊怎敢随意说出。」
墨渊沉睡了七万年才苏醒过来,太子夜华以元神生祭东皇钟,经过三年就能复活过来,己是值得令人庆幸。
凤九嘟嚷着,「帝君早就知道吗?那帝君为什么瞒着大家呢?」
折颜说着,「帝君不说也是有原因的!虽然东皇钟吸取的是父神的神力,但夜华的元神因重伤陷入沉睡,这连帝君也不能确定夜华能否再醒来。」
「如果太子殿下还活着,为什么不能像墨渊上神那样留在青丘,姑姑也能陪着他啊!」
「凤九,夜华和墨渊情形不同,墨渊是受了你姑姑的心头血之术才保住仙身的。但夜华必须找个地方让他修复元神,那天界三十六天的无妄海,是最佳的修养圣地。」
白真问着,「听说前不久帝君找了你和墨渊上神去了太晨宫,难不成就是为了太子夜华即将醒来。」
折颜无话可说的点了点头。
白真神情不悦,「这三年来你不是也看到小五是怎么失魂落魄,你早点告诉她夜华还有活过来的可能,她也不用伤心那么久。」
折颜无奈的说,「我们也是不想让所有人空欢喜一场,帝君这才让人密切注意无妄海的情形。」
凤九气鼓着脸从石凳上站起来,「我去找帝君。」
「小九!」白真来不及拦阻,凤九就已经飞身离开。
折颜淡然笑着,「看来小丫头是去找东华吵架了。这东华就是被小九怼了,他也绝不会回嘴。」
「你还幸灾乐祸。她这样拧眉瞪眼上去天宫,要是我家小九因此闯下祸事,看我理不理你。」
「真真啊!你尽管放心,天宫那里还有东华在呢!小九就是拆了他的太晨宫,他也会护着小九的。」
「瞧你说的,我家小九会那么不懂事吗?」白真转身欲离开。
折颜开口问着,「你去哪?」
白真说着,「去找离家的毕方鸟。」说完,化为一阵白烟离开了桃林。
折颜长叹口气,还是墨渊好。
.....................................................
小九九你敢和帝君吵架……吵得赢帝君吗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22 22:29:00 +0800 CST  
(23-1)
凤九来到天宫,守在南天门的侍卫远远看到这位青丘女君,在凤九还未自报家门之前,就赶紧请她进入,因为这位青丘女君与东华帝君的关系可是深得很,守门侍卫自然不敢阻拦,还有最重要的是这位女君神情有些怒色,这二名卫士更加不敢招惹。
凤九来到太晨宫,就一路跑到书房,「帝君!」
东华帝君用舒坦的姿势靠着扶臂,以手支着头,听到凤九的声音,无奈地轻叹。
他知道凤九得知详情后,肯定会来找自己,所以一直待在书房等着她。
凤九止住脚步,拧眉气鼓着一张脸,看着坐在上位的东华帝君。
「帝君!」
「在这里等你呢!」东华帝君应了一声,凝目看着她,接着挑眉叹气,「这么快就上来,我还以为会等到明日。」
凤九怫然不悦的走向他,「帝君…………」
这时东华帝君突然伸手一挥,在书房外做出一个屏蔽结界。
凤九感到帝君用了仙力,不知为何动用法术,「帝君你做了什么?」
东华帝君淡淡说着,「帮你做个结界!」
凤九神情疑惑不解,「结界?为什么要做结界?」
东华帝君微抬眼,慢条斯理地说,「你堂堂一个青丘女君,这样拧眉瞪眼气冲冲的上来天宫,不怕失了女君的礼仪,丢了青丘的脸吗?」
凤九想来确实有失女君身分,一时无话可说,「我………」
东华帝君又认真地说着,「这天宫一堆侍卫都看到你进太晨宫,要是听到你对着本帝君怒言相向,这大不敂之罪要是传了出去……本帝君也难偏袒,只怕你这东荒女帝的帝位是要被收回来了……」
「帝君你是吓唬我的吧!」凤九眨了下眼,蹙了蹙眉头,「青丘只有我一个孙字辈,我不接东荒就没人接了。」
「这样啊!」东华帝君沉思一会,「听说狐帝喜欢云游只怕是无心打理,那你这东荒之地本帝君只好收回来亲自接管了。」
凤九呆楞了一会,这四海八荒确实是眼前这位天地共主分封出去的,这还能把分出去的东西再收回去吗?
凤九脸上带着泫然欲泣的表情,「那怎么行,帝君要是把我的东荒收回去,那……那我要怎么跟爷爷交代,我会被爹剥狐狸皮的。」
看她鼓着脸委屈的模样似乎颇令东华感到有趣,欣赏了好一会儿。
东华帝君眼底浮出一丝笑,垂眼看着她,「你放心,在本帝君做的结界里,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外面是看不到也听不到。」
凤九听了松了一口气,「这样啊!那就好!」但静了一会儿,想了又想,似乎那里不对啊,抬头望向帝君,「你这是在唬弄我吗?」
自己明明是上来太晨宫找帝君兴师问罪的,怎一下子就被帝君蒙混过去了。
「嗯!」东华帝君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嘴角微微上扬着,「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凤九瞠目结舌,想不到这次帝君居然还真的承认了就是在吓唬自己。



小九九你就这么被帝君吓唬住了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24 13:44:00 +0800 CST  
今天发不了文……其实是文还没写好
待几日后再来发文
这回糖吃了……
下回……
楼主不会写虐文

楼主 collen_23  发布于 2018-06-26 23:00:00 +0800 CST  

楼主:collen_23

字数:219997

发表时间:2018-05-03 03:5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9-08 13:57:00 +0800 CST

评论数:28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