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续写】绝对HE——诗说(宠宠宠

小说看得不全,电视剧跳着看得,不要问我其他cp都不哪里了,我不管,我只宠帝君和凤九!
看了小说,觉得电视剧弱化了帝君人设,我不管,我要厉害回来!
我坑品一般般,但是我保证不HE不是人!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1:39:00 +0800 CST  
二楼水一水,让我们数十个白滚滚!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1:41:00 +0800 CST  
一个滚滚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1:41:00 +0800 CST  
两个滚滚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1:41:00 +0800 CST  
三个滚滚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1:41:00 +0800 CST  
四个滚滚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1:41:00 +0800 CST  
五个滚滚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1:42:00 +0800 CST  
六个滚滚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1:42:00 +0800 CST  
七个滚滚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1:42:00 +0800 CST  
八个滚滚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1:42:00 +0800 CST  
九个滚滚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1:42:00 +0800 CST  
十个滚滚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1:43:00 +0800 CST  
1.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三百年之于三十万年,便如这一日花期圉于无尽流年,不过一场疾风寒雨,便凋零如无。再如何轰轰烈烈一场情爱,耽于命运,在漫长的岁月里,也便是沧海桑田,无可牵挂。
青丘帝姬白凤九就遇了这样一场春风,开了这样一树桃花,又在随即而来的凄冷中早早完结,未见果实。她余下这几十万年,恐怕都要全用来缅怀这场夭折的爱情。
这一日是她继位大典,承继青丘女君之位,当受万民朝拜。
那一身红衣红袍,衬着她姿容绝色,潋滟芳华。
【帝君,前几日司命偷偷来告诉我,你这三年来代理天族政务,劳心劳力,已失眠了半月有余。那天君明明就有几个儿子,为何偏偏要害得你如此劳累。可惜啊,凤九只能心疼,却做不得主。】
一个转身,长阶之上,祭坛之前,她又恍惚间看见那人银发紫袍,袖手而立,睥睨天地。
那个背影,她追逐过那么多年那么多次,她仰望过那么年那么多次,她渴望过那么多年那么多次。那人的名字,她默念过千百遍千万遍,早早刻进心里,一笔一划,字字剜心,可惜,却是没能刻在三生石上。
她知那不过是幻影,此时望见,却如刀斧劈心,心口的血流的一发不可收拾。
她多么希望他就在台上,此时也并不是什么册封大典,而是某个四海同庆的良辰吉日,底下也不是朝拜新君的虔诚万民,而是满心祝福的观礼众仙。她多么希望,眼前这一切不过是她闲暇时一场梦,而她不过是他的天下妖姬,担万世骂名,他是专属于她的乱世昏君,护她周全。可惜,他逃不掉天下苍生,她逃不过他。
她朝着那个幻影走去。
一步步,涉过长阶。
红裙曳地,无限风华。
【帝君,凤九自今日起,便是青丘女君了。姑姑和阿爹都教导过我,身为青丘女君不能在任意妄为。凤九再也不能不顾身份,随意出入太晨宫,为你端上一盏清茶,陪你一整夜了。】
她终于走到他身前,他是那般真实,与她记忆中分毫不差。
一颗心无法遏制的悸动着,一双手无法克制的颤抖着想要抱住他。
她一时间满目满心的全都是他,他的身影,他的眉目,他的声音,他的一颦一笑,甚至连呼吸都忘了。
她无比渴望着再多见他一面,再多看他一眼。
而那幻影转过身的瞬间化作尘埃,消散风中,再无迹可寻。
劫数,结束。
她亦转过身,做那个四海八荒翘首以盼的青丘女君白凤九。
却不知命运所述,只懂纠缠,不懂放手。
若她能知道将来妙义慧明境中的一切,恐怕,她绝不会再许自己爱上他。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1:43:00 +0800 CST  
2.月不常圆花易落,人生惆怅为伊多
自东华帝君闭关以来,已有三百余年,而这四海八荒到还是平安无事,可见这天地也不是没了他就不行。
只是从天族到青丘再到翼界与魔界,谁人不知他东华帝君曾是天地共主的威名?即便他已经避世而居,不问世事,几百年,连个影都让人瞧见,可只要他还在一天,鬼怪妖邪妄动之前,都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脑袋,够不够分量。
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世间确实还有需要帝君费心调伏之处。他三百年后出关,正是为了这妙义慧明境。

此时梵音谷内,妙义慧明境中,他手持苍何,剑指缈落,一头银发如瀑,缀的是点点星河,一袭紫衣流光,映的是皎皎明月。
那妖尊缈落被他封在这妙义慧明境中已久,受三毒浊息浸养,妖力一年比一年霸道。
而且三百年前,东华因应诛心之劫,失去九成法力,虽只两年便已恢复如初,可这两年更令妙义慧明境更加的不稳。此次面对缈落,竟令战场厮杀惯了的东华,都有种不详的预感。
只见那缈落蹁跹身姿,落在他面前,满脸笑意,却又颇有些可惜的道,“东华,你将我困在这里已三十万年有余,而今千年未见,我倒有些想你。只可惜,我已找到离开的方法,怕是今后,再难看见你这张俊脸了。”
东华帝君不为她所动,只那周身的仙气一动,将她推出三丈之外。
缈落被他推开,倒也不恼,“哈哈,倒也是难为你,这些年记一直挂着我。不过,我也一直关注着你--和你家那只小狐狸的事儿。”
她满意的看到东华皱起了眉头,笑的更加猖狂得意,“怎么?你忘了?就是那个青丘的小狐狸,为你下凡,又为你断尾巴的那只,好像是叫白凤九吧?”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3:33:00 +0800 CST  
东华仍旧是动也不动,好似成了一尊雕塑一块石头,连个感情都没有。
那缈落自可读心,却不曾在东华帝君这里成功过,这次莫不是从哪里知道了外界的事情,想来框他?
缈落再次靠向他身边,“你当真不记得了?你到真是块无情的石头。这世间就没有人能令你动容?那三生石能断人姻缘,我却不知还能绝人七情?”
他当年从三生石上抹去自己名字的时候缈落已被他囚于此处,怎会知道三生石的事?
缈落不待他回应,只自问自答道,“你奇怪我为何会知晓此时?哈哈,是她告诉我的。”她纤纤玉指轻轻往东华身后一指,轻佻又随意。
东华顺着她指尖望去,浑身俱是一震,连元神都是一颤。
妙义慧明境中,不知何时,已幻化出一片无边无际的佛铃花,而那一片花海之中,他身后不远处站的,正是通红着双眼的凤九。
他几乎是下意识就问出了口,“又哭什么?”
下一秒他便意识到,她怎么会在境中?她不是应该在青丘吗?这妙义慧明境内危机四伏,要出去便是九死一生,哪里是她进来得的?
他立刻拉下脸来,冷面问道,“你来做什么?怎么进来的?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他话刚说完,那粉红的身影便飞扑进他怀中,死死环住他的腰,“我不管!帝君生,凤九生,帝君死,凤九也绝不独活!”
他简直要被她气笑了,“又是谁跟你说本帝君要死了?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要死的人吗?”
凤九抬起头,泪眼汪汪的望着他,额上一朵凤尾花红艳似火,“即便是帝君,进了妙义慧明境也定是出不去的……如此,凤九便陪帝君死在这里!”
她说着已放开他的腰,抱着他的手腕,直撞向苍何。
他想收剑,却已来不及,神剑苍何,有何只剑刃锋利,只是剑风也足够取人性命。
凤九刎颈,只一瞬便已血溅五尺。
殷红的鲜血撒满了佛铃花,宛如扑开的猩红画卷。
更溅到他脸上,染红了他的双手。
他的双手早已浸遍了鲜血,这一次确实令他前所未有的恐惧。
他内心觉得疑惑,凤九会这般做吗?会如此脆弱吗?会这么懦弱吗?
蹊跷,十分蹊跷。
可是他满眼都是她的血,她沾满血的脸,她逐渐苍白的唇色,她慢慢失焦又充满绝望的眼睛。
那是一种冰冷直从他头顶灌到脚底,直冻的他手脚冰凉,心脏无动。

他抱住她无力坠落的身体,颤抖的几乎无法用力,“九儿??”
凤九的身体软在他怀中,绝望而凄厉的问他,“帝君为何不肯娶我?三生石上的姻缘,便有那般重要?天命如何,又有那般重要?天下苍生,又有那般重要?凤九在帝君心里,是不是只是三十多万年来,最不起眼,随时都可以舍弃不要的小狐狸?”
“九儿……九儿……”他徒劳的想捂住她颈上的伤口,却怎么也止不住那汩汩流下的血。他想否认她说的一切,却如何也无法汇成一个句子。
“帝君,你剑名苍何,可是茫茫苍天,能奈我何之意?帝君既不信天,又何信命?凤九当日在三生石旁,对帝君来说,是不是只是一个笑话?”
苍何从他手中滑落,他半跪在地上,双手紧紧将她抱入怀中,剧痛在名为心的位置蔓延,“不是,九儿……不是……”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4:25:00 +0800 CST  
“帝君,这四海八荒真的,就那么重要吗?天命就那么重要吗?”她抬手抚上他的脸,苍白的脸上终于泛起一丝笑意,“可是对于九儿来说,最重要的,最想要得到的,就是和帝君在一起啊……”
话音刚落,那秀手便苍白的失去了力气,直坠到身前,被他握住。
东华只觉心口似被千万只箭射中,又反复蹂躏,直疼的他无法呼吸。
他恨得能将她揉进他的骨髓里,又或是令时光倒流,一切从头,到时候,他一定不顾一切,绝不退缩。
“你爱她吗?”
他忽然听到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心底轻问。
他想她一生,他都不曾对她亲口说过一个爱字。
如今此时,他明知心痛又无可挽回,他又有什么好隐瞒的呢?

“三十六万余年,只爱她一人。”
那个声音又问,“有多爱?”
多爱?
他抚摸着那张日思夜想的面庞,真正是心如死灰。
“于我,天下苍生,四海八荒,又怎能与她相比?”
“如果有法能救她,你是救也不救?”
听那声音如是说,他心既如死灰复燃,点起星火,却又疑惑,“怎么救?”
“把你的心剖出来,自可救她。”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4:46:00 +0800 CST  
剖心?
最坏不过我与她共死,又有何惧?

东华一抬手,苍何立刻飞入他掌中。

以命换命,他倒也赚了,他活了三十六万年,也算是够了,换她一命,岂不正好?

低头于她额上落下一吻,又是那朵凤尾花。

满地的佛铃花似乎真摇曳出清脆铃声,正荡在他心里。

他随手挽个剑花,便在胸口划出一道利口。
不等他伸手掏出心来,只觉一阵狂风穿进他胸膛。
那风时而阴冷时而滚烫,且似乎绵绵无期。

之前那声音忽而便放声大笑起来,“东华啊东华,你果然是个痴情种!我到要看看,这三十余万年的三毒浊息能将你锻造成一个什么样的魔!”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4:58:00 +0800 CST  
大半夜的 写的我好困呀求安慰嘤嘤嘤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5:01:00 +0800 CST  
顺便一水 谈谈想法

缈落是利用了东华对凤九的感情,引他入魔的
我一直觉得帝君要是入了魔,那一定是最帅的魔
上天下地恣意妄为 但是又是心怀天下,不愿为恶的那种
当然, 最后魔性会除啦
凤九那么纯真可爱的姑娘 再厉的魔性也能祛除吧!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5:07:00 +0800 CST  
才发现阅读数和回复数是有关系的 如果删层 阅读数也会掉 我就觉得蛮神奇的好吧 暴露了 我只是想水一下 好安心睡觉

楼主 小哥就爱瞎bb  发布于 2017-03-08 05:11:00 +0800 CST  

楼主:小哥就爱瞎bb

字数:123182

发表时间:2017-03-08 09:3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6-04 07:32:54 +0800 CST

评论数:627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