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归隐深山的姑姑

今年过年我是十九号回家的,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刚坐下妈妈就跟我说我姑姑回来了。我还反映不过来,我从不记得我还有个姑姑。

妈妈说我小时候见过她的,当时还一起回老家,想想似乎是有那么点印象,头发长长的个子不高,五官倒记不清了,好像对我挺好的还送了我个小皮包。

只是,算算时间那也是二十多年前了,那这段时间她去了哪呢???

妈妈说她二十多岁的时候突然从深圳回来不愿意出去了,妈妈和亲戚急了,那时候穷年纪那么小就应该出去打工赚钱,可是她不听话,也不说理由就是窝在小房间里不肯出来。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06 13:51:34 +0800 CST  
时间久了周围的风言风语就多了,说她是不是被搞大了肚子或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小乡村的人见识小心思就狭窄说话很难听,妈妈也急一边劝海带了卫生院的朋友回来想看看是不是真怀孕了。

姑姑气的不得了,拿扫把把人轰了出去,还摔东西,妈妈也生气一心急把姑姑打了一顿。

就那天晚上姑姑走了,妈妈悔的不得了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也害怕她会做傻事。妈妈听人说在山里见过她,乡亲们也去找了仍是一无所获,那时候山上还有很多野生的动物,亲戚们都说她孤身一人恐怕是很难活命。

妈妈不放弃还是找了好些日子,大概过去大半年,妈妈便放弃了还山上堆了个坟给姑姑。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06 14:07:00 +0800 CST  
妈妈说姑姑是十八号回来的,当时她正在门口打扫卫生,看到一女的穿着不合身的衣服在那东看西看的,她还以为是讨饭的正想打发就听到她喊了声姐,妈妈整个人就懵了再细细的看看,果然是二十多年前失踪的亲妹妹。

妈妈也不敢多动,哪知道是人是鬼。姑姑倒是急了,说妈妈是不是认不得她了,说了她的小名妈妈的小名还有很多以前的事,妈妈这才确定了她真是那个死去的妹妹。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06 14:29:00 +0800 CST  
姑姑说她下山打听到妈妈已经搬出城住就一路讨饭一路打听的找到了,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从老家一路走到城里,这对我来说真是天方夜谭…那天在家吃了饭换了身衣服姑姑就走了,说过完年再来,妈妈怎么留都留不住。

我好奇的不得了,这个神秘人物为啥突然就出山啦??妈妈说看样子姑姑除了衣着不好之外其他的看上去都不错,不像生活不好的样子,脸色也红润。还有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06 15:30:00 +0800 CST  
晚上妈妈跟我说很多她和姑姑小时候的事,两人一起去放牛一起深山的水潭里摸石螺还有满山吃不尽的山果。

那样的生活真让我向往,对于这个姑姑我更迫不及待的想见见。

我睡在二楼,妈妈让我把旁边的房间收拾一下到时姑姑住里面,我收拾完妈妈又不满意说我毛手毛脚唠唠叨叨的又铺了遍。
本来还想问姑姑的事她又从我的毛手毛脚扯到了我嫁人的事说我这样毛糟谁会要,反正就是烦死人的。一刻都坐不下去就逃了。

哎呀,我妈妈年级越大就越象唐僧一样喋喋不休念紧窟咒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06 16:07:00 +0800 CST  
晕,上面的别捣乱哈,我手机码字很痛苦的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06 16:24:00 +0800 CST  
年初三的早上我还在睡梦中我小侄女就屁颠屁颠的爬上楼手脚并用的打着门叫我起床,用发音不全童声伊呀伊呀的吵着。我依依不舍的离开被窝,抱着侄女下了楼看到沙发上坐着个三十出头的阿姨,正纳闷发现她穿着我妈的衣服立马就清醒了,看来她就是我千盼万盼的小姑了!!!!

我妈端了早饭出来看我还傻愣在那一把啦我过来,让我叫小姑,我妞妞捏捏的喊了声姑姑。她便笑开了。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06 17:21:00 +0800 CST  
额,有必要说一下,在我老家,妈妈的姐姐叫大‘库’妹妹叫小‘库’与姑的音相近,但并不是姑。还有叫哥哥的叫阿‘bao’,叫妈妈的叫阿‘wou’。这是我们那里的叫法,让各位误会了不好意思。

最近刚回来忙着找工作,时间上有点赶,不过我会尽力抽时间把事情说清楚的。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07 10:06:00 +0800 CST  
小姑是那种长的普通但是却能给人很舒服很安心的感觉,尤其是笑起来一脸憨憨的那是山村人特有的气质,善良淳朴没有啥坏心眼。她看起来像三十出头的,实则已经四十多了,但是要不是事先知道她归隐深山真的看不出她和普通的妇女有啥不同。

他们两人东扯西扯,从小时候说到现在,两人一度热泪我则捧着早饭傻愣愣的看着他们,默默的忍受着打断他们的冲动。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08 00:27:00 +0800 CST  
最后终于说道小姑离开的事了,小姑说那天她其实并没走远,一则是自己孤身一人还真是很害怕就偷偷一个人躲在后面的茅房里熬了一夜。

我是很佩服的,那茅房我知道在哪,在通往山上的路旁,那茅厕都是挖个大坑上面放着一排排的木头,大概留有30cm的空位方便,然后里面还养有鸡鸭牛,而且是没有灯的。一到晚上,乡里的人都会留有方便的器具因为如果要去就要提着手电筒,而且那时候好穷几乎没有人用纸巾的,直接用竹片之类的……额,想到突然觉得挺恶心的。

然后姑姑熬了一夜第二天想偷偷混回去好好休息的时候,听到我妈妈和乡里人说话的声音,反正就是指责她不懂事啊说她的不对之类的,姑姑一想到回去又要忍受这些就觉得头皮发麻,于是也是冲动之下吧,她就打算一个人住在山里了,又清静又自由。想清楚后,她就趁着大家都在找她的空隙潜回家拿了些衣服之类的往山上去了。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08 00:42:00 +0800 CST  
小姑说一开始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以后会怎样也根本没头绪,就是想暂时找个山洞之类的地方住一下再慢慢的想想往后的生活。

她说第一天她翻了两座山,经过3,4个山洞,但是那些山洞都有野兽住的痕迹因为里面很多动物的尸骨,有些还是人的骨头。(额,这胆子……)还有的是别的原因好像是湿气太重还是啥的,不记得了。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08 00:57:00 +0800 CST  
她出走的时候是夏天,不过就算是炎夏在山上太阳一下山也还是很冷的,她走的时候就带了几套衣服还有防身用的镰刀(镰刀……囧)。

选定了一个小洞,趁着太阳还没有她在周围割了好些干草,铺在洞里为了御寒也当被子用了,还捡了柴火,也没吃什么就摘了些山果果腹。

我很想问她有没遇到啥灵异事件,但是妈妈这个时候要出去买菜,还要去菜园子摘菜……

不过姑姑说会在家里住几天,妈妈问她前几天住哪的,她说住对面山上(囧啊,好奇怪的感觉)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08 01:16:00 +0800 CST  
太晚了,睡了,睡饱再继续更。不好意思哈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08 01:18:00 +0800 CST  
那天妈妈又带姑姑上街买了几身衣服给她,又去了发廊做了发型,换了个样姑姑看上去又年轻了好几岁。吃饭的时候姑姑吃了没几口便吃不下了,她说太久没吃过这么油腻的食物适应不了了,只能白饭兑着白开水吃。

妈妈看着很心酸忍不住的抹泪,吃晚饭姑姑很是感兴趣的看电视,不断的变换频道还跟着电视里的一起傻笑。笑着笑着竟然睡着了,妈妈为她盖上毯子又哭了,我还真不知道妈妈的眼泪这么旺盛,她说自己对不起这个妹妹,其实那时候她要不愿出去也没必要听别人乱起哄,毕竟一个姑娘家在外打工,受到委屈也没人心疼,就算留在家里能做农活也可以过下去。

看到妈妈这样我也有点难受,虽然这间中的情绪我无法体会的到,但是想想还是会很不好受的。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08 20:12:00 +0800 CST  
一觉睡到大中午,心情有点低落,忙了这么些天跑来跑去工作仍是没有着落,真是感觉到累。
今天给自己放假,工作的事就真如那些面试官说的,等候消息吧。今天看尽量把小姑的事写完,其实现在的我是特想去小姑那里,与世人隔绝过自己的小日子不用担心太多,不过像小姑说的,像现在的我是不过能熬得了她那样的日子。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10 12:11:00 +0800 CST  
那天小姑睡后我便出去了,晚上还特意早早的回来,因为早走还被罚酒三杯回来的时候还晕晕沉沉的。


楼下父母已经睡了,上了二楼看到小姑的房间还有灯光忍不住兴奋起来,悄悄的敲了敲门,小姑开了门笑着说,就等你呢。我很是奇怪问等我啥,她说知道你有一堆的事要问呢。我傻笑,爬进小姑的被窝里,被子已经很暖和了。姑姑躺下来,我闻到她身上的有一股淡淡的幽香味,并不是香水的那种,像是花香又说不上是哪种花。

姑姑说,第一个晚上她不可能睡得着,虽然铺着厚厚的干草,洞口也被她砍了些树枝掩住了但是那种寒冷还是挺刺骨的。她脑子乱乱的,一想到以后就害怕,一想到我妈妈和亲戚们就心酸落泪。而且洞外好似总有动物之类的路过,也不知道是野猪还是别的什么。这种担心受怕要是我肯定受不了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10 12:24:00 +0800 CST  
天刚蒙蒙亮她就再也睡不住出去了,她说想到老爷爷老奶奶的墓在前面那座山上就想去拜拜也让自己安心些。也没有什么祭品,她只能在路上采摘些山果拜祭,姑姑说天虽然已经微微亮了,但是在山内尤其是比较多原始山木的地方还是跟黑夜差不多,等她爬出山林走到老爷爷老奶奶的墓前咚的跪下就嚎啕大哭起来了。

小姑说她觉得委屈,她说出去工作这么多年遇到的事很人都很让人心碎,好不容易找了个以为靠得住的男人却不想被骗了情又骗了财,绝望的回来又不敢跟姐姐说这种事,就觉得内心一直憋屈,小时候因为自己读了点书,虽然高中都没毕业但是因为她自己领悟力强所以倒也是个思想比较开脱的人,这种人在我们村里生活是很辛苦的,因为思想和周围的人都格格不入。你跟他们说道理说解释,他们就以为你看不起他们说出更难听的话。

姑姑在老家的时候便是觉得孤独,好不容易出去工作以为外面能找到同类,却不想一再的遇到薄情的人。小姑说到这的时候叹了口气,她说以为村里人没文化所以心思狭窄但不想其实在大城市也一样,就像一个个圈,每个人在圈里都反复轮回的犯错但却不曾觉悟,就好象有些事你必须要经历了才会醒悟过来。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10 12:39:00 +0800 CST  
姑姑说的我内心一紧,我好像似有领悟般心口有点难受,有些事方佛真要经历过伤痛才能脱胎换骨。

小姑说那山洞她只住了三晚就没住了,她说有一晚醒来突然看到旁边有一双发光的眼珠看着自己,她惊叫起来那东西一闪就出了洞口,不知道是狐狸还是什么东西,虽然没受什么伤害但是姑姑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天一亮就匆匆的离开了。

小姑又往前爬了好几座山,她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安全哪里不会让人害怕,这大山里,那么大但是真正能容得下自己的地方却不知在何方。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10 12:49:00 +0800 CST  
小姑住的第二个山洞是有人住过的,她说不知道是哪个时候的人来这住过,洞里有人工凿出的石凳石桌,还有装水的水池,当然里面是没水的连煮饭的灶头也有。姑姑想就住这了,不管安不安全也罢了,要是自己 命中注定要落入猛兽之口也是命了。

洞外不远处又片田地只是太久没开垦早就生出一堆杂草,要不是这地上凸起的一大块还真发觉不到是一片田地,姑姑想想也是,自己每天吃山果也不行,毕竟季节一过山果就不像现在般充裕了还是要想法子自给自足,想到往后的着落找到了,小姑算是松了一口气,心情也好了一大半唱起小歌的把山洞打理起来,把田里的杂草也拔了,又去不远的山溪处担了水来,那一晚小姑睡得很安稳。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10 13:00:00 +0800 CST  
第二天醒来,姑姑爬上山顶想找找附近有没村落,看到往前的山下有几户人家,姑姑便整了下衣着往村庄那赶去了。

那小村姓黄名为黄屋村,住的人不多大都是些老人妇幼,不过倒是些好人,他们看到难得一见的外乡人自是热情好奇。姑姑没跟他们说实话,她说自己是外头村的想过来买些菜种子还有盐油之类的,村里的人好心硬是不收姑姑的钱,还留了姑姑吃饭,姑姑好几天都油盐未进吃了就觉得人间美味也不过如此了,他们还想留小姑住一晚,小姑没好意思推脱就走了,村里人还告诉小姑再爬一座山下还有集市,2,4,5是集市日有必需品可以去集市瞧瞧。小姑再三谢过后就拿着各种菜种往回赶了,好几天没看到人姑姑就觉得感动忍不住眼泪流了起来。不知这时候的姐姐和乡里人怎么样了。
楼主 陈墨儿  发布于 2012-02-10 13:22:00 +0800 CST  

楼主:陈墨儿

字数:52119

发表时间:2012-02-06 21:51:34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9-06 21:05:46 +0800 CST

评论数:4186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