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其有幸 三生三世伴你

东华凤九的玻璃渣太卡,自己手动补一发糖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16:00 +0800 CST  
楼主新人来的,请多关照,文笔略渣,求多多关照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17:00 +0800 CST  
也不玩倒数了,直接更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19:00 +0800 CST  

西风乍起,卷起浓云遮掩了月色,只余几点稀疏的星子挂在天际。
夜凉如水,太晨宫的琼楼玉宛浸在如墨般浓稠的夜里,阴沉又压抑。
若是小殿下在便好了。司命暗自想。
偌大的太晨宫,只有书房一处亮着光。司命轻手轻脚地走进去。那里面,东华正执笔临案作画。
司命稽首,而后道:“帝君吩咐的事小仙已经办妥了,那四海八荒图也已经送至小殿下手中。”
“嗯。”东华仍是将注意力放在画上,但见司命似未准备离开,抬眼正见司命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可还有话?”
司命犹豫片刻,缓缓道:“小殿下托小仙给帝君带句话‘谢帝君赠给白凤九一场空欢喜’……”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20:00 +0800 CST  
东华周身的仙气突然变得凌厉,带着诡异的气息,殿中长。明灯烛火也受这仙气影响跳动摇曳,几近熄灭。在昏暗的灯火下,东华冷峻的脸上辨不清是喜是怒。
察觉到东华不同寻常的反应,司命忙住嘴,思衬这下一句话要不要说。小殿下这狠下心来膈应人的本事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只一句话就扰得数十万年心如止水的帝君失了风度。可下一句话更加绝情,这要说了……
片刻之后,那凌厉的气息归于平静。“继续说!”东华抬起头,好整以暇地等着司命下一句话。
“小……小殿下说,帝君的意思她晓得,昔日种种她全都当一场梦,日后与帝君相见也只做不相识的陌路人,还请帝君放心……”司命感受到东华身上越来越冷的气息,心下直发怵,这小殿下说什么不好,这话不是诚心给帝君添堵吗?
东华听闻那样的话,执笔的手瞬时一顿,愣在那里,一动不动似泥塑的人偶一般,一双素来平静无波的眼此刻却有些飘忽不定,眉头深锁,陷入了深思。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21:00 +0800 CST  
凤九能想通他该高兴的不是么?她还年幼,尚有大好时光。她想要的他给不了,自然该有别人来给,凤九会寻到一个全心全意爱她能给她幸福的男子,结婚生子,白头偕老……他该高兴的不是么?
东华嘴角扯出淡淡的笑:“虽说她有些误解本君的意思。但她能这样想,也是再好不过了。”
司命一怔,听着帝君这话里有话啊。小殿下是误解什么意思了?瞬间脑中灵光一现,恍然大悟:在凤九继任女君大典上特地声势浩大的去送一幅图,意思是什么啊?这不就是昭告四海八荒她白凤九对东华帝君而言很特殊么,往后若有人要打凤九殿下的主意怕也得三思。这老神仙的套路着实厉害。
帝君此刻三魂七魄已经神游天外去了。嘴角还保持着那一点淡淡的笑,只是那笑有几分勉强,几分苦涩,旁人看不透,怕是帝君自己也不懂。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21:00 +0800 CST  
他生于东荒碧海苍灵一片华泽之内,以天地为枕席,万物为附庸。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只有自他降生时第一眼看到的那朵凤尾花与他为伴。对了,那朵凤尾花,伴他度过洪荒时代几万年孤寂生涯的唯一寄托,那时他尚还年少,比不得现在沉稳,碧海苍灵只他一人,许多话只能对着那多凤尾花说。只是后来那朵花莫名枯萎,他耗尽心血也无力转圜。再后来,他离开碧海苍灵征战四方。之后,为了平定四海又亲手毁掉三生石上自己的名字,那时的他是真的以为这世上再没有什么东西能牵绊住他。
想来真是有些后悔了,昔日平定四海的法子那样多,他却偏偏选了去毁三生石上自己的名字。他自然是成了四海八荒敬仰的天地共主,不过这世事向来公平,有得自然有失,现如今,算是他的报应了。
他曾万分自信自己的自持力,过往的几十万年,他看过万千生灵寂灭也看多了离合悲欢,自以为修得六根清净,此生不会动情。奈何世事难料,他算得出这万象变更算得出造化劫功,但唯独没有算出他会遇着一个白凤九,没有算出自己坚如磐石的心也有一天会动摇。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22:00 +0800 CST  
与旁人相较,白凤九一直都是不同的。
自他从金猊兽那救出白凤九开始,就已经踏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白浅说的很对,既然一开始就知道没有结果,就不该去招惹她。
但他贪恋凤九天真娇憨的小女儿情态,他贪恋凤九看向他时满怀深情毫不避讳的目光,他也贪恋太晨宫中同凤九的朝夕相对。他深知无法同她在一起,却又舍不得放手。自私地想把凤九留在身边,让她的眼里心里只有他一人。
多少次理智告诉他该离凤九远一点,但次次都是私心占了上风,任由自己与凤九纠缠。
东华无能为力地看着自己沉沦,那一颗心确实无药可救了。
凡间那一世,是成全凤九的一片痴心,但又何尝不是成全他的一份妄念。
他在赌,赌他与凤九的感情能得到上苍垂青。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22:00 +0800 CST  
然天命不可违。强行逆天而行自然是要受到天命降下的报应,所以凡间一世凄然收尾,神魂归位又失了法力。
东华从不怕什么因果报应,也不惧什么  天命,但若是那业报降在凤九头上呢?他不敢赌。他活了几十万年,早已经悟透了生死,然而凤九却还年轻,她还有大好的年华,何必为了他这个老神仙蹉跎岁月。
东华此生做过最艰难的事就是一次次躲避凤九希冀的双眸,一次次推开凤九抱他的手。他怕多看她一眼、多在她怀里停留一刻,他都会溺毙在她的深情里。
放手,不是不爱,是不敢,也不能够。
前尘往事凤九能当做一场梦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昔年的几多风花雪月,都由他来记得,留待他消磨这太晨宫中余下漫长的孤寂岁月。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23:00 +0800 CST  
东华回过神来,因着那笔在纸上停了许久,手下的那幅画被墨迹浸染了一大片,倒是白白糟蹋了一幅画。
东华随手将画投入了边上的香炉,那纸张一点就燃,青烟伴着龙脑香的薄雾袅袅而上,渐渐模糊了东华的容颜。
司命一撇,火舌渐渐吞没的那纸上,凤九立于桃花树下语笑晏晏,明媚今生所想。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23:00 +0800 CST  

青丘一家茶楼内。
“今日我们要讲的不是旁人,正是我青丘东荒的凤九女君。话说小帝姬年仅七万岁便承了君位,诸位莫看她年幼,继任之后小帝姬勤于政务,精于法术。护佑那东荒土地风调雨顺长久太平。先是灭了那作恶多端的凶兽,再是屠了那为祸百姓的恶鲛……”
说书人正唾沫星子横飞地讲着故事,台下听众也听得入迷。而这故事里的正主,凤九女君,此刻正坐在那二楼东边一桌上,听着那说书人添油加醋不着边际的话本子,颇有些无奈。
凤九低声问近旁的迷谷:“如若他们知道那些不过只是巧合,不晓得还会不会敬佩我。就如那恶鲛,不过是我飞升上仙时恰好人家路过,不偏不倚那三道天雷劈在恶鲛身上,倒是既让我白捡了个上仙尊位,又让我得了这百姓敬仰。”
凤九颇为烦恼的摇摇头,从前只看见姑姑做女君时威风,真到了自己才晓得这其中不易。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26:00 +0800 CST  
如今用时过境迁来形容再好不过,几年前她还是不谙世事的青丘小帝姬,心中烦恼左不过就是风花雪月这类事。等做了这青丘女君才晓得那烦恼何其多,该忧心子民,忧心青丘的安宁,忧心自己举止是否得体。这许多烦恼堆起来,倒是让她时常忘了那些小女儿家该忧心的风月情事。这样也好,算作是她已经放下了。


成长往往很简单,就是自愿或者被迫自愿的接受那些不喜欢的东西。
譬如白凤九,在继任女君那一夜她对着东华赠她的四海八荒图垂泪至天明。待到第二日金乌东升,她走出狐狸洞的时候,就已经收敛好了所有情绪。
她该做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能情绪化,不能再任性妄为。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26:00 +0800 CST  
昔年,她作为白家孙子辈唯一的小公主,就算捅了天大的篓子也有人会替她收拾残局。
现如今,她是受六合众生敬仰的青丘东荒女君,承担着一方土地的责任,一言一行关乎青丘颜面,必得日复一日循规蹈矩学着端庄持重。
这样的日子无趣的紧,但确实是打发时间的好办法。
东华送她的那副四海八荒图,她珍而重之地挂在狐狸洞内,算做日日对自己的勉励。
其实她始终没有猜透东华的心思,四海八荒图是为了告诉她沧海桑田有些事回不去了。
但他既然选择了忠于自己的路,就该断的干净,不留一点瓜葛,又何必留一幅图来动摇她的心?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27:00 +0800 CST  
不过,东华为了守护四海八荒连自己的姻缘都舍得抛弃,那凤九也便跟着他的脚步,护着这四海八荒就是了,守好青丘这一片土地,也让东华少些忧虑。
除却日常的政务,凤九将余下全部心思献给了钻研术法。从前她术法不精,躲在青丘倒也无大碍,不过上了一趟九重天才真正领会到白浅昔日同她说的一句话:规矩礼法都暂可放一边,学不好不过就是丢人罢了,若是法术学不好那是容易丢了自己小命。
仔细想来,她确实是东华的拖累。她也该学着保护自己了,毕竟现在她遇着危险,也没有一个帝君能赶来救她了。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27:00 +0800 CST  
关于凤九的那出话本子说了三天,到了第四天时,那说书人换了一个故事。
“这回我们讲的是个凡间的故事。这故事的主人公,一个是那九五至尊的痴情种,一个是那沉鱼落雁的惑国妖。话说那日宋姓皇帝外出游玩落水,可巧了那皇帝是个不会水的旱鸭子,这时一位陈姓贵人随即跳入水中救了那皇帝。故事便从此处开始,那贵人端的是倾国倾城貌若天仙,尤其额间还有一朵据传可以惑人心魄的妖花……”
“砰!”凤九手中的茶盏摔得粉碎。她的脑子里一片混沌,那些她一直试图忘记的回忆又铺天盖地的涌来。她低垂眉眼,试图掩盖住微红的眼眶。
偏过头去,死命咬住嘴唇,直至收敛好杂乱的心绪才转过头对着迷谷粲然一笑道:“不妨事,手滑了。”说罢便起身离开,但奈何动作太大了些,衣裙带翻了别桌几盏茶,又撞上迎面而来的店小二,碰翻了几盘瓜果。累的迷谷在后面替她赔礼道歉。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27:00 +0800 CST  
“小殿下,您这是怎么了?”迷谷追上来关切地问。
“那故事结局不大好,我不爱听。”凤九仍旧笑着,只是那笑确实是比哭难看。
“殿下眼睛怎么红了?”
凤九忙偏过头去拭干快要掉下来的泪:“大约是想起那故事,心下有些感慨罢了。”
凤九竭力收敛好自己的情绪,哑着嗓子对迷谷道:“我们回狐狸洞吧。”
迷谷疑惑地看着凤九:“小殿下难道不怕白奕上神给您安排的相亲了?”
凤九恍然想起是有那么一桩事。
想来她爹是被她姑姑青丘白浅与九重天太子夜华的亲事给刺激到了,现如今正四海八荒给她找夫婿。来一两个倒还好打发,这一来便是一群,挑夫婿又不是挑白菜萝卜。
凤九见那阵仗吓得寻了个视察民情的由头出来暂避风头。
凤九沉思片刻,对迷谷说道:“那你先回去,我去十里桃林向折颜讨几坛酒喝。待姑姑大婚那日我再回去。”说罢掐了个诀飞走了。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4 23:28:00 +0800 CST  
好了接着更新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5 09:41:00 +0800 CST  
楚天千里,暮霭沉沉。
皓月当空,明星荧荧。
晚归的雀儿绕树三匝,飞鸟各自投林。
凤九倚在碧瑶池边的桃树下,轻哼着歌,脚下躺着几个空酒壶。
婉转悠扬的歌声,被晚风裹挟着飞入十里灼灼桃花。
“烟花烟花漫天飞,你为谁妩媚?不过泪眼看花,花也醉。流沙流沙漫天飞,我为谁憔悴?不过缘来缘散,缘如水。”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5 09:41:00 +0800 CST  
这只是前面的序,相当于只是东华和凤九的心里戏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5 09:42:00 +0800 CST  
碧瑶池中映着那一轮皎皎明月,凤九随手捡起近旁的石子扔入水中,泛起的涟漪搅碎了一池星辉。
“小九,你又来糟蹋我的桃花醉了…”折颜走过来,身后跟着白真,“看这模样,可是受了委屈?”
凤九醉眼迷蒙,细细看了许久才认出那是折颜。痴痴笑道:“如今谁敢给我委屈受?只不过是我爹又给我安排相亲,来你这桃林躲几日。”
白真过来挨着凤九坐下,道:“怪不得前几日还听二哥忧愁凤九的婚事,这四海八荒诸多神君仙君,竟没有一个是凤九瞧得上的,这个嫌弃修为不够,那个又嫌弃阶品太低,要不然就是相貌不正。”
折颜在一旁乐不可支:“小九这是照着东华的标准挑呢!怪不得白奕要烦心了,细数这四海八荒之内,遑论胜过东华,就是与他比肩的也不过寥寥几人。”

楼主 天堇落  发布于 2017-03-05 09:42:00 +0800 CST  

楼主:天堇落

字数:151695

发表时间:2017-03-05 07: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0-23 09:43:39 +0800 CST

评论数:961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