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一些不为人知的奇闻异事(精编版)

明清一些不为人知的奇闻异事(十三)
明月竹叶青
魂魄


明天启年间,江西洪都县(现在的南昌市)有两个读书人张兰和刘成,在城郊的北兰寺攻读(因为寺庙清净不易被打扰,所以过去很多读书人都喜欢去那进修)。张兰比刘成年龄稍长,两人一见如故交情甚好,索性便以兄弟相称,日常同甘共苦勤奋读书。 有一日张兰家中有事,所以就早早就回家了。没想到刚回家里就突然得了重病,病势汹汹不及医治,不到两天就病故了。因为不通音讯,所以此时刘成在寺中也不知道。

这天晚上三更时分他睡的正香,突然听见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将他惊醒,他睁眼一看就见张兰已然推门而入,接着快步上前坐在床边。刘兰心中正在惊诧张成为何半夜匆匆返回,口中还不及发问就见张兰抚着自己的背悲切万分的说道:“我和兄弟离别还不到两日,居然得了暴疾而亡。现在我已经不是生人了,只为朋友情深不能割舍,所以特来和你道别。” 刘兰猛然一听此言当即是骨寒毛竖,一时之间汗流浃背,躲在被子里战战兢兢一句话也不敢说。

张成见其惊惧万分,于是便安慰他道:“若是我对兄弟有相害之意,岂能一来就和你说实话?你千万不要害怕,我之所以到此来,是想把身后事托付给你啊。”刘兰听后心里才稍微安定下来,于是便用发颤的声音问道:“不知兄台所托何事?”张成对他说道:“我上有老母,年已七十余岁,妻子不到三十,孩子却只有五六岁,一年只需要数斛米就能养活了,希望您能帮我周济抚恤一下,这是第一件事;我还有一些文稿没有完成,希望你能帮我完成并出版,使我的微名不泯于世,这是第二件事;我还欠卖笔墨的商人数千钱,希望你能帮我偿还,这是第三件事,希望兄弟看在我们多年的情分上能够答应。”刘兰听后,连忙点头满口应允。

张成见他应允便起身站起向他告辞道:“既然兄弟答应了,那我也该走了。”说毕就准备出门而去。刘兰见张成容貌和平时并无两样,言行举止都很正常,说话也在情在理,心中惧意渐去,又想到从此生死两隔,不由悲从中来,哭泣着对张成说道:“兄长既然来和我诀别,为何时间如此短暂,以后阴阳两隔再难相见,不如再说一会话再走不迟。”张成听后也感悲伤,于是又走回来坐在床边。两人絮絮叨叨,更述生平,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张成才起身说道:“时候不早,我真的该走了。”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2 10:24:00 +0800 CST  
没想到他刚起来,就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了,刘兰抬头一看,只见他双眼突出,色如死灰,死瞪着自己,连容貌也开始变得丑恶狰狞起来。刘成开始害怕起来,便对他说道:“兄长的话既已说完,就可以走了。”结果张成一言不发,仍旧直直瞪视着他,目光炯炯一动不动。刘兰更加害怕,于是一边用力拍床一边大喊道:“兄台此时不走等待何时!”语毕却发现张成还是置若罔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刘兰不禁毛骨悚然肉跳心惊,猛然跳下床来奔门而出,张成见他出门也紧随其后,一路穷追不舍,追逐了几里路之远。眼看前方有一个矮墙,刘兰用尽气力纵身一跃跳了过去,摔在地上晕了过去,张成却是身体僵硬不能逾墙,只能将整个身体靠在墙的这边,把头伸过墙的那边,双手扬起嘴张齿露,口中的涎液一滴滴的滴在刘某的脸上,沥沥不绝。


天亮后有路人经过此地,忽然发现两人倒在墙的两边,一摸之下发现刘兰还有心跳,于是叫来附近之人这才救醒了刘兰,一问之下方知实情,众人惊讶之下赶紧让人去张家报信。而张成一家晚上正在守灵,一觉醒来尸体就不见了,一家人乱作一团,正在四处寻找,听说这个消息后才急忙赶来,将张成的尸身拉了回去入棺安葬。


对于人死后诈尸,古人有这样一种说法,认为人是由肉体和魂魄组成的。而魂和魄既是一个整体又是互相对立的。人的魂是聪灵善良的,而人的魄是愚昧邪恶的。人在刚刚死亡的瞬间,魂魄尚在,所以尚有良知,当心事已毕,了无牵挂,魂灵就散去消失了,只有魄留在尸身里,所以魂在的时候是人,魂去就是僵尸了,世上的遗尸走影,都是因为有魄的原因。只有有修为的高人,才有制魄的方法。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2 10:25:00 +0800 CST  
@混进来的 2012-8-22 10:46:00
上面张兰和刘成搞反了~~
-----------------------------
我的错,不好意思。没有仔细校对。谢谢提醒。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2 12:03:00 +0800 CST  
明清一些不为人知的奇闻异事(十四)
明月竹叶青
衙役

康熙年间,山东临清县县郊有僵尸出没,附近路过的客商屡屡有人被僵尸所害。这一日有两个差役押解着一个犯人经过此地,时当秋风萧瑟,大雨倾盆,眼看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三人一时之间却找不到住宿的地方,无奈之下只好继续摸黑赶路。走到初更的时候,三人远远的看见前方有微弱的灯光,他们心中不禁大喜过望,知道有灯火的地方必有人家,于是顺着山间小路脚下奔的飞快,想要前去借宿。待走到跟前一看,却发现是两间茅屋,一前一后建在山林间,看上去已经有点破败了,似乎也没有生人的气息。此时风疾雨大,三人身上被雨浇了一个透心凉,只想找一个遮风避雨之所,于是也顾不了那么多,推开前屋的房门就进去了。

待他们进去一看,屋内除了一张破旧的桌子别无余物,只一支蜡烛立在桌上,烛光摇曳不定,在昏暗的光线下,一个身着素衣的年轻女子正背着身子低声哭泣,似乎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到来。领头的差役见状上前双手作揖道:“我们是外县的衙役,因押送犯人途经此地,却不料路遇大雨,一时难以赶路。冒昧登门拜访,还请让我们借宿一晚,明晨就走,不敢打扰,请勿见怪。”

女子听罢此言并不说话,等了半响方才背对他们说道:“奴家丈夫刚刚去世,尸体尚在后面的房子里还没有下葬,家里除了我一个寡妇外,也没有别的亲人,你们深夜留宿恐怕不太方便。”此时三人又冷又饿筋疲力尽,外面又是狂风暴雨,实不愿硬着头皮赶夜路,于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向女子苦苦哀求起来,说道雨夜难行,再三的恳求能让他们留宿一晚。说了半响,女子似乎经不住他们的乞求,对他们说道:“如果你们一定要借宿,那就只能住在后面的那间房子里。但是那间房子里停放着我丈夫的尸体,我怕你们感到恐惧不安啊。”两个衙役本就是胆大之人,此时只求找个落脚的地方休息一晚,耳听女子应允心中均是欣喜万分,口中忙说无妨无妨,就住在后屋好了。女子仍是背着身子徐徐说道:“我一个寡妇出头露面的不太方便,还是请你们自己去后屋歇息吧。”三人自是满口称谢,当下便从怀中掏出随身携带的蜡烛火石,然后点起蜡烛来到后屋前,推开房门便走了进去。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2 17:04:00 +0800 CST  
待他们一进屋门,果然看见一具年轻男性的尸体停放在房子中间的地板上,身上还盖着一席破草席。三人也顾不了那么多,先把蜡烛放在旁边,然后草草吃了几口随身携带的干粮,随即在房中找了点稻草破布,躺在地下就和衣而睡。没过一会,两位差役就鼾声如雷的睡着了,只有这个犯人因为心里有些害怕,一时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正待他迷迷糊糊将睡未睡之间,突然发现烛光跳了数下就暗了下来,随即便从屋中传来一阵响动。他不由心中大惊,可又不敢坐起,于是便躺在原地悄悄睁开眼睛循声望去,却见惨绿的烛光下,尸体掀开席子从地下慢慢坐了起来,然后起身站在烛前一动不动。只见这尸体披头散发全身僵直,面如金纸目放绿光,犯人见状吓得浑身抖做一团,连三魂六魄几乎都被吓掉,想喊都喊不出来,只有一边假装睡觉,一边偷窥着僵尸的动静。

过了片刻,僵尸慢慢走到蜡烛前,伸出细长枯黄的双手放在烛火之上熏烤,不多一会双手就被熏得焦黑,它将双手举起,在眼前看了又看,方才走至三人面前,俯下身子用一双黑手去涂抹睡在最外面差役的脸颊。只见这双黑手在衙役的脸上左右抚摩,而这个差役却似乎一点都没感觉到,并且很快就一动不动了。僵尸对此似乎很满意,将双手拿到自己眼前看了看,又返身回去继续熏烤自己的双手,接着又如法炮制,很快这第二个差役又不动了。而这个犯人睡在最里面,此时看僵尸又返身去熏手,他心中暗想再不跑自己恐怕就和这两个衙役一样毙命于此了,于是趁着僵尸转身熏手的时候,强忍心中恐惧大喊一声从地下跳了起来,一把拉开房门就跑了出去。

僵尸正准备返身来涂抹他的脸颊,没料到他却从地下跳起逃了出去,不由恼怒万分,当即口中一边嗬嗬叫着一边紧跟着追了出去。犯人一见更是胆战心惊,一路冒雨狂奔连过了两座小桥,僵尸仍在后面紧追不舍。跑着跑着,犯人看见前面依稀有个破庙,他无暇细想就跑了进去,看见庙的后墙已经因为残败倒了一半,只有半人高矮,犯人奋力一跳便从墙上跳了过去,僵尸跟在后面追了过来,可是走到墙边却因为身体僵硬不能跳墙而重重的撞在墙上倒了下去。此时犯人也精疲力尽了,眼看僵尸倒了下去,自己也是连害怕带疲惫,一头栽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等到天大亮的时候,附近一伙赶路的客商经过此地,突然看见有一个人倒在破墙外,用手摸了摸还有气息,于是找来姜汤给他灌下去,犯人这才慢慢醒了过来,一见他们就惊恐万分的对众人说了昨晚发生的一切,并指给他们看墙那边的僵尸。于是众人带着他沿着昨晚逃跑的脚印寻找,结果到了昨晚借宿的那个地方一看,却根本没有什么房屋和女子,只有两个差役的尸体倒在一个破败的荒坟旁边。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2 17:17:00 +0800 CST  
明清一些不为人知的奇闻异事(十四)
明月竹叶青
涤烦香

山东兖州府里有个仆役名叫郎豹,此人济南人氏,生得魁梧高大,生性风流倜傥,平日嗜酒如命,但是对主人却很忠诚。他家除了年已六十的老母外,还有一个妹妹叫作春小,因为平日府中公务繁忙杂事众多,以致于郎豹到了二十五岁还没有娶妻,一直是孤身一人。


有一年他因为公事骑马经过临清县,此时正值盛夏之际,烈日当头赤炎千里。郎豹忙于赶路,在毒辣的阳光下暴晒了一天,正是饥渴交加疲惫不堪,此时偏偏又望梅无林索茶无肆,正在口渴难忍焦躁不安之际,忽然看见前面路左白杨树下有茅舍数间,原来正是一个小小的村落。其中一户人家门口有位年方二八的少女,身姿婀娜容貌清秀脱俗,正侧身坐在松茅棚下卖着新鲜的水果。

郎豹跳下马来走近一看,只见地下的竹筐中有五个鲜桃,个个都比碗口大,色泽红艳芬香扑鼻。于是他便问少女道:“这是肥城的品种吗?怎么如此硕大?”女子微笑着说:“这是我的兄长从西域雪山带回来的品种,名叫涤烦香,专能生津止渴,即使陆羽吃了,也会忘了御用春茶的味道。”郎豹听罢便向少女询问卖什么价格,女子回答说一个桃子要卖青蚨白文,郎豹摸遍腰缠,也不够此数,要想解下包裹用纸钞换,却又嫌麻烦,于是他非常懊恼的说道:“罢了罢了,我身上散碎之钱不够。”

女子眼见如此,抿嘴一笑对他说道:“您即使无钱也没关系,不就是一个桃子吗,我送给您就是了。”说完便取来并州小刀帮他削掉桃皮。只见削皮后的桃子玉肤沃雪,琼液流浆,郎豹入口果然甘美异常,一个桃子瞬间下肚还有点意犹未足。女子芳心揣度,略一思索就把剩下的四个桃子一并送给了他,并对他嫣然一笑道:“前面五十里的地方才有旅店,这样您在路上也可以解渴了。”郎豹闻听此言心中很是感动,就问女子名氏,女子说道:“我姓吉,名叫螺娘。”郎豹又问:“家中还有什么人吗?”女子答曰一个老母,还有一个哥哥远走他方,其他就没什么人了。 郎豹当即躬身做了一个揖道谢,然后翻身骑马上路了。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3 13:00:00 +0800 CST  
到了目的地,郎豹办完公事,专门去小商铺买了水粉头钗等女孩喜欢的物事,然后原路返回。到了村落,经人打听找到螺娘家,一进门便看见她正在为自己的母亲捶背。老母一见郎豹就笑着对螺娘说:“上次吃桃子的客人来了.”郎豹见状连忙上前鞠躬问好,老母亲也和蔼可亲的回礼,接着让螺娘奉茶迎客。寒暄两句之后郎豹便从怀中拿出水粉等小礼物送给母女两,老母笑笑说:“几个桃子,哪能值这么贵重的东西呢,但是你这么远带来,如果不收下,又怕愧对你的心意,那就先收下了,改天再回报你的深情厚谊吧。” 过了一会,螺娘出来奉茶,只见她穿着桃红衫子,朱履翠裙亭亭玉立,比起郎豹那天刚见到的时候更显娇艳动人。郎豹眼见如此心中不由浮起爱怜之意,面上忍不住眉目传情,螺娘见状也不时低头偷笑,郎豹更加意乱神迷恋恋不舍,好在此时老母留他共进午餐,郎豹心中不由窃喜,假意推辞几句就答应了。

席间他乘机问老母道:“老人家年龄已大,儿子又在外地,幸好还有一个女儿相陪,不知有婿家吗?”老母道:“多有因八字不合而错过的。”郎豹一听心中暗喜,吃完饭告辞出来,马上找到当地的里正,给了他一点钱财,让他去吉家说媒。因为里正经常看见郎豹往来出差,所以知道他的大概情况,加之贪慕这点钱财,于是就去吉家说媒。结果一说就成了,于是就择日成婚,入赘吉家,婚后夫妻非常和谐美满。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3 13:05:00 +0800 CST  
过了一段时间,忽然有一封书信寄到,拆开一看原来是兄长大郎写的,信中说他已经在陕西娶了个妻子,不日就将携妻返回。老母看完信后不由双眉皱起踌躇道:“我家只有两间房子,大郎回来后没地方安置新人,这可如何是好。”郎豹本来正在考虑带着妻子回济南,此时一听觉得这刚好是天赐良机,于是便对老母说道:“我也有母亲和妹妹在家里,我愿带着螺娘回家,不知您愿不愿意?”老母听后慨然说道:“既是这样,住回最好,这里毕竟不是久居之地啊。”于是便让他们夫妻俩整理行装,准备回家。辞别的时候螺娘悲伤万分哭泣不已,拉着母亲的衣襟不忍松手,老母亲也泪水涟涟,临上车前对螺娘说:“小妮子不要悲苦,生了女儿总是要嫁人的,难道还能在我身边依偎一辈子吗?以后要好好孝敬婆婆和小姑子,过好自己的日子,我们还是能见面的。”说毕便和他们执手道别,目送他们远去。

待郎豹夫妻俩回到家中,他的老母和妹妹看见螺娘都很喜欢,而且螺娘性格温柔,针线刺绣无所不能,深得老母亲的喜爱,小姑春小也经常和嫂子嬉戏,让螺娘教她各种刺绣的花式,连周围的邻居都很羡慕他们一家。 过了一年,郎豹的母亲得病去世了,螺娘和春小都很悲痛,郎豹也依制回家守孝,待殡葬后才又去府中当差。一日他又要去出差,经过临清的时候,准备去看看螺娘的母亲,顺便再见见自己的大舅子。可是到了官道旁边却发现白杨树虽然还在,但是整个村落却无影无踪,只有一片旷野满面风沙。

他心中大为惊讶,便去寻找以前做媒的里长,可是找来找去居然找不到,就像人间蒸发一样。郎豹心里非常疑惑,回家之后便问螺娘,螺娘闪烁其词的说道:“想必是都迁徙到别的地方去了吧。” 郎豹见状心中更加疑惑,于是便有些怀疑螺娘来历不明,恐怕不是什么善类。自此以后他便多了个心眼,平时也对螺娘严加管教,出入都要细细询问,生怕螺娘有什么异常,螺娘对此也不以为意,还如同以前一样落落大方,并无半分异样。可是郎豹毕竟还是放心不下,于是私下多次盘问春小嫂嫂可有异常的地方,每次春小都说没有,和外人连一句话也不说。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3 13:09:00 +0800 CST  
朗家西邻住着一个姓杭的秀才,他每天早上去私塾上学的时候,必然要经朗家门口。这天杭秀才又翩然而过,恰好遇见几个熟悉的朋友和他恶作剧,趁他不注意在他衣服后面粘了一个纸做的乌龟,螺娘正好在门口看见,不禁抿唇而笑。适逢郎豹出门,刚好看见此幕,一时不由怒发冲冠,认为两人有私情,于是抓住螺娘的头发让她跪在地上,用鞭子不停的抽打她,逼迫她承认和杭秀才有奸情。螺娘哭着赌咒发誓以证清白,春小也在旁边帮嫂子解释,郎豹这才住手,但是依然暴跳如雷的说道:“我们终不会是好姻缘,你如果有相好的,尽管去就是了,我可不想戴绿头巾。”螺娘低头哭泣道:“女子应从一而终,我即使丑陋,但是也没有什么失德的地方,你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呢。”郎豹听后也不为所动,心里依旧是怒不可忍。

过了几天有一个朋友请他喝酒,一直喝到下午才醉醺醺的向家中走去。途中忽然遇见了一个樵夫担了一但的木柴从对面走来,待走到近前一看,担头居然挂着两三颗鲜红的桃子。樵夫一见郎豹步履踉跄满面通红,便笑着对他道:“我看您现在是酩酊大醉了,想不想吃桃子啊?”郎豹闻听此言便停下脚步,用眼睛瞟着桃子,只见这桃大如鸡卵,色泽浅碧,还带着一些红斑,不像寻常的种类,于是便问道:“这桃有名字吗?”樵夫回道:“此桃名曰解酲果,但凡有酒醉之人,只需吃一个便能豁然而醒,其功效不亚于平泉的醒酒石。”郎豹大喜,便问这桃子价值若干,樵夫笑道:“您先尝一个,若是如我所说的话再论价值也不迟。”说毕便拿起一个桃子交给郎豹,郎豹接过桃子吃下去,顿觉一阵甘洌直沁心脾,头脑也瞬间清醒了许多,当下口中便大声赞叹起来。樵夫道:“这是我家自己种的桃子,何必谈什么金钱。您既然这么喜欢,我送您一个就是了。”说毕便取下一枚桃子交给了他。郎豹正欲道谢,樵夫却已经挑着担子远去了。

郎豹如获至宝一般将桃子放入怀中,心中寻思着若是以此为种种在庭中,待将来长成之后定然能获暴利,于是一回家中就交给螺娘让她放在瓷碗中。可是等他第二天早晨起来一看,瓷碗虽然还在,里面的桃子却不翼而飞了,他急忙问螺娘和春小,两人都道不知,又在家中细细找寻几遍,终究还是没能找到。他心中又急又恼,便想出门看看。没想到经过杭秀才门口之时,却看见桃子正在杭秀才家的书案上。他心中大奇,便去问秀才这桃子是哪来的。杭秀才道:“昨日下学回来的时候碰见一个樵夫,我花了一百文才将这个桃子买下,据说能够解醉。我爱其色泽娇艳所以一直还没有尝它的味道,莫非你也想尝尝?”郎豹听后脸色大变,心中认定是螺娘偷偷将桃子给了杭秀才,于是匆匆赶回家中,一见螺娘二话不说便拿起棍子劈头盖脸的打将起来。螺娘一边哭泣着一边问道自己有什么罪过,郎豹咬牙切齿道:“你这贱人还要说清白吗?杭秀才的桃子已经说明了一切。”螺娘听的一头雾水,急切间无以自明,只能低头哭泣而已,打了片刻,郎豹丢了棍棒兀自愤愤不已,拉开房门就出去了。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3 14:55:00 +0800 CST  
到下午的时候,春小因为觉得嫂子受了冤枉,于是便偷偷出去在集市买了点酒食,和螺娘在家中喝酒解闷。螺娘本不喝酒,因为受了委屈心中郁闷,再加上小姑子劝慰之情真切,于是勉强喝了几杯,结果不胜酒力,顿觉头晕身软,倒头就在床榻上睡熟了。春小见螺娘睡了,也麻利的收拾好碗筷出去了。等她忙完再进房中,一看床上不见螺娘,只有一只粉色的狐狸睡在床上。春小见状惊骇无比,这才知道嫂子的本相。但是因为平日和螺娘感情很好,她心中也不甚害怕,还拉开被子给螺娘盖上,坐在床边等着她醒来。

正在此时,郎豹突然从外面回到家中,一进来就问春小道:“你嫂子在哪里?”春小本就害怕兄长,于是不敢隐瞒,战战兢兢就对他说了实情。郎豹掀被一看,果然一只狐狸正在酣睡,他二话不说,出门就去找来绳子将狐狸的四只腿脚捆住,而此时螺娘却依然沉睡不知,郎豹转身又去拿墙上挂的腰刀,春小一把拉住郎豹,大声哭着说:“嫂子平时一向贤淑温婉,就算她是狐狸,也没有害过我们家,更别说害你了。 要是你愿意就留下她,不愿意就让她走,何必要伤她性命呢?”此时螺娘已被惊醒,看到自己手脚捆住,不禁泪如雨下的对春小道:“小姑,我命好苦啊。”话音未落,郎豹挣脱春小,手起刀落一刀砍下,螺娘顿时血溅桃花,玉人毙命,一缕芳魂随风而去。

春小见状悲痛欲绝嚎啕大哭,就像失去了母亲一样,随后悄悄用布包裹着螺娘的尸体,将她埋葬在门口的桃树下面。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传开以后,左邻右舍都没有因为螺娘是异类而害怕,反而都觉得郎豹此人忘恩负义,太过残忍,以致于附近也再没有敢给他说媒的。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3 15:31:00 +0800 CST  
过了不久,郎豹给春小找了一个婆家,夫婿是一个叫明凤的书生,也算是门当户对,于是就把春小嫁了出去。此时郎豹的残忍之名已经传到了府衙里,上司听说后心里对他的所为也感到厌恶,找个由头就把他开拔了。自此以后他越发贫困潦倒,迫于生计他把家中能卖的都卖了,后来实在没办法索性连房子也卖了,此时他无处可去,只好住在城边的白云观中,四处托人帮他找一个工作,但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他的所为,所以没有愿意雇佣他的。

有一天他正闲坐在道观中,忽然来了一个鸡皮白发的老道士,看见他坐在地上便笑着对他说道:“贫道看你相貌轩昂,应该前途无量,为何落魄到如此地步?眼前就有一个大好机会,只是你不知道而已。”郎豹闻言大喜,马上起身问道:“机会在哪里?”道士说:“比如马上要做兖州郡守的申公,现在得了足疾,走路偏颇,一个多月都不能好,名医都看遍了也没有效果,所以一直不能进京觐见皇上,你若是能献上妙方,那么几百金就唾手可得了。”郎豹闻听此言不由双眉皱起道:“我又不是大夫,哪来的灵丹妙药啊?”道士说道:“这个自然无妨,贫道就有这药。”说毕便从随身的行囊里拿出中药少许,还有一枚小小的桃子,这桃深绿如油浓翠欲滴,和枣子差不多大小。道士对他道:“这枚桃子产自聚铁州,名叫如意珠。你用这些捣成药丸,进献上去,肯定能把贵人的病治好。”郎豹欣喜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必有厚报。”道士做了一个揖说:“我和你有缘,不需要你的报答。”说完便转身飘然而去。

郎豹目送道士远去,心中对此终究还是有点将信将疑,可是此时已然山穷水尽,姑且死马当做活马医,于是他就拿上药丸上门进献。申公正在家中焦虑不安,怕因为足疾失去觐见皇上的机会,但是请所有医生看过,又都对此疾束手无策,他正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忽听有人来进献灵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马上服用了。

等到睡至半夜,忽觉一股热气直透涌泉穴,全身骨节铮铮作响,疾病居然霍然而愈了。他心中大喜,第二天就召见郎豹,想要重重嘉奖他。郎豹跪下回道:“小人不愿受赏赐,只想在大人府上为您鞍前马后效劳就可以了。”申公听后便答应了他的要求,从此郎豹就在府上当差,他一改前非,勤勉努力,几年后就成为申公的左膀右臂,平时偶尔受点贿赂得点小钱,即使申公知道了也很宽容,从不追究。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3 15:39:00 +0800 CST  
过了不久,申公奉命巡视河道并让郎豹随行。临出发之前,申公对他叮嘱道:“凡我车驾经过的地方,不必惊动地方百姓,只要一间干净的房子,一顿粗茶淡饭就够了。”郎豹平时享受惯了,虽然口头答应,但是心里终究不以为然。出发的头天晚上,几只乌鸦在房檐叫了一晚,声音就和鬼怪一样。第二天还没大亮,郎豹策马跟在车子后面,随从忽然看见他的马后有两团磷火,围着他上下飞舞盘旋。随从赶紧告诉他,郎豹却认为这大不吉利,心中不由恼怒万分,不仅将他们大骂一番,还用马鞭去抽打仆人。

等一行人走到曹州以西的时候,忽然见到官道旁边有个七八岁的童子,这童子肌肤如雪,批发垂肩,正在树下摘桃子吃。郎豹在马背上看到桃子虽然小但是颜色灿烂的像朝霞一样,于是将马拉住问童子道:“这是什么桃子?”童子回答道:“这是我们这的特产,别的地方没有,名叫益智子,味道虽然有点酸,但是后味很甜,传说是仙人所种植的,吃了就能给人增加智慧。”郎豹听后有些好奇,于是便对童子说道:“且给我摘一个尝尝。”童子就摘了一个给他,郎豹在马上就吃了下去,不料桃一入口,心头却忽然感到一阵慌乱。郎豹有些说不出的惶恐,于是赶紧驱马离开,一直走了好一会才恢复平静。

转眼他们就到了藤县东郊,郎豹策马先行,去找客馆。等申公到达这里的时候,发现他找的这间房子不仅低矮狭窄,而且遍地都是牛马的粪便,三间屋子连睡觉的床榻都没有。申公大为诧异,便问他道:“你怎么找这样的房子呢?”郎豹突然之间瞪着双眼大发脾气,怒气冲冲的对他叫道:“这是你自己喜欢的,我和什么关系?”申公听罢面露惊讶之色对他说道:“我只不过命令你不要惊动当地百姓,何曾是喜欢这种地方?”郎豹一听不由暴跳如雷,用马鞭指着申公破口大骂道:“你这穷鬼,不过才发迹了两三年,就这样妄自尊大吗?我以前见你伺候丞相,御史大夫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样的讲究。”申公见状大怒,对他喝道:“你则能这么大逆不道,难道还想打我不成?”不料郎豹却顺他话道:“我有什么不敢的,何况这还是你自己要求的。”说毕就上前就用马鞭对着申公一顿乱抽,转眼申公的左脸就肿了起来,呈现一片青紫之色,将他痛的死去活来,于是便狂呼起来。

外面的随从一拥而进,而郎豹已经咆哮着夺门而出,驰马离去。众人拿起刀枪就追赶,终于将他团团围住。郎豹抽出腰间的刀连着砍伤两人,最后众人用棍棒击打他的马脚,郎豹这才被摔下来。众人一拥而上,将他五花大绑,带至监狱关了起来。郎豹一入监狱,忽然心头透明,清醒了过来,回想刚才的所作所为,就像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3 17:22:00 +0800 CST  
第二天,巡抚就得知了这件事情,不由大为震怒,认为仆人忤逆主人,这属于大不敬,如果此风不刹,那就后患无穷。于是要求此案从严从快,迅速审理,杀鸡给猴看。经过三堂会审都无疑义,于是便定了个斩立决。当时春小嫁人已经三年,还生了一个孩子。这三年间没有见过自己兄长一面,了无音讯。这天晚上,忽然做梦见到螺娘含笑而来,和她握着手拉家常,就像以前一样。春小梦里突然想起她已经死了,于是问道:“嫂子你不怨恨吗?”螺娘说:“我正要去兖州找你的兄长呢。”话说完,春小就醒了,知道不吉利,带着丈夫连夜赶来。等赶到法场的时候,郎豹已经五花大绑跪在地下,春小大呼:“哥哥,你这是为什么啊?”郎豹抬头洒泪道:“妹子记得收我的尸。”言毕三尺青峰已落,瞬间身首分离血染法场。春小见状痛哭失声,悲伤的不能自已。申公得知实情后,给了春小白金百两,让她夫妻二人收尸厚葬,夫妻二人再三感激而去。

再说申公自被郎豹击打后,左颊青紫,隆起一个小包,痛至骨髓彻夜不停,遍找良医无效,正自痛苦不堪。忽一日有一书生登门拜访,从袖中拿出一个桃子,黄皮头尖,对他说:“这个桃子名叫定楚丸,吃了可以治愈一切痛楚损伤,所以特地来献给您。”申公服用后,果然疼痛立止,伤处恢复如常。他心中大喜,想要重重酬谢书生,只是书生坚辞不受,问他的名字也不回答。申公感到更加奇怪,一定要问个究竟,书生这才笑了一下说道:“我其实不是医生而是螺娘的兄长,他因为桃子杀了我妹妹,所以我也用桃子杀了他。 我的母亲听说您清正廉明,不忍让您受累,所以让我来治伤,实不敢毛遂自荐啊。”说完在众目睽睽之下书生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3 17:26:00 +0800 CST  
明清一些不为人知的奇闻异事(十六)
明月竹叶青
五通


明天顺年间,浙江钱塘县有一个村民叫作戴小一,他年约二十许,性格粗鄙健硕有力,家中种有几亩水田。他的妻子吴氏芳龄十八,虽也是村女,但却生的眉目如画身姿婀娜,颇有点姿色。小一自娶了这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之后是又喜又忧,喜的是这吴氏容貌出众,在这十里八乡远近皆知,忧的是自己却相貌平平,只怕守她不住,所以平时防范甚严,别说生人一般进不了家门,就连吴氏也不让她轻易出门抛头露面。

有一天晚上夫妻二人刚刚上床熟睡,忽听窗外一阵人声喧哗,似有车马经过,随即就听一人大声说道:“戴小一不过是个乡野村夫而已,上仙到此他竟然还敢抱着老婆酣睡不起。”小一被从梦中惊醒,听见此话大惊,急忙起身走到窗前从缝隙中向外看去。只见外面有十数个人打着纱罩灯笼,簇拥着一个骑着小马的人站在外面。此人身着紫衣头戴金冠,看面相打扮正和村中五通祠中所祭祀的五通神中的五郎相似(五通神,又称“五郎神”,是横行乡野、淫人妻女的妖鬼,因专事奸恶,又称“五猖神”。人们祀之是为免患得福,福来生财。遂当作财神祭之。五通神以偶像形式在江南广受庙祀,《聊斋志异》中有一章就是专门记述此神的,有兴趣的同学们可以看看)。

村中之人素来敬畏此神,于是小一便想叫醒吴氏一起出去参拜。却听五郎神忽然隔着窗户对他说道:“莫要惊扰丽人,我这次也正是为她而来。” 小一本来正准备给他叩头,闻听此言不由心中又惊又怒。他性子本妒,素知此神惯于淫人妻女,这附近十里八乡的的年轻女子多有惨遭蹂躏的,所以一听五郎神此言便怒火中烧,心里也顾不上害怕,大声向窗外叫道:“你不过是一个淫鬼罢了,怎么能当神呢。我就不信你还真的能加害于我。”说完就回身躺在床上,好像不知道外面有人一般。耳听的窗外五郎神又呼叫他的名字,他就随口应道:“我已经睡了,你还想怎么样呢?何况我的妻子恐怕不像别人的妻子那样容易被你得手。”语音刚落就听窗外五郎神笑道:“我就知道你这人很是倔强,不能用理来感化,那就等着瞧吧。”随即就听见他呵斥随从离开,行如风雨疾驰而去,瞬间窗外又恢复了一片寂静。此时小一才将吴氏摇醒,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了她,吴氏听后非常害怕,小一笑着安慰她道:“你看我力大如虎身壮似牛,就算淫神来了又能奈我如何?你只管放心就是了。”吴氏听后这才稍感心安。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4 10:21:00 +0800 CST  
第二天早晨,小一去田地播种,但是心里又很担心吴氏,从早晨到下午连续回去了四次,结果家中并无什么异常,吴氏也好端端的安然无恙。村中一同干活的邻人不知缘故,都对他开玩笑道:“你今天腿脚怎么这么勤快啊?莫不是嫂子也在家中等着播种?”小一听后很不好意思,但是又不能向众人明说,只好哈哈一笑了事。等到黄昏回家,他便和吴氏一起商量抵御淫神之事。两人先用一块大石头顶在门后,然后再关上窗户,让吴氏将她自己的衣服裤脚都缝上再睡觉,而小一也拿上一把锋利的铁锨放在枕边作为武器,可谓准备充足防守严密。

可是夫妻俩提心吊胆的连着等了三天都没有什么异常,吴氏也逐渐厌烦起来,对小一说道:“你该不是在梦中所见的五郎神吧?要是真有此事,以神的威灵,难道还会害怕你而不敢来吗?”小一却不以为然,始终不敢放松戒备。第四天夜里还未到三更的时候,小一忽听得外面有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而来,他心知有异,连忙将吴氏推醒对她道:“五郎神来了,躺在床上必然不免,你赶紧起来才是。”吴氏一听吓的花容失色全身颤抖,一时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没过一会便听外面狂风大作瓦砾翻飞,顶在门后的石头不知什么时候却自己移到一边,关闭的窗户也无故打开,原来的闭门谢客现在却变成了现在的开门揖盗。小一在屋中感到一阵心惊肉跳,楞在原地动也不动,一时也忘了利器在身,反倒是束手以待。

再过片刻烛火也被吹灭,屋中一片漆黑,过不多时,只见门外有一袭烛火缓缓进门,小一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皂衣随从手拿烛台走了进来,他再回头向房中看去,却惊讶的发现除了床铺还在其他的杂物都不见了,连那根锋利的铁锨也飞的无影无踪。吴氏双目紧闭躺在床上,衣裤所缝着的地方都自己解开了,转眼就被脱了个干净,犹如牍中之玉无叶之花一般。小一眼见如此,不禁感到一阵心灰意冷,心中更是惊惧交加。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4 10:30:00 +0800 CST  
又过了一会,只见一紫衣金冠之人走进门来,正是前日所见的五郎神。他双手背起看着小一笑道:“你妻子真的不容易得手啊。”随即又转头对随从道:“卧榻之侧不宜有此俗人,赶紧把他牵走。”话一说完,就有一鬼物前来驱赶小一,小一只觉一阵头晕眼花,片刻之间双脚足不沾尘就来到了屋外,只听身后“框”的一声,两扇屋门就此紧紧关闭了。小一清醒过来定睛一看,自己正在屋檐下面,外面一片漆黑,唯见青磷点点上下盘旋。他心中更加害怕,一时心慌腿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可是没过多久便听窗内传出五郎神的调笑声,狎昵声不绝于耳,吴氏在屋内默然无语,过不多时,就听零云断雨之声传了出来,吴氏也娇声连连,一时间淫荡的样子可以想象。

小一此时惊魂稍定,心中又愤怒起来,想要报复五郎神,却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好在过了一会磷火也熄灭了,妖物似乎离得稍远,小一便想找个能帮助他的人。可是想来想去这满村之人向来都惧怕此神,唯独左邻住着一个姓刘的教书先生素有胆识,而且平日一直对五通神所做所为不满,或者可以找他来助一臂之力也未可知。想到此处,他便想去找这个刘先生,可是又害怕从院中大门出去被五郎神发现,于是便翻墙而出。

等抹黑来到刘先生家,发现他居然还没睡,正坐在灯下整理着书籍,一见小一突然来访,不由很是诧异。待听完小一结结巴巴的说完事情原委,老先生不禁勃然大怒道:“以神的身份而行如此污秽之事,这连人都比不上啊。我憎恶他们已经很久了,请你和我一起回你家,我要当着你的面好好教训一下他。”小一听得此言还有点将信将疑,一时间犹豫不决,刘先生见状手拿戒尺道:“你不必害怕,若是不听我言我就以此教训他,谅他也不敢反抗!”小一不得已,于是便和先生一起回去,仍是翻墙而过回到院中。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4 10:42:00 +0800 CST  
还没走到门前,忽听屋内五郎神慌慌张张的说道:“此老来了,我要赶紧躲避才是,否则连血食都享用不了了。”刘先生在外面一听更加愤怒,大声向屋内喊道:“五郎赶紧出来见我,你难道也是长着人头学畜生叫唤吗?”只听屋内一片寂然,无人应答。刘先生大怒,站在门外高声叫骂不已。过了好一会才听屋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只见五郎神低头慢慢走出,一见刘先生便匍匐在他脚下请罪。

小一见此不由心中大奇,为什么五郎不怕我却如此怕他。耳听得刘先生大声训斥道:“你身为一方的保护神,竟然擅自淫辱民女无所忌惮,难道真以为我的笔刀不利吗?我将上诉九阍下控十地,让你尊荣不享祠庙无存,除却神籍而落入鬼道,你看我能不能做到。”五郎神不敢申辩,唯有伏在地下不停的叩首而已。刘先生又斥责道:“若是这次不重重警告,下次你又会故态重萌,我没有木杖可以打你,只能凭借手中的戒尺给你个教训。”五郎神一听急忙乞求免去,刘先生不为所动,拿出戒尺在他背上用力打了几十下,五郎神也不敢抗拒,只是在地下嘶声呼痛而已。打完之后刘先生对他说道:“念你身居神位,所以这次只从轻发落,你可速速离去,下次若再范到我手里绝不饶恕!”五郎神点头不已,瞬间狂风大作就此不见。

小一在旁看得矫舌不下,此时方才回过神来,于是便问刘先生道为何五郎神如此惧怕先生?刘先生微笑道:“这不是你所能知道的。你以为他是害怕我这个老先生吗?他其实是害怕我的浩然正气罢了。你现在赶紧进屋去看你的妻子,这次事非得已不能怪她,你和她应琴瑟和好如同从前一样,不要因为今晚的事而抛弃她,而我也该走了。”说完就向他拱手告辞而去。小一送别先生进入室中,看见所有的东西又还回来了,唯独吴氏赤身裸体躺在床上,如同痴迷一般。小一赶紧烧来姜汤给她喂下,吴氏这才醒转过来。待得第二天两人起来一看,发现屋前阶下落了一地的泥皮,想必这就是昨晚五郎神被打所脱落下来的。小一备上厚礼和妻子一起去刘先生家致谢,没想到却见他家中铁锁把门,向周围邻居一问,说道一早就见刘先生带着行囊出了门,也不知道去了何处。小一心中惋叹不已,怀疑他也是神仙一类。随后又到五通祠中查看,发现第五个神像自腰以下泥衣剥落数片,其他的都如同以前一样。?
?
?
注:五通神的来历很复杂,是江南地区民间信仰中重要的神灵之一,起源于民间的鬼信仰,定型于唐代。而以“五”为数则是受到了中国古代阴阳五行说的影响。在唐代,五通神是五位能恩泽一方的正神,宋代还曾正式受封。但从宋代开始,五通神的形象与佛教中五通仙的形象在流传过程中发生了交融。受五通仙的影响,五通神开始沦为邪神。至明清,五通神终于完全蜕变为民间淫祀之神,并屡遭禁毁。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4 11:06:00 +0800 CST  
明清一些不为人知的志怪记录(十七)
明月竹叶青
镜冤

明崇祯时期,湖北荆州有一个年轻人叫谢三。他平时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经常和一群当地的无赖混在一起。有一日白天他在自家后面的菜园修围墙,修了一天还没修好。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忽然做了一个梦,梦中只见一个身着艳妆的靓丽女子在他面前下拜道:“我在地下已经修炼了数百年,眼看即将大功告成,但是明天却有一个大劫万难逃掉,只有您才能救我。我的胸前有一个古镜,您记住一定不要将它拿走,只需把我重新掩藏起来就可以了,我发誓以后一定会重重的报答您的大恩大德。”这番话说完谢三就被惊醒了,他环顾一周身边并无异常,但是梦里的情景却依然记得非常清楚。

第二天一早他和几个仆人继续在菜园里修墙,当用锄头挖到墙边一丈多深的时候,突然感觉似乎碰到了什么东西,几人继续深挖下去居然发现了一口黑漆棺材。谢三和仆人都很惊异,于是将棺盖上的尘土清理干净,发现棺盖上刻着横三排竖三排的文字,非隶非篆难以识别,似乎年代颇为久远。谢三和仆人好奇的把棺材打开,发现里面竟然躺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只见她穿着古代的盛装,面容安详栩栩如生,就像睡着了一样,更奇的是在她的胸前挂着一面直径三寸的镜子,寒光闪闪,直逼人的毛发。

这时谢三突然想起了昨晚上做的那个梦,发现棺材里的这个女子居然就是梦中之人,他又想起女子所言,心中有些害怕,于是准备合上棺盖,把棺材重新掩埋起来。此时站在旁边的一个仆人忽然指着镜子对他道:“这面古镜精光闪耀,依我看来定非寻常,肯定是个宝贝。您尽管拿走就是了,她不过是一具死尸,有什么可担心的呢?”谢三听罢不由心中一动,他本就爱财如命,一听之下贪心顿起,将女子所言置之于脑后,于是就听从了仆人的话,将镜子从女子身体上小心翼翼的拿了下来。没想到镜子刚刚取下,女子的身体就瞬间就化为灰烬了。此时谢三感到非常害怕,于是赶紧和几个仆人把棺材就地掩埋了。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谢三又梦见这个女子前来哭着对他说道:“我本来炼形已成,却被您破坏了的我道行,这也是命中注定的一个劫数啊,我又怎么会怨恨您呢。但是您应该珍爱这枚古镜,这样的话我以后一定会保佑您多福的。”说完女子就消失不见了。谢三醒来后非常惊异,自此以后他就把镜子当宝贝一样供奉在家中,每天早晚都要虔诚的敬拜。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4 15:59:00 +0800 CST  
过了一段时间,这枚古镜突然不时的发出一些古怪的声音来,谢三感到很是奇怪。有一天晚上,他又梦见这个女子对他说道:“杨相公(杨嗣昌,万历进士,崇祯时拜兵部右侍郎)此刻正在荆州督师,现在正在四处礼贤下士招募人才,这可是立取功名的大好机会,您若是能去应召做他的谋士,我一定会帮助您富贵的。”接着就在梦里教了他很多军政大事的对应之策(有点像周星驰主演的苏乞儿梦中学艺的味道),待谢三醒来后发现女子所教的东西历历在心,他心中暗喜,于是一早便去觐见杨相国。

杨相国听得有人应召,急忙将他请入府中与他谈论军国大事,谢三是舌生莲花滔滔不绝,把当前的形式分析的头头是道。杨相国听罢大为佩服,认为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于是就将他收为幕僚留在府中。每次有行军作战之事,就让他出谋划策参与决断,居然也是战无不胜。杨相国很是欣喜,就准备上奏朝廷任命谢三一个官职。正在此时,那个当初劝谢三拿走镜子的仆人却因为一个小小的过错触怒了他,谢三暴跳如雷难以自制,当即就用鞭子狠狠的抽打他,没想到盛怒之下一不小心将他失手打死了。眼看出了人命,谢三大为惶恐,整天都是忐忑不安六神无主。

到了晚上他又梦见女子对他说道:“这种小事不用惧怕,您只需要对杨相国说要请几天假回家休息,然后趁机把尸体包裹严实,再用车子拉出来,我定能护佑您平安无事。”谢三对她是言听计从,于是就按她所言将尸体包藏好用车子拉出来,没想到走到军营大门的时候,忽然车中血流如注,守门的士兵非常震惊,立即将他拦下,仔细检查车子之后就发现了尸体,于是迅速的将此事报到了杨相国那里。

相国召来谢三询问,谢三不敢隐瞒,就把过失杀仆的事情如实说了一遍。杨相国顺便又问了他一些军政上的事情,他却突然将女子所教忘了个干净,一时说的驴头不对马嘴,毫无章法可言。杨相国不禁勃然大怒,要将他拿下治罪,谢三大为恐惧,于是便源源本本告诉了杨相国镜子的来历,并说这都是女子梦中所教。杨相国听后非常惊异,为证明谢三所言是否属实,当即就派人去他家拿镜子,结果拿镜子的人还没走到他府邸,镜子忽然发出很大的响声,瞬间腾空而起化作一道白光不知所踪,而谢三也因无法证明自己所说之言而被关入牢中,最后连病带怕死在了监狱里。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4 16:29:00 +0800 CST  
明清一些不为人知的志怪记录(二十)
明月竹叶青
藏妖

陕西汉中是座历史悠久的古城,自古以来就是两汉发祥地,也是汉文化的源头,同时更是陕西入蜀的第一要道,所以一直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三教九流无所不至。到嘉靖年间,在城中住着一家富户,家主姓马名隆,家中良田千亩,所开商铺酒肆不一而足,当地人称马百万,也算这城中一个大户人家。可惜世事无常,马隆命薄福浅,刚到三十而立就得了暴疾,结果年纪轻轻的没几天就蹬了腿,身后也没有儿子,就剩下妻子方氏和所生的一对孪生姐妹,一个叫娉娉,一个叫婷婷,还都不足十一岁。好在这方氏年龄虽然不大,但却见精识精,颇有才干。丈夫虽然撒手西去但是家里的担子她却不能不管,于是伤心之后就化悲痛为力量,一年下来不仅家里操持的井井有条,就是外面的生意也是蒸蒸日上,这马家在她的管理下不仅没有败落反而是银钱滚滚更上了一层楼。

这一天早晨起来,方氏正在家中教俩姐妹练习女工刺绣,忽听仆人来报有一个云游僧人到门口前来化缘,说是要修什么寺庙,仆人连续赶了几次,可这僧人怎么也不肯离去,只是赖在门口默诵佛号,无奈之下仆人只好前来通报主母。这方氏平时对这化缘乞讨的和尚道士早已不知见了多少次,何况她一贯是好善乐施慈悲向佛之人,当下头也不抬的对仆人说道:“给他十两银子打发他去吧。”没想到过了一会仆人又匆匆回来道:“那和尚听得夫人赏他十两纹银,只是摇头,也不接受,站在门口就是不肯走。”方氏一听不禁有点恼怒:想这十两纹银也不算小数目了(明朝中晚期十两纹银可以够一个三口之家一年的花费,混个温饱不成问题,所以这方氏算是出手阔绰的了),这和尚还贪不知足?别是什么假装佛门之人的无赖,说不得只好出去会他一会。
楼主 明月竹叶青  发布于 2012-08-25 10:09:00 +0800 CST  

楼主:明月竹叶青

字数:613894

发表时间:2012-08-11 19:16:52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7-05 11:28:01 +0800 CST

评论数:22151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