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九天长】〖美文〗三生三世 佛铃花缘

由于格式不对,只好重新发文。希望这次格式正确....
温馨提示:本人属于后知后觉的那种,于2017年11月底才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看完,剧中的东华凤九剧情吸引我远胜过夜华白浅主线。在反复看了剧版东凤剪切合集后才决定续写东凤的三生三世情缘。本文续写引用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剧场版与唐七公子《三生三世枕上书》的人物和部分场景,不过内容为本人重新构架虚构,文采简单朴素,没有过多的华丽辞藻。此次创作纯属个人喜好,有些地方写的不太尽然,如小说有什么不尽人意请大家海涵笑纳,谢谢!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11:06:00 +0800 CST  
开篇词

佛铃花开满宫墙 繁花如荼随风舞
独饮千杯桃花醉 剑点茫茫苍雪间
泪似辰星落眉眼 燃尽倾世眉间妆
梨花纷飞似皓雪 暗香藏尽苦涩情

剪不断的纠葛 勾起了眼底的相思
十缕离林 理不清丝丝银发牵绊
苍穹寂灭 只为守住隔世的离殇
佛铃花缘 圆不了梦中的柔情
素手抚琴一曲别离又相忆
挥手毫笔轻点胭脂蔻
一代倾城凤羽娇
无奈情深缘浅 三生石割不断的执念
手执苍何 半心相守
只待君归 此情再相续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11:08:00 +0800 CST  
第一章
“东华紫府少阳君座下 司命星君,领帝君之命 贺青丘女君承继帝位。这是帝君的贺礼,是帝君昔日征战天下,一统八方时所用的四海八荒绘图,此乃帝君亲手绘制。”
“有劳星君了,不知帝君送来贺礼可否还带什么话了?”
“帝君说:女君只需翻开此图便可明了,数十万年、沧海桑田,这图上的一切都以不复存在,就连这四海八荒都会变成另外一副模样,世间万事渺小至斯,没什么可值得惦念的。”
“这一拜是给帝君的,青丘白凤九谢过东华帝君的贺礼,望青丘与天族世代交好,福泽万民。”

凤九继承青丘女君之位已有两百多年,在这两百多年的岁月里,已经飞升上仙的她在不知不觉中褪去了少女时期的青涩,逐渐成长成为了一位不苟言笑,言谈极少的女君。那一件件美丽的粉色纱衣不知不觉已被压在箱底,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白色的纱衣,头戴白簪花,衣如雪,饰如星。
在这两百多年里,凤九厨艺不减,不但学习了铸造之术、剑术、烧陶,还在折颜上神十里桃林对面开垦出了一片土地,种上了一片梨树林,名曰:十缕离林。与折颜上神的十里桃林一红一白相互辉映,颇有一番春冬之别,在青丘颇具盛名。
凤九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醉心起了剑术,夜不能眠时便到折颜处讨些桃花醉放在梨树下的石桌上,左手拿起一罐折颜的桃花醉一边饮着,右手拿着她自己打造的佩剑在离林舞剑,飞梭于如雪的梨花中,不知是纱衣如雪还是梨花纷飞,给人感觉宛如梦幻,似真非真。舞累了凤九便会在一棵弯腰梨树上躺着仰望着苍穹,喝着桃花醉,口中低语着:你还好吗?不知不觉右手抚上了藏在心口上的那串带有铜铃箭头的事物。
“小丫头,又躲在这里悄悄的偷酒喝了?”远处一袭青衣缓缓走了过来。
凤九右手枕着头寻声望去,一个翻身便从树上跃了下来迎了上去。
“姑姑,今儿你怎么有空来我这离林了再过三日你不是要嫁入天宫了吗?”
“你还知道啊,我以为我们家的小丫头忘记了呢!”白浅凝视着凤九道。
“我怎么会忘记姑姑的大喜呢,只是我这离林名字不太好听,姑姑将逢大喜之日,实在不该来我这离林,怕冲撞了你的喜气....”凤九说着又一口桃花醉送进了嘴里。
“你这小嘴,姑姑说不过你,三日后我大喜之日你可别穿这一身白了啊!穿喜气点!”
凤九挥了挥衣袖转了个身说道“有何不可,这样才能衬托出姑姑的美艳之姿啊,你可是这四海八荒的第一美人呢....”
“好了好了,我的小祖宗,别再吹了,你高兴就好,随你了!”白浅宠溺的说着
凤九作势抚了抚身段笑道“多谢太子妃宽厚。”
白浅轻轻用食指敲了一下凤九的脑门“那你送什么给姑姑做贺礼?”
凤九怔了一怔才回过神来漠漠的答道“我给姑姑送上我的最拿手的甜点——醉红颜可好?”
白浅看了看凤九,那一瞬间怎能逃过她的眼睛,心想:小就怕是又想起那个人了吧......但嘴上还是话说道:“好,我们家小九送什么姑姑都喜欢。”说着拉起了凤九的手走出了离林。

三日后,凤九拿着做好的醉红颜送至白浅身旁。
白浅还在梳妆描眉,一身火红的金丝凤凰衣甚是艳丽,凤九看的出神思绪飘到了那个凡尘他说“这个宫中以后再没有人敢为难你.....”
"小殿下,天族迎亲的队伍来了,快去接见一下!”迷谷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一席话惊醒了凤九的思绪,连忙站起身来。
白浅突然拉住凤九那一袭白衣说道“小九,你可以吗?”凤九淡淡的笑了笑“姑姑放心,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我不会失了礼数的,我还要陪着你上天宫喝你的喜酒呢!折颜说他给你备足了桃花醉呢!”白浅心疼的说道:“你可别逞强苦了自己啊......”
“凤九明白,小九不会给青丘丢人的,我出去了啊!”白浅看着离去的背影暗自叹了一口气.........
青丘狐狸洞门口。
凤九走到洞口远远的就看见了那抹紫色的身影,调整了一下心绪,迎了上去作揖道:“青丘女君白凤九拜见东华帝君、三殿下、墨渊上神。
”连宋看了看东华又看了看凤九调侃道:“小殿下这两百多年是不是改性子了,怎么大喜之日还一身素净?”凤九抬头不吭不卑的迎上连宋的笑眼道“三殿下认为呢?” 连宋一怔哑然。
凤九始终不曾看向东华。“吉时未到,各位尊客远道而来请随我入大厅饮茶休息。”说着凤九衣决飘飘的走在前方带路。
狐狸洞大厅里
“迷谷,速去我寝殿取离雪和那套雨落杯来,不可怠慢了几位尊客。”
迷谷愣了一下看着凤九道:“女君.....这......这.......”
凤九抬手抚了抚衣袖道“还不快去.......”迷谷看着凤九吃惊的缓缓转过身去走向了凤九的寝殿。
凤九眼光始终不曾看向东华,空气仿佛就此凝固,“各位尊客请上座。””东华目光深邃的看着凤九,额间那凤羽花依然鲜红如斯,而那个曾经的小狐狸似乎少了些活泼与笑意。连宋看了看二人咳了咳道“不知女君所说的离雪与雨落杯是何物?”
“无妨,不过是凤九自己种的茶树和烧制的茶杯罢了.......”凤九低眉应道。沉默了半响的墨渊四平八稳的说道“女君也有这爱好?”凤九微微抬头看着墨渊上神道”让上神见笑了,不过闲来无事瞎糊弄罢了”说着迷谷已将泡好的茶水抬了过来,凤九接过茶盘,将茶水一一递了过去。东华不动声色接过凤九递过来的茶杯轻轻的放嘴边泯了一口,默默的看着手中的茶杯和茶水。
连宋甚是欢喜的说道“好茶!这茶尤胜帝君太晨宫里的冻梅啊!好杯!绝品啊!”
墨渊也颇为赞赏的说道“青丘女君果然蕙质兰心,这茶杯烧得貌似更胜于我。茶水满上丝丝红沁便显露,无茶水时便消失不见。”
东华帝君淡淡的问道”不知女君可有胚胎,墨渊送本君的茶杯已经打碎,正好再制一套用上。”
凤九低眼看着手中的茶杯饮了一口若有所思悠悠的答道:“并无胚胎,仅此一套,如若帝君喜欢便赠与帝君好了......”
“女君........这茶杯.......”迷谷急了,欲说下去却被凤九厉声喝下“休要再说!”东华帝君、连宋和墨渊上神被凤九一声喝一起看向迷谷,凤九道:”洞中小仙不知深浅,望各位尊客见谅。吉时将至,我去看一下姑姑准备的如何了。”说罢起身将迷谷遣了出去,自己迈向白浅的房中。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11:12:00 +0800 CST  
此文写了东华和凤九的三生三世,有甜有虐,东华帝君这个角色非常难琢磨,所以主线写东华帝君的感情线,而关于其他人皆一笔带过,没有过多的写。请大家笑纳。
接下来更新第二章和第三章.....因为格式错误弥补失误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11:28:00 +0800 CST  
第二章
待凤九离开后,连宋感慨道“才两百多年不见,这青丘小帝姬似乎变了一个人了,好像......好像.....咦?帝君,好像有你的几分味道。”
东华帝君挑了挑眉看了看连宋手一挥便将连宋和墨渊手中的茶杯连同桌上的所有藏入自己的虚鼎内,墨渊和连宋愣了一下,连宋忙说“我还没喝完这绝品呢,你怎么这般小气,虽说凤九答应说送你,你也不必这么早收了吧!”
只见东华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今天才认识我?”
墨渊隐住笑意说“以后看来要多去太晨宫走走了......”
这时,天空传来了钟声,只见司命从外走来道“启禀帝君,吉时已到”
“恩。”帝君应道,三位起身站了起来。
白浅房中。
“姑姑,你好美,小九舍不得你,以后你住天宫小九就不能随时见到你了。。” 说着抱着白浅。
“你现在是青丘女君了,如要见我可随时来洗梧宫找我呀......”白浅看着这个从小自己言传身教的侄女,怜惜的拍了拍凤九的背。
凤九苦笑道“再说吧......”看着凤九如此,白浅也不知如何再说。东华帝君与凤九的那段往事自家人是知道的,所以从不提起。天宫虽有传闻,但传的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凤九心伤有多痛,白浅还是知道的。
“好了,钟声响了,今天如此喜庆,小九你扶着你姑姑出去吧!”狐后故意打断了她们姑侄俩的思绪。
凤九扶着头盖红巾的白浅缓缓地走了出来。
凤九突然抬头看向了东华帝君,神情颇为呆滞,眼中没有了昔日的灵动。
东华皱了皱眉,无言。待凤九扶着白浅走到东华身侧时柔声唤道:”迷谷,把离雪取来赠与帝君吧,那套茶杯本与离雪为相生,不可离了。”白浅在旁听了身子微微抖了一下。迷谷不敢再有所耽误,飞一般的取了离雪送到凤九手中,凤九看着东华微躬道“还请帝君笑纳。”东华接过了茶罐,目光柔和的看着凤九若有所思的道:“多谢女君。”
凤九不再多言,随着前来迎亲的队伍扶着白浅上了比翼鸟,而自己则立于一旁不再言语。
天宫一片热喜气腾的景象,七彩祥云飘荡着,灵鸟们在整个天宫盘旋欢叫着,将白浅送入洗梧宫后凤九暗自松了一口气,向白浅告了便说要四处走走,白浅也希望凤九开心一些便由着她了。
天君在天宫大殿摆宴百桌,熙熙攘攘,很多仙人都已经到位,紫金座上的东华独自饮着桃花醉,眼睛有意无意的斜视着大殿外。连宋一直看着东华沉静的脸,拿着酒杯走至东华身旁感叹到“这如今的青丘女君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凤九了,难道你真的没发现她越来越像你了吗?”东华不语,拿起桃花醉饮了一口,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只听殿外报:“青丘女君到~~”突然整个热闹的天宫安静了下来,全部看向了大殿门口。大殿角落有一刚飞升的小仙忙问身边的一位上仙问道”这青丘女君是何人?”“她是青丘狐帝的孙女,听说有着绝色倾城的容颜,今天太子迎娶的就是她姑姑,是四海八荒的第一绝色,而在这青丘女君便是第二,但是在她继承女君之位后鲜少出青丘,两百多年来从未上过九重天,今日可一睹芳颜了~~”
只见大殿门口款款步入一位白衣如雪,黛眉入鬓,寒眸如星,朱唇似霞,额间跳动着鲜红如斯的凤尾花,一头青丝如瀑及腰,头戴白簪花的女子。那一瞬间,所有殿中仙人目光久久未能从凤九的身上离开。“青丘女君白凤九拜见天君、东华帝君。”凤九拱手微躬拜道。“女君不必多礼,还请上座。”说着天君用左手做出了请的姿势。“凤九多谢天君。”说罢便在东华的斜对面的软座坐了下来。
凤九独自饮着酒,成玉不知不觉走到了她身后轻轻拍了凤九一下,凤九回头一笑
“成玉,好久不见了”
“你还说呢,也不上天宫来看看我,自你走后我都快无聊死了”
凤九换了个姿势,用左手枕着太阳穴,右手拿着一罐桃花醉笑道:“不是有三殿下陪你斗嘴的吗?你怎会无聊了”
“凤九,你怎的不似以前了,站起来让我看看你是真的凤九还是冒牌货呀”成玉狐疑的看着凤九。
“别闹了,成玉,不是我还有谁能进这大殿?”凤九依旧枕着头饮着桃花醉。眼睛余光扫到了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寻着余光看去原来是东华似有似无的看着她,她举起酒坛遥敬了一下。成玉在凤九身边看着,连宋在东华身边也这么看着:心里不约而同想到“这两人姿势怎的都一般无二。”
“小殿下,哦不,女君,自承袭帝位一别后都没你的消息,怎么不上九重天来找我玩了”司命拿着酒杯在成玉身边坐了下来。
“司命,你惯会开玩笑,你平日里一直在太晨宫呆着,我怎敢去找?你还是叫我小殿下吧,女君听着尤为不惯!”说着凤九又一口桃花醉喝下。
“是是是~~”司命应承着,和成玉对望了一眼,都不知道如何续话下去。
“成玉,听说芬陀利池旁种了一片佛铃树?”
“是啊,是帝君两百年前亲手所种,现正开放呢~~啊~~池里的睡莲也开得甚好~开得甚好”司命愣了一下看着成玉,只看见成玉一副差点咬了自己舌头的表情。
“哦~~有时间我去看看~~”凤九微红的脸颊犯起了醉意,再一瞥的时候,不知东华帝君何时已走。
凤九摇晃着身子拿着酒坛站了起来,还没等司命和成玉反应过来,凤九已不在席上。两人相视哑然。
凤九一个仙遁便到了芬陀利池边上,微醉的她摇晃着身子拿着酒坛看向了那片佛铃树,此时佛铃树开着白色的珠花,一阵微风拂过那佛铃花片片落下,似雪景一般。
“怎么这么快就回到离林了,也罢,可以自在一些了”凤九一边咕喃着一手拎着酒坛一边摇晃着走进了佛铃树里。
看着满天飘舞的佛铃花,凤九不自觉的抽出了剑舞了起来,一边舞一边饮着桃花醉,只见剑尖从地上挑起落地的佛铃花,以剑气相引在身上形成一圈又一圈的花带。
不远处一个紫衣身影侧卧在一株佛铃树上,左手枕着额边右手拿着佛经看着这一幕,眼光露出了久违的柔情,嘴角微笑着。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凤九突然挽起剑花将所有佛铃花用仙泽引动,佛铃花一时簇起拥推着凤九向十三天飞去,只见一袭白衣的凤九被雪花似的佛铃花缠绕着。她若有若无的又饮了一口酒,突然仙力没能凝聚,随着一片片佛铃花坠落了下来。东华一见没做多想便飞入飘落的佛铃花中,用右手揽住凤九的腰在空中将凤九旋转着接了下来。东华落地后身边佛铃花静静的飘撒着,东华定定的看着怀中的凤九,凤九微微睁开眼睛低语着:“帝君?我又做梦了”眼中欣喜的泪光闪烁着,凤九双手紧紧搂着东华的脖子低语着“东华,别走~~别走~~我好想好想你~求你别走~~别再把我推开~”
“我不走。”东华用手轻轻触碰着额间的凤羽花柔声说道。看着沉沉睡去的凤九,东华将凤九横抱了起来,步出这片佛铃树往太晨宫方向从容地走去。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11:42:00 +0800 CST  
用的电脑更文.......发了两次第三章但是看不见.....是我卡了吗?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12:12:00 +0800 CST  
今天是个值得喜庆的,日子,终于等到了热巴和伟光出演枕上书的官宣,所以我要快点更文了......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13:25:00 +0800 CST  
贴不出来.......一更就被自动删除.........
回晋江文学城更了.......好无语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13:52:00 +0800 CST  
第三章
司命焦急的站在太晨宫门口等着东华帝君,想着要说一下凤九在婚宴上突然消失的事情。因为今天是太子大婚,又不好前去打扰夜华和白浅的新婚燕尔,只好来找寻帝君求助。正在太晨宫门口来回踱来踱去的时候,只见远处帝君抱着一个人走了过来,司命迎上去一看正是凤九,松了一口气。司命不敢言,默默的跟着帝君进了寝殿。只见帝君从容不迫的将凤九抱进了寝殿轻柔的放在了自己的榻上盖上了云被。“九儿醉了,你去拿一碗醒酒汤来。”东华对司命说道。“是是是~~我这就去拿。”司命应道。
待司命去拿醒酒汤,东华用深遂的眼眸看着躺着的凤九,用手轻柔地缕了缕拂在凤九脸上的发丝。
凤九闭着眼睛眉头紧锁的抓着东华的手咕喃着:“东华,别走~~别走~~你生九儿生~你死九儿便与你一同死~~”
“有我在,你不会死的。”东华抚摸着凤九的脸颊柔声说道。
“帝君,醒酒汤拿来了”司命怔怔看着一脸柔情的东华帝君,以为自己眼花了。
东华接过醒酒汤,说道:“你出去吧~~”
“是是是~~司命告退”说着司命退出了帝君的寝殿关上了殿门。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16:03:00 +0800 CST  
看看图片更可不可以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16:59:00 +0800 CST  
我争取文字更贴...文字更不了只能图片了请大家谅解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17:50:00 +0800 CST  
番外篇【离雪与雨落杯】
当年凤九继承女君之位后,为了不让自已整日陷入情思中,便在折颜上神对面开垦出了一片离林,在离林深处,有一眼寒冻之泉。这是她在开垦这片土地时除却荒草杂叶后发现的,只见在这眼寒冻泉中间有一方似青丘冻雪的白土,上面长着一株垂死茶树幼苗,在寒冻泉周围的冰冷雾气中零零散散的闪着点点光点。
凤九耐着寒冻泉散发出来的寒冷侵袭一步一步靠近了这一方白土,轻轻地触摸着这株茶树,想起了曾经在太晨宫为东华泡茶的情景不由得触动了心弦滴落了泪珠。却见当那株茶树在吸取了她的眼泪后似乎不再像之前那副垂死的样子,但凤九并未察觉。至此凤九对这株茶树格外照拂,就像对待知己一般日日来与它诉说这心事,说到痛处哭累了便趴在茶树下睡着了。岁月悠长,因为此茶树生于寒冻泉一方如雪白土,凤九又常来与茶树诉说与东华离思,便将这株茶树起名曰:离雪。
“离雪,你看今日的星辰美吧?我曾与他说带他看这青丘的星辰,不知他是否还记得?”凤九坐在茶树边上幽幽的说着。
若有所思的从心口处掏出了那串带有箭头的佛铃紧紧的握着,却不知自己太过用力,那箭头已将凤九的手割破,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滴落在了茶树的一方白土便消失不见了。凤九痴迷的仰望着苍穹,丝毫没有在意手上的伤,因为她心里清楚:心上的伤远比手上的伤更让她心殇。
后来凤九发现离雪在沾了它的眼泪和狐血后似乎存活了下来,而且在冰冷的寒冻泉中摇曳生光,叶片也变得翠绿清亮,于是凤九便每日来茶树旁以割破手腕以血养白土,以泪滋养着离雪。却哪想凤九来采摘离雪制茶后,却没有一杯茶碗能盛住离雪的茶水,任何茶碗一盛即裂。凤九无奈,故而研究起了制陶烧陶之法。
时间就这么匆匆的过了一百多年。
凤九在离林不远处设置了制陶烧陶处,但是总是烧不出令她满意的茶具。
一日又走到离雪处,看着已经长大的离雪,凤九轻抚着叶片对离雪低语道“离雪你长大了,不日便可采摘,可是我却始终烧不出一套能与你匹配的茶具。”说着趴在树下闭眼沉思。忽然一个声音闯进了凤九的思绪“你可用脚下一方白土来进行制陶烧制,但是需要以你的心头之血祭陶,你可愿意?”凤九睁开眼睛看着离雪“是你吗?离雪?”说着掘了茶树下的白土,飞速的赶到了离林制陶处。
烧制雨落杯那日,凤九将制好的陶胎送进了烧窑内,随即以尖刀剖出心头之血用手上泛出的仙泽指引着心头之血飘像陶胎,却不知这时候天地一片昏暗,苍穹之上乌云密布,凤九迎来了她飞升上仙的天劫。
太晨宫内,东华算出了凤九的天劫,连忙以凤九的狐尾做引想将天雷引致自己身上,却怎么都无法引渡,心中大惊。自己法力已经全然恢复,却无法相引。随即匆匆仙遁离开了太晨宫。
当白家所有人和折颜赶到离林的时候,看着一身白衣的凤九胸口染着鲜血,坐在那里让疯狂的天雷劈在她身上却不得近身。一靠近就被反弹回来,就如一个金钟罩把凤九与世隔绝。折颜拦住所有人:“凤九心头之血引导了天雷,无人能替代亦无人能破此劫。再以仙法去破劫只怕天雷会双倍将你们所使用的仙法反噬在凤九身上!”所有人看着凤九痛苦的挣扎着却不得近身帮忙只能在旁边撕声喊着问折颜“她为什么要放自己的心头血?!为什么!?”白浅疯一般的摇着折颜。“小五,你冷静点,我也不知道啊~”折颜无辜的回答道。
东华静静的站在几乎疯狂的所有人不远处,根本没人注意到在不远处看着凤九满身血迹卷曲身体的东华,东华帝君的眉头扭在了一处,手不知不觉紧紧的握成了拳,脸上痛苦的表情一览无遗。
待到三道天雷完毕,金光褪去,东华飞奔至凤九身旁坐下环抱着昏死的凤九,将凤九的头枕在自己的左肩上,右手施法引导元神之力将仙元强渡与凤九。所有人站在一旁惊愕的默默看着这一幕。只听东华抱着凤九在她耳边低语着“九儿,有我在,你不会死,我也不许你死!”东华紧紧的搂着浑身是血昏死的凤九,将她轻轻的抱了起来向狐狸洞走去。
东华将凤九轻轻的放在了床上,看着所有人,从腰上取下凤九的断尾玉佩走到折颜面前交在折颜的手中:“你将九儿的尾巴接回去。”说着手中又幻出了一段闪了金光象牙白的木头,上面还有四片嫩绿的枝叶。
“接骨木?这可是长在西方佛境中由须菩提尊者一直看护的.....”折颜唏嘘着。东华看了看折颜,那表情的意思是你话太多了.....
“我不能呆在九儿身边,这事就由你去做吧......不要让她知道,她若问起,你就说你帮她接了一条假尾。”
折颜小心翼翼的接过了接骨木。东华坐回床边眼中露出了一丝情思用手捋了捋凤九的脸庞,“她应该已无大碍了,不要告诉她我曾来过。”东华帝君平淡的扫了所有人,起身向狐狸洞外走去。

翌日,凤九从狐狸洞中醒来,看见白浅趴在床榻边上,微弱的叫了一声:“姑姑!”白浅抬起头看着凤九,满眼怜惜的道“小丫头醒了?”“姑姑,昨天我又梦见帝君了~~”白浅一愣避开凤九的话语说道“小丫头,你现在已经飞升上仙了!”
“是吗?”凤九抬起手看着手上泛起的仙泽,不再语,若有所思的回想着昨日的梦境。
“对了,姑姑,你帮我去离林看一看我制陶的窑。”
“窑?你昨天烧什么了?尽用自己的心头血祭陶。你不要命了!”白浅忽然明白了小九的用意,神色微怒。
“没办法啊,离雪不让其他茶碗盛它,我好想品一品离雪,所以就烧陶了”凤九双眼可怜怯怯的回答着白浅。
“罢了,有惊无险,我去帮你看一下。”说罢拍了拍凤九的肩起身向离林走去。
白浅看着被天雷劈成灰烬的陶窑,向那片废墟走去,发现灰烬中呈现了一套茶具,洁白无痕,似玉非玉,似陶非陶,有月光之泽隐现,颇觉惊奇。于是取了送到了凤九床边。凤九一见,甚是欣喜,抚摸着茶具说道:“你就叫雨落杯吧~”凤九挪了挪身子,靠在床上,抬头看着姑姑,用它装一杯水给我喝吧!”
“好~~~我的小祖宗,为了它差点把命都丢了,要不是。。。。。”白浅马上收口看向凤九,只见凤九并未在意自己的话,而是一直玩转着其中一直茶杯,暗自送了一口气。
当白浅将水倒入茶杯要抬来给凤九的时候发现不论她如何往杯里倒水但杯子始终无水的时候惊呆了。
“小。。。小九。。。你这杯子不装水。。。”白浅惊慌的说着
“啊?那过来我看看~”在反复试了几次后依然如是后,凤九明白了。
“姑姑,你去吧离雪取来泡茶水给我喝。“凤九指了指放在物架上一个朴素的罐子。
白浅顺着凤九手指的方向取来了茶罐,揭开一看里面哪里是茶叶,都成一堆茶灰了 ,顺手递给了凤九。凤九小心翼翼的将茶罐里的茶灰捯进了和雨落杯配套的雨落罐里,只见雨落罐里的茶叶忽然恢复了茶颜,翠绿的茶叶上似浮着一层白雪,幽幽的飘着白色的寒气。白浅看得甚是稀奇,用这套雨落茶具泡了一壶茶,与凤九饮起茶来。只见茶具盛着离雪时洁白的杯身会显出丝丝的血沁,如同在作画一般,当茶水饮完后又恢复了洁白如月的杯身。“这茶上好啊!小九,你什么时候有此宝贝却不予姑姑说?”“姑姑,这离雪不让任何杯盏泡制,雨落杯无离雪亦盛不了任何水,这是不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白浅点了点头说道“也不枉你拿命换来的一番心血了。。。”
这离雪与雨落杯的事白浅最后还是告知了折颜和白家其它人,大家都对这事慕名而来,时不时就来找凤九讨茶喝,时间久了,在身旁随侍的迷谷也知道了其中的缘由。
至于为什么叫离雪和雨落杯,其实凤九心中明白,只是不予旁人道明罢了。
生离殇心,泪如雨落。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17:59:00 +0800 CST  
第四章
九重天太晨宫书房里,东华帝君一手枕着额一手拿着佛经看着,修长的手指不论是手执苍何还是握着佛经都感觉是那么的合适,白檀香在整个书房徐徐的飘绕着。
“帝君,太子夜华前来拜访。”司命微躬传到。
“哦?请太子进来。”
“是。”
夜华一身玄衣危急的步伐走了进来。
东华坐起身拿了一杯茶,泯了一口看着走进来的夜华“不知太子有何事?如此这般急?”
夜华躬身道“启禀帝君,今日我收到南荒来报,说南荒赤之魔族似乎蠢蠢欲动,因为昔日镇守南荒您座下七十二神将之一孟昊已经身死,临终前将位子传予了他唯一的女儿姬蘅公主,并请帝君照拂他的女儿姬蘅公主,无奈公主势单力薄不能掌控魔族,似乎将有一场重大变故。”
姬蘅的父亲孟昊神君同帝君情谊很深,孟昊神君乃是一尾蛟龙,曾为护着帝君失了左臂,那左臂是一直龙爪。魔族得到孟昊的龙爪,欲以十道苍雷毁之,帝君手执苍何孤身进入魔族夺回那只龙爪,并将龙爪封于一块白琉璃中还给孟昊。并郑重许诺,此琉璃牌便是他欠孟昊的情分,琉璃牌只要一日在孟昊手中,他有何需,他赴死不辞。真心之诺只许真君子,孟昊神君乃真君子,虽手执琉璃牌数十万年,却从未求过帝君一言,临终前将琉璃牌留给了姬蘅公主以作怀念。
东华若有所思的转了转杯子,“不知太子殿下有何想法?”
“姬蘅公主明日便会来参加朝会拜见天君,届时希望帝君照拂姬蘅留在太晨宫,问一下南荒那边的详细情况。”
“好吧,即是孟昊临终所托,我必为他了却心愿。”
“有劳帝君了。”
“嗯,让我想一想。”说罢帝君转身向外走去。
第二日大殿朝会上。
“孟昊神君之女姬蘅拜见天君、东华帝君、太子殿下。”姬蘅身着一身白色的轻纱立于大殿之上行着跪拜之礼。
众仙看着这个丹唇皓齿、明眸善睐、沉鱼落雁、以花为容以月为貌的美人....
天君与太子对视了一下,看向东华帝君“听闻孟昊神君乃是帝君当年七十二神将,情谊颇深,不知帝君有何安排?”
“既然他父临终让我代为照拂,便先在我太晨宫中住下吧.....”东华帝君淡淡的说道。
“臣女谢过帝君”。姬蘅看着东华清俊的脸,心中不免流露出了一丝情愫。她从来没想过东华帝君是如此精美的俊雅,一袭紫袍清冷高贵,倾泻的银丝如皓皓白雪,深邃的瞳孔熠熠闪着寒光,高高的鼻梁、轮廓分明的嘴唇,这是一张无可挑剔的脸庞,姬蘅心里默默想着。但至此东华在朝会上再未看姬蘅一眼。
朝会快接近尾声的时候,白奕上神站了出来“启禀天君,小女青丘女君白凤九年岁已足,请天君赐婚!”
天君看了看身子一震突然失神的帝君“额....额......不知道白奕上神心中可有合适人选?”
“有,就是前久前来青丘求亲的沧夷神君!请天君赐婚!”白奕上神跪拜着言辞灼灼的说道。
“白奕上神快快请起,这青丘女君的婚事乃是大事,不可草草订下”天君一脸尴尬的看着眉头微皱的帝君。
“是啊,二哥,此事容后再议,让天君思量几天。”夜华在一旁打着边鼓。
“请天君赐婚!”白奕不理,继续恳求道。
“此事不议。朝会就此散了吧!”只听东华帝君不愠不怒面无表情的说着,理了理袖口从紫金座上走了下来向大殿外走去。
“散朝....散朝.....”天君迫不及待的离开了金銮座,溜之大吉。
夜华扶起独自跪在大殿上的白奕上神“二哥,你这事怎么不和我们商量一下,你又不是不知道凤九和帝君的关系.....”
“唉......我已是无法了啊......”白奕上神无奈的一边摇着头挥着手垂头丧气的站起来说道。
“凤九呢?我让浅浅去看看她”
“在她那片离林,那个死丫头,怎么都不出林。打她嘛那沧夷神君又极力维护,让天君赐婚,又成这样.....”白奕上神哭丧着脸。
“二哥先别再想了,先把凤九的婚事放一放吧,近日南荒魔族蠢蠢欲动,似有不轨.....”
“只能这样了,先以大局为重吧!”说着头勾勾的向南天门走去。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20:21:00 +0800 CST  
东华帝君离开了朝会后不知不觉走到了芬陀利池旁边,站在池边凝神看着满池盛放的金莲。司命和姬蘅不敢多言,立于东华帝君身后静静的看着这颀长的背影。
约摸站了半个时辰,东华帝君微微转身看向身后的姬蘅淡淡的说:“司命,命人在宫里收拾出一间房,让公主安住”
“是,臣现在就去。”司命躬身领命,走过姬蘅身边时向姬蘅使了一个眼色,姬蘅会意,随在了司命身后。一边走还一边回望那抹紫色的身影。
“帝君一直都是这样吗?”姬蘅好奇的问司命。
“公主别多问了吧!这帝君的心思岂是你我能揣摩的。”司命看着双颊微红的姬蘅,心里想着:唉.....又一个看上帝君的。这公主美是美了,不过比起小殿下还是逊色了几分。
东华帝君走进佛铃花林,看着漫天飞舞的佛铃花陷入了沉思:“小狐狸,你是等不了了吗?”想起那日凤九在这佛铃花里醉酒舞剑的身影,东华嘴角微翘,露出了一丝笑容。
姬蘅在太晨宫住的几日,每日给东华帝君端茶送水,每次接近东华帝君的时候内心总是雀跃不已。东华这几日看着端茶倒水的姬蘅似乎有所心事,“公主殿下已来我太晨宫数日,不知可有所求?”
“没,奴只希望常伴帝君身旁,并无所求。”姬蘅怯怯的答道。
“也罢,你父临终所托让我照拂你,我便传你一套剑术如何?”东华看着佛经悠悠的说着。
姬蘅满心欢喜“谢过老师,奴一定勤加学习,不负老师所望。”
“恩,那你去准备一下。来试剑亭找我。”
“是....”姬蘅退出了书房,蹦蹦跳跳的回了自己的房间换上了习武衣。
“帝君,你真要传剑术给这位姬蘅公主殿下?”司命在一旁疑惑的问道。
东华扫了司命一眼淡淡的说道:“算是了却他父亲的遗愿吧....”

东华出了书房向试剑亭走去。东华站在试剑亭下,试剑亭周围种满了佛铃花,微风拂过,一袭紫衣随风飘动着,丝丝银发在夕阳中飞舞着,佛铃花随风飘落着.....眼睛里看不出任何的情感。不远处走来的姬蘅看着这画面不由得看呆了,慢慢的走近东华躬身作揖“老师.....”
“恩,今日起我便授你三日剑术,以了你父遗愿。这三日能领悟多少便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多谢老师授教。奴一定用心学。”姬蘅微红着满心雀喜柔柔的回答道。
东华帝君翻手便见手中现出了一柄透着红光短剑,剑身狭长而薄,泛着火红的仙泽,剑柄精致的刻画着鸾鸟的纹饰。“此剑名唤红鸾,就赠与你作为你的贴身武器吧....”说着将红鸾递给了姬蘅,姬蘅低头恭敬的接了过来。
“我的剑术精于苍何十八式,我看你如能在三天领悟三式已足你受用。你先看我将十八式舞完,我只舞一遍。”
“是,老师。”
说罢东华帝君走入了试剑场,用手张开了结界,以意念催动苍何,一瞬间苍何已在帝君手中。只见东华紫衣飞舞,手执苍何,眼中闪出了霸气而又冷酷的眼神,苍何闪出白色的剑气寒光,与东华的银发相辉映,苍何所到之处皆化为尘埃。待十八式舞完,东华收了结界看向姬蘅:“可看明白了?”
“恩....奴愚钝,还有些没看懂...”姬蘅红着脸应声。其实她哪里在看剑式,一颗心早就扑在了东华帝君的颀长的身形和俊美的脸庞上。
“那你慢慢悟吧,后日我在此与你对剑。”说着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青丘离林。
无奈凤九自进了离林便不再出来,沧夷神君云缇只得缓步进入离林找寻凤九。远远的便看了那抹清丽的白色身影在一边喝酒一边舞剑 ,云缇不觉停住脚步看呆了。只见凤九的脸颊粉里透着红,一头如瀑的漆黑长发,发间一朵白簪花,朱唇色饱满欲滴,白衣长裙,额间如血的殷红凤尾花,白皙的手臂握着剑在漫天飘舞的梨花中飞梭着......
凤九似乎感觉到有一双眼睛灼灼的盯着自己,停了下来循着目光看去,只见沧夷神君云缇如痴如醉的看着她,双脚似乎铸在了地上一般。
“你来做什么?”凤九皱着眉低喝道
云缇回了回神笑道:“你不出林,我只好来找你喝酒了~~”
“喝酒?你可以去找折颜上神,我这里没你的酒!”说着转身就走。
“女君是否已有心上人?”云缇看着凤九的背影高声问道。
凤九转身微昂着头冷冷的看着云缇毅然决然的回答“是,我已经有心上人,他不娶、我便不嫁。他生,凤九便生,他死凤九陪他便死。”
“不知女君的心上人是谁,可否告知在下,让在下计较一番.....” 云缇微笑着。
“你与他无法计较,不论他成什么样,他在凤九心中已经生了根,在凤九心中,他便是凤九心中的夫君!”凤九蔑视的看着云缇。
“哦?那如果你心上的人娶了呢?女君当如何?”
凤九愣了一下...眼神迷离的答道:“那我会永远消失在这个尘世间......”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20:22:00 +0800 CST  
个人觉得从自己写下来第六章以后才真正的进入到角色里……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20:53:00 +0800 CST  
会的,正在写阿离和白滚滚的番外篇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5 22:54:00 +0800 CST  
更新一篇词给大家,这篇词是以前赞赏比较高的,因为说句实话,我已经封笔6年了,以前一直都写原创,这篇词是以前创作花语系列时所写,大家应该知道有一种花叫做星辰,我们都称之为勿忘我。勿忘我花语:永恒的爱,浓情厚谊,永不变的心。今天中午再继续更两章《三生三世 佛铃花缘给》给大家。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感激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
勿忘我
夜,梦回拂袖卷珠帘,欲泪轻拭,
疑是珠盘玉碎,星辰坠入,
素指柔抚腮颊,霞绯如面,
萝衣轻纱,朱唇欲滴,
娥眉紧黜,乌发如瀑。
脚踩金莲,涉入园中塘,塘内莲花无数,黯然失色。

君翩然来至,凝望水中之影,喜于心,
月皓如日,两情相依,泪,滴落无声。
美人叹哉:“世间唯君情深难报,死又何兮?”
君默然,纠结于心。

翟日,晨露消散,雾烟环绕,
君寻芳踪,花遍地,
花色如夜,花珠如星,绽放于地。
君泪下,“星辰岂能忘却?”
为花取其名曰:星辰。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6 00:49:00 +0800 CST  
第五章
太晨宫。东华帝君、天君、夜华、姬蘅在议事。
“姬蘅公主,你从南荒而来,不知道魔族那边详细情况怎么样?”天君似乎很着急的问道。
“魔族的七大首领似乎在密谋着与天族开战,只因近来知道我住进了太晨宫,现在正按兵不动,不知道我离开这太晨宫后会不会战火不断.....”姬蘅凝重的说道。其实她是有私心的,就是想一直住在太晨宫里陪着东华帝君。
“哦?你南荒边界便是青丘之地,如果开战恐怕牵连甚广.....那天下生灵将要遭殃了.....”夜华皱着眉头
"奴虽身为魔族的长公主,但是因为父亲已逝,仙力以及修为都不足及震慑其它魔君,故无计可施....不知老师可有何策?"
“公主已到嫁娶之龄,可配一位夫君先震慑魔界。然后再暗自调动天兵成合围之势,待时机成熟一举歼灭!”东华不紧不慢的说着。
“可是、可是这天下除了帝君谁还能够震慑魔界?”天君一边着急的说着一边看着帝君。
东华帝君皱了皱眉“这事不难办,做一场戏给魔族看看罢了!”说着拿起了身旁的佛经。
姬蘅心砰砰的跳着:“老师说的.....可是、可是要娶我吗?”
“你我婚约不过权宜之计,待魔族攻破,让天君昭告天下还你一身清白即可。”东华双眼看着佛经自顾自的说道。“但是此计只可我们四人知晓,切不可漏了出去反而让魔族提前防备开战。”
姬蘅一听将嫁给自己一直以来思慕的人,思绪早已飘出九重天,没再听其他人的言语。娇羞的跑出了书房。
“妙计,帝君圣明,那我这就去操办此事。”天君笑眯眯的退出了太晨宫。
夜华愣了愣,心事凝重的欲转身走。
“太子殿下留步。”东华放下手中佛经从金銮座上走了下来来到夜华身边。
夜华神色凝重的看着东华帝君“不知帝君还有何吩咐?”
“近日魔族蠢蠢欲动,青丘与其接壤,你是青丘的女婿,切让青丘女君随时警惕,不可轻举妄动。”
“是....夜华谨遵帝君之命。”说罢退出了太晨宫。
夜华回到洗梧宫眉头紧锁仰天长叹了一声......心里想着:不知凤九是否能挺住。
“怎么了,从太晨宫回来就一直锁着眉头”白浅端着一杯茶递给了夜华。夜华接过茶杯泯了一口“浅浅,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唉.....”
“你对我不是无话不说的吗?怎么今天欲言又止的?”白浅用手杵着下巴看着夜华。
夜华深深的看着白浅“帝君.....帝君要娶姬蘅公主了.....”
“什么?你说什么?”白浅瞪着眼睛猛的站了起来,打翻了桌上茶杯。
“浅浅,这只是权益之计,我也不能与你说太多......” 夜华无奈的说着
“帝君这是什么权宜之计?这唱的哪出戏?!他想过小九吗?小九这些200多年怎么过的他知道吗?”白浅怒了
“浅浅,帝君这么做就是为了青丘也为了小九。”夜华突然明白了帝君的大义镇静的说道。
“你们....你们男人为了所谓的大义之事从来没考虑过我们女子!不管我们女子心碎泪殇!我不听什么道理!我这就去青丘找小九!”说罢白浅怒气冲冲的回了青丘。
夜华看着盛怒离去的白浅心想:或许你去说凤九会好一些吧!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6 10:00:00 +0800 CST  
白浅走进狐狸洞,发现凤九并不在狐狸洞。连忙出洞找寻,却碰上了沧夷神君云缇。
“沧夷神君,不知你可见小九?”白浅神色慌张的拉住云缇问道。
云缇看着慌慌张张的白浅“凤九女君在离林.....”只见白浅双手一摆便飞向了离林。
“小九!小九!你在哪里?”白浅走进离林深处喊着。
“姑姑,你怎么来了?”凤九从寒冻泉处飞扑了过来抱住了白浅。
看着满眼笑意的飞扑过来的凤九白浅一下子噎住了。
“额.....嗯......跟你姑父斗了几句嘴气不过来找你要酒喝,今天我们姑侄就大醉一场,如何?”
“好啊,难得姑姑回青丘,我们今天就大醉一场!”说罢凤九一挥手拿出了七、八坛桃花醉置于石桌上。
姑侄两一边喝着一边聊着,聊到了从白浅小时候、大战擎苍聊到了凤九、凤九和东华的种种情殇.....
白浅看着眼前的侄女伤心的样子拍了拍凤九的背“小九,忘了他吧!去找折颜要一碗忘情水忘了帝君吧!”
“不,小九不想忘,也不愿意忘。我愿意为他守着这四海八荒,终生不嫁。”凤九喝着酒眼泪迷蒙。
“那如果他娶了别人呢?”白浅幽幽的说
凤九一怔“姑姑,你说他娶了别人?”
“我是说如果.....”
“姑姑,你今天不是来找我喝酒的,是不是有什么凤九不知道的事情要告诉凤九?”凤九认真的看着白浅。
“小九,你认真听我说,帝君要娶帝后了,娶那个魔族的长公主姬蘅公主了......”
“不可能!不会的!姑姑你骗我!”凤九震惊的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到了酒坛。
“小九....姑姑不骗你,现在恐怕九重天的人都知道了”白浅看着失神的凤九。
“不,我不相信!我不要听!”凤九双手捂着耳朵嘶声力竭的喊着,眼泪如雨一般滚落了下来。“我要亲自问他,只有从他口中亲口说出来我才相信!”说罢转身飞向了九重天。
离林不远处沧夷神君云缇静静的看着着一幕。
太晨宫里。
姬蘅正在书房凭着记忆画着东华帝君的苍何十八式,东华走到身旁看着,坐在姬蘅身边拿起笔在姬蘅的画上添了几笔。
凤九赶到太晨宫被门口的卫士拦了下来:“谁人胆敢擅闯太晨宫!”
“青丘女君你们也敢拦!闪开!”
“参见女君!”卫士收了武器跪地。凤九便直入书房。
“虽是权益之计,你也要学好这剑式,否则别人难免起疑你是本君的帝后。”东华不动神色的说道。
“是,奴家一定努力学习成为帝后的威仪。”姬蘅温柔如水的看着东华,却见五步之外站着一个脸色苍白极美的白衣女子,那容貌脸自己也逊色三分。
东华抬头一看,凤九赫然的站在那里全身发抖看着这一幕。眉头一紧“你来做什么?”
凤九噙着泪花颤道“凤九听闻帝君将娶帝后,特来恭喜!”
姬蘅拉着东华的衣袖“老师,她是谁呀?怎么擅自闯入老师的书房。”
凤九看着姬蘅亲昵的动作向后退了几步.....
“这位是青丘女君白凤九,你去见过。”东华一脸严肃皱着眉说道。
“姬蘅见过青丘女君,多谢女君前来贺喜!”姬蘅笑眼莹莹颇有挑衅的向凤九曲了曲膝。
凤九没理会姬蘅劲自走到东华帝君面前仰望着“帝君可是要娶姬蘅公主为妻?”
“不错。”
只见凤九摇摇晃晃退至书房门口扶着门仰天长笑,胸口一阵剧痛,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晕了过去。东华一惊,待要上前查看的时候,沧夷神君云缇出现在凤九的身边揽住了凤九的腰将凤九的头温柔的靠在了肩上从容不迫的看着帝君与姬蘅道“本君未婚妻打扰帝君帝后双修了,我这就带她回去,打扰了!”说罢抱起昏死过去的凤九化成一缕青烟消失在了太晨宫。
“老师,原来青丘女君已经待嫁了啊?”姬蘅巧笑道。
“闭嘴!”东华恶狠狠的看着姬蘅怒道。
姬蘅看着东华盛怒的脸庞吓傻了,哭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司命被帝君传唤匆匆赶到了太晨宫,一进书房便看到帝君双手紧握坐在鸾座上低着头,感觉到了帝君失神的怒气司命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帝君传唤小仙有何事?”
“你去青丘看看九儿是否安好。”东华抚了抚手低着头说。
“小殿下?小殿下怎么了?最近小仙在普化天尊处参悟凡人命理,不知又出了何事?”
“你去青丘看看她,如有生命之险速速回来报与我。”东华抬头凝视着司命不再言语。
“是......小仙这就前去。”说罢司命匆匆离开了太晨宫赶往了青丘。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6 10:03:00 +0800 CST  
第六章
云缇着急的抱着昏迷的凤九飞奔到了折颜的十里桃林。
“老凤凰,快出来,凤九出事了!”云缇抱着凤九边喊边跑。
折颜看被云缇抱着的凤九一惊“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折颜震惊的看着云缇。
白真闻声仙遁到了折颜身边看着凤九,只见凤九的嘴里一直不停的有血流出急道“小九这是怎么了?”
“快~快把他放进屋里的床榻上.....”折颜也慌了。
看着折颜惊慌的样子云缇皱着眉步入房中将凤九放在了床上。折颜来不及问便伸手为凤九诊起了脉。然后从手中幻出一枚药丸喂进凤九口中。
“血是止住了,但是.....但是.....”折颜吞吞吐吐的
“但是什么?”云缇和白真异口同声焦急的问道
“但是她的心脉已经受损,之前她以心头之血祭陶,又遭受天雷,现在不仅旧伤复发,更要命的是心脉受损严重,元神涣散。”折颜凝重的摇了摇头不忍实说,其实凤九心脉已断几玄,想要清醒过来怕是要睡个十几万年。
“我来!”云缇坚定的看着折颜从手中唤出了一颗散发着月辉的珠子。折颜和白真惊讶的一起看着道“定元珠!”
“不错,正是定元珠。折颜上神想必知道如何了吧?”云缇皱眉严肃的接着说“那你们出去吧!”折颜和白真默然的步出了房中。
房外,匆匆赶来的司命、白浅、白奕被折颜拦在了房外。并询问了所有事情的经过,叙述了沧夷神君以定元珠救凤九的事。所有人看着那木屋散发着月华的光辉安静的站着不再言语。
房内,云缇看着睡着了一般的凤九,撕了自己身上一片白衣蒙住了双眼,轻轻的解开了凤九的一袭白衣内褂,将定元珠用自己的仙气引至凤九的心口处,只见定元珠在凤九的心口散发着皎洁的月辉似乎不愿意入内,云缇感应到定元珠不愿意进入凤九体内,随即提气动用了十层仙力,割开手腕以血指引着定元珠,只见云缇的血如丝一般缓缓飘进了凤九的心口,定元珠在凤九的心口上徘徊了许久慢慢的融进了凤九的心口。云缇将凤九衣服整理好解下蒙于双眼的白巾看着凤九,轻轻的抚摸着凤九额间的凤尾花、脸颊深情的说道“我只能为你做这些了.....”只见云缇的双手开始化成青烟....整个身体开始变得透明....青烟凝聚化成了一颗莲子。
折颜看着月华慢慢从木屋上消失,当即推开门走了进去,所有人尾随而至。看着凤九身边闪着七彩光芒的莲子,折颜已了然于胸。感伤的说道“定元珠已入凤九,她已无大碍,不久便会醒来。不过云缇已散尽所有仙力,无定元珠加持,他已无任何仙界记忆,永远不能化为人身,再也不能修仙。”折颜长叹一声“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此事不要告诉小九,徒增伤悲。”说罢将七彩莲子收入了袖中走了出去。
司命看着所有的一切,在他了解所有的事情后不禁再难控制眼眶红了起来。所有人不再言语,看着安静躺在床上的凤九各自悄悄退出了木屋。只见折颜感伤的站在桃树下背对着所有人说道“都散了吧....凤九睡七天便会醒来,不用担心。”
众人也颇为伤怀,默默的退出了十里桃林。
司命神色凝重满怀心事伤感的回到九重天太晨宫内,只见帝君坐在鸾座上出神的看着一套茶具(离雪和落雨杯),看着快步走来的司命站了起来,看到司命伤感的神色略急的低头询问道“九儿如何?”
"启禀帝君,小殿下无碍,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东华皱着眉问道。
“只是沧夷神君为救小殿下元神已化为一颗七彩莲子,这世上再无沧夷神君。”
东华身体骤然一震,看着司命挥了挥手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小仙告退。”司命默默地退出了太晨宫。

楼主 玥灵儿zl  发布于 2018-01-26 10:17:00 +0800 CST  

楼主:玥灵儿zl

字数:267219

发表时间:2018-01-25 19:0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5-07 07:26:18 +0800 CST

评论数:324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