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尾狐》--清爽的妖鬼故事(第二卷)

所有的八尾们,第二卷今天开帖,感谢你们的一路相陪与支持。起初是准备作为一个个的短篇故事写的,哪天写不出来了就能说停就停。可写着写着,心里就有了一些框架,整个故事变成了糖葫芦形式,一根主线穿着一个个小故事。所以第二卷,我把中短篇几个字去除了。第一卷的我有很多不足,也经历了一些事情,在你们的帮助下渐渐成长和强大。不过第二卷我可能会更新比较慢,所以请大家见谅。
看过第一卷的筒子可以开始阅读正文了,没有看过的筒子可以先去看看第一卷。
第一卷名字: 《八尾狐》--清爽的中短篇妖鬼故事
第一卷地址:http://bbs.tianya.cn/post-16-800751-1.shtml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1-30 15:03:36 +0800 CST  
(第二卷)
白家丧事
天佑元年,李唐已名存实亡。各藩镇借平定乱党之名拥兵自重,朱全忠更是胆大妄为,挟天子李晔迁都洛阳。太原军李克用忧心朱全忠效仿曹贼挟天子以令诸侯,遂即调动大军赶往洛阳救驾。李克用之亲信近日或赶往太原商议大事,或赶往洛阳刺探虚实。伊挚即日启程奔赴洛阳,只是这次还要带上一个小丫头。桑家主事桑齐担忧天蚕丝一事会招来灭族之灾,只能让掌上明珠桑莫跟随伊挚一同赶往都城。
桑家大门前停着两辆马车,桑夫人眼眶红红得拉着桑莫絮絮叨叨。
“莫儿,这个你带上。”桑夫人把一个枕头给桑莫。
“娘,我会早些回来的。”桑莫拿过枕头,这枕套上的一针一线都是桑夫人连夜绣上去的。
“莫儿,阿秋和曹管家会在你身旁照料,出门在外不同于家中,性子可要放缓些。”桑老爷嘱咐着。
“老爷,我会好生照看小姐的。”曹管家说道,桑老爷抿着嘴点了点头。
桑莫走到莹莹身旁,拉着莹莹的手傻笑着。
“莹莹姐,子连自小无娘亲在身旁,若是有什么惹你生气,可多担待着点。”桑莫对莹莹说道。
“我怎会同孩童置气,早些回来,和我说说都城的趣事。”莹莹抱了抱桑莫。
“子连,叫姑姑。”桑莫走到乳娘身旁,抱起子连。
“姑姑。”子连奶声奶气得叫道。
“姑姑要过阵子才回来,回来之时给子连带好玩的,好吃的。”桑莫亲了亲子连的脸颊,子连还是长得比一般孩子快一些,这才一岁多,却俨然像个四五岁的孩子。
“姑姑,这个给你。”子连将一块东西放在桑莫手中。
“这是什么?”桑莫也学着子连说话,稚嫩的声音问道。
“这是当归,姑姑带在身上就能早日归来。”子连说道。
大家都看着这个小娃娃,还知道当归的意思了,果真聪慧过人。
“子连还知道当归呢?”桑莫也觉得有意思。
“姑姑小瞧我,大丈夫志在千里,小小当归有何难。”子连鼓着腮帮说道。
本是离别情重,却被这小娃娃逗哈哈大笑。藕节一样的小胳膊小腿,还嚷嚷着大丈夫志在千里。
“我们该启程了。”伊挚闷声说道,眼睛盯着桑子连看,这样的妖童,哪里值得高兴?
“怎的,担心他小小年纪便聪慧过人,将来若是祸害起来阻拦不住?”古月一袭白衣站在伊挚身旁。
“挚儿,桑莫就托你们兄妹看顾了。”桑齐走到伊挚和古月身前。
“桑老爷不必忧心,我同莫儿很是投缘,路上会相互照顾的。”古月说道。
桑齐轻拍了几下伊挚的肩膀,这桑家的性命就都在他身上了。
“生娘不及养娘大,莹莹姐,你多费些心,这孩子知道谁对他好。”桑莫将子连交到莹莹手里就要上马车了。
纵有千般不舍也终须一别,阿秋扶着桑莫上了马车。桑莫撩开帘子,眼眶红红得看着桑家大门前的众人。马车缓缓动了,桑莫就伸出头去看。伊挚和古月同桑莫在一辆马车,阿秋和曹管家带着一些用具在另一辆马车,走了一段就看不到桑家大宅了。
“你揩在这个上。”桑莫趴在古月身上放声大哭,古月拿出一方锦帕,嫌弃得看着桑莫。
“这里是我的根,我想娘亲,想大哥,想爹爹,想。。。”桑莫看见古月嫌弃得样子,一把夺过锦帕直起身来,边哭边喊着。
“你现在下去,走几步就能回去。”古月撩开马车的门帘。
桑莫止住了哭声,看着古月。
“你既知晓自己是为何而离去,就无需哭哭啼啼。”古月冷声说道。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1-30 15:05:00 +0800 CST  
“你既知晓自己是为何而离去,就无需哭哭啼啼。”古月冷声说道。
“她还是个小丫头呢。”伊挚觉着古月这话说重了。
“世人不因你弱小,而不欺你,辱你,轻你;只因你强大,而避你,让你,敬你。你可知都城是什么样的地方?是个妖孽横行人心难测的地方,由不得你哭啼几句而遂了你的意。”古月不理伊挚,一字一句说着。
桑莫听着并没回话,用锦帕揩干眼泪。桑莫心里知道,此去是要救桑家,自己这个样子是什么也做不成的。古月的话不近人情却是道理,若要桑家人都平安无事,自己就要沉稳。
“莫儿,马车颠簸,若是累了可以停下歇息一会。”伊挚说罢,就出去对车夫说让后面的马车先行,这辆可以慢一些稳一些。
“这倒是像在婴孩的摇床中,叫人昏昏欲睡。”古月变作狐狸,趴在坐垫上蜷成一团闭上了眼睛。
“哼,昨晚睡得不好,现下倒正是会周公的好时光呢。”桑莫也躺下,头压在狐狸身上,干脆把狐狸当做了枕头。
伊挚看着狐狸同莫儿嬉笑怒骂,突地明白为何这一人一狐为何能相交至深。
“小姐,小姐,要用午饭了。”阿秋叫醒了桑莫。
桑莫睁眼一看,古月和伊挚已经不在车上了。桑莫迷迷糊糊下了马车,见到一个小茶摊。
“在这吃?”桑莫走到茶桌前坐下,桌上只有一些馒头和一碟熟牛肉。
“午饭只能这样将就着,我们必须入夜之前赶到落脚的地方,这几日不能走夜路。”伊挚给桑莫倒了杯热茶,知她是大家小姐,又不曾出过远门,定是很不习惯。
桑莫拿起馒头吃了起来,难以下咽,转头看着古月。桑莫本想,这样难吃的东西,刁嘴的狐狸肯定也是食不下咽,却没想到狐狸吃得很香,大口大口嚼着牛肉。
“看什么,你不吃我可吃完了。”古月嘴里塞满东西,含含糊糊得说着。
桑莫被古月这一说,再一看盘子,牛肉确实所剩无几,随即也拿着筷子和古月抢了起来。一顿饭也算吃的欢快。
吃过饭便又上了马车,桑莫被颠得实在有些难受。这比自己所想的要别扭多了,才吃饱就这样摇摇晃晃。以往在家中,悠闲得吃过午饭,再小睡片刻,下午随意做些什么都可以;不像现在,腿有些酸痛,腰有些僵硬,肚子还难受。
“为何不能走夜路?是因为要迁就我吗?”桑莫见古月又化作狐狸呼呼大睡,实在无趣,就和伊挚说起话来。
“我本没有打算同你一起上路的,这个时候实在不该赶路,今日是十三。”伊挚说道。
“十三怎么了?”桑莫不解。
“七月十三,夜行不好。”伊挚说道。
“啊,对啊,七月半了。”桑莫明白过来,七月半是鬼节呢,自己真是糊涂了。
“如果不带上我们,你就不怕夜间赶路了,就能快些赶回都城。”桑莫有些内疚,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包袱。
“莫儿,我知道你爹爹为何要你跟来。”伊挚说道。
“我爹爹不是不信你,是我自己想跟来的。”桑莫怕伊挚以为是爹不信他,要自己跟来看着。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怕你爹不信我。我也知道你担心桑家,毕竟人命关天。莫儿,你信我吗?”伊挚问道。
“我自然信你,你就是为了替我解围才答应这门亲事。现下又想了法子帮桑家脱难,我又有什么不信你的呢。”桑莫说道。
“你信我就好,这几日我与你们一同上路。可这马车实在太慢,我有要事在身,一定要尽快赶回都城,所以七月半过了,我就要先行一步,在都城等你们,可好?”伊挚问道。
“你有要事在身,不必在这多耽搁,只管去便是。”桑莫怕伊挚是因为要自己安心才留下,反而耽误了正事。
“他要是走了,七月半遇上那些东西,我可不会驱鬼。”狐狸闭着眼,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1-30 15:06:00 +0800 CST  
本来是准备12月1号才发帖,考虑到故事前面有些乱七八糟,怕大家半天看不到正题,所以今天就发了。这样大家明天来看的时候,就差不多有五千多字,能看出点味道了。写帖子和追文都是来日方长的事,所以今天就到这里了。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1-30 15:08:00 +0800 CST  
“他要是走了,七月半遇上那些东西,我可不会驱鬼。”狐狸闭着眼,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你这偷听的小人,你不是睡着了么?”桑莫被狐狸吓了一跳。
“你以为都和你似的,一沾枕头就如猪。”狐狸站起身子抖了抖毛,化作女身。
“你这一会人一会狐狸,要是叫车夫见着,如何是好?”伊挚也很不满狐狸偷听。
“他现在又看不见,不过他倒是听得见,你只管把这话说大声点。”狐狸说罢,一会幻化成人形,一会又变作狐狸,就是故意要气伊挚。
伊挚看了狐狸几眼,长叹一口气,不再搭理闭目养神。
“白泽呢?”桑莫也不搭理狐狸,只管和伊挚说话。
伊挚的身上也有一块白泽玉佩,玉佩里伸出一条大尾巴晃了晃。
“原来在这啊。”桑莫见着那条熟悉的大尾巴,高兴得说道。
古月一会人一会狐狸得变着,见无人搭理,心里有气,一把扯住白泽的尾巴。
“狐狸,找死。”白泽从玉佩里钻了出来,硕大的身躯占满了马车。
“别同她计较,外面有人呢。”伊挚立马叫道。
“你的毛,都到我嘴里了。”桑莫的整个脸都埋在白泽身上,白泽身躯太大,挤着桑莫了。
白泽只好变作人形,端正得坐在伊挚身旁,眼珠子瞪着古月。
“看什么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古月变作女身,恶狠狠得说道。
“你这孽畜,得寸进尺,倒要看看是谁的眼珠子要被挖出来。”白泽扣住古月的手腕就要开打。
“都别动,外面有人呢。”伊挚和桑莫一起喊道。
“里面怎么了?要不要停下来?”车夫听见里面吵得厉害,马车也晃得厉害,就问道。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1 13:51:00 +0800 CST  
“里面怎么了?要不要停下来?”车夫听见里面吵得厉害,马车也晃得厉害,就问道。
“不用,接着赶路。”四人异口同声得说道。
马车赶了一下午的路,终于在一个镇子上停了下来。桑莫下了马车,打量着四周。天色有些暗了,客栈里的人不多。马夫去把马车放好,阿秋和曹管家去打点住店的事。
“白泽呢?”桑莫没见着白泽。
“等会让他出来,突然多一个,不知如何同大家说。”伊挚说道。
桑莫和古月一起进了客栈,阿秋领着她们去房里。桑莫进到房内,屋子还算整洁,有两铺床。
“浪费,我又用不着一张床。”古月嘟囔着。
“伊家小姐有什么吩咐?”阿秋没听清,问了一遍。
“她说屋里很整洁。”桑莫掐了古月一把。
“小姐稍作歇息就可下楼吃饭了。”阿秋说罢,就退了出去。
桑莫收拾了一下,古月就叫嚷着肚子饿,要下去吃饭。桑莫只好和古月一起出了房门,下楼就看到古月和白泽还有曹管家坐在一桌。
“白公子是白家镇人吧?”曹管家说道。
“在说什么?”桑莫问道。
“回小姐,这位是伊公子的友人。”曹管家说道。
“桑小姐好,在下白泽。”白泽装作同桑莫第一次见面一般。
桑莫也回了礼,像是第一次见着白泽。
“他不是白家镇人,只是恰巧也在此地办事。”伊挚说道。
“哦,我见白公子姓白,又在白家镇,还以为是白家镇人。”曹管家说道。
桑莫话语间明白,落脚的地方叫白家镇。
“为何这样大的客栈,只有我们一桌食客?”桑莫环顾四周。
“小姐,你吃过饭也早些回屋里歇着吧。”曹管家脸上有些不自然。
桑莫觉得曹管家知道点什么,却又瞒着自己。古月不管这些,只是埋头吃着,多了个白泽,桌上菜肴显然不够。曹管家见白泽吃的多只是觉得男子胃口较好,没想到伊家的小姐也这样能吃,随即又让小二加菜。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1 13:52:00 +0800 CST  
先一更,晚上再来更一次。感谢大家的回复,我都看到咯。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1 13:53:00 +0800 CST  
桑莫觉得曹管家知道点什么,却又瞒着自己。古月不管这些,只是埋头吃着,多了个白泽,桌上菜肴显然不够。曹管家见白泽吃的多只是觉得男子胃口较好,没想到伊家的小姐也这样能吃,随即又让小二加菜。
“阿秋呢?”桑莫拿着筷子,望着桌上只剩油渍的空碗碟,只能等加的菜上来了再吃。
“她是丫鬟,怎能同席而食,我让她早些吃过去收拾东西了。”曹管家也放下筷子。
“下回让她一起坐下吃吧,出门在外需相互看顾,虽是丫鬟,可也同我一样第一次出门,怕是诸多不惯。”桑莫说道。
曹管家点头称是,心里赞叹小姐善良,又忧心这出门在外,善良并非好事。
“哎哟,几位客官,我们的厨子已经回家了,这菜怕是上不来了。”小儿跑来一脸为难得说道。
几人面面相觑,这正是吃饭的时辰,怎的这厨子就回家了?曹管家正要开骂,却被伊挚挡下。
“既然这样,哪里还能买到吃的?”伊挚见桑莫都还没动筷子呢,若是不买些吃的来,她今夜怕是要挨饿了。
“今日,怕是哪儿都收摊了。”小二说道。
“不妨事,马车上有些干粮,让阿秋去取来便是。”桑莫说道。
“小姐,这不到山穷水尽,怎能委屈你吃那些。中午你就只吃了半个馒头,这晚上还不吃,可不是把人饿坏了。”曹管家心疼得说道。
“小二,你这厨子走了,菜总还有吧?”古月见桌上已经没有食物了,终于歇口气说句话。
“还有鸡有鱼呢,可这都是生的,我们都不会做啊。”小二两手一摊,为难得说道。
“那就行,我们自己做,银子照给,你去厨房收拾收拾。”古月说道。
“哪敢劳烦伊家小姐给我们做吃的。”曹管家心里想着,这伊家小姐人长得美,没小姐架子,还会做菜。
“我不会,我大哥会。”古月笑着说道。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1 19:53:00 +0800 CST  
“我不会,我大哥会。”古月笑着说道。
一桌人看着伊挚,伊挚只好站起身,叹了口气,踱着步子走向厨房。
“我也去看看。”桑莫想起浮世子说过,伊挚的厨术了得,这可要去开开眼。
古月和白泽吃的太撑,走不动,曹管家见小姐去找准姑爷,也就不跟着去。
桑莫绕到后面一个院子,今夜的天雾蒙蒙的,星月都被遮住了。桑莫见前边就是厨房了,一路小跑过去。
“爹,爹,你别出声,别动。”桑莫听到一个男人带着哭腔说道,这声音是从墙外传来的。
“嗯。。嗯。。”一个老人费劲力气想叫却被什么堵住了,听上去很痛苦。
“爹,我是为你好,这样你到下边就不用受苦了。”那个带哭腔的男人已经哭出了声,桑莫的耳朵贴着墙壁,听到有什么东西在挠墙,像是指甲。
“死了吗?”一个女声说道。
“让他们来抬人吧,已经死了。”那个哭着的男人说道,桑莫却再也没听到那个老人的声音。
桑莫趴在墙边大气都不敢出,这是杀人吗?桑莫吓得上气不接下气得向厨房跑去,想告诉伊挚这事。可不巧没看到前面的阶梯被绊倒,桑莫摔在花坛里,一嘴泥。
“哎哟,呸,呸。”桑莫挣扎着站起来,吐着嘴里的泥土,可还是有些顺着口水咽下去了。满嘴的土腥味,衣服也磨破了。桑莫想着总不好这样去见伊挚,思量着上楼换件衣服,再来同他们说这事。
桑莫原路折回去,方才明明没人的院里却站着一个老人,桑莫眼睛直直得望着那个老人。是个年迈的男子,一身黑服,天色暗也看不清容貌。
“快去告诉白力爹,就是明晚,让他快走。”老人没头没脑得对桑莫来了一句。
“白什么?让谁快走?”桑莫望着老人,不解得问道。
桑莫也没怎么看清,老人就到了跟前。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1 19:54:00 +0800 CST  
今天的更完了,怎么觉得看的人少了好多呢?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1 19:55:00 +0800 CST  
桑莫也没怎么看清,老人就到了跟前。
“你问这的店小二就知道,劳烦小姐带个口信给白力爹,去告诉他,就是明晚。”老人说道。
“我不是白家镇人,我不知道。。。”桑莫还未说完,那个老人扯过桑莫的手,把一锭银子放在桑莫手中。
“这当你帮我带这个口信的酬劳,我要走了。”老人说完就朝着外面走去。
桑莫拿着银子就去追,追到外面已经不见老人了。曹管家一桌人看着小跑出来的桑莫,脸上有污渍,衣服磨破了。
“小姐,你这是。。”曹管家急着跑到桑莫跟前。
“我方才不小心被绊倒了,你可看到一个老人走出去了?”桑莫焦急得问道。
“老人?什么老人?我只看到小姐一个人慌慌张张得跑出来,伊公子呢?”曹管家说道。
“怎么会呢,他方才给我一锭银子,让我去帮他带个口信,我说我不是白家镇人,不知道他要我带口信之人在哪。。”桑莫也迷惑起来,急急忙忙得说道。
“银子呢?”古月走到桑莫跟前问道。
“喏,还在这呢。”桑莫把手中的银两给大家看,这一看就傻眼了,哪里是什么银子,是一锭纸做的银元宝。
“既然收了别人的银子,明日我们去送这个口信就是了。”白泽一把拿过银元宝,大声说道。
“这,这,小姐你这是遇到。。”曹管家吓得哆嗦。
“别说,说了今晚就没地方住了。”白泽在曹管家身边小声说道,看了一眼正在打扫的店小二。
曹管家闭上了嘴,心里明白,要是被店家听到小姐撞邪了,肯定是不准在这过夜的。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2 11:50:00 +0800 CST  
曹管家闭上了嘴,心里明白,要是被店家听到小姐撞邪了,肯定是不准在这过夜的。
“小姐,我让阿秋打水帮你梳洗一下,你去换身衣物。”曹管家扶着惊魂未定的桑莫。
“我陪你。”古月说罢,从曹管家手中接过桑莫,扶着桑莫上楼去。
阿秋打了水来,见到桑莫一身泥土,不知是何事,也不敢多问,只是帮桑莫换着衣物。
“小姐,你这手腕上的引子怎的擦不去?”阿秋说道。
“我看看。”古月走到桑莫身旁,拿起桑莫的手臂看着。
“是啊,怎的擦不去?”桑莫自己也用手帕擦了起来。
“阿秋,你下去吧,今日早些歇息,不要出去走动了,明日还要早起赶路呢。”古月说道。
阿秋知道主子的事不要多问,就退了出去。
“你知道你碰上的那个老人是什么了吗?”古月问道。
“我知道,可是我怎么能见到呢?镜妖和守魂戒都给浮世子了。”桑莫又怕又不解。
“他在你身上烙了个印,好能找着你。”古月说道。
“找我?无冤无仇的,找我做什么?”桑莫心里越加害怕。
“你拿人钱财,不替人消灾?”古月笑着说道。


先到这,晚上再一更。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2 11:51:00 +0800 CST  
“你拿人钱财,不替人消灾?”古月笑着说道。
“你这没良心的狐狸,还笑。那根本就不是银子啊,再说我也没要,只是他走得快,我没来得及还给他。”桑莫说道。
“不过是要你带个口信罢了,你帮他带到,印记自然就没有了。”古月轻松得说道。
桑莫瞪了古月一眼,虽说这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些东西,可以前有古月在身旁,心里有个准备。今日是自己独自一人遇见,还是很害怕的。
“莫儿,是我。”伊挚叩门。
古月去把门打开,见伊挚手里端着菜肴。
“这个重,我来我来。”古月从伊挚手里把菜碟接过。
桑莫闻到菜肴的香气,肚子里的馋虫都被勾了出来。桑莫走到桌前,一盅鸡汤,还有一条鱼,一盘青菜。鸡汤清甜可口,鱼是炸过的,鱼皮酥脆,鱼肉滑嫩,青菜上淋了一些酱汁,夹起放入口里,竟然是冰的。桑莫不管古月咽着口水,一个人吃了起来。
“曹管家他们。。。”桑莫正吃着,想起曹管家也还未吃过呢。
“你吃吧,我给他们做了菜。”伊挚微微笑着说道。
桑莫放下心来,也不顾及什么仪态,大口大口吃起来。桑莫实在吃不下,无奈还有半条鱼未动筷子,鸡汤倒是喝了个干净,青菜也吃了一小半。
“吃饱了?”伊挚听见桑莫小声得打了个饱嗝。
“这饭菜很可口,不知不觉多吃了些。”桑莫的脸红了起来,觉得自己太失礼了。
“我有点饿了。”古月可怜兮兮得看着桑莫。
“你吃啊,我又没有不让你吃。”桑莫有些想笑。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2 18:12:00 +0800 CST  
“我怕我一动筷子,就没你的份了,忍着等你吃完呢。”古月说罢,拿起筷子又吃了起来。
“古月,以后有什么好吃的,我都会记着你的。”桑莫不知为何心里有些感动,狐狸这样贪吃,却怕自己饿肚子,所以一直在旁边看着。
“你是吃不下了,什么记着我啊。”古月边吃了,边不屑得说道。
“你吃什么吃,这是你仇家做的,也不怕噎死。”桑莫心里刚涌起的一点小感动,就被狐狸打压了下去。
古月不接话,只管筷箸如飞。
“这锭银子,我们还回去吧。”伊挚见桑莫已经吃饱了,该说正事了,把一锭银元宝放在桌上。
“如何还回去?”桑莫问道。
“你将遇鬼之事同我说说,知道是谁了就能还回去。”伊挚说道。
桑莫将在后园遇到那个老人的事说了一遍,伊挚若有所思。
“我也正奇怪,怎的能见到那东西。”桑莫皱着眉说道。
“借你一滴血用,把手给我。”伊挚说道。
桑莫把手伸给伊挚,伊挚拿出一根银针,挑破了桑莫的中指。桑莫的中指渗出血来,伊挚用一个茶杯接着。
“再借情丝几缕。”伊挚又用匕首割断桑莫几缕发丝。
伊挚将桑莫的断发放在茶杯里沾染上血迹,拿了一只新的蜡烛,将青丝缠绕在白烛上。桑莫觉得奇怪,这不是伊挚帮人续命之时用的招数?青丝嵌进白烛,有些血迹附着在白烛上,白烛上尽是暗红的斑纹。伊挚拂过烛芯,蜡烛就亮了起来。白烛燃到青丝出,飘出的一股烟雾,这股烟雾像是拧绳,白色与黑色缠绕着。不过白雾漂浮而不绕动,黑雾似蛇缠着白雾。
“阴体。”古月看着那股黑白缠绕的烟雾,瞪大眼睛说道。


今天的更完了,感谢大家的回帖和支持。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2 18:13:00 +0800 CST  
很抱歉没有一一回复大家,只少量得回复了一些。心里很开心能看到大家回帖和支持,也是我持续写这个故事的动力。有人问为什么不在原来的帖子更新了,现在和大家说说。本来也是准备一直在第一卷的帖子更下去的,那样人气更高。可还是想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像桑莫长大了离开家,开始新的旅程一样。
然后很多人喜欢“世人不因你弱小,而不欺你,辱你,轻你;只因你强大,而避你,让你,敬你”这句话,其实我是借鉴来的。
原句是:
昔日寒山问拾得: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
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希望我也能做到这样,任尔翻江倒海,我自云淡风轻。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2 18:33:00 +0800 CST  
“阴体。”古月看着那股黑白缠绕的烟雾,瞪大眼睛说道。
伊挚吹熄蜡烛,把蜡烛放在手心,熄灭的蜡烛在伊挚手心融成蜡水,滴落在地上就不见了。
“她这阴体可不见娘胎里带出来的。”伊挚说道。
“何谓阴体?”桑莫听不懂他们说什么。
“阳间人有阳气护体,邪祟恐这人气不敢近身。可有些人,天生阳弱阴盛,阳火一低就能见鬼物了。若是身无邪祟,那白烛燃出的烟是白雾,阳人沾染了邪祟,白烛的烟就会是黑雾。阴体之人所出之雾黑白缠绕,不过天生命格阴盛,白雾缠绕黑雾,阴主阳;后而生成的阴体则是黑雾缠绕白雾,阳主阴。”伊挚说道。
“也就是我以后都能见妖鬼了?”桑莫问道。
“莫儿,你来,看看街上。”伊挚站在窗边说道。
桑莫走到窗边朝街上望去,空无一人,连片树叶也没有。
“看什么?”桑莫问道。
“她看不见,那又是如何看到那个老鬼的?”古月说道。
伊挚低头想着,桑莫究竟是如何见着鬼的呢?
“莫儿定是因那血子而成的阴体,还是损着魂了。但不及天生阴体之人,能见鬼祟。或许是靠着什么东西见着那个老鬼的,只是不知是什么。”伊挚说道。
“我在后院摔过一跤,就见着了,是不是要摔跤才能见到鬼祟?”桑莫也回想着如何见到那个老人的。
“鬼吃泥。”古月和伊挚一同说道。
“鬼吃泥?”桑莫不解得看着二人。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3 18:28:00 +0800 CST  
“鬼吃泥?”桑莫不解得看着二人。
“有些道士开不了天眼,术法又不到家,就要借助一些物件来看到阴物,这其中的一样物件就是泥巴。泥土是连接阴阳的东西,泥土之下是阴,所以泥土湿润寒凉;泥土之上是阳,受日光照射,能种出花草五谷。你是阴体,却并非天生,只是天蚕丝的血子寒气损了你的魂魄,所以只要有阴阳互转的物件,就能见鬼物。”伊挚说道。
“那应当叫人吃泥,为何是鬼吃泥?”桑莫觉得奇怪。
“鬼这东西也是会饿的,若是无人供奉的孤魂野鬼,饿得狠了,就吃泥巴裹腹。阴虚的人,八字轻的人,吃泥巴能见秽物。泥巴既是阴阳互转之物,鬼吃了泥巴也会沾染阳气,所以平常人就也能看到它。有些鬼魂正吃泥之时被人瞧见,就说是鬼吃泥了。”古月说道。
“这么说,以后只要我吃泥巴,就能见到那些东西了?”桑莫心中莫名得有些高兴,正烦恼没了守魂戒,没了镜妖,以后就什么妖鬼都见不着了。
“理当如此,可究竟是不是这样,我也说不准。”伊挚说道。
“你很想见到鬼怪吗?”古月斜着眼看桑莫。
桑莫也不知如何回答,心中也是矛盾,见得到吧,有些怕,见不到吧,又有些失落。
“瞧瞧,还想见么?”古月把桑莫的衣袖撸起来,那个巴掌大的黑印就现了出来。
“这个鬼印啊,那个老鬼留下的?”伊挚急忙问道。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3 18:29:00 +0800 CST  
“这个鬼印啊,那个老鬼留下的?”伊挚急忙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桑莫无辜得说道。
“自然是那老鬼留下的,还用得着问?”古月说罢,继续坐下扒着盘子里的一点鱼肉。
“怕么?”伊挚拉起桑莫的小臂看了看,边问道。
“见着的时候不怕,后来手里的银子变成银元宝的时候有点怕,看到这个黑印子的时候也有点怕。”桑莫老实回答。
“你要帮他去送口信么?”伊挚帮桑莫把衣袖放下,问道。
“古月说我收了他的钱财,就算是答应他了,只能帮他去送了。”桑莫无奈得说道。
“莫儿,若是你不想去也可以不去,这印记我会想法子帮你去除,那老鬼若是敢来缠你,我也自有办法对付。”伊挚说道。
“只是带句话,明日早些起来帮他带到就是。他死后为鬼,生前为人,为人之时论年岁,比我爹爹还大些。我听人说,鬼若是留恋人世定是心有执念,这样的执念让死了的人不肯离去。他一定是有要紧的事,死了也放不下心,才来求我帮他。他本可以吓唬我,可他并没伤我,还给我一锭银子帮他带话,只是这银子,我无福消受罢了。”桑莫说着说着,倒觉得这事有些意思了。
“也好,明日问问店小二白力爹住在何处,把话带到就行了。”伊挚心里有些担心桑莫,桑莫这样善良,总会替他人想想,本是好事,可这出门在外,总该多个心眼。伊挚听见旁边的碗碟声,见到古月,又放下心来,莫儿虽心善,可这狡诈的狐狸鬼心思多着呢。有狐狸一路相陪,莫儿应当能平安到达都城,这样自己也走的安心些。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3 18:30:00 +0800 CST  
更新很随意,今天就到这了。谢谢大家的支持,等有空了再回帖。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3 18:32:00 +0800 CST  
“也好,明日问问店小二白力爹住在何处,把话带到就行了。”伊挚心里有些担心桑莫,桑莫这样善良,总会替他人想想,本是好事,可这出门在外,总该多个心眼。伊挚听见旁边的碗碟声,见到古月,又放下心来,莫儿虽心善,可这狡诈的狐狸鬼心思多着呢。有狐狸一路相陪,莫儿应当能平安到达都城,这样自己也走的安心些。
半夜,桑莫突然醒了,一身酸痛。白天马车颠地厉害,这会子骨头像是散了一般,这床也太硬了,反正是怎么都不舒坦。桑莫听见狐狸均匀的呼吸声,心想:到底是谁一沾枕头就如猪?桑莫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倒是越来越清醒了,干脆下床喝口水。桑莫坐在桌旁,见外面的风吹着窗户微微晃动,窗户“吱呀吱呀”的声响听着心烦,就去把窗户关上。桑莫探头看了一眼街上,空荡荡的,突地想起伊挚先前让自己看街上。伊挚和古月肯定是看到大街上有东西的,只是自己看不到。桑莫站在窗前想着,街上到底有些什么呢?
“嘭”一声巨响划破深夜的寂静,桑莫被吓得一颤抖。像是打锣的声音,隔了一会又是一声。桑莫探出头去看,一群穿着孝服的人从街的一头走了过来。走在最前头的敲锣,后面的人撒着冥钱。风更大了,地上的纸钱被卷上天去。桑莫见这太诡异了,往后退了一步,不小心撞到花盆。桑莫见着花盆里的泥巴,鬼使神差得用手指沾了一些放在嘴里,土腥味在口里溢开。桑莫的心“砰砰”跳着,快到嗓子眼了,却还是向前一步站在窗前看向街道。
桑莫惊得睁大了眼,方才还冷清的街道这下倒是热闹了。到处都是摆摊的小贩,像是正月里的夜市一般。那群穿孝服的人就走在这夜市里,可这些穿孝服的人却直接穿过这些摊贩行走着。桑莫明白,那些穿孝服的是人,可这些夜市里的就指不定是什么东西了。夜市里的东西都变幻得同常人无异,有的卖东西,有的买东西。可有一群鬼很奇怪,他们不卖东西,也不买东西,他们也没有变幻得好看些。这群鬼男女老少都有,有的脸色铁青,有的七窍流血,还有的舌头伸在外面,他们都跟在那些穿孝服的人身后。这些鬼紧紧跟着他们,眼里尽是怨恨。穿孝服的人已经走过了窗户,桑莫就伸出头去看。这一看可就把桑莫吓了一跳,原来床旁的树上有一个吊死的女鬼。这吊死鬼像是荡秋千一般晃动着,吊绳就套着女鬼的脖颈,正好荡在桑莫眼前。桑莫吓得呆住了,看着那个吊死鬼。
“你看的见我?”吊死鬼见桑莫正看着自己。
楼主 0芩0  发布于 2012-12-04 16:26:00 +0800 CST  

楼主:0芩0

字数:115037

发表时间:2012-11-30 23:03:36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3-06 23:49:24 +0800 CST

评论数:5790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