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同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续写,搬文至此!

一楼给度娘!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4 23:21:00 +0800 CST  
本文延续了夜华的宠妻模式,希望他俩继续甜下去的可以关注噢!搬文不易,感谢追文的亲们,多谢支持!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4 23:24:00 +0800 CST  
第一章 天孙生母
白真曾问过白浅,倘若夜华离开了,她会不会觉得不习惯。她曾经以为习惯是多么简单的事情,不过需要点时间罢了。可直到夜华灰飞烟灭了,她才体会到那种伤感和遗憾永远都泯灭不了,绝不会因时间而变淡,她怎能习惯!
阿爹,阿娘,四哥,折颜,凤九,迷谷,劝也劝了,唠叨也唠叨了,可他们终究是这场感情的局外人,永远不能感同身受。她的这一颗心痛得久了便也再无波澜,关切她的人担心久了便也由着她消沉。白浅只能让日子这样浑浑噩噩的过着,在那些分不清白天与黑夜、辨不明梦境与现实的时光中消度。
那日,她在十里桃林的茅屋中醒来,缓缓踱至夜华的衣冠冢旁,轻轻拂去碑面上的一层花瓣。“夜华……”她顿了顿:“一年了……”旁人希望她振作起来,所以许久一段时间,她都不曾流泪,以为伤情过后眼泪真的会干涸,可在夜华跟前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涌出。
她很想跟他讲讲这一年间的趣闻,可是她整日里昏睡着,哪里会知道这四海八荒的变迁。忽的听见渐近的脚步声,白浅悄悄拭去泪痕,却没有转身,只静静的望着夜华的墓碑。
“姑姑,听折颜上神说您一连睡了好些日子,今日正巧您醒了!”来人是迷谷。
“迷谷,寻我有事?”她没有回头。
一年前,她准备和夜华大婚的时候,就决定把青丘女君的位置传给凤九。夜华走后,青丘的大小事都由白真携着凤九悉心处理,虽凤九还没正式继位,她明面上还是青丘的女君,但早已无心于世事了。按理说迷谷此时应当在狐狸洞帮衬四哥,又为何来十里桃林呢,也不知他是已经等了数日不忍唤醒她还是刚刚才到。
被迷谷牵着的阿离已经等不急大人之间的寒暄和开场白,一下子蹦到白浅身后,小手紧紧搂着他的娘亲:“娘亲,娘亲……迷谷哥哥是特地带阿离来桃林的!”
“阿离!”白浅转过身将小糯米团子搂进怀里,轻抚着儿子的小脸,“娘亲……可是在做梦?”又看看一旁迷谷感动欣喜的神情,似乎不像是在梦里。
“娘亲,孩儿生辰快到了,阿奶说孩儿近日课业有长进,所以允了孩儿的心愿,让三爷爷带孩儿来青丘看望娘亲。您可是也在梦里见过孩儿?孩儿可是时常梦见娘亲的!”久久没有窝在母亲的怀中了,小团子很是享受。
“是!娘亲总在梦里见到阿离,还有……你父君!”当初她跳下诛仙台不在阿离身边,夜华将他们的过往悉数告知阿离。如今夜华不在了,她也应该让儿子坦然接受。
“孩儿也想念父君!阿奶说等我学完了慈航真人的那部《梵颂经》,便允我去无妄海看望父君,到时娘亲与我同去可好?”
“无妄海?好!”白浅轻拍着团子,眼神暗了暗,无妄海是天族圣地,哪儿是她想去便能去的。
迷谷看见姑姑嘴角扬起,老泪差点落下,他一直盼着姑姑好起来,今日的她总算有了点笑颜。在他心里姑姑虽有绝美的容颜,却从不自恃娇贵,还有着与容貌相当的胆识和气度,可这张绝美的脸暗淡了整整一年,也再没过往的气场。
团子的驾到对白浅来说确是惊喜,让她在清醒的时刻亦能感到愉悦,可心中隐隐的酸楚却不能言说。那夜,央措大殿下和乐胥娘娘带走夜华的仙身,她本想着去无妄海送他最后一程,可终究是礼法不容。他们曾在东荒大泽立誓怎样,他们生育了阿离小殿下又怎样,谁让他是天族太子呢?那个以一己之力制服四大凶兽,持青冥剑击败鬼君擎苍,最后冲向东皇钟拯救八荒众神的天族太子!没有九重天的仪式,在天族的眼中她永远无名无份,永远算不得夜华的妻子。
后来凤九跟着去了九重天,想通过司命星君和连宋三殿下通融,将团子接到青丘陪在他娘亲身边。可天君何其悲愤,温婉的乐胥娘娘也变得激惹,下令将小天孙留在天宫,乐胥亲自看护和教导。
倘若夜华不是天族太子,她至少还能用自己的心头血护着他,那样也算与他相伴了。可他们终究不能再见了,连儿子竟也难以相见了。
她,阿离小天孙的生母,青丘的白浅上神,就这样成了九重天上最忌讳提及的人。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07:04:00 +0800 CST  
第二章 母子重逢
若问当初这天宫中最知夜华的人,莫过于三殿下连宋。夜华与他无话不谈,二人更像是挚友,他与自己的亲爹、大殿下央措却远没有这么亲密。
从凡人素素到上神白浅,夜华小两口这剪不断理还乱的瓜葛,他倒是一路看得真切。那般轰轰烈烈,却唯有叹息!有时想来,他与成玉这般若即若离的相望于三十六天反而不错,总不至于谁让谁痛彻心扉。
尽管他老爹、他大哥大嫂不给团子他娘名份,可白浅这个侄媳他还是要认的,只是介于目前天族与狐族尴尬的关系,他明面里也不便与青丘多来往。这不,有了机会就带着团子来了。
之前这十里桃林连宋来得不多,此番坐看桃枝夭夭、花香灼灼,甚是怡人,还有那桃花醉,果然是折颜的绝酿。
折颜从来不看谁的面子,端着上神的架子,左一句右一句,当着他这天族三殿下的面把天君和大殿下一家骂了个痛快。连宋自然是边品酒边受着,虽不至于和他一起骂自己的老爹和大哥大嫂,但他也十分同意天族就是各种的不厚道。
白浅牵着一蹦一跳的小团子走近,连宋轻摇扇子打量着,他这十几万年阅女人无数,不得不说夜华那小子念念放不下的女子确实非同一般。当年的素素虽没有半点灵气,却也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后来的白浅上神,有美貌、有出身、有阶品,到哪儿都气场十足,灵秀温润。时隔一年,如今的白浅虽仍称得上这四海八荒第一绝美的女子,却气色郁结,想必是情伤难愈。
“三殿下。”白浅上前微微福身:“今日有劳三殿下了,白浅能见阿离一面,不胜感激!”
曾经心高气昂的女上神主动行礼道谢,看来她的性情真是沉寂了不少,连宋赶紧合手回礼:“上神客气!团子心心念念想见你,我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今日有幸品到这桃花酿,此行实在值得,注定回味无穷。”
“折颜的酒的确香醇,若三殿下中意,只管带些回去。”她知道夜华与他三叔的交情,这顺水人情她愿意做,当然,折颜那一百二十万分的不情愿也就不得不忽略了。
“娘亲,孩儿好想吃枇杷。”团子看天色渐晚,却不愿回去,枇杷当然是个借口,一个劲嘟着小嘴扯着他娘亲的裙摆。他撒娇时向来都是这副表情,让人必须怜惜的认同。
白浅轻抚着儿子的额头,思量片刻,转而向连宋道:“三殿下,可否留阿离在青丘小住一晚,明日午时我亲自送他回天宫!”
“好!那就这么定了吧!”他大嫂那儿估计会有意见,但这事儿对他来说也不难办,谁让他家里家外人缘都好呢?
“得!我给你搬酒去!”折颜看他是个爽快人,赠他那几坛子酒就当是替小五还个人情了。
按照团子的说法,只要是在有他娘亲的地方他是怎么都住得惯的,所以,这小娃娃一回狐狸洞就跟白真和凤九打得火热,熟悉的很,全然不像一年没来过的样子。
“四舅舅,您生的真好看!”团子蹭到白真膝前,撑着下巴望着他。
“咳——”花美男白真上神呛了口茶,眼下又多了个仰慕他容貌的男子,还是他的亲外甥!“这个嘛,四舅有必要提醒你,一个男神仙最重要的不是仪表,而是震慑八荒的修为,比如像你父君那样,可懂?”
他平日里甚少一本正经,但近来跟凤九讲为君之道讲多了,对侄辈的教育自然信手拈来。
“噢?您这样说是觉得我父君不够帅喽?我父君可是气宇不凡,而且威武无两!倒是四舅您,虽然也够帅,但既然统领一荒,要时常增进修为才是!”
“好个伶牙俐齿的小天孙!”白真寻思着拿夜华举例是不大恰当,东华、折颜、墨渊亦是同类,修为与颜值同步爆表。反观当今的女神仙们,除了他家的这两只狐狸,余下的实在资质平平,入不了眼。再瞄一眼一旁看不出情绪的小五,白真稍感欣慰,她能默许家人聊起夜华至少是不错的。
白浅怜爱的看着团子在身边蹦跶,不时抚抚他的额头,不时提醒他当心碰着。整一年,她都没和家人围坐在一起饮茶聊天了。
快到饭点,凤九凑过来揉着团子的小圆脸,“小表弟,饿了没?阿姊我给你做好吃的!”
“有劳姐姐了!”团子礼数周到,点菜倒不客气,“那就粉翠烩、醋伴贝裙、水晶豆腐各来一份吧!”
“……”凤九无语,表弟点的宫廷菜她不拿手啊!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07:06:00 +0800 CST  
第三章 七色彩珠
是夜,白浅看着烛灯下熟睡的团子。细看这孩子,鼻梁和额头像极了夜华,而眼睛和嘴巴则像她,他的身上淌着她和夜华各自一半的血,生命竟是如此奇妙!这小天孙阿离,提醒着她与天子太子夜华真真切切的相爱过,就算四海八荒已经把他们忘了,她也会把夜华藏在心底,永远爱着。
以前,她喜爱团子是因为他是夜华的儿子,他唤她一声娘亲,因为他们有母子的缘分,所以她没有任何私心的待他好。后来记起团子是自己所生,而自己却将他遗忘了三百年,夜华一人当爹又当娘,每每想到这些,她对他们父子二人便愧疚不已。
所以,凤九准备晚餐时她破天荒的去帮了厨。所以,她睡前亲自烧水给团子洗漱。所以,昏睡了一年的她次日能在卯时就爬起来给团子煮粥。
夜华曾说过,他们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会做饭就够了,她深以为然,可如今没了依靠,她必须学会照顾儿子。以前在东荒俊疾山她是煮过粥的,只是总被夜华嫌弃而已。今日虽耗了不少时间,但凭着昔日给夜华帮厨的记忆,也煮出了一顿像样的早餐。
待洞中一家大小睡足起来,看到白浅正在盛粥,无不觉着诧异。迷谷搓了搓眼睛,看傻了。凤九感觉眼前的画面比应该是比梦境还不真实,看呆了。白真懒腰伸了一半,看懂之后心中五味杂陈。
团子飞奔过来抱着他娘亲的大腿道:“原来我娘亲是会做饭的!”很是得意。
白浅淡然笑之。
“姑姑,我活了这几万岁,今日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凤九大概觉得这就是传闻中的开眼界了,无却奈得了个白眼。照她姑姑以往的性格,约莫会说做饭有何难,不过是她的兴趣不在此罢了之类的云云,如今确是处处都少与人争辩了。
“对了,听闻墨渊上神处近日祭出了一件新法器,叫恒音令。折颜说你那些师兄们下月初五都会回昆仑墟,你可打算去见见?”白真见团子来了之后他娘亲有了可喜改变,决定趁热打铁,可能唯有走出青丘和十里桃林她才不会总陷在对夜华的思念当中。
“也好……”她为团子吹了吹粥,答得云淡风轻,他师父和师兄们又何尝不是她的亲人呢。
四哥暗自满意!
送阿离回天宫之前,白浅特地捞了颗椭圆形的七彩小明珠给他作为生辰贺礼。话说青丘的湖中养了大小夜明珠无数,唯独这小小的七彩珠内含有她的仙气,这些小珠只生在她沉放玉清昆仑扇的水底,而且只有她用昆仑扇施法才能祭出。
腾云到了三十六天大门,白浅蹲下为团子整了整挂在胸前的七彩珠,道:“阿离,你想念娘亲的时候对着这颗夜明珠说话,娘亲听见了它就会发亮,代表娘亲也挂念着你。”
阿离合手道:“孩儿明白,娘亲放心!虽不能时时相伴,但娘亲和父君都在孩儿心里!”
“乖……”她将儿子搂进怀里,感叹团子虽童真俏皮,但也极为懂事,心思细腻、周全像极了夜华,不像她,情志上永远一根筋。在面对离别的事上,儿子做得比她好!
抬头看见大殿下和三殿下已来迎团子,白浅速速拭去溢出的泪,没有寒暄,略尽礼数便与团子告别了。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07:09:00 +0800 CST  
第四章 一片好心
仙雾缭绕的昆仑墟,墨渊拿出“恒音令”悬在空中,一众弟子围观许久。这法器看似普通木盒,开启后却能收纳周遭的意念,于仙道可镇静安神,于妖道魔道可锁住异灵。
墨渊微微抬手示意子阑:“十六,你来试试,用心决将其打开。”
“我?”子阑看向墨渊,师父再次点头确认却不告知任何要领。他围着恒音令缓缓思量了一圈,然后站定闭眼,默念了一道心诀,睁眼时见宝盒开启,发出微光。
“呵!”
“十六!”
“师父!开启了!”
“你厉害了,十六!”
“……”
墨渊微微扬起嘴角,“如今你们都回了自己族群的领地任职,唯有十六常守无妄海,或许是另有所参悟。”转而向子阑道:“十六,这恒音令就赠予你吧!”
“谢师父!”子阑受宠诺惊。
二师兄故作醋意,感叹:“唉!看来还是最小的两位师弟最有造化啊!”
“哎,十七应当是师妹!”大师兄叠风白他一眼,忆起当初司音第一日拜师的情景。
墨渊饮了啖茶,回忆道:“那日玉清昆仑扇刚祭出,恰巧司音能左右其灵性,为师虽看穿她是青丘帝姬,却也将她收入座下,只因我昆仑墟的法器不能为外人所有。”除了折颜和青丘狐帝的情面以外,当时他收白浅为徒最直接的原因即是如此,怎知后来还发生了那许多错综复杂的事。
“我们这十七虽是女儿身,大义却不输男儿,只是情路波折了些!”十师兄感叹。
“是啊……”
“是啊……”
众师兄无不唏嘘。
话说这昆仑墟上下,从墨渊上神到其座下的十几位弟子,仪表、阶位均不凡,可这数万年间竟无一人婚配,却苦了一众恨嫁的女仙们,着实是仙界的一桩奇事。
白浅和折颜到昆仑墟时正赶上用晚膳,席间众师兄皆是一贯的相互调侃,自然会调侃到她的终身大事。听似调侃,其实师兄们不过是不正经的开导她罢了。
晚膳过后,白浅趁着黄昏和子阑散步去后山采了几枝桃花。
子阑问:“听闻天族太子殿下仙逝的时候把你托付给师父了?”
白浅脑中闪过夜华那天诀别时说过的话,苦笑道:“他是说过让我来找师父,大概这样他才放心吧!”
“哦,这样的话,你们三人之间可能关系有点乱,不如我帮你捋捋?”作为旁观者,子阑和所有人一样,一想到他们三人的关系就一脑子浆糊。
“还是我帮你捋吧!”白浅白了他一眼,“我分得甚清,师父是夜华的胞兄,于我如兄如父,而夜华于我是夫君。”
“如此简单?”
“当然如此简单!呵!有人新得了个法器,竟敢八卦师父了!”她如今是不大有心思与人抬杠的,唯独与子阑拌嘴仍是一种习惯。
“算了,枉我一片好心,今后懒得替你操心!”子阑还了她一记白眼,他还不是担心她少根筋,最后烦恼么。她既看得明,他就不必多虑了。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07:11:00 +0800 CST  
第五章 浅浅,过来
四月的夜,月明星稀,微风凉凉。
墨渊坐在几案前品茶研究阵法,忽地抬头道:“十七,来坐!”方才听脚步声便知是她,司音在昆仑墟时,总不忘给他房里换几枝新鲜花叶。
白浅将桃枝放进青玉梅瓶,望着几案上摊开的图,“师父可有研得什么新的阵法?”
“为师记得十七素来不喜阵法,今日怎的?可要为师给你讲讲这阵法?”墨渊眸中浅笑。
白浅略带愧色:“师父,您就别逗我了!我方才也就随口一问,我如今哪里还有心思看您老人家的阵法……”
墨渊神色渐暗沉,道:“半年前我去过十里桃林,你一直昏睡。如今醒了,却还是这般生无可恋?”
“凡人修仙,只因升仙后无欲无求,乐得逍遥。”白浅苦笑,“我等虽生来就是仙身,历七情经六苦,无奈寿与天齐,这苦实在叫人难熬,何来逍遥?就算是上神又如何?”
墨渊绕过几案,轻拍着十七,十七轻轻靠在师父肩上,如年少时那般,每每伤心时师父就会让她这样靠着。
师父不做声,过了许久,缓缓道:“仙路漫漫,若往前看,可还会有比这更伤情的事?若有,说明此情终究会被放下,回头看时已能坦然。若无,往前看时则应当庆幸,说明再苦终究也过去了……”
“可徒儿既不敢往前看,也不敢回头看,是不是很没用?”
墨渊扶着她的肩膀,看着失神的她:“十七!我深知夜华,他属意的你,是在昆仑墟逍遥的司音,是在青丘洒脱的白浅,却一定不是你现在的样子!他心中装着四海苍生、你和阿离,他为苍生而战是希望你和阿离能好好的活下去,所以不要再让他难过!”
“师父……”
“十七,想哭就哭出来,好好哭一场就放下吧!”这句话,在当初司音为离境伤情之时师父也曾说过。
那一晚,白浅哭得痛快。昆仑墟,师父这里,不能在青丘和十里桃林流的泪顺势而落,她好似受伤的孩儿,跌跌撞撞找到慰藉,而后无拘无束的发泄。
几日后,拜别墨渊。
在回青丘的云上,折颜问:“小五,你就不想去无妄海看看夜华?其实墨渊和子阑不难办到,又不会伤及两族情面。”
“无妄海……”白浅眼中闪过一丝纠结,不小心跌下云头。
折颜哭笑不得,右臂一挥,施法将她拉了回来,“你如今性情变了不少,这分神的毛病倒是数万年不变啊!”
“我如今这番模样……夜华恐不喜欢,无妄海还是不去了……”她何尝不想去看夜华,但终究提不起勇气,或许心里尚存着一个卑微的念想,她希望他有一日会回来。
后来,白浅昏睡的时日渐少,而每每入睡后夜华总能在梦中陪她说话,平日里跟着四哥白真去凡间走走,偶尔还可以和阿离相见。正如墨渊所说,相比那些最痛苦的时日,往前的一切再难熬也都算不得什么,不过需要心存苟且罢了。她唯一不愿去想又不得不挂记的便是那无妄海,无数次在心里问:“夜华,你好吗?”
直到两年后那一天,她念念不忘的那个玄衣男子站在桃林的衣冠冢旁。
那一刻,她不敢相信上苍的垂怜,这须臾数年她或许只是做了个伤情的梦。梦醒之后,夜华望着她,轻声说:“浅浅,过来!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07:16:00 +0800 CST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08:21:00 +0800 CST  
第七章 姑父护妻
狐狸洞中一席神仙就坐,狐帝狐后坐上主位,主位旁是墨渊和折颜,接着是三殿下和白询白奕夫妇。按位份太子夜华也应坐上位,但他还是同白浅一起坐席尾。
就算是跟着白家见过些世面的迷谷,席上也难掩激动,虽说他平日里与诸位大神们都熟,可今日洞中的仙光实在是耀眼。
三百多岁的团子已经能自己吃饭了,只需大人给他夹夹菜即可,偶尔也让白浅或夜华喂上一两口。夜华本就不嗜酒,席间除了按礼数给长辈们敬酒之外,全专注于给白浅盛汤夹菜,两人不时还耳语几句,四哥白真偶尔还咳嗽两声略作提醒,而旁人则基本装作无视。
白浅将自己碗里的醋鱼夹回给夜华,娇嗔道:“夜华……你知道我不喜欢吃鱼。”
“这是雀鳍鱼,我刚尝过,不带一般鱼的腥味,而且咸酸恰到好处,你也试试。”说罢,夜华便将那块醋鱼喂到白浅口中,“怎么样,浅浅?”
“嗯,还真是没有腥味!”两人相视一笑。
夜华继续宠溺道:“这鱼的做法不难,你若喜欢,日后回了天宫我来做……还要配上你和阿离都中意的脆藕。”
“好!”两人额头靠在一起,再次旁若无人的相视而笑。
“咳——咳——”白真端起酒鼎,“妹夫,该喝酒了!”
“四舅,你今日怎的总是咳嗽?可是染了风寒?”
白浅夹了青菜喂予团子,道:“你四舅啊,是酒喝少了,不自在!”
“噢?药王的医书上说饮酒能驱寒,看来四舅是寒凉体质,所以八月天也要驱寒……”团子恍然大悟,书籍果然源于生活!
众人莞尔。
凤九上完最后一道菜,却对自己的一桌美味出品无甚兴趣,看了眼今日面带桃花的姑姑,满腹牢骚:“姑姑,您以前掌管青丘的时候多逍遥,如今到了我,却还得给你们做一大桌的饭,干脆把这女君之位还给您算了!”虽说有四叔带着,可处理日常事务,着实耗费精力,她可不想把大好年华拴在这上面。
白浅攥着手中的酒鼎,不急不慢道:“小九,这做饭嘛是你的特长,这叫能者多劳。要把女君之位还给我……怕是你想偷懒吧?《青丘仙典》可背熟了?”教育这小丫头,她可是颇有心得。
“完了完了,太子殿下,您一回来我这伶牙俐齿的姑姑又复活了!您得帮我说句话呀,姑父……”虽说凤九在他姑父跟前撒起娇来也是绝不含糊。
这一声姑父叫得夜华很是满意,只是笑而不露,问向白浅:“浅浅,青丘可是还有一本《女君律籍》?我依稀记得曾在你那里看过。”
白浅赞许的点了点头,俩人又是一番眉目传情。
“额……姑父……”凤九语塞,寻思着她姑父护妻是八荒皆知的,只是这睡了三年醒来,越发护得厉害了。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08:29:00 +0800 CST  
第八章 讨上神欢心
“那个……小四,小五,还有夜华……”浑厚的男中音响起,一席人看向二哥白奕,“凤九当这女君年纪太轻,你们得抓紧给她寻一门亲事,召个夫婿帮衬着,此事不宜迟啊!”数年来,凤九的亲事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
狐帝白止思量片刻,发话道:“定亲这事我不反对,不过统领一荒不能光指靠夫婿,这小九丫头确实需多加历练,兵藏之礼更是必须。当初小五就是在兵藏之礼中英姿灼灼、亮剑披靡,众仙无不拜服,由此才立威于青丘。小九既已继任东荒,我与你们阿娘算过日子,兵藏之礼就定在一百六十年后。九丫头且好生准备着,多增进些修为!”
“兵藏之礼?英姿灼灼?”夜华挑眉看向白浅,想象着她当时的样子,以前他虽听说过这青丘的盛典,但不曾料到自己的妻子会在其中亮剑披靡。
白浅虽自我认可度颇高,但生性不喜张扬,所以不习惯被人夸,这突然被她老爹夸赞一番,略有些难为情,与夜华低声道:“是有这么回事,青丘分封的新君都要历过此礼才能稳定君位……行礼前要预先造一个兵器,用之去破解阿爹布下的阵法。”
“破狐帝的阵法?”墨渊眼中混杂着疑惑、欣赏和欣慰,他只记得十七在昆仑墟的时候对阵法始终不精。
白浅自然明白师父所指,越发不好意思,干笑两声:“嘿嘿,师父,总归没给您丢脸。”
“墨渊,小五跟你学了两万多年,若连她老爹的阵法都破不了那还了得!”折颜调侃道。
狐帝表示不服:“老凤凰,你言下之意是看不上我布的阵法?九丫头的这个你仔细看着,还能让你小瞧了去?”
“阿爷!您老人家手下留情,万不可意气用事啊!我……我破不了阵法是小,丢了青丘的颜面才是要紧啊!”凤九急的直跺脚,怎的到她这儿就要加难度了呢!
男中音再次响起,对凤九道:“行了行了!整天跟着你姑姑,她的优点你一样没捡着,缺点学了一箩筐。从明儿开始,你给我好好练修为!小五,你给我盯着!”
白浅想,这九丫头主意大着呢,她哪儿盯得住。若是她老爹说话她还能撒撒娇糊弄一番,可这严肃的二哥发话她可不敢抬杠,只好应着:“二哥,凤九的兵藏自是我青丘的大事,我定当严格盯着。咳咳!只是……那个……我的缺点也没有一箩筐那么多吧?”说罢,她略感尴尬,顺便饮了口夜华盛的汤给自己压压惊。
团子往他娘亲怀里一蹭,“娘亲您哪儿有什么缺点,您在孩儿心中最是完美!”
“嗯,乖!”白浅搂了搂儿子,儿子的话许是这世间最窝心的话了。
夜华如此内敛的人也被儿子逗得笑出声儿来:“阿离,今日你这嘴上是涂了蜂蜜么?”
“可不是嘛!这讨上神欢心什么的,你儿子绝对是青出于蓝!”连宋君打趣道。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08:31:00 +0800 CST  
第九章 此言差矣
“墨渊大伯,阿离有个疑问。”团子曾纠结对墨渊的称谓,不知道该叫上神还是该叫大伯,后来琢磨了一下,觉得叫墨渊大伯比较恰当。
“小天孙请讲!”墨渊微微笑着。
“我父君是您的胞弟,照理说应该有几十万岁了,可按生辰又与您相差了许多岁。您说我父君的年龄到底该如何计呢?”
这个问题似乎所有人都好奇,或许又将成为仙界争论无休的辩题。
墨渊思量片刻,道:“你父君身份特别,若你将他看作父神之子,他约与我一般年纪,若你将他看作天族之子,他的年纪就是生辰年纪。佛家说境由心生,心有不同专注,答案就会各异。你可明白了,小天孙?”
阿离起身,如敬夫子一般合手行礼,“是,阿离懂了,意思就是我父君有两个年龄,难怪我一点也没感觉他比娘娘亲小。”
夜华笑笑:“大哥,日后让阿离上昆仑墟拜师学艺可好?”虽阿离还小,但他早就在考虑他的学业问题,墨渊归来之后昆仑墟自然是上上选。
墨渊似乎也有心于这个小侄儿:“若你们什么时候舍得了,带他来便是!”
得了神尊大伯应允,阿离很是高兴,转念一想又挠头道:“大伯,那我不就成了娘亲的师弟了?”
墨渊看了眼白浅,笑笑:“允!”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那狐后便是如此。夜华的品貌气度自无需多说,单看他席间对小五和团子的照顾,与小五那你侬我侬,狐后心里就乐开了花,“今日定了小九的兵藏礼,还定了小天孙的师父,甚是舒心!天君的婚诏已到,接下来就是要准备太子殿下和小五的婚事了。”
“可不是嘛,他们俩人折腾了这些年,我等跟着操碎了心,今后可算能松口气了!”连宋扇子一合,补充道。
“嗯,连宋君说我心坎儿里了!”折颜附和,与三殿下举杯而饮。
“唉,我家小五到底也算有好归宿了!”狐后感叹。白浅是她唯一的女儿,从小纵养,她可为着这幺女的婚事操了几万年的心!“不过,这女娃的婚事确实让人格外费心些,给凤九定亲的事宜早不宜迟。”
“阿奶!我还不想嫁人!姑姑都才嫁……”凤九显然不喜欢媒妁之言的亲事,东华帝君之后一时半会儿还没有人能如得了她的眼。
狐后继续说道:“以前仙界帝姬少,你姑姑是里面最出挑的一个,虽开窍晚些,但也有后福,能嫁给天族太子。现如今可不同,这几万年出生了好些公主帝姬,听闻离我们最近的那东海公主,还有长海公主,年纪不小了,可都待字闺中呢,女娃的姻缘拖不得!”转而向墨渊道:“哪儿像你等男神仙,走到何处都有一众小仙姬贴上来!”
“噗!”连宋呛了口酒。
墨渊尴尬一笑,合手道:“狐后此言差矣,此言差矣……”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10:35:00 +0800 CST  
第十章 侧妃之位
“阿娘所说的东海和长海公主我倒是见过。”白浅一手撑着下颌,另一手的三根手指在桌上敲着,一本正经又不失妩媚的望向团子他爹,道:“不过……这两位公主好像均与太子殿下颇有渊源,夜华君可还记得那绿袖和缪清?她们迟迟不嫁想必是为着天族太子的侧妃之位吧!不知天族祖制可有规定侧妃的位数?夜华君,我帮你算算可好?”
“哎哟喂!这是哪儿的醋坛子打翻了?”白真连忙捏着鼻子,打开扇子扇着,“夜华,以你那旺桃花的运势,还是少给小五烧醋鱼,否则以后在天宫醋个没完就麻烦了!”
“四哥!又取笑我!”白浅羞恼。
“……”夜华面带笑意的望着白浅欲言又止,只是握住她放在桌上那只手,他喜欢看她吃醋的样子。
“太子贤婿……”狐帝开口,旁人听这称呼有几分肉麻,不过他本人不觉得,继续道:“虽天族与我们青丘礼法不同,但日后你与小五这几十万年的夫妻情份里,切不可叫她受了委屈啊!”
夜华合手向狐帝微微行礼,道:“回岳父,浅浅既出身青丘,夜华自当也遵从青丘的礼制,并无纳侧妃之意,只愿一心一意对待浅浅。”这确是他的肺腑之言,除了白浅再无任何女子能入得了他的眼。
“如此甚好!”
“娘亲,太好了!父君不会给我娶后娘喽!”团子拽着白浅的衣角,原本还很有危机感的他豁然开朗。
白浅戳了下团子的小鼻子,“你个小娃娃懂什么?你父君不过是嘴上抹了蜂蜜罢了。”若论讨人欢心的功夫,夜华绝对是仙界翘楚,时刻话中带蜜。
“噢?原来我的嘴甜是从父君那儿遗传来的?”阿离恍然大悟。
夜华接着道:“父君只对你娘亲一人嘴甜,你是对谁都嘴甜,所以三爷爷说你是青出于蓝。”
众人莞尔。
是夜,白浅半躺在榻上翻看青丘这三年的记事和账目,狐狸洞住不下,四哥和折颜赶回十里桃林了,走前交予她这两叠东西,让她帮凤九过目。她抬头见夜华回房,问:“阿离睡了?”
“嗯……不知他今日怎选了跟大哥睡,好在大哥也乐意。”夜华脱下外衫,顺手把白浅搭在一旁的外衫也挂好。
“我师父,你大哥,表面上波澜不惊,对后辈却十分耐心,我们大可放心。”白浅见夜华来到床边,便往里面挪了挪。
夜华搂住白浅不作声,只安静的搂着她,陪着她一起看那叠文书。
白浅闻到夜华身上的清香,故意往他颈前嗅了嗅,笑着道:“真好闻!”
他将她搂紧了些,嘴角扬起:“大概是叶上花的味道。刚沐浴时迷谷煮了五叶水进来,说是你吩咐的?”
“嗯,听闻这五叶水活血通络,我琢磨着对你应该有好处,就是这五种草叶可有何不妥?”白浅想起这只是她自己的主张,而她不太懂医。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10:37:00 +0800 CST  
第十二章 忒不厚道
夜华笑笑,枕着双手斜望着她,道:“累了就再睡会儿!想想你们青丘真是自在,无拘无束,无人烦扰。头次来住的那四个月我便喜欢上了这里,只可惜你我日后要住在天宫,天宫里卯时不到便有宫女在门口轮番候着了。”
她在他怀中蹭了蹭,手指摩挲着他微微长出来的胡桩,俏皮道:“既然我夫君不喜欢这规矩,看来……等我入了洗梧宫,得改改仙娥们的日常才行。”对于天宫的生活白浅其实并无憧憬,但也不抵触,他们这场姻缘闹了几百年,终在一起便好,住哪里有何妨呢。
“好,那本君的日常也全听娘娘您安排!”夜华嘴角扬起,原以为她会抱怨天宫如何不好,没想到她却淡定,这正是他喜欢的白浅。
白浅轻笑出声,坐起身合手道:“好说好说,太子殿下……”
“我先去煮点粥,早膳后我们去后山走走。”说罢,夜华起身穿衣。
“嗯。”白浅也跟着起身。
青丘四季披绿,鸟语虫鸣,两人并肩走在弯弯转转的小路上,一身浅青一身玄绿,远处看去仿佛身在画中。
“浅浅……”夜华看了眼身旁的白浅,又望向前方,“我此番去昆仑墟闭关得七七四十九日,就让阿离留在青丘陪你,等我出关之后我们便完婚。”
白浅略感惊喜,停下脚步,双手挽住他,问:“团子真能与我同住?”
“你们是母子,有何不能?”夜华神情暗了暗,将她拥进怀里,道:“昨日听三叔讲,这几年你与团子想见面却不容易。委屈你了,浅浅。”
“之前我成日昏睡,也顾不上委屈。如今你回来了便好,自然不必再计较什么。”她静静的靠在他胸前,对她来说过去这三年也已云淡风轻。
“父君——娘亲——”不远处,团子蹦跶着和迷谷走来。
夜华抱起团子,问:“你不是同凤九去了蘑菇集么,怎的这么快就回来了?”
“嗯,我们买了些果蔬便回来了。集市上的仙子们都夸我生得俊俏呢。”团子很是得意。
夜华开怀一笑:“你长得随父君,自然是俊俏的。”说罢,又侧身望了望白浅,继续道:“不过,这面也有你娘亲的一半功劳。”
“阿离,你瞧,你父君嘴上又抹蜜了。”白浅望着父子俩道。
迷谷上前禀道:“太子殿下,姑姑,三殿下昨夜刚回天宫,现在又来了狐狸洞了,说是有事需同太子殿下商量。”
“三叔?”夜华思量片刻:“莫非是天宫的事……”
一行人刚回到洞中,就见连宋火急火燎的迎了过来:“你们可算回来了!”
“三叔此番来,可是天宫有甚急事?”夜华问。
“十万火急!”连宋敲着扇子原地转悠。
夜华的脸上又挂上了以往在天宫时的神情,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淡淡的问:“何事?”
“夜华,你沉睡这几年一直是东华帝君帮着批奏折,你昨儿刚回来,他今儿就撂挑子不干了,还给天君甩脸子,这家伙忒不厚道,忒不厚道!”连宋君一副比天君还急的模样。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10:40:00 +0800 CST  
第十三章 人都有软肋
夜华暗自笑笑,听连宋这么一说,他倒明白了一二,松了口气。天君既然没召他回天宫,想必是嘱了连宋帮忙代理天族事务。天君此次总算厚道了一回,只不过他这三叔不情愿罢了。他正要开口说什么,抬头却见凤九神情恍惚的端了水盅过来奉茶,本想着等她斟了茶给她道个谢,却眼睁睁看着她把茶水淋到了自己的袍子上,只得赶紧起开。
迷谷麻溜儿的拿了干布来,白浅半蹲着抖了抖夜华的衣角,接过干布帮他擦拭衣袍,道:“小九,怎的如此不小心!”
“无碍,浅浅,我一会儿换身衣服便是。”夜华轻轻扶起白浅,望着她,含情脉脉地笑着。
回过神的凤九在一旁满脸歉意:“对不住啊,姑父……”
迷谷很是无奈,对凤九道:“小殿下,您这爱分神的毛病还真是随了姑姑,幸亏太子殿下是你姑父,不然你又闯祸了!”
白浅斜着眼,拿足了一个女上神的威仪,道:“迷谷,你所说的姑姑可是本上神?”
迷谷挠着后脑勺,缓缓回话:“嘿嘿,姑姑,分神这档子事实在跟是不是上神无关。不过您以前的事儿,我大概都不记得了,真不记得了……”他说完便一溜烟儿跑了。
“迷谷!你给我站住!”凤九也趁机溜了出去。
“这凤九殿下和东华到底翻篇儿没?”本性八卦的连宋望着凤九消失的背影琢磨着。
夜华上前合手道:“还是说正事吧,三叔。以帝君的性格,罢理政务实属正常。身为储君,我与浅浅完婚后自当尽份内之事。不过,我们在大婚之前,还需请三叔代为处理奏折,不知妥否?”
“自然不妥!此前,你与上神这大婚一拖就是几百年,以天族和狐族的行事风格,谁知还要拖多久?”连宋继续傲着。
夜华坐下,拿起茶杯放到嘴边:“三叔竟如此不看好我们么?两月为期,如何?”
“两月?太久了!我可做不惯如此费心费神之事。”连宋仍不肯松口。
夜华继续不紧不慢的饮茶,思量片刻,道:“我记得成玉说过,男人在费心于八荒政事的时候最是神采英拔,成玉元君那里也常有些公文上奏的……”
顺着夜华的话,白浅补充道:“我与那成玉颇为有缘,三殿下如此帮衬夜华,日后到了天宫,定会常跟她提起三殿下的好。”
团子坐到他娘亲腿上,继续补充道:“成玉常带我玩儿,三爷爷,我也会时常为您美言的。”
连宋恍然大悟,合了扇子,道:“如此甚好!若不是你们提醒,我还真忘了,我骨子里从来都个将这四海八荒放在心上的神仙,尤其是天族的政务。本君即刻就回天宫批公文,告辞!”说罢,他立刻转身消失。
白浅噗嗤笑出声:“看样子,你这三叔是真被成玉拽在手心儿了。”
夜华望着白浅,安静的笑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
白浅不语,微微埋下头,面带娇羞。
“噢?父君,那您的软肋可是娘亲?”团子发问。
夜华将团子抱到自己膝上,道:“父君的软肋自然是你和你娘亲,今后父君会像保护自己的肋骨一样爱护你们,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10:43:00 +0800 CST  
第十四章 喜服
夜华与白浅的大婚之日定在了十月初九。天宫上一次操办喜事是十万年前大殿下与乐胥娘娘大婚,而此次是天族太子迎娶太子妃,自然马虎不得,天君挑选了一杆人马精心筹备,不设账目限制,一切只为隆重二字。
这四海八荒数万年都未见过天族大排场的小神小仙们,自然是数着日子盼着一睹太子大婚的场面,都想一睹传说中那天族太子与青丘姑姑的风采。听闻太子大婚要连贺三日,但这些个好热闹的神仙当中,只有上了阶品的才能到天宫入宴,而阶品低的只能在三十六天门口或腾云到迎亲路上凑凑热闹,心想着没准一阵风吹来,还真能见到姑姑的真容。
洗梧宫的天枢仙官追随太子夜华守在昆仑墟,而联络青丘商讨大婚事宜的事儿自然就落到了伽昀仙官身上。天宫规矩繁琐,加之众神瞩目,狐帝狐后都住回狐狸洞中帮着张罗,向来随性的白浅上神自然也不敢怠慢,每日耐心应付着伽昀领来的各类仙使仙官。
这天,伽昀带着一众司职制衣的仙使前来拜访。
一队小仙娥手持托盘行过礼后便恭敬的分列排开,白浅略带威仪的坐在上方,心想眼前这些个做女工细活儿的仙娥果然不同,不但个个模样清秀可人,而且还心灵手巧,不像前日那些来送喜宴菜目的司膳仙娥,着实粗犷了些。
“娘娘?”伽昀见白浅走神,便走近轻声唤了唤,他以往称呼白浅为上神,这大婚在即就随了天宫的人唤她娘娘。
白浅回过神来,保持端庄的姿态给了制衣仙娥们一个亲切的微笑。
伽昀合手,继续道:“娘娘,您与君上的大婚礼服已绣好,今日乐胥娘娘差了制衣仙使将样衣送来予您一试,试后再做裁改。”
白浅微微点头,起身道:“有劳各位仙使了。”
领头的制衣仙官合手道:“太子妃娘娘这边请。”说罢,便引了白浅来到仙娥们旁边,开始逐一细讲各类布料的材质和寓意。
仙官拿起第一排的礼衣,呈到白浅面前,“娘娘请看,这身喜服由细苎、天丝和缎帛复织而成,染为正红色。大身以金银丝绣成三十六只凤鸟,寓意天宫的三十六天,革带、领缘、袖缘绣同色云纹和罗霞,意为三十六天的衬托和点缀。内衫由桑丝和细绢合织,亦为正红色,交领和云袖略小于外袍,轻柔贴身。不知是否合娘娘的意?可还需要增减什么?”
“乐胥娘娘看到这喜服很是赞叹,说太子妃娘娘您肤白,恰衬这正红。您又是上神,唯有如此大气的绣制才配得上您的气质。”伽昀补充道。
白浅微微颔首,“乐胥娘娘实在是过奖了,大婚的事一直有劳她费心,白浅不胜感激。”阿娘一直提醒她对待婆婆礼数上应尽量周到,所以她也必须时不时的客套几句。她伸出手细抚过喜服,其所用的织物本极为柔软,可复织数层之后竟得如此平直的质感,加之上面匀整细密的金丝绣,不得不暗自感叹天宫出品的精致,转而对制衣仙官道:“甚好!”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10:44:00 +0800 CST  
第十五章 顺道来看你
第一排仙娥退开,仙官呈上第二排的礼衣,“娘娘,这件是您第二日接受众仙拜贺的揄狄礼袍,由九层青色纱榖内缀一层白色夹里织成,均按定式缝制。大身图案为九行五彩丝绣的摇翟,领缘、袖缘略宽,黼纹为与太子殿下礼袍一致的绯罗蹙金缯龙纹,革带为五色锦盘彩绣,内衫为白色素织。”
白浅仔细数了那彩绣的翟鸟,确是九行,嘱咐道:“既是按定式缝制,一切遵从礼法便可。”虽青丘的礼制对衣着无甚特殊规定,但白浅对天族服饰的规制还是略知一二。这揄狄为翟鸟纹服的一种,属天族上上品女眷逢重大庆典穿着的礼服,尤其是太子妃受册的吉服,级别仅次于天后十二行翟鸟的袆服。
第二排仙娥退开后,第三排仙娥呈上一组襢衣,仙官禀道:“娘娘,这是您第三日列席家宴的礼衣,内外均以缂丝云罗为主料,外袍辅以缎帛混织,以锦盘银丝绣压脚,领缘、袖缘为百子榴花银丝绣,寓意百子丰登。”
“嗯,甚是素雅!”白浅轻抚过袖口的丝绣,这套素白的礼衣虽不比喜服和翟服那样隆重,细看却也精巧华贵,关键是她喜欢的素色。
仙官引着白浅走到末排的仙娥旁,“娘娘,这些是常服,均为您喜欢的素色绢罗深衣,有两套十幅的襦裙。”
白浅轻轻吸了口气,未再多言什么,只微笑着道:“有劳仙使了!”而后转身到了厢房内,由仙娥们伺候着试衣。
只见仙娥们几番进进出出,一阵忙活之后,狐后照例一人赏了一粒青丘特产的夜明珠。
入夜,白浅坐在浴盆中闭目养神,一头散了发髻的长发垂在水中,水面上浮了一层应季的桂花花粒,四周雾气腾腾,花香微醺。
“浅浅……”
“夜华?”白浅闻声坐起来了些,睁开眼看到夜华出现在雾气那头,下意识的以为又是梦境,晃了晃脑袋才看得真切。她沐浴时虽在门口设了仙障,但以夜华的法力想要进来并不难。
夜华走近,轻身蹲下,将她几根散落的湿发撩到耳后,“浅浅,我好想你,你可曾想我?”
白浅素来听不得情话,虽说两人早已坦诚相待,但她还是把露出来的肩膀藏到了那层桂花下面,微微埋下头不作声,雾气中本就微红的脸颊迅速烧了起来。
夜华见她害羞的样子,扬起嘴角,顺手拨了拨水面的花粒,道:“这花香甚好。”
“夜华,你不是在闭关么?怎的……来青丘了?”她继续低着头,脸红得厉害。
他离她又近了些,在她耳边道:“我前日已经出关,余下的时日只需与墨渊下下棋练练剑再匀衡一些修为即可。我今日是回天宫试婚服,现在顺道来看看你。”
青丘在东,昆仑墟在西,天宫又在十万八千里的云层之上,夜华君所说的顺道,也许就是在这四海九州和天上地下绕了个大弯罢了。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10:46:00 +0800 CST  
第十七章 太子大婚(二)
白浅坐在凤辇上,与迎亲的这三人乘了同一朵祥云上天宫。凤辇上方为黄金铸成的攒尖顶,四周垂下数条半辇高的红色锦缎金丝龙凤绣帘幔,恰巧挡住新娘的头肩,使得旁人虽能看到新娘坐在辇中的仙姿,却又看不真切,若即若离,浮想联翩。
想着连日里阿娘的嘱咐,白浅鼻子竟有些泛酸,她虽已到这等年纪,可真真出嫁了,仍会如小姑娘一般惆怅。她头上那桑丝和细绫织成的红色头纱虽质感极好,却将她的视线遮了个严实,于是她使了个术法,让头纱和前方的帘幔自然吹起又不被察觉,看上去仍是中规中矩的样子。
凤辇前方背手而立的折颜和墨渊仙姿挺拔,腰间佩带随风轻扬,如此背影甚是养眼。再看那元贞小弟,这几年气质也增进不少。白浅暗自感叹,纵然她与这些个最上等的男神仙熟悉如此,也忍不住会多看几眼,更何况其他小仙姬,当然,夜华也是这最上等里面的,想到这里,便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折颜回头瞟了一眼,又望向前方,语重心长道:“小五啊,你这好不容易才出嫁,盯着我等愣什么神呢?”
既然被识破,白浅立刻收回法术,隔着盖头,缓缓道:“我不过是有些烦闷罢了。”
折颜转身对着她那红盖头道:“丫头,大喜的日子,怎的又烦闷了?”
“女儿家的心思,哪儿能说予你们听?”白浅故作娇嗔,表情藏在盖头里。
墨渊轻声笑道:“呵,十七你还真是越活越有女儿心了,少年的时候倒不见你如此!”
“呵!”折颜大笑出声:“所以真真常说小五开窍太晚。也罢,不过让夜华那小子捡了个便宜。”
墨渊目视前方,道:“天族后宫……虽多纷扰,不过十七你也无需多虑,夜华是值得依靠之人。”
折颜补充道:“嗯,墨渊说得不假!你看我们两个……额……老神仙,自己还没成亲呢,今日大清早的就到天宫候着当这喜官,简直比自己成亲还上心呐!我为了青丘还搭上了千瓶陈酿的桃花醉给你当嫁妆。日后天族若让你受了委屈,我定不轻饶了夜华,定将这些桃花醉给讨回来!”
“折颜……你确定是在宽我的心么?”白浅给折颜翻了个白眼,不过他看不见罢了。
元贞能与两位上神一同来迎亲,领命时着实激动了好一阵儿,不过也倍感压力。此时见他俩与白浅谈笑间毫无神尊的架子,便也少了几分拘谨,插话道:“太子殿下极疼惜我师父,我师父嫁到天宫断不会受委屈的。我倒是十分羡慕我那太子堂哥,能娶到如此佳人。今后我若选妻,也要选如师父这般貌美又有学识的女子。”
折颜又呵呵笑出声,“小五,你这小徒弟收的好哇,有意思!”
“咳咳……”白浅只觉被自己的口水噎住,回想这十几万年,人人只道她貌美,元贞还是第一个评价她有学识的人。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13:02:00 +0800 CST  
第十八章 太子大婚(三)
墨渊回头瞄了一眼端坐在凤辇上的白浅,又将元贞打量了一番,面带笑意:“十七,你给我收的这个徒孙确实有意思!”说罢,拍了拍元贞的肩膀,道:“元贞,你有空可以到我昆仑墟来,与那些神君上仙们切磋法艺。”
元贞受宠若惊,连忙拜谢墨渊。
白浅见状会心一笑,与他们说说话果然宽怀不少。师父看重她,自然也就看重这半个徒孙,不过元贞的确也是个可造之材。她能和夜华在一起,还必须感念元贞他爹当年的不娶之恩,所以元贞阴差阳错的成了她的徒弟,或许一切皆是天意。
迎亲的仪仗来到三十六天天门处,夜华已与一众仙官等候在那儿,站在夜华前方着暗红色典衣的是掌管神族姻缘的寒山真人,今日的大婚典礼即由他来主持。
天门两侧不远处可见一片片人头攒动,那些便是四海八荒前来看热闹又不得入列的小仙们。
凤辇落定,喜香燃了三刻之后,寒山真人招来了驻守天门的天虎和灵狮。这四头神兽慢慢靠近凤辇,眼睛盯着坐于其中的白浅,它们在凤辇四周绕着圈,时而将鼻子探到帘幔内嗅嗅,时而低声轻吼,最后缓缓朝着凤辇俯下身来,不再动作。神兽安静了,观礼的神仙们那头却一下子热闹起来,啧啧叹奇,纷纷仰慕太子妃娘娘的威仪,一上天宫便能镇服神兽。
白浅也轻轻松了口气,方才那四头神兽在凤辇旁游走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甚是难熬。她倒不是怕这些灵兽,只是不想在自己大喜的日子被神兽攻击,省得一上天宫就被剥了个好彩头。
天族大婚让新娘招服神兽的目的,一是为了让它们记住新主上的味道,二是为了考验新娘的胆识,另还有一个神仙们最看重却又不记入典籍的规则,那就是预测吉凶,神仙们大可对此八卦一番。神兽温顺臣服为好彩头,预示着新娘能够让天宫信服,若神兽转身走开,预示新娘日后可能不被看重,若被神兽攻击,则表明新娘的气场与天族不合,日后需处处小心。
寒山真人走到辇旁,恰到好处的颔首,合手行礼道:“恭请太子妃娘娘!”
奈奈上前搀扶了白浅下来,白浅虽然腿有些发麻,但还是端端站定,处处提醒自己不能在这么重要的日子失了仪态。
观礼的众仙颔首行礼,齐声道:“恭迎太子妃娘娘!”
“免礼。”她轻声道。透过头纱,她在一众模糊的人群中找到了独自站在前方的那个高大伟岸的身影,虽看不真切,但想必他今日定是风华卓越的,不禁有些心潮澎湃。
礼乐声响起,奈奈将白浅扶至夜华跟前,夜华扬起嘴角,伸右出手,轻声道:“浅浅。”白浅看到他袖口精致的龙纹和修长的手指,将左手轻轻搭在他手腕上,感觉他穿着这身礼服甚是笔挺。
上仙阶品以下的神仙只得止步于天门,大婚仪仗在寒山真人的指引下朝天族礼台走去。
“恭贺太子殿下!”
“恭贺太子妃娘娘!”
“恭贺太子殿下!”
“恭贺太子妃娘娘!”
天宫的仙娥和侍卫们在红毡两旁依次排开,拜贺声此起彼伏。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13:04:00 +0800 CST  
第十九章 太子大婚(四)
夜华牵着白浅随仪仗走着,他向右边靠近了些,凑到白浅盖头旁,低声道:“浅浅,你今日好美!”
白浅抿嘴一笑,朝右边让了让:“是么?有多美?”
夜华轻笑出声:“美不胜收,无与伦比……你可满意?”见白浅不作声,他继续道:“方才见那几头神兽在凤辇旁试探,我还真捏了把汗,生怕它们伤到你。”
“若它们真要伤我,你会怎样?总不至于在大喜之日打斗一场?”白浅好奇。
“我原本想着,它们若攻击你,我就悄悄使个术让它们沉睡……”他凑到她耳边,压低了声音道:“我昨日特地去试过……很奏效。不过,它们今日倒是足够温顺,看来一切皆是天意,如此甚好。总之,不能让一干闲人日后拿这档子事来编排你的不是。”
“算你思虑周全。”白浅笑笑,她暗自感叹,他与她在一起,总能替她想得更多,这一点他与墨渊很像。
夜华反握了她的手,稍加了些力道:“浅浅,做我的妻子,你且放心!”
这句话听得白浅心中有些澎湃,她今日一直有些感怀,竟不觉的湿了眼眶。她动了动被她握住的手,十指与他紧紧相扣,此刻她想表达的或许正是对他的依赖。稳了稳情绪,她缓缓问道:“夜华,你方才说那一干闲人,可是后宫之人?”
“你知道的,我的后宫只你一人,不过是天宫人多嘴杂罢了。”夜华看着前方的仪仗,答得云淡风轻,转而轻轻叹了口气,看向她道:“浅浅,我好想快些到晚上……”
“晚上?”白浅微微低下头,扯了扯身上的喜服,稍有些不淡定。
夜华想像着她的表情,再次凑向她耳边,低声笑道:“呵,别想太多!我的意思是前面还有诸多仪式,还总得隔着头纱与你说话,甚是麻烦。仅此而已!”
“……”白浅囧了片刻,不自觉的又朝右边让了让。
这时跟在身后的伽昀仙君上前提醒道:“君上,君上,您与娘娘走偏了!还有……注意保持距离,您与娘娘挨得太近了!”
于是,两人不得已拉开了些距离,又往左侧挪了挪,调整着。
“还有……手不是这样牵的,要搭着……搭着……”伽昀边补充边比划着,负责了几个月的筹备工作,他对婚礼的细节简直比礼官还熟悉。
听得后面的伽昀小仙官这么尽职尽责一丝不苟,原本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寒山真人也回头来和蔼的提醒道:“殿下,娘娘,大礼不语啊!”
夜华微微点头以示配合:“有劳真人提醒,真人当心,前方有台阶。”
那寒山真人回过头去,刚好抵到台阶处,差点一个趔趄,急得他连忙擦汗。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13:05:00 +0800 CST  
第二十章 太子大婚(五)
七彩流霞之上,红毡穿入上小下大的两层圜丘,上层即为天族的礼台,而观礼者则列位于圜丘四周的方台。仪仗中的仙娥和侍卫们依次向台阶两侧和圜丘的护栏排开,寒山真人引了太子和太子妃登上礼台。礼台左侧为供奉女娲和父神神位的祭台,右侧的尊位上依次坐着天君、帝君、狐帝狐后以及大殿下和乐胥。
此次大婚,天君特地令了朱雀和倏忽两神一同布控吉时,以防差池。吉时一到,伽昀和奈奈便引了夜华和白浅来到祭台前,而后分别呈上一块玉笏板,夜华那块为青绿色,白浅的是水红色。俩人手持笏板,跪于蒲垫之上。
寒山真人右臂一挥,天君婚诏立刻显现在他手中,他随即展开婚诏向众仙诵读:“天族储君龙神夜华,武略韬铸。青丘女君九尾狐白浅上神,貌佚质慧,今以配作太子正妃,主洗梧宫。龙狐两族以世为好,共护四海太平。”字字激昂。
“谢天君恩典!”夜华与白浅齐声拜谢。
礼乐声凑起,真人示意:“起——礼——”
两人先拜左侧的女娲与父神神像,再拜右侧高坐的天君帝君与双亲。同是跪拜,前后的礼数却有不同,几拜下来,头顶凤冠的白浅已满头是汗,心想着与天族成亲这体力活儿还真不好干,好在礼官此前已去青丘仔细讲解过,所以一切还算得体。
待夫妻交拜之礼完成,寒山真人请了鸠摩罗什菩萨,受二人以羊脂仙露。只见原本空白的笏板上即刻显现出行行经文,笏板从两人手中悬到空中,青与红慢慢合二为一,随着真人手中的婚诏一同浮在空中,两者又慢慢融合在以一起,渐渐化为金色的帛书。此时天空飞来三十六只鸾鸟,围着白浅绕了数圈,最后带着帛书和金彩的炫光缓缓消失在天际。
如此盛况引得观礼席上的众仙连连称奇,赞叹不已。
真人颇为满意的笑笑,示意:“礼——毕——”
“恭贺太子殿下!恭贺太子妃娘娘!”众仙齐贺。
高坐的天君和大殿下笑开了花,狐后与乐胥淡淡的笑中噙着泪,唯有弧帝最为动情,可谓老泪纵横。
东华帝君的脸上则永远看不出表情,他斜瞄了一眼身旁的狐帝,挑着眉道:“老白,毕竟是喜事,哪有嫁女儿嫁得像你这般伤感的?”
狐帝用袖子试了试眼角,哽咽道:“你这画上的石头,自然不会明白!”
帝君讨了个无趣,自觉闭上了嘴。
夜华侧身拉过白浅的手,又伸手隔着红纱抚着她的脸,淡淡的笑着,认真道:“浅浅,我终于娶到你!”
“夜华……”此情此景,白浅百感交集,顺势依偎在夜华怀里。
清风拂过,头纱轻轻扬起,众仙只见得太子妃娘娘的娇容若隐若现,没见过白浅真容的神仙们更是百般好奇。

楼主 Sulfdiazino  发布于 2019-08-15 13:12:00 +0800 CST  

楼主:Sulfdiazino

字数:290892

发表时间:2019-08-15 07:2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0-18 01:07:36 +0800 CST

评论数:536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