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来点历史法则的“左”“右”之辨

再来点历史法则的“左”“右”之辨

当年潘冬子一把火烧了胡汉三的铺子,那实在是没有办法呀,事关你死我活,实在是没有办法,什么合作的方法都试过,遭遇的只有被清党与屠杀,人民不起来斗倒老蒋的地主买办反动派阶级,就没有好活路,不推翻一个吃人的旧世界,面对屠刀,人民就无法按照自己的良心建设一个新世界,这就叫历史奇点,而不是左右问题。

当然,进入历史的常态,建设性就成了主旋律,革命进入保守来之不易的胜利成果,以及如何发扬广大的过程,就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珍惜来之不易的新社会,不浪费,不被颠覆,至多思想深处来点洗洗澡,根据新情况新矛盾,不断学习,自觉改造,不断进步。当年老人家即使提倡继续革命,也是有“无产阶级专政下的”这一定冠的,六十年代发动的,也是要求文斗不要武斗的文化革新以求立社会主义新风尚规定性的,当然,过程有差次,效果强差人意,大家都已经反思四十年了,基本清楚了:什么样的左右之争,都不应该让这个新使中国的历史脱了害了基本建设的大轨,比如,极左而乱了经济建设之轨,极右而颜色变天,让共和国脱离了社会主义基本宪法原则之轨。而任何可能导致脱离此轨的左右,就是极坏的“极左”或者“极右”-----就破坏性的底层逻辑观,“极左”即“极右”,因为,它们的终点是旋转逻辑的二而一,破坏与颠覆,苏联是最深刻的实例。

历史如同一条曲线,划历史的换天地式的革命,只出现于社会矛盾不可调和之际,即出现不可导的奇点,不粉碎一个旧政权机器,无以建立新社会;而一旦新社会成果,它的常态,当然就是建设性的。从此,新社会的历史,进入一条连续可导的曲线,比如螺旋线上升,稍左稍右,灵魂与社会,上升不离其中。而在一个建设性为主导的常态历史进程中,任何不求建设解而只追比坏逻辑的,不是蠢就是坏,都是暗藏着唯破坏为使命的逻辑。

因此,我在此要说明一下,正当新中国来到今天这个前途无限光明的大建设时代,任何来此刻意制造“极左”“极右”话语互搏的东西,都大概不是别有用心,就是心智有欠的。
楼主 随意说说2014  发布于 2021-03-03 20:18:12 +0800 CST  
说到美国右为常态,川普再怎么,也定不了罪,而中国,则大约相反,左的东西容易复强,有人因此不无担忧。我觉得,这里大约有个认识肓点:美国常右,那是因为他们的利益生态是完全建立于丛林化强者统吃逻辑上的,并且,有其资源丰富、地大人少、种族分封、造成的莫须有一体感民族性这一社会基础,社会分化再厉害,往往也无所谓中。但中华民族几千年,经历各种灾害的教育,早已发育出强大的民族一体感,“民夲”“民天”意识,是入了骨的,这就是中国易“左”的基本盘,并且,这个基本盘,不是共产党领导之后才有的,而是早刻入中华民族的血液里,只是到共产党领导成新中国,这种关于人民利益整体感的“左”的基本盘,达到了一种崭新的觉悟高度:既有相当数量原自剥削阶级家庭的子弟毅然背弃了自己原属阶级利益,义无反顾地走上了革命道路,成为了革命的领袖,也使麻木了多少年的民众,就被那么成功地全面唤醒,并从中,涌现了成千成万甘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成就人民革命的历史,左得何其壮丽壮烈!因此,就这一点,我是坚定的左派。也因为,相比为新中国抛头颅洒热血的几千万先烈而言,我现在的这点左,实在算不得什么。
楼主 随意说说2014  发布于 2021-03-03 21:43:55 +0800 CST  
当然,我又非常理解,当年老人家说过的,“我还是喜欢跟右派交明友”,常对些些僵硬的极左嗤之以鼻,那是因为,深知单线条的极左,往往与极右一样容易坏事。



一般地,极左极右,都是极坏的,并且,它们最终其实都有一个抽掉具体建设性思维而行极端化破坏性的底层逻辑,智熟者不为。但,就诚实的针对现实社会矛盾的思量着眼,各人站在各自的具体立场方位,看法观点,多多少有偏左偏右;并且,如果社会过右了,比如阶层分化,资源垄断,赢者统吃,就油然会涌现左的抗衡与效正力;社会矛盾过左了,比如僵化,丧失活力,也自然滋生右的消蚀与反弹。此事理,同万事万物演化的一般力学,阴之游阳,阳之阴和,如此交织,既斗争而得中和刚正,是为常理。



因此,中国社会发展到如今,一点点也容不得右的细菌与病毒,固然不可取,但,惧左症,也大可不必。重要的还是,如何真正诚恳地去面对演进中不断变形着的形成发展阻力的崭新矛盾格局,而不必过于拘谨于“左”与“右”的疑虑。
楼主 随意说说2014  发布于 2021-03-03 21:44:50 +0800 CST  
美国常右,那是因为他们的利益生态是完全建立于丛林化强者统吃逻辑上的,并且,有其资源丰富、地大人少、种族分封、造成的莫须有一体感民族性这一社会基础,只要盘居于社会顶层的种族在政治经济资源领域的高度垄断性状态不发生分裂性内乱,社会分化再厉害,往往也无所谓中。然而一旦顶端的统治性种族发生内讧,麻烦就真的大了,前有南北战争,现有轻轻松占领国会大厦。
楼主 随意说说2014  发布于 2021-03-06 08:33:19 +0800 CST  
但中华民族几千年,经历各种灾害的教育,早已发育出强大的民族一体感,“民夲”“民天”意识,是入了骨的,这就是中国易“左”的基本盘,并且,这个基本盘,不是共产党领导之后才有的,而是早刻入中华民族的血液里,只是到共产党领导成新中国,这种关于人民利益整体感的“左”的基本盘,达到了一种崭新的觉悟高度:既有相当数量原自剥削阶级家庭的子弟毅然背弃了自己原属阶级利益,义无反顾地走上了革命道路,成为了革命的领袖,也使麻木了多少年的民众,就被那么成功地全面唤醒,并从中,涌现了成千成万甘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成就人民革命的历史,左得何其壮丽壮烈!因此,就这一点,我是坚定的左派。也因为,相比为新中国抛头颅洒热血的几千万先烈而言,我现在的这点左,实在算不得什么。而一切被人民革了命的反动阶级及其遗老遗少怀恨在心,对这左的基本盘竭尽诋毁之心力,梦回他的祖上曾经的天堂,也是完全容易理解的,虽说大致相当白日做梦。
楼主 随意说说2014  发布于 2021-03-06 08:36:39 +0800 CST  
关于七十年一体史的阶段论建议

现在触网,依然高频率触目,“前三十年”与“后四十年”之断代捏争,显然,其中既有人家心战水军的刻意诱导互搏,以求意识撕裂,打乱复兴思路与节奏,但也存在不少习惯以此断代差异为论的政界学界媒体界的名人说客。我听来总有一种扭曲七十年史的谎诞感,居于近些年就当代变革史话的种种思考,认为,共和国本质上是七十年一体建设史,若非要以方针政策细节上的侧重论阶段性,我特想建议诸君如下看待:

建议:应该是前三十年,后三十年,新三十年已开端十年,别老是将新三十年已开端十年无端端困绑于后三十年成所谓的“改开四十年”(以后再“改开五十年”“改开六十年”乎?),因为新三十年是承接与综合前后两个三十年正误宝贵经验基础上,正反合形成关于人民解放与觉悟的全面自主觉醒意识,开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崭新阶段!
楼主 随意说说2014  发布于 2021-03-06 09:44:03 +0800 CST  
左是道理加血气拳头,右是势利加投机滑头,极左到乱拳,极右则屠刀
楼主 随意说说2014  发布于 2021-03-07 09:32:55 +0800 CST  

楼主:随意说说2014

字数:2397

发表时间:2021-03-04 04:18:12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3-09 04:10:51 +0800 CST

评论数:24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