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九天长】〖美文〗最强夫妻档之帝君盛宠妻

看了吧里这么多美文,自己也忍不住想写写。我想把最宠的画面都给他们。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0 20:23:00 +0800 CST  
一楼美图镇楼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0 20:25:00 +0800 CST  
我不喜欢从虐开始写起,我准备从宠开始。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0 20:42:00 +0800 CST  
Part1
我不是按顺序写起来,先写几段有趣的婚后生活。
届时东华帝君和凤九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一白滚滚。
冬天来了……
晚饭过后,凤九想出去消消食,帝君不放心,当起了护花使者。
结果一出门,寒风凛冽,凤九冷的打颤,反观帝君,一副老神在在,完全不觉得冷,这就是差距。
凤九不服气了,帝君憋笑,小样儿,快到本帝君怀里来。
帝君知道爱妻要出门,特地给风神传了个口信,冬天要有冬天的样子,风要吹大点,力度不够大,尤其是晚上。
风神一听,惶恐不安,立马又把风力加大了几级。
是以,凤九小小上仙,此刻哪能抵御如此风力。
她冷呀,胳膊肘碰了碰某人:“夫君,你不觉得冷吗?白天也没见这么冷呀!“
帝君淡定的回答:“平时修炼之时叫你偷懒,现在知道冷了。来,我抱着你。“
说完,帝君魔术般地变出了一件貂皮披风,轻柔地为爱妻披上,系好领子。
凤九瞬间回暖了许多,笑眯眯地说:“东华,哪来的披风?“
帝君狐狸一笑:“当然是你的亲亲夫君亲手为你而做的。“
凤九惊讶:“哇…你什么时候会做衣服了?我怎么不知道?“
帝君白眼:“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再说了,你穿的衣物,包括用的东西,必须是出自我之手,因为,你只属于我。“
凤九听后害羞了,窝在帝君怀里不敢看他。
帝君看着害羞的凤九,心念一动,欲和爱妻亲热,他借着披风挡着,慢慢靠近凤九的娇唇。
结果……被打断了!
白滚滚突然跳出来:“父君,母后,你们在做什么,我要你们陪我玩儿?“
帝君看着爱妻的娇唇离自己只有一厘米了,却被自己调皮的儿子破坏了。
凤九知道帝君要吻自己,却被儿子打断,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一笑,是那么纯粹美好,让父子俩也跟着感染了。
凤九抱起儿子,帝君把他们完全容纳于自己的臂弯,让他们母子免于寒冷,为他们撑起一片天地。
三人的背影容于这周围的景色,浑然天成,形成了一副独一无二的水墨画,让人好生羡慕。
人生有此夫,有此妻,有此子,足矣。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0 21:24:00 +0800 CST  
Part2帝君坑了儿子
太晨宫
太晨宫的晚上格外地静,
白滚滚正在自己的小房间写今天夫子交待的课业。
突然间,电闪雷鸣,滚滚吓了一跳,因为他怕打雷。
这是他从出生到现在最丢脸的事,为这事,他没少被团子笑话。
听她母后说,他出生的那天,电闪雷鸣滚,可把他父君急死了,因为母后还难产了。
然后,好不容易他生出来了,就被父君各种嫌弃,故取名叫白滚滚。
可能他那时也感应到了母后生产的凶险,所以,他怕打雷。
为这名字,他都抗议了无数次了,他多次向父君提议改名字,未果。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改名,最后的结果……
他父君凉凉地说了一句:“你母后生你容易吗?这名字让你永远记住,你母后为你付出的母爱是多么伟大。儿子,这样你还要改名吗?“
白滚滚很难过,他再也不要改名字了。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0 22:11:00 +0800 CST  
Part3帝君照顾一大一小
太晨宫
凤九和滚滚母子俩都怕打雷,原因就是在一个打雷的雨夜,凤九艰难的生下了滚滚,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然后就有了后遗症。
这一天夜晚,又迎来了一个打雷的雨夜。
滚滚本来要休息了,自从他出生后,很少和母后一起睡,因为父君以母后身子弱为由,不允许他闹母后。
今天他听到雷声,吓得六神无主,立马跑向父君母后的寢殿。
这个时候凤九也和滚滚一个样,听到雷声,又想起了那个难产又痛苦的夜晚,艰难产子。
帝君知道自己娘子对雷的恐惧,立马安抚:“小白,不要怕,有我在。“
凤九此刻已吓得快哭了,她开始抱怨帝君:“我生滚滚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在我身边?当时我真的好怕。“
帝君听了这话,心疼死了:“对不起,小白,为夫错了,是我的错。“
凤九在帝君不停地安抚下,平静了下来。她还不忘想起自己的儿子:“夫君,滚滚那边我不放心,我要去看看。“
帝君也想到了:“我知道了,你安心的睡。“
帝君给爱妻施了一个昏睡诀,盖好被子,才走出去。
他走到门口,碰上了匆匆跑来的儿子。
帝君抱起儿子,和安抚小白一样安抚。
白滚滚趴在父君肩膀上:“父君,滚滚怕。“
帝君哄完大的又哄小的,忙得不亦乐乎。
帝君轻拍儿子的背:“别怕,父君在,没人敢伤害你们母子。“
儿子也静下来了,可怜兮兮的问:“父君,我今晚想和你与娘亲睡,可以吗?“
帝君看着缩小版的小白,心软的一蹋糊涂。
帝君抱着儿子,走进了内室,轻轻的把儿子放在妻子旁。
帝君也给儿子盖好被子:“睡吧,父君在这陪你们。“
滚滚乖乖的点点头,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帝君看着一大一小,也慢慢的进入了梦里。
只要有你们陪在我身边,天天都有好梦。一东华帝君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0 22:53:00 +0800 CST  
各位亲们,晚安。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0 23:18:00 +0800 CST  
明天继续看帝君实力宠妻。只有更宠,没有最宠。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0 23:20:00 +0800 CST  
中午吃完饭会更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1 10:23:00 +0800 CST  
Part 4 织越的家世
织越是该出来溜溜了。
织越公主,是太子夜华的表妹,一直暗恋东华帝君,还曾经陷害凤九,幸得帝君相救。
说到底,她只是小孩子心性,不是真坏。
后来,她倒是和元贞走到一起了。
当然,元贞只有被她欺负的份儿。
王府
织越的父亲是天君的弟弟,是个王爷。
织越的母亲年轻的时候也是个面貌美丽的女子,只是一向身体不好,娘胎里的毛病,所以,他们夫妻二人已然貌合神离,感情不深。身为王爷,哪能没有几个女人呢,他和天君一样,是个风流的主,王府里的女人还挺多的,年轻貌美者也是居多,织越甚是反感。
织越的母亲受不了他的行径,后来索性眼不见为净,专心礼佛。
如今织越已经长成大姑娘了,是时候到了找夫家的时候了。为这个事,她愁白了头发,她必须在自己入土之前,帮自己的女儿谋个好人家,她觉得她的身子越来越差了,已经活不了多少时间了。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1 12:37:00 +0800 CST  
Part 5 宴会前的谋算
王府外,一身杏色衣物的女子手持着一把扇子在婢女的搀扶下缓步走进了王府的大门。
没错,此人就是织越公主。
进了府门绕过一条条回廊小道,织越一路走向正院的大堂,方才行至大堂外,便见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府内的女子从大堂走进了东院的一间厢房之中。
在厢房之外站定,听着厢房里面一声声女子诡异的娇笑声,看着站在房外两名衣着暴露的丫鬟挑衅的眼神,织越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愤恨的拉着婢女向着西院的方向走去。
西院的一间佛堂之中,衣着简朴的妇人跪在一尊佛像之前,手上的木杵有节奏的敲在身前的木鱼上,随着妇人口中佛经的念诵,妇人身前的经书被一页页的翻动,木鱼发出“咚咚”的声音。
“母妃!”织越看见母妃,开心的跑过去搂住。
“今日可是出门了?”擦了擦女儿额头上细密的汗水,妇人淡笑着问。
“太子表哥今日送了我一把扇子。”说着织越开心的拿着给母亲看。
见女儿这般的表情,妇人慈爱的抚摸着少女的头。


入夜,王府西院的厢房之中,医官坐在床边,手搭在床帘之外伸出来的手臂上。急促难平的脉搏让医官禁不住拧眉,侧耳听着床榻上妇人难以抑制的喘息,医官摇了摇头,走到外间替床榻上的妇人写药方。
看着黑夜中,医官离去的背影,床榻上的妇人在老嬷嬷的搀扶之下坐起身来,幽幽的道,“嬷嬷,本妃不喜欢这些医官,看完之后都只会摇头,好似本妃要行将就木了一般,本妃潜心念佛这么多年,佛祖一定会解救我”。
“王妃莫要担心,这些医官在九重天品阶不高,哪里会医治。待有机会寻得品阶更高的医官,定能治好王妃的病,王妃放宽心便是。”老嬷嬷在一边劝慰着。
“本妃倒不是怕死,就是怕走了之后,这越儿可就无依无靠了”,想到女儿,妇人方才有些平息下来的心痛又开始了,老嬷嬷连忙从一般倒出一颗药来,喂她服下。

“所以王妃才要为公主尽力筹划,好好保重才是!”

服下药的妇人只觉身心疲惫,声音也弱了许多,“是啊,要好好为她筹划······”
“老奴听闻公主已有心上之人,虽说地位极高,甚是优秀,如果嫁过去,定能保公主一世无忧。只是,此人乃龙中之龙,怕是公主高攀不上。”
“哦?此人是谁?我家越儿地位如此尊贵,乃九重天的公主,怎会高攀不上?”王妃皱眉疑惑。
“此人乃是东华帝君,九重天的太上皇,地位比天君还高,听闻帝君他老人家不理世俗,远离红尘,是个适合挂在墙上的神仙。”老嬷嬷担忧的说。
妇人听了,沉默了,眉头打结,这可怎么办。良久,她似乎做了什么决定,才缓缓开口:“不管是谁,都要试一试。”
“老奴还听说东华帝君已有心上人,是青丘九尾狐一族的帝姬白凤九。”老嬷嬷实话实说。
“过几日就是王爷的寿辰,咱们来会一会这位青丘帝姬,我势必要帮我儿铲除一切障碍,才能安心入土。你以我的名义,去给青丘发拜贴。”妇人坚定的说着。
“是,老奴这就去。”
“我困了”
见妇人安然睡去,老嬷嬷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慢慢退去,王府西院,恢复了一片宁静。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1 13:27:00 +0800 CST  
老嬷嬷连忙从一般倒出一颗药来,喂她服下。 这话有错别字,不通,应该是老嬷嬷连忙从一旁倒出一颗药来,喂她服下。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1 13:30:00 +0800 CST  
Part 6 宴会安排
织越的父亲虽说是个王爷,但一生庸庸碌碌,不成大器,偌大的府邸府中来来去去的美人无数,是天朝里有名的花花王爷,因没有什么大的野心,为人胆色又不济,勉强做了个闲散王爷,天君对他的那些风流韵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又是个喜好在场面上做文章的,此次大寿,在王府里大开筵席,请来了许多王公子弟和一些有才名的青年才俊。

织越的母亲则邀请官宦亲贵人家的女儿去王府的另一侧的花园开小宴。
据说,不论是前头宴席还是花园的小宴,吃的喝的全是各地采买来的珍稀之物,在宴会上,到场的男女有自告奋勇进行才艺表演的,若能得王爷王妃的青眼,男子们会得王爷珍藏的古画珍藏,而姑娘们也能得了王妃的赏赐的稀有珠宝。到底是王府里的大宴,来的都是如今的豪门大家。若是能在宴会上表现一番,这府里面去的姑娘们兴许就能得了一门好婚事。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1 13:41:00 +0800 CST  
楼楼不知道天君的弟弟该如何称呼,所以就先称呼为王爷了。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1 14:06:00 +0800 CST  
Part 7 凤九要拜师
青丘
迷谷正在狐狸洞煮茶,凤九和白浅二人正在下棋。
凤九刚落下一黑子,就问白浅:“姑姑,你当初在墨渊坐下当司音的时候,墨渊上神是不是很疼你啊?”
白浅看了她一眼,手握白子:“师傅他老人家当时确实很疼我。不但把玉清昆仑扇给了我,还不惜为了我,伤了瑶光上神的女人心。”
说完她轻轻落下一白子。
凤九听了啧啧出声:“唉,我也好想找个师傅啊。”凤九又拿起一黑子,看了看,放下。
白浅鄙视:“你不是有心心念念的帝君他老人家吗?还要什么师傅!”说完白子也随之落下。
凤九反驳:“帝君他因为三生石,又不理我。我就要找师傅嘛!”凤九说完又拿起黑子,看着满满的棋盘,不知道该放哪了。
白浅淡定地看着棋盘:“小九啊,你输了。”
凤九甘拜下风:“姑姑威武!”
白浅对于她的拍马屁习以为常,很是受用。
“谁叫姑姑我最疼你呢,这样吧,姑姑帮你打听打听,看看把你送去哪里学个艺。”
凤九听了,连连点头,眉开眼笑,眉眼弯弯,甚是可爱。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1 14:33:00 +0800 CST  
Part 8 青丘收到请帖
迷谷听着姑姑和小殿下的谈话,也笑了。
“姑姑,小殿下这个顽皮性子,确实要找个师傅管管咯。”
凤九听了不乐意了:“迷谷,你找打啊。”
迷谷看小殿下要打他,吓得不敢说话了。
这时候外面的结界有异动,谁闯了结界,进来了。
三人皆是一震,这个时候是谁来狐狸洞了。
迷谷疑惑的说:“姑姑,小殿下,迷谷先去看看,你们继续喝茶下棋。”
白浅点头示意他去看看。
凤九一脸促狭:“姑姑,不会是太子殿下来了吧。”
说到太子殿下,不得不说一下,自从太子夜华醒来之后,姑姑对夜华生祭东皇钟一事耿耿于怀,迟迟不肯点头答应下嫁。这不,两人就这么耗着了。一个不停的求娶,一个不停的拒绝,玩的不亦乐乎。
白浅不以为然:“不见,老身忙着教导侄女呢,没空见他。”
凤九听了嘴巴抽了抽,乖乖的不说话了。
太子殿下啊,你这样何时才能把我姑姑娶回去啊,难咯。
迷谷出去迎接客人,看到了不认识的面孔,是一个老妪带着两个婢女站在狐狸洞门口。
“你们是何人?来我青丘作甚?”
“我乃天族王妃坐下的嬷嬷,今日前来是为了送请帖。我家王爷过几日就要寿辰了,是以举办宴会,特意前来邀请青丘姑姑白浅上神和青丘帝姬白凤九前去参加宴会。”
说完婢女拿出请帖递给迷谷。
“既然请帖已送到,我等告退。”说完老嬷嬷带着俩婢女闪身离去。
迷谷拿着请帖走入洞内,把刚才之事告知了凤九和白浅。
凤九疑惑不已:“姑姑,咱们和他们素无交情,他们为什么给我们发请帖,邀请我们去参加宴会?”
白浅也是疑惑:“不清楚,毕竟现在咱们青丘和天族关系极好,既然发了请帖,也是要卖几分面子的。”
凤九点头。
白浅:“咱们就当去玩玩咯,你还能见到你的东华帝君。”
凤九:“切,姑姑你还不是想见你的天族太子。”
白浅大方承认:“彼此彼此。”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1 15:16:00 +0800 CST  
Part 9 帝君收到请帖
太晨宫
帝君正在书房作画,画的不是飞鸟禽类,亦不是花草树木,也不是山水墨画,而是美人的丹青。没错,这个美人就是凤九。
帝君虽然嘴上说不理凤九,但心里可是一直想着人家呢。
这个叫口是心非,帝君已经把这个技能练得炉火纯青了。
司命拿着一张请帖进来,低眉顺眼道:“小仙拜见帝君。”
帝君继续作画,此刻正在细细的描绘画中人的眉眼,专注的额眼神尽显温柔。只见帝君头也不抬:“何事?”
司命恭敬的回答:“是天君的胞弟,如今快到寿辰,发了拜贴到太晨宫,邀请帝君前去赴宴。”
帝君挑眉:“不去。”
司命早已猜到这个答案,只是他还是得厚着脸皮多说一句:“听说也给青丘发拜贴了。”
帝君手中的毛笔一顿,轻轻的把笔放下,搁在笔架上。他抬头看向司命:“哦?他们和青丘有交情吗?”
司命一脸为难的回答:“这个。。。小仙不知。只是听说白浅上神和凤九小殿下已经接下了拜贴,说是会去赴宴。”
帝君用手支着下巴:“天君的胞弟?”
司命会意:“是的,据说因为不学无术,又沉迷美色,所以,天君很恼火,到现在也没个封号。”
帝君闻言:“此人是织越的父亲?”
司命点头。
司命又轻轻的提醒着帝君:“公主殿下以前在天宫,经常为难小殿下,不知此番会不会?”
帝君闻言:“你的意思是织越又想刁难于凤九?”
司命轻轻点头:“帝君您老人家也知道,情人见面分外眼红。”
帝君挑眉:“你的意思是本帝君是红颜祸水?”
司命赶紧摇头澄清:“没有,小仙绝无此意。帝君您老人家那是气质超凡,不知道多少女儿家倾慕。”
帝君狂妄:“本帝君可不要这么多女人。”
说着用手细细的抚摸着画轴上之人:“本帝君只要她一人。”
待帝君把画轴慢慢地卷起,放入画袋,归于宝盒内。他起身走入内室,轻飘飘的留下一句:“你去回话,本帝君会去赴宴。”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1 16:04:00 +0800 CST  
Part 10 赴宴上
王府的前院宴请宾客的大堂之中,穿着一身高级订制的绣金丝千寿纹蟒袍,腰插翡翠玉如意,头戴紫金冠的中年男子双手交叉来回踱步。而在他旁边站着的一身正红吉祥服饰,插着三支金凤钗的王妃亦是目光来回的望向大门口。
天君和天后坐在主位上,也是不时的望向门口。
夜华淡定的坐着喝酒,连宋也很淡定的喝着小酒。
为何没看到织越呢,因为织越此时被她母亲安排在后院,准备一会表演才艺。
在座来饮宴的天族的贵妇们和大臣们带着自家的小辈们等待良久,下面渐渐起了议论之声。
“这时辰可不早了,都快正午了,这王爷和王妃怎么还没有开宴的意思。”
“怕是在等什么人吧?”
“听说给太晨宫也下了帖子,莫不是等的是东华帝君?”
“我说,东华帝君不是从不参加宴会的吗?怎么······”
“我还听说给青丘也下了帖子呢。”
“不是吧,青丘九尾狐一族可从来不喜欢参加宴会的。”
“可不是嘛,据说青丘的白浅上神和帝姬白凤九都是一等一的绝世佳人,咱们天族的女子可比不上。”
“此话当真啊,那咱们今天可有眼福了。”

······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1 16:16:00 +0800 CST  
Part 10 赴宴中
白浅和凤九两人姗姗来迟,原因就是贪杯了,昨天在十里桃林桃花醉喝多了。
折颜这次又新制作了一波桃花醉,可把两只狐狸馋坏了。
这不刚听白真说起,立马吵着要去十里桃林。
一不留神,喝多了,今天起不来了,然后就华丽丽的来迟了。
两人刚到天宫门口,侍卫看见白浅上神和帝姬白凤九,立马行礼。
这不司命跟着东华帝君也是慢悠悠的来迟了,两拨人在寿星府邸前碰面了。
白浅懒懒的行礼:“东华帝君。”
凤九见到帝君,也规矩的跟着姑姑,行礼:“拜见帝君。”
司命星君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小仙拜见上神,拜见小殿下。”
凤九看见司命,甚是开心:“司命,有一段时间没看见你了,挺想你的。”
司命顿时觉得脖子凉飕飕,抬头一看,原来是帝君他老人家的眼神,吓死宝宝了,小殿下,你别乱说啊,我被你害死了。
帝君傲娇的回了句:“恩。”
然后不看他们,自己傲娇的先进去了。
白浅对着东华帝君的背影比了个中指:“切,拽什么啊。小九,走。”
凤九傻傻的看着帝君的背影,帝君连背影都这么帅,乖乖的跟上。
司命最后跟着走了进去。
外面的侍卫一看到东华帝君,立马下跪,抖着声音道:“东。。。东华帝君到!”
等帝君进去了,才回过神来。看见白浅和凤九,也行了礼,朗声道:“青丘白浅上神到!青丘帝姬白凤九到!”
众人一听,主角来了,立马都正襟危坐。
随着帝君走进去,众人不敢说话,全部跪下行礼:“参见帝君。”
天君和天后也从主位上下来,走向帝君:“帝君,您可来了,我还以为您不来了呢。”
帝君回礼:“既是天君的胞弟,本帝君也来贺上一贺。司命,献礼。”
司命听了立马上前,双手捧着宝盒,递给王爷。
此时王爷正跪着,看着递给自己的宝盒,颤抖的结果,在周围一群人的羡慕眼神中,充满自豪。
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天族能得到帝君献礼的仙家可没几个,王爷好福气啊。”
“帝君的礼可是贵重无比啊。”
“帝君随手一出都是宝物加身。”
······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1 16:34:00 +0800 CST  
@玉琴浅色更了一章

楼主 闲不住的才女  发布于 2017-12-21 16:37:00 +0800 CST  

楼主:闲不住的才女

字数:40155

发表时间:2017-12-21 04:2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1-10 16:56:00 +0800 CST

评论数:239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