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凤飞九天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5 17:23:00 +0800 CST  
一定要给他们一个圆满的结局,我还会尽力把其他CP也写圆满,既然三生三世那边删我的贴,那就在这里好好写好好发吧!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5 17:25:00 +0800 CST  
凤飞九天
天族与青丘迎来几十万年前的最大幸事——太子夜华在与擎苍大战三年后从无妄海醒来。四海八荒举世同庆,而太子与白浅上神的婚礼也被迅速提上日程。
九重天
大殿之内,天君坐在首位、帝君斜靠于左下席椅中、夜华父母、连宋、司空等都立在厅内。
“即已选好九月初二,那你便开始准备吧。“天君对着乐胥说道。
“是!”乐胥恭敬的低颌答道。
天君稍微顿了一下又说:“夜华与白浅上神的婚事,是关乎天族与青丘的大事,界时迎亲的队伍必要显示我天族的诚意,不知道帝君可否能屈驾与连宋等一起去往青丘。”
司命低首听了,皱眉微微紧了一上。青丘……除了白浅上神,还有……
“好!”今日未是朝会,帝君依旧穿着紫衫外衣,神情平静简单的答道。
天君马上欢悦的接口:“如此多谢帝君。连宋迎亲的事宜交与你,一定要办好。让司命、成玉与你一起准备吧。”
成玉!!
听到这个名字,连宋心里直叹气,嘴上却只能答:“儿臣遵命。”
司命也答:“小仙领命。”
讨论了一下具体细节后便散了。帝君与司命往太晨宫走去,在巷道上,司命似自言自主的嘟喃:“太子殿下与白浅上神自从重逢便一直住在十里桃林,连小天孙都不管,这次的婚礼,在青丘肯定只有小殿下一个忙,也不知道小殿下的身体怎么样呢?那天迷谷还说,从若水一战以后,小殿下就常常胸痛。忙成来更是日夜难眠。”
“青丘如今只有女君。”
淡淡的声调,毫无起伏的口气,东华帝君连眉都未抬一下,脚步未停的未前走。
司命瞧不出什么便也不敢再多嘴,等明日约了成玉偷偷去青丘瞧瞧小殿下。
太晨殿
东华帝君微微抬手,所有的宫娥便全数退下,太晨宫内的宫娥都知道,早在三年前,帝君已经不让任何人近身侍伺,寝殿外五百米之内都不允许有人声。
冷冷的寝殿中,柔柔的白光!
他脱下紫衫抚手滑过铜镜,镜里的人儿灵动的红色身影让他眉峰轻轻一晃。果然如司命所说,她正在忙于婚礼的事情。
在他眼里他的九儿还是那般娇俏,额间的凤尾花还是那般鲜艳,嘴边的笑还是那般美丽,唯有那略显白净的双颊让他不免心疼。他知道,若水之战,她先是被雷击后又为他挡了一道红莲烈火,虽有折颜即时的救治可却在她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司命所说的胸痛之症其实就是她的诛心之伤。
“九儿!”他轻轻的一声,道不尽的是无奈与心疼,他从不怕什么改天逆命,也不怕什么劫数天雷,甚至四海八荒都不重要,他只怕九儿会受到更大的折磨,她的断尾之痛、诛心之伤都是因为他,他不舍得所以更不敢,他只求她安好。
青丘狐狸洞
穿着红色拖地长裙的凤九正在有条不紊安排姑姑婚礼的各项事宜,姑姑与太子殿下婚礼是天族与青丘最大的盛世,各位长辈大多云游在外,四叔跟折颜在桃林陪着团子,爹负责与各路仙人、君上联络,所以婚礼的具体事宜只能由她一个人负责。虽然很杂乱不过她做的很开心,姑姑与太子历尽三生三世终于要大婚了。她真是为他们感到开心。
“殿下,你喝口灵芝水吧。”迷谷端来折颜上神特意准备的神水,此水常饮能缓解殿下不时的胸痛之症。
凤九饮下,灵芝的苦涩让她总是不适应,她与四叔一样都特别不喜欢苦味,但若水大战后,为治胸痛之症她已经快对苦味麻木了。
“殿下,姑姑跟太子殿下什么时候才会从桃林出来?”
姑姑跟太子已在桃林呆了快一个月了。
凤九边在纸上写着边说:“起码得到大婚前一天,太子殿下必须要回九重天才会出来,我想可能团子马上就会有弟弟或者妹妹了。”
迷谷略懂人事,忍不住挠头说:“殿下,这话说的怎么也不脸红。”
“脸红?情人之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姑姑跟太子殿下算起来得有快十年没见了,那肯定是干柴遇烈火了。你小,不懂!”
“我不懂,你就懂。你又没……”迷谷嘟喃着。
凤九怔了一下,她与他在凡间数年夫妻,什么没经历过。她当然懂。
“殿下,殿下。”迷谷见书桌前的人晃神,便大声唤了几句。
凤九回过神说:“去给团子准备好吃送去桃林,千万别饿着他了,不然姑姑生气得把我们俩给杀了。”
姑姑宠团子比起太子殿下那是天壤之别。再说她也喜欢阿离,实在长的粉嬾粉嬾的让人喜欢。
迷谷领了命出去后,凤九忍不住又走到那副他送来的四海八荒的图前,她伸手用指尖滑过图面。她知道他的意思,曾经的沧海桑田都会变化,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不变的,他是要让她放下曾经的过往,不要执着。
“帝君!”她轻轻的低唤,满腔的爱她会好好压住,她不想让他为难,她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怕的白凤九,她现在只要一想到他因为她失去了九成法力的事,心就开始抖。他是曾经的天地共主,从无有过败迹,却在若水大战时无法控制擎苍,她想他当时一定觉得很气恼,她不怕自己因为恋他而遭天惩但她怕会给他再带来任何一点不好。她仰头望着天上,九重天上只要他安好,她便什么都坦然。
司命跟成玉正要下九重天时,被连宋抓了正着。
“这是又要去青丘?”连宋摇着扇子问。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三殿下管的着吗?”成玉跟连宋说话完全不需要考虑礼数。他反正得让她的。
连宋一脸的无奈,这人真是……
司空连忙说:“回三殿下,我跟成玉去去就回。”
“你说,你们俩没事有事总去青丘干嘛,不错,凤九那小丫头现在是女君了,可在我看来,她还是当年那个在太晨宫里想报恩,连情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桃花。”
“你就知道小桃花,凤九继位之后把青丘治理可好了,而且,她做的东西太好吃了。”成玉叉着腰一想到吃的,眼睛都眯起来。
连宋不解的看了一眼司命,司命微微点头。
成玉接着说:“上次我给你那个柿饼,你不是说很好吃。那就是凤九知道我喜欢。专门给我做的。”
连宋一想到那柿饼,马上就满口留香。原来是小桃花做的,的确比天宫里的御厨都做的好。
“哦,成玉元君什么时候去给三殿下送的柿饼?”司命故作正经的问,他当然知道其实成玉常常去连宋的宫里,而且一呆就是一宿,其中二人是怎么相处便不由得知了。
“咳,咳!”连宋掩饰的轻咳了几声说:“要去就快点去,早点回来商量迎亲的事。”
“小仙遵命!”司空答了便往上走,成玉稍稍迟一步对连宋说:“等有好吃的,我给带一份。”
连宋微笑的点了点头指了指前面让她赶快走。
“殿下,司命星君跟成玉元君已到洞外。”迷谷见到二人便赶紧来报。
凤九转身来到洞口正好见到二人,成玉一见她便冲上去,二人抱着一团笑着。司命在一旁说:“殿下,这几日可好,胸痛之症可有犯。”
“没事,不痛。”凤九笑着答道,把二人请进洞里后,自是好一顿聊,司命的八卦足够听上一万年。
“迷谷,把我昨天做的桃花酥跟粟子糕都拿上来,还有为司命准备的百果浆也端上来。”凤九吩咐道,她知道成玉最喜欢这种小点,司命不爱喝酒却爱喝果浆便时常准备着。
“殿下,今日我俩不能呆太久,这些东西我们都打包带走了。”司命说道。
“是呀,凤九,天族为了你姑姑的事都忙成一锅粥,我们俩也是来看看你,你一个打理这婚礼,千万别累着了。”成玉握着凤九的手说。
“放心吧,我没事。那,迷谷你去把那些花糕跟甜浆都装好,让成玉跟司命带走。”
“是,殿下。”
不一会,迷谷提了许多东西回来交与司命跟成玉。
“殿下,婚礼当天你必上九重天。可准备好?”离别时,司命别有深意的问道。
“做为青丘女君,我必不会给青丘丢人。”凤九的话让司命放了心。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5 17:27:00 +0800 CST  
九月初二这日金光普照,连同凡间都显示出一派祥瑞,天君下令今日阴间关闭,不收魂魄,出生之婴儿赐一世平安。四海八荒皆是喜气洋洋。
青丘狐狸洞内白浅一身火红色嫁衣,婀娜多姿,巧夺天空的精致凤冠与两侧笔直垂落下来的细长金色流苏,相辅相成,光芒璀璨。
“姑姑,你真美。”凤九穿着一身粉荷色的束腰长裙,头尾稍稍盘于颈后,一束小巧金冠置于额前秀发之中,看上去虽比不上白浅倾国倾城,却也是一副端庄而不失俏丽的美丽。
“等我们小九结婚那天肯定比姑姑更漂亮。”白浅摸了摸侄女的脸,她从出生就被父母跟四个哥哥捧着手心里宠爱,好不容易有了凤九终不是白家最小的孩子,所以她对小九一直都疼惜万分。只是这丫头所历情劫怕是不会比她逊色,何况她恋上的哪个人,也真是太过遥远。
凤九无所谓的笑而不语,结婚!从他对她说,如果三生石不是没有他的名字,他就会喜欢她那刻开始,她白凤九就没想过姻缘这样东西,何况凡间数年夫妻,她已当他是夫君,决不可能再嫁于他人,但过这些话她从来不说,更怕让家人担心。他说沧海桑田都能变,那她听话不惦记,只是她命也掌握自己手里。她不想嫁又能怎么样?
“殿下,天族的迎亲队伍已到。”
“知道了,姑姑,我先去迎接贵客。”凤九说完正要迈步,白浅不放心的扯住她说:“见到他决不可慌忙,你如今是青丘女君,是青丘的脸面。”
“姑姑,放心!我只认他是天族的东华帝君。”凤九果断的口气,让白浅放了心。这三年小丫头把青丘治理的很好,她与父兄也是欣慰。爹更是有意将狐帝大统传于这唯一的孙子辈。
九十九辆天并驾齐驱的奢华马车,稳稳停在风景如画的青丘山下。
太子夜华今日一身大红婚服,修长笔直,如竹如松。周身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在金灿灿的耀眼阳光下,熠熠生辉。而他后面那抹紫色,凤九只是一眼便觉心开始疼。
“小九见过姑父!”凤九微微一福。清脆的银铃声,绝美的容颜,让随行而来众仙又一次感慨,这青丘真是出美人呀,白浅上神已是美不胜收。如今这位青丘最年轻的女君亦是美如天仙。

夜华知道浅浅对凤九疼如女儿,自然对她也是疼爱有加,抬手虚扶起她问:“都准备好了吗?”
“都已备好,姑姑说只请太子殿下一人前往洞内。其它迎亲贵客在厅里静候便可。”凤九垂眸说道。
夜华回过身,帝君轻轻点头。本就是他们俩的事,他们这些人皆是闲了来看热闹的。
“那就有劳小九了。”夜华说完便只身往里走。
夜华一走,凤九正前方便是紫色银发——东华帝君,她袖中的手微微在抖,咬了咬唇她终于抬起头,目光与他平视,恭敬的说:“凤九见过帝君,见过三殿下!各位星君、上仙辛苦了。”
东华帝君瞧着她,目光如水般平静未开口。连宋连忙说:“三年未见,小殿下如今这青丘女君气质超然。我都快认不出了。”
“三殿下谬赞了,各位请。”她侧身,帝君一贯清冷的踱步而进,他经过她身边时,凤九觉得胸中一股撕裂之痛,控制不住的晃了一下身。迷谷敏锐的察觉,小声问:“殿下,可是胸痛。”
“无事!”凤九轻声,她带着最得体的笑容随着连宋身侧往里走。
没人知道东华帝君袖中的手已经汗湿。从她出现在他视野里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的眼中已无它物,只有她的倩影。
他的九儿今天真美,眼神一如往昔般温柔清澈不见底,眉宇间透着高贵端庄,额间那抹凤尾花开的依旧那般绚丽,当她对他轻声问安时,他不敢答,因为只要开口,他一定控制不住会想将她扯入怀里看个清楚。当他经过她身边时,熟悉的桃花香让他晃神,而迷谷与她简单的对话却让他剜心般疼。如果不是他,她怎么会承这般痛。
进洞后,帝君自是主位,连宋与成玉同坐在一起,司命与其他仙人陆续入座。青丘的狐狸洞今日安排的皆是轻盈美丽的小狐女,一色的浅黄色衣裙,端茶而上茶行礼都落落大方。让众仙又一番称赞。
“听闻凤九女君是青丘最年轻的女帝,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都说女君深得白浅上神疼爱,适才见太子对她亦是很疼爱的样子。”
“女君做为狐帝唯一的孙子辈,是最有可能接任狐族大统。”
“……”
所有人都在小声的议论眼前这个年轻的青丘女君,而凤九当什么都听不见。她亲自端着茶盘,缓缓着东华帝君与连宋走去。
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自己脸上的笑要维持不住了,因为眼泪不断的想涌出来,她决不允许自己在姑姑大喜的今日流泪,她嘴角微微上扬着。心里不断的跟自己说,凤九,坚持住,不能丢了青丘的脸,不能给姑姑丢人。
“帝君,请用茶。”
“三殿下,请用茶。”
她蹲下身子将茶杯轻轻的放在东华帝君与连宋桌前,声音柔柔的如同小溪流水的声音。东华帝君依旧毫无表情的端起茶杯,轻啜了一口又放下。
连宋瞧着总觉得太尴尬,喝了一口说:“劳烦女君殿下亲自奉茶,真是辛苦了。”
“二位是天族贵客,凤九礼当如此。”凤九边说边想起身,却不想胸里猛然一痛,脚底不稳似有摔倒,这时有人扶住了她。
“我的小祖宗,你怎么样?是不是胸痛之症犯了。”在连宋身边的成玉及时的扶住了她。
“我没事。放心。”她暗暗握了握成玉的手,这时白奕与白真还有折颜也来到了狐狸洞,有爹跟四叔招呼众仙,她趁机回到自己的屋间。
进屋后凤九撑着身子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从瓷瓶中倒出丹丸药含入嘴中。她知道这加剧的胸痛都是因为今日见了他,而她离他越近胸痛就越重。
前厅,司命突然发现自家主子怎么不见了。
服下丹药之后,她凝神运功。她没有多久的时间,姑姑跟太子马上就会出洞,做为送亲的伴娘,她还有许多事要做。可不知为什么胸痛却越来越明显,突然一道柔和的真气注入她体内,在她胸痛之处环绕,这股真气十分温和却又非常有力气。
她睁开眼,却无法相信。眼前站着的人,会是他,东华帝君。
“帝君!”她嚅嚅的唤了声,眼神出卖了她难已抑制的深情。
“不要讲话。”他一如当年替她疗伤那般,只是内心的自责却不是那时可比,他从来没想过,她的诛心之伤竟如此的严重。她的心除了红莲业火的伤害,更多是不断积累在心中的悲伤之气化做了更强的腐蚀之力。
她痴痴的看着他,看着他直到收回掌中仙力。终于是控制不住上前抱住了他。
“帝君!”
“还痛吗?”他只能问,双手握拳让自己不去抱她,无论是他还是她,现在都不能崩溃。今天是白浅跟夜华大喜的日子,他们二人都有自己必须做的事情。
“帝君抱着九儿,九儿就不痛了。”她嘟着嘴像又回到以前跟他撒娇的时候。
“今日是你姑姑大婚,你是青丘女君。如果不痛了,就快出去。夜华跟你姑姑该出来,要回九重天了。”他不用看也知道她现在的表情,她微微嘟嘴的样子最是可爱了。他舍不得推开她,只能等她自己放开他。
“帝君想不想九儿。”她贪婪的不想放手,呆呆的问。
“想!”
听了这一字回答,凤九就像是浑身充满了力量,她定了定神缓缓的放开他,仰起头娇艳一笑似金莲盛开,突然的问:“你是何人?”
帝君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与溺爱,缓缓的抬起手敲了她的额前的凤尾花:“东华帝君。”
二人相视之中都笑了,他看着她缓缓消失,她收起心情踏进了房门。
凤华才到洞口就发现太子殿下与姑姑已经携手走出狐狸洞,在青丘的祭坛上,狐帝白止夫妻与白浅的四位哥嫂集聚出现。接受了夫妻的拜叩之礼。
“夜华,我们把九尾一族最美丽的姑娘交给你了,希望你爱她护她,祝你们白头到头。”狐帝扶起二人谆谆言道。
“我发誓会用生命爱白浅到永久。浅浅,终于让我等到了这一日!”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夜华,我等这一日,也等了很久!”摒退开了重重磨难。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镌刻成了永恒的画卷!他执起她的手。她回笑,对上他的眸。衣袂飘飘,发丝飞舞,直令所有人浑然忘却了今昔何年。
除了东华帝君所有人都跪下齐呼“祝太子与太子妃永结同心,万世恩爱。”
凤九眼中含泪,姑姑与太子这一路走来有多么不容易,她都见证了。终于今日他们成就了对方的深情。除去祝福她唯有羡慕,不由的将目光转向那道紫色银发的身影,不知道有一天她与他是否也会如姑姑与太子这般。适才他一字“想”便将她心中的不安与慌乱都化去,她不求相守只求在他心中依然有她。
“小九,过来。”白浅招手。
“姑姑!”凤九亲昵的凑上去,挽着白浅一副撒娇的样子,夜华站一旁笑的看着二人,他知道浅浅对凤九特别疼爱,所以当浅浅说想让凤九与帝君同坐一辆马车回九重天时便答应了。
“去,与东华帝君同坐一辆马车上九重天。”白浅的语调依旧是霸气的,她知凤九对东华帝君的心思从未变过,而当初帝君送来的四海八荒图想说是什么,她不愿深究,她只知道自从那图送来后就再无人来青丘送拜贴,连二哥都说,帝君这举动到底不知是害了小九还是……
那即然如此,她便要成全了小九,何况九重天的朝会上,帝君金冠白衣腰上隐隐透出的红色狐狸尾又代表碰上什么。
“不,不!我怎敢跟帝君共乘。”凤九一下傻了,先不说她与他亲近会不会失态,就是帝君那身份,她怎么配的上同乘。
夜华这时说:“帝君是天族迎亲的第一人,而你也是青丘送亲的第一人,自然要坐在一辆。放心,我已经按排过了。去吧。”
听了太子的话,凤九还是傻,这时成玉过来跟白浅交换一下眼神,拖着还有点蒙的凤九到了帝君身边。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5 17:34:00 +0800 CST  
东华帝君在车内有些无聊时听到外面传来声音。
“成元见过帝君!”
帝君闻声掀开帘子,发现马车站着的不仅有三殿下的那位红颜知已,还有凤九,猛然间见到她,他也绷不住神情,走下车站在凤九身旁才说:“怎么回事?”
“回帝君,太子与白浅上神说凤九殿下是青丘送亲的第一人,应与帝君这迎亲的第一人同乘。让小仙将凤九殿下带过来。小仙前告退了。”说完成玉马上溜到连宋身后,帝君周身透出来天地共主的霸气,说实话她每次都还是有些怕,也不知道凤九那时候是什么胆量就爱上东华帝君。
连宋好笑的看着自己身后的成玉,这丫头真是三万年以来都没变过。他笑问:“现在知道怕了,去的时候你不是很勇猛。”
“我还是为了凤九,懒得跟你说。我能跟你一起坐吗?你这里坐着舒服。”
“好,上去吧。”连宋对她一直都只有一个字“服”,谁让她是他曾经的女人,虽然缘尽但是最不能得罪的也是她。
成玉毫不客气的踏上马车,连宋挥了挥手,众仙也都齐齐上车。凤九见状有些急的说:“我还是回青丘的马车吧。”转身就要走,却被扯住了手腕。
“上去。”东华帝君眼神看了看马车,凤九不敢挣脱怕引起更多的关注,便飞快的上了马车。帝君示意连宋。
连宋说:“出发!”
宽大的马车足够二人躺着都行,凤九坐在最左边不知该怎么办,虽然刚才帝君帮她疗伤时控制不住抱了他,可那时她是一时情急,现在这情况……
东华帝君明显比她轻松,斜躺在备好的榻上。好一会儿开口:“过来。”
“干嘛?”凤九一时害怕的抱着胸说,她真是有点怯场。他本来就带着一股天然的王者之气,此时这么尴尬她略有害怕。
东华帝君这下不免觉得好笑了,三年未见这小狐狸胆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小,况且刚才她抱他那力度跟以前也没区别时,现在突然一下变缩头乌龟,不!是缩头狐狸。
“过来!”他抬起身子又说了一遍。她瞧了他的目光就乖乖的移了过去,从认识到现在,每次他一个眼神就足够让她投降。他与她贴坐在一起,不一会她就昏昏欲睡,很快整个人都倒在他的腿上。
他太了解她骨子里那抹慵懒,加上之前诛心之伤跟紧张,料定她上了马车不用多久就会嗑睡,所以才让她到自己身边。他抬起手,用手背摩娑她的脸蛋,都说白浅是这四海八荒的第一美人,可在他眼里除了九儿再无他人。她娇俏脱欢,萌傻可爱,在他漫漫的人生中她是唯一让他喜欢的人。
好安全好安心,她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睡的这么香了。
“九儿!”是他在唤她吗,世上只有他唤她九儿。
“帝君!”她闭着眼梦喃般,东华帝君见状没办法只能低头想去她耳边再叫几声将她叫醒,而这时她也刚好醒来,迷糊中微微的抬头,电光之间二人的唇就这样贴上了。熟悉而陌生的冰凉让二人都是一震,熟悉是因为在凡间数年夫妻他们自是不知道亲热过多少次,陌生是此时他是东华帝君、她是白凤华。这是属于二人的第一次。
帝君淡定的抬起身,凤九连忙跳起坐到离他一丈远的地方,脸通红的垂着眸,太丢人了,睡着就算了,还……还……怎么办?怎么办?
还好这时马车停下了,帝君缓缓的站起来。
“九重天到了,下去。”凤九有点蒙的跟着往下走,一脚踩空,帝君眼明手快的将她搂住。
“回神了,凤九殿下。”他用紫袍将她挡在胸前,以免被人瞧去了她这傻乎乎的样子,低头嘱咐道。
凤九抚着胸深深的吸了口气,帝君却不放心的问:“怎么又痛了吗?”举手便要再输仙力,凤九连说:“不痛,我就是定定神。”
“好了,快去你姑姑身边吧。九重天不比青丘,规矩多,你去她身边吧。”帝君这时放开搂着她的手,让她自己站稳。凤九点了点头,迅速移动到了白浅身边。
“这小脸红的,怎么样,小九。一路开心吗?”白浅挽着夜华,侧头打趣自己的小侄女。
“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凤九跟着后面老老实实的回答。
白浅跟夜华相视一眼,这……这孩子真是够了。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5 20:16:00 +0800 CST  
我用文档写,写多了就有些错别字,大家见谅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5 22:51:00 +0800 CST  
今晚更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7 17:09:00 +0800 CST  
由帝君领头夜华跟白浅随后往九重天的大殿而进。凤飞陪在白浅身旁,有些痴迷的看着前面紫袍银发的背影,他连背影都能倾倒众生。
进了大殿,帝君坐到自己位置上,所有人都双膝跪地拜见天君。
“参见天君!”
天君亲自从高位上走上来将夜华与白浅扶起:“今日是夜华与白浅上神的大婚之日,同是也是本君传位于夜华的日子,七日后便举行太子登基大典。”
除了东华帝君所有人都很震惊,夜华马上跪下,白浅也随即跪下。
“夜华还年轻不敢担此大任。”
“夜华呀,你昏睡的这三年本君伤心欲绝已无法顾及政事,政务皆由帝君代理,如今你已回来,怎好再操劳帝君。不要推脱。”天君再次将二人扶起,转过脸看着东华帝君笑说。
东华帝君说:“本帝君法力还未恢复,太子殿下竟已回来。那何须谦逊。”
还未恢复,凤飞听道这几个字惊恐的招起眼,目光全是痛,三年了,帝君竟还未恢复,那刚才他还为她疗伤……
她对于帝君来说果然是不祥的,凤飞咬了咬唇垂下眸。东华帝君余光看到那张小脸便知道他的推脱之词被她当了真。他的法力早恢复了九成,她这个傻丫头。
“恭请太子殿下继任天君。”这时连宋与众仙大声的山呼着,天君慈爱的拍了拍夜华的手。夜华与白浅再一次跪下谢恩。从此,天族第三任天君诞生了。
行完大礼之后,众仙便开始酒宴,凤九陪着白浅,姑姑的酒量自是不怕,只是新任小姑父太差了,她这几年在折颜练出的酒量也抵不住众仙一人一杯的挡酒。
“凤九姐姐。娘亲说了让你回洗梧宫醒一下酒。”阿离牵着凤九的手走出了大殿。
凤九抚了抚发热的脸,低头说:“阿离,你进去吧。今天是你父君跟娘亲的好日子,你要在他们身边才对。我自己去洗梧宫。”
阿离想了想便说好,他知道凤九姐姐之前在九重天呆过很长时间,不会迷路的。所以也就放心。
“司空,帝君刚才还在,怎么一下就不见了。”成玉奇怪的问。
“帝君最不喜欢这种场面,自然早走了。”司空故作认真的说,其实他早就发现凤九殿下走出大殿,帝君便也离开。他们俩已有三年未见又如何能熬的住彼此的相思。
凤九走着走着到御花园,看见满园开满了花果,突然熟悉的失魂果映入眼帘。都不记得是多久之前,她吃了成玉送的失魂果第一次抱着帝君说:“凤九喜欢你,喜欢不得了。”
她真是喜欢他,喜欢不得了,喜欢都连命都可以不要。
“帝君!我还是好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她摘下一枚失魂果,轻轻的咬了一口落寞的说道。
“知道饮酒后再吃失魂果是什么后果吗?”话音落,凤九手上的失魂果已被打落,她目光痴痴的看着他。眼泪就忍不住的流出来,按制不住搂住他哽咽的说:“成玉告诉过我,这失魂果如果正常人吃是如酒醉般失魂,如酒醉后吃那便是强烈的催情药。”
“知道还吃。”他无奈的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人儿。
“我一时想起之前吃失魂果的事,便忘了。”她仰起小脸,红彤彤的双颊,水漾的目眸,青丘九尾狐一族天然而成是天地间最娇媚的,此刻的凤九媚行已起,那副娇艳让东华帝君都感到心在动摇。
东华帝君手一挥,二人刹那间已到了太晨宫他的寝殿。
“东华!”她全身泛起红潮、美眸迷蒙靠在他身上低喃。
“真是傻瓜。”帝君轻轻的说了一声抬手在她颈后一点,她便昏睡。他将她放上榻,用仙力将她身上的失魂果造成的催情功用消除掉。为她盖好被子,便斜坐在一旁看书。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7 19:04:00 +0800 CST  
【把错字改了】
由帝君领头夜华跟白浅随后往九重天的大殿而进。凤九陪在白浅身旁,有些痴迷的看着前面紫袍银发的背影,他连背影都能倾倒众生。
进了大殿,帝君坐到自己位置上,所有人都双膝跪地拜见天君。
“参见天君!”
天君亲自从高位上走上来将夜华与白浅扶起:“今日是夜华与白浅上神的大婚之日,同是也是本君传位于夜华的日子,七日后便举行太子登基大典。”
除了东华帝君所有人都很震惊,夜华马上跪下,白浅也随即跪下。
“夜华还年轻不敢担此大任。”
“夜华呀,你昏睡的这三年本君伤心欲绝已无法顾及政事,政务皆由帝君代理,如今你已回来,怎好再操劳帝君。不要推脱。”天君再次将二人扶起,转过脸看着东华帝君笑说。
东华帝君说:“本帝君法力还未恢复,太子殿下竟已回来。那何须谦逊。”
还未恢复,凤九听道这几个字惊恐的招起眼,目光全是痛,三年了,帝君竟还未恢复,那刚才他还为她疗伤……
她对于帝君来说果然是不祥的,凤九咬了咬唇垂下眸。东华帝君余光看到那张小脸便知道他的推脱之词被她当了真。他的法力早恢复了九成,她这个傻丫头。
“恭请太子殿下继任天君。”这时连宋与众仙大声的山呼着,天君慈爱的拍了拍夜华的手。夜华与白浅再一次跪下谢恩。从此,天族第三任天君诞生了。
行完大礼之后,众仙便开始酒宴,凤九陪着白浅,姑姑的酒量自是不怕,只是新任小姑父太差了,她这几年在折颜练出的酒量也抵不住众仙一人一杯的挡酒。
“凤九姐姐。娘亲说了让你回洗梧宫醒一下酒。”阿离牵着凤九的手走出了大殿。
凤九抚了抚发热的脸,低头说:“阿离,你进去吧。今天是你父君跟娘亲的好日子,你要在他们身边才对。我自己去洗梧宫。”
阿离想了想便说好,他知道凤九姐姐之前在九重天呆过很长时间,不会迷路的。所以也就放心。
“司命,帝君刚才还在,怎么一下就不见了。”成玉奇怪的问。
“帝君最不喜欢这种场面,自然早走了。”司命故作认真的说,其实他早就发现凤九殿下走出大殿,帝君便也离开。他们俩已有三年未见又如何能熬的住彼此的相思。
凤九走着走着到御花园,看见满园开满了花果,突然熟悉的失魂果映入眼帘。都不记得是多久之前,她吃了成玉送的失魂果第一次抱着帝君说:“凤九喜欢你,喜欢不得了。”
她真是喜欢他,喜欢不得了,喜欢都连命都可以不要。
“帝君!我还是好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她摘下一枚失魂果,轻轻的咬了一口落寞的说道。
“知道饮酒后再吃失魂果是什么后果吗?”话音落,凤九手上的失魂果已被打落,她目光痴痴的看着他。眼泪就忍不住的流出来,按制不住搂住他哽咽的说:“成玉告诉过我,这失魂果如果正常人吃是如酒醉般失魂,如酒醉后吃那便是强烈的催情药。”
“知道还吃。”他无奈的看着眼前哭成泪人的人儿。
“我一时想起之前吃失魂果的事,便忘了。”她仰起小脸,红彤彤的双颊,水漾的目眸,青丘九尾狐一族天然而成是天地间最娇媚的,此刻的凤九媚行已起,那副娇艳让东华帝君都感到心在动摇。
东华帝君手一挥,二人刹那间已到了太晨宫他的寝殿。
“东华!”她全身泛起红潮、美眸迷蒙靠在他身上低喃。
“真是傻瓜。”帝君轻轻的说了一声抬手在她颈后一点,她便昏睡。他将她放上榻,用仙力将她身上的失魂果造成的催情功用消除掉。为她盖好被子,便斜坐在一旁看书。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7 19:22:00 +0800 CST  
不在?!白浅听到奈奈的回答惊呼,小九明明早就出了大殿醒酒,怎会洗梧宫无人。夜华正要让伽蓝去找人,只见司命进来。“见过太子、太子妃。帝君命小仙来禀告,凤九女君正在太晨宫的休息。请太子妃不要担心。”“小九在你家帝君那,我该更担心吧!司命,我家小九现在可好?”“太子妃说笑了,女君正在殿中休息,决对无事。”“你回去告诉帝君,我家小九就麻烦他照顾了,不过如今她是青丘女君,不能在九重天呆太久。记得早早放她回去。”白浅叹了口气,那丫头见了帝君八成又会舍不得离开。司命领了话回到太晨宫,帝君听完后挥手,司命退下。“青丘女君。”他揉捏着她那张嫩脸,轻念着。短短三年他的小九越来越美,眉宇之间蜕出青涩代替的是端庄秀丽。凤九迷糊中脸上感到熟悉的抚摸,无意识的说:“陛下,别闹。九儿还想睡。不要吃饭。”东华帝君不由微微的上场嘴角,凡间历劫时他几乎夜夜都宠幸她,她常常被他折腾的睡到中午都不肯起床用膳,只有他亲自来把她吵醒哄她吃几口再睡。而他常用的一招就又揉又捏她脸。还是不行就咬她的唇,直到她乖乖醒来。不过经常咬着咬着他把执不住又是一顿缠绵云雨,事后她一定是由他一口一口的喂了又睡着。当初民间盛传身为皇帝的他被她媚惑至极,视其他女子无物,宠爱无双。如今想来,九重天时他与她逗趣已然动心,而下凡历劫他对她便爱入骨血,擎苍大战她为他挡红莲业火,他视她为唯一的牵挂。爱的越深,他就担心。他已活的太久,万一要羽化混沌,她该怎么办?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8 11:19:00 +0800 CST  
为什么没分段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8 11:19:00 +0800 CST  
不在?!”白浅听到奈奈的回答惊呼,小九明明早就出了大殿醒酒,怎会洗梧宫无人。夜华正要让伽蓝去找人,只见司命进来。“见过太子、太子妃。帝君命小仙来禀告,凤九女君正在太晨宫的休息。请太子妃不要担心。”“小九在你家帝君那,我该更担心吧!司命,我家小九现在可好?”“太子妃说笑了,女君正在殿中休息,决对无事。”“你回去告诉帝君,我家小九就麻烦他照顾了,不过如今她是青丘女君,不能在九重天呆太久。记得早早放她回去。”白浅叹了口气,那丫头见了帝君八成又会舍不得离开。司命领了话回到太晨宫,帝君听完后挥手,司命退下。“青丘女君。”他揉捏着她那张嫩脸,轻念着。短短三年他的小九越来越美,眉宇之间蜕出青涩代替的是端庄秀丽。凤九迷糊中脸上感到熟悉的抚摸,无意识的说:“陛下,别闹。九儿还想睡。不要吃饭。”东华帝君不由微微的上场嘴角,凡间历劫时他几乎夜夜都宠幸她,她常常被他折腾的睡到中午都不肯起床用膳,只有他亲自来把她吵醒哄她吃几口再睡。而他常用的一招就又揉又捏她脸。还是不行就咬她的唇,直到她乖乖醒来。不过经常咬着咬着他把执不住又是一顿缠绵云雨,事后她一定是由他一口一口的喂了又睡着。当初民间盛传身为皇帝的他被她媚惑至极,视其他女子无物,宠爱无双。如今想来,九重天时他与她逗趣已然动心,而下凡历劫他对她便爱入骨血,擎苍大战她为他挡红莲业火,他视她为唯一的牵挂。爱的越深,他就担心。他已活的太久,万一要羽化混沌,她该怎么办?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8 11:21:00 +0800 CST  
窗外的桃花吹进来好几片时,凤九才缓缓醒来,她睡眼朦胧的透过眼缝望去像看见心心念念的人就去对面,他一手执书一手握着她的手。“醒了吗?”东华帝君放下手中的佛经,巧用腕劲一提她便落入他的怀里。凤九揉了揉眼,抬手摸着他鬓角垂下的白发,嚅嚅说:“三年了,帝君!我怎么办?”“想我吗?小狐狸。”他双手将她搂紧,轻笑的低头问。她用手指卷着他的白发娇娇的回答:“想,天天都想。晚上做梦就能见到你,喝醉了也能见到你。”“傻瓜,明明知道诛心之伤不宜喝酒,折颜的药跟酒你都没少用。怎么不像你姑姑当年那般服下忘情丹。”他心疼的抚着她的脸,他清心寡欲几十万年自然比她耐的住心中想念,实在想时透过镜子也能瞧瞧她,可她就只是这般生生想念,诛伤之痛才会越来越重。“我跟姑姑怎能一样,她当时情劫太痛苦才会要忘记太子,可我……”凤九抬起身子,搂住他的脖子:“我从未觉得与帝君是情劫是痛苦,在我心中与帝君所有的一切都甜美的记忆,我既与你分离又怎能将你忘记,我时时刻刻都靠着往日的点滴活着。我知道我们不能在一起,因为怕四海八荒有难,我不怕寂寞不怕想念,只怕你会有事,我是青丘女君也更该为青丘着想。”东华帝君心里一沉,他的九儿真是长大了,不再是那个迷糊的小狐狸,她是有承担的青丘女君。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8 16:14:00 +0800 CST  
“你知道自己睡了几天了吗?”他双手在她腰上合拢,让她贴在他身上。凤九一边感到幸福,此时的帝君就像凡间历劫时那样爱宠着她。可又一边感到不安,因为她清楚眼前的人是东华帝君,是东华紫府少阳君,不是能放纵情爱的帝王。帝君见她有点缓神,便又说:“你睡了五天五夜了。”凤九一听也吓一跳,五天五夜……“完了,完了!我爹得打死我!”她转身就想跳下榻,却被人牢牢抱住。“别怕,你爹哪我已派上去告知了,你会在我应再呆上十天。太子妃也已通知迷谷,你暂不回谷,青丘闭谷十日。”“十天?!可以吗?姑姑跟爹怎么会同意我在你这呆这么久?”她被弄糊涂了,虽然她已是女君与爹爹同级,可在东华帝君的事上,爹依旧是她那古板的爹。“因为……”东华帝君目光忽然变的犀利:“你飞身上仙之劫就要到了。”飞身上仙……凤九呆了,她……她……原来要飞仙了。“傻瓜,别怕,你留在太晨宫便好,我已在宫外设了仙障,等那三道天雷过了,我们的凤九殿下便就是凤九上仙,再也不用怕一个金猊兽了。”他见她又晃神,便笑着弹了她额间的凤尾花。“不!我不能让你帮我挡这天雷。”凤九回过神便急呼,原来爹跟姑姑是因为这样才会同意的。当年墨渊上神为姑姑挡三道天雷都重伤,他因为与她的情劫失去九成法力还不未恢复,替她挡三道天雷那不是……“区区三道天雷,本帝君还未放在眼中。”他脸上是傲世天下的神情。“你的法力都未恢复!”“谁说本帝君的法力还未恢复?”“那天大殿下,你明明自己说的!”“傻狐狸,那明明就是本帝君的推脱之言,只有你一人相信。”凤九怀疑的望着他明显不信,东华帝君真是无语,像自己这样活了几十万年的神仙怎么就爱上这个傻不拉叽的小小狐狸的。他伸手当着她的画了圈,把她整个包住然后腾空托进。“信了吗?”凤九在仙障中感觉到稳重而有力的仙泽之力托着她,终于点了头。这股力量怕是比爷爷还深厚几倍。他一反手,她便回到了他怀里。“你的断尾之痛,诛心之伤都因我而起,替你受这三道天雷算什么,九儿!乖乖的,听话。”自从她酒醒那日算出她飞仙之日即将到达,他便一直揪着心,他虽有十成把握能护住她,可爱之深便忧之重。白家众人也是知道凤九的劫数已到,便对他为什么要留她十日心知肚明。“我自己能受到这三道天雷,别担心。”她终于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对她如此放纵,原来他是在怕,怕他一放开她,她就会受伤。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9 10:11:00 +0800 CST  
“我知道你可以,但是我舍不得你受一点痛。九儿,若水那次后我就告诉过自己,只要我在就决不会让你再受半点伤。”帝君难得柔情似水的摸着她的脸说。凤九难抑心中激动,她知道他不是不爱也不是不要她,而是在她还没出生之前很久很久以前为了四海八荒的太平,选择放弃姻缘,让自己没有软肋。“那这十日我们能一直在一起,对吗?”“对,能一直在一起。”“那这几天,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什么。我一刻都不要离开你。”她搂着他,靠在他肩上眷恋的说。“好!”他一点一点的抚着她的黑发说。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09 18:28:00 +0800 CST  
司命指挥宫娥将各种食材放好后便使法术运进太晨宫,五日前帝君已布仙障任谁都是无法进入。小殿下的飞仙之劫,他也是非常紧张,只盼有帝君庇护,一切无碍。凤飞与帝君在太晨宫就如多年前那般,他看佛经,她在一旁侍茶。她问,他便答。“九儿做的好吃吗?帝君”“九儿的厨艺果真非常好。”“帝君,这花真好看!”“比你差点。”“帝君,人可以成仙吗?”“可以,不过要看仙缘。”“帝君……”“嗯……”一切都是简单的却又那么弥足珍贵。凤九很知足,她天天都见他对她笑着,他笑起来真好看。夜华的登基大典,除了东华帝君未到四海八荒所有的神君都齐齐庆贺,本该八八九十一天的祥瑞,可登基后第二天,四海八荒突显暗光,九洲飞兽皆出悲音,成玉掌管的瑶池一夕之间全部凋谢。“浅浅,恐怕?”夜华望着整体变阴暗的九重天,沉重的欲言又止。白浅自然知晓夫君要说什么,她跨出一大步望着太晨宫的方向,心疼不止,小九怎么办?飞仙之劫在即,可更大的劫数正在逼近她。司命看着天愣住,手上的运簿“啪”滑落……折颜看着这十里桃林一夜之间桃花全凋落。白真不可置信的问:“这……是那位要应劫了吗?”折颜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昆仑墟墨渊惊讶走出大殿,他听见从山底传龙吟似哭,树木瞬间枯萎。“师父,这是……”叠风惊问。“曾经的天地共主,东华紫府少阳君要混沌了。”墨渊回答道。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10 10:42:00 +0800 CST  
太晨宫
帝君正斜躺在花榻上看着凤九在池中抓鱼,嘴角微微上扬。这小狐狸越大越可爱,这三年青丘女君当的把她束缚太久。
突然他心中一痛,骤然起身看了看宫外的方向。
“东华,你看这池中的鱼儿真的很肥。”凤九擦了擦颊边的水珠,欢快的说。
帝君转过脸笑的走过去把她扶上岸:“九儿,你去厨房做鱼,我想吃了。”
“好!”凤九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便跑走。帝君挥手,凤九的方向便是一道厚厚的仙泽。
太晨宫门
司命,连宋都焦急的来来回回的走。
门一下推开,东华帝君踱步而出。
司命一下就跪了下去:“帝君。”
连宋也是急切的想说,又说不出什么的样子。
“我就算要应劫归于混沌也不会这么快,别都一副我马上就要死的样子。起来。”帝君看了一眼司命,司命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三殿下,你去告诉天君天后,本帝君天劫虽已到,但凤九飞仙之劫依然能护。请他们不要插手,等到必要时凤九自会回到青丘昏睡几日,她醒后要如果告之她本帝君已然混沌的事,还请天后早做打算。”东华帝君毫无惧色的说着。
连宋真是佩服眼前这人,他活了几十万年,以命护苍生,自断姻缘,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放手只为天下,如今他即将归羽了,却镇定像没事一般。
说完,帝君又返回殿中。太晨宫的仙障又厚了一倍。
连宋叹了口气离开去找天君天后,司命则继续守在门口。他知道那三道天雷马上就要到了。
帝君走进书房,抽出苍何剑在自己胸前一划,半颗心带着他六分修为瞬间化为一枚缀着凤尾花的戒指,他本以为还能护着她飞身上神,还以为能看着她十几万年,没想到劫数来的这么快,只能保她飞身上仙,此后的岁月他的九儿怎么办?他不放心,唯有将这半颗心剜下化成戒指保护她。他才安心。
“东华,你去哪呢?”凤九见他便上前搂着他问。
“去给你做了这个?”帝君伸出手,凤尾花戒在掌中闪着光。
凤九惊喜万分,帝君执起她的手将花戒戴入她的无名指中。
“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取下戒指,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戒指在就像我一直在你身边。”他执起手放在唇边轻轻的吻。
“好!”她以为他说,十日之后二人又会分开,便爽快的答应。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10 21:30:00 +0800 CST  
明日再更了,大家放心!现在虐点是为了后来的甜。
帝君他很爱凤九,很爱很爱!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10 22:31:00 +0800 CST  
太晨宫凤九喜欢的那片桃林后面一条蜿蜒小路的尽头,是一方清幽之地。一整片园子皆种著不知名的白色小花,迎风摇曳,散发著笔墨难以形容的迷离之美,她瞧帝君用过膳后似有些疲惫,便让他小憇,自己出来闲逛。可今日她却发现此地几片随风吹落的白色花瓣在空中轻舞,飘荡在茫茫天地间,不知怎地,她竟感受到一股飘零的戚然
多令人心怜的小花,它,是哀愁的象徵吗?莫名地,她深深地受它吸引,蹲下身子凝视著它摇曳的风姿,不禁出神凝思。
“九儿!”身后的声音打断了她的不安,她站起身便见心爱的男人在朝她招手,一路小跑搂住了他的腰。帝君真的好高,每次她都要仰起头才能看到他的眼睛。
“怎么来这儿呢?”帝君身后的手悄悄的施了法,地上的小花便都齐齐盛放了。然后才将她搂了满怀。
“怕我吵着你休息,东华。我怎么觉得你的气息有些不稳,而且这园中的花……”她正想说花怎么都像是要死时,再转眼地上的花竟然全部绽放的很好。
“我的气息不稳,还是因为你。不是吗?小狐狸。”他邪气的挑眉暧昧的说。
“少来,跟我有什么关系。东华帝君的定力,凤九甘拜下风。”她信他才有鬼,这些天晚上他都哄着她早早的休息,自己不是在一旁打坐,就是看书。虽然他就在她身边,却从未有过任何过逾的举动。
东华帝君看着她笑了,他心里多想能毫不顾忌甚至像是在凡间那样的放纵,可是不行,她如今是青丘女君身份而现在他即将心疼羽化,他很庆幸在最浓情时,他也只是亲过她的额头。
“来,跟我回殿去。天雷要到了。”他一手托起她,横抱着她往殿中走去。回来殿中帝君将她将于四灯之中,举手划圆她便罩在金光之中。
“我很快就会回来,你乖乖在这里。”
“好,我听你的。”凤九觉得自身的修为是可以承受的,但她也知道他决定的事情从来不会改变,他就是像石头一样硬的人。所以她要做的就听他的话。
东华帝君走出太晨宫,司命一直在门口待命。
“司命,你喜欢凤九是不是?”东华帝君突然说道,司命惊慌的说:“小仙不敢。小殿下与帝君相爱这些日子,小仙都看在眼里,如何会有这种妄想。小仙在小殿下在凡间处关押天牢时是有过瞬间的怜悯,但是决非男女之情。”
“本帝君现在告诉你,你可以有这种妄想,在我羽化之后,你一定要好好的开导她,陪伴她。无论任何时候保护好她。”
“帝君,小殿下对您情深四海,决不输给三年前天后对天君那般,小仙怕到时候,谁也拖不住她一心求死的决心。”
“白浅那么爱夜华,不是也在夜华假死之后依然活着。凤九也会好好活着的,她一定可以走出我羽化的阴影,找到属于她的幸福。”
“天后当时能活着,是因为墨渊上神让天后牵挂,还有白真上神一直陪其左右,但是小殿下她性子不同,她爱上您就已经是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勇气,若水河边她为您挡下红莲业火时那份绝心,这天地间除了您,她什么都可以不要。这世上除了您,没有什么是她眷念的。”司命与凤九,朋友交集多年,对她的性格太了解了。
东华帝君眉头深皱,司命说的话。他自然知道,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九儿对他的爱是如何的深,所以他更担心在自己羽化后,九儿会毫不犹豫的随他而去。她还那么年轻,他不允许她那般的失去性命。
“司命,你听着。我已经剜了半颗心跟六成法力化成戒指,让她戴上。日后她若执着寻死,你就告诉她,假如她死了那我在世上唯一的元神就陨灭了,那我也无法再重生。”
这段话信息量太大,司命整个人傻了。
“半个心……重……生,重生。帝君,你说你羽化后是可以重生的。”
东华帝君微微叹气:“远古的神祇都大多已经应劫羽化,如今剩下的承泽了天地平和的仙泽,羽化之事本该在几十万以后,但是因凤九与我的感情动摇了当年我一统天地的诺言,所以此次我便要应了这诛心之劫混沌羽化,不过天地间五十万年会有一场时光逆转的时机。许多事情都可能发生。你到时就用这个理由让凤九好好的活着。”
司命听完才知道,原来只是可能,只是帝君想让小殿下相信的可能。
没等司命说话,空中阴去迷布,雷声轰轰。虽只剩四成法力便是帝君面对天雷时,坦然而自信。一道天雷落下,二道天雷落下,三道天雷落下。东华帝君连动都没动一下,直到一切恢复原状,司命才发现帝君嘴角的血丝。
“帝君,这是太上老君的仙丹,您快快服下。”司命递上先就准备的丹药,不想东华帝君一手挥开。
“既要应劫服丹有何用,距之前与青丘说好的十日还剩三日。你不用这在守着,你去青丘告诉狐帝与白奕、白真上神,三日后我定将凤九送回青丘而且会使法让她昏睡到我羽化之后才醒来。此后的事情就拜托他们了。
“是,小仙马上就去。“司命急急的赶往青丘。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11 16:57:00 +0800 CST  
长更要等到明天了!
我剧透一下,帝君羽化后,凤九自然要虐一下,他们的转折是那副四海八荒图。
谢谢大家支持我。

楼主 紫玉明儿  发布于 2017-03-11 20:40:00 +0800 CST  

楼主:紫玉明儿

字数:54856

发表时间:2017-03-06 01:2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5-07 05:42:12 +0800 CST

评论数:155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