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花开】姻缘错

深刻的探讨了一次关于明天谁请客看电影,高兴的跑上来写一篇短的同人……可能是短的……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16 22:29:00 +0800 CST  
lz在这里再次重申一遍:
【缘错】就是lz原先码好的短篇,后面的是一时兴起弄出来的产物,短篇已经完结了的。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18 06:05:00 +0800 CST  

外界的风言风语,躲在太晨宫避清嫌的少绾自然是不知道,不过若是知道就在太晨宫不远处,由连宋神君牵头开得关于‘帝尊真爱为何’这一赌盘,也不知道少绾会怎么样?

东华细看了身旁捧着杯凉透了得茶水发呆的少绾,他倒是不担心少绾回买自己,只因以少绾那务实的性子,就是赢了也要将胜利成果最大程度的扩大。

说少绾会买个冷门然后真的跑去追上别人几年,这事,他信。

左右,名声这东西她向来不在意。

只是要是这其中牵涉到墨渊……

这般想着,东华看着还在思考组织着语言的少绾,他跟少绾说道,“左不过一句当不当说罢了,犹豫这般久,你倒是越活越回去了。”

少绾不会欺骗他,却会隐瞒,删删减减的内容,即使真也空乏,不听也罢。

“也非我瞒着你什么,有些事我都不知从何说起,不过这伤……”少绾回过神,举杯饮了口茶水,半晌方才说道,“积年陈疾没养好又被新伤带了出来而已,你又不是看不出来。”

少绾虽答,却也没讲是否有关,以及这新伤哪来的。

见此状,东华微微皱眉,伸手触碰杯壁,用灵力温了下,“还没养好?”

自从少绾心口受了轩辕一剑后,明明是司火的神袛却连普通寒气都抵御艰难,皆因蚀骨煞气萦绕心脉,去不得。

“不过是畏寒一点,我醒来后咳血的次数也不算多。”看见东华依旧散发着寒气的脸,少绾讪然,“都已经这么多年了,我都不在意……”东华的眉头一挑,少绾硬着头皮说道,“那事终归是我亏欠他的,而且战场上刀剑无眼,换了旁人也会给上一剑,你总不能因为是墨渊才这么计较的,不是?”

东华看着少绾,少绾心虚的避开视线,饮了口茶,似乎发现了什么,少绾惊讶的看了眼那热气,有些迷糊,“看来我记性真的不大好了。”

东华没接话,他微垂下眼,看着一池碧波,就像是陈述一个既定事实一般说道,“若非他,那次,你重伤,他陨落。”

少绾讪笑,低头看着池子,没有说话。

风吹过,落花几许,心事几何?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18 06:44:00 +0800 CST  
这才是美如画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18 07:53:00 +0800 CST  

【二】

暗沉的天色不时有惊雷闪电划过,惨白的光芒照亮幽暗密林,落了一地惨惨。

透过雕花窗,玄衣尊神沉默看着这般景象,墨瞳中倒映着不时闪过的白芒,其中意味不明。

这样不甚美好的景象却勾起了尊神一段埋藏多年的记忆……

父神推崇实践而不是纸上谈兵,只有火与血的历练方才能让一个人真正的成长起来,在上古混乱中活下来,这种教育方式跟后世当真是天差地别。

而作为一个公正严明的神袛,父神这种教育一向是一视同仁的,便是连他唯一活着的嫡子墨渊也不会是其中例外。

父神自其能独立生存之后便狠心将之丢出自己的保护圈,时常让其独自外出执行任务,当时连上仙修为都没有的墨渊在上古中弱小的连自保都堪虞。

不过比起一出生就得泡在战火中求生存的东华,刚诞生就要在重重算计中夹缝求存的少绾,墨渊其实还是很幸运的,至少他还有一段缓冲期。这句话是水沼泽时少绾跟他说得。

但是就是有了这么的缓冲,墨渊一路走来也是磕磕碰碰,吃过几次大亏,也屡屡涉险,道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

也由此,墨渊快速的成长了起来,朝着父神希望的方向成长,步步含血,脚下白骨累累,墨渊慢慢在上古中有了一定名气,这名号不再是父神嫡子,而是墨渊上仙。

对此父神是很欣慰的,虽然他更看好另一个人,但是他却也没有打算让自己嫡子成为旁人的辅助陪衬。

墨渊修为半步上神的时候,只需一个契机就可以飞升上神,父神觉得也许出去走走会比闭门造车强,于是交给墨渊一个任务。

潜到鬼族王都取一件东西。

这个任务实际上不算难,毕竟现在五族摄于父神母神威望小打小闹有,真正的你死我活倒是没有,所以也不至于说王都禁制异族,虽然墨渊身份敏感,天赋又好,又是天命强者,很多人都暗地里想将苗头掐死在摇篮里,但是父神知道自己儿子是个行事谨慎有安排的,故而很放心的让他去了。

但是往往一件事你再怎么安排都会出现偏差意外,而这一次往日里万无一失的墨渊偏偏栽了,而且原因还出现在他自己身上。

原本潜入王都成功取到东西的墨渊正想撤退,结果体内灵力莫名其妙的沸腾了一下,突破之感油然而生,他快速压制下波动,却还是有一丝气息泄露出去。

上神在上古虽没有后世那么稀罕却也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不管是出于什么考虑,鬼族都不会希望异族增加实力的,所以墨渊没有立刻选择渡劫,而是压制修为撤退。

天劫之所以是天劫,只因那是上天给予的考验,哪里由着你选择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压制飞升就跟选择与天作对一样,要遭遇的反噬很恐怖,但是墨渊没得选,只能尽快撤离。

屋漏偏逢连夜雨,不知是不是墨渊最近气运真的差的天怒人怨,自从鬼族皇宫建成以来都一直无恙,偏偏就在今夜被人硬闯了其中阵法盗取了至宝不说,还被人破阵而出,一把火烧了半个皇宫。

王都戒严,对于需要争分夺秒立刻离去的墨渊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但是坐以待毙不是他的作风,于是冒着被发现身份的危险,他以一身重伤为代价杀了一位鬼族上神,终于从王城硬闯了出去,也亏好他经历的多,知道自己这张脸身上灵力气息都是明晃晃的标志,也提前做好防备,否则他觉得能不能走出来都是一个问题。

跃上寺庙横梁,墨渊看着一队离去的鬼族士兵,这里是鬼族王城千里外的废弃寺庙,外伤加上不断反噬的灵力,这种伤势渡劫,墨渊觉得自己这回可能真的会栽了。

外面天色暗沉,风雨欲来的味道极浓。

就在墨渊思考着下一步时,脚步声响起,墨色眸子一沉,举眸看向寺庙门口。

一个身穿灰色衣裳的人从寺庙外闪了进来,几乎没有思考,那人一跃就上了横梁,对方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墨渊,虽有些气喘却不是很狼狈,“原来已经有了一位‘梁上君子’。”

墨渊没有回答,一面警惕着对方动作,一面观察着外面情况。

一会儿又有鬼兵跑过,从他们那句“别让这可耻小贼跑了”中,墨渊知道对方估计就是那个闯凶阵夺至宝还烧人皇宫引得今夜鬼族动荡的元凶。

待得脚步声远离,他看向对方,对方也悠悠闲的看着自己,一身灰衣有些狼狈,普通到丢入人群肯定是一眼就忘了的容貌,气泽被刻意掩饰起来,倒是看不出对方究竟是哪一族的,不过从灵力浓厚程度中,他知道这个身形瘦弱的女子是位上神。

他正想说什么,却见对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手指了指外面的同时替两人都打了道十分精妙的敛息诀。

下一刻,外面几道黑影出现。

墨渊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魔族魔主手上的暗卫,专负责暗杀等见不得光的事情。

他看了女子一眼,觉得对方也是个厉害的,惹了鬼族不说还让得魔主派出手中王牌追杀。

似乎明白了他的想法一样,女子笑吟吟的回视了一眼,星眸中似乎凝聚了天地灵气般,璀璨得让人移不开眼。

这样一双眼安在这么平凡的脸上分为不协调,墨渊从一开始就知道对方做了简单伪装,当时应该很匆忙所以只能做到让人看不出真容却一眼能辨别真假。

“你要渡劫。”女子很肯定的说道,“方才在王城中那道很纯正的仙泽是你。”

他握紧了下手中银剑,这不是轩辕,他外出历练时从不带轩辕,因为那跟将‘我是墨渊’四个字写在脸上没分别。

虽然剑法也可以窥探得一二,但是这种情况下只有最擅长的剑才是赢面最大的。

女子看出了他的戒备,说道,“我可以帮你。”说罢,她一挥手设了一个幻阵在外面,紧接着又设置一连串的禁忌杀阵,虽然都很简单省力却相互叠加镶嵌,手法极为精妙,一如此前的敛息诀。

至少同样在这方面造诣甚深的他,都大为赞叹。

女子布完阵,转身看着墨渊,“开始吧,我替你护法。”

墨渊没有说话,依旧警惕的看着她,没有人是会无缘无故对别人好的,这一点,他深有体会。

“你也不必想太多,我行事一向奉行随心,今日你也算是受我牵连,替你护法一场也无碍。” 女子很坦然的说道,似乎没有利用人的愧疚,“况且我帮你,也是为了我自己……你若是渡劫成功,也能替我引开一半追兵,你方刚晋升没办法完全收敛气息,怕是更容易被发现,单这一点对我更有益处,便是消耗上些时间也无妨。”想到了什么,女子补充道,“若是雷劫,我会毫不犹豫的就走,我向来没有好心这种东西。”

坦坦荡荡,眼瞳干净的像澄净的夜空,虽深沉却没有丝毫杂质,他都要怀疑对方是神族人了。

他不是什么瞻前顾后的人,更不是什么矫情的人,道了句谢,盘膝坐下,他立刻开始渡劫。

这次他没有再一次倒霉引来动静最大的雷劫,但是绝对当不得幸运二字。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19 09:27:00 +0800 CST  
好清冷……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1 07:35:00 +0800 CST  
为某只坑爹货买单,真心不容易……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1 20:46:00 +0800 CST  
对东华墨渊凑一对的怨念……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1 20:48:00 +0800 CST  
当折颜在偏僻角落找到少绾时,她正在盘算着东华出嫁自己亏不亏。
折颜急切的跑上前抓住少绾的手就要往回跑,“快跟我走。”
“怎么了?”少绾一把拉住折颜,停下脚步,“说清楚先。”
“父神生气要处罚墨渊,你快跟我走。”
“自由恋爱而已,父神也真是的。”少绾满不在乎的说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折颜急的有些烦躁了,“墨渊清清白白的,你别污蔑他。”
“究竟怎么回事?”
“你们昨天是不是去喝酒了?”
“嗯。”少绾点头。
“墨渊是不是也喝了?还很多?”
少绾点头。
“你知不知道墨渊喝不了酒?!”折颜眼睛有些红了。
“喝不了?他的酒量比我跟东华加起来还好,喝了我这么多存货面色都不改一下,白白浪费了这么多酒。”少绾疑惑了。
“他在强撑知道吗!墨渊那酒量根本就不行,而且你那酒,酿酒的时候就你喜欢往里掺杂大量魔力,墨渊他不是东华那种五族之外,他是天生神体啊,魔力神力在身体里倾轧,就是上神的身体强度也受不住啊,况且他还喝了这么多。”折颜双目冒火,“要不是东华见到带人回来,再晚上些他就回不来了……现在躺在那也去了半条命,少绾你高兴了吗?”
少绾冷静说道,“现在呢?”
“少绾你就一点都不急?一点也不愧疚?”对于少绾冷静不见急色的态度,折颜替墨渊有些不值,“亏墨渊如此待你,直到现在还帮你瞒着。”
少绾冷冷的看了折颜一眼,“别说废话。”
“脱离危险了,不过父神要处罚他……估计是为了违规饮酒的事。”折颜看着少绾沉静的脸,“你当真一点都不急?”
少绾没有说话,直接丢下折颜就去了墨渊寝殿。
折颜冲着少绾的身影说道,“少绾,你果真无心。”
“折颜,冷血,冷酷,无情,无心,这不就是你们眼中的魔族?”少绾脚步一顿,说道,“残忍?折颜你忘了……”
“少绾,是魔。”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2 17:59:00 +0800 CST  
祖宗最后一句若我是上神,我一定呕死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4 14:22:00 +0800 CST  
你猜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4 18:00:00 +0800 CST  
少绾觉得自己难得一次良心发现还被嫌弃,她有点伤自尊。
要是这事换了东华,他不高兴的大宴折颜三天糖醋鱼才怪。
真真是不识好人心,她能有良心回容易吗?
不过看着墨渊有点黑的面色,少绾深刻的觉得该不会是中毒了吧,她是不是应该去延请药君过来看看呢?
怀着一颗关爱弟弟的心情,少绾决定暂时的不与这个重病在床的弟弟计较这么多。
病人总是有所优待的。
就在少绾盘算着如何劝导墨渊时,折颜伙同东华一起走入了寝殿。
折颜端着碗汤药,保持着一贯的笑容,走到墨渊跟前递过汤药。东华冷着张脸,倒是没拿什么,只是路过少绾的时候,看了少绾极力掩饰的右手,眉心微微蹙起,他看了墨渊一眼,又看了少绾一眼,没说话。
“少绾,你准备好怎么跟父神说昨日之事了吗?”折颜盯着墨渊将药喝完,接过空碗之后,他回身跟少绾说道。
“如实说。”少绾白了折颜一眼,对于折颜这种几乎是护短的话,她倒没什么感觉,即使是同族,少绾岂可与墨渊相提并论?她很是悠哉,“责任我背,这惩罚最重的也不过是罚我去极寒之地呆上一段时日罢了。”她扭头看向东华,“到时候你多给我准备些火焰石便是了,反正我一司火神袛总归是冻不死的。”
折颜满意的点点头。墨渊的眉头一直皱着,面上郁郁。
少绾见状,愈发觉得娘炮心当真是海底针,有人帮忙全权领罚还不高兴。
要换了她不祝贺一下都对不起人。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5 13:39:00 +0800 CST  
“还有一事。”折颜看了东华和墨渊一眼,“外面的流言你打算如何?”
少绾奇怪的看了折颜一眼,“其中我的角色挺可怜的,又没什么负面影响……况且不过是外人传言罢了,我操什么心?”
“你倒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折颜如是说道,“但是事情始源是你,你真打算置身事外?”
少绾没回答,她转头看向东华,“对于外面谣传你和墨渊的恋情,东华你做个什么看法?”
东华冷冷的看了少绾一眼,“不知所谓。”
少绾沉吟了下,“要不等我被罚完之后,光明正大的追你回,来上出浪子回头的戏?”
东华面不改色表示少绾最近想吃鱼了,墨渊则呵斥了句‘胡闹’。
少绾觉得墨渊的脸有些黑,倒是想起神族重清誉,东华这货一来不是神族的二来他那脸皮向来厚实,他不在意不代表墨渊就不在意。
要是谁敢传自己倾慕瑶光,少绾觉得她一定会让对方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这般想着,少绾蹭蹭两下跑到墨渊跟前,怀着一颗诚恳的心说道,“娘炮,要不我追你一段时间,然后你再受了,这样谣言就不攻自破了。”
虽然本来是要体谅墨渊卧病在床,所以选择东华的,但是既然东华不想干,那她也只能辛苦一下墨渊了。
为了他们以后能嫁出去,少绾觉得自己真心不容易。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6 15:35:00 +0800 CST  
默默攒人品……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6 15:35:00 +0800 CST  
墨渊想说什么,但是少绾没给他机会。
“你且放宽心,只要过段时间我们再演上出闹崩的戏,你还是会有姑娘追的……诚然你这张脸也不怕没人要,但是要是别人以为你喜欢男人这就不好了。要是有男人追你,你又一个想不开断袖了,父神就你这么一个儿子,父神要是绝后了那我和东华的罪过就大了。”少绾保证道,“放心,我绝对不会赖着你的,反正你年纪比我小,我就是对东华下手都不会对你下手的,老牛吃嫩草的事儿我是断断干不出来的,我保证。”
墨渊的脸色黑得深沉,他看了少绾一眼,呵斥,“胡闹。”
少绾倒是疑惑得很,她话都说到这份上,连保证都打了,方法也给了,就连这种糟心事她同意都干了,墨渊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不过看着墨渊黑沉的脸色,少绾还是决定不跟小孩子一般计较,甚至好心的给折颜丢了个‘要不要去请药君过来看看,墨渊该不会是喝酒喝到中毒了吧’的眼神。
折颜也挺莫名其妙的,不过他想到墨渊向来严谨的性格,对这种事情自然是排斥的很,这一想他倒是释然了,不过心底尚且存着些不解疑惑。
东华不置可否的看了少绾墨渊一眼,默默寻了个凳子坐下。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6 19:52:00 +0800 CST  
正巧这时,瑶光端着些汤水来了,墨渊向来不用小厮伺候,喜欢亲力亲为,故而寝殿中往往没有一个人,不想少绾东华都有好几个‘木头桩子’站在那听候差遣。
这不是说墨渊这就随意进出了,往日墨渊在外面设下了一连串的禁忌,旁人不得主人允许便不得随意进出,却不知今日为何没有开启。
果然是病到脑子都不清醒了。
少绾心中有些疑惑,却在见到瑶光手上的罐子,对比自己的两手空空,心中的愧疚又多了点。
不过一想到当年自己好心照顾重伤的东华结果东华伤一好就立刻拿自己松筋骨,理由还是因为自己的‘贴心照顾’。
少绾觉得为防墨渊秋后算账,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还是算了吧,于是她向墨渊说道,“你这都没些个人,现在你重病在床,要不我借你几个使唤?”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6 22:38:00 +0800 CST  
我果然是个好孩子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6 22:41:00 +0800 CST  
墨渊未曾表态,东华瞥了少绾一眼,悠悠哉的说道,“你自己够用?”
“勉勉强强还是可以的。”少绾想了下,看着东华,“要不我去你跟你凑合一下?我们两个的加起来应该是够用的。”少绾丢个东华一个眼神,心中盘算着正好趁这段时间跟东华研究一下用火焰石弄件衣服,老是揣着也不怎么方便。
东华自然是知道少绾的心思,也不点破,他看了墨渊一眼,在瑶光鄙夷的眼神中老神在在的点了点头,算是允了。
墨渊的脸瞬间很黑,他皱着眉说道,“不必了。”
瑶光忿恨的看了少绾一眼,被瑶光眼刀子莫名其妙刮到的少绾眉头一挑,旋即看了眼躺在床上看起来没有之前瞧着的那么虚弱了的墨渊,若有所思的退到了东华身边,密语传音,“你说瑶光墨渊是不是很般配啊。”
东华看了瑶光贤惠的倒了碗汤水递给给墨渊,“不觉得。”
少绾看着东华,眼睛有点亮,“你该不会真的对墨渊有点那种心思吧。”
“今后一个月的伙食我管你了。”
对于东华的大方,少绾心中不祥感顿生。
“糖醋鱼如何?”东华不负众望的将自己的招牌菜拿了出来。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7 12:51:00 +0800 CST  
少绾想着要是现在在瑶光面前哭着抱东华大腿会不会太折损自己魔族始祖女神的面子了,这样到底好不好。
就在少绾思考着是不是立刻求饶的时候,瑶光显然也不大顺心,墨渊很有礼貌的拒绝了她的美意,一旁的折颜帮腔说道,“墨渊现在吃不得油腻东西,瑶光你的鸡汤怕是不合适。”
见到这一幕,少绾莫名的高兴了,心想,这弟弟还是很称自己心的。
瑶光有些伤心,她看了一旁窃窃私语的东华少绾两个眼,心中虽知道墨渊送客的意思,但是她难得能进来一次墨渊的寝殿,而且少绾还在这,她不想走。
少绾奇怪的看着瑶光,自第一日认识起瑶光对她的敌意就与日俱增,莫名其妙的很,她问东华,“我有得罪她吗?”
东华看了墨渊一眼,点点头。
少绾这回倒是明白了东华的意思,感情自己是被无辜迁怒的。她看了眼墨渊那张即使病中也风华依旧的脸,暗道了句,蓝颜祸水。
不过转念想到自己之后还要追墨渊这件事,少绾突然觉得这真不是什么好主意。
东华,她现在反悔来不来得及啊?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7 13:07:00 +0800 CST  
瑶光到底还是未能如愿留下,被墨渊客客气气的请了出去。少绾觉得太过婉转了,要是她或是东华哪有这么多废话,直接撵人便是了,何必这么麻烦?不过神族向来兴这套,故而少绾不多言。
折颜看了眼瑶光留下来的汤水,调笑了少绾一句,“你方才还说追墨渊来着,倒没见你有何表示。”
少绾想着些事,随口答道,“我做的东西只能给东华。”因为只有东华能面不改色的喝下去没有事,虽然事后他往往加以十倍的还回来。这句显得自己太弱气,很没有始祖女神的威势,故而少绾没有说。
待得少绾回过神,才发现折颜面色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己,墨渊的脸色也极其不佳,东华倒是一脸淡淡然的摸了摸少绾的头,满意表示。
“待会儿给你做鱼。”

楼主 墨酩清  发布于 2015-02-27 13:34:00 +0800 CST  

楼主:墨酩清

字数:25463

发表时间:2015-02-17 06:2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3-24 23:51:57 +0800 CST

评论数:1201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夜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