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后续文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一楼,献给浅浅夜华和帝君凤九。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3 20:50:00 +0800 CST  
第一次在此吧里开文,写得不好请见谅!也望大家多多支持!注明的是,绝对不会抄袭原创,其实我根本没看过原创的番外..........在此文里,可能出现的不只有天族翼族和青丘,还会添加一些其他的,当然只是为了和应文章内容所需!望周知,也望大家能多多支持!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3 20:53:00 +0800 CST  
第一章、
那是一场浩大的盛世婚礼。
天族与青丘的联姻,四海八荒都来庆贺。
那次婚礼,天君传位给天族太子夜华,夜华,也就成了天帝。
白浅,也就是天妃。
而小阿离,就自然而然是天族的小殿下。
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太平。
那一碧如洗的蓝天下,比往年开得更盛的十里桃林。
桃花的香气,足够清怡。
湖蓝色的流水,碧绿的草坪,冰凉的石桌,散落满地的柔软桃花。
流水潺潺,岸边,总有那玄色长袍的俊影和素色衣裳的纤影。
蝴蝶翩翩,树下,总有那素色长袍的两个英俊男子和一蓝青色衣袍的俊俏稚嫩小男孩。
蓝天碧水,仙界,似乎一切太平。
而那柔软白云的背后,却总是藏匿着黑云滚滚。
一切太平,却似乎又归回原点。
短暂的幸福,长久的离苦。
从整个仙界,到夜华白浅的爱恋,一切,都在悄悄发生着改变。
故事,将始于,小阿离的三百零二岁生辰。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3 21:07:00 +0800 CST  
第二章、
“团子,起床啦!”
温柔的女声响起。
阿离不情愿地睁开眼,却惊奇地发现,娘亲正坐在他的床头!
“娘亲!”阿离一下子从床上跃起。
“阿离乖,生辰快乐!”白浅将阿离从床上抱起,“今天是生辰啦,自己穿衣服!娘亲给你做了一套衣服,看看喜不喜欢?”
浅紫色的内衫和深紫色的外袍,做工精细独特,深紫色的天鹅绒外袍尊贵奢华,穿戴在小阿离的身上,却又不是孩童的那份俏皮稚嫩。
阿离开心地咧着嘴:“好漂亮的衣裳,娘亲!”
“阿离,今天阿奶、天君还有众叔叔伯伯都要来你的生辰宴,记得礼貌!”白浅笑着望着小阿离,“阿离最懂事了,是不是?”
阿离一边披上外袍,一边道:“嗯!阿离不会丢娘亲和父君的颜面!”
“娘亲,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阿离看着白浅的素色衣裳,“为何娘亲只穿素裳?”
白浅微微一愣:“娘亲从小就喜欢素色。素色宁静祥和,又不失典雅高贵之气。”
“那为何父君只穿玄色?”
白浅这下子被难住了:“这个........”
“阿离知道!因为,父君是玄色,娘亲是素色,黑白相间,自然是般配的颜色!这说明,父君和娘亲很般配!天下第一般配!”
白浅,“.........”
也有些道理啊.......
穿好衣裳,阿离反复对着镜子照着:“为何我这般好看?唉,以后长大了,少不了桃花!”
白浅“噗嗤“笑出声来:“阿离,照镜子,不是女孩子做的事情吗?”
阿离脸微微一红:“娘亲,那我们出去吧!”
白浅微微一笑,牵着小阿离的手,走出庆云殿。
一出门,便看见夜华一身玄色长袍,凌风而立。
看见白浅牵着小阿离的手从庆云殿走出来,夜华微微勾起唇。
“浅浅,阿离。”
白浅轻轻一笑:“夜华。”
“这才一大清早,父君和娘亲也不知道羞羞!以后阿离长大了,一定要找九个老婆,比父君和娘亲还要幸福美好!”阿离嘟着嘴。
夜华,“..........”
白浅,“..........”
“阿离,你可知,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夜华蹲下身,望着阿离。
阿离摇摇头:“成玉没同我讲过,不知道。”
“意思就是,愿得一心爱之人,相互厮守终生,相濡以沫,白首不分离。不需要娶九个老婆,只需得到一位心上人,且相濡以沫地爱恋一生。”
阿离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这么说,父君和娘亲,便是白首不相离的两个一心人?。
夜华唇角微微上扬:“正是。”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3 21:31:00 +0800 CST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这个吧很活跃,帖子不一会儿就沉了......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3 21:34:00 +0800 CST  
翻了几个小错误,现在更正一下!
1、白浅是天后啦,我写错啦!
2、小阿离现在是三百零五岁生辰!
3、我现在就称呼老天君为天君,毕竟夜华是天帝,还是不太一样的。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4 19:31:00 +0800 CST  
第三章、
“阿离拜见天君,拜见阿奶。”一进大殿,看到天君他们都在殿内,阿离跪下身行礼。
小小软软的俊俏稚嫩小男孩,十分惹人喜爱!
“阿离快起来。”天君拄着红木龙杖站起身。
“谢天君!”
“夜华见过天君。”
“白浅见过天君。”
天君微微颔首。
“阿离的衣裳真漂亮!是谁送给阿离的呀?”乐胥娘娘笑着走向阿离。
“这是娘亲给我做的衣裳!”阿离骄傲地扬起下颚。
白浅和夜华轻轻勾起唇。
“天后真是好手艺!如此精致的天鹅绒外袍,做工精细独特,阿离穿上,也真是俊俏可爱!”乐胥娘娘笑着搂了搂阿离。
乐胥娘娘一向宠爱这个小天孙。
夜华一直以来也与自己不怎么亲近,乐胥娘娘便将爱都倾注于小阿离身上。
“乐胥娘娘过奖了。”白浅微微颔首。
天君接话道:“今个儿,青丘女帝、折颜上神、白真上神还有东华帝君都要来参加阿离的生辰宴,北海水君与夫人少辛也会来参加生辰宴。自从上次夜华与白浅上神大婚,天族和青丘还有四海八荒便很少聚合一堂,这一次,也算是一次大宴吧!”
夜华淡淡点头道:“孙儿明白。这一次,孙儿也已经命人好好操办宴席。”
天君点点头:“这次的大宴,说来也算是家宴,毕竟你与白浅上神已经联姻,天族与青丘已经是亲家关系了!但是,毕竟人多眼杂,宴席还是谨慎为重!”
天君是个极为谨慎稳重的人。
“是。孙儿明白。”
天君道:“那便好。阿离此番也三百零五岁了,是时候,该去书堂念书了!”
阿离一愣,不情愿地撇了撇嘴。
“阿离,你不要不乐意,要知道,你父君在你这么大的时候,每天一坐都是八九个时辰,哪里还有玩的时间?你父君两万岁便飞升上仙,阿离,你也要努力了!”天君道。
夜华则是抽了抽嘴角:“阿离从小便是无忧无虑的性子,不像我儿时,性情太过冷淡。孙儿认为,孩子还是无拘无束些好。阿离才三百零五岁,每天都坚持读书,孙儿认为男孩子顽皮些也无妨,更何况阿离是个懂事的孩子。”
天君深深看了夜华一眼,深知夜华灰暗的童年都是被自己逼出来的,也没有反驳。
孩子,无拘无束些,又何妨?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4 20:44:00 +0800 CST  
第四章、
“娘亲娘亲,今天凤九姐姐要来我的生辰宴!凤九姐姐会不会到好吃的来?”离开大殿,阿离就拽着白浅的衣角,“我好希望凤九姐姐把我最爱的桂花芡实糕和红豆酥还有话梅蜂蜜糕带来!”
白浅无奈一笑:“团子,如今凤九姐姐是青丘女君,她有很多事情要忙,顾不过来那么多的。当然,团子喜欢吃的,凤九姐姐是肯定会带过来的!”
阿离咧嘴一笑:“要是娘亲也会做点心,那我就不会再要求凤九姐姐给我做着吃了。”
白浅,“.........”
“娘亲最近也在学着下厨,等父君教会了娘亲下厨,娘亲以后就可以给阿离做好吃的了。”夜华宠溺地看了白浅一眼,抱起阿离。
“娘亲做的,我都喜欢吃!”
一家三口和谐幸福的背影,却被一旁的一个小奴婢尽收眼底。
小奴婢的眼睛里,闪烁着憎恶恶毒的光芒!
白浅,今日小殿下的生辰宴,便是你的忌日!
“娘亲,父君,今日也像往年一样,去凡间玩吗?”阿离靠在夜华的怀里。
夜华点点头:“自然是要去凡间玩的!先换好衣衫,就去凡间!”
阿离笑着跳着,高兴极了。
不一会儿,阿离便穿着凡间小孩子的衣裳出来了。
藏青色的长衫,淡色的小马甲,淡色的小帽子。
无论是凡间的衣裳,还是仙界的正装,小阿离穿上都无比俊俏。
白浅,则是女扮男装,随着夜华一起。
小阿离走在前面,三人一行去了凡间的小吃巷。
小阿离一下子买了很多好吃的,糖葫芦串儿、绿豆糕、烤苹果、麦芽糖、小糖人儿.......这一路,阿离可谓吃得太饱。
夜华与白浅竟也忘记了阻止阿离吃那么多甜食,不一会儿,阿离便开始喊肚子疼。
本来夜华以为没什么事儿,毕竟这么多年阿离肚子疼也只是吃太多了,休息一会儿应该就会好的,可是不一会儿阿离便开始发热!
戏也看不成了,白浅抱起小阿离,和夜华一起急匆匆地回到天宫。
喊来药王的时候,阿离已经发烧得迷糊熟睡了,白浅心疼地抱着阿离不肯放手,夜华也是急得团团转。
药王给小阿离服了药,今晚的生辰宴小阿离怕是参加不了了,白浅坚持着要守着阿离,生辰宴也只好夜华独自去参加。
这个消息还没有传到膳房,所有奴婢仙娥都还不知道白浅上神和小殿下不会来参加生辰宴了,膳房也都按照正常地做菜。
而白浅的那一碗汤羹,却被人拿走了。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4 22:07:00 +0800 CST  
今天就更这么多了,望支持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4 22:46:00 +0800 CST  
第五章、
宴席开始了。
夜华坐上主位,主位却只有单独一张桌子。
白凤九坐在靠前的席位上,有些奇怪地问:“天帝,姑姑和小阿离呢?”
折颜上神与白真上神也打趣问了一句:“怎么还不见浅浅和小寿星啊?”
“今日带浅浅与阿离去凡间游玩,阿离吃太多甜食伤了胃,高烧不退,在寝殿里睡着,浅浅在一旁守着,怕是不能来参加宴席了。”夜华答道,“实在抱歉。”
“小殿下不来了?那贺礼就拜托天帝带给小殿下了!”少辛惋惜地道,“我也给姑姑准备了一些礼品,望天帝能替少辛转交给姑姑。”
夜华微微点头:“北海水君和夫人有礼了。”
“唉!这怎么可好,我与真真,还给小寿星准备了不少贺礼呢。虽然不及九儿的那般好吃,但是阿离一定会喜爱的。”折颜上神扯了扯嘴角。
“啊?阿离是胃病?这怎么可好,我还给阿离做了很多他爱吃的点心,都带来了。那也就只能等阿离病好了再吃吧。”凤九轻轻叹了口气。
帝君微微抬起眸,想不到啊,这小狐狸还会做甜食点心?
“情况突然,始料未及,今日,那便就当作家宴,大家一起饮酒。”夜华率先举杯起身。
大家也纷纷站起身,举杯饮酒。
很快就开始上菜了,一盘一盘的美味佳肴被递到不同桌上。
膳房现在才知道天后与小殿下不来参加宴席的事情,但是饭菜全部都做了而且都在盘子里盛好了,尤其是银耳雪梨汤羹,都被按照人头分在瓷盅里了。
专门负责送上汤羹的小仙娥被吩咐说有一盅汤羹是必须要给天后喝的,因为那里面加了一些比较贵重的滋养补品,小仙娥也没有多想,既然天后没有来参加宴席,这盅汤羹冷了也不能再喝了,既然青丘女君今天来参宴,那就把这个放了比较多的滋补品的汤羹给青丘女君享用吧。
那盅本来是特意为天后准备的汤羹,就这么被放在了白凤九的桌上。
送汤羹的小仙娥没多想,就直接离开了。
折颜上神先品尝了一下银耳雪梨汤羹:“天宫里头的御厨就是不一样,普通的银耳雪梨汤羹,竟也被做的味道如此之美,还加了燕窝等滋补之物,实在是美味!”
夜华淡淡一笑:“折颜上神过奖了。”
一听折颜上神说银耳雪梨燕窝汤羹美味,大家也都端起汤盅。
凤九则是品尝了几口,赞美的点点头:“这汤羹的确好喝!”
突然,只听“噗”地一声,一口血竟从凤九喉咙里喷出来!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5 19:30:00 +0800 CST  
第六章、
“咳咳咳咳咳.........”白凤九突然拿起丝巾,一个劲不停地狂咳嗽,一面咳嗽,一面竟咳出了血!
黏稠的血液从凤九的嘴里滴出来,一下子震惊了所有人。
“青丘女君这是怎么了?”小仙娥忙过来帮凤九轻轻拍背。
“九儿?怎么了?”白真上神马上站了起来。
“快!叫药王来!”
“折颜上神,快去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啊?”
东华帝君见到此情,冷冷地眯起眸,豁然站起身。
他迈着大步朝凤九的方向走去。
越来越多的血被咳出。
帝君直接打横抱起凤九,不顾鲜血沾上他深紫色的长袍,直接将凤九抱起,走出大殿!
夜华、折颜、白真等人马上跟了上去,帝君直接带凤九去了最近的一个寝殿,将凤九平放在床上:“九儿,不怕,有我在........”
药王很快就被喊来,折颜上神也迅速赶到床边。
药王的神色愈发凝重。
“药王?这怎么样了?九儿怎么了?”帝君眯起眸,盯着药王。
“回帝君,青丘女君.......女君这是......这是服用了鹤顶红?!”
“什么?!”折颜一下子震惊了,“鹤顶红?!”
“那是什么东西?”帝君不悦地问。
“鹤顶红乃凡间禁药!在凡间,这鹤顶红乃是致命毒药!凡间对于鹤顶红从来没有对诊的药方子.......但是早年老生对鹤顶红有些研究,知道一种草药能够阻止鹤顶红在体内的不断发作.......老生的后茶园也种植了那种草药。老生今日刚好采摘了一些,应该是可以派上用场.......”药王说着,便从仙袍里拿出一种深绿色植物草。
凤九的唇逐渐苍白。
她的呼吸,愈加困难。
“孩......孩子........”凤九轻声嘟囔着。
“九儿?怎么了?”帝君剑眉微微蹙起。
“帝君........孩子............”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5 22:07:00 +0800 CST  
hmmm其实我也很纠结啊!电视剧里素素怀阿离怀了几十年.........所以从凤九在凡间历劫回来,也不过只有两三年的时间,就当作仙人都要怀孕几十年的吧!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5 22:10:00 +0800 CST  
第七章、
“药王!来把脉!”帝君剑眉一皱。
孩子?
什么孩子?!
药王马上走上前,刚搭上脉,面色瞬间凝固!
“女君.......女君........您这是........”药王一下子给愣住了。
“说话不要吞吞吐吐!”帝君瞪着药王,“发生什么事了?”
“回帝君......女君这是.......这是要临盆的前兆啊........”
“你说什么?!”折颜、白真、帝君异口同声地问道。
“帝君息怒......二位上神息怒.......”还没等药王说完,折颜直接过来亲自搭了脉!
折颜面容一滞:“凤九?你.....已经有身孕了......?”
白凤九苍白无力地点点头。
鹤顶红.........
凡间的毒药,对仙人来说杀伤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药王已经命人在最短时间里煎药。
而且那种草药的煎煮本来也花费不了很长时间。
再过一刻钟,药就会煎好拿过来。
帝君盯着凤九的小腹,仿佛要盯出个洞来。
“帝君,女君的腹部不显怀,其实......其实已经有孕三年了!三年仙胎,女君身体一直健康,所以临盆之际没有早产的迹象!但.....这一次怕是......怕是.........”药王支支吾吾地解释着。
一旁早已明白一切的夜华已经叫来产婆仙娥,几个男人马上撤离寝殿,就药王与帝君在里头守着。
“帝君.......帝君........产房有血光之灾......帝君出去吧.........”床上的凤九虚弱地道。
“帝君,您快出去吧!产房血光之灾,对您不利啊!”药王道,“老身在这儿,帝君不必太过担心!老身会照顾好女君的!”
帝君冷冷地瞥了药王一眼,转身轻轻握住凤九的手:“九儿,不怕,我在这儿。”
“帝君.........”凤九疼得快要说不出话来。
一盆又一盆水端进来又端出去。
产房里,凤九痛苦的叫声令人心疼。
帝君剑眉紧蹙,死死握住凤九纤细的手。
他看不得她受苦。
一刻也看不得!
两个时辰的煎熬。
终于,凤九的最后一丝气息耗尽,而婴儿的啼哭声,也传来。
帝君猝然睁开眼!
“是个男孩!是个男孩!”仙娥们连忙抱起小男婴。
“帝君........”凤九死死咬住苍白的唇,漂亮绝美的小脸上布满了冷汗!
“九儿,我在。”
“帝君........如果我........我死了.........帮我把....把我们的孩.....孩子......带大.......”
紧接着,纤弱的身躯便软软地倒在帝君怀里。
“九儿!九儿!”帝君喊着。
“帝君莫急,女君产后太过虚弱,昏睡十几个时辰便好了!”药王端来药,“帝君,喂女君服下吧!这是抑制女君体内毒发的药物!”
帝君接过瓷碗,一勺一勺地耐心将药喂入昏迷的凤九口中。
九儿,你说,这是我们的孩子。
是当年在凡间,我与你的孩子吗?
九儿,为何不告诉我,你其实怀了我们的孩子?
九儿,你可知,在仙界的命薄,我其实就是文昌帝君?
九儿........我们的孩子.......来得如此突兀.........我欣喜........也愧疚........
我没能保护好你们母子二人........
这个孩子,突然地降临世间,就叫他,白滚滚吧!
(枕上书白滚滚的名字我就不改了!)
窗外,白浅正抱着帝君与凤九的孩子。
夜华一身玄袍,轻轻揽着白浅的肩。
白浅则是轻轻勾起唇。
凤九,你也找到了你的恋人。
你会幸福的。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6 22:14:00 +0800 CST  
滚滚出生啦。很快夜华白浅也会有二胎了,虽然中间有很多波折。二胎目测应该会写成一个女孩,大家觉得,女孩的名字叫素素会不会很奇怪?如果有好的名字就在评论里写上哦,我会采纳哒!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6 22:29:00 +0800 CST  
自顶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6 22:32:00 +0800 CST  
第八章、
夜深了。
一揽芳华里,阿离正在床上睡着。
白浅端着瓷碗,拿着瓷勺,舀起一勺药汤,轻轻吹一吹,试了温,便给阿离服下。
阿离退烧了,但是药王说午夜还会发一次高烧,毕竟是小孩子感冒,反反复复很正常。
凤九的孩子刚好生下来,帝君在那儿陪着凤九,白浅在天宫里临时找了一个乳母,白滚滚吃饱了之后就在白浅怀里呼呼大睡了,于是白浅便将乳母和小滚滚带到一揽芳华来,找了一揽芳华的一个偏殿先当作他们的临时寝殿。
等凤九醒来,身子好的差不多之后,想必帝君也会将凤九和孩儿带去太晨宫。
喂阿离服下药,白浅刚让奈奈将碗端走,夜华便进来了。
“夜华。”白浅站起身,冲着夜华笑了笑,“团子已经退烧了,但是午夜还会再烧一次。今晚我便不睡了,守着团子。你快去睡吧,你明日还有处理不完的公文。”
夜华宠溺地摸了摸白浅柔顺的墨色长发:“我今晚也不睡,我要把今日宴席之事查出个真相大白。今日家宴,汤羹里如何会出现鹤顶红?凡间禁忌之物,怎会在九重天宴席上出现?”
白浅微微蹙起秀眉:“说起这件事,倒也奇怪。大家都用了汤羹,为何只有凤九的汤羹里有鹤顶红?是有人想陷害青丘女君,还是想暗杀青丘女君?”
夜华凝起剑眉:“我怀疑,此事为天宫里憎恶青丘之人所做。不然,不会下药毒害青丘女君。端来汤羹的几个小仙娥已经在慎刑殿里审问了,过不了多久便会有答案。”
只见伽昀匆匆进殿,道:“天帝,已经严厉审问过那几个端送汤羹的小仙娥了,她们似乎都害怕紧张得厉害,都否认自己碰过青丘女君的那一碗汤羹。看她们的样子,也不似说谎。她们只是负责端送汤羹,也许确实没有触碰过汤羹呢?”
夜华冷戾地回眸:“将碰过汤羹的所有人都带到慎刑殿,严查!”
伽昀作辑:“是,天帝。”
说起来,这种明里害人暗里藏毒的事情,在天宫还真是很少见。
“浅浅,今晚辛苦你,要陪着团子守夜了。今日之事,若是我不在场,想必也审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件事乃是天族与青丘的大事,关系到天族与青丘的关系。浅浅,你若是累了便早些休息,让奈奈守着阿离便是。”
白浅摇摇头:“我已经错过了团子三百年,这三百年,团子都没有娘亲,生病的时候也没有娘亲在身旁陪伴,我不可以再错过了。夜华,你快些去吧,这里有我就行。”
夜华微微点头:“浅浅,那我去了。不要累着了。”
“好啦,夜华!以前团子生病都是你守着,现在也要换我来守着团子了!我不累的。夜华你就赶紧去吧,知道你不放心我这大大咧咧的性子!”白浅嘟了嘟嘴。
夜华微微勾起唇:“浅浅,乖。”
然后,玄色俊影便消失在了一揽芳华。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7 19:55:00 +0800 CST  
第八章、
夜深了。
一揽芳华里,阿离正在床上睡着。
白浅端着瓷碗,拿着瓷勺,舀起一勺药汤,轻轻吹一吹,试了温,便给阿离服下。
阿离退烧了,但是药王说午夜还会发一次高烧,毕竟是小孩子感冒,反反复复很正常。
凤九的孩子刚好生下来,帝君在那儿陪着凤九,白浅在天宫里临时找了一个乳母,白滚滚吃饱了之后就在白浅怀里呼呼大睡了,于是白浅便将乳母和小滚滚带到一揽芳华来,找了一揽芳华的一个偏殿先当作他们的临时寝殿。
等凤九醒来,身子好的差不多之后,想必帝君也会将凤九和孩儿带去太晨宫。
喂阿离服下药,白浅刚让奈奈将碗端走,夜华便进来了。
“夜华。”白浅站起身,冲着夜华笑了笑,“团子已经退烧了,但是午夜还会再烧一次。今晚我便不睡了,守着团子。你快去睡吧,你明日还有处理不完的公文。”
夜华宠溺地摸了摸白浅柔顺的墨色长发:“我今晚也不睡,我要把今日宴席之事查出个真相大白。今日家宴,汤羹里如何会出现鹤顶红?凡间禁忌之物,怎会在九重天宴席上出现?”
白浅微微蹙起秀眉:“说起这件事,倒也奇怪。大家都用了汤羹,为何只有凤九的汤羹里有鹤顶红?是有人想陷害青丘女君,还是想暗杀青丘女君?”
夜华凝起剑眉:“我怀疑,此事为天宫里憎恶青丘之人所做。不然,不会下药毒害青丘女君。端来汤羹的几个小仙娥已经在慎刑殿里审问了,过不了多久便会有答案。”
只见伽昀匆匆进殿,道:“天帝,已经严厉审问过那几个端送汤羹的小仙娥了,她们似乎都害怕紧张得厉害,都否认自己碰过青丘女君的那一碗汤羹。看她们的样子,也不似说谎。她们只是负责端送汤羹,也许确实没有触碰过汤羹呢?”
夜华冷戾地回眸:“将碰过汤羹的所有人都带到慎刑殿,严查!”
伽昀作辑:“是,天帝。”
说起来,这种明里害人暗里藏毒的事情,在天宫还真是很少见。
“浅浅,今晚辛苦你,要陪着团子守夜了。今日之事,若是我不在场,想必也审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件事乃是天族与青丘的大事,关系到天族与青丘的关系。浅浅,你若是累了便早些休息,让奈奈守着阿离便是。”
白浅摇摇头:“我已经错过了团子三百年,这三百年,团子都没有娘亲,生病的时候也没有娘亲在身旁陪伴,我不可以再错过了。夜华,你快些去吧,这里有我就行。”
夜华微微点头:“浅浅,那我去了。不要累着了。”
“好啦,夜华!以前团子生病都是你守着,现在也要换我来守着团子了!我不累的。夜华你就赶紧去吧,知道你不放心我这大大咧咧的性子!”白浅嘟了嘟嘴。
夜华微微勾起唇:“浅浅,乖。”
然后,玄色俊影便消失在了一揽芳华。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7 19:55:00 +0800 CST  
第九章、
果然,才刚到午夜,阿离便发起了高烧。
“娘亲......娘亲......阿离难受........”小阿离躺在床榻上,俊秀的眉头紧皱,宛如黑羽翎般的眼睫毛搭在眼帘,难受地扭动着小小的身子。
“团子乖,团子乖,娘亲抱.......”白浅心疼地马上将阿离从床榻上抱起。
阿离小小软软的身子就这么靠在白浅身上,奈奈端来药,一口一口地喂着阿离。
阿离的身子很烫,白浅身上凉丝丝的温度和淡淡的桃花香很快就让阿离睡着了。
阿离睡着的时候,两条白白嫩嫩的手臂紧紧抱着白浅的腰,白浅失笑,为了不再打扰到阿离,今夜她便抱着阿离睡了。
“天后,您这样,太辛苦了.........您还是早些歇息,我来抱小殿下吧。”奈奈心疼地望着白浅。
白浅则是笑笑,摇摇头:“不碍事。奈奈,你已经累了一天了,洗梧宫里事物繁杂,你早些睡吧,我带着团子就行。”
奈奈摇摇头:“奈奈要陪着天后与小殿下,不累的。”
说来也奇怪,阿离怎的就忽然发高烧了?
不过是吃多了甜食,不会引得发高烧啊。
难不成,阿离身体这么弱?
不会吧。
那夜华这三百年来带着阿离,岂不是要被折磨死?
再说了,今个儿阿离吃这么多甜食点心,夜华也没拦着。
白浅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奈奈,团子对什么食物过敏么?”
奈奈一愣,道:“小殿下好像是.....好像是对蟹黄过敏,曾有一次合欢家宴,天帝没注意,让小殿下用了一点蟹黄,结果夜晚便发起高烧.......”
蟹黄?
今日阿离吃得全是甜食,哪来的蟹黄?
“除蟹黄之外,团子还有对何食物过敏么?”白浅又问道。
奈奈摇摇头:“没有了。”
一夜很快便过去。
清晨,白浅半闭着眼,抱着阿离坐在床榻上打盹之时,突然有人进来了。
是少辛。
奈奈正在屏风处守着,望见少辛,一愣:“北海水君夫人怎么来了?”
少辛道:“青丘女君方才醒来,我就过来告诉天后一声。麻烦仙娥通报天后一声,青丘女君方才醒来,想看看孩子。”
奈奈点点头:“有劳夫人。昨夜天后守着小殿下,一夜未眠,方才才得以休息。我这就带乳母和白小公子去女君那儿。”
少辛微微点头,就走了。
奈奈正准备去一揽芳华偏殿,白浅却醒来了,睡眼朦胧:“奈奈,是谁来了?”
“是北海水君夫人,过来告诉天后青丘女君方才醒来,想看看小公子。奈奈是不是吵醒天后了??”
白浅摇摇头,坐起身,怀里还抱着阿离:“无妨。我这就去凤九那儿看看。”
“那......小殿下......?”奈奈指指紧紧攥着白浅的手的阿离。
白浅低眸,柔情地望了阿离一眼。
这孩子,一晚上睡得极香,不停地在她怀里翻来翻去,唯独不变的便是那紧紧抓住她的手的那双小嫩手。
阿离是生怕娘亲不要他了。
“无妨,抱着阿离也是一样。”白浅站起身,“奈奈,替我整理衣衫,然后我们去叫乳母。”
奈奈点点头。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8 14:52:00 +0800 CST  
自顶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8 15:35:00 +0800 CST  
话说还有人要为浅夜的女儿取名字吗?现在已经有两个人了

楼主 安祺子默修  发布于 2017-03-18 15:35:00 +0800 CST  

楼主:安祺子默修

字数:54265

发表时间:2017-03-14 04:5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3-11 17:21:56 +0800 CST

评论数:226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