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子》卷10缪称训诗解15真情感人见始知终

《淮南子》卷10缪称训诗解15真情感人见始知终

题文诗:

鹊巢也知,风之所起;獭穴也知,水之高下;

晖目知晏,阴谐知雨;是谓人智,不如鸟兽,

实则不然.通于一伎,察于一辞,可与曲说,

未可广应.宁戚者击,牛角而歌,桓公感而,

举以大政;雍门子哭,见孟尝君,涕流沾缨.

悲歌痛哭,众所能为,人一发声,入人之耳,

感人之心,情之至也,至情真情,真情所致,

感人至深,情通宇内.唐尧虞舜,之法可效;

其谕人心,不可及也.齐简公者,以懦被杀,

子阳猛劫,不得其道.故歌而不,比于律者,

其清浊一;其绳之外,与绳之内,皆失直也.

纣为象箸,而箕子叽,以偶人葬,孔子叹鲁,

见其所始,则知所终.水出于山,故入于海;

稼生乎野,而藏乎仓.圣见所生,知其所归.

水浊鱼噞,令苛民乱.城峭必崩,岸崝必陀.

商鞅立法,故而支解;吴起刻削,故而车裂.


【原文】


鹊巢知风之所起,獭穴知水之高下,晖目知晏,阴谐知雨,为是谓人智不如鸟兽,则不然。故通于一伎,察于一辞,可与曲说,未可与广应也。宁戚击牛角而歌,桓公举以大政;雍门子以哭见孟尝君,涕流沾缨。歌哭,众人之所能为也,一发声,入人耳,感人心,情之至者也。故唐、虞之法可效也。其谕人心,不可及也。简公以懦杀,子阳以猛劫,皆不得其道者也。故歌而不比于律者,其清浊一也;绳之外与绳之内,皆失直者也。

纣为象箸而箕子叽,鲁以偶人葬而孔子叹,见所始则知所终。故水出于山,入于海;稼生乎野,而藏乎仓。圣人见其所生,则知其所归矣。水浊者鱼噞,令苛者民乱。城峭者必崩,岸崝者必陀。故商鞅立法而支解,吴起刻削而车裂。
【译文】

鸟鹊筑巢知道风向而选择合适的位置,水獭建穴是根据水位的高低来决定的,雄鸩叫鸣将预报天要放晴,雌鸩鸣唱将预报天要下雨。从中就可知人的智慧不如鸟兽的看法是不对的。因为这些鸟兽出于身体本能的“聪明”总是有限的。所以只是通晓一种技艺、只能分辨片言只语的真伪,这样的人只能与他说些浅陋的道理,而不能与他作广泛的应对。宁戚敲击牛角而悲歌,感动了齐桓公,被齐桓公任命为大田官。雍门子以哀歌使孟尝君悲从心起,流下眼泪以至打湿帽带。悲歌、痛哭对一般性的人来说是都会的;但一发悲声就能使人听了动真情,那就要有精诚的感情才行。所以唐尧、虞舜的治国方法可以仿效,但他们用情感化人心的效果是常人无法企及的。齐简公因为懦弱而被陈成常杀害,子阳因为施行猛政而遭劫难,这些都是因为他们不得其道的原因。所以唱歌如果不合音律,那么他的歌声就会变得清浊不分;墨绳不能切中、三点一线,就不能取直。

纣王用象牙筷而使箕子哀叹不已,并预感到纣王的贪欲将导致国家灭亡;鲁国用木偶人殉葬使孔子心痛叹息,诅咒不仁者将绝子绝孙。所以圣人看到事物的征兆就能预知到事物的结局。发源于高山的江河流水必定要注入大海,庄稼长在田野,最后一定会归入贮藏到粮仓。正是圣人看到事物如何生成,就将知道事物会如何归宿。

河水混浊鱼儿就会口露出水面喘气,法令苛繁百姓就会混乱,城墙陡峭必定会崩溃,堤岸高峻必定崩塌。所以,商鞅制定苛法而招致自己被肢解,吴起施行酷法而遭车裂。

楼主 情真意深义薄云天  发布于 2021-04-06 14:54:30 +0800 CST  

楼主:情真意深义薄云天

字数:1245

发表时间:2021-04-06 22:54:3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4-07 20:54:38 +0800 CST

评论数:0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