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共婵娟(阿离长大后的爱情故事)

想写一个弱弱的男主角和强悍的女主角。


故事的背景,仍然是我的白浅重生文——《浅斟夜饮尽相思》。
我写的《妖部漫谈》里的人也会出来打酱油。
还有,不想再虐了。


每个人登上神,都要改掉自己致命的缺点。阿离的缺点就是软弱。
所以,给他配了个女金刚——吴刚。女金刚的缺点就是爱美。因为长得太丑了。


所以,我尽量欢乐地写文!我不想再虐了!
老是写虐文,自己心会疼。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18 19:22:00 +0800 CST  
1,56667

你听说了没?太子殿下遇刺,受伤了,都多日不上朝了?
我怎么听说,太子殿下是吓得生病了!

你这八卦从哪儿来的?

听说啊,太子殿下连只鸡都不敢杀!
所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至今未授太子印喽?

他没想到,锦衣卫的人能八卦成这样。只是没想到自己在他们面前,竟然如此不济。
又有声音传来:你们胆儿真肥,怎可妄议殿下。若是被天帝知晓,可是要杀头的。

那帮八卦的人顿时没了声音。他不禁感叹道:怎阿爹的名声比狼来了还好使。
八卦的人不八卦是不可能的,但是很快改了话题。改成了天帝灭倭族之事。

一人道:听说,这次刺杀太子的便是那倭族后人。当初倭族被灭全族,太子一时心软,留了个孩子没杀.......

他没料到,他们竟然会说这个。他陡然觉得恐惧起来,胸口闷闷地疼。一边的同伴见到痛苦的样子,惊道:兄弟,怎么了?闹肚子了?还是不舒服?......

他的思绪又回到了一万年前,那时,他刚登上仙。
四万岁登上仙,也不算丢人,就是和阿爹比,稍微丢人一点儿。
他被雷劈得半死不活,好了后,阿爹就带他上了战场。那是他第一次上战场,杀的就是倭族。
倭族全族分布在西海与南海的交界领域,属于西海辖管,原身是海老鼠。倭族首领夜郎自大,竟然打起了八荒的主意。于是他们打上了西南荒。天帝夜华,原来不打算亲征,但是他为了磨炼一下未来的太子,所以带了阿离上了战场,结果.......

虎父无犬子,这句话,一定是错的。

他怕死,怕血,怕杀人。

那场战役,他场场都上了,场场都吐得和鬼一样。

他不仅观赏到了阿爹的英明,也欣赏到了娘亲的神武。

有一场战役,天帝夜华假装受伤了。他并不知道,哭得死去活来。天帝让他独自率军。
他又惊又怕,后来,天帝还是不放心,陪着他上了战场。

可是,军中竟然有奸细,有人趁机刺杀天帝。他再胆小,也不能放任父亲的性命而不顾,便与人缠斗起来。他知道分秒必争,可是实战时才发现,他练的那些道法,根本没什么用。眼看,他就要殒命,突然一阵强劲的风将敌人扇得七零八落。他的娘亲突然出现,将刺杀之人尽数斩杀,鲜血染红了战场。然后,他那“柔弱”的娘亲抱着阿爹哭去了,又提着他回了大帐。后来,他才知道,天帝根本没受伤,只是为了历练他而已。结果历练不成,把老婆给吓来了。后来,阿爹跪了一个月的搓衣板!
嗯,好像扯远了。
最后,他没舍得杀一个才出生的孩子。
一万年后,那个孩子来杀他,要报仇。
那人说:我没本领杀天帝,可是有本领杀他唯一的儿子,让他尝丧子之痛。

那只海老鼠十分厉害,擅长制造幻象,杀了他的亲卫数人。他也中了招。他在一场不断杀人的幻象里,出不去,最后被海老鼠刺伤了胸口。

原本这伤口,并不致命,只是他沉浸于那场可怕的梦境里,不得自拔。不得已,阿爹找了折颜,才救醒他。折颜说:阿离没事,就是吓着了。

他听见了,觉得丢脸。他看见阿爹和娘亲松了一口气。他昏迷了近一个月,药王和他的娘亲都查不出原因,以为他是中了什么不可知的毒。结果,他只是被吓着了。

他休养好了后,天帝送他来昆仑虚特训,让他加入锦衣卫,好好历练。
而今日,是第一天。大家互相不可通姓名,都有统一的编号。比如他的编号就是56667。

喂,56667,你没事吧?脸色那么白?

他摇摇头,道了声——没事。不能再让阿爹失望了!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18 19:28:00 +0800 CST  
2,继续八卦
他虽然坚持说自己没事,到底还是被人送到了医馆处。医馆常年无人,只有,每年特训锦衣卫时,才会有人入驻。他这番,前脚被人扶进了医馆,后脚墨渊尊神便来看他。药君道:尊神请放心,56667应该是紧张过度导致的胃部不畅。
墨渊皱皱眉头,问道:他胸部受过伤,你看看,是不是旧疾发作?
药君诊治了半天,还是一样的结论。
墨渊叹道:跟我来吧!

阿离低着头,跟在墨渊的身后,来到莲池的附近。
墨渊道:夜华还是太严苛了些。不应该对你过于苛刻。有时候逼迫,只会起反效果。
阿离连忙摇头:没有!阿爹对我已经很松了。是我总让阿爹失望。

墨渊问道:你为何惧怕鲜血?即便是你娘亲,也未曾见她怕过啊?

阿离思索了一番,道:我幼时,便常梦见阿爹浑身鲜血,死在了若水河畔......可实际上,死的人是娘亲.......当然,她没有死。我四百岁时,总是忧心阿爹和娘亲会死。所以,我总希望所有人都好好活着。
墨渊点点头:确实,孩童时期的噩梦对人影响很大。但是,阿离,若你总是惧怕战争,惧怕死亡。以你的身份,怕是死的人更多。你受伤的事,我听说了。若当初不是你妇人之仁,留了那人一命,你的亲卫还能少死几个。


墨渊一席话,让阿离脸色又白了白。

墨渊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早知,当初,我亲自收你为徒了。是你娘说辈分乱了套,你爹便依了她。我们昆仑墟的逍遥道,兴许更适合你。夜华,杀戮太多了些。你和他犯冲。你做了灵宝天尊的徒弟,修习的是和你爹一样的道法,却不敢杀人。长此以往,也会入魔。......这样吧,你每日来这儿,我授你道法,可以去你的恐惧。

阿离行礼道:多谢大伯!
墨渊点点头,挥手示意他回去。
他回了住处,一帮人仍然在聊各种八卦。

他又仔细听了起来,大多数八卦都挺有意思,其中有一个八卦是:有一个仙君,叫吴刚,武修,据说,比很多上仙还能打。他喜欢嫦娥,跑去月宫偷看嫦娥洗澡,被逮住了,被罚在月宫砍桂树,说什么时候升上仙,什么时候放出来!

阿离插话道:听说武修很难登上仙,他岂不是很可怜?

八卦的仁笑道:56667,你同情心真泛滥。偷看嫦娥可是大罪过!

阿离摇摇头:嫦娥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

那帮人瞅着他等下文。他本打算说没有我妹妹好看,后来转念一想,妹妹听到又要来打他,他又打不过。他生生把下文说成:还不如....看我自己!

他隐了容貌,却比从前更像女孩子一些。他和他的娘亲长得甚为相似,所以,从小到大,只要他扮女装,就没人认为他是男的。

他一袭话说出,那帮人竟然没笑,又仔细瞅了一番。其中一人道:我刚才没仔细看,果真十分美貌。56667,你实话实说,你是不是断袖?那我可得把你赶出去!

他喝道:胡说什么呢?再说,出去打一架!

那人也不恼:打便打。不过看你好像生病了,过个三日等你病好了再打。

这番一打岔,阿离倒是和那帮人打成了一片。竟然有几个不开眼的问道:你有无妹妹?可许了人家!

他想了想道:我妹妹是武修,打架十分厉害。虽然还未登上仙......

话没说完,人全散了。一人故作哀痛,道:让我娶个武修当妻子,我宁愿娶你,56667!

众人笑作一团。女子武修,会特别壮,所以女子几乎都是道修。妖部的女子武修多些,据说,各个是女金刚,比恐龙还丑,都嫁不出去。
阿离叹道:娶妻当娶贤,当温柔体贴。我要是娶妻,就娶对我好的。可不能无事让我跪搓衣板的那种。

他话刚说出口,就觉得有阵阴风飘过。
他心中大叹不妙,赶紧躺好,道:胸口疼,睡觉!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18 20:32:00 +0800 CST  
阿离的故事是从这里发展而来的。
http://tieba.baidu.com/p/5307395014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19 11:57:00 +0800 CST  
3,无欲则刚
吴刚!
有!

躺在桂树上的女子,笑道:清月,你想什么呢?非得一声怒吼,喊你吴刚,你才听得见。
那女子美貌无双,一颦一笑尽显风情。她突然调皮一笑:莫不是,想到自己快要突破,成为上仙,高兴坏了。

被唤作清月的人,却有一颗大树那么高,有三个人那么粗。与其说他是一个人,不如说他是一堵人。
她挠挠头,嘿嘿一笑道:是挺激动的,所以开了个小差,嫦娥姐姐不要生气。

原来,躺在树上的女子竟然是广寒宫中的仙子嫦娥。她嗔道:你呀,那些小动作要改改!毕竟是个女孩子,挠头多不雅观。我记得你小时候,挺文雅的。

清月不自觉地又挠了挠头:举止当与外貌匹配。我现在这个样子,若是做出那副举动,怕别人看我看吐了。不如粗鲁些好。再说,姐姐都给我改了名字。既然叫吴刚,便要有男儿的样子。
吴刚,也就是清月,面色黝黑,眼如铜铃,两只胳膊粗壮无比,说话声音也很粗犷,毫无半点女子的样子。

嫦娥道:等你登了上神,便会恢复原样。世人皆说我美,曾经,我也和你一样。咱武修就要心理强大些。知道我为何给你取名吴刚吗?

吴刚拱拱手,道:请姐姐指教。

嫦娥笑道:你也有趣。我明明是你师叔,你非得叫我姐姐。也罢。我的意思是“无欲则刚”。女子武修比常人苦些,所以才要特别坚强才行。欲望是让人痛苦的源泉,所以给你起了这个名字。我算过了,你的劫数三日后就来,你找个空旷之地去渡劫,别把我广寒宫的桂树给劈坏了。嗯,顺道,和你师父说,让他来看我。我不生他气了。

吴刚一听,雀跃极了,立刻改口:好的,师娘。我这就出发!

嫦娥摇摇头:你还是叫我姐姐好听一些!

吴刚这番与嫦娥告别,那边就跑离了广寒宫,只见整个月宫都抖了三抖。
西南荒,最为空旷。曾经那里,是魔族和天族的战争之地,所以,数万年,都无人居住,因此已经成为了渡劫之地。
她落地的时候,大地又抖了三抖!前来渡劫的另一仙君,看到他,惊了一跳。
她连忙解释:我是武修。抱歉!渡完劫,我就和你一样高。现在是你两倍高,我也没办法。
那人却一直瞅着她,她只好又劝道:若是你连我都害怕的话,你肯定渡不过去劫啦!把那人气得哇哇乱叫,道:长得丑还出来吓人,还有理了!
她没有理会旁人,找寻一空旷地方,盘腿坐下,耐心等待雷劫的到来。虽然成为上仙,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但是至少会是个正常人。
只是他坐下来没有多久,便呼啦啦来了一群人。为首的人喝道:锦衣卫在此办案,闲杂人一律闪开。
吴刚抬眼一瞧,竟然来了二十个上仙。她站起身,让开路,朝别地跑去。大地又被震得轰隆响。
不多时,地里,突然钻出一凶兽,像龙却不是龙。勇猛至极。那二十个锦衣卫,布阵,将凶兽困于阵中。原本,眼看凶兽就要落败,它却一时又长大数倍,一爪子便击飞前面布阵的人。阵眼缺失,阵法的威力顿时减半。

锦衣卫首领急忙召救兵,但救兵前来,是要时间的。剩下来的人苦苦支撑,若是气力耗尽,怕是全部要命丧于此。突然间,一支箭飞过来,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又有数支箭飞过来。那箭气十足,威力极大。那凶兽竟然被生生射死了。

锦衣卫撤了阵,回头,看到一堵像墙一样的人,拉开一把巨弓。那巨弓是......

首领连忙上前:多些仙君相救。您这把弓.......

吴刚拱拱手:家师为武修上神后羿,这把弓确实是射日的那把......

首领惊诧不已,连声问道:仙君如何称呼?

吴刚看着远处来的劫云道:吴刚,我要渡劫了。上仙,告辞!

一阵风刮过,吴刚已经跑得极远。那轰隆隆的雷劈下,她竟然一点事也没有。雷光过后,她再也不像一座小山,而是与常人一样高,只是粗壮如男子。她不由一蹦老高:有人形了,可以回家喽!

却不想,那首领竟然一直等了她渡完劫。

首领诚恳问道:上仙,可否考虑加入我们锦衣卫?

她愣愣神,才答道:我先回家一趟,还要见师父,还得去月宫砍树。没有时间当锦衣卫。告辞啦。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19 12:48:00 +0800 CST  
4,奔赴西海
吴刚一溜烟已经跑得不见踪影,锦衣卫的首领倒也没追。因为吴刚,鼎鼎大名,偷看嫦娥的洗澡的人谁人不知晓。他得回去向指挥使汇报汇报,收录吴刚的事交给指挥使大人就好了。
吴刚飞往三重天,他的师父就在那儿搭了个棚子。后羿见到他,道:小心点儿,别踩坏了我养的花。
吴刚嘿嘿一笑,道:师父,师娘让你去月宫见她,您还养什么……花……
后羿已经一溜烟儿没了影子。吴刚摇摇头:这师父,是花~痴吗?跑得这么快!
下一秒,后羿又跑了回来,在她头上猛敲了一下,递给他一封信:你二叔的信,西海边境有大批妖兽,让我去。我本来答应了,现在交给你了。正好,你二叔说等你登上仙便收你为徒。走了啊!
吴刚仔细看了信,叹口气,背着包袱去了西海与方外的边境。看来这家,也回不了了嘛!

一个月过去了,这帮新入的锦衣卫们,终于学会了昆仑虚的简易阵法图的第一项。特训他们的小组长道:我们这一批次共20人。编号566650~566669。名字就以编号重取,比如50,就叫伍零。66就叫陆六。以此类推。
你们第一次的任务已经出来了,西海边境出了妖兽,你们虽不是主力,也要把辅助工作做好。虽然大家都是上仙,都是各部翘楚,但大家要清楚,我们锦衣卫全是上仙,最不缺的就是上仙。既然大家自愿当了锦衣卫,那么第一个万年就要完全服役,第二个万年,你们便可回各自家乡,只要隐藏身份等待传召便可。


阿离这一个月阵法没多认真学,因为以前早学过了,而是很认真跟着墨渊修习了道法。这道法的名称很有趣,叫“顺其自然”,他虽仅仅修习了一个月,内心若有若无的恐惧感却消散不少。
恐惧,并不一定是有事才恐惧,没事也会恐惧。临行前,墨渊递给他一本小册子,道:这是我专门给你写的,你回去好好读。若是不明白,问你娘亲就好。她若懒得教你,你过来问我也行。你也不用因为觉得自己胆小而自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缺陷,但若想登上神,就要磨性子。……等你去西海,让叠风再指导指导你。此去西海,不用怕,你爹自会护你周全。
墨渊很是温和,相比而言,夜华要严厉多了。阿离看着在莲花池旁拔莲花玩的墨翟,不由心生羡慕。墨渊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想,道:墨翟,他……算了,好好保重,别又受伤了,惹了你爹和娘着急。
锦衣卫一行21人,用疾风术,不过半日,便抵达西海。那处洗净聚集了10000编号以内精锐锦衣卫。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20 17:58:00 +0800 CST  
阿离,现在改名叫陆七了,他知道,天帝定是派了人保护他,只是不知道的是,天帝派的是锦衣卫精锐百人,代号1-100,专门隐身保护他。代号1~100虽为上仙,但凭武力,却是各个能拼过上神。也就是说,除非,有一个尊神来刺杀阿离,否则,他绝不会有事。四海八荒的尊神都是阿离家的亲戚,所以,他百分之百安全。
别人做锦衣卫,拼的是性命。他,只不过是历练!
伍九瞧着阿离发白的脸色,问道:陆七,你没事吧。是不是不舒服?若是不舒服,便不要逞强。
阿离摇摇头,定定心神道:没有。我……就是脸白……第一次出任务,有点儿慌,呵呵。
众人皆笑成一团,其中一人道:陆七,你还小,才5万岁,刚成年也没多久。不像我们,没加入锦衣卫前,都已经风雨里滚了几遍。等你像我们这个年纪,便不怕啦!
这一群人年纪都快10万岁,当阿离的爹都行,自然对他十分照顾。
伍九道:咱们陆七4万岁登上仙,以后定能成大才,说不定,就能成为下一任锦衣卫指挥使!
一众人的话题又扯到锦衣卫指挥使身上,现任指挥使不过7万岁,3万岁登上仙,5万岁入锦衣卫。一万年一次的武力值pk获得第一,所以荣登指挥使。
阿离听着听着,不由觉得他们描绘的人,他好像认识。仔细一思索,那人莫不是就是玄哥?
他虽在登上仙后就被册封为太子,但一直没有授印,所以很多核心的事接触不到,也没有军权。与其说他是太子,不如说他是天帝处理文书的小秘书。
若是玄明是他亲哥哥,该多好,太子让玄明当,他当个闲散的水君便好!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20 17:59:00 +0800 CST  
自己顶文!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20 19:11:00 +0800 CST  
5,失踪
组长,这可怎么办?大家的仙法全部失灵了。

组长也很苦恼,但仍然强做镇定,道:你们谁是武修?

无人应答。

他们这一组都是水族,水族哪有武修。
许久,阿离的声音响起:我.....练过剑法,算不算?不过,我剑法不太好!

组长大喜过望,问道:报上编号!

566667.

组长道:只要修习过招式的都可以。

又有三四个人站出来,报出自己的编号。

组长道:此处仙法受制,但是武修却不在制约之内。原本我们只是在外围辅助,但今日遭了难,能拼出去,当然得拼,若是拼不出去,大家就死在一起,就当为天帝尽忠了。

阿离原本以为自己必定是怕得要死,但此时此刻,他却没有恐惧之感,看来,大伯的道法,对于修身养性确实有用。

组长找准方向,道:我们朝此处前进。会招式的用招式。不会的,每人拿自己的武器硬砍就是!

此时,在西海边界帅台高坐的叠风,却忧心忡忡,一队锦衣卫,竟然消失无踪,什么也探寻不到。而另一对锦衣卫与妖兽打得十分惨烈。他从西海调来兵士,但普通兵士一来此处,便会受到威压影响,丝毫不起作用。他心急如焚,处处搬救兵。可是一处救兵也没来。

突然,有人传信而来。他惊喜道:可是救兵?
来人答;不是。是墨渊战神的文书。
他以为是师父要前来助他,结果打开一看,差点昏厥过去。信中写道:为师要去方外一趟。太子在锦衣卫中历练,编号是56667.不可拆穿身份,但务必保证其安全。

整个5字开头编号前来相助之人已经全部失踪,那里面竟然有太子。他如何向天帝交代。胸中一闷,顿时吐出一口血来。

他着人取来武器,自己便冲向沙场。其部下纷纷劝阻:水君三思,水君要顾及自己的安全!

这时,一方脸大汉突然出现,道:我去。

叠风方才认出此人是谁,喝道:你跑来此做什么!回家去!没你的事!

那人正是吴刚:我已登上仙。家师特意命我前来助水君一臂之力。
他指指背上的弓,道:方才我瞧的清楚,那些人应是没有失踪,而是入了妖兽的幻象。水君也是道修,怕是去了也无济于事。
吴刚没有道破自己的身份。她本名清月,是北海北郡水君叠雍之女,只是如今她这副形象,还是不要丢了自己的爹娘的脸面了。
他拱手道:吴刚请命。
她身上上仙的气泽浑厚。她是纯武修。武修很难上阶品,但是上神以下的武修,战斗力一定是高于道修的。
叠风焉能不知她说得很有道理,但是她毕竟是女孩子,又是自己的侄女。但是,后羿派她来了,自己定不会再过来。如今也没有别的选择。
他道:你一定要带回失踪的锦衣卫。其中一个是56667,他身负重大秘密,绝对不能死。若是他死了,我们都得陪葬。明白了吗?

吴刚心下诧异,但是她没有多问。她的二叔向来冷静,如今心急如焚,那定是了不得的大事。她飞往战争之地,瞬间,他也消失不见。

远在天宫的夜华,正观察着水镜,不由皱皱眉头。

不多时,便有加密疾报传来,说是太子失踪。他对伽韵说道:回信就说我闭关了,不在。加密信无人读取。

他继续观察水镜。

阿离根本不会有事,因为西海的妖兽是假的。

他做了个高阶幻象,一切,不过是为了磨炼阿离。

而那帮失踪的人各个都无法再用仙力,一会儿只能肉搏。别人也进不去。
只是,刚刚似乎出了点意外,那个钻进去的人是如何进去的?

他召来天枢:我要吴刚这个人的全部资料,他是武修,上仙,武器是一把弓。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21 15:45:00 +0800 CST  
我想问,新版的倒序查看在哪?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21 15:55:00 +0800 CST  
6,迷雾中的战斗
雾气蒙蒙,一开始,还能看到路。渐渐,整个儿白茫茫一片。众人皆不可用仙法,自是不能再用仙法探路,与瞎子一般无二。虽然这帮人才做锦衣卫一个月,但毕竟都是上仙,也没人抱怨或者惊吓过度。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众人虽朝向一个方向走,但渐渐也走累了,不能视物,渐渐给人造成一种恐惧感。阿离,却并不是很惧怕。虽说夜华总训斥他胆小,但他只是怕打仗怕杀人罢了。于他来说,生命只有一次,杀人性命过于造孽。幼时,他常听佛法,深有感触。所以曾经有一段时间,都不食荤腥。后来,也是被吊起来打,才又开始食肉食。渐渐,他胆小的名声就出去了。有一回,他隐身出门,听到有人背地里笑话他,他虽心里难过,觉得给阿爹丢脸,但仍然坚持自己的理念。

又步行一会,雾渐渐薄了些,众人终于可以视物。然而不过高兴片刻!雾中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妖兽,一点儿也不比万字以内编号那帮锦衣卫对付的妖兽小。
组长大喝一声:布阵!
场面短暂地混乱了一会儿,又进入了有序的状态。

然而,众人很快发觉问题。仙法不能用,阵法根本无法驱动。场面又开始混乱起来!

组长喝道:那就各自上前砍杀吧!冲啊!

雾气渐渐又浓了!阿离拿着剑,也不记得使得是哪种剑法,只知道一切皆随本能。
也不知过了多久,砍杀声渐渐停止,空气中尽是血腥的味道,却不知是妖兽的鲜血还是同伴们的。

阿离并没有害怕,只是觉得有些麻木。从前,他也上过战场,但随行有太多人保护。除了那次灭倭族,阿爹假装受伤,他才真正打了一次,还是用道法。这样的肉搏,却是第一次。

浓雾又散开了,等组长再清点人数时,发现只剩八个人还活着,其中三个还是昏迷状态。也就是能动的都是学过武修的。

满地都是尸体,原本阿离没看见,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觉得这场肉搏打得热血沸腾。但待他看到那个总逗他的伍九身首异处时,他只觉心中极闷,脑袋极热,眼里的泪水止不住地流。

谁都觉得不好受,但像阿离这样直接哭出来的人,却是没有。

陆八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再长大些,就知道这没什么。有多少人去方外历险找寻机遇,死在外面,比这惨得多。这世上怕是只有那太子和公主可以在天宫坐享其成。

阿离不禁问道:为何?

陆八笑道:吆!不哭啦!因为天帝天后是尊神,天后的师父是尊神,哥哥不是尊神就是上神。所以呢,这些人只要有一个帮衬着晚辈,就不用烦心啊。可惜,咱们没投上好胎。

阿离没有反驳。但是陆八说得不对。正是因为他的父母都是尊神,他若是连上神都登不了,才丢脸。但是现在四海八荒灵力丧尽,登上神越发艰难。就连玄哥都未登上神,何况他。

在他愣神的瞬间,风云突变。倒地的尸体摇摇晃晃站起来,拿着武器向他们砍过来。

组长毕竟见过世面,叫道:战斗!僵尸!僵尸!

消失已久的惊惧陡然出现了。那张牙舞爪的尸体,战斗力根本没有妖兽强,但是他们都曾经是人。阿离呆在那里,完全不知抵抗!

陆八的武器是一把长刀,一把挑开快要刺入阿离身上的匕首,喝道:陆七,你干什么呢!等死吗?

阿离完全呆住,直到陆八被刺穿,而下一秒,陆八也变成了僵尸,举起长刀向阿离刺来。
组长叫道:陆七!醒醒!你若再不醒,今日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陆八是为了救你死的!你醒醒!你剑法最好!

墨渊的话陡然在他耳朵闪现:若不是你妇人之仁,你的亲卫还能少死几个!

电光火石间,他大喝一声,举起剑向陆八刺去。
远在天宫的夜华看到此处,不由站起身来,等待阿离击出的那一剑。

然而,远处一支羽箭射来,正中陆八的脑袋。脑袋应声而落,正落入了阿离的手中,紧接着,一支支箭射出,箭无虚发,尸体的脑袋滚了一地,就像是一颗颗球。

夜华看到此处,恼怒不已,一拳砸向桌子,心道:功亏一篑!

组长大喜:哪位壮士前来相救?

吴刚从雾中冒出来,答道:我乃武修上仙,西海水君派我前来支援!

她并未报姓名,因为“吴刚偷看嫦娥洗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觉得有些损二叔的英明。甚至于,她戴了个改变面貌的符纸。她看了看满地的尸体,问道:56667可活着?

阿离的手仍然抱着陆八的脑袋,陆八的脸上还留有诡异的微笑。他没有应声。吴刚又问了一遍。组长连忙回答:壮士,56667还活着。说罢,用手,指了指阿离。

此时的阿离满脸血污,手中还捧着一个脑袋。吴刚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你活着就好,节哀!

阿离猛然抬头,就见到一方脸大汉,面目黝黑,丑如夜叉,比那死去的尸体还要难看。

他翻了翻白眼,一声不吭,就向后倒去。

此番,轮到吴刚惊惧了。他急忙上前探探气息,发现此人还活着,才松了口气。

阿离已经晕过去,再布幻象已没有意义。夜华逐步撤了幻象,终于,万字号内锦衣卫对仗的妖兽倒地而死。失踪的人也出现了。只是死去的人的尸体消失了干净,全部灰飞烟灭了。
那些人当然没死,只是被清除了记忆,重新整编入了锦衣卫罢了。

夜华的幻象做得极真,吴刚背着阿离整整走了三日,才从迷雾中走出来。
叠风一眼看到吴刚背上的阿离,吓得三魂快丢了两魂半,急忙叫来早已等候在此的药君。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23 01:35:00 +0800 CST  
7,找寻原因

阿离满身血污,根本看不出来有无受伤。
药君来了后,也顾不得脏臭,赶紧搭脉,许久才道:只是有些皮外伤,伤不重。包扎一下就好,但是.....

叠风此时心急如焚。若是太子在他手里出事,即便天帝不问罪于他,他也会自责不已。师尊送来的信,原本他可以早一日看到。但他那日部署军队,将所有信函都压后了一日。于他看来,战事最为要紧。却没想到.....

他喝道:但是什么?有话快说!

药君被惊了一跳,连忙答道:他是受了刺激,失了魂,所以才会昏睡不醒。

叠风极不耐烦,道:快说如何治!

药君道:我有幸和折颜学过引魂术法,治此病不难。但是,他受了什么刺激?我必须得知道原因。

叠风点点头:你先帮他治外伤,我召人过来问。

几位宫人好容易将阿离清洗干净,又换得一身干净衣物。药君才在其肩膀上找到了匕首刺入的伤口。伤口并不深,但失血不少。

余下的锦衣卫各个受了伤,他们的伤比阿离重多了。但却没有阿离的好待遇,能走动的,都被召来问话。他们详细描述了那日战斗的情况。
小组长道:陆七看起来胆子小,可是与妖兽打斗时,很是勇猛,剑法也很超群。但是,妖兽被斩杀后,他就开始神情恍惚,站在那儿发傻,所以被僵尸的匕首刺了几刀。等到那位武修上仙射死了僵尸之后,陆七突然昏迷不醒。我们带着剩下活着的人跟着武修上仙走了三日,才走出来。没想到出来后,发现不过才过了半日。别的受重伤的同伴,中间还有醒的,但陆七却没有。我们都不通医术,我怕他死了,一日探他数次呼吸和脉搏.....

叠风又问了问旁人,答案都差不多。药君施了引魂术,却毫无作用,连忙道:不对!不是这样的,水君还得再问。若是7日内不能引回魂魄,他便一直沉睡不醒,直到衰竭而死!

天宫那里终于回了信,说是天帝闭关,无人读取加密信。

他稍加思索,咬咬牙,发了一封昆仑虚加密信。那信的光,在天空飘忽了瞬间,飞往了东荒的狐狸洞。

夜华撤了幻象后,觉得仙力耗费极大,气力略有不足,便真闭了关。在他看来,阿离被吓晕了,不算个事,问都没问。所以,他没有做任何交代。他没想到的是,叠风也被吓得三魂去了两魂,找不到他,直接找白浅去了。

白浅身份特殊,变了样貌,以折颜仙使的身份前来。
她急匆匆赶来,看到阿离昏迷不醒,面貌变丑了不少,真身还被变成了一只海龟,就知道是夜华干的好事。
她听了叠风的叙述,冷冷道:我是答应他让阿离出来历练,却没答应他让阿离出来送死!

叠风道:十七,莫急。此事,我有大过错。师尊有发信过来......

他又将推迟了一日读信的事仔细道来。

白浅没再理会叠风,而是喝道:锦衣卫出来!

瞬间,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蒙面锦衣卫,他的代号是0,代号就绣在肩膀上,非常清晰!

他躬身道:仙使息怒!那幻象,我也进不去。所以不知发生何事。我已第一时间递信去了九重天,但是天帝都拒接了。所以....仙使不用担心....
他欲言又止,叠风连忙退了出去。

代号0,扯下面巾,跪下来道:师母,那幻象应该是师父做的,专门吓唬....历练阿离的。所以阿离肯定没有危险。阿离应是被僵尸吓着了,他最怕那些。我刚刚没好意思和叠风叔叔说。就打算您来了和您说的。再说了,折颜要是来了,也不用知道阿离被什么吓着了,也可以引魂。师父操控了高阶幻象,估计要休息2日才会出关。师母放心好了!阿离一出来,我就施了法术,他的魂魄跑不远,不会有事。......师母,折颜不肯教我引魂术,若我学会了,阿离下次再吓着,我就可以治啊!

此人说话甚快,白浅摇摇头:少说两句。吵死了!
白浅看着阿离肩膀上的伤,又有些心疼。代号0赶紧接话:那伤也是幻象,一半师父做的,一半是我做的。师母别伤心。

白浅蹭得站起来:你们师徒俩没一个好东西!我去找折颜!他封了神识,没法发信联系。你变成我的模样在此处陪着阿离。

代号0,真名玄明,假名明轩,正是刚上任的锦衣卫指挥使。他还有一个身份,即是天帝夜华的第二个徒弟。如今,他八万岁,修为都快有50万年,却迟迟未破上神。

白浅出去后,他又变成了仙使的模样。叠风走进来,问道:十七,如何?

他站起来,拱手道:我是锦衣卫指挥使,娘娘已经出去,让我在此陪伴太子殿下。水君叫我零即可。

锦衣卫指挥使是天子近臣,身份隐秘。叠风连忙拱手行礼:原是指挥使大人!

由于锦衣卫不可暴露身份,所以玄明也不好和叠风相认,也拱手回礼道:水君客气!
正在此时,屋外闯进来一人,那人声如洪钟,边跑边喊道:我知道他受什么刺激啦!是我啊!那日我进去变容貌,用错了符纸,变成了夜叉.......姐姐......你怎比嫦娥姐姐还美?

吴刚闯进来,话没说完,一眼瞟到变成仙使的玄明。虽然玄明穿得是男装,但是脸变得同白浅变幻后的仙使相似,被人认作女的也不奇怪。

吴刚又一眼看到躺着的阿离,道:怎么床上也躺着个美貌的姐姐?那个臭烘烘的陆七呢?

阿离肌肤似雪,吴刚不由上前,想要摸一摸。玄明飞快出剑,那剑极快,不过瞬间,已封住吴刚周身大穴:何人在此放肆?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23 22:36:00 +0800 CST  
番外~相思病
清月~
嗯?
清月抬起头,她有些迷惑,离儿甚少叫她真名,总是吴刚吴刚得叫。
离儿的手揽在她的腰间。他忽而皱皱眉头:清月,为何你腰又细了些?全是骨头!我抱着不舒服。
清月,低头看看,那腰是真得细了些。可是,她有什么办法。武修就这样的,先前有多丑,登上神后,随着修为的增加,就会越来越美,尤其身段。只是,离儿似乎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她微微叹口气,心里想着,很多年前,她以为自己只要变成美人,就会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啦!可是现在,好像还没有当初当方脸大汉时讨离儿喜欢。
叹气做什么?谁惹了你不开心吗?

没有……离儿……

不许叫我离儿……

她愣住了,片刻后,她别过头:是,陛下!

泪水顷刻间便涌上来。他最近不怎么来找她,即便见她,都会说她胳膊细,腰细,说他不喜欢。

今日,也是她做了吃食,主动去见他。他说想来观景台看风景,她便陪他。

原本,他想靠她肩膀上,后来嫌弃她肩膀窄,就揽了她的腰,硬是把她的脑袋塞到自己肩膀下,说给他支个头,说自己坐着累。然后,他又说她头上的钗戳着他的脖子了,害她担心看了很久,才发现一道浅浅的红印。

她怕他累,就伸出手,让他把头靠在上面。他却说,要躺她肚皮上。他搂住她的腰,先是嫌她体积小,他没法趴着睡,然后又说腰太细。

阿离断袖了好些年,也许他喜欢的真是以前那个粗壮能给他安全感的吴刚,而不是现在这个自己。
她抬起袖子擦擦脸,声音有些哽咽:对不起……我也不想……离……陛下……

可是,下一秒,她被他揽入怀中:呆子。叫我夫君嘛!我就是想让你也把我当一下男人。都暗示你很多下,你都没反应!

夫……君?

怎么,莫不是,你以为你现在这模样,还能当我夫君?现在可轮到我当夫君啦!
阿离挑挑眉毛,自顾笑得开心!
他捏捏她的脸蛋:别哭啦!我是故意欺负你的,想让你生气,撒泼撒娇嘛!我娘亲和妹妹都是那样的。你生气,我也可以哄你的。我爹只要忙一点,娘亲就会离家出走。我也想试试,看看你会不会出走。结果,你呢?白天偷看我,晚上跑来偷偷给我把脉。今天还亲自做饭给我吃。好没意思!吴刚,你到底是不是女孩子?

她突然明白了离儿的意思。她甩开他的手:陛下,我很累了。我只是尽自己当妻子的责任。并不喜欢殿下的游戏。清月是爱慕陛下,但也有自尊的。若是陛下喜欢爱撒娇的女孩子,我可以为您纳侧妃。
她起身,头也不回走了。阿离连忙起身去追,可是清月是武修,早就跑得没影子。
她果真离家出走了,还封了神识,让他找不到。

他才意识到自己是不是玩得过了些。难得四海升平,他一定是太闲了。

几日后,天帝早朝时晕倒的消息传遍了四海八荒。她心急如焚地回了天宫。
她飞奔至寝殿,就看到离儿惨白惨白的脸。不过几日不见,竟然瘦了许多。她走至床前,不知怎的,就忆起了当初离儿渡劫时,便是这般,一日有大半日都躺着。
她问药王:陛下的病情如何?
药王道:娘娘不必忧心。陛下只是过于劳累,引发旧疾,一时心悸,晕过去了。最多三日便会醒。
陛下有何旧疾?
曾经遇刺,心口被刺中,险些丧命。后来,心脉便比常人弱了些。所以不可劳累。
药王出去后,她再也克制不住,抱住他就哭了起来。

只是,下一刻,她已置身于兰叶山。离儿又捏着她的脸:还知道回来……居然还敢自封神识……不知道……我……没你,睡觉做梦梦见鬼,吓得不行吗?
他突然拥住她:别离开我,是我错了,我反省了。我有天下最好的妻子……

她挣开他的怀抱,小心扶住他:夫君,别伤心。药王说您心脉……

她的话被打断:药王的话你也信?

她想反驳一下,可是下一刻,她已经被吻得有些分不清南北。又是一夜好春光。
朦胧间,她听得离儿在说:阿爹教的苦肉计果真好用!只是,我真的病了,不是装的。
她心中一紧,离儿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是得了相思病。若你再不回来,我真要心脉尽损,身归混沌了!

她翻了个身,抱住阿离,轻轻拍了拍:离儿别怕,我也想你。是你说你没见过我生气离家出走。我见你批折子很辛苦,所以就依了你,玩一个游戏。结果你就当真了。离儿才是笨蛋。吴刚发誓做离儿的夫君,便会一生一世在你身边保护你……即使你不再喜欢我了……

她沉沉睡去,只是耳边似乎听到:谁说我不喜欢你,就喜欢你一个人……笨蛋……明明我才是你的夫君……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24 23:18:00 +0800 CST  
最近思绪混乱,脑中情节巨多,所以打算先放飞写番外,以防灵感转瞬即逝。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25 09:03:00 +0800 CST  
帖子沉了,自己顶下。今天更。看看可有人~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28 08:39:00 +0800 CST  
8,加入锦衣卫

玄明自是知道来者是谁。他一直隐身保护阿离,直至阿离失踪。他亲眼见着吴刚入了阿离失踪的地方。他也觉得好奇,因为那处,他也进不去。阿离被吴刚背出后,他收到一封密信,说得是西南荒抗击妖兽取胜之事,发信的小队队长特意强调了吴刚的神勇之处,但也提了些此人的八卦之处,比如爱好美色,偷看嫦娥洗澡。
所以玄明,想试一试吴刚是不是真如此神勇。他所用封穴之法,若是修为高深,半日可解。若是徒有虚名之辈,怕是一辈子也解不开。

叠风见状,赶紧道:大人息怒,吴刚是我的徒儿,绝非有意冒犯.....公子!他自小就是这样,看到美好的事物,就挪不开眼,并无坏心.....

玄明懒洋洋道:水君,吴刚是后羿的徒儿,怎又是你的徒儿?

叠风急忙道:他是我的侄儿,小时候身体弱,我才将他送去后羿那里,就等他登上仙后,再入昆仑虚门下。墨渊战神也知晓此事,已经应允....

叠风咬咬牙,跪下道:叠风愿意代小徒受过!

叠风的头上吓得冷汗淋淋。传闻锦衣卫指挥使心狠手辣,杀人都不眨眼。自己无论如何,先把时间拖上一拖。等十七来了,以自己大师兄的身份求个情,应该没事。

叠风这一跪,把玄明也吓了一跳。他连忙扶了叠风起来。若是师母赶回,见此情景,去师父那儿告上一状.......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他清清嗓子,道:墨渊战神和水君您的面子定是要给的。只是,公子的身份,您也是知道的。所以呢,我只是封了他的穴位,未下死手。若是,半日内能冲开穴道,加入我们锦衣卫,我便放他一马,如何?

叠风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声应好。加入锦衣卫是最佳历练之法,对吴刚来说,根本没有坏处,只有好处。他自然是答应。

不到半日,吴刚的穴位便被修为冲开。他一头恼火,很想与玄明打上一架。但他见叠风那小心翼翼的模样,知道此人不可得罪,所以也不敢冲上前去理论,想到自己就这样被强行拉入了锦衣卫,又心生不忿。一张黑脸红了绿、绿了红,更难看了些。

玄明笑道:加入我们锦衣卫也有好处。若你加入,我教你换颜术,如何?你不是想变漂亮吗?


玄明封穴之时,才发觉吴刚是女子。她的身上带了改变性别的符纸,而那个符纸是自己炼的。所以他才轻易发觉吴刚的性别。那么,以此推测,吴刚应是某位郡主,否则,叠风叔叔不会把天帝赐给他的宝贵的符纸转赠于她。女子长成这模样,肯定是不满的。再加上偷看嫦娥洗澡的传闻......

吴刚一惊:你怎知.....我才不学。等我道修,自然会学换颜的小法术!

玄明问道:难道你不知变幻容貌的法术,都是只能变丑吗?水君就算是墨渊战神的徒弟,也不会。不过,我会.....

他走到阿离身边,手在阿离的脸上晃了晃。只见阿离顿时变美不少,但很快又恢复原貌。

但那短短一瞬,已让吴刚心惊不已。

他略略思索一番,又问道:那.....身材...皮肤可能变好?

玄明点点头:不过,换颜术法也不能支持多久,以你现在的修为,最多半月就得重新施术。

吴刚立刻点头:够啦!够啦!我加入,我加入!

叠风摇了摇头,这清月哪里都好,就是太在意自己的长相了。才华和品行才重要,外貌都是虚幻,只是,清月....好像是丑了点。现在这个样子,若是男子,也谈不上难看。若是女子......这辈子怕是嫁不出去了......大哥叠雍又是爱美的性子,以至于清月这些年都不敢回家,就怕被自己爹给嫌弃了。若是能习得换颜术,也挺好。

叠风正在神游,白浅又显了身,道:折颜不在。这样吧,水君去请药君来引魂,我有办法。

药君来了之后,白浅说道:折颜之法也很容易,就是让另一个人的元神出窍,配合引魂术来引魂。指挥使,你找一个上仙.....你自己不行,你的元神本来就不稳。找一个元神强大的上仙......

玄明指指吴刚,问道:他可行?武修一般元神都强大。

白浅伸出手指,探了探吴刚的元神点点头。

药君开始施术,房中只剩阿离、吴刚和药君,其余人都在门外等候。

白浅急如蚂蚁。她没有修习引魂术和固魂术,因为修逍遥道者与此术法相冲。所以她只能干着急。

玄明也着急,他已经发了数封密信,天帝都没开启。若是开启了,师父估计又要想方设法哄着师母了。看师母这样子,怕是根本不会原谅师父了。只盼阿离什么事都不要有,也许师父跪个几天搓衣板就差不多了。

叠风也来回踱步。吴刚是他侄女,听说引魂阵法伤元神的,清月可别出点什么事。阿离也千万不要有事!他根本担待不起!

三人各怀心事,一句话也没说,整整在房外站了两天,直至药君出来。药君道:陆公子魂魄已渡回,休息个两三日便会醒。那位吴上仙也没事,就是伤了些元神,恐怕要睡上个几个月,记忆可能也会有所缺失。但只要休养好,也不会有影响。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28 10:09:00 +0800 CST  
9,阿离的梦

(以下内容全是阿离的梦,和现实不太一样。)
“阿离,你已经5万岁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无法授太子印!”
天帝背对着他,背影有些萧索。
“我不起你娘亲,没有把你教育好。日后,待我身归混沌,根本无颜见她。”
他跪于地上,额头贴在地上,不敢再看天帝。
“你娘亲以一己之力封印东皇钟,是何等魄力。为何你会如此胆怯!”

他想起了那个温暖的怀抱,他的娘亲。

他也想起了俊疾山美好的时光。

每日清晨,他听着鸟叫声醒来,一睁眼,便看到娘亲美丽的眼睛。

他会抱住她,撒着娇喊~娘亲、娘亲!

娘亲会给他穿衣服,但也会叮嘱他:“若是你阿爹在家,就得自己穿,你爹不允许我溺爱你!”
他点点头,他会穿衣,也会自己吃饭。可是,他喜欢娘亲给他穿衣,给他喂饭。

每到中午,阿爹才会回来。一家人欢欢乐乐吃饭。
而下午,阿爹会带一家人去山下的城镇玩。

后来,他长大了些,平日也要上学堂,夫子都会夸他聪明好学,说他以后会是一代大儒。
娘亲会问他:你是谁家的儿子呀?这么棒!
他笑嘻嘻回答:我是夜华和白浅的儿子。
阿爹会把他举得很高,说:我们的儿子自然是最棒的!

后来,有一天,他睡醒了。娘亲和阿爹都不在。只有他一个人。他有些害怕。
他一个人在竹屋里呆了三天,才有人来接他。那个人是他舅舅。
舅舅蹲下来,抚着他的头,说:阿离~你娘~她不在了。我带你去看她。

他看到她的娘亲躺在棺材里,后来烧掉了。
直到棺材只剩一个角,他的阿爹才不知从哪儿冲出来,发疯似的趴在一堆灰上,痛哭不止,直到哭晕过去。

后来,阿爹病了很久,心如死灰。有一日,阿爹也断了气。他趴在阿爹身上哭:是不是我叫阿离,所以我们要分开?

他哭得撕心裂肺的时候,来了一个叫折颜的人,救活了阿爹。

后来,阿爹一个人带着他。他越长越像娘亲,阿爹看着他有时会发愣,有时会流泪。

有一天,他们离开了俊疾山,去了天宫。原来他的阿爹是天帝,他被立为太子。

阿爹以武治国,而他怕打仗,怕人死。他总记得娘亲脸色苍白躺在棺材里的样子,也记得阿爹病重的样子。

他跪在地上,天帝让他起来,他不敢动。天帝又怒喝一声,紧接着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他急忙起身扶住天帝:阿爹,你这是怎么了?

天帝坐下,缓和了半天,才可说话:阿离,我快见你娘亲了。……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只是这一仗,我们必须要赢。只要赢了,以后都不用打仗了。……阿离,阿爹不能护你一世,所以这场仗必须赢。

第二日,他们在南海与敌方开战。他从来没如此勇猛过。眼看,他就要取敌寇首级。突然,一阵迷雾,他们不知到了何处。
昏暗中,什么也看不清楚,只知道不断厮杀。等雾散去,只剩几人。突然,那些死去的尸体摇摇晃晃站起来,向他攻来。他被吓得傻了,那些人都是自己的属下,很是熟悉,而如今都成了僵尸。

突然间,阿爹不知从哪儿出现了,背着他就跑,边跑边说:阿离,你不要有事。阿爹只有你,只有你!

他想说自己没事,可是元神像是被拘着一样。

直到过了很久,他们跑出了薄雾,他终于清醒过来。阿爹抱住他哭了:今日你很勇敢,不愧是我夜华的儿子。
他还未说话,却发觉阿爹整个人的重量都覆在他身上。他急忙叫道阿爹阿爹,没人应他。
他渡了半天仙力,阿爹才睁开眼:阿离,我去找浅浅了,以后……你……好好的……别怕……

阿爹闭上眼,身体渐渐化虚,最后灰飞烟灭,一切归于尘土。

他继任了天帝。他没有娶亲,因为,他命中无人。最后的时光,他回到了俊疾山。
他躺在床上,等着阿爹和娘亲接他。
他很累,闭上了眼睛。

再睁眼,是娘亲:乖阿离,睡醒了?
他扑过去:娘亲,阿离好想你。

他回到了小时候,
他很幸福快乐。

然后,是无止境的循环。
不管他怎么努力,娘亲还是在他小时候死去,阿爹会在那场战役中死去。

他已经不记得循环了几世了,渐渐有些绝望,希望自己可以早日灰飞烟灭。

直到有一天,娘亲带回了一个小姑娘:阿离,她是清月妹妹。你要好好照顾她。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29 12:19:00 +0800 CST  
自己顶文!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09-29 14:41:00 +0800 CST  
10,噩梦醒来

清月的元神受了点损伤,等她醒了后,已经是一个月后。她只记得自己救了一个身上有秘密的陆七,却不小心把陆七吓晕了,只好参加锦衣卫,入了陆七的梦,召回了陆七的魂魄。至于那梦是怎样的,她全然不知。
她仍然住在西海南郡的水晶宫。她的父君母妃来看望她,告诉她,立了功,被封了官位,以后就以男儿的身份跟随叠风。

她想回家。她的母妃劝道:清月,你回家做什么?家中姐妹,你最难看。难道,你还想被你姐姐讥讽吗?你若想母妃,递信过来,我便来看你。
她愣愣神,问道:母妃,是不是一直以来,你都觉得我给你丢脸了?可是,长得难看,不是我本愿。若我登了上神,兴许可以恢复.....
她的母妃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叹叹气。
她坐在床上,突然很想哭。

她小时候,也长得很可爱。可是,她身体不好,天生弱症,两万岁时就拜了后羿为师。待4万岁成人礼时,准备回家。她的母妃来接她,被她吓晕了过去。所以,她没有成人礼。众人只当清月郡主身体弱,不能见人。却不知,是他的父母不给她见人。

她躺在床上,恍惚间,好像记得有一个人对她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心中那个最好的人。
陡然间,她的心中温暖起来。可是,那人是谁?她苦思冥想,也没答案,脑海中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只是觉得那人甚美,是她见过的最美的......女子?
她晃了晃脑袋:定是我想变美女,想疯了。做个春梦,都梦到女子,而不是男子。我真是疯了!

清月休养好之后,以吴刚的身份,正式拜了叠风为师。不久之后,他被召去昆仑虚,拜见了师祖墨渊战神,又被整编到了锦衣卫的序列当中。他的编号是566657,替代了两个月前死去的那一组人的其中的一个。
那二十人,死了只剩6个。所以被编入了新人14个,新学阵法,再汇编。
不知为何,她想到自己可以再见陆七,竟然隐隐有些兴奋。
不过,很快,她想明白了,因为陆七长得好看。她最喜欢美人。等她登上神时,可以重塑仙体,到时候。自己可以变美,就可以参照陆七的长相嘛。

阿离昏迷了七日,醒来后,竟然在青丘狐狸洞。
他一醒来,她的妹妹夜妙就扑过来笑话他:呆阿离,听说你被僵尸吓晕了!哈哈哈哈!
他见妹妹笑得欢,脸红了红,又恢复常态。他想起来,自己被僵尸和夜叉吓晕了,做了一个噩梦。
夜妙见阿离不说话,问道:傻了吗?都不说话。

他的梦中,根本没有妹妹。他的童年,有两场可怕的回忆。一场,她的娘亲封印了东皇钟,在狐狸洞躺了一百年。第二场,她的娘亲生妹妹,在天宫躺了快两百年。而娘亲躺着的时候,阿爹还未承天帝位,也一直在病中。所以他既怕娘亲死了,又怕阿爹死了。虽然,到了,最后,谁也没死。但是,这却成了他的噩梦。
梦中的细节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梦中的娘亲死于封印东皇钟,而阿爹养大了他,最后病重,为了救他而死。如今,他醒来,看到活蹦乱跳的妹妹,万分庆幸那些都是梦。

他问道:阿爹和娘亲呢?

夜妙笑道:阿爹在狐狸洞口罚站呢,想进来跪搓衣板都没逮着机会。娘亲结了个障,熬药去了,一会儿来。

阿离听闻,连忙起来,跑出洞口,果然,他的阿爹站在洞口。见有人出来,脸上全是欣喜,再一见是他,竟然有些失望。但他还是很关切问道:醒了?可还有哪里不适?

他成年后,阿爹似乎都没有语气平缓同他说过话。他想到梦中的阿爹,心里不禁有些难过。他走上前去,跪下:阿爹,我错了。您不要生气,保重身体。
罚站的夜华正想着如何哄白浅,被阿离一席话说得一头雾水。他拉了阿离起来:我没事。你刚刚醒来,还是回去好好躺着休息。不然,你娘亲见你跪着,又要生我的气。
阿爹活生生的,面色红润,身上的尊神之气充沛,不是梦中那病恹恹的样子。他一激动,抱住夜华:阿爹,你还活着。阿离以为你死了,以为你们都死了。就只有阿离一个人。

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夜华一瞬间就想给他一巴掌,但考虑此处在狐狸洞外,不敢造次,只是说:你是不是又做了噩梦?男孩子,坚强些!哭哭啼啼什么样子!

此时,白浅已经出了洞,喝道:阿离,谁允许你和他说话的。回去!


阿离猛地回头,看到娘亲那双美丽的眼睛,急忙转身抱住白浅:娘亲,你也活着.....她没骗我。你们都活着,她说我还有一个妹妹。我以为她骗我。......

他哭得稀里哗啦,白浅心疼不已:乖阿离。到底做了什么噩梦?

阿离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5万岁了。他急忙擦擦眼泪,道:我梦见娘亲封印东皇钟死了,阿爹也病死了,没有妹妹。只有我一人。娘亲,原谅阿爹吧。当初娘亲躺在狐狸洞中,阿爹心如死灰,差点死了。
他又转身过去,对夜华磕了一个头:天帝。我知错了。以后,再不会胆怯了。我愿意继续在锦衣卫当中历练。

阿离脸上没有平时的惊慌,这让夜华觉得诧异。难道被僵尸吓过头了,从此不会再害怕了?他扶了阿离起来,叹道:你大伯来信了......确实是我太心急了。你那一队人员暂时没有整编好,你先去昆仑虚和你大伯继续学习道法。半年后重新整编时,你再入锦衣卫好了。.....喵喵啊,你也去昆仑虚玩一玩吧。墨瑶不在家,你可以和墨翟好好玩一玩,顺便看着你哥哥,帮他调养调养身体......

他话音未落,夜妙已经拽住阿离的胳膊,飞得老远。
阿离叫道:干嘛呢。我衣服还没穿!
夜妙在他头上猛敲一下:你傻了是吧?我们两个走了,阿爹抱住娘亲,亲两口就好了。要不是你老是睡着,我怕你死了。我早把你扛走了。阿爹很可怜,知道不知道?走吧。先陪我玩一圈,再去昆仑虚。.......对了,哥哥,是谁说那是梦,一切都是假的?

阿离皱皱眉头:想不起来了。应该是个好人.......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10-01 12:38:00 +0800 CST  
11,无题(过渡章)
(本章可参考《妖部漫谈》,过渡到夜华白浅离开天宫后。)
墨渊不在昆仑虚,阿离则又去了西海,找寻叠风学习墨渊所授道法,等候半年后锦衣卫的重新整编。然而,不到半年。方外有个小国竟然打到了西海边境。这个小国的人,修为虽不怎么样,但十分擅长炼器,所造出的每样神器皆威力巨大。西海与其对阵时吃了大亏。
叠风与叠雍两兄弟忧心不已,则上书天帝派兵援助。天后听闻此处危险,急忙前去,要带回阿离。阿离却不肯走,道:我是太子,当年阿爹这般年纪时已经独当一面,我虽不如阿爹,但也不能临阵脱逃。
白浅见阿离下了狠心,只得假扮成侍卫,陪在身边。不过几个时辰,天帝也寻妻而来,见妻子和儿子都不肯走,自己身份特殊,也不好露出真身,干脆隐身保护二人。岂料,阿离却勇猛至极,丝毫没有当初的胆怯与害怕,让夜华与白浅夫妻二人刮目相看。只是此战结束后,阿离还是不肯多杀人,只是处决了此国的首领。惹得夜华有稍许的不快。
此后万年,西海边境一直不太平。阿离就在西海,前前后后跟着叠风打了上万年的仗,再也没有重新加入锦衣卫历练。而吴刚虽是叠风徒弟,但由于其身份特殊,竟然万年都没得见阿离一面。

阿离六万岁的时候,被授了太子印,开始接管天宫政事,才正式离了西海。而清月结束了一万年的锦衣卫服役,回到了西海。两人又一次擦身而过。
万年过去,清月早已不记得当初,她刚入锦衣卫时,还期盼着见一个美人陆七,只是那陆七彻底失踪了,56667的编号也无人填补。清月参加了万年一次的技能PK,编号入了10000以内。随后,她去了西海上任。一万年前,天帝封了他一个小官,只是锦衣卫必须服役一万年。
她以吴刚的身份,跪拜了叠风。叠风叹道:“天帝封了你做官,也只能如此。只是,女子做官从未有先例。你得记着隐藏好身份。”
吴刚恭敬答道:“师父。我身上带着天帝赐的符,怕是他早已知晓我的身份,只是未点破。我只消不被旁人发现,便可。”
她这一番话说出,叠风反而松了一口气。他因为吴刚的性别,惴惴不安了快一万年,却忘记了那符是天帝所赐。第二日,他便发了密信,上书天帝请罪。岂料,天帝很快回复:“你知,我知,吴刚知,锦衣卫指挥使知、后羿知、嫦娥知、叠雍夫妻知。若无第九人知,恕你无罪。”叠风悬了一万年的心终于回到了原处。

阿离这一万年来的表现,虽然不能让夜华百分百满意,但也百分之九十满意了。他也想明白了,与其狠逼他,不如顺其自然。就像坊间传闻,一家子全是尊神和上神,留一个帮他,也够他用一辈子。若是他实在不堪用,可以再培养孙子。自己毕竟还年轻。孙子不行,还可以培养重孙子,总会有一个堪用的。

所以,待阿离授太子印后,夜华便退居幕后,不再上朝会,而由阿离代理朝政。阿离做得很好,他也乐得清闲。
只是,夜华没有料到的是,他以为自己是尊神,活到120万岁没有问题,有的是时间。然而,在阿离7万岁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急转而下。而白浅带着奄奄一息的他离开天宫时,整个天宫已经没有一个上神坐镇。
阿离原以为自己已经代理朝政1万年,即便天帝不在,他也能维持四海八荒的正常运转。没有料到的是,天帝失踪的消息刚刚放出,各地诸侯便蠢蠢欲动。而他能仰仗的人只有两人,一人是东荒女君,第二人是西北荒太守。
他发觉,每次,他想做什么新政,总有一些言官喋喋不休,因为都知道他不会胡乱杀人。一道政令下去,也很难落到实处。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心太软了些。







楼主 折空空折  发布于 2017-10-04 18:21:00 +0800 CST  

楼主:折空空折

字数:123738

发表时间:2017-09-19 03:2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9-28 11:45:22 +0800 CST

评论数:72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