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花开】爱恨之间(少绾墨渊的故事)

三生三世的恩怨,爱恨,情仇,她与他,永远也分不清楚,他们唯一记得,他爱她,她爱他。
他们,也会这样吗?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5-24 17:24:00 +0800 CST  
首先说一句,这篇文章是我在我自己的文章里做一些改动之后再发上来的,我发过一个贴子,原文在那个帖子里,这个帖子只是升级版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5-24 17:25:00 +0800 CST  
其次,因为七七的那几千字已经废了,所以并没有按照那些来写,请见谅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5-24 17:26:00 +0800 CST  
最后,楼楼文笔渣,不会有很多描写什么的,不要吐槽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5-24 17:27:00 +0800 CST  
第一章
今日折颜来到了昆仑墟,他脸上带着一种神秘的笑容,在昆仑虚大殿,和我说:“少绾她……回来了”我愣了一下,脱口而出“怎么可能!”折颜瞧了瞧在我身边的子阑,又以某种眼神看着我,我便知道,这是错不了的了,可是,可是都已经过去19万年了,她怎么会……我险些晕倒,还好折颜扶了我一把,悄声说道“去看看吧,毕竟也是……”
我定了定神,从昆仑虚走出去,到了章尾山的那个山洞,那时,看见里面空无一人,我立刻明白了,自言自语道“她本应不在这里的”于是,又去到了魔族大殿,在门口,我停住了脚步,觉得不合适,小声对自己说“你又有什么脸面进去呢……”然后一个人走回到了昆仑墟。
回到昆仑虚,坐在椅子上,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她……她真的回来了吗?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些愧疚……我等了她这么多年,她回来了,她会见我吗?
第二天,我还没有去找她,她便自己来到了昆仑墟门口,叠风倒是没让她进来,我走到她身旁,说“那一剑……”她打断了我,打开了她那把扇子“墨渊,不管过去如何,将来又如何,从此我与你恩断义绝!”然后就起身飞走了,想必是回到了魔族了吧……可是,我着实愣了一下,她……诶,她一定还深深地记着那件事。
旁边的叠风才更是云里雾里,问到“师父,那是……”我招了招手,叫他不要再说下去了,毕竟,这种事他们这些晚辈也不会知道的。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5-24 17:33:00 +0800 CST  
啊嗯,因为受剧版的影响,就把大师兄的名字叫做叠风吧,以后大家不要认错人。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5-24 17:35:00 +0800 CST  
大家看过的点个赞哈,这样楼楼就知道有没有人看了,谢谢!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5-24 17:48:00 +0800 CST  
自己给自己顶一顶,给自己大大的鼓励!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5-24 18:13:00 +0800 CST  
第二章
今日在昆仑虚给弟子们授课时,她突然闯了进来,发了疯似的,用她那把扇子到处施展法力,叠风跌跌撞撞的跑进来,说他已经抵挡不住了,于是我赶快到大殿,用法力把扇子从她手中夺了过来,时间紧迫,我只好直接用扇子将她困在了那里,她坐在地上白色的衣摆拖在地上,脸色同她的衣服那样惨白,“我知道你负了我,我这次来只是想要见见你!那些事你忘了便忘了,但你不能忘了你到底做了些什么!”为了不让她失了昆仑虚的风度,我打断了她,用法力把她送回了她该回的地方,只是,她那把扇子,还在我手里。
我知道,叠风和子阑肯定是开始好奇了,因为只有法器的主人和很熟悉的人才能使用法器。但是当时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如果她在昆仑虚失了风度,会引起四海八荒的好奇,还会编出许多新闻,让他们好奇总比让四海八荒好奇要好得多。
过了几天,实在是想见见她,看看她恢复地怎么样了,可是又没有办法,于是,在夜晚,我走出了昆仑虚,到了那她种的菩提树下,抚摸着树干,想着那时……
“墨渊!”我转过身来,她就站在那里,她跑过来,抱住了我,我本能的想把她推开,可是她突然使了法术,我犹豫了一下,抱住了她。
未完待续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5-24 19:36:00 +0800 CST  
我醒来时,躺在自己的床上,我坐起来,想:这是什么法术?竟如此厉害!我已记不清昨晚发生了什么,只记得自己去了那颗菩提树,连自己是怎么回来都不知道。可是,过了十九万年,我已经心灰意冷了,毕竟,我杀了她,她不会原谅我。
这要追溯到19万年以前了,那时,神魔大战,我知道这一战只有我死或者她死才能了结,可是,我怎么会杀了她呢?我怎么会呢?
至少,这几天少绾并没有来骚扰我。
可是,过了几天,她又来了,她闯进来说“墨渊,我们打一架吧!”我倒是不觉得什么,到是把身边的子阑吓了一跳。“绾绾,没想到,你爱打架这一点到是没变”我不紧不慢的说。子阑被我那句“绾绾”惊吓到了,毕竟,我还没有这样叫过别人。 “上神不必如此称呼我,我只是来找上神打一架的”
她直接冲了上来,我叫道“慢”她满脸疑惑地望着我。
我拿出她那把扇子,晃了晃,说“这浮躁的性格到是也没变”
她拿回了扇子,脸皮还是很厚“这一次就算了”
我招了招手,说“快回去吧,你要打,我陪你可以吧,但是不是在昆仑虚”她说:“你说还能去哪里?你难道想去那战场吗?”“你还在怨恨这件事吗?我说过我不是……”“走了,告辞”她打断了我。
站在身旁的子阑呆了。
他一定在想我和这个陌生人的关系。
他问“这位是……”
“以前的同桌而已”我答“哦……”他说。
第二章完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5-26 17:38:00 +0800 CST  
第三章
她这一来让我想起了十九多万年前的水沼泽。
第一次见她,是在水沼泽的大门口。
那时,她是来进学的,竟带来18个奴仆,我便在那里劝她,只能带一位学童。她到是残忍,说如果不带他们进去,就把18个人的活安排到一个人上去。
那是我第一次见她,到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
在学舍中,父神竟安排我和她同桌,我想,那就要做到同桌的责任,于是就把她的那份书也取了。
她到是好,上课睡觉,我倒是也管不了她了。
“师父,上次来昆仑虚找你的那个人让我转告说明天下午在老地方约战”打断了我的回忆。
看来少绾她更喜欢把我当成老战友,和我打架吧。于是便草草回应了子阑。
第二天,我们自己的战场上。少绾还是拿着那把扇子,我还是拿着轩辕剑,与十九万年前不同的是,她穿着白衣,而我穿着玄衣。
她开战了。我无心应战,因为我怕,我怕再在这里把她杀死,因为我舍不得。
她用尽了全力,在我还没来得及反抗的时候,把我打倒了。
我坐起来,发现周围一片模糊,便知道,她伤了我的眼睛。
她伤我太重,使得我神智模糊,她好像试图回复我的眼睛,但我也记不清楚了。
我只知道,唯一的方法就是去十里桃林找折颜。虽然我看不清楚,但是还是跌跌撞撞的找到了十里桃林,却在腾云时,不小心掉到了桃林里。
我还是镇静了下来,尽力摸索着前进。
“墨渊上神为何浑身伤痕?”我并不知道这是谁,但是我敢肯定这不是折颜。“找折颜上神,他在吗?”于是,他把我带到了折颜的小屋里面。
“墨渊,你这是……”折颜问我。“哦,背那个每次都找我打架的人弄的”我轻描淡写的回答。“是啊,除了少绾,还有谁能把你弄成这样……”“不过眼睛伤的不深,带此沾药水的白绫一个月即可回复的完好如初。真真,去帮我把药水拿过来”
原来他是白真上神。
带上白绫之后,还是什么也看不见,打算回昆仑虚的时候,折颜叫住了我“眼睛都这样了还要出去逞强,就留在桃林一个月吧”
我想了想,说“这样也好”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5-27 17:19:00 +0800 CST  
第四章
在桃林这些日子还算清静,就是马上要到一个月时,少绾找到了我。
“墨渊……”她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我拔出轩辕剑,怕她趁我看不见攻击我。
折颜到是不巧,在这时走了过来。“哦呦,你们俩竟然还那么喜欢打起来”
这句话到是让原本不想打架的少绾想试一试。
折颜还算有些良心“这样对墨渊不太好吧……”
我到也没多说什么,虽然我看不见,谁说我就打不过她了?
她出招了,我不想太繁琐,便迎了她的招,简单用两下力了事。
“你还真是厉害,闭着眼睛都把她打的没有退路了”
就这样把她赶走了?我不相信。
一个月总算到了,回归了昆仑虚。
那时,竟不知道,她会就这样过来。
少绾她突然跑到我身边,对我说“我有些事要问你”
子阑姗姗来迟,问“师父,她直接闯了进来,那时大门正好没人看守……”“无妨”我打断了他。
这时,少绾说到“你当年为什么要收青丘白浅为徒?”我愣了一下,她为什么要问这件事……“我还想问你呢,为什么她……”“与我长得像,是吗?只是我魂飞魄散的时候不小心有一缕仙气飘到了怀在娘胎里的她身上罢了”她冷冷的回答。“哦……你知道吗?那颗菩提树已经开花了”我说到。
子阑刚才是愣了神,现在到是插嘴说“师父那么喜欢菩提树,为什么不在昆仑虚种几颗呢?”
这话到是让我和少绾都停顿了一下。
少绾于是逼问我“哦?为什么呢?”
知道自己的局势处于尴尬局面,只好实话实说“因为我害怕……”
子阑肯定不明白,他的师父,父神的嫡子,天界的战神,墨渊,有什么好怕的。
但是,那确实是一句实话,少绾明白,我也明白。
是的,我害怕……
我害怕,看到菩提树,我会哭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5-29 13:28:00 +0800 CST  
第五章
那天,她就这样走了,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到是安稳的闭关了几个月。
在昆仑虚大殿时,突然心里一震,心里惊讶说了一句“东皇钟?”
是啊,我没有想到擎苍那么狡猾,竟留了一丝魂魄在东皇钟内,使得今日有不小的动荡。
这时,奉行赶了过来,说“祖宗说,她去若水河畔了,上神就不用去了”“什么!她怎么懂得东皇钟内部的乾坤!”我喊到,并赶快腾云到若水河畔,子阑和叠风也随我去了。
可是,我太晚了,我到时,只能接住她那从半空中落下来的仙体。
我想起了十九万年前,我也是这样,只能接住她落下来的仙体。
我抱着她降落在若水河畔。她那用来保护元神的仙气竟全都不见了。我知道她干了什么了。
我拾起她手中的扇子,把她交给了奉行。
我站起来,飞到东皇钟前,要用法力收回东皇钟。
这可是一件仔细活,要将元神提取至东皇钟内,然后才能用法力将其收回。
马上要成功之时,十七却撞了过来,我和她双双倒地。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6-02 19:36:00 +0800 CST  
我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竟穿的是十七的这身衣服,便懂得发生了什么。
我没有多想,先用法力收回扇子,然后再一次升空,成功收回了东皇钟。上一次少绾打的伤还没有恢复好。我的身体吐了不少血。
落地之后,我立即和十七调换元神,才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我对十七说“十七,你来做什么?元神错位可不是一件小事!”是的,如果元神错位就会损失一些法力,何况,我还是刚刚收回东皇钟。十七低着头,把手中的扇子递给我,说“师父,我以为你又要以元神生祭东皇钟……”
我接过扇子,没有多说什么,用扇子的法力渡向少绾。
还好这一切的发生没有超过半个时辰。
法力柱越来越强,扇子从我手中飞到了少绾手中。
我无意识地将墨衣变作白色衣衫,又将束着的头发解开。
我到是一时没有撑住,单膝跪在地上,用手臂支撑着。
“师父!”十七叫到。
看少绾从奉行身边缓缓的站起来,本想捏个决,隐身回到昆仑虚,却没有想到,自己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她看到我,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十七严肃地对她说“师父既已救了你,你就快点走吧”
她扑通一声倒坐在地上,对我说“你为什么要救我!”
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说“绾绾,这一命,算是还给你了!”一口热血从嘴中涌出,也没有费力去掩盖了,就让它流了下来。我倒了下去。
在场的,除了折颜,东华,其他人都吓了一跳:墨渊上神从来对谁都是冷冷清清的,即使是对自己的亲弟弟或是最宠爱的小十七,也只是稍微亲切一点罢了,他可是从来没有如此亲切的称呼别人。他们也从来没有见过墨渊上神穿白衣,不束头发的样子,没有想到,墨渊上神这幅打扮竟是如此……惹桃花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6-02 19:47:00 +0800 CST  
墨渊番外一
她来找我的时候,我问她“十七为什么……”她却抢了我的话,直接说了,她以为我想问的是十七与她长得像,其实,我是想问她,十七体内,为什么会有她的魂魄。
不过,她既然一起说了,我就不好再多问了。
(楼楼发现一个bug,赶快补啊!)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6-03 09:11:00 +0800 CST  
少绾刚刚恢复醒过来,面容也是很憔悴,一点都没有往日的风光。
她站起来“你我之间,纠葛太多了,你救了我,只是又添加了一份纠葛而已”我昏昏沉沉,隐隐约约听到了这些,眼角干涩,流不出泪,也只是用微弱的声音,说“你还是不肯原谅我”
她竟然听见了。
但是我,倒在那里,没有任何力气了,后来的事,我也不知道了。
(转用第三方语气)
少绾没有回过头来,但她叹了一口气“你是真的忘了,其实我还欠你很多。但是你杀了我,就是杀了我,没有办法挽回了”
她虽然走了,却在墨渊周围设下了仙障,白浅都无法解开。
白浅问折颜“这是谁啊?师父与她,到底有什么瓜葛?”折颜沉默了一会,没有说什么,毕竟,她有那么多身份,也毕竟,对于他们二人来说,这一切,也说不清。折颜只说“你师父,他待在这里,也是最好的选择了”
子阑很急“师父他,怎么办才好那!”“不用担心,对他来说,这只是小伤罢了,没有十九万年前……”折颜打住了话,又说“你们,在这里等他就好了”
东华帝君走来,旁边自然有小狐狸凤九,道“我不知是想让他就死在这里,还是想让他活着”凤九被帝君的话,吓了一跳,想不明白,帝君究竟与这墨渊上神有什么仇恨。东华继续说“不过,我仔细想了想,这种铁心肠的人……诶,还是不得不让他活着”又嘱咐折颜好好照看墨渊两句,便走了。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6-04 14:38:00 +0800 CST  
来问一下,改成第三方口吻叙述可以吗?毕竟以墨渊的口吻不是很好些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6-05 18:36:00 +0800 CST  
第十天,大家都在等。墨渊竟真的醒来了,他原本靠在一旁的石头上,现在缓缓站起来,去除了仙障。只是看起来很伤神。但没有人知道,那不是伤神,是伤情。
众仙惊讶之点有两处,第一,这仙障就连白浅,折颜两位上神费神都无法去除,墨渊上神竟一挥手就去除了。第二,四海八荒还未曾见过墨渊上神如此伤神的样子,即便是在以元神生祭东皇钟之时。
白浅大叫“师父!”墨渊只是语气平和的问白浅“这,是第几日了?”折颜走过来,回答“已经第十日了”然后答非所问“别再想一些伤心的事了”墨渊又咳出一口血来。
意想不到,折颜一个手刀劈下去,把墨渊劈昏,然后架着他回到十里桃林。
折颜把墨渊带到了十里桃林的屋子里,把他放在床上,白浅在旁边。
白浅问“折颜,师父他没事吧……”“能醒过来应该就没什么大事了”折颜回答。
墨渊手心里全是汗。
折颜说“诶,墨渊啊墨渊,你都这样了还是不闲着,又想起了十九万年前的神魔大战是不是?”然后用仙法抚了他一下,他精神放松了下来。
白浅倒是好奇“十九万年前发生什么了?能让师父紧张成这样?”折颜笑而不语。
未完待续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6-06 19:12:00 +0800 CST  
咳咳,楼楼明天更文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6-08 21:08:00 +0800 CST  
但是白浅就这样一直问,折颜也拿她没有办法了,于是只好轻描淡写的回答她“哦,就是那次他杀了她而已。”
白浅还是没有听明白,但是也只好不问了。他和她指的是谁?师父到底和那个女子有什么纠葛?
折颜和白浅走出屋子,折颜叹了口气。“师父最近精神好像不太好,折颜你知道为什么吗?”白浅问。折颜答非所问“那年,夜华以元神生祭东皇钟,你坐在下面,是什么感受?”“明明可以救他,但却没有办法,后悔得很……”白浅想起伤心事。“墨渊,他这十九万年,一直都是此感受”折颜说。“师父?这怎么可能!我一点都看不出来!”白浅惊讶。“你可记得你当素素,被带上天宫受夜华冷落的感受?墨渊他这阵子,比你这感受深多了”折颜似乎没有听到白浅的话,继续说。
折颜说完了,才想起白浅说的话,又叹了一口气“你也知道你师父是什么样的性子,这些年,他一直把情绪积压在心里,情郁于中,想必这是他心里最大的一块石头,他最在意的一件事了”白浅想再问些,可是折颜只是笑而不语。
过了一会,折颜说“走吧,去看看你师父,他应该醒了”说罢便同白浅走进屋里。
未完待续
----------------
@萧信儿

楼主 墨渊的紫水晶  发布于 2017-06-09 15:36:00 +0800 CST  

楼主:墨渊的紫水晶

字数:116679

发表时间:2017-05-25 01:2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3-04 12:45:49 +0800 CST

评论数:333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