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来日方长(续写电视剧)

一楼少女心镇楼。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2 12:31:00 +0800 CST  
二楼。
楼主是电视剧看了之后迷上的帝君和凤九。
也就是说楼主并不是原著党,虽然已经恶补了枕上书,可是还是更加喜欢电视剧中的帝君凤九。
并未觉得结局有多虐,相爱不能在一起只是时间问题,而神仙最多就是时间,所以楼主续写给他们一个好结局!
嗯,三楼开更,请支持~么么哒!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2 12:34:00 +0800 CST  
第一章
自太子夜华从无妄海清醒的那一日起,这天界就没有一刻安宁过,这不安宁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无非就是口舌多了些、私语多了些。
像是什么夜华一清醒,片刻都没有耽搁便去了青丘,然后这一呆就是一百年,到底是这青丘的姑姑比天族的祖父母叔伯更为重要,竟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天界。
像是什么之前被贬下界再也不能飞升的素锦天妃那日无意中被人撞见在人间饱受百世情劫之苦,蓬头垢面的甚是可怜,让人不禁唏嘘感叹。不过这叹着叹着发觉这条不算惊心和隐秘,也没什么好探究的,便都索然无味的散了。
天界的日子太无聊,可能连天君都这般觉得,所以当这各式各样的传言满天飞的时候,他老人家也只是笑笑,并吩咐把太晨宫那位尊者请来议事罢了。
银发紫袍的尊者迤迤然走进天君的宫里,后面跟着司命,天君看这架势知这帝君虽远离红尘甚久,可这消息也灵通的很,灵台更是清明,跟他想到一块去了。
“帝君,想必帝君也知道本君所谓何事了。”
东华自顾自坐下,抚了抚袖子,又拂了身下佩戴的白玉狐尾,方抬头挑了挑眉示意天君继续。
“太子夜华自无妄海清醒后,本君便一直在想,既然夜华与青丘白浅情深意笃,又加上婚约早已立下,倒不如快点让他们成婚。”天君顿了顿,“然虽急着让他们成婚,但这礼数还是要周全一些,婚约定了许久,这聘礼还未下。原本想着等夜华回宫自己张罗这些,可不知为何,他至今仍在青丘。本君想了想,还想劳烦帝君一趟。”
东华端起宫娥刚刚奉上的茶,似乎突然开始专注于杯盏上的纹路,拒绝之意溢于表面。这倒是天君未曾想到的,还以为他与青丘小帝姬,哦不对,现如今的青丘女君曾传出那样一段感情,肯定与青丘的私交甚好,一定乐意去这一次。
“那既然帝君有自己的考虑,本君便知会央错一声,让他去一趟吧。不过司命你也跟着,聘礼仪度还需你上心拟制。”
司命刚准备领命,却听还把玩着杯盏的帝君幽幽的开口了。
“本帝君未有说不去,只是在想天族之前对青丘白浅委实不算客气,这聘礼迎亲怕是丰厚些也不为过。”东华睨了一眼天君,天君急忙颔首。
“帝君所言甚是。”
东华也点了点头,起身。
“那本帝君就先回去了。司命,尽快择个吉日,拟定物什清单。”
言语中仅仅叮嘱了司命,司命赶紧躬身,看着帝君又迤迤然走出大殿便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天君习惯了帝君的独来独往,也不介意他的礼数,只身站在后想着东华肯去实在比起央错来的“丰厚”多了。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2 12:36:00 +0800 CST  
这边还在拟定聘礼物什,青丘那边也没闲着。新上任的女君快要被她的表弟,也就是糯米团子阿离给烦死了。
“凤九你说,娘亲和父君这么久了为何不来看阿离?”团子嘟着小嘴,眼泪在眼睛里洇着,样子可怜极了。“还是阿离求着三殿下叔公带我来找娘亲和父君的,可仅见了父君一面,就被带到这里与你一处,他和娘亲又不见了!”
凤九闻言也是一阵无奈,她怎么知道这姑姑和夜华去了哪里,自从承袭女君之后,她日日闭关在这狐狸洞中也不曾出去过。后来还是折颜带信儿来,她才知道太子夜华没有死,她还替她姑姑高兴了好一阵,可一想到姑姑也许还并不知晓,便心急火燎的跑出狐狸洞,没成想门口就撞到夜华。
夜华兴许是刚醒的缘故,长发还有些许凌乱,虚白着一张脸,可眼底有欣喜的光芒。定了定神看到是凤九,便问道:“凤九,可有看到浅浅?”
凤九也懵了,一是惊于三年前她眼睁睁看着生祭东皇钟死在姑姑怀里的人现在活生生的站在这里;二是此人问的问题她也正急着解决啊!不过夜华脸色并不好看,虽端着沉闷的个性又穿着黑色的袍子,着实脸色好看时也带着一股子稳重庄严,可这会子,连唇色都白中发紫就有些可怕了,她可不想等她通知了姑姑,夜华又倒下了,那就真是空欢喜一场了。所以她赶紧把人拖进狐狸洞,又唤了迷谷好吃好喝好生养着。安顿好后转身赶紧冲出去寻人,迷谷在后面犯难…
他不会做饭啊!凤九小殿下!
不过没等迷谷为难多久,又看到火红色的裙摆又摆了回来,后面跟着的是折颜上神。折颜先是进洞为夜华调养了身子,后转过头来对着凤九道:“你这小丫头急急忙忙的可是要去找你姑姑?若是,便不用去了,我已经知会了真真,他与你姑姑一道,应该是快要赶回来了。”
凤九当时便安下心来,可是如果早知道这姑姑一回来,和夜华上演了一段情意绵绵浓情蜜意的会见后两人就一百年携手到无影无踪,她就不会安心的这么早!
眼面前团子的眼泪就快砸到她身上了,她不得已只好看向陪团子来青丘的连宋,连宋也在看她,只是眼里有些玩味,他拿着扇子往手上一搭,低声道:“小殿下不用着急,青丘过段时间就要有喜事了。到时候,喜事的主角总是要现身的。”
“三殿下如何知道青丘要有喜事的?”凤九对这个连宋,多是没什么好感的,早些年在太晨宫,连宋常来与帝君下棋,与成玉的关系也匪浅,不过听闻这连宋是有名的风流,和帝君下棋时也说道过夜华白浅与素素的是非,所以若不是看在帝君成玉的面子上她也不是很想搭理这位殿下。
“天界已经遣了人,不日就将来青丘下聘了。”连宋道,说着眼中的深意更加明显,那种戏谑看的凤九十分不舒服。“女君可知这来下聘的人是谁?”
“是….谁?”
“东华帝君。”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2 14:53:00 +0800 CST  
这么多回复了?!我正在写,今晚不更新明天也会更啦!谢谢支持!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2 18:54:00 +0800 CST  
自连宋透露天界即将下聘青丘的事儿之后没过几天,白浅果然出现在青丘众人面前。粉嫩桃花面灼灼其华,一双秋水明波清亮,看了便知这百年过的十分的逍遥自在,滋润温存。她刚迈进狐狸洞,就被迷谷吓了一大跳。这小地仙蹲在洞边一处石头上,正挠着头像只猴子。本来白浅心情极好,看到也就顺势打趣道:“迷谷,百年未见,何时托生成猴子了?”
迷谷见是姑姑回来了,赶紧冲了过来,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拽着白浅的袖子,欣喜的回道:“姑姑您可回来啦!”白浅笑意满满,微微颔首,又听迷谷着急道,“快去看看凤九小殿下吧,这两天可把我愁死了。”
顺着迷谷手指的方向,白浅这才看到洞里趴在榻上的化身为原身红狐的新任青丘女君。
“这是怎么了,小丫头?”
小狐狸抬头看着款款走近的白浅,“呜呜”叫了两声,小爪子蹭蹭眼睛才幻化成人形,扑到了白浅怀里。
“姑姑!”
白浅拍了拍她的头,牵着凤九的手缓缓坐下。
“可又是出了什么事端?”
凤九低着头,晃了晃脑袋:“没有。”
本想继续问既然没有事端,为何化身红狐不搭理人,却看到迷谷指了指塌边的一卷竹简。将竹简拾起,发现这竹简与寻常书简不大一样。竹简下坠着云锦织成的饰物,周身也画着祥云的纹路,摊开后扫了一眼,知是天界送来的礼聘书卷,载着一些下聘的礼仪事项,最后属的是东华紫府少阳君座下司命星君字样的仙印,白浅便明白这小丫头又在为何人不高兴了。
“小九,九重天不日便要来姑姑这下聘礼了。”
“小九知道。”凤九终于有了一些笑意,“恭喜姑姑了。”
“可是姑姑回来晚了些,团子和连宋三殿下前日还在狐狸洞的,知晓夜华殿下也已经回了九重天,便急匆匆的回去了。不然姑姑还可与团子先见上一面。”
“我知道。成婚之前夜华还要回去处理一些事情,总不能一直呆在青丘到大婚之日。”
凤九闻言,想到前几日团子那个可怜的样子,心说他这位太子父君早些时候也不知道去哪里享夫妻之乐了,现在才终于想起还有公务要处理么...
“不过小九,下聘那日你也可以不用参加。这天界繁文褥节太多,那日免不了走一番冗俗流程,你呆在那,恐是会打瞌睡的。”白浅撑开扇子,遮面点了点鼻子,眼神却掠过扇面看到凤九这小丫头果不其然的睁大了眼睛。
“我不参加可以么?我不是青丘的女君么,这不参加会不会显得我们青丘失了礼数?”
“那倒不会,大哥,三哥都不能前来相聚。你那小叔,前几日被折颜唤去西海寻个什么东西,这一日两日也赶不回来,怕是也不参加了。”
“那凤九就更不能让姑姑一人留在青丘接受礼聘了,休让天界看了笑话,说新娘子自己来受聘岂不丢脸?”
白浅欣慰的看了一眼凤九,这小丫头长大了甚是体贴:“二哥会来,而且二哥请示了父君,那日主持青丘的将是父君。”
狐帝白止已几万年未有离开他那南荒芷水之境了,这次小女儿与天界联姻,乃是九重天与青丘的大事,他这才与白奕赶来青丘狐狸洞。
“爷爷要来?那确是不需要凤九在此着急了。”
白浅了然的看了看凤九,心下掂量了一番,清清嗓子,还是回道:“若是你愿意参加,姑姑自然是高兴,可就怕到时候触景伤情,又看到那人的模样。
“若是决定忘了,就不要再执着,姑姑知道很难,若是换做姑姑,也断然不会愿意忘记夜华。可是这帝君....小九你当真要想清楚,你果真是拼了命还是要爱他么?”
是否拼了命还是要爱着帝君,这话她父亲也问过相似的话。
那一日她以为东华即将羽化应劫,光是想着就心痛难止,便冲进太晨宫抱住他,一声声告诉他,她要一直陪伴在侧,谁来了也没有用。
白奕后来问她,是否当真放不下,她是没有犹豫的。
可如今想起东华对她说过,她所做的一切在这个曾经的天地共主眼里不过如同儿戏,就有些心灰意冷了。诚则是无论她断尾也好,若水旁的告白也罢,在东华心里也就如送那四海八荒图时让司命带来的那句话一般,没什么值得惦念的。
可是....她还是爱着东华帝君。
自东华帝君从金猊兽手里救了她开始,她便喜欢他。于其他人,他是至高无上的尊神,曾经的天地共主,可是她却执迷不悟的觉得他眼底是有温度的。都道她爱上的是人间帝君化身的皇帝,可那只是因为只有在凡间他才是她的夫君,能让她做几年旖旎的美梦。但只要在他身边,她就很开心。他会在她还是个小狐狸的时候抚摸她,帮她顺毛;会闲闲的执着佛经在天池边钓鱼,然后逗逗在一边陪伴的自己;会斜着好看的眉眼,吓得成玉司命一声都不敢吭;会在她吵架吵不过别人的时候,冷冷的插上几句话,她就莫名其妙的占了上风。
她就是觉得他好,极好,好到心里仅是想着他的样子都隐隐发疼。
白浅看着凤九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也不再说些什么。缘深缘浅,只当是缘分就好好珍惜着罢。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3 15:51:00 +0800 CST  
谁能告诉我下聘要做什么?!我在这憋了半天了,没收过聘也没下过啊!谁知道九重天要送啥礼?!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3 16:44:00 +0800 CST  

第二章
青丘近来大事连连,先是一荒女君的交承,百年后又迎来了九重天的下聘。
这天族久居九重天,不像是青丘这般民风淳朴奔放,好几十万年生生衍化成这般冗繁的礼节来,白浅偷偷吐了一口气,想着今个一早,九重天的鹤鸣便响彻了青丘的大地,华光仙障也倾泻而拥拢八荒,顿时整个青丘全部笼罩在金色的仙雾之中。这一下白浅有些咋舌,只是下个聘而已,就此般奢华,那大婚还待怎样才比的过?
想想自己的嫁妆不过就是那一池子的夜明珠和师父送的几箱上古法术典籍,青丘这位身份高华的姑姑也犯了难,尤其是看到还是一身紫袍的银发尊者后面跟的那长长的聘礼队伍的时候,彻底懵了。
东华紫府少阳君此次乘着紫薇星君麾下坐骑金翅鹏鸟缓缓落入青丘,金翅的余晖在空中带出了一道璀璨的辰光。他后面紧跟着的是太子夜华的父君央错和三殿下连宋,往后是司命星君. 司禄星君. 延寿星君. 益算星君. 度厄星君. 上生星君这南斗六星君,再往后就是一众天界神祗,高低辈位的都有。队伍的最后是一直排上九重天的仙娥,双手承着礼箱。
待到东华帝君缓步走近,白浅还在怔忪,有人越过她迎上了去,定睛一看,正是这青丘的狐帝白止。
白止之前一直在南荒闭关修习,青丘已多年不见他的踪迹,可在青丘的臣民看来,这位青袍高髻的尊者是至高无上的狐君,面对面无表情的东华帝君,白止也是一派大气沉稳,不输天界半分气度。
“东华帝君,”白止拱手行礼,又一一对着后面的各位神祗点了点头,侧身引这几位步入狐狸洞前的百花林。
“青丘不似天宫,无高亭楼阁,只有这芳华百里,不输折颜的十里桃林,艳丽非凡,是品酒迎客的好去处。今日诸位前来,青丘蓬荜生辉,不妨先随本君去这林中饮杯桃花酿?”
“好。”东华帝君微微颔首,正瞧见旁边一片明红色的凤尾花开的盛。
“帝君可也觉得这株凤尾开的娇艳?”
白止见东华目光落在路边的小簇凤尾,随口问道。
“...是不错。”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3 19:19:00 +0800 CST  
白浅紧随其后,四顾了一下,没有看到小丫头,心下叹了口气。正巧司命从后面凑近白浅拱手贺道:“小仙恭祝白浅上神。”
白浅早前在凡间帝君历劫时见过司命,他那真是一手的好戏本子,直接虐死了东华帝君在凡间投生的皇帝。此刻更瞧着他觉得有趣,对他那一手写戏本子的功夫着实好奇起来。
“司命大人。正巧我有一事想问问司命大人。”
“白浅上神请说。”
“我只知司命大人掌管凡间凡人的气运,若是修改一两人的机缘只需在本子上添上几笔,不知这神仙的气运司命大人可改得?”
司命闻言一脸的疑惑,这白浅上神何时对他专司的气运感了兴趣?回道:“普通的小地仙,司命尚能改改运命,可这四海八荒的神祗司命便不能妄改了,神祗之命乃由天地而生,不是小仙能掌控的。”
白浅哦了一声,音色陡然清晰了许多:“我还想让司命帮帮忙,改改我那侄女的死脑筋呢,整日里想着一些转不过来弯的事。罢了,改不了就算了。”
这声音虽小,可司命还是担忧的看了一眼两步之遥的东华帝君,望其没有反应赶紧压低了嗓子:“上神可别这时候杠上帝君啊,小仙可不敢出这风头。”
白浅莞尔,了然的一起压低了嗓音:“星君放心,且寻个乐子罢了,不再多言。”
“那不知今天小殿下为何没来?”司命也环顾了四方,来了青丘这新任的女君却没有出现。想着毕竟是故人,成玉元君也在后面的队伍中,预备着过一会找小殿下一同把酒言欢呢。
白浅偏着眼眸看了一眼自司命问出这个问题便越走越慢的东华帝君,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兴许在狐狸洞里闭关吧,最近她倒是常悟得些经文佛理。”
“那好,我一会若见到小殿下再聊些事情吧,倘若小殿下在闭关,就下次有机缘再来叨扰。”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3 19:20:00 +0800 CST  
好的,终于憋出了下聘的阵仗,机智如我聘礼就是....你们随便猜,反正就在后面仙娥的手里。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3 19:26:00 +0800 CST  
接上段,刚刚复制漏了....
——————————————————我是哭泣的小九分界线——————————————————————
待众人走远,刚刚还娇艳的凤尾花突然抖动了起来,化身成一名明红裙衣的少女,正是青丘的女君白凤九,她蹲在原地,望着一行人的方向。
原本她真的准备闭关不见这些人的,但她有一些舍不得,正巧折颜和白真从西海赶了回来,她便求折颜在她本来的变化上加了些仙法,让这些神祗看不出这一簇凤尾是她所化。
她只是还想望一望帝君。
这些时日她的心是乱的,知晓自己的心意怕是再过个几万年几十万年也不会有改变,可帝君呢?
她不知道南天门那一席话,帝君是什么意思。假如没有把自己的名字抹掉,帝君会不会爱上她,帝君答了,会。
那是不是说,正是因为抹掉了,所以其实帝君对她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些好感,还“不值得惦念”吧。
突然有些怨念加了那个假如的问句,其实她只是想问帝君,他现在爱她么,无关姻缘,无关三生石。只要帝君说爱,她白凤九才不管那么多,一定一定要守在帝君身旁的。
刚刚帝君驻足看她化身的凤尾,她差点哭出来,百年了,她实在是很想念他。
可是想念又有什么用,三生石上已不再有他的名字。
“东华,东华。我该怎么办...”
轻轻浅浅的一声低问,被凌乱的风吹散了。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3 20:06:00 +0800 CST  
我能在这借个楼吐槽么。
我在看CUT的时候就愈发的心疼东华。
小九儿是很可怜,她是爱而求不得,而东华呢,他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可是不能要。我觉得东华虽是个适合挂在墙上的神仙,可毕竟曾经是天地共主,天下苍生几乎都在他眼皮子底下繁衍孕育,他实在是最难放下的就是苍生了。
可是正如他在人间当皇帝时所说的那样,若是九儿有事,他一定不会有理智。当凤九在他心中的分量变的这么巨大的时候,他却依旧不能要,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的结合,最有可能伤害的人是凤九。
东华活的太久了,他可能怕看到自己最心爱的人因为他死在自己面前吧。
想想这几十万年的铁树,要一直这么孤寂的活着,喜怒要藏在心里,爱恨要藏在心里,我就憋的难受,心疼他。
最喜欢的片段有很多,其中比较震撼的就是人间皇帝之死,我觉得不只是司命低估了帝君有多爱凤九,连我们这些看着的都低估了吧。
好,吐槽完毕。今天的文写的有些磕绊,没什么灵感,不过引子快要铺好了,大家凑合着看看哈~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3 20:28:00 +0800 CST  
我应该是中毒了,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是看cut……
我想说一下,我这个文因为是走电视剧风格的,所以不太会有东华的情敌的出现,他们俩之间的问题是三生石,而不是不爱,所以情敌是神马,能吃么。
然后就是至于结局是把文昌帝君说明就是东华帝君,还是再次把东华帝君写上我也很纠结……
朋友们给点意见可好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4 08:40:00 +0800 CST  
我是偷偷来更文的楼主,文不好看所以偷偷来~
——————————————————我是凤尾花小九分界线————————————————
蹲在地上许久,青丘的女君从自己的思绪里飘了回来,听着百花林中传来的声音,估摸着这送聘的队伍一时半会也不会离开。
折颜的桃花酿酒香四溢,在林外都能闻到,带着酣醉的意味,让凤九有些失神。晃了晃脑袋,内心又开始挣扎。
她这堂堂的青丘女君,躲在这真是窝囊,想了一百年都想不透的事情,一下子又好似有些灵透:不论怎样,承袭女君之日,她接了帝君的四海八荒图,也算是承了帝君对青丘的情义,先不管得他们之间怎样,总不能这以后就见不得了。初始是为了报救命之恩,加上这亲自绘制的连天君都未曾见过的四海八荒图,恩义算是还未报完,躲着总不是她青丘女君的风范,丢了青丘的颜面。
这一合计,小狐狸还是迈了迈自己的腿,进了百花林。
百花林顾名思义,百种花样的花皆栽种其中,正值花开之际,高矮交错的花丛,清雅浓艳各不相同的姿态,蜿蜒着盘桓于小径之上,花香却是清淡,隐隐的还盖不过折颜的酒。青丘新任女君踏着花叶而来,一众九重天的仙友都转过来看着这不过七万余岁的女君。
都道是青丘白浅是四海八荒第一美人,这白凤九却是另一种美。带着些稚气的娇俏,灵动的眼眸更是清明动人。除却先前见过的几人,其他未有见过的仙神眼神皆带着惊艳,原本热闹的气氛倏忽静了下来。
糟了,该不会这时不宜出现吧!白凤九有些懊恼,早先没胆量过来,现在出现确是有些唐突了,这才想起这档子事,狐狸腿瞬时往后又迈了一步,心想这时候跑还来的及么。
还没等她逃走,主位上的帝君轻轻咳了声,众神才回了神来。
狐帝白止也看到了她,笑问:“凤九,这才过来?”
凤九一愣,赶忙回道:“爷爷,刚刚有些事情吩咐,耽搁了。”说完低了头回了众神的礼,硬是端出优雅的样子来。低头的当下还是没忍住瞄了一眼紫袍银发的尊者,发现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她,只是握着酒杯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酒,神色淡漠疏离。
“小丫头来了,我当是你还没研究完你那些子经文便没遣迷谷寻你。既然来了,尝尝折颜新酿的醉霖春露,竟是比桃花酿更醉人些。”白浅对凤九招了招手,把她唤到身侧,递过去一壶酒,扑面而来的一股子果子味儿。凤九看着酒杯清亮的霖露,默默的点了头开始喝。
一时间,觥筹交错,众神又开始互相聊诉起来,有贺白浅大喜之声,亦有夸赞她凤九帝姬美艳之语。凤九都听得混混沌沌的,只晓得今天的酒特别的甜,她不知不觉喝了好多。迷迷糊糊的眼前的景色又仿佛在太晨宫一般,那时候成玉给了她好多甜甜的果子,吃起来也是这个味道,然后她看到那个她要报恩的帝君,就站在路的尽头问她:“你在吃什么?”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5 17:52:00 +0800 CST  
“果子啊~”隔着白止,面色微红的凤九端起了酒杯,嘟囔着回话。白止有些诧异的看她,却发现她望着的方向是从刚刚开始一直未有说话的东华帝君。
东华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目光落在凤九的脖颈处,那里挂着铃铛与箭矢的小坠,铃铛正随着主人越靠越近晃晃悠悠的步伐“叮铃”作响。
“嗯…这么多….我也吃不完,帝君。”凤九眼色迷蒙,脚步虚浮的挪到帝君面前,咣当一声跪坐在了地上,还蹬了蹬脚,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在场的各众神仙皆傻了眼,白止也是莫名,白浅无奈的敲敲自己的额头,心想这小妮子果断还是年纪小,跨不过这道坎,强撑着过来也实属不易了,于是走过去准备扶起这个喝醉的小狐狸送回狐狸洞,岂料手尚未伸一双手已经抢在了她前面横抱起白凤九,那紫色流光的云袖可不正是面无表情的帝君。
东华帝君本就是天上最不近人情的神仙,后宫空置远离红尘,若非自愿,从不赴宴从不上朝,天君皆敬他十分,在他面前半个字都不敢忤逆。这位远古上神,虽已经禅让了天地共主的位子,却还是人神敬畏的帝君。他何时这般管过他人,更何谈这般亲力亲为的抱过谁了。
果不其然,帝君也只是把小帝姬抱起交给了一旁的白真,复而坐回继续品酒去了。众神哑然失笑,觉得帝君已是看在狐帝白止的情分上,又是太子夜华的礼聘之日,算是给了年岁尚浅的小帝姬一些面子,不觉有他。
可一旁的司命却看见,帝君的手轻柔的抚过帝姬的脸颊,擦了擦她的眼角。动作一拂而过,司命还以为自己是片刻的眼花。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5 18:02:00 +0800 CST  
我能说一声我刚刚在看吧里大大写的醉东风么,好好看!文笔超好,内容比我这尴尬的要死的剧情好太多了!而且很合理很顺畅,对比之下我都不想继续写了……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5 22:33:00 +0800 CST  
楼主预告,楼主今天不想更文……楼主今天心情不好,看了cut心情更不好了……哭唧唧……不过看到吧里越来越多的同人楼主就放心了,原来那么多人跟着我一起虐……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6 20:53:00 +0800 CST  
凤九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想着自己一定是被抱回了狐狸洞,之前酒宴上的种种记不太清,那果子酒确是如姑姑说的醉人许多。
躺了许久,她终发现了一些不对,身下躺着的不是狐狸洞榻上的柔软锦布,倒像是在人间天牢中的枯杂草堆。
坐起身来,揉揉眼睛,待眼前的景映入眼帘,青丘女君懵了,这周遭的环境果真就是在人间的天牢。
她赶紧看了看自己的衣物,是金色绣着暗纹的锦袍,摸着发饰是攒金的步摇,这一身装扮让她意识到不论是如何发生的,她竟回到了那个时候。
彼时她还在人间助帝君完成生死劫,与元贞在亭中因玉清昆仑扇抱在一起于皇后撞见,被抓来天牢。而扭头往旁边一望,元贞果然就在旁边的牢房中,许是哭的久了扒在牢门处睡着了。
“司命…..”她小声的唤道,“司命?”
没有人回应,周身静的像是画一样,只有元贞睡着还在嗫嚅着的“父皇,元贞是被冤枉的”。
她怔仲许久,想是不是回到前尘往事中?她不是在酒宴之中么,她不是应该在狐狸洞么….
“皇上驾到!”
尖锐的通报声突然响起,吓的凤九一个激灵。
皇上,若是这人间的皇上,那不就是……帝君….她记得,那一次她为了给帝君在人间造劫,趁着被人误会的时机,司命怂恿她告诉帝君,她与太子元贞真的有私情。
那时她舍不得伤他,舍不得看到他眼底泛起的失望,所以话每每到嘴边都诉不出来。尽管这是他一定要经历的劫难,她还是希望幸福的日子,她能陪伴他的幸福的日子再长一点,哪怕知道这只是个梦也好。
“九儿。”她还在回忆着,身着龙袍的帝君已然站在了自己面前,他的手轻抚着她的脸颊,有着安抚的意味,“九儿,朕来带你回宫。”
一抬头她看见了皇帝深情温厚的眼眸,带着心疼的愧疚的神色。
其实明明,明明是她被人撞见了与太子抱在一起,明明是她要亲手缔结这个情劫,可是愧疚的却是他,竟是他。
司命说帝君下凡历劫是为了还小殿下一个人间相守的心愿,这个“还”字,一字诛心。
眼前人的情深,她知道。犹记得后来陛下抱着她说是后宫纷争伤了她,身为天子却很后悔遇见她之前便有了嫔妃和子嗣。他不怪她却责怪着自己没能保护心爱的人周全。
这像极了若水畔,她被擎苍的天雷所伤,帝君对她所说的一般。
有我在,你不会死。
甚至那时,他已准备用元神顶上片刻,为她换取离开求生的时限。
已然如此深爱,却不说、不做,选择推开。是古井无波,还是只因他明白若是强逆天命,果真将生灵涂炭,没有善终呢。
苦肉身、贪妄欲、妒忌恨、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凤九一下子明悟了,帝君经历这人生六苦是所谓何事。他不仅仅是为了还她一个相守的心愿,也是在告诫他自己与其尝试最苦的求不得,不如断爱别离…
相忘天涯各自安好。
眼前的皇帝忽的变成了虚幻的影子,抚在她脸上的温度也不见了,凤九惊惶急措的去反握皇帝的手,却又看见他已变成紫袍银发尊者模样的帝君站在她面前,唤她“九儿”,依旧是那个抬手的姿态,摸了摸她额上的凤尾花,缱绻而温柔。
凤九是哭着醒过来的,撕心裂肺的哭着,黄粱一梦,她明白了太多以往迷惑她桎梏她的情感。她不过是不愿意承认的罢了,帝君放弃了她而选择了未知的未来和苍生。她本该懂,只是固执的不承认,宁愿将思念化作猜疑化作悲苦化作囚住自己的牢笼,也不愿意承认。因为她知道一旦承认了,她只能选择帝君为她选择的路,去真真正正的品味什么叫做求不得,不能求。
青丘白凤九,就在这一梦之间长大了。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8 10:49:00 +0800 CST  
第三章
司命这神吧,司职的是人间及品级较低的仙位的命格,通晓命盘,人间万物的运势走向他皆看在眼里,所以运命看的如同戏本子一般。看的多了,却愈发不能理解帝君对小殿下的想法了,他思来想去的模样被成玉元君看了去,凑过去把司命的疑惑、源头、过程揣测了个底朝天,一合计,帝君酒会上这般对待小殿下这事儿不管是不是司命眼花,去和凤九通个气儿先。
这么做还因为成玉心虚,当年小殿下去太晨宫报恩,是她把她扮作仙娥混了进去,是她伙同连宋、司命一同捅了小殿下思慕帝君的心思,也还是她,送了失魂果让小殿下一颗炽热的爱慕之心一把浇到了帝君这个万年铁树身上。本是认为小帝姬憨萌可爱,东华帝君招惹上她实在是有趣,然没想到时至今日把青丘这位小帝姬弄的如此心碎狼狈,于是成玉就想若是这帝君着实没有红鸾星动的话,她这次就是来奉劝小殿下别再费心思的。可司命这么一说,明明帝君就喜欢这个小帝姬,不知这是折腾个什么劲。
司命曾翻过典籍,知道了帝君三生石上的事,也经历了若水之滨夜华生祭东皇钟,故通晓的可能比成玉多了一些,他不大能理解的多半是不知道帝君究竟是准备当断则断、还是有了别的想法。只是这些不能一概说给成玉,怕成玉再性子起来惹出什么乱子。因此当成玉一拍手说要去和白凤九小殿下叨一叨的时候,司命也就跟着去了,不然挑唆之罪又得安在他头上。
凤九在狐狸洞初醒,哭过一场,有些事已有了决断。
正思索着,司命的声音从洞外传了来:“之前小仙来寻小殿下,被告知这狐狸洞不能轻易进入,此番还是在洞外侯着吧。”
接着成玉的声音也插了进来:“不进便不进了吧,这洞外的景色也是宜人的狠,昨儿来了也没仔细瞧瞧。”
凤九起身,出去一见果然是他二人,正在洞口互相打着趣。
“司命成玉,你们怎么来了?”
成玉和司命对视一眼,都看到小殿下那红肿的眼睛,暗自叹了口气。成玉觉得,此刻若是给这小殿下一丝盼望,可能比起无望的难过也不见得好到哪去,于是她又踌躇了。
正在三人静默之时,迷谷突然闯了进来,慌乱的呼喊着:“小殿下!不好了!北荒出事了!”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8 10:50:00 +0800 CST  
嗯……楼主要开展阴谋线了,终于要有故事开始了……铺垫了那么久简直心累,还越写越崩溃……
预告:北荒出了大事,九尾狐家族齐聚北荒。帝君算出北荒之难,究竟有何动作,敬请期待!

楼主 唐妄心  发布于 2017-03-08 12:30:00 +0800 CST  

楼主:唐妄心

字数:100828

发表时间:2017-03-02 20:3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5-09 07:49:27 +0800 CST

评论数:298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