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剧版】 看东凤反转,帝君漫漫追妻

中午刚搬来就被自己误删了,重新慢慢搬起~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17:53:00 +0800 CST  
许是真的累了,虽然忘不了前尘,回不去无忧快乐的性子,继任后的凤九还是收拾了心情,尽心地做她的女君。青丘杂事无多,百无聊赖的日子里凤九只专心做一件事,就是勤加修炼,她不想再让家人担忧,也不想再让自己有胡思乱想的时间。众人看着如此的凤九虽很安慰,却也免不了的心疼~~
九重天上,太晨宫里,紫衣神君靠在榻上,单手撑头,垂眼看着一方小小的铜镜~日复一日,里面闪过修炼的凤九,下厨的凤九,和团子玩耍的凤九···一个个鲜活的身影,却触手难及。现在的东华极少会出太晨宫,也几乎婉拒了包括天君在内的所有来访,除了司命与连宋,怕是没人能见到他,算是真正地隐在了这一十三天。
如此,各自相安一万年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18:03:00 +0800 CST  
近日的狐狸洞,很是热闹,先是凤九的娘亲因挂念女儿,特地拉了凤九的爹白弈上神前来探望。后是白真说念着凤九的厨艺,来青丘小住,自然,折颜也跟着来了。听说不几日白浅也要来。迷谷很是兴奋,“咱们狐狸洞好久都没这么热闹过了!”


晚上凤九做了些糕点,和爹娘、四叔和折颜在湖心的亭子里边吃边赏月。
铜镜里一副温馨和谐的画面,看得紫衣神君有些怔了,半响,自言了一句“差不多是时候了。”拂了拂衣袖,站起身来向殿外走去。
湖心亭对面的山头,紫衣神君迎风而立,静静地看着,直到欢声笑语渐止,白弈上神夫妻和白真、折颜先后离开,湖心亭内只剩下一袭红裙。看着她,仅是看着她,这是他每天的必修课。如今不是隔着铜镜,虽远却足以让他迷恋。又看了一会,他终于动了一动,指尖飞舞出两只萤火虫,交错着慢慢飞向湖中心。


靠在柱子上赏月的凤九,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折颜带来的桃花醉,这些年她的酒量算是练出来了,怕是有甚那个贪杯的姑姑白浅。多少次,她还是会想起帝君,就如同现在,她就在想帝君他老人家在干嘛,是否会如她一般看着这清冷的明月·····
正当出神时两只萤火虫出现在她眼前,就像在为她跳舞一般,凤九看得有些痴,不禁伸手,而萤火虫此时却飞远了些,凤九往前挪了挪,又飞远了些······ 就这样凤九不知不觉地被带到了对岸,紫袖轻拂,一阵好闻的白檀香味,凤九有些晕晕乎乎的,只知道傻傻地看着萤火虫飞舞。

紫衣神君再次抬起手来,指尖繁复,念了个诀,一个透明的钟罩慢慢溢出,由小及大靠向凤九的背后,停了一停,幻成了一袭斗篷,轻轻附上凤九,眼前的人儿完全没有察觉。
又一阵桃花香气袭来,凤九更晕乎了些。
“这是···你的天罡罩?” 不知何时,折颜就站在旁边,有丝不确定的问。
闻言,紫衣神君收了收目光,“你不是走了么”
“咳…咳…真真没喝尽兴,我回来拿酒…恰巧,恰巧!…怎么,你竟没发现我?不应该啊 ···
太专注了吧!"
紫衣神君看了他一眼,并未言语。
“你可是为了她飞升来的?” “是。”
“其实你无须来的,也不该来……你以为我们这些个人是来干嘛的?不就是为护着她嘛。”
“你们是你们,本君是本君。”
“且不说有我们这些个人看着,就单说这丫头,这么些年勤修苦练,修为也不差。反而是现下的平静,也不知道会不会因为你的出现再生波澜……"
“她不会知道!”
“你将那天罡罩放在她身上,如何不知,当别人都是瞎子么?"
帝君望了望晕乎乎的凤九,回道,“本君做了些改动,不会轻易让人察觉。只要你不说。”
折颜抬了抬手,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看着紫衣消失而去,叹了一声,一拂手,凤九已然清醒不少。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18:17:00 +0800 CST  
不日,白浅带着团子也来了,狐狸洞彻底热闹了起来。
凤九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最高兴的便是团子了,整张小脸埋在碗里就没抬起来过。
白浅悠悠地说:“你这孩子,为娘是饿着你了,还是虐待你了,怎像个许久没吃饭的!”
团子一边吃一边说,“近日父君事忙,我已经好几天没吃到这么可口的饭菜了。不,就是父君做的也没这么好吃!”
白浅笑了笑,“好吧,把你父君都比下去了,我自是没什么好说的。”
“娘亲,你与父君说说,下次他再想独占娘亲将我丢出来就丢来青丘吧!我在这住着,保证不打扰你们!”
众人皆是一笑,白浅脸上一红,微怒 “你这孩子!就不该把你带来,罚你晚上抄经文。”
“不要啊!娘亲,娘亲最好了!”
白真也解围道“团子真是可爱,你与他计较什么!来,我们都喝一杯”
白弈说,“对,对,大家都难得聚在一起,我们家好久都没这么热闹过了,好好喝一杯,过几天再来个不醉无归!”
“为什么要过几日呢,今日不行么?”团子不解。
几个上神都没有接话,却都很默契地笑笑~
席间很吵,凤九觉得很暖!她有一个温暖的家,有一群爱她的长辈家人。
“爹、娘、四叔、叔父、姑姑,凤九知道你们这次来都是为了我飞升上仙的劫。大家不用担心,小九这些年来也没干别的,好好修炼,我对自己有信心,不用你们帮我。”
“虽说你现在是比较长进,可是飞升是个大事,马虎不得。” 白弈关切
折颜笑笑,“我看这丫头修为不差,你们不必太担心,且先看看吧”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18:30:00 +0800 CST  
是日,狐狸洞外雷云翻滚,凤九看了看 “便是现在了吧”
“丫头,真的不需要我们…" 白弈话还没说完,凤九斩钉截铁的说,“爹,不用!既是凤九的劫,便该我自己受~”
折颜道 “丫头,去吧,我看好你~”
凤九点头,往前一步,看了一眼雷云,毫无惧色。
“你这老凤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之前在桃林你不也有担心,如今怎的如此放心?”白真狐疑。
折颜看向凤九 “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丫头忽然长进了不少。呵呵~”
白真、白浅满脸的不相信,正想再问什么,听到一声雷动,第一道天雷正落在凤九身上,也不知是不是眼花,只见凤九周身有道白光,一闪即没。
凤九只道这雷劈在身上,如被普通人推了一下,无甚特别,她再粗线条也不至于认为自己的修为能到此地步。转瞬又觉得这天雷是不是遵着循序渐进的路子?也不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人性了,要不然当年墨渊上神也不用费心替姑姑挡这一劫。
思绪未停,第二道天雷已下,凤九仍是稳稳受住,身形都未动一下。这下不只是凤九疑惑,众人皆惊。“这·····”
只有折颜一副无奈的样子,瞟向那晚见东华的方向,心想暗骂:这也叫不易察觉?!你这是懵谁呐!
第三道天雷劈下~凤九一个踉跄倒在地上,嘴角留出一丝鲜血。
折颜先是一愣,后看众人倒是一副 “这才对了” 的神情,不免好笑,微微摇了摇头。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18:39:00 +0800 CST  
洞内,明知凤九无碍,折颜还是装模作样地认真瞧了一瞧,号完脉悠悠地说,“小九无大碍,吃些调理的丹药,好好休息数月即可。”
“折颜上神你确定?这丫头生生受了三道天雷,居然没事?” 白弈疑惑。
“对呀,就算小九近年来苦修,这劫受得是不是,是不是也太……轻松了些?” 白浅说到此,略觉得有些不合适,却觉得一定哪里有些问题。“当年,当年就连师父他老人家替我受了这三道天雷,也是闭关了许久。”
折颜想了下,“我觉得倒无异,小九确实受伤不轻(这话说得甚为心虚),许是这丫头天生神经粗些,反射弧比较长,当时并未表现出来。亦或是当初小九承受过断尾之痛,接受能力强些。或者是迟钝些罢了。”
众人皆是一愣,却也觉得折颜说得在理!白浅还上前仔仔细细地察看了番,并未发现凤九身上有何不妥之处,“看来这飞升上仙的劫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当年师傅也把我看得忒弱了些。”
折颜看着大家都相信了,松了口气,想来,东华啊东华,可是辛苦我帮你圆了这一茬。


白真在旁一直看着折颜,没有言语,总觉得有什么不对,想不出来,罢了,等回了桃林再好好审审这只老凤凰。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19:20:00 +0800 CST  
铜镜彼端,看到折颜确认凤九无碍,众人释疑,紫衣神君微微皱着的眉眼舒开,嘴唇略显苍白,方现疲色。他知道应该做得不露痕迹一些,若让人,让凤九知道他的所为,是不是就枉费了这么些年的远离?如今,只要凤九安好,就很好,他不想凤九为他伤心伤神。只是他不舍得凤九受伤,能少一分就少一分,不是折颜那般提醒他都不知自己做得竟如此明显。
抚上腰间的那条火红的狐尾,喃喃道:“九儿,虽不在你身旁,你所受的,本君感同身受~你可知道?”
当然,他的小狐狸并不知道。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19:21:00 +0800 CST  
静止蛙是什么?原来的贴不能回了……还是专心慢慢搬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21:00:00 +0800 CST  
凤九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无数个夜深人静,午夜梦回,她总能想起他,九重天上的帝君。想起他一次次救她,于金猊兽的爪下,于凤凰的伤后,于太晨宫门前,于锁妖塔内,想起他一次次护她,赶走为难她的织越,怒对伤她的素锦,还有彼时在凡间的情意······所有的点点滴滴,总像台上的戏文一幕幕地出现,而且都是那些帝君对她好的片段。想着想着便能沾湿一片枕被,可是不觉得疼,反而甘之如饴。想当初姑姑以为姑父夜华魂飞魄散的那段时间,说总能在梦中夜华,便把现实与梦境反着来过,亦无不可。凤九虽不至此,她知道帝君心中是有她的就够了,她会如他所愿 沧海桑田各自安好,也会如家人所愿做个称职的青丘女君,也尽力做回那个活泼洒脱的小九。
只有她自己知道任时间如何流转,四海八荒如何变幻,帝君依然在心里根深蒂固。她勤加修炼是为了当个合格的女君,不让家人担心,亦是为了让自己变强,不会有机会再拖累那个他!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21:04:00 +0800 CST  
数月后,凤九身体大好,她百无聊赖地往湖面扔着石子,看涟漪圈圈散去,又有三两只鸟儿掠过水面,飞向远处,脑中忽然一个清明,我待在这青丘实在够久的了,该出去走走看看,领略这四海八荒的美景人事,虽然期许中应该是两个人一起做的,但她一个人不要紧,她是青丘的白凤九!说不定可以锄强扶弱,做些有意义的事,说不定可以遇到些有趣的人,结到些知己好友,说不定可以听到一些奇闻轶事,说不定来日方长寻到能逆天改命的方法…… 越想越兴奋,凤九坐不住了,收拾了东西,和迷谷交待了几句就匆匆赶往十里桃林。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21:05:00 +0800 CST  
不错,就是桃林,想要出去闯荡,她总要先寻个有力的说客去说服爹爹,又不愿去那九重天,四叔和折颜就是最好的人选。
白真初闻凤九想要出去闯荡,有些迟疑,自然是不放心的,后来转念一想,能够出去走走散散心也是不错,凤九已是上仙,修为不差,人也机灵,再来就算遇上什么麻烦事,祭出青丘的名号,别人也总会给些许面子,求救什么的也方便,折颜也说并无不妥,就答应了。
“去吧,好好玩。机灵一些,有麻烦要及时求援,二哥那里我来搞定,青丘我和折颜也会帮你看着的。”
“谢谢四叔和叔父!小九走了~~” 得到家里的首肯,凤九的游历自此来开序幕。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21:06:00 +0800 CST  
待凤九走后,白真一脸严肃地问折颜,“老凤凰,之前忘了审你,凤九受劫的事我觉得蹊跷,你的反应有说不出来的怪异,告诉我,有没有隐瞒了什么?”
折颜看了他一眼 “有何隐瞒?有何不妥?”
“知道还用问你么!你肯定知道什么对不对?”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折颜甩着袖子便出去了。
“你个老凤凰,再不说我就回北荒去了,不理你了!”
“.…..”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21:33:00 +0800 CST  
这边,凤九首先去了凡间。对,你没猜错,就是当年和帝君一起历劫的地方。只是桑田变幻,早已经不复当年模样。
凤九不知道此行是为了怀念还是忘却,心里已经不那么疼了。既来之则安之,总还是同一片天地,择了一处热闹的地方,开了间小饭馆。为什么选择饭馆,当然是因为她的一手好厨艺啦,而且历来饭馆都是个八卦集散地,想来是不是能听到些关于帝君和她的后世评说。当然这个是后话,而且现实证明完全是她想多了,一万年对于凡间来说实在太过久远。
小饭馆的生意着实是红火,每天都大排长龙,许多是为了吃,还有许多是为了见识这位只应天上有的绝色老板。凤九每天都很忙碌,却很充实满足。直到有一天,饭馆里来了位贵客,那气势和阵仗,隐约可以猜出他的身份。当这位贵客直直地盯着凤九半响,直接问她愿不愿意入宫?凤九看了看,微微摇了摇头,心下觉得这人间君王样貌气度虽也不差,但和当年凡间的帝君那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完全不能相比。轻叹一声,凤九觉得凡间也是待的没什么意思了,是该继续上路。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21:33:00 +0800 CST  
收拾了心情,凤九又走过了许多地方,虽去了不少名山大川,但她以为少了个游山玩水的意境,一个人总是孤单了些,所以她还是比较偏爱人多热闹的地方。数年下来她也结交了不少好友,正如下面出场的这位青之魔君燕池悟。她碰上燕池悟的时候,正是小燕刚与强敌交战完落魄的时候,凤九瞧着一位如此俊美的青年伤痕累累,断言定是位文弱书生被人欺负了,顿时豪情万丈地说要保护他,却被小燕道,“你大爷的,你个小女娃才需要人保护!我可是青之魔君,谁干欺负我!”
凤九瞧他的一身伤,明明那么纤弱的样子,却那么要面子,随即笑笑 “好,好,壮士英勇,要不我们结个伴同行?反正我一个人不知道去哪,有个朋友相互照应总是好的。”
小燕听了壮士的名号还挺受用,小丫头看着也挺喜人,便交了这个朋友,想着自己虽受了伤,保护小丫头的能力还是有的,两人一道往魔界去了。

小燕虽顶着魔君的名号,为人却爽直,很对凤九的路子,两人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而且凤九觉得日后若是有用得着打架的地方,小燕会是个很好的帮手。
走着走着,小燕的肚子咕咕叫唤了声,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嘿,嘿,老子就是饿了。”凤九笑了笑,看看四周,正好附近有方湖泊,便道:“会抓鱼么?给你做好吃的。”
不一会儿,湖边就飘起了一阵香气,凤九做了几条烤鱼,等得小燕口水直流。尝过一口后,瞪大了眼直呼好吃,他说凤九不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子,做的吃食却是一等一的好吃,若将来谁娶了她绝对是福气!凤九听了神思有些飘,从前,除了在凡间给陛下做过些点心,倒不曾为帝君做过饭菜,实在浪费了她这身手艺,浪费了这个可以闪闪发光的优点。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21:34:00 +0800 CST  
九重天上,连宋摇着扇子来找东华下棋。太晨宫门前遇见司命星君,两人一起进殿寻了一圈没发现东华,回头望见院外莲池方向有股袅袅的炊烟,心下奇怪居然有人敢在这一十三天造次。
行到莲池边,只见帝君他老人家靠在一块大石头上,愣愣地望着身边烤架上的几条鱼发呆。
连宋单手收了扇子,上前笑道:“当真是活得久了什么事都能见到哈!司命,你见过么?帝君居然在自己烤鱼!奇景···奇景啊···”
司命拱拱手,“小仙确实不曾见过。”
“有什么奇怪的?”帝君淡淡地说。
“当然奇怪啊,你对吃食向来不讲究,从来懒得费心思,从没见你说想要吃什么,更不要说自己动手了。”
帝君没有回答,顿了顿 ,“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瞧你的了!”连宋话是这么说,可头都没抬一下,直勾勾地盯着烤鱼,还咽了咽口水。
“瞧我?我看倒是来瞧鱼的。”
“嘿···嘿···”
“想吃?”
“想吃。谁不知道你老人家全才,向来肯自己动手的东西,都是瞧不上别人做的,自己来做个登峰造极。这鱼想必……” 说完又咽了咽口水。
“吃吧。”
“真哒?那我就不客气了,嘿嘿~司命,你也来一条。”说完递了条给司命,自己收起扇子撸起袖子准备开吃。
司命刚咬了一口,便卡住了···
“你怎么了?” 连宋问到,司命看了他他,又望了望正看着自己的帝君,表情在瞬间转了几转,好不容易咽了下去,憋出一个字:“烫!”
连宋不免好笑,“你呀你!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说完撕了一大块,隔空摇了摇,从容地扔进嘴里,然而,他也卡住了···
连宋默默地看向司命,一副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的表情,司命很是理解地点了点头。
“这···也太····”
“如何?"
“额,太···还···不错···”
“你喜欢,便都吃了吧!”
连宋不禁往后退了退,倒吸一口凉气。
“帝君,你烤了这么久,费了这么些心思,自己可尝过?” 连宋小心翼翼地问道,想来帝君第一次这么费心在吃食上,实在不想拂了他的面子,却又很想让他有个正确的认识。
“吃了。很难吃。”
“那你还让我们吃······”
“不是你说我做什么都是登峰造极,自己求来吃的么”
“······”
“其实,你若是想吃,说一声,你宫中多少仙娥怕是抢着来做,何须自己动手。等等···不对···你这是受什么刺激啦?!”
东华背过身去,看向水面,又似乎望向远方,半响,幽幽地说了句,“本君就是想吃···”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21:35:00 +0800 CST  
太晨宫寝殿内,东华斜倚在榻上,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把玩着一方铜镜。铜镜内方显出一袭红裙,东华的拇指抚了抚,眼中隐隐一丝温柔。继而显现的又是那俊美的小燕,两人竟一道坐在屋顶聊天,脚边横七竖八地躺着好几个瓶子,看神情聊得还颇愉快。铜镜上的影像蓦然消散,东华翻过铜镜,往塌上一丢。近日来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想看却也不想看,总觉得莫名的烦躁,看那燕池悟虽然坦荡,对凤九亦无不轨,可总觉得碍眼,甚讨人厌。脑中突然闪过白天连宋的话“莫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东华起身,背对卧榻左手一挥,铜镜消失。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21:40:00 +0800 CST  
魔界,屋顶上凤九正与小燕把酒畅谈,这个一见如故的好友确实难得。
如今,是以安全地送小燕回了自己的地盘,凤九也准备离开自己上路了,此番也算是个离别酒。小燕呢,先前与同是七个魔君之一的赤之魔君大打出手,不如对方不择手段些,中了个圈套,是以受了重伤,如今是该好好闭个关。如此也就不留凤九了,他给了凤九一块令牌,可在他的属地畅通无阻,若是去了其他魔族也尚可有几分情面,只是除了结仇的赤之魔君。因为面子问题,此部分交待不详,谁知道好巧不巧,离开小燕后的凤九偏偏就去了赤之魔君的地盘,两个人还碰上了。

话说这个赤之魔君长得是还不错,却实在算不上善类,为人圆滑奸诈,不择手段,自命风流,极爱美色,后宫就有好几百,且大部分都是强娶豪夺来的。
近日,手下回禀他有个红衣女子总爱打抱不平,坏他好事,好像还和那个刚打完架的死对头燕池悟有关系,因为有他的令牌,很可能是小燕的女人。赤之魔君恨得牙痒痒,心想你跟老子做对,你的女人还几次三番地坏我好事,定要好好教训一下,杀杀他的威风。

当某天赤之魔君在酒楼上看见当街出手的凤九时,直直地看呆了。他虽说是见过无数的美女,但似这般惊艳又英气逼人的却是头一回。见凤九打架的动作干净利索,笑容明媚,相比他的那些后宫或唯唯诺诺,或争风吃醋的,实在没了颜色,这个女人很适合他的后位!既然如此,无论如此也要抢到手。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21:42:00 +0800 CST  
没见着凤九之前赤之魔君是打算让手下围攻,武力解决的,既然现在看上凤九了,他自然是要转变策略怜香惜玉的,况且他对自己很有信心,觉得一定可以收了凤九的心。
他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下了楼,教训了手下,又给凤九和被凤九救下的人赔了礼。凤九见他如此 “真心诚意”的,想来许是她误会了,大概是他手下欺上瞒下作威作福,“既是如此,你以后可要好生看管手下,莫要再叫他们欺负人了”
“是。姑娘说的是。手下这些人确实不争气,有劳姑娘教训了。呃,敢问姑娘芳名?”
“凤九”
“凤九,好名字”觉得似乎哪里听过,但此时他无暇多想。
凤九婉拒了他陪同游历属地风光的提议,却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在各处都极“巧合”的碰上,见他都彬彬有礼,安排周到,加上同为魔君,让她想到了小燕,不由觉得亲近几分,放松了戒备。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21:43:00 +0800 CST  
这日,赤之魔君包了个戏园子邀凤九看戏。凤九看得正欢,魔君斟酌着握着了她的手,凤九吓了一跳,赶紧缩回手“你···你···”
“你不知道我喜欢你么,这么些天来,我觉着你已经慢慢接受我了,凤九。”
“接受?···你误会了,我们只是朋友!”凤九很肯定地回道。
“你怎么可能会不喜欢我?····你是先看上燕池悟了?”
“小燕?我们是兄弟啊,可以一起打架的兄弟。”
“噢?”赤之魔君收了收手,“两个魔君你竟然都看不上。你的心在哪?”
凤九看他一直盯着自己有些紧张,“这个与你无关,我走了。”说罢便要离开。
赤之魔君闪了一步上前挡住凤九的去路,“是我唐突了,凤九见谅。我这人比较直接,真心喜欢你便直接说了,你若不喜欢要走,我也不拦着。只是我们相识一场,好歹也算个朋友,这些天相处的也不错,就算要走,也请坐下喝杯茶水,算做个离别。”
见凤九有些犹豫,他又往后退了一步,拱一拱手 “也权当是我赔罪了。”
“这…好吧…喝完这杯我就离开这里了。”
“好!”
凤九没瞧见一脸诚恳懊悔的脸上露了一丝得意的笑。
其实赤之魔君根本没打算放凤九离开,他见凤九如此坚决,要想按着正常的步子让凤九喜欢上自己有些难。如今她要离开,怕是以后都没有更好的机会了。不如索性先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想他拥有后宫三千都游刃有余,就不信以后拿不下她的心。是以,他在倒茶的时候,从袖中滑落一颗丹药,又以极快的速度划破指尖滴了一点血在杯子里,波澜不惊地走到凤九身边 “请~今日是我无礼了。”
凤九接过杯子不疑有他,“我接受你的道歉了,只是以后你不要喜欢我了,我们就此别过。”
没曾想,待她喝完,赤之魔君很是得意地笑笑,上前一步,“别过?休想~”


赤之魔君一步步往前,凤九一步步往后,“你这是做什么!你别过来!·····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
“我这就告诉你我要做什么。你听话,我会让你做我赤魔族的君后。”
“谁要做你的君后。你再往前,我就不客气了。”
“噢?你要如何不客气?”赤之魔君笑得更欢了。
凤九退无可退,抬手便要开打,只一使劲就发现身体里像被封住了穴道,一点力气都没有,出的掌更是毫无气势可言。赤之魔君顺势握她的手,闻了闻 “很香!”
“你可是在茶里下了药?卑鄙!”
“你现在才发现,可是有点晚,我的小凤九。”边说边往前靠了靠,离得愈发近了,言语更加肆意 “告诉你也无妨,你喝下的可是我们魔族最烈的媚药。”
“你···!”凤九很快调整状态想要运气。
“不要妄想可以用仙力抵抗,我还加了滴自己的血,下了个蛊,就凭你的这点修为来说根本解不了。你终是本君的女人!哈哈··”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21:45:00 +0800 CST  
九重天上,连宋正拉着东华下棋,他很兴奋,第一次真这么轻易地占了上风,虽然,呃,东华今天神色很飘离。
东华凝视手中的棋子许久,终是不得下,反手一握 “不下了。”
“啊…你可不能这么赖皮,落了下风就弃棋”
“不想下了。”
“你这是怎么了?”
“你走吧,我想静静。”
连宋觉得近来的帝君很不对劲,还想问问 ,可人家明明白白地下了逐客令,只能悻悻地走了。
东华来回踱了几步,近日觉得很是烦闷,今日尤甚,还隐隐地觉得有点不安。摊开手掌,现出一方铜镜,东华微微皱眉,自那日见到凤九与小燕对饮,已有数日不曾窥探过她。其实他大约明白,想见她,不想见她和他罢了…叹了口气,想他东华何曾这么介意过旁人。
不觉间,手指已抚上镜面,慢慢显出的画面让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正是赤之魔君下药,骗凤九喝下。东华已是满眼怒意,转瞬消失在殿中。

楼主 爱睡觉的兔子tt  发布于 2017-03-05 22:11:00 +0800 CST  

楼主:爱睡觉的兔子tt

字数:72957

发表时间:2017-03-06 01:5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4-21 04:13:17 +0800 CST

评论数:28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