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开锁、悬疑《天眼重写版》(斑竹推荐)

第一章 指书遗言

这是一个诡异之极的故事,故事开始,要从肖伟祖父——曾老爷子去世讲起……
老人去世时,是九十七岁高龄。由于自幼习武,曾老的身体一直很结实,若不是患了突发性脑血栓,大家都不会怀疑他绝对可以活过百岁。
曾老在临终前最后一次清醒过来,对肖伟讲了一句话,也是他一生最后一句话。当时陪在老人身边的,有肖伟、高阳、马老太太,除此以外,肖伟的前妻赵颖也在场。所以,祖父的遗言肖伟应该没有听错。但,没有一个人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曾老爷子最后留下的,是‘壳子’这两个字!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5 23:15:51 +0800 CST  
各位兄弟:

天眼重新开始连载,我将这部小说原来的3卷改为4卷,在原有的一二卷之间增加了一个故事,这次开始连载的是第一卷的重写版本,有非常大的改动,无论人物关系,情节,可以说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内容会更加精彩。

肯定有人会问,续集怎么样了。第一卷的重写版本里,增加了很多情节和铺垫,都和续集的故事有关,相信如果不看重写版的话,续集会看不明白,请大家耐心把第一卷的重写版本看完,续集就会开始连载。

另外,我已辞职专职写作,相信以后的速度会很快。

辛苦大伙儿等了这么多年,我先在这里陪罪了!

百步
2006-07-05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5 23:21:00 +0800 CST  
作者声明:

本书首发——铁血军事论坛:

http://book.tiexue.net/novel.aspx?novelid=12206

作者:百步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5 23:59:00 +0800 CST  
当时老人已在病床上整整昏迷了三天,肖伟赶到医院的时候,他刚刚醒来。环视了身旁众人,老人将目光停在肖伟脸上。肖伟抓住老爷子的手,老人张了张嘴,试图讲话。肖伟将耳朵凑近老人。一旁众人神情戚然、屏住呼吸,大伙儿都很清楚,老人要说的,恐怕是他的最后遗言了。
老人剧烈地喘息着,良久,只发出了两个模糊不清的声音:“壳……子……”
肖伟一愣,低身问道:“老爷子,您说什么壳子?”
曾老喘息着,张了张嘴,试图重复,但没有成功。肖伟抬眼看身旁众人,大伙儿面面相觑,显然,所有人都不明白老人要讲什么。
病房内死一般的沉寂,只有曾老在剧烈地喘息着,大家在一旁焦急等待。老人再次张开嘴,但努力良久,没能再发出任何声音。这时大家都注意到,老人的眼里已升起了一股焦急和怒意。
经过这一阵努力,曾老已经很疲倦。他慢慢靠在枕上,闭了闭眼睛。片刻,肖伟注意到老人的左手离开了他,似乎在被上无意识地划着。
高阳忽然低声唤道:“曾老在写字!”
肖伟低头留意老爷子的左手,果然,他确是在写着什么。肖伟猛然想起,老爷子患的是突发性脑血栓,引起右半身瘫痪,这时全身只有左手可以行动。
因为是左手,划出的笔画极为模糊,只见老人一遍一遍写着。看了一会儿,肖伟逐渐能够辨认出祖父写的是两个字,第一个是上下结构,最上面是一撇一捺,下面看不清楚;第二个是一个笔画很少的字。
正当肖伟竭力辨认,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老人。众人忙叫来医生,紧急处理后,老人已经异常疲倦、昏昏睡去。
整整一夜,大伙儿焦急地守在病床旁,希望曾老能再次醒来,把他要讲的话讲完。但谁都没想到曾老爷子这一睡,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12:52:00 +0800 CST  
处理丧事这段时间,肖伟一直被老爷子这句奇怪的遗言困扰着。其间他也分别与高阳与马老太太询问过。和肖伟一样,马老太太祖孙两人听到的,也是“壳子”这两个字。而老人用手指书写的文字,两人甚至没有肖伟看得清楚。
肖伟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有一点他是清楚的,以老爷子的脾气性格,能攒到临死之前才说的,肯定是件非同小可的事情!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13:07:00 +0800 CST  
丧事之后,赵颖给肖伟打了个电话,离婚一月来,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联系肖伟。
肖伟接起电话,赵颖的声音在电话中显得平静而冷淡。她通知肖伟,曾老生前在公安部留有遗嘱,死后将所有私人物品捐献。赵颖让肖伟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三天以后,公安部会派人过来整理曾老的遗物。
肖伟愣住了,怎么老爷子还留了这么一手?人一走,家里东西就全归国家了?想了想,这倒符合老爷子的性格。他问赵颖能不能宽限几天,家里东西那么多,三天时间肯定不够。赵颖告诉他,这是上级的死命令,没商量。
肖伟暗暗骂了句“靠”,正要挂电话,猛然想起一件事儿:老爷子临终前赵颖不也在场么,遗言的事情可以找赵颖问问。
赵颖听完肖伟的问题,沉默了片刻,对肖伟说道:“曾老说的,不是‘壳子’!”肖伟道:“不是‘壳子’,那是什么?”
赵颖很肯定地答道:“是‘盒子’!”肖伟猛然间一愣,使劲儿一拍脑门,我靠,对啊!怎么一直没往这儿想?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13:25:00 +0800 CST  
曾老临终前最后留下的,确是“盒子”这两个字!
老人发病后,由于血栓阻塞神经而丧失了部分语言能力,所以发音不清是肯定的。这一点肖伟也很清楚,因为“壳子”这两个字是不可解的。而汉语中与“壳子”发音相近的词,随便找一个有造词功能的输入法就会知道,只有“合子”“合资”“核子”“赫兹”与“盒子”这五个词,前四个词可以说不搭界,只有最后一个词“盒子”,最有可能。
除此以外,最大的证据就是老人临终前用手指书写两个字。那两个字肖伟虽没完全看清,但至少看出第一个字是上下结构,最上面是个“人”字头;而第二个是个笔画很少的字。这更可以说明,曾老临终之前的最后遗言,确是“盒子”两字无疑!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13:52:00 +0800 CST  
谜底揭开,肖伟兴奋非常,但只一瞬,更强的好奇又被勾了起来,马上想到:既然是“盒子”,那老爷子在这个临终才提到的“盒子”里,究竟放了什么?又想:老爷子可是干了一辈子传奇职业,见多识广,能让他老人家到死还念念不忘的,会是什么事情?想到这里,肖伟心头好奇更盛。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个“盒子”,应该是老爷子留给自己的,他老人家既然把所有东西都捐了,独独给自己留了这只“盒子”,里面肯定有什么重要东西要交给他,说不准,还是什么值钱玩意儿!
想到这里,肖伟喜得抓耳挠腮,马上让赵颖帮着回忆一下,她给老爷子做了这么多年的研究生和助手,有没有见过或听过老爷子有这样一只“盒子”。赵颖思索了片刻,很肯定地回答说没有,从没听曾老提起过。
肖伟有些失望,要说跟老爷子的关系,赵颖这个做学生的肯定比自己这个亲孙子强。赵颖既不知道,这事儿看来老爷子藏得够深的!他让赵颖再好好想想,这件事情她绝对得帮忙,怎么说大家都是自己人,找到了那个“盒子”,少不了她的好处。
赵颖沉默了片刻,说我们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再说,自己也不需要什么“好处”。肖伟一愣,“呵呵”干笑了两声,挂了电话。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14:27:00 +0800 CST  
放下电话,肖伟低头思索了片刻。三天的时间可够紧的,整栋老宅上上下下一共三层,老爷子的物品更是堆积如山。这三天时间不仅得整理,还要赶紧把老爷子存的值钱玩意儿抢救出来,否则公安部的人一到,所有值钱的东西可就全归国家了。
除此以外,还有老爷子临终提到的那只“盒子”。万一这三天自己没找到,被公安部的人发现了,愣说是老爷子的遗物必须充公,那自己不就瞎了?
思前想后,看来这事儿得找个靠谱儿的人帮忙才成!想到这里,肖伟给高阳挂了个电话。高阳是肖伟的发小儿,从马老太太的爷爷那辈儿两家就是世交,关系非同一般。这次为了老爷子的丧事,高阳足足请了一个星期事假,应该还有几天时间。

高阳果然是高阳,接到电话,立刻赶到曾家老宅。此后整整三天,高阳陪着肖伟关在老宅里。两人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一直在整理老宅的物品,还有,就是寻找肖伟祖父临终提到的那只“盒子”!
三天的时间,两人将老宅从里到外翻了数遍,忙的不亦乐乎。清理的工作异常繁琐,曾老爷子家道殷实,又做了一辈子传奇职业,遗物中确有不少希奇玩意儿。两人把值钱和不值钱的东西分成两堆儿,除此以外,便是老宅找到的大大小小三十五只盒子。
两人将盒内物品倒出来分别检视,基本都是针头线脑之类的平常物件。再把所有盒子一一拆开,这三十五只盒子,同样普通,没有机关,没有夹层,更没有一只像是能让老爷子临终前还念念不忘的!
扔下这堆破烂儿,高阳又陪着肖伟在老宅上上下下搜索了几通,再没发现什么惹眼的东西,整栋老宅里,似乎并没有曾老临终提到的那只“盒子”。
回到一层客厅,肖伟开始觉得这事儿有点邪门儿。难道老爷子临终前犯糊涂了,说的根本就是胡话,老宅里压根儿就没有这么一只“盒子”?
两人分析了一阵儿,感觉又不太可能。曾老爷子一生严谨,按肖伟的话说,老爷子可是一个“一辈子绝没干过一件不靠谱儿,临到头抓瞎事情”的人,否则,老爷子也绝对干不了他那份儿工作。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16:44:00 +0800 CST  
曾老爷子算是一个传奇人物。老人一九零六年生人,十八岁进入奉天警备厅任职,后曾分别留学日本东京警事学院以及英国苏格兰场学习刑侦,精通两门外语,是当年名满东北的“神探”。
“九.一八”事变后,老人不甘做汉奸,移居北京,和高阳曾祖父合开了一家锁厂。解放后,老人到公安部供职。文革开始后老人被错划成“右派”,长期下放到南方农村,但关系一直放在公安部。
1980年,老人以74岁的高龄被平反后,被公安部返聘,任公安部资深“刑侦专家”和“开锁专家”。老人在刑侦和开锁方面的功力,在全国是首屈一指的。当年曾受过毛 和周总理的接见。

想到这里,肖伟越发肯定:老爷子临终提到的那只“盒子”,肯定是有的,只不过一定放在了什么隐秘的地方。
沉吟了片刻,他从储藏室找来两把锤子。肖伟琢磨着,这栋老宅子看来百十年了,说不准会有夹壁墙之类的机关。
高阳也同意肖伟的观点,两人一人一把铁锤,叮叮当当敲了一个多小时,爬上了二层,这是老爷子生前住的地方。书房没见异常,卧室所有墙壁和地板也都是实打实的。
凌晨一点,两人打开了卧室的壁橱,里面东西早就翻出来了,壁橱内部空空如也。一层一层敲着,当锤子落到壁橱最底层后壁时,肖伟猛然间一震:我靠!这已不再是铁器击打在水泥墙面上的声音,换而是一种木制品的“托托”声响!
迅速扔掉手中锤子,趴下身仔细观察:里面是一个掩饰极好的木箱,就藏在壁橱底层深处,木箱尺寸与壁橱底层大小相仿。箱子正面,贴着一层墙纸,使木箱与四围墙壁看起来无异。
肖伟神情激动,难怪这两天一点儿都没注意!看来这事情有门儿了,老爷子能藏在这么隐秘的地方,里面的东西肯定非同小可。除了那只传说中的“盒子”,说不准还有其它值钱的玩意儿!
手舞足蹈兴奋了一阵,和高阳一起将木箱拖出。如此巨大的木箱,拉动之时竟毫不费力,肖伟趴下身看了看,原来箱子下方装有滑轨。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17:32:00 +0800 CST  
这是一个看来十分普通的木箱,黑色,老一辈儿人家里大都用过。唯一不同的,尺寸要比常见的为大,长宽在一米左右,高度约为七十公分。木箱顶盖与箱体间用精美的纯铜合页连接,由于年代久远,色泽已变得十分暗淡。箱盖上面,有一把紫铜暗锁。
高阳伸手抬了抬,木箱异常沉重,不知里面放了什么,又掀了掀箱盖,是锁着的。
“有没有钥匙?”高阳问道。
肖伟摇了摇头。老爷子的习惯他很清楚,曾老生前是公安部资深开锁专家,多年来为保持状态,曾家老宅除大门外,没有一把锁具是有钥匙的,这只木箱恐怕也不例外!
肖伟皱了皱眉,看来要弄开这只箱子,得花点儿力气!琢磨了片刻,肖伟站起身来。
老爷子既然去世,他老人家的所有物品肖伟自然毫不客气全部据为己有。大模大样来到书房,他将老爷子平日绝不让他动的开锁工具箱取出。
回到卧室,肖伟从箱内工具中捡了两件称手的,比划了一番,将工具捅入木箱锁孔中。
看着肖伟熟练的动作,高阳不由得暗暗一愣,怎么肖伟也会开锁,曾老不是没传给他么?
高阳想的不错,肖伟的开锁功夫,确实不是曾老所传。曾老生前是公安部开锁专家,功力自然非同凡响。只是老人一直认为肖伟的性子浮躁跳脱,又颇有些不务正业,所以这门手艺并未传授给他。
不过是肖伟属于那种正事儿不行,歪门邪道却绝对上心的人。他出身世家,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下来,再加上绝顶聪明,虽说还暂时难登大雅,一般溜个门儿撬个锁什么的,早已不在话下。肖伟倒不干什么坏事,这些邪门歪道的本领,偶尔显摆一下,只是闲来泡妞的手段而已。
工具捅进锁孔那一霎,肖伟立刻感觉到,这绝不是一只普通的暗锁。赵颖曾经讲过,普通暗锁最多只有五“柱”,而眼前这只,少说是把九“柱”暗锁,没有钥匙想开的话,恐怕有点困难!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17:42:00 +0800 CST  
不用钥匙开锁的功夫,又称“锁技”或“锁术”,是一门极艰深的学问。
赵颖曾给肖伟讲过一些“锁技”入门的道理:开锁理论说起并不深奥,最基本两项技巧是对丝和旋转。绝大部分锁具结构上均大同小异,真正复杂精巧的并不多见。锁芯内部的锁柱是开锁关键,开锁时要先对锁芯加以旋转力量,再用工具依次推动每一锁柱,分别找到结合点,在所有锁柱脱离分合那一瞬加大旋转力量,锁就会打开。
道理虽说简单,但难点就在一般锁具少则七八根锁柱,多则十几根乃至几十根,另外还有两三个锁芯套在一起的,开时好比要用两手同时抓住满地乱窜的数只小鸡,功夫不到自会手忙脚乱。因而真正开锁功夫,除了教授如何开锁,更有一些练习法门,让你在开锁时能够从容应对。
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力有时而穷,这种分心数用、左右配合的功夫,极要天赋,并不是任何人都练得了的。
学习“锁技”需要先修习一些基本功,就如“荣行”入门,需要练习“沸水取物”(就是俗称的开水加肥皂)一样,然后从两根锁柱开始,熟练之后,再练习配套功夫,加到三根锁柱。
“锁技”,类似当今围棋的段位,是从两“柱”开始,最高可达二十四“柱”,练到二十四“柱”,普通锁已没有什么打不开的了。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18:40:00 +0800 CST  
肖伟的开锁功夫是偷学而来,自然并不到家。吹牛的说,最多五六“柱”功力而已,木箱上这把九“柱”暗锁,他只鼓捣了一阵儿,已是额头见汗。
又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毫无进展。肖伟放下了手里的工具。高阳问道:“怎么样?”
肖伟摇了摇头。让肖伟感到最困难的,倒不是锁柱的多少。锁柱再多,他自有偷机取巧的法门。木箱上这把暗锁,内部结构极为奇怪,而锁柱的排列也很不规则,工具捅进去以后顾此失彼,根本使不上劲儿。看来,这不是一把普通的暗锁。
伸手敲了敲木箱面板,说不准,要把箱子砸开了!手指落到箱板上,肖伟一愣,我靠,怎么听声音像紫檀木的。趴下身仔细看了看,越看越像!
肖伟婚前在道上混过很长时间,因而对古董略知一二。这箱子要真是檀木的,少说也值几万块钱。檀木是红木的一种,又称“沉木”,木质细腻、密度极大,相传放到水中都不会浮起来。檀木作为一种极为珍贵的木材,现在已颇为稀少,即使在古代,檀木也有“寸木寸金”的说法。
肖伟仔细观察了一番,不敢十分确认,不过从木箱的做工和质地看,这件东西至少算件古董,砸了肯定是得不偿失的。
思前想后,犹豫不定。高阳道:“要不要找赵颖帮忙?”肖伟一愣,随即摇头。离婚的事情自己把赵颖得罪的不善,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找赵颖帮忙。

两人分析了一阵,现在看来,老爷子临终提到的那只“盒子”,八成就藏在这只木箱中。想到谜底便在眼前,就是无法打开,肖伟急得抓耳挠腮,心痒难耐。
高阳让肖伟仔细回忆一下,以曾老的性格,这么大的事情去世前不可能没有安排,最不济也会有一些线索。换句话说,木箱应该有开启的方法,说不定老人会留了钥匙给他。
高阳分析的有理,肖伟开始在高阳的提醒下搜肠刮肚,认真回忆老爷子去世前后的场景。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19:13:00 +0800 CST  
曾老的离世,不能不说与肖伟和赵颖离婚的事情有直接关系。赵颖是老人的高徒,二人的婚事也是老人一手安排的。因而肖伟离婚这事儿把老人气得不善。
离婚以后,肖伟从赵颖那儿搬出,一直四处打游击,基本没敢回老宅。老人发病当天,曾用书房专线给肖伟打过三个电话,不过肖伟当时正在赌钱,手机关机,是三天后看移动秘书的短信提示才知道的。他事后与保姆小翠确认过,这三个电话不是小翠打的,她也不会用老爷子书房那条公安部的专线。
现在看来,老爷子当时是有事情找他,很可能是感觉自己不行了,要把“盒子”的事情交代给他。想到这儿,肖伟感觉到老爷子当时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安排这件事情。
他开始仔细回忆小翠复述的老爷子发病前后的场景。曾老发病前,小翠是唯一在场的人。肖伟一点一点地回忆,猛然间,他想到了一个细节,对啊,没错!
肖伟蹿起身来,冲高阳喊道:“对了哥们儿,我想到了,是那个存钱罐儿,对,没错,就是那个存钱罐儿!”
高阳一愣:“存钱罐儿?你说什么存钱罐儿?”肖伟不容分说,拉着高阳飞奔下楼。
肖伟在两人已经整理好的物品中一通乱翻,翻了一阵儿,从一个包裹里摸出了一件东西。

这是一个手工制作的陶制存钱罐,样子非常普通。肖伟还记得,这应该是自己小学第一次手工课给老爷子做的生日礼物。老人当时颇为珍爱,所以一直珍藏至今。
三天前整理老爷子书房时,两人在书桌下面的墙角发现这个存钱罐,当时大家都未在意,随手放到了一旁。
肖伟刚刚想到的那个细节,很可能与这个存钱罐儿有关。那是曾老去世后,小翠向他讲述老人犯病时,如何如何找不到自己,情急下只能给赵颖打电话,当时把她吓死了云云,言语之中颇多埋怨。他记得小翠话里讲了这样一件事:老爷子发病时,书房书架被带倒了,书撒了一地。曾老当时趴在地上,人已昏倒,而手伸到书桌底下,似乎在够什么东西。
难道老爷子当时趴在地上,就是为了够这个存钱罐么?
肖伟伸手晃了晃,存钱罐里显然有东西,哗啦哗啦乱响。顺着投币孔往里看了看,黑乎乎一团,什么也看不清。犹豫了片刻,使劲儿将存钱罐摔在地上,罐子摔碎,东西散落一地。在一堆二分五分钢蹦儿中,有一件形状颇为奇特的东西。
肖伟一声欢呼,将那件东西捡起。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19:35:00 +0800 CST  
这是一把上好紫铜打制的钥匙,做工精美,看起来年头不短了。似乎多少年人们不停地把玩,钥匙表面被抚摸出一种奇特的圆润光芒。让肖伟感觉奇怪的,这似乎不是一把普通的钥匙。整件钥匙的形状,很像是将两把普通的钥匙接到了一起,两边都是长长地齿痕。
肖伟用手掂了掂,钥匙很沉。沉吟了片刻,肖伟道:“哥们儿,你看这把‘双头钥匙’,我琢磨着,一头肯定是开这个箱子的,而另外一头,如果我没猜错,就是开那只‘盒子’的!”

两人回到二层卧室。肖伟蹲到木箱旁比划了一番,选了“双头钥匙”一头往锁孔里捅了捅,进不去。又换上另外一头,还是不行。
皱了皱眉,这是怎么回事儿?他让高阳取过一旁台灯,灯光照亮下,肖伟趴下身仔细观察锁孔形状与双头钥匙的两头。看了片刻,肖伟笑了。
高阳问道:“怎么样?”
肖伟面露喜色:“靠,这还想难道我,是迷宫锁!”
高阳道:“什么‘迷宫锁’?”
肖伟说的不错,木箱上这把紫铜暗锁,并不是一只普通暗锁,而是一只设计精巧的“迷宫锁”。
中国制锁行业,能人辈出,成百上千的能工巧匠曾经设计出无数匠心独运的锁具。相传“迷宫锁”出自唐朝一位制锁大师,其名已不可考,除迷宫锁外,中国古代最著名的两件玩具“四喜人”与“九连环”,据说也是出自此人之手。
迷宫锁之所以贯名“迷宫”,顾名思义,锁孔形状与钥匙的匹配,是一个迷宫装置。换句话说,即便把钥匙给你,如果不懂其中奥妙,也不可能顺利将钥匙捅进锁孔中,更别提开锁了。
肖伟面前这把紫铜暗锁,锁孔形状看来极为普通,但实际与钥匙的匹配是一个迷宫装置,类似我们玩过的九连环游戏,必须找到其中关键才行。
这难不倒肖伟,玩儿的东西他绝对是行家!两人商量了一番,十分钟以后,钥匙顺利捅到锁孔中,不费吹灰之力,木箱上的铜锁打开了!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19:42:00 +0800 CST  
第二章 古宅夹壁

箱盖掀开,最上面铺了一层油纸。三把两把将油纸撕开,箱内,是码放得整整齐齐一箱日记。
两人迅速将所有日记搬出,直到箱子腾空,并没有期待中的值钱物品,更没有那只传说中的“盒子”!
肖伟一脚踢在箱子上:“我靠,这不是玩儿人么?怎么老爷子还攒了这么一大堆破烂儿?”踹了两脚,还不解气,回身将满地的日记踢得到处乱飞。
高阳伸手拉住肖伟,俯身从地上拾起一本日记。高阳注意到,手中这本的封面右下角写着一个阿拉伯数字编号:5,翻开扉页,上面有一行小字。
高阳突然拉过肖伟:“肖伟,你看!”肖伟凑过身去,扉页上写道:

肖剑南,民国二十一年五月至民国二十二年四月。

肖伟一愣,我靠,这个肖剑南是谁?看了看笔迹,应该是老爷子。两人赶忙又从地上拾起几本,不错,都是肖剑南,而笔迹也似乎都是老爷子的,肖伟记得很清楚,老爷子写“肖”字,喜欢将最上面的“小”写成三个撇。
两人面面相觑,愣了半刻,高阳蹲下身又捡起几本日记翻看,翻了一阵儿,叫道:“肖伟,你看这本儿!”
肖伟忙凑过身去,只见这本日记上写着:

曾弓北,一九五一年三月至一九五二年一月。

肖伟眉头紧锁:“哥们儿,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老爷子改名儿了?”
高阳没有回答,将前后几本日记的字迹对比了一番,这才点了点头,对肖伟道:“不错,看来这个肖剑南,应该是曾老以前的名字,你看,除了笔迹相同外,‘曾弓北’和‘肖剑南’这两个名字,好像也是有联系的!”
肖伟道:“什么联系?”
高阳道:“两个名字之间用的是‘对仗’。”
肖伟一愣:“‘对仗’是什么玩意儿?”
高阳道:“‘对仗’就是俗称的对对子,我小时候读过一本《声律启蒙》,专门讲对仗的,古人作诗写对联,对仗是很严格的,比如说……”
肖伟笑了:“哥们儿,你可真会掉书包。早说对对子不就结了,对仗,还肚胀呢!对对子我懂,不就是天对地,雨对风,大地对长空么……”
高阳纠正道:“是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
高阳一口气将《声律启蒙》的“一东”(注)背完,肖伟听傻了,高阳的确有学问,不过有些书呆子气,一谈到学问就搂不住。肖伟赶紧打岔,连拉带拽:“行了行了哥们儿,我知道你有学问,赶快说正题!”
高阳指了指手里日记,分析道:“你看,曾老这两个名字,‘曾弓北’、‘肖剑南’,这个‘曾’,取的是增加增那个音,对‘肖’,是削减的削,用的是同音相对,下面是弓对剑,南对北,都很工整!”
肖伟咂了咂嘴:“你和老爷子都够有学问的!对了,老爷子为什么要改名字?原来这个‘肖剑南’的名儿不也挺好么?”
高阳沉吟了片刻:“我猜,会不会出了什么事?你看,连你爸都姓曾!不过到你这一辈儿,事情过去了,所以你就姓回了肖!”
肖伟点了点头:“有道理有道理,我还一直以为我随我妈的姓呢,好几次想改回姓曾,老爷子就是不让,闹得差点翻脸!”
高阳道:“随你妈的姓也没什么不好,再说了,现在不都一样了么!”
肖伟突然神色一变,狠狠吐了一口:“呸,一样个屁,我妈是什么人?想起姓她的姓我就恶心!”
看到肖伟发怒,高阳摇了摇头,不再说话,继续低头翻看曾老的日记。
翻了一会儿,肖伟突然道:“对了哥们,你说老爷子改名这事儿,会不会跟那个盒子的事儿有关?”高阳一愣,问道:“怎么讲?”
肖伟道:“你想啊,一件是老爷子临死之前还念叨的事儿,另外一件是能让老爷子连名字都改了的事儿,这两件肯定都是大事儿,人一辈子能遇见几件大事儿啊?我琢磨着会不会有那么点关系?”
高阳点了点头:“你分析的有道理,不过这最多也只是个猜测,在科学上讲,尽可能大胆猜测,最重要的,还要小心求证!”
肖伟笑了:“哥们儿你可真够罗嗦的,整个一‘唐僧’。对了,怎么求证?”高阳道:“曾老的日记里应该有答案!”肖伟呵呵一笑:“说得有理!”

十分钟以后,两人把散乱一地的日记归整好。看来这是老爷子一生的日记,每本的封面上都编了号码,一共一百零八本。
两人抽出第一本,打开扉页,上面用蝇头小楷工工整整写着:

肖剑南,民国十二年至民国十一年。

民国十二年七月初六,获奉天警备队录取通知,兴奋莫名,余幼时之梦想遂得实现。自即日起将竭尽所能,兴利于民,尽警察之本分。购日记薄若干,以志未来所学所为。

肖剑南于民国十二年七月初六

肖伟掐着手指头算了算,老爷子一九零六年生人,那一年应该是十八岁。
日记往下的内容,基本是老爷子在警备厅的刑侦工作记录,偶尔也记述一些生活琐事,比如郊游感想以及时政评论等,不过这些部分是用纯文言写成,骈四骊六,看得肖伟直挠腮帮子。肖伟记得,老爷子当年曾念过私塾。
高阳倒是读的津津有味,日记中大量的离奇案件侦破记录,令人拍案叫绝。在肖伟不停催促下,两人快速翻看下去。到第十四本,日记的署名变成了‘曾弓北’,而且从这里开始,每一本或多或少都有被撕去的痕迹。
直到天将破晓,肖伟已呵欠连天,高阳才将所有日记草草翻完。放下手中日记,高阳道:“看来你猜对了,这日记里面,的确隐藏了一件大事,曾老改名字的事情,恐怕就与这有关!”
肖伟道:“会不会也跟那只盒子有关?”
高阳摇了摇头:“这还不好说。不过,问题应该就出现在那些被撕去的部分,如果我们能找到这部分,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肖伟点了点头。
高阳又道:“看来我们要想办法在老宅再好好翻翻,但愿这部分日记不是被撕掉烧了。另外,箱子里的日记你要好好研究研究,可能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我们刚才看的太草了!”
肖伟一咧嘴:“我研究?你饶了我吧,我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看书就头疼,这么一大摞,我得‘研究’到猴年马月去!”肖伟琢磨了片刻:“这么着吧,日记你全拿走,你帮我好好看看,万一有什么发现,你告诉我不就结了?”
高阳一愣:“我拿回去看?”
肖伟呵呵一笑:“哥们儿,你学问比我大,这个忙你得帮!”
高阳道:“我不是不帮忙,只是……曾老的日记,我搬回去看,不合适吧?”
肖伟不以为然:“有什么不合适的,咱俩谁跟谁啊,再说了,我这两天没地方住,你也得接待接待兄弟吧?”
高阳道:“这没问题,我的意思是,日记里可能有会有曾老的隐私,我们一起看还行……”
肖伟打断高阳:“什么隐私啊?老爷子都不在了,再有什么隐私也不是隐私了!这忙你一定得帮我!”
高阳犹豫了片刻,点了点头。肖伟咧嘴一笑,对高阳道:“你啊,跟赵颖一样,文化高,就是爱装B,我不是骂你啊!对了哥们,这事儿靠你了,找到了那只盒子,咱们发了财,少不了你的好处!”高阳笑笑,不跟肖伟计较。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19:47:00 +0800 CST  
各位阅读我小说的兄弟姐妹,大家好!

最近《天眼重写版》开始连载,总有朋友问我很多问题,觉得有必要在这里交待一下了。

这篇文章会回答几个问题:

1. 《天眼重写版本》是怎么回事?
2. 《天眼重写版》和原版有什么区别?
3. 《天眼》后面的故事进展如何?
4. 关于《天眼》的电视剧以及出版的情况?


说起《天眼重写版》,就要提到小说的原版以及小说的由来。

《天眼》这部小说的构思是在2003年4月,那时候我还在加拿大,闲得无聊,忽然心血来潮要写小说,于是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来构思,基本有了《天眼》这个故事的框架。

这部小说原来应该说算是一个三部曲,由基本独立的三个故事构成,但每个故事之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经常有朋友问我,这个小说算是什么题材的,坦白说的话,我自己也不知道,引用我在台湾出版的《天眼》后记中间的一段话来回答吧:

台湾版《天眼》后记:

常常有人问我,《天眼》是一部什么样的小说?该怎么分类?是什么内容?面对这样的问题,每一次我都瞠目结舌、不知如何回答,这本书有诸多的要素,真要定位,恐怕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首先,它是一部悬疑小说,因为故事是围绕着一个巨大的谜题而展开;
第二,它是一部侦探小说,书中的主要情节是关乎一件近百年案件的侦破;
第三,它是一部恐怖惊悚小说,古墓诅咒、连续的离奇死亡、始终萦绕的神秘诡异气氛,贯穿小说始终;
第四,它是一部历史小说,故事的第一卷发生在东北抗联时期,而第二卷发生在抗日战争及明朝末年,故事完全构建在真实的历史背景中;
第五,它是一部爱情小说,小说的第二卷主要围绕在主角与三个女孩子错综复杂、荡气回肠的爱情;
第六,民俗小说?书中详尽描述了中国古典的锁术、盗术、盗墓等等⋯⋯
第七,武侠小说?书中或多或少有一定的武侠情节;
第八,科幻小说?第三卷将会围绕一个科幻情节而展开⋯⋯
第九,……

《天眼》共分三卷,每一卷的故事独立成章,但每一卷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后续故事将相继出版。至于整部小说究竟该如何分类,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想这个问题还是留给读者自己去判断吧……

小说的第一卷(35万字,已完成出版)是一个铺垫性的故事,讲述的是这样一件事情:

东北抗联时期,一伙抗日土匪为筹集军饷,决定盗掘皇太极陵。历经千难万险,他们终于打开地宫,却在揭开尸骨脸上的黄金面罩时,发现皇太极双眼之上的额头上,竟然还有一个孔洞,也就是传说中的“天眼”,土匪们非常惊恐,席卷了财物,仓皇逃出。

可在就回山的路上,神秘的死亡开始了,尽管他们想尽办法拼命挣扎,但依然无法阻止死亡降临在那个恐怖的山寨。半年之内,参与盗墓的土匪一个接一个地离奇死去,最后,山寨崩溃了,又遭到日军清剿,竟没有一个人逃脱。终于应验了皇太极棺盖上的萨满“血咒”:“擅动我棺木者,半年之内必死于非命!”

这件事情碰巧被当时侦破土匪盗墓案的一个伪满警察得知,他用了一生时间也未能寻找到真相,直到1999年临终前,才将这件事情交待给了自己的孙子肖凡。肖凡与两个朋友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进到皇太极的墓中,将那个带有天眼的头骨拿出来检验,结果十分出人意料。与此同时,神秘的死亡开始降临到肖凡他们头上,他们开始拼命地与那个似乎不可逆转的宿命搏斗……

这一卷是一个完全独立完整的故事,只是在故事最后,留下了一个包袱没有解释。这一卷整个故事是围绕崔二胯子盗墓展开,通过悬念和推理的手段层层剥离,最终揭示出谜底,只是谜底没有放到这一卷来解释,而是留到第二卷,换句话说,这一卷最终要揭示的谜底,就是第二卷所讲述的故事。

小说第二卷应该会有100-130万字,具体章节还没有进行细分。整个第二卷,将不再以推理和悬疑为主,而是近似于金庸《倚天屠龙记》的方式,在这一卷中,我将非常详尽的介绍整个明末那一段动荡非常的历史。

小说的第三卷其实算作是《天眼》续篇了,和前面的故事已经没有很大关系,独立成章,也分为三部分,大约 20万字,是一部以科幻为主的故事。

《天眼》的动笔是在2003年4月底,头两万字实在写得太烂,废掉了,又重写。

最开始发布在加拿大渥太华当地的一个小网站上(因为当时我还在加拿大),后来转到小说沙龙(不过现在小说沙龙已经关掉了。)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21:08:00 +0800 CST  


出版情况:

2004年初基本上写完第一部分的初稿,(最后一章是督师祠堂),2005年1月在作家出版社出版,2005年6月在台湾滚石出版社出版(竖板繁体的)。

影视剧情况:

2004年底,小说第一卷的电视剧改编权被北京慈文影视买走(拍摄过电视剧《射雕英雄传》、《笑傲江湖》、《神雕侠侣》、《七剑下天山》,电影《七剑》等)。影视公司请来2002年夏衍文学奖得主孟洪峰(电影学院导演系1989年唯一的研究生,珠江电影制片厂导演,著名编剧)来改编小说的电视剧本。

剧本的改编工作从2005年4月10号开始,总体大纲做了3稿,7月份,总体大纲通过,之后是分场大纲,又做了两稿,于9月初通过。整个改编过程大家都极为用心,影视公司也很认真,其中分场大纲第二稿就前后改过18稿。改编以后的故事要比小说丰满,精彩许多。

我从2005年9月12号开始动笔写剧本的初稿,2006年1月完成初稿,截止到现在(2006年7月6日),剧本已经改过两稿,估计再改一稿就可以结束。

目前正在找导演,至于演员,需要等到导演定下来之后才会考虑。具体的拍摄,最快要在2006年10月开机,慢的话,就不好说了。

好了,现在说一说《天眼》的重写版本。

好的作品,实际上都是改出来的,当年《红楼梦》就是“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才写成千古名著。金庸的小说也是三删五改,我曾经看过金庸老版本的《射雕英雄传》,和后来我们看到的版本有天差地壤之别,故事中原本有一个人物秦南琴,新版里面没有了,与穆念慈合并,文字上也做了很大的润色,我曾找过几段文字前后对照过,里面的一个“的”,一个“了”,金庸都仔细做过润色。鲁迅也说过,他的作品,不删改7遍,是不敢拿出去发表的。

所以自己的小说能侥幸出版,真是汗颜。我写第一版的时候,基本上是一遍写完,不作任何修改,直接就发到网上去了,出版的时候对文字稍微作了一些调整,结构上的逻辑部分作了一些小修改,就仓促出版了。

现在看来,原版的小说幼稚之极!

我曾经用几个大家熟知的通俗小说的作家做过一个评价,从故事,写作技巧(包括文字水平)两方面考虑:

金庸是一流的故事,超一流的写法;
倪匡是超一流的故事,二流的写法;
梁羽生是一流的故事,三流的写法;
古龙是一流的故事;一流的写法;
黄易是超一流的故事,三流的写法;
而我自己,是超一流的故事,不入流的写法!

《天眼重写版》是根据原小说,电视剧本,以及后面重新考虑过的第二卷第三卷故事,在情节上重新作了调整。

在出版方面有一个定义,30%以内的调整叫做修改,超过30%就叫做重写。

这次的新版本是完全的重写!

可以先透露一下,首先在情节方面,肖伟将不再是一个记者,而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小痞子,他和赵颖的关系也由原来的恋人变为了一上来就离婚。

过去部分,增加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他的出现,将把崔二胯子与肖剑南之间的关系变得更有张力。

增加了第二只盒子这条线索,将会与整个故事与人物命运紧密结合在一起。

肖伟是通过进入皇陵查看皇陵内部机关才打开第三层盒子,因为皇陵的整个结构,将与那只神秘的盒子机关,是暗合的。另外,肖伟将在墓道中发现发现一具尸体,这具尸体,将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人物。

另外,新版中增加了感情戏,因该是非常感人的。

除此以外,我将在原有的第一卷和第二卷之间,加入一个故事,也是肖伟和赵颖的故事,与整个故事有直接关系,也是悬疑题材,这个故事的结局,将揭露“天眼”的秘密。

我目前正在进行重写版本的写作,坦白讲,这次的写作,速度比以前慢很多,每一篇稿子我基本上要修改十几遍,甚至几十遍,每天最多写10个小时,也只能得两三千字。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写作方面很有天赋的人。

最后谈一谈续集,也就是后面几卷的问题:

天眼的2、3、4卷的大纲已经写出来了,故事框架也已经搭好。

我将会在写完第一卷的重写版本之后,开始动手写第二卷和后面的内容。

至于为什么拖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写续集,首先要在这里向大伙儿说声抱歉了!

其实这两年多年以来,虽然很忙,先是忙了一年上班,去年一年写剧本,实际上还是有时间的。之所以一直没有动笔,坦白地说,是不敢写,我自己觉得水平还不行,后面的故事非常精彩,怕写砸了。

不过现在好了,经过这两年的学习,得到了很大的提高,现在是时候写了。

另外,我在去年春天辞掉了工作,现在已经是专职写作,时间上也更有保证了,相信以后的速度应该很快。

希望能写大伙儿写出一部好作品来!

百步
2006-07-06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21:09:00 +0800 CST  
天光放亮,两人在街边吃了早点,高阳打车把所有的日记先行运回。上午十点,公安部派来整理曾老遗物的人过来了。让肖伟感到意外的,居然是赵颖与另外两名警察。赵颖神色之间略显憔悴,似乎离婚的事情对她打击不小。
肖伟依旧嘻嘻哈哈。看过曾老留在公安部的遗嘱,两人简单交接了几句,肖伟仔细叮咛,万一找到那个盒子,一定要通知他。赵颖没说话,只淡淡点了点头。肖伟扛起那个装满值钱玩意儿的大包儿,再把一直供在老爷子卧室供桌上曾老太太的遗物整理好,心满意足打了个车去高阳那儿。

到高阳家已是中午,高阳还没有睡,正坐在地板上研读曾老日记。肖伟也没打扰,自个儿安顿下来后,从大包中捡了两件老宅带出的玩意儿,到潘家园找了一个道儿上的兄弟去卖。
反正也没地方去,肖伟就暂时在高阳家住了下来。接下的日子,高阳除上班,所有时间都花在了那一箱日记上,肖伟也很想掺和掺和,不过除了添乱,实在帮不上忙,只好到网吧打游戏。
直到第二个周末,日记基本看完。高阳发现了两个问题:
第一,现存的日记中,的确多次提到一个神秘的“盒子”,只是日记被撕去部分太多,仅存的内容,很难拼凑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不过从现存内容看,这个神秘的“盒子”,最开始出现在第14本日记,结束在最后一本,也就是第108本日记,可以说贯穿了曾老一生。
第二,整整108本日记中,有一个非常奇怪的巧合,那就是日记第一次出现这个神秘的“盒子”,是第14本日记;日记开始出现被撕毁部分,也是第14本日记;而日记中署名由‘肖剑南’变为‘曾弓北’的那一本儿,还是第14本日记!
这本看来颇不寻常的编号为14的日记,是从民国24年元月开始记录的,内容结束在民国25年3月;而之前编号13的日记,内容结束在民国20年6月。也就是说,两本日记之间,差了三年半的内容。
这显然有问题,曾老的性格高阳也是了解的:老人做事极为严谨,在以后的日记中,甚至连六十年代蹲牛棚的部分,事后都补齐了,可独独民国20年6月至民国24年元月(也就是1931年6月至1935年1月)这三年半的时间是空白,完全的空白!
高阳马上想到:在曾老这整整一生的日记中,这完全空白的三年半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只曾老临终用手指在病床上反反复复书写的神秘“盒子”,是否与这神秘的三年半空白有关?
高阳与肖伟反复讨论,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两人都已经感到,这件事情恐怕远比原来想的复杂。整件事情很可能与曾老早年传奇的经历有关,试想1931年到1934年那个时代,正是‘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最乱的时候。如此看来,曾老在日记中隐藏的这件事情,也就是很可能与那个“盒子”直接关系的事情,恐怕是小不了!

胡思乱想了数日,并未取得什么进展。第二个周一赵颖来电话,通知肖伟曾老留下的所有遗物已清点整理完毕运走。肖伟问她有没有发现那个盒子,赵颖说没有。肖伟十分失望,又与高阳商量了几日,也没再想出什么其它办法。
老宅既已腾空,肖伟考虑住不了那么大的房子,琢磨着把房子租出去。老宅的位置不错,在东四牌楼。几天之后租户找到了,是高阳一个朋友,开影楼的。价码谈的很理想,不过对方有条件,希望把老宅重新装修,改成一个摄影棚,肖伟没意见。
半年的房租马上付了,肖伟拿着这笔钱在小西天另租了一套一居室,搬家那天,潘家园的朋友来电话,让他第二天去拿钱。肖伟从老宅顺出的两件东西卖了,价钱远比想象的为多,他发了笔不小的财。
肖伟兴高采烈,搬家后请高阳搓饭。酒过三巡,两人再次聊起“盒子”的事情。分析了一通,高阳告诉肖伟,现在看来事情似乎有些复杂,不过这些天他仔细考虑过,整件事情的最关键点应该还是那只神秘的“盒子”。只要找到这只“盒子”,所有的问题就应该迎刃而解,包括曾老那部分神秘失踪的日记。
肖伟问高阳有什么办法,高阳告诉他,那只“盒子”,最大的可能还是在老宅里,只是当时时间太紧,两人搜索得也不够细致。不过现在正好有一个机会,老宅要装修成影楼,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再好好寻找一下。
除此以外,如果能先找到那些被撕去的日记,也会有很大的帮助,日记中可能会讲到盒子的下落。这件事情除了继续到老宅翻找以外,赵颖也可以帮忙,因为在被撕去的日记,有可能藏在曾老留下的物品中。
肖伟是个急脾气,听了高阳的话饭桌上马上给赵颖拨了个电话。赵颖很肯定地告诉他,曾老的所有遗物都已仔细分类清理好,并没有肖伟说的那些被撕去的日记。
看来,一切的线索应该还在那栋老宅里。第二天正是老宅装修的第一天,肖伟起了个大早儿,自告奋勇跑去做起监工。日子一天天过去,老宅拆的面目全非,别说那只盒子,连废纸都没再多发现一张。一个多月后,老宅改装为摄影棚的工作结束,一无所获,肖伟失望之极。

“盒子”的事情似乎就这么悬住了,再也没有任何进展,两人最初的新鲜劲儿慢慢冷了下来。
肖伟的生活又逐渐恢复了婚前的样子,离婚以后再没有人管,每天除了胡吃海塞,就是赌钱泡妞,周旋于各种不同的女孩儿之间,乐此不疲。
元旦过后,他迷上了一款新的网络游戏——魔兽,于是整日泡在网吧。反正老爷子留下的东西看来够造两年的,也不着急挣钱。春节前这段时间高阳也忙起来,两人没再见面。
至于赵颖,自从那次电话询问被撕毁日记的下落,就再也没听到任何她的消息。就像众多离婚夫妻一样,昨日的恩恩爱爱,变成了如今老死不相往来。肖伟偶尔午夜梦回想起赵颖,也会产生某种想法,自己那件事情是不是做得有点过了,不过毕竟离婚后日子过的更爽,一觉醒来,仅有的一点点负疚感也随之烟消云散。

注:《声律启蒙》是清朝康熙年间车万育所编著,主要讲授诗赋声韵格律以及对仗方面的知识。高阳所背诵的“一东”,包括三首诗,讲述以“ong”为韵的押韵方法,内容如下:

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三尺剑,六钧弓,岭北对江东。人间清暑殿,天上广寒宫。两岸晓烟杨柳绿,一园春雨杏花红。两鬓风霜,途次早行之客;一蓑烟雨,溪边晚钓之翁。
沿对革,异对同,白叟对黄童。江风对海雾,牧子对渔翁。颜巷陋,阮途穷,冀北对辽东。池中濯足水,门外打头风。梁帝讲经同泰寺,汉皇置酒未央宫。羞看百炼青铜。
贫对富,塞对通,野叟对溪童。鬓皤对眉绿,齿皓对唇红。天浩浩,日融融,佩剑对弯弓。半溪流水绿,千树落花红。野渡燕穿杨柳雨,芳池鱼戏芰荷风。女子眉纤,额下现一弯新月;男儿气壮,胸中吐万丈长虹。

其中最后一首最后两句是我最喜欢的:“女子眉纤,额下现一弯新月;男儿气壮,胸中吐万丈长虹。”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6 21:11:00 +0800 CST  
第三章 更现疑云

春节过后是报社淡季,高阳这个做记者的也逐渐清闲下来,于是恢复了和肖伟隔三差五到亚运村奥体中心打球。两人都是铁杆儿台球爱好者。高阳原本对此并无了解,几年前在肖伟撺掇下,慢慢入了迷。
肖伟是个绝对的玩儿家,只要不是正经事儿,他基本都在行。肖伟的台球自然打得不错,何况又带高阳入的门儿,故而一直以高阳老师自居。不过肖伟做事从来浅尝辄止,不肯下功夫。而高阳相反,虽小聪明不及,但做事认真而较真,一旦干什么,肯下死功夫。一年以后,肖伟已不再是高阳对手,只不过每次输完球,嘴上绝对不饶人。高阳为人厚道,也不跟他较劲。
这段时间恰逢丁俊辉刚刚获得斯诺克中国公开赛冠军,广大人民群众台球热情空前高涨。两人每去台球厅,均是人满为患。
这一天又是周末,两人来到奥体。排了一个多小时刚刚拿到号,高阳手机响了。肖伟忙去开台,高阳留在座位上接电话。
练了两枪缩杆儿,高阳匆匆走来。肖伟催道:“赶紧哥们儿,一小时三十多块钱呢,麻令儿的!”高阳神色阴晴不定:“肖伟,今天恐怕打不成了!”肖伟直起身来:“又有急茬儿?我说你们这些干记者的啊,还真是……”高阳打断他:“不是工作的事儿,刚刚开影楼的老四来电话,他们在老宅大门外,发现了 ,是写给你的!”肖伟一愣,暗想:“靠,谁这么老土,没事儿还写信玩儿,这都什么时代了?”又一想:“不会是哪个小姑娘给我的情书吧?”忙问:“谁写的?”高阳沉默了片刻:“信的署名是……‘曾弓北’!”肖伟愣住了。

出租车上,肖伟手心一阵一阵冒汗。老爷子已经死了三个多月,怎么还会有信给他,而且,这信是谁送过来的?难道是……想到“鬼”这个字,肖伟后背不由得有点儿发凉。
半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东四曾家老外。老四直接将两人领到办公室,肖伟迫不及待问道:“哥们儿,信呢?”老四从桌上拿起 ,肖伟一把抢过,只见信封上写着:

肖伟亲启
祖父 曾弓北缄

不错,是老爷子的笔迹。迅速拆开,里面是厚厚的一摞信笺:

小伟: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相信祖父已不在你身边了。
你父亲早逝,你又一直和母亲关系不好,所以我对你非常疼爱,但由于工作关系,祖父极少与你沟通,关于祖父的事情,你也一直不太了解,希望你能够原谅。
很长时间以来,有一件事情,祖父一直想找机会讲给你听,但也一直犹豫。我不知道这件事情讲出,对你究竟是福是祸,因而一直隐忍。祖父已近百岁高龄,时日无多,想到如果再不对你讲,这件事恐怕就要永远随我长埋地下,思前想后,我写了这封信给你。现在既然你能够看到祖父留给你的文字,证明天意要你知道此事,以后是福是祸,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那已是六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民国20年夏天,祖父在奉天做刑警,抓获了一伙杀人如麻的胡子——祁氏三兄弟。不幸的是抓捕时祁家老三漏网,第二天,我收到他的恐吓信件,威胁三天内不放人,要杀光我全家。这种信件做刑警会经常收到,但往往是虚张声势、危言耸听而已,祖父当时并没太在意,但没想到这一点点疏忽,竟铸成大错。
第三天下午,我和你祖母的家被烧得精光,你祖母同时失踪。那时我们才结婚一年,所幸你父亲事前碰巧被一个同事抱到家里玩耍,幸免于难。我当时心急如焚,当天晚上,我接到祁老三第二封信,通知你祖母在他手里,限我在十日内交出他的兄弟,否则就会撕票。
罪犯已移交省厅,我自是没法放人,就算有办法,也不能放走杀人如麻的胡子。我所能做的,只能是加紧追查祁老三下落。五天以后,我带人抄到祁老三老巢。一场激战,所有胡子死的死,抓的抓,但没见祁老三的踪影。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得到任何祁老三的消息,你祖母也从此音信全无。
几个月后,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人占领东三省。由于一直没找到你祖母消息,我在伪满政府又工作了三年时间。这三年中,我一刻不停地搜索祁老三的下落,直到三年以后,我找到了他。祁老三终于恶有恶报,但你祖母早在三年前被杀害,连尸首都没有找到。
我要对你讲的事情,就发生在最后抓捕祁老三的过程中。
可以说,这是一件几乎影响了祖父一生的事情。整个事情的离奇和诡异程度,超出了任何人想象。在以后的六十多年时间里,它一直困扰着我,其间我也曾数度认为自己找到了答案,但每一次还是被自己推翻,可以说,祖父一生办案无数,几乎没有破解不了的案情,唯独这一件,可能是祖父花费了一生的时间,唯一没有找到答案或明确证据的事情。我曾数度希望把这件事情长埋地下,但每次在最后关头,我又犹豫。自从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情,到今天为止,已经超过六十年时间。在这六十多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犹豫是否要把这件事情永远隐瞒下去。我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这件事情公诸于众,会引起多么大的恐慌,另外,在这件事情里,也隐瞒了祖父不太光彩的一段经历,虽然有我的原因,但是,我仍旧不能原谅自己。
这一年来,我自觉身体越来越差,如果再不做安排,恐怕这个秘密就真的要随我长埋地下。我依旧没有决定是否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但是今天还是写了这封信给你,希望有一天你能够发现,并且能够帮助祖父去最终破解这个谜题。
还记得小时候很喜欢和爷爷玩捉迷藏吗?就最后再和爷爷玩一次捉迷藏吧,祖父的秘密就藏在一个盒子中,这个盒子和这件事情有着莫大的关系。盒子就在祖父留下的这栋老宅之中,你自己去找。但是记住,有一天你找到后,千万不能试图用任何外力打开,否则,一切就将烟消云散。切记!

祖父
曾弓北于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七日

楼主 百步  发布于 2006-07-07 23:35:00 +0800 CST  

楼主:百步

字数:429882

发表时间:2006-07-06 07:15:51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3-24 14:07:24 +0800 CST

评论数:5978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