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惟有归来是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3 19:44:00 +0800 CST  
只写自己心中的东华凤九,力求脱坑。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3 19:44:00 +0800 CST  
第一章 青鸟断音
天宫仙气缭绕,张灯结彩,到处充满了喜庆之气。凤九在她姑姑姑父的婚礼上又一次见到了那位紫衣神尊,依旧眉目清冷,风姿绝胜。
凤九想起了初任女君的日子,当司命来说帝君失眠的时候,凤九感觉心在疼,想起司命带来的那句没什么值得惦念的话,凤九感觉尾巴在疼,想起在南天门帝君说的话,凤九感觉心和尾巴都在疼。凤九沉默了一会儿,找了个食盒子,装了几样照着折颜那里讨来的治失眠的方子做的膳食给了司命,什么话也没留。以后的日子里,这样的膳食做了一次又一次,凤九的心千回百转,百转千回,最终都进了她和迷谷的肚子里。
凤九觉得自己是个倒霉又了不起的神仙,也算是个敢想敢做的,比如她把那个石头做的只适合挂在墙上的四海八荒最大的尊神抱进了十丈红尘,再比如她为了跟一块叫三生石的石头挑衅叫板砍了自己一条漂亮的尾巴,最后也没干过人家,还差点没把自己疼死。那时她常常坐在她姑姑捞夜明珠的那个池塘边上,心里存着不断回想的往昔,悬丝一般的思念和一点聊胜于无的希望,望着一十三天的方向,经历了刻骨铭心与生死相依,轰轰烈烈爱过一个人之后又返回到了寂寞,遗忘反而成了一件痛苦和困难的事情。
三百年里,他们只因着东荒一次突发的妖狐之乱在朝会上见过一面。相见的欣喜都因那一派清冷绝尘悉数散尽,凤九也只是随着群臣说上了一句“见过帝君”。凤九并不知道这次东华帝君参加朝会是因为动乱的事出在东荒,更不知道东华帝君隐身去了一趟东荒,恰好就路过了青丘狐狸洞门口,于是在狐狸洞上方的云头上,听了她和小魔王星烨的一番话:
“四海八荒这么多男人,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直接使个迷魂术把他绑回狐狸洞,省得整天为相亲烦心。”
凤九呛了一口茶,心想这倒是个好主意,但是她不敢把东华帝君绑回狐狸洞。
“不过天族能看得上眼的男人也就那么几个,墨渊是我们祖宗的,夜华是你姑父,连宋听说很花心,就剩一个东华帝君了。”
凤九又呛了一口茶,小魔王也没理会她,俊脸往前凑了凑,压低了声音说:
“不过我听族里几个长辈说,东华帝君好像有什么隐疾,爬他床的女人都被扔出来了,本来我也不相信,不过听说几百年前他同个美人有些瓜葛,后来也没见他娶亲,所以这事有可能是真的”。
云头上的司命差点没憋住笑,东华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凤九一口气没上来,咳得脸都红了。这些年她自己不提东华帝君,别人也似说好了一般不在她面前提这个名字,乍听了这么一段惊世骇俗的话,一下子没缓过来。小魔王见他的反应很是奇怪,问她:
“听说有很多女人暗恋东华帝君,你这个反应不会是也暗恋他吧?”
凤九心想我那不是暗恋,我那是上天入地光明正大的恋,但是这事已经过去三百年了,除了藏在心里,实在也没什么好说的。于是摇摇头道:
“没有没有。”
小魔王又要说什么,突然刮来一阵狂风,差点把凤九吹到,他赶紧伸出手去拉凤九,刚碰到凤九的胳膊,一个雷就从后面劈了下来,劈得小魔王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头发都竖起来了。小魔王刚要开口骂人,凤九一把捂住他的嘴说:“不可妄议尊神”。说完俩人抖了两抖,很是惊悚地抬头望了望天。
那次从青丘回来,东华的心情有些烦躁。这些年太晨宫的岁月寂静落寞地流淌,日子又回到了从前。只是白天和黑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似一日比一日漫长,不见了那动人的身影,便少了许多的美好与追寻。他发现不管他去不去想她,她都在他心里,根深蒂固,铭心刻骨。但是他是个自制力很强的人,他想只要她能好好地活着,不要再像在若水之战中那样差点死在他怀里,他便能忍着不去见他。他没想到的是小狐狸比他还能忍,南天门一别,她三百年里来过天宫数次,一次都不曾来见过他,仿佛他真已成为她不值得惦念的过往。
于是在夜华白浅的婚宴上,听说小狐狸不恋他的东华帝君很是准时地来赴宴了,连宋,司命和成玉也燃着燎原的八卦之火很是准时地跟了过来,但是凤九的心思却好像不在婚宴上。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3 19:45:00 +0800 CST  
第二章 相逢无语
凤九端着酒杯,偷偷地看了东华帝君两眼,低头花痴了片刻。她素来知道自己见了东华红狐狸立变怂狐狸,委实不敢让自己沉迷美色,以免丢了白家狐狸祖宗的脸。她此时还惦着去哪寻躲着她的素衣和小魔王,故而显得心事重重,看在连宋几个眼里,都以为她是因往事伤情,正想着让这二位找个机会单独见个面,谁知凤九见他姑父一退席,起身便离开了。
东华看着这小狐狸,绝美的容颜添了三分端庄沉静,额头的红色凤羽灼灼烧在人的心头,似不曾看过他一眼,素闻青丘的狐狸性子洒脱,当真是洒脱。连宋看着凤九一走,东华也没了什么意思,便拖了他去莲池旁下棋,司命和成玉也跟了出来,还没落座便遇见了提着一篮果子晃荡的苏一大夫,东华便问了问落公主的病情。话还没说完,就见凤九急急地走了过来,连宋几个理所当然地认为凤九是急着来一诉相思之苦,东华面上一派淡然,心里却有几分期待和紧张。凤九急匆匆地给东华和连宋施了个礼,绕过去一把就抓住了正要走的苏一,带着几分无奈几分气地问了一句:“你们来的时候怎么说的来着?”
苏一急忙顺手从篮子里拿了一个果子塞到凤九嘴里,一边说着:“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给落公主除完蛊毒就回十里桃林,你不用这么想我。”
凤九把果子拿到手里,还没等开口,苏一急忙一边拖着她一边说道:“我们换个地方说话”。怕凤九生气,把篮子提到凤九面前又说了一句:“你看这些都是你爱吃的果子”。说完拉着凤九就走。
连宋几个人有点傻眼,半个月前东华帝君座下七十二将之一的玄尘将自己的身中蛊毒的女儿落公主带到太晨宫,求东华帝君施以援手,东华素重情义,便去找了折颜。两日后折颜将这位眉清目秀的苏一大夫带了过来,还带着一位俊朗不凡的师弟,说是神医谷的后人,擅于除毒,两位公子便在太晨宫住了下来,果然不出几日落公主的病情便有所好转,玄尘自是感激不尽,东华认出那师弟便是那日在狐狸洞门口满口胡言的人,却也不好发作。许是知道太晨宫素来清静,平日除去过来给落公主医病,这两位公子很少出现在大家面前,只是这落公主见了那位师弟情绪有些不对,大家只当她病中不适,也未曾放在心上。今日看来这个叫苏一的少年郎跟凤九很是相熟。大家回过神来,紫衣神尊早已不见了踪影,几个人突然觉得冷风阵阵,不敢多待各自散去。
这边凤九被苏一拉着到了个没人的地方,凤九问道:“不是说好小魔王就待两日吗,这都几日了?”
苏一无奈地说:“两人一见面那眼神都长到一块去了,我不忍心拆散他们,要不你拆”。
凤九当然也不愿意拆散有情人,想当年她在青丘的林子里找食材,遇见了喝醉酒躺在石头上呼呼大睡的小魔王,正想叫醒他的时候飞升上仙的天雷来了,顺道把小魔王给劈了个七荤八素,于是二人有了共雷劈的交情。小魔王性子很是洒脱,与凤九颇为相投,二人经常到凡间溜达,结识了在凡间行医的神医谷后人素衣,还有东华帝君座下七十二将之一的玄尘之女落落,四个人在凡间很是闹腾了一阵。小魔王对落落情根深种,却因当年神魔大战,父辈间不共戴天的仇恨不得不将感情深埋心底,面上对落落冷言冷语。不料小魔王年幼时被指婚的魔族公主因妒生恨,偷偷给落公主下了蛊毒,只要动情便会浑身疼如刀割生不如死,小魔王想着找素衣给落公主解毒,半道玄尘出现带走了自己的女儿。所以当时听说东华帝君来找折颜是为落公主医病时,小魔王那张灰沉沉的脸上总算有了点生动的模样。素衣想着帮他一把,自告奋勇前去太晨宫,折颜便做了顺水人情。素衣常在凡间行医,为了方便就让她父亲在她身上施了个上古奇术--易身术,因此虽是女儿身看上去却是翩翩少年郎,去太晨宫就化了名叫苏一。
凤九觉得落公主既被他的父亲送到太晨宫来医病,那东华就有照料的责任,这样偷偷让二人相会,万一闹出什么事来,岂不是让东华为难。折颜知晓她的心思,也觉得此事不甚妥当,便应承了小魔王两日为限,看完就回十里桃林,谁知二人难舍难分,素衣也不忍心拆散他们,只得拖着。凤九边吃着果子边想着,或许可以找成玉帮着想个法子。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3 19:46:00 +0800 CST  
自己来顶顶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3 20:28:00 +0800 CST  
顶顶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4 08:40:00 +0800 CST  
第三章 佳人心事
太子殿下带着新婚妻子度蜜月去了,凤九给团子做好了早饭,待团子吃好便吩咐了奈奈送他去了学堂。凤九纠结了一番,觉得就算自己不愿意去太晨宫,其实是不太敢去太晨宫,但是作为一只仗义的狐狸,还是得去瞧瞧自己的好朋友落落,于是又做了些糕点,用食盒子装了出了洗梧宫向太晨宫走去。
走到太晨宫门口,又停住纠结了一番,既然帝君都说了没什么值得惦念的,那她现在就只能算作帝君的一个晚辈,自己虽然还是很喜欢帝君,但这只能算是自己的心事,也碍不着帝君什么事,她只要规规矩矩客客气气的,来一趟太晨宫看看朋友也没什么不妥的。正想着让人通禀一声,就听见身后传来连宋的声音:“女君是来找帝君吗,怎么不进去?”
凤九见是连宋,福了福身子,说道:“我想着找人跟帝君通禀一声,我来太晨宫看个朋友,可否方便?”连宋心想通禀什么啊,这太晨宫的大门都给女君你开了三百年了,帝君说话向来口是心非,你当真就三百年不入这太晨宫一步了,你这么礼数周全的,当真有人去通禀了,帝君铁定不能给好脸,于是说道:“女君进去便是,女君进太晨宫哪还用通禀。”凤九想了想说道:“以前我胡闹了些,如今我已是青丘女君了,礼数还是要有的。”连宋正要开口,却传来东华清冷的声音:“你们在这做什么?”
两人给东华行了礼,凤九端着持重说道:“凤九与落公主是好友,想来看看她,又怕扰了帝君清静,想着找人帮着通禀一声。”东华冷冷地回道:“太晨宫冷清,自是比不得十里桃林,女君自便。”说完回头便走,凤九有点懵圈还有点上火,心想我就是来看个朋友,我也没缠你也没闹你,你用得着这么冷冰冰的吗,连宋一看就明白了,这是还记着昨晚凤九与苏大夫那茬呢,也不好说明了,就说:“女君别生气,帝君他老人家就是这么个脾气,女君快进去吧。”凤九心想这脾气还真是不讲情理,自己也就不必拿着端着了,大大方方地进去便是,心里这么想着,凤九心里顿时觉得畅快多了。
落落见到凤九,很是开心:“九姐姐,你怎么才来看我啊?”凤九看见东华就在离她们几步远的地方跟连宋下棋,心里莫名涌上一阵难受,她使劲压了压自己的情绪,说道:“忙完姑姑的婚礼就来看你了,你这么着急见我是有事问我吧?”
“星烨哥哥他来干什么?”
“来看你的。”
“他说素衣让他来帮忙的,顺便看看天宫的风景,我自然是不信的,可他从来都不肯承认。”
“他怕他父王和那魔族公主会伤害你,他还没想到好法子。还有你的父亲能接受他吗?”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他自己承受一切,我就能全身而退了吗?”
凤九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东华拿棋子的手也顿了一顿。
“其实我也觉得他干的那些破事,说的那些口是心非的话挺招人恨的,但是看着他见不着你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又觉得他挺不容易的。”
连宋心想这人追姑娘跟东华倒是一个路子的,很是戏谑地看了东华一样,果然还是装着一副事不关己的高冷模样。
落落面色沉郁了一阵带着气说:“他要再这样,我就把他弃了。”
凤九劝道:“会有办法的。”
“我不能就这么等着,我也得想个办法。”
凤九仿佛在她身上看见了自己当年满腔热血的影子,内心伤感了一番。有个人突然走过来,开心地说道:“小九,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说完在凤九脸上亲热地拧了一把,正是苏一。凤九好气又好笑地去打他的手,说道:“干嘛动手动脚的?”
苏一从盒子里拿出一块糕点填到嘴里,“对你动手动脚,自然是喜欢你,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凤九也伸手在她脸上狠狠拧了一把,笑着说道:“那这就算我喜欢你。”
凤九平时听她说话惯了,也不觉得这话有什么,她心里知道她是个女子,却忘了在别人眼里她是个男子,还是个很是英俊的男子,自然也就没意识到,这些两个女子的玩笑话在别人耳朵里都是打情骂俏的情话。
连宋看着东华的脸变了好几个颜色,心想这个叫苏一的也算有胆有识,当真是个人物。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4 21:01:00 +0800 CST  
关于易身术,我本来想让折颜施的,但当时白浅都让墨渊看穿了,只得换个人来施,施个帝君也看不穿的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4 21:38:00 +0800 CST  
卡死在第八章,没灵感了,写死我了。。。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5 11:22:00 +0800 CST  
亲们,有木有什么灵感?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5 11:23:00 +0800 CST  
艾玛,写死我了,亲人们出来聊聊天吧,聊聊大家喜欢什么样的帝君,什么样的凤九。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5 11:34:00 +0800 CST  
第四章 女君相亲
白浅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给凤九摆三天相亲宴,凤九自是一万个不愿意。白浅说道:“这是你爹的意思,谁敢不听,你且去相着,你看不上谁还能逼着你嫁不成?”凤九觉得她姑姑的话也有道理,又想着她刚任女君那会,她爹逼着她相亲,大概是自己胆大包天敢想敢做的名声在外,摆了三天相亲宴来了三个人,如今估计也来不了几个人,不如随了他爹的意,不然回青丘也免不了,在天宫总比在她爹眼皮子底下相亲好作弊。
相亲第一天,竟熙熙攘攘来了近三十人,大大出乎凤九的意料,她把这归结为自己做女君的这三百年自己太过装着老成持重,挽回了以前自己混世魔王的名声。本来想让他们先打个架淘汰掉几个,但在天宫打架委实不甚妥当,在闺蜜智囊团的帮助下,临时设立了三道招亲门槛:三代世家,手握重权,才貌双全,如此一来打发掉了三分之一,剩下的第二日再来。
第二日凤九故意晚来了一个时辰,手里还抓着一个酒瓶子,一只脚踩在前面的小案上,弯腰拿起一只鸡腿,甚是豪放地撕咬了一口,一边听着过来相亲的年轻人絮絮叨叨地说着,一瓶酒瞬间下肚,年轻人悻悻告退。凤九接连喝了三瓶,看上去已有醉意,一屁股在案前坐了,已经开始说醉话:“那个我平时顿顿都要喝上几瓶好酒,一般的酒我是不喝的,我只喝十里桃林的桃花酿。”说完打了一个酒嗝,“我喜欢吃鸡,梦游的时候生鸡都吃,额。。。”说完一头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等她觉得差不多了,抬起头一看,果然都走了,只剩下一个叫什么沧夷神君的,看她醒过来,关切地问道:“女君可还好?”凤九只得继续装醉,“那个那个,你谁啊?我要回去了。”说完起来装作歪歪扭扭地就走,那沧夷神君显然是不放心,竟也站起来跟着她,说道:“我送女君回去吧!”凤九不想纠缠,也懒得装下去,急急往前走,走了一段发现那神君还在远处东张西望似在寻他,一回头发现对面来了个紫衣神尊,也顾不得礼数了,化了道红光钻进了东华的袖子里,说道:“帝君,你且把我捎得离那神君远一点。”东华没说话,依旧迈着他慢悠悠的步子,很快凤九听到那神君的声音:“见过帝君,帝君可曾见过青丘女君?”凤九没听到东华的声音,突然觉得东华的袖子里有点冷,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过了好一会儿,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还不出来?”凤九一个机灵从袖子里出来变回原形,抬头一看竟是以前她吃失魂果的地方,有些失神,不过还是很快稳着心神给东华施了个礼:“凤九谢过帝君。”东华“嗯”了一声转身走了,凤九痴痴地望了他的背影半天。
第三日凤九料想定不会有人来了,心情甚是顺畅。团子今日不用上学堂,便随着凤九一起过来瞧热闹,到了一看发现围了不少小宫娥,凤九走近一看,沧夷神君站在那里,身边卧着只白色的小灵兽,甚是讨人喜欢,团子便想伸手想去逗它一逗,谁知那小灵兽认主,竟朝着团子的脸挠过来,凤九伸手拽了团子一把,结果用劲过大自己没站稳,撞在了后边的小宫娥身上,小宫娥往后一退,就听见“啪”的一声,后边的宫娥急道:“这可是娘娘最喜欢的琉璃盏,打碎了可怎么办?我可怎么跟娘娘交代?”前面的小宫娥急忙跪下,说道:“豆蔻姐姐,我不是故意的。”小宫娥的腿已经在发抖,豆蔻是新晋天妃的贴身侍婢,新晋的天妃年轻貌美,很得天君宠爱,连她的婢女都压别的婢女三分。果然后面传来了那天妃带着怒意的声音:“你打碎了本宫的琉璃盏,贬去下界受罚吧!”阿离刚要说话,凤九拦住他说道:“是我撞了她,这事与她没关系。”那天妃本来就因前日她的兄长来相亲被淘汰心有不悦,说道:“那女君说这宫娥怎么处罚?这琉璃盏可是本宫祖上传下来的,放进的东西可保长久不腐。”凤九见她把问题扔给了自己,心想青丘只有夜明珠,这样的琉璃盏不知道姑父那有没有,没有的话再去问问折颜,这些小宫娥好不容修行到天宫来,可别连累了她,说道:“你且容我几日,我去找一盏赔给你。”那天妃道:“琉璃盏多得很,放东西永久不腐的却少之又少,本宫不想与女君为难,让那宫娥去受罚便是。”凤九说道:“那琉璃盏是我撞碎的,娘娘要罚便罚我吧!”
刚刚过来的连松想要过去劝两句,却被成玉拉住,成玉扬了扬头,连宋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司命端着四个琉璃盏走了过来,走到那天妃面前行了个礼说道:“这些都是可保东西长久不腐的琉璃盏,娘娘挑一个吧!”
那天妃也看出来那琉璃盏比自己的好上许多,却又不甘心,说道:“这琉璃盏虽好,却也没有祖传的感情在里面。再说这琉璃盏又不是星君打碎的,本宫怎可让星君赔?”
司命道:“这琉璃盏不是小仙的,是女君的。”说完看了一眼凤九,把东西递到了凤九手上,凤九只好接了上前说道:“娘娘可有看得上的?”
司命接着说道:“娘娘那琉璃盏是怎么得来的,娘娘可曾听您父亲说过?”
那天妃自是知道这琉璃盏得来得并不光彩,不敢再计较,遂挑了一盏交于婢女。
凤九端着剩下的三盏递与司命,司命却说道:“女君若不喜欢,就砸着玩,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那天妃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悻悻而去。
连松和成玉憋着笑看了司命一眼,阿离嚷道:“帝君就是帝君,出手委实大方。”凤九的脸瞬间红得如额间的凤羽花一般。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5 19:34:00 +0800 CST  
艾玛,这章现写的,不在原来写好的里面,写死我了,求鼓励!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5 19:47:00 +0800 CST  
自己顶顶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5 21:49:00 +0800 CST  
继续自己顶顶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5 23:13:00 +0800 CST  
顶顶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6 08:55:00 +0800 CST  
各位早安!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6 09:00:00 +0800 CST  
三生石,三生石啊。。。。小可爱们有没有什么解决掉的锦囊妙计?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6 12:48:00 +0800 CST  
没出坑的来聊一下自己的怨念吧!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6 13:27:00 +0800 CST  
第五章 青丘山林
这日凤九正在洗梧宫跟团子下棋,迷谷匆匆来报说有几只妖狐的余孽又出来作乱,折颜和四叔刚出了远门,只得来寻凤九。凤九不敢耽误,急忙腾云回了青丘。
青丘的一座山林之中,白虎般大的黑色妖狐,正瞪着腥红的眼睛看着东华帝君,苍何出鞘,妖狐全身毛发陡然竖立,腾空跳起扑向东华帝君,东华帝君手持苍何,带着尖锐的呼啸,“哧”的一声刺进那妖狐的血肉,东华眼中闪着凌厉的光芒,右手猛地向那妖狐胸膛中一抓,顿时听到一声哀嚎,妖狐的心脏被抓碎了。
凤九进来的时候见东华浑身是血,心下又疼又急带着哭腔问道:“你伤到哪里了?”东华见她这副模样很是受用,这几天阴郁的心情好似明朗了那么一点,又怕她着急,刚要告诉她自己没受伤,又窜出一只妖狐。凤九把他往后一推,拔出陶铸剑向妖狐劈了过去,几个回合下来,一道剑影闪过,妖狐的头掉落在地。
东华一直坐在旁边安静地看着这只总想护住他的小狐狸,身若惊鸿,剑若游龙,他很是欣赏,又有些得意,脸上便带了淡淡的笑意。凤九回过身来,看见他的样子愣了片刻,心里念了几句仅能记住的佛经,方从美色中寻回清明,走过来问道:“帝君,你到底伤到哪里了?”
东华说道:“区区几只妖狐还伤不到我,年纪大了打架容易累,歇会便好。”
凤九这才放下心来,也不曾想东华帝君是四海八荒最能打的,跟几只妖狐打个架怎会累得走不动路,问道:“帝君怎么会在这里?”
“路过。”
凤九心里有几分失望,但觉得能和帝君在这待一刻也是件幸福的事情,三百年里,他们不曾有一刻可以像现在这样两个人安安静静在一起。
“帝君为何不用法术,可是法力还没有恢复吗?”
“几只妖狐用不着法术,已经恢复五成了,万事皆有缘法,不必着急。”
凤九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想问问帝君还记得她吗,有没有偶尔想起过她,她还想问问他好不好,还有没有失眠,但是她不敢问。东华想问问她这些年她不在狐狸洞的时候是去了哪里,背上的伤好没好,尾巴有没有疼过,却万般问不出口,既然是要断了她的念想,就一定要断得干净,不能多说,不能多问,多说多问都是错。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东华见她在自己面前很是不自在,心下有些不悦,说道:“走吧”。凤九呆呆地跟了上去,心里急道白凤九你简直太丢白家老祖宗的脸了,日思夜想的人就在你面前,你竟连话都不会说了。
两人走出林子,见迷谷和苏一在林子外等着,见了东华帝君二人都有些吃惊,忙施了礼,迷谷问道:“帝君和小殿下可有受伤?”凤九回道:“没有。”又向苏一问道:“你怎么也来了?”苏一过来拉了凤九的手,边走边说道:“我还不是怕你受伤。那个帝君怎么会在这里?”凤九道:“他路过。”苏一很是怀疑,这是去哪里还要路过青丘林子里的妖狐洞。东华看着那双拉在一起的手,心火烧得磅礴无边,突然天边一声雷震得凤九几个脚下都晃了三晃,趁着凤九几个还在恍惚,东华一把拽了凤九遁了。
直到出现在太晨宫,凤九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她发现帝君的脸色很不好看,帝君直直地看了她一会儿,凤九觉得自己的狐狸毛都立起来了。东华平息了自己的情绪,说道:“你回洗梧宫吧,以后不要来太晨宫了。”
凤九不明白东华为什么突然对自己这番态度,但她想着自己不过来太晨宫看过落落两趟,而且十分地尊着礼数,实在想不出哪里招惹到了这位神尊,顿时来了火气:“我三百年前就知道帝君不想见到我,怕我纠缠,所以三百年不曾踏入太晨宫半步。如今来太晨宫只为看看朋友,可曾有什么地方惹怒帝君?”
东华听了她的话,看着她紧含在眼眸里不肯流出的眼泪,紧紧地将手在身后握住,话却先从嘴里飘了出来:“九儿,你。。。”
凤九觉得自己的眼泪怕是要掉下来了,转身跑了,在莲池旁哭了一会,苏一走了过来,凤九不肯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苏一只好静静地陪她坐着。
东华觉得自己有些不可理喻,又不放心凤九,悄悄地隐了身在天宫寻了片刻,却发现凤九和苏一坐在莲池旁,好一副岁月静好的画面。



楼主 蜘蛛匕首  发布于 2017-05-06 21:18:00 +0800 CST  

楼主:蜘蛛匕首

字数:312783

发表时间:2017-05-04 03:4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22 09:18:25 +0800 CST

评论数:3227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